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难念的经

难念的经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3-03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跑的快

导读:早上,生闷气了。 媳妇叫了外卖,然后去洗头、化妆。 我在写文章。 外卖小哥到楼下了,打了三四个电话,媳妇没接,我急忙提醒她接电话,虽然是夫妻,但是我也不会随意接她的电话,甚至尽量的连拿都不要拿,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尴尬,我觉得这也是夫妻生活的基本

耿老师闹离婚。

闹得鸡飞狗跳的,前一天俩人还手拉着手逛街,第二天就不过了,砸锅摔碗要跳楼,甚至连家里的锁都换了,让老公滚。

出了啥事?

老公脖子上被种了草莓。

耿老师就审问,说,怎么回事?

在耿老师眼里,天下所有男人都可能出轨,就是老公不会,不是说他不喜欢女人,而是他嗅觉很灵敏,不喜欢靠人太近,怕口臭,怕体味,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他跟哪个女人走的很近,甚至同坐一辆车的概率都不大,他压根不会靠近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女人。

老公的解释就是出去喝酒了,喝多了,又去唱歌,可能是陪唱的小妹恶搞吧?至于怎么弄上的,自己也不知道。

一句话,喝蒙了。

耿老师继续审问:跟谁喝的酒,去哪唱的歌?说!

就是不说。

耿老师为什么气得一蹦三米高?她觉得这绝对不是KTV小妹亲的,一定是老公外面有情人了,这是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挑衅。

妈的,敢跟老娘叫板?

女人发了疯,那是很威猛的,俩人在电话里又吵了几句,直接跑老公单位去了,找领导,让领导给评评理,甚至希望领导处分了他,这样的人咋对得起人民群众?工作期间出去喝酒,还去搞婚外情?

领导安抚。

大家都觉得很意外,因为他俩太模范了,40多岁的人了,每周啪三次,风雨无阻,就凭这一点,说明老公有多么爱她。

这些我们外人怎么知道的?

吵架时,说的。

说什么也离婚,女人翻脸很有意思,不仅仅我不要你了,我还要让你不好过,把你搞臭……

老公求助于我。

我去找了耿老师,耿老师倾诉了一火车,包括一些很隐私的话题,例如老公只亲脖子以上,什么都说,反正现在看着他就恶心了。

我表达的只有一点,你爱你闺女是吧?

她说,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我说,那是她爸爸,当你不爱他的时候,你想着他是闺女的爸爸,哪怕不喜欢他,至少也不能让他太难堪吧,给孩子个面子。

仿佛一瞬间,她转过这个弯来了。

你何必去臭他呢?那不是臭了自己的闺女吗?

我知道,耿老师不是接受不了男人出轨,而是接受不了这种落差,这么多年一直把自己当公主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变了?

依我对老公的认识,我觉得应该是KTV小妹亲的,他的确不喜欢外面的女人,因为他有精神和嗅觉双重洁癖,甚至到了病态模式,包括耿老师自己洗澡他都不放心,必须亲自再给搓一遍。

俩人有多浪漫呢?2月14情人节那天,俩人还出去开的房。

觉得在家不够浪漫。

如今,耿老师的意思就是坚决离婚,花着老娘的钱还在外面给老娘戴绿帽子,老娘想找个90后都没问题,又不是没追的……

我说,耿老师,你还记得张XX不?比我矮两级。

她说,记得。

我说,她离婚后,整个圈子半数男人找过她,女人离婚后,身边男人就变得轻浮了,而且女人很容易陷入这种被众人疼爱的感觉,久违。

她问,真的?

我说,真的,我求证过她本人,她只承认有,但是不承认这么多,说有过关系的只有两三个,但是亲过她的有六七个,老卢,正经吧?仿佛唐僧再世,不近女色,他给她买了个苹果手机,这就跟《白鹿原》里男人都往田小娥炕上爬是一回事。

耿老师把家里锁换了。

老公回不去了。

冷战了差不多一周,仿佛真准备离婚了,委托我约见了小律师,小律师请吃饭,我们三人喝了一瓶53度的一品景芝,小律师喝的少,我们俩喝的多。

小律师感叹,懂懂,我发现你都快成了你们这个圈的心理医生了。

我说,在我们校友圈,我基本等同于乡绅角色。

过去农村有矛盾,有纠纷,不都是找乡绅嘛!

