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业余选手

业余选手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2-28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董主任

导读:安老师,单位中层。 年近50,提拔无望,自然就成了逍遥派,混一天算一天,也就是现在管的严了,原先一整天都见不到人,当然戏还是要演好,提前签了出发单,例如说去乡下检查去了。 也没人会核实。 都懂。 现在管的严了怎么办? 早晚去打卡。 安老师的逍遥作

英子,体育用品店女老板。

两地分居,老公在胜利油田。

英子颜值不错,素颜能打80分,我每次遇到她都调侃式的感叹一句:你原本应该是位明星,只是投错了胎。

她笑着接茬,就是。

昨,我过去拿队服,前几天我送过来的,委托她帮着印字,给她钱,死活不要,我要扫二维码,她使劲捂着,不让扫。

我说,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

她说,我就不要。

不要不要吧。

我把衣服抱上车,然后翻了翻后备箱,发现有箱红牛,是前些日子有个读者过来打球,他买的,但是一直没人喝,连箱都没拆。

我搬进去,送给英子。

她推辞了几下,收下了。

放店里,慢慢就卖了,因为她本身有个饮料柜台。

她说,你这件羽绒服是谁送给你的,我知道。

我问,从你这里买的?

她说,是的。

我说,你也不送我件。

她说,前些日子有件红色的尤尼克斯大衣,我真想送给你,但是我怕引起误会。

我说,没事,我不误会。

她说,让李XX买去了。

我说,见他穿过。

我对朋友的渗透是很厉害的,最简单的一点,但凡是加了我微信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成了读者,本地朋友无一例外。

刚认识时,她是蛮活泼的,什么玩笑都敢开,我也动不动勾搭勾搭她,真读我文章以后,角色就发生了变化,她跟我越来越正经了,什么玩笑都不敢开。

我更不能随便开了。

因为她会当真的。

给我拿了瓶水,一边拿一边说,还是跟你学的。

我说,你看领导开会就知道了,过去都是茶杯,现在全是矿泉水,因为茶杯未必干净,除非会议级别足够高,否则你感觉杯子也脏,水也未必口感好。

而一人一瓶水呢?

简单,直接。

我现在招呼朋友就是这么招呼,来了,拿瓶水。

过去是什么状态?

低能量,我倒茶,他会喝。

高能量,我倒茶,他不喝。

拿瓶装水以后呢?

正好反过来了,可以这么说,能轻松拧开别人放在面前的一瓶水,也是需要勇气的……

这也是生活小细节,毕竟我们天天干接待。

英子说,董老师,我咨询个问题。

我说,什么问题。

她说,孩子马上一年级,我们家房子在东环,但是想进XX小学,是不是很难操作?

我问,你没找刘XX?(球友)

她说,找了,他说很难。

我说,那你要请他吃饭。

她说,请了。

我说,还要请他唱歌。

她说,他提过,我还没想好答应不答应。

我说,你都明白,唱歌意味着什么。

她说,略有耳闻。

我说,女人求男人办事,这也是潜规则,特别是老公不在家,对于男人而言就是肥肉,两件事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一件我之前写过,当年我从南非回来开过一段时间救护车,那时救护车管理很混乱,偶尔也私用,有个做窗帘的女的去找某医生看病,肚子疼,一来二去就滚在一起了,这个事我怎么知道的呢?因为安排我接送过这个女的,通过细节我觉察到了这些。还有一件,老公在单位是会计,出事了,她很着急,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老公有三个很不错的朋友,就是整天在一起玩耍的,在她求助他们时,他们谁都没放过她,你知道为什么女人有些时候很安全吗?因为你男人站在背后,若是男人倒下了,你就是肥肉,谁都想吃。

她问,这些事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读者找我倾诉的,因为她们在生活中是不能跟任何人讲的,只能跟我这个陌生人讲,这样的故事太多了,不说别的,倘若我倒下了,现在喊我媳妇大嫂的一群哥们,都开始喊她宝贝了。

她问,那孩子上学的事,怎么解决?

我说,原本很简单的事,往往都搞复杂了,为什么搞复杂了?因为压根没有去问过,你为什么不去学校问一问呢?问一下政策,其实负责招生的老师就会告诉你办法,很简单,你租套房子就可以了,甚至不用去住,找片区的朋友帮着做一套租房合同,你看那些开川菜馆的,人家谁都不认识,不照样把孩子送进去了吗?原因很简单,人家在片区租的房子。

她说,原来这么简单。

我说,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当年我儿子上幼儿园,我也愁的要死,因为不在片区,我发了个公告,谁帮我搞个名额,我给2万元,N多人联系我,有人觉得2万太少了,有人觉得用不了那么多,你知道最终花了多少钱吗?一分钱都没花,里面有老师给指点了一下,政策是活的,你完全可以迎合政策。

找人办事?

