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别疯了!

别疯了!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3-27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全身而退

导读:去医院看了一个远房亲戚。 颅内出血。 手术后,半昏迷状态。 在建筑工地,高空摔伤,除了头部受伤外,还有几处骨折,骨折暂时不能手术,毕竟保命要紧。 目前的医疗费用都是包工头垫付的,包工头两口子都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个包工头也是刚入行没多久,

十年前,我加入了一个组织。

全是搞培训的,一个个也算业内知名人士,按理说彼此都是竞争对手,水火不容才对,为什么却选择了抱团呢?

目的就是粉丝共享,各取所需。

当时有个小伙,很勤奋,很平庸,勤奋是指什么?

什么课他都上,试图把自己变成全才,然后呢?他自己再当讲师去培训,在这一群人里,他属于起步最难的,因为他没有特色,唯一的特色就是勤奋+谦虚,每次见了我,隔很远就跑上来了,握着我的手:懂懂老师……

他培训的,还是偏成功学,激情昂扬的。

需要我们去帮着站台。

当然,不会白站,是有严格的分成机制的,有三个分成点。

第一、他的课程,我帮着卖的门票,全部归我,例如门票3888元,我卖100张,那么388800元就归我了,不需要交给他。

第二、若是我登台,那么我可以推销自己的业务,例如我搞个写作培训班,3天2夜的课程,每人9千8,现场有20人报名,那么这些钱我只拿走一半,例如只拿10万,剩余的给他。

第三、他现场成交的业务中,凡是从我这边过去的客户(根据门票追踪),再按照一定比例给我返点。

成交有多么疯狂呢?

200人的会场,能成交200万。

当然,我这么写,每位读者都嘴硬,意思是倘若自己去了,肯定不会买单,其实你高估了自己,很少有人能对抗群体催眠。

可以这么说吧,在十年前,我出席一次类似的培训,出台费少不了30万,而且我还未必愿意去,我属于那种很木讷,甚至有那么一点结巴,但是催眠力一流的。

牛B暂且吹这么多。

继续说那个全才,那个全才混入我们圈子全靠买,怎么买?谁有课程买谁的,而且只买贵的不买对的,而且多么变态的游戏都参加,例如有人提出自己招募助理,不仅仅不发工资还要收钱,例如花10万元才有资格给他当助理,全才马上就买……

就这么一个傻角色。

我现在越来越理解不了这个世界了,例如咱家司机,咱要给发工资,人家还动不动请假,车子有半数时间是我自己开的,而有的人呢?招募司机还要给他钱,关键是,还排队竞岗。

祖上是卖烧饼的吧?否则咋这么会画?

先说结果。

十年过去了,这群人里,目前最牛B的就是全才,高不可攀了,出门都是一个团队了,有司机,有助理,有保镖……

不知道是意外还是必然?

有时我一刷朋友圈,N多人在引用他的名言,我总觉得很好笑,这家伙也成大腕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有次,全才在成都搞了一期培训班,关于个人成长的,喊我去站台,怕我不同意,先斩后奏,委托一个本地的朋友给我送了两箱白酒,其中一箱是开过封的,那人自称全才的表弟,特意叮嘱:有一箱不要送人了,留自己喝的。

回家打开,发现10万元。

看到钱,我也就心动了,去了。

去了也有好处,就是一大群女人围着我,你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出轨吗?就是参加培训的时候,因为这是一个不对等的能量场,台上与台下,特别是前几年做微商比较疯狂的时候,那些家庭妇女各地飞着去参加培训,那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我若是去这些场合站台,最愁的是选择,可能有十个人联系我,那我就要思考,先谁后谁淘汰谁?

等我老了,不要脸的时候,我可以写写这些故事。

上课是需要热场的,热场有小热与大热,小热就是让大家做一些准备活动,例如跳个舞呀拍拍手,音乐响起,主持人带动起来节奏,整个氛围起来了,若是这个氛围起不来,课程是没法继续的。

一定要感觉仿佛屋顶要掀了的时候,嘉宾才能登场。

等于什么呢?

一个个都把心打开了,如饥似渴地等待喂食……

那么,讲什么,你信什么。

什么叫大热?

就是让你瞬间意识到自己的潜力无限,我靠,我原来是有翅膀的,我竟然不知道自己会飞?我原本是可以月赚百万的,结果现在月工资不过三千元。

想不想老师帮你们把翅膀打开?

想!

想不想?

想!!

不想?

想!!!