人醉不醉与酒量关系不大,与心情关系最大,耿老师喝了差不多4两酒,开始晕乎了,去洗手间,走路都开始转圈了。

小律师在接电话。

那我就陪耿老师去洗手间。

她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了我,问:你是不是偷窥我了?原来你是个变态狂?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家里有老婆有孩子,还想着别的女人?

我想扶她回桌。

她不让我扶,问我是不是想趁机占她便宜?

然后仿佛生气了一般,把领口往下一拉:来,看吧,不用偷偷摸摸的,想看姐就给你看,有什么好看的?长的都一样。

我顺势瞥了一眼,真白。

回桌,基本正常了,继续聊天,她开启了糊涂模式,问为什么我们俩灌她喝酒,其实是反了,是她要求喝酒,非让我们陪着。

我给耿老师老公打电话,让过来接一下,要么我给送过去。

老公也有场,单位有应酬,说一会给我地址,让我给送去。

行。

又开了房……

次日,一大早,耿老师给我发信息:我们和好了。(还有一个害羞的表情)

我问,打饱嗝了?

她说,一周不见,他成了中华鳖精。

我说,恭喜。

她说,你说的对,什么年纪了,还闹离婚?真离了婚,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渣男。

我说,小别胜新婚。

她说,我们俩都喝了点酒,进了房间,连房卡都没插,他摸着黑把我扔床上了。

也不介意什么洗不洗澡,味道不味道了。

又过了两天。

耿老师找我,说是给小律师转帐,她没要,但是不能白耽误人家半天时间,怎么也要给钱,毕竟咨询了那么多问题,还让人请客吃饭。

我说,没事,下次一起给。

她说,不会有下次了,下次直接阉了他。

她之所以消气也是有前提的,私下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包括老公车子的行驶轨迹,还去KTV调了大厅监控,确认只是几个男人,没有女人随从。

给我转了1000元,让我转交。

我说,那我给花了。

她说,你帮我转给她。

我点了退回,我推测她可能会通过别的渠道来偿还这个人情,例如买身衣服之类的,那是后话。

这一页翻过。

年前,再林找我,不算特别熟悉的骑友。

他接手了一家汽车用品店,店里生意一直很稳定,等于带着客源一起转过来的,是通过中介谈的。

当时中介给的报价是62万,带房租,带库存,带员工,就是接手可以直接经营,这家店老板为什么突然不干了呢?

店老板是个女的,离婚了,要嫁到日照去。

62万的报价,很明显就是60万就可以成交,2万元就是用来讨价还价的,这也是中介的定价技巧。

结果呢?

再林跟店老板接触上了,私下成交了。

成交价55万。

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什么?

他被中介告了。

委托我联系小律师,想咨询一下。

我说,不用联系,问我就行。

他问,这问题怎么解决?

我说,被告了,这本身就是个贬义词,而且判决书能在网上搜到,所以要跟对方协商,撤诉。

他说,狮子大开口,要四万。

我说,前几天我刚遇到一个类似的案子,也是把中介跳了。

他问,最终呢?

我说,这东西连想都不用想,肯定败诉。

他说,我在网上看到也有胜诉的。

我说,有一种情况是可以胜诉的,例如共享房源,A中介给你报价62万,B中介给你报60万,你是先通过A看的房子然后通过B中介成交的,那么A中介告你也白搭,你有选择中介的权利,若是你跳开了所有中介去成交,肯定败。

我的建议很简单,就是承认错了,积极补偿,要求撤诉,这就如同俩人下棋,原本是想捡个漏棋,结果反被将了军,咋办?认输就是了。

现在是大数据时代,这些经济纠纷的案子在未来也会绑定到我们征信身上。

他偏不。

说是认识法院的,去请客吃饭去了。

今天不是过去。

没人敢把黑判成白,越是基层,干预越少,司法相对越公正,你看乡镇上的法庭,那都跟过去的青天大老爷似的,仔细审理。

几万元的经济纠纷案子,压根没有翻盘的可能性,因为事情经过太简单,逻辑太清晰,一定判输。

若是驳回了对方的诉讼请求,那才成了笑话。

但是呢。

人都有个惯性,总觉得认识法官,那么可能就会左右结果。

你太低估法官的职业操守了。(最高法:法官应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昨天我特意问了问,什么进展?