你真以为人这么牛B?

我们老大讲的一句话我觉得非常有道理:符合规定的,你找不找我都能给你办;不符合规定的,找我我也办不了。

我们总高估了他们手里的权力。

微调是可以的。

大是大非是不可以的。

什么叫微调?

例如给孩子调个位,给员工换个岗,这些无伤是非的,给谁都可以,例如张三跟李四同时符合条件,咱跟张三好,那提拔张三。

都不违背原则。

最近媳妇让我给校长提意见,要求每年发一套新的校服,理由就是每年收那么贵的学费,一套校服不过200元,至于这么抠吗?还两年一套?孩子不长了?衣服不旧了?

媳妇已发过一次火了,提过一次建议了,只是给班主任提的。

班主任也没有这个权限,最终协商再三,同意我们再自费买一套,于是又买了一套,偶尔轮换着穿。

你觉得我去跟校长反映有用吗?

没用。

因为这已经算频繁的了,三年发五套,有礼服,有运动服,有棉的,有单的,我肯定不会去反馈的,否则校长觉得我有病。

下午,去球馆打球。

小卫送了我个把胶,顺手帮我缠了缠拍子。

聊了几句。

他说,董哥,我准备买套房子,你有空帮我参谋参谋。

我问,哪个小区?

他说,XX花园。

我说,不错。

他说,打完球顺路过去帮我看一眼。

我说,好的。

打完球,我换好衣服,他也跟出来了。

他车在前,我车在后。

到了。

是个MINI复式,每层70平,一二楼,卖70万,理论上真不贵。

他问,你觉得可以不?

我说,我只谈我个人看法,这房子我不买。

他问,哪点不合适?

我说,你想现在什么季节了?春天了,前面的雪都没化,采光不行,被前面两个楼正好挡住了。

他说,我专门过来观察过,一天挡不了多会,也就是两三个小时,而且现在你想买到绝对不挡光的房子很难。

我说,还有就是南北不通透,北面是个走廊。

他说,北边采光还可以。

我说,宁愿选择单层140不选择双层70,因为双层70最终就是在70平里生活了,特别狭窄。

他说,我交定金了。

我问,多少?

他说,1万。

我说,若是我做了这个事,我宁愿损失这1万,你可以跟对方协商,看能否退?

他说,说过,不满意可以退。

我说,去退了吧。

其实我让他退还有两个原因。

一是下水的声音特别响,以后就是长期噪音。

二是这房子住着会很压抑的,北边卧室白天都需要开灯。

这类房子只适合卖给业余选手,就是第一次买房子的人,什么都不懂,只觉得,哇,是个复式,好牛B,偶尔跟朋友介绍一下,我家住复式。

虚荣。

买房子也有职业与业余之分。

两者的差距太大了。

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可能是紧挨着的两个户型,销售时可能是同价,但是卖二手房呢?

差20%以上。

我们小区就有这种情况,中间户型现在二手房卖8千,两边的大户型卖9千,而且9千的更好卖。

这绝对是大学问。

只有经常看房子的人才懂。

房子有几大要素:

第一、物业是硬条件,人车是否分流?卫生、安保。

第二、采光、通透。

第三、噪音小。

第四、户型好。

第五、不选顶楼。

为什么不选顶楼?

不是冷与热的问题,而是漏雨,可能刚开始几年不漏,未来就会漏,前几天我采访了一位做防水的师傅,我问现在有没有比较好的防水技术?

他说,再怎么好,也顶多支撑10年。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街上总有三轮车上面挂个牌子:专修楼顶漏雨。

选房子是大技巧,不光这些,例如现在很流行一梯两户,我再选房子就把两户一起买下来,这样就会成为专属电梯,我们楼上就有几家这么做的,有的甚至直接打通了,成了一个大大的平层。

还有一点,别墅是不适合中国国情的。

例如我们这里也有别墅小区,里面的人都很自信,觉得是本地土豪聚集地,自信的不得了,其实我们站在外面看他们,觉得真一般般,反而会成为靶子。

次日,又在球馆遇到了小卫。

我问,房子退了吗?

