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跑的快

跑的快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3-01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业余选手

导读:英子,体育用品店女老板。 两地分居,老公在胜利油田。 英子颜值不错,素颜能打80分,我每次遇到她都调侃式的感叹一句:你原本应该是位明星,只是投错了胎。 她笑着接茬,就是。 昨,我过去拿队服,前几天我送过来的,委托她帮着印字,给她钱,死活不要,我

早上,生闷气了。

媳妇叫了外卖,然后去洗头、化妆。

我在写文章。

外卖小哥到楼下了,打了三四个电话,媳妇没接,我急忙提醒她接电话,虽然是夫妻,但是我也不会随意接她的电话,甚至尽量的连拿都不要拿,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尴尬,我觉得这也是夫妻生活的基本准则,尊重对方是一个独立的人,有隐私空间。

她接了,说一会下去。

过了好一会,她依然没动静……

我急了。

急忙跑下楼,去拿。

跟外卖小哥说抱歉,毕竟让人等了太久,我个人是这么理解的,对于外卖小哥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谁的时间都可以耽误,就是不能耽误他们的。

我媳妇对时间没有概念,对自己的没有概念,对别人的也没有概念,没有早退迟到的概念,儿子过去的绰号叫迟到大王,现在迟到少了,因为我跟老师说了,迟到就罚站,让他反过来要求早出发,那么就不会迟到了。

好转。

写作是需要灵感,需要构思,需要绝对的静谧,手机铃声,喊叫声,可以这么说,一切声音都会导致思路中断,包括我去拿这么一个外卖也要半小时缓不过来。

这些事也多次沟通,无果。

她不是搞写作的,理解不了,关于这个事我跟N位作家交流过,包括作家的家属,你知道吗?作家很少有养狗的,因为狗会叫,影响写作,作家的家中早上是什么状态?作家在书房里写作,家人都小心翼翼的,一般都会到个固定的时间点,例如赵德发老师家,8点就可以解除这种状态了。

那有人就给出主意了,为什么不另外找套房子?

好文章,多是在家里写的。

因为,家最让人有温度。

我现在都是塞着耳塞,但是依然能听到一些比较大的声音,例如关门声,吵闹声,要么就是媳妇在看那些演讲视频……

根源是什么?

她没有正确评估写作对我们家的意义,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写出来的,我能理解,她理解不了。

当然,今天我生闷气不是因为媳妇吵闹了,这些我已经习惯了,我主要是觉得心疼外卖小哥的时间。

为什么有些时候文章读起来不是那么顺畅?

就是与噪音有关。

因为我的灵感要不停的被打断,今年春节时间我写过几篇非常不错的文章,因为那段时间我是独居模式。

这些东西我都是不该写的,因为媳妇说过,再写就离婚,没有商量的余地,而且我媳妇身边一群好事者,生怕我们把日子过好了,我媳妇是不读我文章的,但是他们读,读了以后急忙截图给她,看,你老公又黑你了,快去打他。

她真打。

我能告诉她,要把这些看淡吗?你不是你,你是一个符号。

她理解不了。

你看,我爹我娘我姐我妹,他们都觉得无所谓,就是写作,跟郭德纲说相声一样,若是自己的家人不出场,难道去黑别人家的?

那赞美不行吗?

我天天喊,我爹万岁?

昨天,苏江找我,委托我帮他订桌,他要再婚了,更奇葩的是娶的依然是自己的老婆,俩人离婚、复婚、又离婚、又结婚。

折腾了几个回合了。

这次看来是认真的。

我问,这次是铁了心了?

他说,铁了心了。

我问,找人算命了?

他说,是的,雪山东边一个算卦的,你知道不?

我说,知道,尤其擅长算孕妇肚子里是男是女,都说准。

他说,我觉得说的几个事特别准,建议我们再搞一次婚礼,就是命里就有两次婚姻。

我说,挺好。

他问,你觉得他算命准不?