等待开庭。

应该也是找到律师了,我为什么没有把小律师推荐给他,我觉得额度太低了,而且期望太高,这是一个必输的案子,没有翻盘的可能性。

请法官吃饭是不是真的没用?也有用,就是法官私下里把你们俩或两个律师约到一起,这样吧,坐下私了了吧,别把事闹大了,对谁都不好,你要4万是吧?你出1万是吧?这样吧,我说个公道话,2万,可以不?可以!

我真的快成心理医生了。

太多人找我倾诉了,一般处于我这种角色的人很容易抑郁,因为要接受太多的负能量,我还好,毕竟我不大关心别人的事,听听也就当听书了,但是我的作用很大,对方觉得跟懂懂倾诉了,也就仿佛跟全世界倾诉了,释然了。

王美来找我。

说,怀孕了。

我说,恭喜。

她说,可是我没有这个心理准备,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突然就要当妈妈了呢?

我说,你都快30了。

她说,主要是这么多年一直在读书,去年才参加工作,觉得一切太突然。

我问,你想要什么答案?

她说,我不想结婚,能否自己把孩子生下来?

我问,落户呢?

她说,我户口在上海,上海允许单亲妈妈带孩子落户。

我问,男朋友什么态度?

她说,他建议生。

我问,孩子是他的吗?

她说,我只跟他一个人交往。

我说,这一点非常重要。(在接受孕妇倾诉的过程中,我多次遇到了同一个问题,就是孩子不是自己男人的,是生还是不生?纠结于此,其实多数最终都生了,而且呢,男人也都接受了,也有因此离婚的,但是最终又复婚了,男人的胸怀都是委屈撑大的,但是反过来想又觉得不是委屈,别人白送了个孩子过来。)

她说,是我男朋友的。

我说,我是鼓励生下来的,毕竟你们俩是恋人关系,并且有计划成家。

她说,结婚我还没准备好,我还计划去美国读两年书。(我隐约感受到,她来找我不是咨询结婚不结婚的问题,而是流产与否的问题,希望我能给她一个流产的勇气,毕竟所有人都反对流产。)

我说,孩子第一,其它退后,但是我还是建议把证先领了,这是对你的基本保证,万一孩子生下来,他不跟你领证了呢?

她说,那倒不会。

我说,听我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都是最符合人性的,你挑战概率,概率就秒杀你,这就如同盗墓的,为什么老子在上面,儿子在下面?兄弟组合不可以吗?老子在下面不可以吗?都不可以,因为只有父母爱孩子是没有条件的,在你从怀孕到生产这一段时间,他完全可能跟别人恋爱了,走了。

她说,他不是那种人。

我说,这只是我个人建议,关键是我理解不了,你们俩缘分也成熟了,孩子也有了,为什么不想结婚呢?

她说,他想,我不想,我还想再单身一段时间,想读书。

我说,意思是独处,对不?

她说,是的,我还没适应两个人过日子。

我们交流很简短,整理起来就两个观点:

第一、孩子不能流掉,既然有了,就要接受,他/她已经是个生命了,不能阻挡他来到人间。

第二、先领证,后生育,你再优秀,也毕竟是女人,女人终究是弱势群体。

这就如同开篇写的耿老师,平时在家里跟老虎似的,若是老公真的跟她离婚,她瞬间就成了猫,再优秀也只是个女人。

一直到送走王美,我才突然略有所悟,怎么说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我劝她的点她全明白,包括不能堕胎,她真正惧怕的不是结婚,也不是生娃,而是有那么一丝不甘心,这个男朋友学历、出身都不如她,而且户口也不在上海,工作也不在上海,只是恋爱着,没想到怀孕了。

不甘心。

流与不流,其实是一个认与不认的问题。

想通了这一点,我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跟着内心走!

她回了一句,谢谢。

我推测,流的概率更大一些,恋爱是一种感觉,真要结婚了,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过去只是跟男朋友一个人接触,而因为要结婚而去了男朋友老家,越看越陌生,这真的是我未来的婆家吗?家里的厕所都没法进。

落差太大。

罗老师是位作家,拿过国家级大奖,可以理解为茅盾文学奖或鲁迅文学奖,罗老师履历很丰富,当过编辑,干过副县长,后来在教育系统工作,按级别是正处,在传统作家里,罗老师属于比较白话的,文章通俗易懂,粉丝无数。

应该说,属于传统作家里的网红派。

如此春风得意的人,有没有郁闷的事?