循序渐进的推进,然后要推出成功案例。

为什么我们看视频的时候,感觉那些听众就是木偶,跟傻子一样,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为什么我们这么清醒?

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经过热身,没有进入那个场。

倘若我们在现场呢?

我们也是那样的木偶,里面能清醒的人极少,除非像我这样的,本身就是站在对立面的人,我也是来鱼肉这些听众的,那么我全程都是格外清醒的,甚至跟厨师炒菜似的,能通过听众的表现准确判断出火候欠了还是过了。

有个小伙,应该不到20岁,在重庆读大二,疯狂地迷恋全才,意思是自己要成为全才一样的成功人士,决定退学创业。

他有一头乌黑的秀发。

理了,光头。

把自己的T恤反着穿,上面写着黑色大字:我要成功,我要飞翔。

这种极端让我觉得很害怕,但是极端也是一种催眠方式,我记得当时还有个教授级的学员,他留着长发,男士,全才要求他改变,给他一下午的时间让他做出选择,是剪还是留?

他去剃了光头。

自己上台分享,终于突破自己了,自己从大学留长发到今天,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接受光头的自己,既然连头发都可以不要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突破了。(记得当时我掉头发很厉害,我担心自己会秃,教授还“声讨”了我,意思是倘若你内心强大,你压根不在意有没有头发!)

分组做游戏的时候,大学生分到了我这一组。

他很认真地问了我一个问题:如何在六个月的时间里赚到100万?

我说,我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没等课程结束,这孩子就疯了,不吃不喝不睡,完全处于亢奋状态,嘴里念念有词,自己跑到讲台上去讲课,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逢人就说全才是他亲爹,他是他亲妈参加课程时怀上的……

彻底疯了。

当时参加培训的学员里有人是精神病医院的,他建议不要送普通医院了,直接送精神病医院,但是全才建议送普通医院,怕家属接受不了闹腾,就是让医生来给家属科普,例如这孩子有先天性的癫痫之类的。

此时,公关就非常重要了。

能否安抚住家属?

最关键的一点,孩子上学好好的,咋突然跑到这里来上什么课?谁把他弄来的?一头乌黑的秀发呢?

一个好好的人咋被你们搞成这样了?

没法解释。

所以,必须堵嘴,好在,这个孩子是单亲家庭,只有妈妈,妈妈本身就是农村妇女,又再婚了,所以对这个孩子也不大关心。

后续?

没有后续!

做培训的,做品牌的,往往会因为类似极端的案例毁于一旦,例如权健、无限极,都是因为类似看起来很小的个例。

包括当年著名的三株口服液。

所以,要把一切可能扼杀在萌芽状态,我经历过最极端的就是搞儿童培训的,结果有孩子偷着去河里游泳淹死了。

这对于品牌而言,绝对是必死的事件,但是公关的很给力,最终没有被人报道出。

现场疯的,我一共见过三个。

这个大学生是第二个,在前面还有一个大姐,也是上课上疯了,原本是很平静的家庭主妇,去上课的初衷是接触一下新东西,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在课程上认识了一个男的,俩人直接开了房,她上台分享,分享的啥?

说自己终于找到真爱了,感觉自己过去的婚姻就是一种耻辱,是枷锁,终于打碎了,还要讲一些具体细节……

被主持人把话筒抢了过去。

我曾经写过一个人,跟我讲《西游记》里的那些事都是真实的,就是这个大姐告诉我的,很正经地跟我讲,里面所有场景都是真的,她还去太上老君那里住了七天,还差点跟门卫啪了。

第三个疯了的,是一个小V,说他是大V还谈不上,众筹搞了个项目,可以理解为徒步穿越美国,很宏伟的计划,也筹了不少钱,应该有个大几十万吧,也是先去上课,上课时老师给出的建议是,你怎么才能成为有钱人?你要先装有钱人,装久了,那么大家就觉得你是有钱人,你自己也有了有钱人的思维模式,那该怎么办?

一身名牌,出入五星。

这样,才对得起大家的追捧……

他果然这么做了。

走了没有两站,也疯了,当时他的合作伙伴还求助于我,说人送医院抢救了,不行了,就是当他真的去装有钱人时,真有钱人的生活对他的冲击是致命的。

他接受不了这个落差。

钱太少,不够表演的。

过于忧虑,最终疯了,疯了之后呢?

文章又持续更新了几个月。

谁更新的?

合作伙伴。

现在回头看看?

