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喝瓶茅台

喝瓶茅台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3-21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上瘾

导读:朋友喊着去看房。 城北,很远。 房子有什么卖点? 一楼带院,院超大,有多大呢? 80平。 价格非常高,几乎达到了别墅价,除了院子别的我都没看中,最简单的一点,人车不分流,只要是人车不分流的小区一律不买,不安全。 房子层高太低,压抑。 总体而言,这些

白老师,退休多年。

潜心创作,写了一部作品,研究一个人,梁漱.溟。

在白老师眼里,梁漱溟比孔子还伟大,更落地,更实用,我们俩第一次认识,他就送了我一本书《中国最后一个大儒》,写的就是梁漱.溟。

这是白老师第一次出书,略紧张。

与他身份不符,他退休前身居要职,不是在县城,而是在济南。我记得有次球友聚会,大家聊起本地的一些名人,就有人提到了白老师,我无意吹了一句牛:跟我关系很好。

接着就有球友私下找我,希望能跟白老师见个面,希望他能帮自己写个条,他想当办公室主任。

这样的事,我都直接拒绝了。

大家之所以愿意跟我玩,有个很关键的要素,就是我无害,至少是无求的,不至于说求着办个什么事,甚至彼此之间从来不谈私事,包括兄弟姐妹几个之类的,这些话题都太LOW了,只谈“大事”。

我觉得能用钱解决的事,都是小事,有时我都调侃我那些校友,我说,我若是在学校教书的话,现在应该是校长了,最差也是副校长了。

他们就把我一顿嘲讽,意思是可能早被抓起来了。

昨天,我请客,一群饭友,有个饭友车子停得不标准,被贴条了,在我们这里,条是城管来贴的,三天不处理就传给交警了。

贴条后,饭店老板第一时间上来通知了。

饭友接着生了气。

平时呢,大家都爱吹牛,意思是自己被贴过罚单,马上就找人消了,这也不夸张,的确是事实,谁不认识几个人?打个电话就消了,别说这些了,就是有人闯了红灯都能消,特别是那些美女,动不动就给警察叔叔打电话,说自己无意闯了红灯,然后警察叔叔给回信息:处理了。

我就调侃她们:实际上,压根没拍上!

我说的,才是对的。

为什么?

你以为消条违章这么简单?

至少交警那边比较难,城管那边的确相对比较简单,饭友很生气,意思是你们几个,看看谁给我消了,平时看你们怪能,关键时刻咋……

教授打了个圆场:不是自己的车,找人有点不好意思。

当天,我们宴请一位房产大亨,女老板。

那么整个场就略尴尬。

女老板说了一句,一会把条给我吧。

那我们接着就要抢,不,不,不,我来处理,我来处理。

咋能让客人去办这种事呢?

倘若我去处理能处理吗?

并不难。

甚至小妹妹还要请我吃饭,但是我觉得掉价,另外也不是我的风格,有次我停在医院后面也被贴了条,当天还是我儿子做手术,我非常的生气,是医院没有地方停车,大家只能停在那里,结果你们天天去贴条创收?

消了气,我又去处理了。

处理手续很繁琐,要写认错书,整改书,有点类似违规出摊被罚了,罚了100块钱,收现金。

最终,饭友的罚单我也没接,让教授接去了,教授有同学在那边。

哪里有监管,哪里就有腐败。

不过,从长远来讲,肯定有工作人员会因此砸了饭碗,这不是小事,我觉得遵守规矩是很重要的一条做人原则,所谓的遵守规矩就是不让别人违规。

咱错了,交点钱就是应该的。

何必非让人给抹去呢?!

我说的不是个例,可以这么说,每个被贴条的,第一反应都是找人给消掉,这是一个很神奇的现象,我觉得被找的人应该感觉到耻辱才对,为什么?

你在朋友眼里,只值100块钱!

这些是谁教给我的?

冯小刚。

是一个长的像冯小刚的人,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生意人,游走于政商之间,关键是不拖泥不带水,他的一句名言就是:无求是大求。

当时计划生育管的紧,他生了三胎。

罚款。

重罚。

有几个大哥哥就提议,要不,帮你处理处理?

他拒绝了,自己缴了罚款。

他一直在教我如何跟这些“官人们”打交道,就一个原则,只是默默地付出,不求办任何事,也不占任何便宜,哪怕白送来的机会也不要,也不给别人犯错的机会,所谓的付出也不是说送钱,只是眼里有你,逢年过节过去坐坐,带两瓶好酒,但是每年都去,哪怕你退休了,依然去。

他把这些人定位成了两者:老师、后盾。

这些人都是人中龙凤,虽然可能不如咱有钱,但是他们有一手的信息,有一流的视野,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所以,定位成老师,很重要。

后盾是什么?