我说,准不准不要紧,关键是你信不信。

他问,若是不准,为什么那么多人信呢?

我说,为你的智商捉急。

建议二次婚礼也是算命的套路之一,我爹就会算,我们村有个人媳妇跑了,找我爹给算的,我爹给的建议就是重新举办婚礼。

为什么要这么建议?

就是这类人命中两次婚姻。

既然两次,那咱娶同一个人,不就等于白头携老吗?

现在农村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了,光棍越来越多了,离异女抢手到什么程度?哪怕你带着孩子都无所谓,依然要抢,并且跟小姑娘一样要彩礼,并且流程一个都不能少,包括定亲、认亲。

注意,只是农村。

我们村跟我这个年龄的还有一大把,这两年陆续有结婚的,娶的基本都是二婚带娃的,有的也过不住,特别是在城里打工的,见识过花花绿绿世界,咋可能甘心嫁给一个没有本事的男人呢?

苏江这次想搞个小型婚礼,就是找司仪主持一下,邀请少数朋友参加,特别声明不要红包,就是大家凑一起吃个饭,定个七八桌就好。

问我这样安排行吗?

我说,可以,还是去你岳母家接?

他说,是的,就是完全走一遍婚礼流程。

我问,车找了吗?

他说,找的马6,花钱找的,主婚车是我表姐夫的奔驰E300。

我说,可以。

这些事,听他的意思是都安排好了,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若是听我的建议,那么我会建议只搞迎娶,就是找婚车去把媳妇迎过来,至于请客之类的就不要搞了,说是不让大家拿钱,谁还真的空手去了?怎么不拿个红包意思意思。

看吧,算命先生也是心理医生,专业种心锚,种上你就扔不掉了,总觉得这场婚礼若是不举行,日子肯定过不好。

他指定的这家酒店,是一个中档酒店,有个大院,好停车。

老板是月姐,头衔很多的一个女人,什么三八红旗手之类的,家里摆着各类大合影,全是很场面的。

订桌是很容易的。

不都是想多省点钱嘛,否则也不需要我去。

我联系月姐,月姐正好要出门,要去平邑买金银花老桩,盆栽,我正好没啥事,一起去吧,而且我还可以帮她开车。

路上,我先把苏江订桌的事讲了一下,暂订七桌,有可能会临时开一桌,至于菜我建议清淡一点,不要上传统的婚宴菜,传统的婚宴菜还是四大件,整个的鸡,整个的鱼,整个的肘子,还有大盆的四喜丸子,这些都不要,选一些精致菜,好吃好看又不浪费的。

现在婚宴,没有几个认真吃的,全浪费了。

农村可以,一点不剩。

月姐认同这种观点和提议,问我,主家同意吗?

我说,我跟他商量过,同意。

月姐记下时间、桌数、主家的联系电话,回头再确认一下,后厨会出几个菜单和报价,让选一下。

具体的事,你们自己协商,我就帮到这里。

月姐,同意。

月姐说,前不久,有个到我们店里吃饭的,说认识你,在XX局的。

我说,老李?

她说,貌似不姓李,老婆在一中教学。

我说,知道了,骑车认识的,姓窦,老家济南的,开了一辆白色的雪佛兰,对不?

她说,具体开什么车没注意。

我说,他是老研究生了,在县城屈才了,他父亲就是本科生,当年支援沂蒙山建设来咱这边定居了,后来他毕业后也回来了,他跟正常人不大一样。

她问,怎么不一样?

我说,大家都有车的时候,他依然骑着自行车,那辆雪佛兰是最近两年才买的,一直过着最朴素的生活,男人喜欢的东西他都不喜欢,包括酒场他也极少参加,不抽烟不喝酒,生活规律,几点几分干什么,都列的一清二楚,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另类,过去他是接纳不了我的,可能年龄大了,包容了,还请我去他家吃过饭,房子超级大,两层半,最上面一层放了张乒乓球桌,就是咱这边最早流行的将军楼,当时一套才三四十万。

她说,没有,当时二十万左右。

我说,他不大适合体制内工作,人太正了,下面的人不大喜欢他,但是每个领导都很喜欢他,因为他身正,可以把工作很放心的交给他,别人送他家一箱海鲜,媳妇收下了,他都骑自行车给送回去。

她问,现在真有这样的人?