一切都消失在了时间里,没有丁点痕迹。

今天,搞地产培训的特别多,仿佛所有的行业里炒房子最赚钱,以我亲身经历而言,我觉得炒房子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一件事,我之前写过,我参与过多次,往往都是我赚到钱了,大家没赚到钱。

我赚到钱是赚到了销售佣金。

大家没赚到钱是等不了那么久,你真的能持续投入五年而不变现?

当年,有个成都姑娘学了炒房,套路就是高评高贷,买了一大片的商铺,多出了300万现金,怎么理解呢?就是买完房子后,又赚了300万,这个并不难,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例如县城里很多尾盘,评估能到3000万,但是1000万就卖,这需要中介、银行合力操作,买下这些房子手里还能剩500万。

这样的事,很多,很常见。

成都姑娘多贷出的这300万最合理的用法是啥?

还贷。

一直坚持到房价有一个比较大的涨幅,然后再整体出售,赚取差价,可是呢,她并不具备驾驭这300万的能力,其中200万借了高利贷给朋友,最终丢了,还剩100万干了什么?

给了全才。

全才的承诺是什么?

年回报600%,当时她跟我说这个事时,我都觉得她脑子让门挤了,这样的P话你都信?而她当救命稻草了,感觉明年就回来600万了,那么压力就能缓解了,人什么时候就不遵循逻辑了?

就是病急的时候。

一直到实在白搭了,才跟我说了实话,她希望去见见牛哥,但是她没有钱了,她的意思是见牛哥怎么不要给3万块钱?可是自己没有这个钱了,问能否让我借给她……

我说,你听我的,去找全才把钱要回来。

她不。

不知道是不是被全身心洗了脑,反正很坚定。

出于可怜她,我把她介绍给了牛哥,牛哥听了她的讲述,问了一个问题:今年死与后年死,二选一,你选哪个?

她说,后年死。

于是,牛哥给她出了一个后年死的套路,就是在她的房子被拍卖之前,转移到亲戚朋友身上,能保留几套算几套,剩余的呢?那无所谓了,跟着自己一起炸吧。

天无绝人之路。

在她眼看要沉船的时候,应该是两年后吧,房价突然涨了。

她成功上岸了。

给全才的100万呢?

也打了水漂。

牛哥都感叹,这女孩胆子太大了,是被谁害了?

就是搞房产培训的。

我们这个圈子里搞这个培训的也特别多,因为没有什么生意比培训还赚钱,而且搞房产培训仿佛很简单,意思是你是不是想炒房?我可以教你零首付买房,反正只要你买了房子,你就比别人有钱。

他们怎么自我介绍:你看我,就靠炒房,借信用卡起家,现在资产千万了。

大家纷纷刷卡。

我觉得,最终出事一定是出在甄选学员上,就是你让不该上车的人上了车,最终呢?

他一定会吊死在你家门口。

你让一个人,凭空背负上了百万的债务……

什么人适合炒房?

稳定流水,有钱有闲,缺一不可。

我对炒房和大家认为的炒房认识还略不同,我觉得炒房一定是里外勾结的,说勾结不对,应该是合作,之前我就写过,一定是在户型图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拿到了,在那个时候就开始运作了。

而不是真的等开盘。

这里面学问太深了。

我旁观了不下百套房子,我总结的经验就是,不是咱能玩得了的。

我写这篇文章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第一、做房产培训的,一定要甄选学员,让有能力的人来学习,而不是去放大没有能力的人的信念,最终一定毁灭了他。

第二、对于有钱有闲的朋友而言,可以去大城市买套房子,至于省会以下的城市,都没有太大的投资价值,人口流向决定房价。

最近,奔驰G接了个尾盘。

过去,我对尾盘的认识就是卖不了的户型,现在,我对尾盘有了新的认识,尾盘不完全是歪瓜裂枣的户型,还有一些是面积太大的户型,还有一些就是属性很怪的房子,例如是地下室属性,但是就是正常房子,还有什么情况?漏网之鱼,例如有人买了以后,又退了,因为贷款办不下来。

记得,去年有个建筑商顶账了100多个车位,非让我买个,我一想,肯定是把最烂的车位顶给他们了,就没当回事,当天正好中介姐姐过去选车位,她对我们小区不熟悉,就带着我一起,我去一看,竟然有几个车位是在土豪楼的周围,而且是VIP位置,就是开发商顶账时不够了,把几个预留车位也顶上了。

那就让我把这几个抢到手了。

7万一个,现在翻了一倍还多。

那100多个车位,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偏僻位置,就几个好位置让我选到了,因为我熟悉地形,还有就是去的早。

从这件事起,我就跟奔驰G说,只要有尾盘,你先拿给我看看。

他答应。

有一个尾盘,有个商铺,这个商铺非常奇葩,是2楼,层高非常高,但是呢,不是沿街,而是朝小区了,并且开了一个单独的门,怎么理解呢?