也有!

后院起火了。

因为啥?

嫂子被闺蜜洗了脑,非要做保险。

嫂子是个什么角色?

没怎么读过书,粗人一个,还摆摊卖过早餐,一直都是双重角色,一方面老公背景高大上,一方面她一直从事着类似的服务业,还去帮朋友卖过瓷砖。

作为外人来看,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嫂子老家是吉林的,跟罗老师怎么认识的?跟《知音》上的故事似的,她到山东探亲,罗老师出差,在一个县城的宾馆,最后一间房,无意拼了一个房间,就这么认识了,那时男女同房间住旅店必须要有结婚证,遇到查房的还吓的要了命,虽然俩人睡一个屋,但是也没啥故事发生。

不过后来俩人还是走到了一起。

嫂子嗓门大,标准的东北人,特别是笑起来时,哈哈,哈哈……

这次,嫂子被洗脑的很彻底,纵然罗老师坚决反对她去做保险,她依然去,觉得保险是朝阳产业,你个老古董知道个P,快让开,别阻拦我。

这就是为什么保险行业、直销行业多会面临离婚的问题。

往往变成了选择题。

你要是选择继续,那咱就离婚。

离就离!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关于保险的文章,我鼓励一位朋友进入这个领域,罗老师给我打电话:董呀,你千万别再写这些了,你嫂子本来就疯了,看你这么写,更疯了,还截图发给了我。

罗老师希望我能跟嫂子谈谈。

我觉得自己的能量未必行,因为我看不到更深层次的东西,就是罗老师为什么反对?例如我过去也很反对媳妇做花,但是当我知道反对无效时,我就变成了纵容,你爱做就做,无所谓。

你为什么不能纵容她呢?

爱是允许。

你就允许她去卖保险又如何?卖不出去自然就偃旗息鼓了,你难道是怕嫂子被人追去?追去你应该高兴才对,升官发财死老婆,你这个不用死就换了。

我把牛哥推荐给了罗老师。

我的意思是,我不行,他行,让他来跟嫂子谈谈吧。

我给牛哥打了个电话,把大体情况简单一描述,牛哥听完以后,建议跟罗老师谈谈而不是跟嫂子谈谈,因为嫂子是固执模式,思维模式固定,外人很难突破,但是罗老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相对比较活,那么是可以说通一些事的。

那,我让罗老师去济南?

牛哥的意思是,不要,咱要去,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大作家。

我说,嫂子去干这些,罗老师觉得太LOW了。

牛哥说,这就是俩人的冲突之根本,罗老师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但是罗大嫂不知道,罗大嫂一直都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而没有正确评估自己家庭的社会地位。

我说,按理说,她接触了这么多当地名人,她应该知道。

牛哥说,这个在心理学范畴有归类,叫冒充者综合症,她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就是我们家真的有这么牛吗?不牛,就是普通家庭,所以还是务实一些,去做一些脚踏实地的事,例如摆摊呀,开店呀,包括做保险,这就如同爬山,她感觉自己一直在山脚下,压根没爬,现在别人说她已经在山顶了,她是不相信的,实际上呢?是罗老师一直背着她在爬山,而罗老师的确已经在山顶了。

我说,那劝她别做保险也白搭。

牛哥说,就是白搭,从一个圈子出来,接着落入下一个圈子,她会周而复始地轮回,她在这些圈子里能有归属感,觉得自己的一切业务都是靠自己能力争取来的,这就如同市长媳妇开店卖鸡蛋,卖的很好,还以为是自己吆喝的声大。

我说,那这个问题无解。

牛哥说,除非做一次坏人,让俩人分开,然后让罗大嫂真真切切感受一下罗老师是高不可攀的,过去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主要是她不能评估自己站的高度,她一直以为自己还在山脚下,其实已经在山顶了。

牛哥把大体意思传递给了罗老师。

罗老师说,不忍心,怕摔疼了她。

倘若真的分开?哪怕只是吓唬吓唬?