我说,真有,他就是,他这个人口碑特别好,这种东西往深了说,就是家风,你看过第一期《中国好声音》没?平安唱的那首《我爱你中国》,他在说为什么选这首歌的时候,说自己的父母当年因为一句召唤就跑到大兴安岭去支援建设,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想到了窦老师父子,就是那种感觉。

她说,我能感觉到,他很欣赏你。

我说,他见了我害羞,基本不说话,哪怕没话找话说句今天天气不错,他也马上低下头,他就是不擅长语言表达的人,倘若骑行中发生了什么冲突,例如有人推了我两把,他可能立刻就挺身而出,就是这种人,什么都放在心里,也有情感,但是不外露,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吸引这类奇葩,高中时,我们班有个复读四年的,比我们都大很多,性格非常的古怪,几乎没有朋友,但是就喜欢跟我玩,当年我考走了,他又复读了,还经常往我父母家打电话问我近况如何,去年还是前年又联系上了,现在当领导了,回来也只跟我见个面,其实也没啥话聊,就在车里坐了一会,然后他就走了。

到了平邑,月姐联系的人在县城,我们先去接上他,然后他带我们去金银花基地。

从这个人打电话的内容我可以推测出,他只是个贩子,在县城有正式工作,偶尔在网上发布一下信息,能卖一单算一单。

到了目的地以后。

月姐基本也懂了,让这个人带着逛了两家,我们又把他送回了县城。

我们又回到乡镇上。

直接去卖化肥的门店一打听,谁家做的比较大,在什么位置,叫什么,有没有电话号码,全搞定了。

什么样的都有,10年的,20年的,30年的。

大于30年的就已经很出色了,而且这些完全都是野生的,造型不错,大约两年前,我就曾经想过从这里批量收购,然后回家栽在我自己的地里,然后慢慢在网上卖,一棵一棵的卖,现在淘宝上很多卖的。

月姐选了两个,算是极品,普通的也就是几百块钱,这两个要3000元。

最后被我们还价到了2000元。

回程。

月姐说,送你一个。

我说,我不要。

她说,我特意买了两个。

我说,真不要。

她说,哪那么倔呢?必须要。

我说,好吧,主要是我不知道能帮到你什么?

她说,什么都不用。

我问,开饭店是不是很赚钱?我发现你那里生意真好。

她说,去年算了一下,也就是15万左右,还是毛利,都不如我出去打工赚的多,跟你这么说吧,饭店的利润也就是5个点,小饭店可能利润点高一点,但是摊子一旦大了,需要应付的事就多了,隐性开支就变大了,各类检查各类投诉都需要去处理,哪个不需要钱?

我问,开宾馆呢?

她说,凡是实业,特别是这些门槛不高的,大众化的,利润都很低,偶尔有人说两年回本或三年回本,那是个例,现在五年能回本都算好生意。

我说,所以要做轻资产。

她说,多数都是下不了驴了,停不下来了,房租不到期,还有就是装修了没几年,就这么关门了不甘心,只能继续折磨自己,天天盯在那里没啥事,一离开就有事,这事那事,电话找个不停,你们有空还能出去旅个游,我是连娘家都不能轻易回。

回家后,我把金银花木桩栽进老家院子了,以后长成什么算什么吧。

施老师联系我。

问我方便带他去趟济南不?他想跟牛哥请教几个问题,意思是若是我愿意带他去,他可以给我5万块钱,两万给我,三万给牛哥。

我说,牛哥很少会客,比较宅,其实你有问题可以问我,也不用给钱。

他问,多少钱可以退休?