突然有一天,你落水了,老大哥们越想越觉得这年轻人应该帮一把,就把你捞起来了。

关键是,找人帮个小忙,也显得咱太LOW了。

咱张一次嘴才100块钱?

自从我玩机车开始,我才慢慢的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就是一座县城里的金字塔塔尖玩家,县城里也有韭菜,有收割者,房产就是很典型的割韭菜。

过去,咱总觉得地产商遥不可及。

实际上,很近,近在咫尺。

甚至?

我们都可以入股,这是过去咱不敢想的,现在好几个喊我入股的,有收尾盘的,有做养老地产的……

这就是信息的价值所在。

为什么我说一般人不适合炒房,例如牛哥他们炒房怎么炒?在房子规划阶段就介入了,已经提前知道户型图,把房子已经分类成ABCD四个等级,最高等级一般抢不到,因为全是权贵级的关系户,那么选B级的就很不错,房子为什么出手的快?

根源是,房子好!

白老师把初稿打印出来,拿给了我一份,让我给提提意见。

我粗读了一遍,约见了他。

他很重视。

我提了两点:

第一、在决定出版前,要做三轮审查,一轮是敏感审查,因为里面涉及的名人太多,有的名人昨天可以提今天不能提,所以要进行一轮系统的审查,这个可以找报社记者完成。二轮是逻辑审查,就是分析前后逻辑是否合理,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我读的过程中就发现了几处逻辑错误,这种逻辑错误作者自己是发现不了的,这个可以找一些年轻人来完成,可以画出拓扑图来,仔细分析。三轮是阅读体验,就是你要找到跟你级别差不多的读者,先试读一遍,谈谈感受。

第二、你写的太多了,面太广了,有点类似一棵大树,枝也多,叶也茂,但是这样很难成为一部好的作品,好的作品是需要剪枝的,作者总想把自己知道的全告诉读者,但是从出版的角度,这样太用力了,需要留白,你只需要给别人一些启发这就足够了,不能灌输太多,你可以看盆景,都是少而精的。

他一一记录,并且认同。

但是,删哪里?怎么删?

这个是大课题,因为作者是觉得一字不多,每个字都是不可删的,那就需要找到资深编辑,他们一看就知道哪里应该删,那都是真正的匠人。

关于出版社的选择。

他又很纠结。

是选图书公司还是出版社呢?

图书公司简单,给钱就行。

我的建议是,一定要选出版社,因为这是出身问题,出版社出的书可以进入新华书店,可以进入各大渠道,这是名正言顺的,并且终究有人会发现这是一件宝贝,不要觉得这是一个人人都在吃快餐的时代,有人有耐心发掘好书,例如夏立君写了一本《时间的压力》,过去他并不是一位作家,只是在报社工作,出来一部作品就直接获鲁迅文学奖了,这本他自己筹备了20年,写了6年。

出版社为什么不愿意出?

因为,非名家。

非名家可能出了就是亏本的。

我的建议是,采取包销承诺,例如包销5000册,那肯定没问题。

白老师豁然开朗。

我问,你为什么非要出这本书呢?

他说,算是向偶像致敬。

哈,真时髦。

我接触白老师以后,对我三观改变非常大,到了他这个级别,他无心玩耍,什么养鸟养花,都没兴趣,一心搞学问,仿佛不食人间烟火,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吃饭时,青菜上有个虫子,他一点都没介意,反而笑着说,说明这菜无公害,没打农药,继续吃……

超像丁元英。

就是我们日常可能烦恼的事,于他,都不是事,而且他们心里装的真是老百姓,总是想去做一些大事。

这不是唱赞歌,是真实感受。

很巧,这次刘总回来,也跟我谈出书,他已经定了稿,说前后花了60多万,我很诧异,出书是赚钱的事,为什么要花钱?

他一说我才懂。

是找的图书公司。

等于被图书公司坑了一把,这绝对是天价了,走了弯路,最正确的路就是找出版社给出,出版社还要给你稿费,但是你要做一些小的承诺,例如包销几千册。

出身,接着就不一样了。

而且出版社会给你做活动,例如带着你去高校演讲,带你去参加书博会,这些费用都是出版社来承担的,上报纸、上电视。

这是新人往往犯的错误,就是上去就找了图书公司。

图书公司其实还是要从出版社买版号。

但是图书出版以后,因为不是正宫生的,很多渠道都进不了,最终可能会上当当和京东,但是无法出现在正规书店。

刘总写的书,准备了30幅插画。

篇幅也长,500多页。

纸张也好,要最好的纸。

总而言之,要搞的高大上。

我说,在我个人看来,这完全是业余选手的做法,因为图书有图书的属性,当把图书搞成相册时,也就失去了其应有的阅读味道,所以应该简化图书外围的一些东西,例如花哨、硬壳……

就是让书更像书。

成本也低,阅读也好。

BOOK JUST BOOK!