独门,独户,大平层,大层高。

我靠,这不就是一个空中别墅嘛,而且价格也便宜,不到5000元/平,而上面的住宅都七八千。

为什么老百姓不选这个?

第一、商铺不允许贷款。

第二、水电是商业的,贵。

而在我看来,这就是大肉,绝对香,因为他跟别墅没有任何区别,相比普通的别墅而言,更过瘾,230平的大平层,什么概念。

采光也好,位置也好,关键是独门独户。

我就要了。

这是一个适合大隐居住的房子,而且有暖气,什么都有。

我就直接留了。

我个人的观点是,这房子1万/平是迟早的事,至少能翻一倍的利润,但是需要等,就是遇到口味差不多的人。

这类房子,需要两点。

第一、一手渠道。

第二、现金伺候。

至少我自己觉得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但是这种房子属于路虎卫士系列的,喜欢的人喜欢得不得了,不喜欢的人送他他不要,这类房子只适合有层高需求的人,而本地人对层高的认识还是比较初级的。

房子真正的奢侈品是层高。

我之前写过,我有几个饭友,天天聚餐的,大家在一起总是吃喝玩乐也不是事,就想一起赚点钱,相比而言炒房是最简单的。

我有信息渠道。

现在这些公职人员都是银行的优质客户,银行主动给他们做贷款卡,额度从10万到50万不等,利率也不高,在6厘左右,这些钱往往会被亲戚朋友再借走,行价就是帮着还利息的前提下再给6厘,很多人都做起了类似的生意,就是把贷款卡交给别人使用,一个月能多赚个两三千的利息,白赚的。

昨天,我还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做地产培训的建议大家抓紧去办理贷款卡,觉得这是一个除了信用卡、房贷之外最廉价的融资渠道。

所有做房产培训的人,都在宣扬同一个观点,你贷款越多越富有,因为钱越来越不值钱。

真是如此吗?

你看蝉禅,最近一口气还了3000多万的贷款,就是各类房贷,他跟着牛哥快20年了,什么套路不懂?为什么还选择还贷?

我觉得借钱越来越便捷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成了负翁,之前我写过一个女的,在单位上班,家里是做生意的,她贷款让同事们帮着担保,结果是什么?现在这些同事的工资一发出来直接就被银行划走了。

奔驰G又弄了一批尾盘。

其中有个面积超级大,千多平的大HOUSE,有点类似小商场,他总希望我能把这个操盘下来,怎么操作呢?卖一半留一半,卖掉的就能回本,剩余的是白赚的,我觉得这个综合体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停车太难,二是层高一般,但是反过来说,若不是这些因素,咋可能成为尾盘呢?

年轻人有个特点,总追求完美。

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既漂亮又温柔,总而言之,不能有任何缺点。

而年龄大的呢?或者说成熟的人呢?

则能接受缺陷,因为已经知道了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只是一个取舍问题,就是优点能否符合我们的预期,缺点能否被包容。

若能,那就是YES。

不再追求完美。

完美是一种病态。

这个综合体的资金量太大,依我的能力很难,除非喊着炒房团一起,但是奔驰G又不希望太多的人来操作,怕乱了套,就希望几个人合力做这个事,我有的优势就是吆喝,我能让人来接盘这些。

除了这个综合体,还有一批住宅,多是瑕疵房,要么户型不行,要么采光不行,而在这批房子里,我挨着看了看,无意发现了一套还不错的。

这套房子,层高3米2,采光也不错,只是位置略偏,我对这套房子的定义就是漏网之鱼。

价格呢?

3千多点。

而小区的均价已经在6千多了。

我把信息接着传给了房产中介姐姐,她给我的答复是5千不难卖,最好走一手手续,就是不要网签,直接更名。

等于,这是捡了10万块钱。

但是,问题来了。

我们是几个饭友一起看的房子,教授说要,那我们就接着排下了顺序,教授若是不要,那么我就要。

但是呢,教授是雷声大,雨点小,他没有钱,他是想用贷款卡来炒房,本身就是杠杆加杠杆,同时呢,你还要有接盘的能力,万一房子卖不掉呢?砸自己手里咋办?

他想把贷款卡花掉的理由就是:总有人找我借钱,太烦人了。

我就在想,为什么不找我借?