我说,2012年我们进藏时,大家一起探讨过这个问题,当时普遍认为3000万就可以,现在看来,3000万也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量级,我认为至少1个亿吧。

他问,牛哥是什么量级?

我说,当时去拉萨,应该是两三千万的量级,蝉禅当时是千万的量级,现在他们都是亿级的,牛哥前年操作了一批房子,获利一个亿,目前正在逐步套现,他现在每天凌晨3点起床研究股票,他跟我讲的是最后一次出手,争取翻两倍,保守翻一倍,然后就完全退休,以后只考虑美好生活。

其实我挺羡慕那批跟着他的徒弟,当时还是我帮着招募的,最初牛哥让他们借信用卡的钱炒济南的房子,现在每套房子至少赚了100万,现在牛哥又带着他们进了股市,牛哥跟我讲的是让每个徒弟身价到千万,他就不管了,也不辜负当初对他的信任。

例如曾经陪我打羽毛球的小沐,当时一个月才三四千块钱的收入,现在应该是千万级的,在济南有几套房子了,本身的年收入也在百万以上,我那辆Vespa就是她送我的,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每年过节以及我过生日,都给我发万元红包。

她要是继续跟着我,现在依然是陪我打球的小妹妹,没啥变化,但是跟着牛哥就腾飞了,牛哥擅长成就人,而我不擅长。

我说这些数据是不是挺假的?

可以问问熟悉牛哥的,例如蝉禅,求证一下是真是假,包括这一波行情来了,牛哥也是通知了身边的朋友,蝉禅拿两千万给牛哥让牛哥帮着操盘,牛哥说这波压力太大了,只教你如何做,但是不能代操。

蝉禅也是跟着牛哥成长起来的。

知道这层逻辑了吧?

牛哥就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大哥大,而且几乎很少跟外界打交道,活的很简单,不是说他很神奇,而是他是一个很擅长思考的人,对人性的把握是一流的。

牛哥怎么炒股?

3000多支股票,挨着每一支研究,研究、定性、分类,然后再筛选出来,等待牛市来临之时去搭配进仓,倘若平时呢?

他就炒一两支。

而且,纪律性一流,他每天晚上研究,有时都研究通宵,然后把操作计划写在纸上,严格按照这个去执行。

一个亿是什么级别?

就拿理财产品来举例吧,5%是可以做到的,那么每年至少500万,已经花不了了,完全可以绝对退休。

不过问任何事。

也不投资了,也不做事了,当然可以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例如写写、画画,都可以,包括去做一项自己喜欢的运动,例如可以从头去学网球,每天去登山,都是可以的。

牛哥为什么这么担心我?

因为我的逻辑性也很强,风控也不错,但是相对于炒股而言,还不够老成,另外我又很自信,不跟蝉禅似的承认自己不行,例如他知道自己不行,那他就交给牛哥去决策。

这是高手。

现在回头看看,我错过了好多次机会,包括济南炒房,当时他们每人都买了几套别墅,就是济南华山脚下的,惟独我没买,为什么?

他们都使用了杠杆。

我没贷过款,接受不了,若是全款呢?我觉得压力太大。

那别墅,都翻番了。

而且这些大小区的别墅是什么特点?

别墅才是高性价比的,高层住宅是需要补贴别墅的,所以别墅定价低,但是一旦卖完了,马上就疯涨。

无论创业还是学习,选对师傅都是最重要的。

施老师级别也不低,2000万现金,其中1000万在股市,800万在理财,200万算是绝对现金,就是随时可以取的,这些他对我都是坦白的,包括我在朋友圈晒的那个日赢24万的帐户,其实是他的。

人什么时候才知道自己穷?

就是有1000万的时候。

哇,原以为千万是富翁,真到了这个级别才知道原来是真穷,我不知道大家曾经看过一个新闻不?就是李连杰说了一句:我不算富人,顶多中产。

大家看了以后,感叹,也太谦虚了吧?