刘总否定了我的提议:有你这个觉悟的读者,毕竟是少数。

他说的,也对。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看莫言、贾平凹的书,都是软皮的,就凭这一点,就是绝对的自信。

在做签名书时,我有明确的规定,不做硬壳书。

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作家做硬壳书。

包括赵德发老师做的全集,也是硬壳的,精装的,五颜六色的,应该是出版社的主意,与赵德发老师的性格截然相反,赵老师是一个内秀的大儒,他不喜欢张扬。

我给刘总提的建议是:书,不能出的太急,因为贴上,就是一辈子的标签。

所以,要思考再思考。

这些内容,对于十年后的我,是加分还是减分?

出书,不是把现有的网络文字变成铅字,让现有读者再读一遍,这些意义不大,真出了书你就知道了,你会无意被很多高人发现,因为他们喜欢传统阅读,那么这些文字是否匹配他们的胃口,他们因为读了这些文字对你高看了还是低看了?

这点,很重要。

仿佛一夜间,无数人开始了写作。

昨天,我开高尔夫去修灯,有个灯泡不亮了,走到南边的街道,街道特别宽,但是两边都是摆摊的,周边居民也不把汽车当回事,大摇大摆地在马路上行走。

前面有个大妈骑着电动车,就在马路中间。

她冷不丁的刹车了。

我边刹边躲,往右打了一点方向,刮到了旁边一辆白色卡宴。

姑娘戴个眼镜,很文静。

我下车后,道了歉,拍了照,先把车挪到了路边。

她问,该怎么处理?

我说,我有保险,你不用报了。

交警与保险公司分别过来查看,拍照,保险公司与姑娘协商去哪修车,具体就不用我操心了。

我加姑娘的微信,意思是给她发个红包,安慰安慰。

结果?

发现,我们原本就是好友。

她笑了,很开心,说自己竟然中奖了,跟懂懂老师撞在了一起。

我们就各自走了,保险公司跟她单线联系。

我把对话截图发到了朋友圈。

下面的回复纷纷写到:我也要开始写文章了……

姑娘表达的什么意思?就是撞到是中大奖了,天天看懂懂日记,还置顶了,没想到用这种方式见了面。

在外人看来,太扯蛋了,甚至是杜撰的。

在我的世界里,这些就是常态。

晚上,有个读者问我:为什么被撞的不是我?

我说,你的车,我更赔不起。(她是X5M车主)

她说,相比被偶像撞,车算什么?

我心想,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我,若是见了我,你会恶心死的,咋让这么恶心的人撞了车?算了,这车直接不要了。

那么,写文章真的很容易成名吗?

我觉得比抖音难。

因为,写作是慢活,是需要日复一日,可能三五年才略有起色,十年八年才入门,对于快餐时代,这样的坚守是非常难的。

另外,大家多数都走入了误区。

真的写成了日记。

其实,没人关心你今天干了什么。

你以为,有人关心。

最难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发自内心的痴迷,我曾经跟两位写手谈过恋爱,一位现在量级比我大,一位比我小,量级比我大的那个中途改过名,但是依然很火,她很纯粹,就是写作,不卖货,不迎合,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女粉丝居多。

量级比我小的那个呢?那就有些痞女的感觉,抽烟、喝酒,样样精通,男粉丝居多。

她们俩的共性是什么?

应该说我们三人的共性。

举个例子吧,可能11点上了床,11点半,她起来光着屁股坐在椅子上写文章……

这种人,成功是必然的。

痴迷!

若是没有痴迷作为前提,只是为了成名而刻意逼自己去写?

不可能成功!

前些日子,我去云南,认识了一个做茶的自媒体,写的非常痞,93年的姑娘,反正是有着体面的工作,就是说,她有两面,一面是正经上班的,一面是痞女状态,没人知道。

但是,她痞的不够彻底。

就是只是假装很痞,不够真痞。

我咋知道的?

我见过她。

她卖货就非常厉害,粉丝不多,但是高端,消费能力强,千元一饼的茶叶都能卖个底朝天,最近又要去学制茶,我问学了有用吗?

