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都不正经

都不正经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8-11-14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真能吹

导读:打完球,收拾包。 一位哥哥跑过来:董,晚上有安排没? 我说,没。 他说,一起吃个饭,有个姐姐想认识你。 我说,行,去哪? 他说,你不要开车了,我6点到你小区门口接你。 我说,行。 这位哥哥平时办事很严谨,跟我相处的也比较客气,我们两家逢年过节也有

双十一,格外的忙。

全体加班,另外请了一些外援……

司机没来上班,因为他自由惯了,我以为他家里有私事,也就没过问,但是一直到了傍晚也没见他身影,我就发了个信息问:今天咋没上班?

他回复的很茫然,意思是今天不是周末吗?

周一,仓库那边打包压力依然很大,我派他过去帮忙打包,打包了一整天,晚上跟我说,董哥,我不干了,感觉打包太浪费生命了,我还是去做点别的吧,不是刚看了一款炉子嘛,我去卖卖炉子,你这边要是有什么需要再喊我。

我说,也行。

由他去吧,毕竟曾经是个公子哥,干不了粗活,我让会计再跟他结算一下,算是交接一下,意思是上次工资已经支付到本月底了,至少是不亏欠的。

我又发布了司机招聘广告。

N多朋友来应聘,其实呢,朋友是不适合做司机的,说的直白一点,司机属于服务型岗位,而多数人还是觉得我和董哥是朋友,我们俩是平起平坐的,我是去给董哥当司机学点东西,你有这个心就注定做不了司机,至少是做不好。

而且,这种挫败感让人很压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咋能安排我去做事?

做错了事,我还说你,更难堪。

周一,我让司机去接个美女,我发了美女所在的坐标,又发了饭店所在的坐标,我表达的很清晰,把美女接到饭店。

结果,他给我发了张照片:到饭店了。

我问,人接到了?

他又一脸茫然……

他忘记接人了,只是自己去了饭店。

我对他更多的是一种可怜,我总觉得我儿子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也会成为这么一个角色,就是没有任何的生存能力,以四处借钱维生,他去接美女,跟美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已经问1000多个人借钱了。

以此为荣耀。

周一,我可能批评他过多了?美女去我们办公室看书,他们俩聊起了泡妞,美女貌似也在网上写这些文章,自己的定义就是用来割韭菜的,反正屌丝们喜欢这些东西,那就写这些东西,司机越聊越兴奋,非要给美女科普一下如何快速让人高潮……

我提醒了一句:这是办公室,大家都在办公,还有未婚小姑娘,你们这么高谈阔论合适吗?

司机略生气,下楼去了。

主要是他内心深处还没有改变,总感觉他们依然是贵族,我们这些才是屌丝,至于怎么定义不重要,我觉得最简单的一点,人要有职业精神。

我这里经常接触各类司机,例如领导私人来访,司机在楼下,领导在楼上,你若是朝楼下看一眼,车子永远是随时准备出发的状态。

还有一些老板的司机,这些司机可能会跟随老板一起上楼,但是不会有任何参与,包括连水都不会喝的,更不可能插话,就是仿佛压根不存在。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司机,其实我们普通人离优秀的司机差了十万八千里,那可是需要察言观色,而且永远不在任何人面前谈论自己的老板,说句难听的,你跟老板不是朋友,即便是,也是你自己认为的。

我自己就是优秀的司机,为什么还需要司机?

我需要有人帮我接送客人,例如从济南/青岛机场接人过来,送人过去,还有就是需要拉货、送货,另外就是陪我玩,例如陪我去健身、打球、骑车,所以我对这个人才要求其实是蛮苛刻的,例如你去机场接送客人,特别是女客人,你路上又跟人家聊起了骚,人家怎么想?

跟着我,总是有机会的,2010年帮我开车的小伙,现在已经开上劳斯莱斯了,而且一买就是两辆,送了合伙人一辆,这不是我编的,问问老读者就知道,我现在找他都需要预约,当然依然很客气,一口一个董老师。

同期帮我拎包的姑娘,已经开玛莎拉蒂了。

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那我咋这么落魄?

应该这么说,追求的方向不同,另外我们身上的特性不同,命运不同,当年我爹极力让我娶了她,我就是不娶,选择了我媳妇,我爹不是会算命嘛,算着这个姑娘未来不得了……

可是,当时我觉得我爹算的不准。

前几天,姑娘去我家,临走感叹了一句:这原本是我的家!