他说,我想了想,还是要着吧。

我说,那也好。

通过最近几次帮朋友选房,我深刻感受到了一点,愚昧就必须交学费,因为他有自己的逻辑标准,他反而觉得你的逻辑是错误的。

不相信别人的专业性。

就跟牛哥讲的一样,多数人一生也不过买两三套房子而已,谈什么经验?

而炒房团经手过多少套房子?

例如牛哥手里过了那么多套房子,那么牛哥的建议我会听吗?
 
我也不听呀!

例如他不建议我在县城买房。

可是,我还是买了。

若是我把在县城买房的钱投资在济南的话,现在至少赚了1000万,甚至更多,因为我在县城是全款,在济南我可以杠杆,我买十套房子没有问题,济南房价两年翻了一倍多,正好被我成功错过了。

在县城呢?

理论上赚个百十万,但是出手也很难。

我觉得无论炒房还是炒股,一定要明白业余跟专业的区别,大家若是玩一些竞技运动就知道了,业余与专业之间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例如我们这里的羽毛球教练,平时打我打的我很狼狈,而来打交流赛的专业选手打他呢?他比我还狼狈,仿佛压根就不会打球,而人家站那里不动就把他溜的满场跑,连球都不用杀。

这个专业选手若是遇到林丹呢?

一分不得!

一分不得?

是的!

到了林丹这个级别,几乎都是零失误的,别说林丹打这些不出名的小子了,就是林丹打省级冠军,也是溜的跟孙子似的。

中午,天空来访。

他是深圳海归,从毕业就一直在深圳跑业务,月入2万元,但是没有存在感,决定回来发展。

我问,在深圳什么感觉?

他说,深圳是最现实的一个地方,人与人之间就是利益关系,很直接,原有的价值体系到深圳三个月就瓦解了。

我说,其实这也是一种先进的关系,例如发达国家多是如此。

他说,对!

我说,例如我初到上海,我很接受不了同事跟我AA,吃饭也AA,打车也AA,我觉得你们咋这么抠?我请你们就是了,人家偏不,连唱歌都是AA。

他说,就是如此。

我说,但是我感触不是很深,例如我在上海、深圳,他们一般都不跟我A,往往是怎么做?他们一群人A,然后请我。

他说,我在深圳是买不上房子了。

我说,户口要先落在那边,整体而言,深圳是比较开放的,落户简单,未来深圳房价会超过香港的,因为香港慢慢就被深圳超越了,济南那群炒房的又跑到深圳去炒房去了。

他问,现在户口还很值钱吗?

我说,办个省会户口少不了两万元。

他问,好办吗?

我说,理论上,除了北京上海,都很简单,有人把政策研究到极致了,例如你学历不高,不符合落户政策,那无所谓,可以以农民工租房的名义落呀,为什么老百姓不知道这些?因为咱不知道去哪里开相关证明,而黄牛知道,一般都是明码标价,很简单,炒房的人都知道,去年他们喊着去沈阳、武汉炒房,就提议这么落户,想把我媳妇的户口落到武汉去,因为从长远来讲,武汉肯定是国际级的大都市,位置决定的,但是我没兴趣,就是牛哥的那个观点,房产以后还有机会,但是甘蔗最甜的一段已经没了,应该关注股市了。

他说,看样子是在逐步放开户口。

我说,我之前就谈过这个观点,中国不会突然废除户籍制度,但是会淡化它的作用,户籍制度也一直是西方攻击我们的一个点,意思是不尊重人权,同是人却分三六九等,从这个角度而言,选择深圳户口是很不错的,怎么也算一线城市,我觉得应该保留。

他说,看你前几天写的,城市化一定会出现贫民窟,我没理解是什么意思。

我说,允许贫民窟最难的一点是什么?承认存在贫富差距,就是允许穷人存在,并且保障他们的权益,而这与我们的初衷是相悖的,我们是要消灭贫穷,所以自然是不允许贫民窟现象的存在,我们只知道贫民窟是穷人聚集地,却不知道另外一层,例如印度贫民窟的水电房租都是免费的,意思是给穷人入城一个跳板,你刚到大城市,没有资本,没有能力,那不要紧,可以先去贫民窟,你可以凭自己的勤劳,例如开出租车,送外卖,久而久之有了属于自己的小房子,跳出了贫民窟,其真正的作用是跳板+缓冲。

他问,我能否跟着你炒股?

我说,不能,炒股是个听起来很简单的游戏,简单到什么程度?若是我爹从1999年开始,每年把全部积蓄都放进股市,一直到今天,可能资产翻了无数倍,哪怕他特别笨,只是会买,不会卖,也无妨。听起来简单不?实际上,即便是同一个方法,不同的人执行起来也不同,这是一个比拼心性的游戏,比成佛还难。

他问,你平时打坐吗?