实际上,他是发自内心说的这句话。

站的越高,越发现自己的弱小,就如同施老师,咱觉得他混的也不错了,开着大A8,年轻有为,比我大三岁而已,你还指望咋着?

他依然觉得自己很弱小,比没钱的时候更弱小了,这个弱小是清晰地认识了财富结构以后,过去只是盲目自大。

我问,你赚1000万花了多少时间?

他说,六年。

我问,1000万到2000万呢?

他说,四个月。

我问,现在呢?

他说,贸易战后,业务基本萎靡了。

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焦虑,他想上车,想借助股市实现资产翻倍,毕竟靠原来的路赚到2000万太难了,他自己也跟我这么讲的,认识的有钱人多是之前赚的,这两年财富高度密集在沿海区域了,杭州、深圳,电商人把钱都吸过去了。

我能感受到,他非常焦虑。

他说,理论上人应该是很擅长竞争,你想想当时怀孕时,三亿里跑的最快的就是咱。

我说,其实这是错误的,我给你科普一下,不是我们跑的最快,而是我们跑的恰到好处,跑的最快的都成了炮灰。

我给找了一下专业的解释:卵子的外面有一层特殊结构的保护层叫放射冠和透明带,精子进入卵子前需要用头部的接触这个保护层,释放顶体酶来溶解放射冠和透明带,以达到突破保护层让后续精子顺利进入卵子的目的。所以,当初亿万颗精子里最强最快的,都在这种前赴后继的自杀式突入中扑街了,而你能进入卵子,只不过是因为你是那亿万颗精子中运气最好的那一个。

我表达的观点很简单,不要试图用理财来让自己的资产翻番,若是的确有这个想法,那么就想办法去深圳炒房,慢慢持有,慢慢等待,这个至少是比较稳妥的。

至于炒股?

这玩意是反人性的,就跟赵德发老师当初跟我讲的一样,学佛也是反人性的,不是说贬义,相反是褒义。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难念的经

导读:耿老师闹离婚。 闹得鸡飞狗跳的,前一天俩人还手拉着手逛街,第二天就不过了,砸锅摔碗要跳楼,甚至连家里的锁都换了,让老公滚。 出了啥事? 老公脖子上被种了草莓。 耿老师就审问,说,怎么回事? 在耿老师眼里,天下所有男人都可能出轨,就是老公不会,不

------分隔线----------------------------

本月热点

  • 春节,接客记
  •   这是一篇真正的流水账,出场人物格外的多。 路虎车友聚会。 老大们组...

  • 三六九等
  •   兵哥哥回来了。 高中时,他比我矮一级,足球迷,踢球认识的。 他高考...

  • 文化冲突
  •   除夕,早上。 饿了。 点外卖,发现普遍停业了,能继续营业的多是蛋糕...

  • 嗷嗷的
  •   除夕夜。 去父母家吃水饺。 饭做的很简单,一人一盘水饺,切了一盘香...

  • 保佑
  •   我们这里流行祭车。 描述得通俗一点,就是假装车上有个车神,能保佑司...

  • 扒皮
  •   回父母家吃饭。 发现阳台上一棵冬青。 我问,哪来的? 我爹说,买的。...

  • 往上爬
  •   正月初五,校友小聚。 这类聚会是很有意义的,有点类似大学里的迎新生...

  • 我的拳馆
  •   初七,开业的日子。 我出门溜达,发现各商铺门口都摆着桌子,供着菜,...

  • 摊上了
  •   米兰,二胎待产。 给我发信息:董老师,给孩子起个名吧,男孩。 我说...

  • 太敏感
  •   简姐喊吃饭。 约在12点。 我11点40到达,发信息:已到,莫急。 饭店还...

  • 色彩
  •   从日照来了个美女朋友,茶也。 算是顺道。 她来参加姐妹婚礼,顺便过...

  • 算命
  •   刘二,盲人。 传言,算命特准。 据说,凡是路过本地的达官贵人,都要...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