人能赚多少钱,与时代有关系,与性格也有关系,我们身上没有那么重的赌性,特别是劳斯莱斯至少有两次破产,他浑身有6万块钱就敢零首付买卡宴,有赌性不?

昨天,蚂蚁农场的俩哥们过来玩,要买些书放在家里,他们的能量场太强了,年龄比我还小,但是已经是站在企业家的高度了,我媳妇也在,以为他们是个小微商,问人家有多少个代理?弱弱地回答了一句:70万个。

我给媳妇科普了一下,蚂蚁农场是这个领域的王者,包括日本青汁的原材料的80%是来源于他们的出口,在这个领域,他们就是全球最大的供应商。

跟他们聊天,我就觉得能学到很多东西。

他们走后,我跟一个共同的朋友聊起他们,我感叹,什么时候,咱一年也能做几十个亿呀!

那个朋友说,一辈子不可能了。

想想,也是。

要有这个才华,早就展现出来了……

认命吧!

我觉得这哥俩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正、积极向上,内敛,他们买了很多很多的书,我们帮着搬到车上,回办公室的路上,会计跟我讲,这几个人修行真好,若是一般人,能赚这么多钱,还不知道烧包到什么地步了。

这里面有个我的车友,超级痴迷越野,2018款奔驰G,全国第一辆就是他提走的,加价60万,只要是硬汉越野系列,他都收藏,包括牧马人、路虎,这次来找我商量我们一人买辆LC76,还是这个更浪。

就是他,总是怂恿我去搞越野俱乐部。

每个人都是自带能量场的,有人一进门,就能感觉到整个人像太阳,照耀着每个人,这个气场不是说打扮的有多么时尚,走路有多么拽,而是一种自内而外的张力,这种张力往往是在很朴素的装扮下的,就如吴伯凡解读的那句: 

“欲上民者,必言下之;欲先民者,必身后之。”

你想站在普通人的上头,必须要用明确的语言表达自己是处于他们之下的;当你要站在普通人的前头的时候,你必须有意识地把自己置身于他们的后头,只有这样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

有人则是黑洞模式,就是你感觉到浑身都是负能量,在一起很压抑,很难受。

周一,发完货,我准备回家,德芙联系我,说从连云港回烟台,能否一起晚饭?

德芙是大学老师,教医学的,而且是教解剖的,参与过教材编订,这也导致她对我曾经一度很蔑视,她觉得我崇拜的那些专家、学者,压根不是那个样子,而是另外一个样子,就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人,因为他们一起工作过,生活过。

她多大年龄?

79年的。

这个年龄有这些阅历,不一般吧?

离异。

一般去上课,特别是上心灵方面课程的女人,多是单身。

她是被小三上位了。

为什么叫德芙?

因为她皮肤很黑,我就给起了这么一个绰号,慢慢大家就叫开了,貌似我总喜欢给人起绰号,她自己也笑纳了,觉得很形象。

其实,后来我又给改了一个绰号,叫她付出婊。

什么意思?

例如我们一起吃饭,她要时刻盯着每个人的茶杯,喝一口,她就急忙帮着倒上,这貌似是有礼貌对不?

有些就过了,例如早上,她挨着喊大家起床,然后端着她给冲的咖啡送到房间里,是给每一位人都这么做。

我给起了付出婊这个绰号,没人敢叫,但是竟然都觉得起的很恰当,我当面也这么说过她,她只笑,她在我面前就显得能量场弱了太多,我对她绝对是碾压式的,我训她跟训娃娃似的。

她比我大4岁,非喊我哥哥。

喊就喊吧。

我说,我给你发个位置,你自己来吧。

她说,行。

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为什么?

上心灵类的课程有个环节就是脱光,是心灵脱光,把你心底的秘密说出来,例如小时候被男人欺负过,这个比例是非常大的,流产过,做过情人,还有就是约过男人,还有就是……

什么类型的都有。

大家是很容易被催眠的,这些新手一般都是如实交代,例如德芙在离婚后曾经信过一段时间的宗教,跟里面一个志同道合的男士发生过关系,这些都是她坦白的。

我?