我说,不打。

他说,深圳那边现在特别流行禅修班,就是朝内求。

我说,趁年轻,别想这些虚的,少上课,多赚钱,其它的全是扯蛋,有钱了,你什么都懂了,因为赚钱是最难的修行,你需要接受多少委屈才能赚点钱,因为这是你对社会贡献价值的最终体现。

他问,教练技术是否值得一上?

我说,教练都下岗了,还上个P?我媳妇的教练,大美女,上周联系我,说要把房子抵押贷款找我炒股,问我可以不?我说你觉得行就行,她真的抵押了,正在走手续,为什么如此的迷茫?因为深圳的、上海的几个做的比较大的都抓了,已经被定性为精神传销了,是课程里部分内容被定性了。

他问,是真的找你炒股吗?

我说,不会的,她就是说说而已,当教练的人什么人不认识?肯定是别人怂恿了她,想帮她代持股票,她来求证我,我肯定说YES,与我又没有关系,但是最终是赔是赚也要看运气了,反正我是不鼓励任何人炒股,教人炒股跟教人吸毒是一回事,何况像她这么有主见的人,劝与不劝一回事。

他说,我想回来做保险,但是家里人都反对,你觉得呢?

我说,值得做,但是呢,要团队化运作,甚至自己单独成立一家公司,当项目去运作,我认为是有前途的,倘若只是把自己定位成业务员,那就完蛋了。

他问,还有什么注意事项?

我说,两点很重要。

第一、一定要打破地域的限制,就是你要有做全国市场的计划。

第二、要借助新媒体,例如写文章、拍抖音、搞科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与网红合作,你可以免费送网红保险,然后让他们顺嘴提一提你,这就足够了,你在本地使劲跑一年,不如本地最大的网红帮你写一段推荐,这点你信吗?

他说,还是不大敢相信。

我说,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倘若我媳妇也做保险,我一年就能让她成为全县的销售冠军,哪怕她什么都不懂都无所谓,因为读者信任我,自然也信任我的推荐,而且我可以做一些大业务。

他问,销售策略呢?

我说,我觉得大家都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了,我觉得一定要简单,你看我做生意有个特点,我不给人选择权,因为选择是很困难的事,我每次去点菜都让推荐几个菜,甚至自由搭配,但是很多老板就不会推荐了,意思是还是你自己选吧,这就很尴尬,多数人都有选择困难症,例如大家都愁着给孩子买什么类型的保险,那么你完全可以推出一个低门槛的保险,例如只是针对儿童大病+意外,门槛可能只有几千元,用这个来建立信任,慢慢再灌输另外一个思想,保孩子的前提是保大人,而且一定要把家里的顶梁柱的保险先给买上,确保他不会倒下,我媳妇买的保险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被营销的,先是给我儿子买的,然后给我买的,最后她自己买的。

我还有个观点,就是产品系列一定要少。

就是公司可能有数百种产品,但是只做核心的几款,科普起来比较简单,不轻易推荐理财险……

他说,那我心里就有数了。

我说,大胆地干吧,我看好你。

我发自内心很欣赏天空这个小伙,内心正直,有干劲,虽然一个月只有2万元的收入,但是他已经是行内顶级水平了,若是他转行做保险,绝对厉害,我第一时间联系了本地做保险最牛的大姐,就是本土版的曹纪平,她只用两年时间就成了NO.1,真正的高手不是靠业务能力,而是靠自身能力,我把天空介绍给了她,就说了一句话: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把他放在身边,肯定可以使你如虎添翼。

我特意补了一句,相信我的直觉。

她说,我相信。

然后我把他们的微信给彼此推荐了一下。

什么人做保险厉害?

会说的?会道的?

这些都是业余级的,真正的高手都是管理级的、营销级的、魅力级的,就是本身层次就非常高,跟人谈业务一点都不掉价,这种人都是其他行业大佬转过来的,一进来就是王者,这就是天性。

学是学不来的。

天空身上没有这种王者气息,但是他是一个很好的总管,执行者。(今天,他们俩见面了,大姐给我发了一句:果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勤奋,热情,朴实,特别是忠诚度,到哪都受待见。)

若不是怕读者戴有色眼镜看我。

我就会跟他联手做保险,我来谈业务,他来做具体签单,保险适合卖给实业家,真正玩资本的人也不买保险,例如你跟牛哥谈保险?