因为,他们知道忽悠不了我,什么生意能支撑住20%的资金成本?这些老师为什么这么傻?是因为他们太聪明了,总觉得情感没问题,对方实力没问题,还有就是想赚点佣金。

我举个最极端的例子,若是对方车祸死了呢?!

这个钱是不是由你来承担?

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可是总有人不信这个邪,这样的悲剧从来没停止过,但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例外。

我对房子的认识就是,只要看中了马上交定金,可能这一秒房子还在,下一秒就不在了,因为奔驰G并没有来看过房子,他看到这套房子后也觉得很惊艳,说难听点,若不是看我面子,这房子他直接扔给中介,中介马上就4500/平收了。

那我就催教授。

你到底要不要?

你给个准信,你不要,我就要了,你不要觉得这房子留着等我们,我们在盯着的同时别人也在盯着,可能一瞬间就没有了。

若是我来操作,很简单。

我交5万,然后马上转给中介,中介会给我10万,等于我赚了5万,然后我把这5万再分2万5给奔驰G,全程不超过三天,皆大欢喜。

若是我把5万全部揣起来呢?

就没有下一次了。

看到他们几个犹豫不决,我挺着急的,我的意思是你不上,我上,不能让机会流失了,因为我已经跟中介打好招呼了,甚至把价格都能谈好了,看我着急,奔驰G就安慰我,这点小钱算什么,咱去搞那个大的。

我想了想,也是,当时看房子,我可以直接给奔驰G定金,但是我没这么做,我总觉得捣鼓这么多赚个三万两万的没意思,虽然是顺手为之,也不屑于去做,后来我之所以着急,是我觉得心疼这个钱,还有就是感叹,为什么机会来了你们抓不住?你们上班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有啥好犹豫的。

当然,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上瘾了。

记得当年我买了一套单位内部房,算是违章建筑,内部职工宿舍性质的,有个外地的大学生无心留在这里,就把名额送给了我,我买了以后一转手赚了5万元,全程我都没去看过这个房子,都是我爹操作的,这件事对我爹就是颠覆性的,在农村种地一年都剩不了5万元,而倒腾房子这么简单就赚了5万元?

现在,我一说要在哪个小区选房子,我爹比我还急,天天跟着中介去看房,包括我买的那些车位就是我爹提供的线索。

下午,我们一群人在闲聊,谈到了一个很世俗的观点,在一座县城里,能发家的群体,很大程度都是做了与地产相关的生意。

晚上,教授给我发信息:咱把那些尾盘全接下来吧?!

可能是这10万赚的太容易了,放大了他的信念!

希望,别疯!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上车

导读:同事M装修。 我提前预约,送她热水器,算是海尔的新产品,热的特别快,预热5分钟 洗浴一刻钟。 这热水器很贵,接近6千块钱,是海尔经销商送给我的,让我体验体验,但是于我没啥用,我们小区是统一规划的太阳能+热水器,一体的,自动切换,天气好,是太阳能,

------分隔线----------------------------

本月热点

  • 董主任
  •   安老师,单位中层。 年近50,提拔无望,自然就成了逍遥派,混一天算一...

  • 业余选手
  •   英子,体育用品店女老板。 两地分居,老公在胜利油田。 英子颜值不错...

  • 跑的快
  •   早上,生闷气了。 媳妇叫了外卖,然后去洗头、化妆。 我在写文章。 外...

  • 难念的经
  •   耿老师闹离婚。 闹得鸡飞狗跳的,前一天俩人还手拉着手逛街,第二天就...

  • 突破了
  •   海南骑友,组团来了。 他们已经在外面游荡了好久,最初是组团去深圳参...

  • 洗脚
  •   梅姐来电:有空不?过去找你拿几本书看看。 我说,来吧。 依我的直觉...

  • 炒股记
  •   周日,小妹给我推荐了一支股票。 她并不炒股。 对股票也没啥概念,只...

  • 大长腿,腿很长
  •   小吉,卖瓷砖的。 问我几点去健身? 我说,3点。 他说,那我也去。 我...

  • 我很骄傲
  •   本地有条公路特别美。 盘山,秀丽。 关键是,车少,当初就为旅游而修...

  • 灰色地带
  •   做保险的孙姐请吃火锅。 不去不合适,说起来还有点“亲戚”,她是我前...

  • 狩猎者
  •   小胶囊到我们店里送了一篮水果。 送下就走了,还要上班。 店里小姑娘...

  • 院子
  •   正月初八。 梨佳来访,她是我师妹,说是要认认门,也就是要到家里坐坐...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