我这就属于老油条,也会演的很真,说我也曾经背着媳妇喜欢过别人,伤害了自己的媳妇,怎么被媳妇发现的呢?我同一天发的两个快递,结果地址写混了。

然后我就开始哭,大家就安慰我,意思是没事,都过去了,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这就如同在拘留所里。

每个人一进门,先被问讯,犯了什么事?自己说说吧。

会根据你的罪行打你。

例如小偷,QJ犯,往死里打,你知道根源性的心理是什么吗?就是我们男人在里面,老婆孩子在外面,感觉这些人欺负的就是自己的亲人。

那能不能编呢?

新人,没有敢编的,因为不仅仅牢头问你,管教也问你,管教问你你总说真话吧?倘若跟最初说的对不起来,那……

有没有人敢编?

有,就是老油条,已经非常熟悉这里面的环境,编的天衣无缝,其中有个是二进宫,进来老大就问他,犯了什么事?说说。

他说,吃饭时让人推了一下,就打起来了,结果我就拿刀捅了他,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

这个厉害不?

有可能是杀人犯,没人惹他了。

过了几天,放风时,管教看到了他:草,你怎么又进来了,这次偷的啥?

他说,搅拌机。

管教说,草,你TMD也不学点好,出去干点正事不行吗?

他笑着说,找活人家都不用,总要吃饭吧?要不,我跟着你?

管教说,草,你跟着我,还不把我家里给偷个光?

这种就是老油条,能蒙骗过去,而且即便是事后被发现也无妨,因为他对里面路子太熟悉,等发现时他已经站稳脚了,没人敢打他了。

德芙问我玻璃栈桥好玩不?

我说,不好玩。

她说,还是想去看看。

我说,黑格尔说过一句话,我们从历史中唯一汲取的教训,就是我们不会汲取任何历史的教训。我说了不好玩,你还非去。

她说,我没见过玻璃栈桥。

我说,那你就去。

她问,有多远?

我说,一个半小时。

看我办公室乱,非要给整理整理,属于不干活就难受类型的,我一看她这么忙活,我也不好意思闲着了,我帮着刷刷茶杯吧。

她说,你别动了,我来干,我喜欢做家务。

我说,真是付出婊。

她说,上次我还特意百度了一下,发现竟然没有这个词。

我说,我给翻译翻译就行了,就是总是试图用付出来寻求存在感,你不付出就觉得空虚、寂寞,你就属于天生有奴性的人,你应该生在奴隶时代,那才是如鱼得水。

她说,随你怎么解释。

我说,那我先回家了,你打扫完了,把门带上就行了。

她说,不行,不行。

我说,你喜欢干活,我不喜欢干,这样不是很好吗?

她说,你在这里陪我说话。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男人讨厌你吗?因为你是个藤,总是缠树,你努力干活就是希望得到男人的认可,男人不在身边,你就觉得干了活白干了,得不到表扬了,你说男人多累,要看着你干活,还要表扬你,你还不如个保姆呢,保姆给钱就行了,你还要爱,要拥抱,要奖章。

她说,你给我扣了这么一串帽子。

我说,我媳妇之前也总喜欢这么绑架我,意思是为什么不干家务,你为什么从来不关心这个家?那我就疑惑了,我负责赚钱难道不叫关心这个家吗?她为什么觉得自己累?觉得要做饭,要洗衣,要擦地,但是我家后来有保姆了,她就没这些脾气了,你能干的,保姆都能干,而且也不发牢骚,你是个大学老师,何必非把焦点用到打扫卫生上呢?你总觉得自己打扫的更干净?

她说,你说的是男人思维,你不懂女人。

我说,你懂,你是搞解剖的,黑的粉的紫的,你都解剖过。

她说,跟你没法聊正经的。

我说,你好好表现,晚上我陪你。

她说,不怕媳妇了?

我说,我倒不怕我媳妇,我怕你直接把我解剖了。

这种女人就是烂泥性格,跟面一样,需要揉,你越蹂躏她,她越有存在感,另外平时工作太正式,使她这一面过于压抑。

现在迷宗教迷的不得了,跟我讲宇宙能量,讲前生今世,还给我讲性有多么肮脏,还给我讲艾滋病有多么严重,跟我讲,理论上,若是一方得了,他们即便使用安全措施在一起时间久了一样会得,因为身体不断有接触,还有接吻之类的,你懂的。

你吓唬我干嘛?我本来就已经阳痿了。

我对她没有丝毫的兴趣,这种女人就是粘粘胶系列,一旦粘上就扔不掉了。

离婚时,她分了一套房子,现金接近60万,现在现金还剩多少?