他不买。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理财收益远高于保险收益,而且保险是没有计算通货膨胀率的,而玩资本的人是什么心态?我把钱借给你们?你们未来还我?我才不要呢,我要把银行未来的钱先借到现在的手里。

这几天,牛哥每天都盯着我,生怕我乱动,丢了钱。

其实不用看,我很乖。

昨天牛哥又叮嘱了我两点:

第一、不要轻易使用融资,不是说不行,而是会使人陷入情绪化,情绪化会导致情绪化的操作,全盘皆输。

第二、所有操作都是有计划性的,提前一天分析,写到纸上,严格执行,除了这些之外,盘中不做任何操作,哪怕眼看着暴跌,也不动。

一切的目的,都是去情绪化。

我不鼓励年轻人炒股,不光是赔钱,赔钱其实是必然的,当然赔钱也是有积极意义的,就是可以锤炼一个人,甚至锻造一个股神出来。

更主要的是,炒股会破坏一个人的事业心。

例如原本上班好好的,一个月4000元,铁饭碗,结果炒股一年轻松赚了10万元,上什么破班呀?

辞职!

例如那些搞鲜花团购的,一个月都赚不了几千元,甚至亏本,若是炒股轻松赚到了钱,还有兴趣卖花吗?还至于全国各地四处学习插花吗?

肯定不去了。

经常,外地做花的也跑到我们这边来,来跟我媳妇交流,多是类似她这种代理,再深一点讲,多是我读者,他们讨论的很激烈,我媳妇招呼他们仿佛是招呼家人,还会特意打电话让我过去请大家吃个饭,聊聊天。

但是,我听他们聊天会出戏。

大家讨论的无非是一个月多赚几千,说的夸张一点,多赚1万元,但是于我,我觉得1万元有意思吗?送我我都不要,关键是赚不到1万,我为媳妇配的仓库+员工就不止1万的成本,说白了,团花跟我写的苍蝇店没啥区别,曾经有位很高大上的大姐也跟着我媳妇团花了,我觉得很不理解,我说这就是小商小贩,你干这些干嘛?我劝她其实潜台词是劝我媳妇,大姐说,有天有个人从10块钱跟我讲价到了8块钱,给了我一张5块的,三张1块的,我接过来一转身就哭了。

我内心怎么劝我媳妇:你可是我媳妇呀,你咋能干这些呀?

这就如同北京妈妈劝闺女:你咋能嫁外地男人呢?你不能忘记了,你是北京姑娘,有北京户口的呀!

劝,是劝不住的,我现在只有祝福。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跑的快

导读:早上,生闷气了。 媳妇叫了外卖,然后去洗头、化妆。 我在写文章。 外卖小哥到楼下了,打了三四个电话,媳妇没接,我急忙提醒她接电话,虽然是夫妻,但是我也不会随意接她的电话,甚至尽量的连拿都不要拿,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尴尬,我觉得这也是夫妻生活的基本

------分隔线----------------------------

本月热点

  • 我很方便
  •   地儿,是位医生。 在一个很偏门的科室,我们是在健身房认识的。 别人...

  • 乱七八糟
  •   周三,有骑行活动。 慢骑。 有主题,说是护送一位网红过境…… 这也是...

  • 春节,接客记
  •   这是一篇真正的流水账,出场人物格外的多。 路虎车友聚会。 老大们组...

  • 三六九等
  •   兵哥哥回来了。 高中时,他比我矮一级,足球迷,踢球认识的。 他高考...

  • 文化冲突
  •   除夕,早上。 饿了。 点外卖,发现普遍停业了,能继续营业的多是蛋糕...

  • 嗷嗷的
  •   除夕夜。 去父母家吃水饺。 饭做的很简单,一人一盘水饺,切了一盘香...

  • 保佑
  •   我们这里流行祭车。 描述得通俗一点,就是假装车上有个车神,能保佑司...

  • 扒皮
  •   回父母家吃饭。 发现阳台上一棵冬青。 我问,哪来的? 我爹说,买的。...

  • 往上爬
  •   正月初五,校友小聚。 这类聚会是很有意义的,有点类似大学里的迎新生...

  • 我的拳馆
  •   初七,开业的日子。 我出门溜达,发现各商铺门口都摆着桌子,供着菜,...

  • 摊上了
  •   米兰,二胎待产。 给我发信息:董老师,给孩子起个名吧,男孩。 我说...

  • 太敏感
  •   简姐喊吃饭。 约在12点。 我11点40到达,发信息:已到,莫急。 饭店还...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