俩人瞬间就是两个阶层,而且中间有绝对的物理隔绝,最简单的一点,我们这些整天游荡于社会上的一群人,自认为自己很高大上,参加饭局无数,我们有机会能跟科级以上干部吃顿饭吗?极少极少的机会,当然在大城市可能科级就是小罗罗了,在县城科级就是局长了,一把手。

我总想起妇幼保健站的那个大姐,当时很流行做无限极,她入迷了,入迷的原因就是做好了可以去美国旅游,她用儿子名义开的户,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让儿子去美国看看,因为她觉得靠自己的能力是无法送儿子去美国的。

结果老公坚决反对。

她要做,他反对。

他打了她,是结婚20多年第一次打她。

男人反对这些事有两个原因:

第一、觉得肯定往里赔钱。

第二、觉得这些事跟传销差不多,女人做了就成了苍蝇,挨着拉每个身边的人,在亲戚朋友里全臭了,关键是自己跟着臭了,女人就是男人的形象代言人,现在女人至少有名字了,过去农村女人哪有名字?

大姐不死心,偷着干。

有次,大姐喊我去公园,给我介绍他们的业务,意思是希望我能理解她、支持她。

我说,需要我买多少钱的吧。

她狠了狠心说,500块钱的吧。

我说,行!

她让我拿身份证给她,她帮我开户,然后过几天还我身份证时把保健品一起拿给我,后来我也没吃。

她还我身份证时,还送了我一大包TT,免费领取的那种,意思是要多注意安全卫生……

她这算仁慈的,只给我开了500元罚单。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在青岛,有位姐姐请我们三个吃牛排,我、阿俊、出山,请客的姐姐是地产商,她也进军直销了。

我们三个也年轻,说了同样的一句话:说,需要我们支持多少钱的吧?

直接给我们三人开了9000元的罚单,那可是十多年前。

借罗老师的事,我跟牛哥闲聊了一会。

我说,倘若一个人,每年能攒100万,算什么水平?

牛哥说,若是这是最终的财富积累渠道,算是很一般的水平,20年后才有2000万,但是你知道20年后2000万是什么水平吗?可能大家都有了,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至少今天在一线城市有套房的那时都有了,而且也还完房贷了。

但是,若是生意的确这么稳定,完全可以把未来的钱提前拿过来。

财富有三个阶段。

生存、小富、大富。

生存就是养家糊口的阶段,例如去开出租车,一个月3000元,一家老小等米下锅,什么想法都不能有,只能按部就班地赚钱。

小富就是有了自己的一摊生意,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吃喝不是问题,并且能追求一定的生活品质了,甚至考虑理财了,例如年收入10万~100万。

所谓的创业,多数都是小富。

大富靠什么?

资本市场,期货、股市、楼市、汇市。

这里面有高风险的,也有低风险的,例如楼市就是低风险的,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每年具有偿还100万房贷的能力,那么我完全可以操盘2000万的房产,倘若我2015年买入了济南一套独栋别墅,每年还款100万元。

但是,不到三年时间,这套别墅到了4000万。

我白白增值了2000万,原本10年才能积累的财富,我三年完成了,关键是并没有损失我原有的财富渠道。

这不是胡说,可以这么讲,在过去十年任一个时间里,一线城市的房奴都接受了这种红利。

应该这么讲,资本市场对于多数人而言,都是赔钱的。

对于修行足够的人而言呢?

是收钱的。

牛哥给徒弟们是怎么规划的?你可能做的是珍珠这个小生意,你可能是做的沉香这个小生意,不要在这个生意上寄托太多,例如成为亿万富翁,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小生意也的确可以让你成为亿万富翁,那就需要你在合适的机会上车,使用合适的杠杆,就如同公司上市会评估市值,公司的市值等于年利润*20,倘若你现在卖珍珠一年收入是100万,那么你这个生意其实价值2000万,这个2000万能变现吗?

可以。

例如买房就是变现手段之一,把未来的收入提前变现了。

贷款也是。

被收购也是。

牛哥把这些小生意都定义成杠杆的支点,只要支点有了,那么赚钱就容易了,牛哥2015年是做了1500万的盘子,成本后来全做成了0或负数,这是什么概念呢?等于借来的钱又还回去了,而帐户里的股票是国家白送的。

这一拨,他操盘的是三千万,他计划再用三年的时间把成本做成O,然后做什么呢?

晒个图!