她说,因为读者迷信,手工!

她没想去学会,只是想去体验,去表演。

前几天问我,要不要两极化做人?

一方面,无比的文静,优雅。

一方面,无比的开放,自由。

我说,可以。

她说,那我就重新定位,睡遍自己喜欢的男人,包括你。

我说,可以。

前几天送了我几斤茶叶,手工做的,手工不手工并不吸引我,最吸引我的是牛皮纸上写的冲泡说明,从字可以看出,其气场、学问,很足。

但凡是优秀的人,书法都不错。

所谓的书法,并非说写的秀气就是好字,例如欧阳夏丹的字很漂亮,有人就刻意把欧阳夏丹的字与杨澜的字放在一起,意思是杨澜的字太丑。

实际上,杨澜的字,功底更深。

写作,不仅仅需要痴迷,还需要个性,倘若你太平庸了,别人为什么关注你?痞也是一种个性,至于她多么好色,多么无耻,那是她自己的事,她有权决定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那是她独自产权。

前段时间,我摘抄了两段话:

日本人有一颗“只要你不影响别人,随便你怎么变态”的包容心和“不管自己怎么变态,都不能影响别人”的责任感。

中国人有一颗“只要你和别人不一样,就觉得你需要教导”的温暖爱心和“不管自己多么平庸,都要去影响教导别人”的责任感。

你仔细品品,很有意思。

我觉得,写作是需要有作品精神的,就是你写完这篇文章,要告诉别人什么,而不是你在诉说着什么,没人愿意听你家那些破事。

也没人愿意喝鸡汤。

我经常写,佛说家常事。

于是,大家都开始写家常事了,忘记了传播佛法才是初衷,佛说家常事不是为了拉家常,而是为了传法。

有时,我劝身边这些写文章的朋友,我跟他们讲,与其写文章不如去玩视频,因为视频传播速度更快,更容易起步。

而文字呢?

太难。

至少难以立竿见影。

玩视频也要有一个原则,就是要有导演的心。

你要以导演的身份去思考,去布局,搞个什么主题,输出什么内容,是个系统的工程,而不是真的随心所欲。

无论写文章,还是搞视频,我觉得天赋大于努力。

还是要问问自己,是否有这个天赋?

若是没有,还是去赚钱吧,相比而言,赚钱比成名还是要容易一些的,我写的那个银行VIP小伙,搞APP的,这两天我们又见了个面。

我觉得90后也分两类。

一类是务实的。

一类是务虚的。

他就是务实的,就是赚钱,不考虑别的,可能是被人洗脑了,总觉得阶层要固化了,在固化之前要努力爬上去。

我把他介绍给了牛哥,他去济南登门拜访。

回来跟我讲,醍醐灌顶。

什么意思?

就是牛哥加深了他的判断,就是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以后是没有机会赚钱了,现在还是扩张期,到处是钱,未来个人是没有机会创业的,而且每笔资金都受监管,汇款与税款直接挂钩。

我给他看了篇新闻,就是5万元以上的款项往来,都要纳入监管的,有反洗钱监管,有税务监管。

大家可以查查,刚发布的。

口袋要慢慢扎口了。

90后跟我讲,做的越大,越谨慎了,现在逐步阳光纳税了,计划今年纳税1000万,把公司搬到上海去,因为可以用纳税换个上海户口,而且纳税1000万在上海属于比较小的企业,不受关注,若是在县城纳税1000万,那……

我同意他的判断和决策。

他今年能做多少?

1个亿。

听着扯蛋吧?

做的业务非常的简单,就是用各种流量来推广信用卡申请,一张信用卡提成100~200元,普遍佣金在170元左右。

一天广告费都是几十万的投。

当然,我描述的很简单,实际上很复杂,因为要涉及到各类专业知识,包括流量成本的计算,转化的方式……

属于一个纯技术业务。

我研究了半天,没研究懂。

我只关心了一句:违法不?

他说,不违法,不仅仅不违法,而且所有流水都是阳光纳税的。

我相信他说的,毕竟安全比什么都重要,他又不缺吃不缺喝,何必去冒险呢?肯定是完全阳光化的去运营。

更巧的是。

他竟然认识余欢。

我算是八卦了一个问题:余欢买的法拉利是贷款买的还是借钱买的?

他说,肯定全款买的,因为余欢做的业务跟我们的业务完全一样,也是用流量推广信用卡和贷款。

我问,你们俩,谁的量级大?