不到20万了。

干嘛了?

各类捐款,各类上课,空虚总是要找理由填补,这20万也剩不下,因为每个课程里还有一些寄生虫,就是混在里面做推销的,有的是推销课程,有的是推销产品,现在最多的是各类保险,我们班上就有个做海外保险的,真名可能叫XX花,自我介绍的时候叫Cassie,我给起了个绰号:卡西欧。

我这次上课最大的启发是啥?

女人普遍是藤,就是再牛B的女人,也终究是女人,哪怕是董明珠,也终究会有一个男人能让她很温柔的依在怀里喊:哥哥~

女人有两大需求:依靠、独立。

独立,是指从家庭里独立出来,成为一个经济独立的人,人格独立的人,所有的家庭妇女都在为这个“独立”而折腾,微商为什么这么火?

就火在了这里。

微商其实是一场家庭妇女独立战争。

依靠是什么?

一旦真的成长起来了,超越了老公,那么就会在外面再次寻找依靠,这个依靠只是单纯的精神层面的,例如需要疏通心理,需要谈谈心理话。

这也是她们上课的原因。

就是试图自己依靠自己,结果发现还是不行,最终还是要依靠男人。

前几天,说要竞选班委。

我发了个朋友圈,我说我要当副班长。

为什么当副班长。

你要这么想,班长做的再好,大家也不满意,而且什么事也找班长,但是副班长不同,既可以获取大家的认同,又可以当老好人。

而且大家还觉得替你惋惜,意思是,班长名不副实,应该让懂懂上才对。

我要急忙摆摆手,哪能,哪能。

女人拉票非常难,但是女人都抢这个位置,爱出风头嘛,但是女人都讨厌女人,而我拉票为什么容易?我在里面就是大家的依靠,她们的票,我说了就算。

后来我就在想,若有机会,其实可以建个女人群,只针对小有成就的女性,实行年费制,在里面配上心理学老师,大家既可以在里面交流一些心得,又可以咨询问题,关键是我们还可以扮演大树的角色,供她们依靠。

这个市场是绝对有的。

这么多针对女人做减肥的,特别是增肌的,能做好的基本上都是男人,我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个大佬,非常牛B,牛B到什么程度?随便晒出一个学员都有马甲线,就这么自信,而且不需要P图,他做的分大群小群,小群是需要发果照的,人人都需要发,当然理由是以塑身的名义。

只有男人才能对女人有如此的催眠力。

女人对女人,没有这个本事。

我们课上还有个女人,个头不高,上海本地人,刚买了一双高跟鞋,略大,磨脚,恰好那天我贴着膏药,她问我还有膏药不?

我给了她两贴,她贴脚上了,鞋子就正好了。

她属于家庭比较正常的,有老公,有孩子,有事业,但是也感觉不幸福,但是你问她为什么不幸福,她也不知道,反正就觉得没有太大意义,总是胡思乱想,说自己可能得了抑郁症。

反正,跟我在一起的两天,我见她一点都不抑郁,我们走路若是实在太快了,她就直接光脚跟着,而且天气这么冷,她穿的也单薄,也不喊冷了。

我发现我很适合带领一群女人。

上海小女人总是喊得了抑郁症,问我怎么治?

我说,很简单,找男人打上一针就行了。

她说,不管用。

我说,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她问,怎么算暴富?

我说,一个月赚100万。

她说,我上个月,一周赚了300万。

我问,怎么赚的?

她说,标书。

我说,牛B。

她说,就是觉得找不到生活的焦点,意义。

我说,我有个朋友,她写了一篇文章,我觉得对我启发特别大,里面有一句话,人看不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例如你为什么总是喊抑郁?因为你知道这个词,若是你不知道这个词呢?即便是你真得了抑郁症,你也没觉得得,因为你不知道这个玩意的存在。

她说,阿Q。

我说,就是不去想。

因为她是上海女人,咱总觉得高看一眼,而且我总是触景伤情,想起当年我在南非认识的那个上海姑娘,大学老师,教美术的。

她老公是个学术男,很无趣。

自然接触到我们这些小混混,她觉得很有新鲜感,在她的日常生活里,接触不到我这样的人,我是纯野生的,没有受过约束,身上就有一股自由的气息,很感染人,她请我喝咖啡,描述她一个朋友的时候,用了一句:那个男的跟你一样,很有魅力……

哈哈。

很有魅力?