我说了一句话,他超级赞同:数字曲线艺术品。

包括我做定投,当时也是这么定义的,就是由时间、K线绘制的一部艺术品,每次直播都是一次展览,十年后,肯定是封神之作。

这两天,我在仔细回味牛哥说的这些,这些话在七年前他都跟我讲过一遍,只是当时我理解不了,例如牛哥把房子定义成蓄水池,就是咱可以把钱放进去也可以把钱拿出来,蓄水池的总容量就是我们的财富总量。

我真正理解的一点,就是从小富到大富,一定是资本的力量。

事实上,你观察所有的富人,都走了这一步。

只是咱没悟透,还有就是以低层次的角色去理解了资本市场,例如一谈入股市,就理解为了亏钱,你咋没想着去收割韭菜呢?

牛哥给我的建议就是未来上市公司会越来越多,门槛越来越低,提前从读者资源里筛选有上市计划和可能的,然后提早埋伏,等上市后,就是套现之时,这也是一种炒股模式,王思聪其实就做了类似的事,王思聪本身的IP值钱,他投资哪家公司,哪家公司都有被翻牌的感觉,他的团队曾经考察过我们这边一家电子产品公司,为了接待他们,老板专门跑青岛剪了个头发……

记得当年有个新闻,特意翻出来:2011年2月15日,上海徐家汇商城股份有限公司招股冲刺中小板。余秋雨以518.64万股的持股数量位列第十大股东。而按照徐家汇2010年每股收益0.56元,并结合当前中小板平均60倍的市盈率计算,上市后徐家汇可能获得33.7元以上的股价,这样余秋雨的持股也将对应出1.75亿元的巨额资产。

当然,在这个领域最牛B的,我觉得还是赵薇。

牛哥给我的另外一条建议是:学会筛选,让有能力付出的人过来谈话,这样你才能知道谁是有能力的,谁是可以给你带来财富的,而不至于消耗精力。

于是,我就设置了一个门槛,来找我,5万元。

骂声一片。

同时呢?

买单者,也众多,理由就是过去一直都想找你,但是不知道要通过什么渠道,现在有门槛了,挺好。

当然,钱我多数点了退回,也积极邀请前来,我的初衷就是,真给我钱,我也不要,但是我觉得有这个姿态,就值得一见。

只是我略胆怯,万一自己对别人没有价值咋办?

牛哥说,姚明去拜访聂卫平会有收获吗?一样有,因为不管什么领域,到达一定的境界,都是可以互通有无的,那是一种高山流水式的交流,并不是说你非要帮别人赚到多少钱才值得见面,那是狭隘了。

对!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突破了

导读:海南骑友,组团来了。 他们已经在外面游荡了好久,最初是组团去深圳参加课程,然后一路北上,就跟搞串联似的,越搞越多,到我这里时已经是大部队了。 其他骑友一听,他们要来,也纷纷赶来。 有高铁的,有飞机的,有自驾的。 我要招呼。 很不巧,媳妇去云南学

------分隔线----------------------------

本月热点

  • 春节,接客记
  •   这是一篇真正的流水账,出场人物格外的多。 路虎车友聚会。 老大们组...

  • 三六九等
  •   兵哥哥回来了。 高中时,他比我矮一级,足球迷,踢球认识的。 他高考...

  • 文化冲突
  •   除夕,早上。 饿了。 点外卖,发现普遍停业了,能继续营业的多是蛋糕...

  • 嗷嗷的
  •   除夕夜。 去父母家吃水饺。 饭做的很简单,一人一盘水饺,切了一盘香...

  • 保佑
  •   我们这里流行祭车。 描述得通俗一点,就是假装车上有个车神,能保佑司...

  • 扒皮
  •   回父母家吃饭。 发现阳台上一棵冬青。 我问,哪来的? 我爹说,买的。...

  • 往上爬
  •   正月初五,校友小聚。 这类聚会是很有意义的,有点类似大学里的迎新生...

  • 我的拳馆
  •   初七,开业的日子。 我出门溜达,发现各商铺门口都摆着桌子,供着菜,...

  • 摊上了
  •   米兰,二胎待产。 给我发信息:董老师,给孩子起个名吧,男孩。 我说...

  • 太敏感
  •   简姐喊吃饭。 约在12点。 我11点40到达,发信息:已到,莫急。 饭店还...

  • 色彩
  •   从日照来了个美女朋友,茶也。 算是顺道。 她来参加姐妹婚礼,顺便过...

  • 算命
  •   刘二,盲人。 传言,算命特准。 据说,凡是路过本地的达官贵人,都要...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