他说,差不多吧。

时代造就的英雄,像我这个年龄,哪怕他手把手教我,甚至只要我愿意,他肯定拉我上车,但是我都没兴趣。

我更愿意去研究点别的。

余欢,我觉得买了法拉利也算一个阶段性的总结,从年轻的虚荣到沉稳过渡,以后他可能就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了,过上了更加朴实的生活了。

收起了自己的光芒。

在这一点上,90后更胜一筹,他没买车就悟到了这一点。

我?

比他们大十多岁。

还没到转折点,还整天嘚瑟的要命。

说白了,还是钱少了。

我带90后去茶馆喝茶,女老板没把他当回事,毕竟他太不起眼了,说话也有点结巴,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

我调侃女老板:这可是真土豪,工银私人银行黑金卡持有者,可能是来过你茶馆的客人里唯一的一位。

有一点我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就是我能识人。

他们也喜欢跟我玩,因为我懂的多呀,各行各业,仿佛什么都知道,他们有问题也喜欢找我交流,仿佛我是业内人士。

前几天,我带着90后去参加机车友聚会。

大家一起试驾白幽灵,一款电动摩托,很便宜,3万块钱,小车很有意思,其配置可以对标十多万的进口车。

他们喊着团购。

我说,我也买个。

90后很羞涩地跟我说:董哥,你就不用买了,我跟着团购个,送给你。

我说,那好吧,给你个机会。

你看,我自恋到什么程度?

回办公室时,我送了两瓶茅台给他,让他拿给爸爸喝,他很不好意思,意思是从来没喝过,也是第一次收到茅台,特别开心。

这一箱六瓶,我送了海南骑友小牛两瓶,我们喝了两瓶,另外两瓶送了90后。

90后问:董哥,要是每个月存点茅台,是不是也是一种投资方式?就如你所说,未来各方面监管越来越严格,我们是不是应该储备一些能够变现的实物资产,不被统计的。

我说,茅台是可以的,但是储存是个问题,销售也是个问题,当然这些也都不是大问题,若是单纯为了理财,完全可以每个月定额买点茅台股份。

他说,不懂股票。

我说,那就买酒。

他问,京东靠谱吗?大家都说老百姓很难买到真茅台。

我说,大胆、放心地买,没问题,大家知道个P,只知道传播谣言。

前些日子,在一次饭局上遇到了一位老球友,2015年在一起打球的,他跟我讲,当年你说的一件事很有启发,就是每个月存箱茅台……

那时,一瓶才800元左右。

放心吧,茅台会越来越贵的!

过去,我总觉得大家不舍得喝茅台,都存起来了,实际上这也是误区,多数茅台酒还是被消费了,很多单位的招待用酒就是茅台,没有别的,茅台是真正的供不应求,因为,有钱人越来越多了!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文艺

导读:妇产科发来了好友请求。 前不久,我刚把她删除了,删除的理由也挺可笑的,她说我的文章写的不如余秋雨的好,我心想,我们俩咋可能是一个量级的。 他写的那么娘。 我写的,未来的大师级。 国际级的。 你竟然拿我跟他比? 一生气,删除了。 对妇产科,我不知道

------分隔线----------------------------

本月热点

  • 远离
  •   七姐,坐飞机认识的。 短发,很干练。 77年的。 在登机时,我接了个电...

  • 犯傻
  •   机车群上,朱哥心情不好,想出去散散心。 问,有没有出去骑车的? 我...

  • 买辆奔驰
  •   有年,去大学踢球。 我是左后卫,对方的右前卫是个文弱书生,干瘦,戴...

  • 董主任
  •   安老师,单位中层。 年近50,提拔无望,自然就成了逍遥派,混一天算一...

  • 业余选手
  •   英子,体育用品店女老板。 两地分居,老公在胜利油田。 英子颜值不错...

  • 跑的快
  •   早上,生闷气了。 媳妇叫了外卖,然后去洗头、化妆。 我在写文章。 外...

  • 难念的经
  •   耿老师闹离婚。 闹得鸡飞狗跳的,前一天俩人还手拉着手逛街,第二天就...

  • 突破了
  •   海南骑友,组团来了。 他们已经在外面游荡了好久,最初是组团去深圳参...

  • 洗脚
  •   梅姐来电:有空不?过去找你拿几本书看看。 我说,来吧。 依我的直觉...

  • 炒股记
  •   周日,小妹给我推荐了一支股票。 她并不炒股。 对股票也没啥概念,只...

  • 大长腿,腿很长
  •   小吉,卖瓷砖的。 问我几点去健身? 我说,3点。 他说,那我也去。 我...

  • 我很骄傲
  •   本地有条公路特别美。 盘山,秀丽。 关键是,车少,当初就为旅游而修...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