我对她的赚钱能力倒是很感兴趣,我在想,有没有机会咱能产生点合作之类的,我们就彼此介绍了自己。

我也介绍了我手里的业务,例如书店呀,红酒呀。

她问业务做的如何?

我说,若是用心做,都不错,但是我都不怎么用心,主要是内心缺少了力量吧。

她问,书,为什么还缺少力量?

我说,我跟作家们太熟悉了以后,就觉得他们普遍是草包,书是真没法看,但是他们又占据着当今文坛的位置,我内心无法真正认可这些作品,那么推荐起来就很难受,包括一些牛B人士到我那里买书,一买都是一个书架,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卖,这些作品算啥?!(即便是茅盾文学奖作品,至少半数作品豆瓣评分低于7分)

她问,红酒呢?

我说,我一直过不了两个心理槛,一个是我自己很少喝酒,虽然酒量很大。二是酒精是致癌物,我总觉得在传播负能量。

她问,红酒的回头客多吗?

我说,非常多,红酒哪怕我不吆喝,光靠积累下来的客户,一年百万利润很轻松,但是我干的一点劲都没有,可能一两个月才吆喝一波。

她问,有没有东西你觉得很有力量?

我说,画,但是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画家喜欢的,我不喜欢,我喜欢的画家不喜欢,买家也不喜欢,买家喜欢的,我都觉得太LOW,我选的画往往是充满惊喜的,结果一卖就尴尬了,这就如同我媳妇卖花瓶,我认为最有艺术感的一个,她们没有一个人喜欢。

她问,你有没有考虑过珠宝?

我说,我是男人。

她说,男人才懂男人,珠宝的主要消费买单者就是男人,你可以设计一个具有概念性的珠宝品牌,有时间加持的,例如一个针对结婚纪念日的,类似潘多拉,每个珠子既可以当手链又可以当项链,每年只推出一个珠子,在结婚纪念日前夕给邮递过去,只要买一次,终身免费送珠子,你们结婚10年了,那么你老婆手链上的珠子是10个,每个都有一个年份,一个意义,你会给媳妇买吗?

我说,肯定会。

她问,9999,你会买吗?

我说,会。

她说,材质并不是最重要的,氧化锆的就足够了。

我说,这个概念好。

她说,这类珠宝大家都有兴趣做,但是缺少催眠力、科普力,只有自媒体有这个功效,而且离婚后这个业务就停止服务了,对方也能接受。

我说,9999还是太贵了。

她说,价格不重要,可以再讨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其实是建立了一个入口链接,你能做的业务有很多很多。

我说,是的。

她说,若机会成熟,可以考虑。

我说,一想到需要大张旗鼓的事,我就头疼。

她说,这也是心理疾病。

我说,也许,是。

曾经有人在签名书领域做过一个业务,就是针对孩子的,每年孩子生日前由一位名家给签本书,上面写着XXX几岁生日快乐。

孩子的成长是伴随着名家的祝福。

但是,做这个业务的,后来也跑了,钱已经提前到手了,后面还有遥遥无期的服务,不跑还等啥?

想法,天天有。

但是,仅仅是想法而已。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非纪实体,我不一定是我,他不一定是他,切莫对号入座。

2、我在做小天使投资,针对一些创业者投资1万元,今天投资了一家:
…………………………………………
陈文明,山东济南人,专注于做房产投资培训,主要教别人如何低首付购房,如何寻找低于市场价并且升值潜力巨大的房子,当然还有若干房产专业知识,另外也帮别人做房产代购业务,目前帮助朋友学员购买了五六十套房子,代购的房产中升值幅度基本都在50万到100万左右!如果你想买房或者进行房产投资,请联系我微信:32101110
…………………………………………

3、有价值就有价格,文章有偿阅读,随心,随愿!

4、若您有故事想分享给懂懂,可以添加懂懂私人微信:2361456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富二代

导读:去送儿子上学。 因为创城的缘故,老师建议家长不要开车,容易造成校园门口拥堵,于是我骑摩托车去,可是,天冷。 我让儿子多穿点,他偏不。 我管不了他,那我只能默默地拿件自己的冲锋衣,在路上,看到他冷了,再给他披上,他一边拒绝着接受了。 到了校园门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