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突破了

突破了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3-05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难念的经

导读:耿老师闹离婚。 闹得鸡飞狗跳的,前一天俩人还手拉着手逛街,第二天就不过了,砸锅摔碗要跳楼,甚至连家里的锁都换了,让老公滚。 出了啥事? 老公脖子上被种了草莓。 耿老师就审问,说,怎么回事? 在耿老师眼里,天下所有男人都可能出轨,就是老公不会,不

海南骑友,组团来了。

他们已经在外面游荡了好久,最初是组团去深圳参加课程,然后一路北上,就跟搞串联似的,越搞越多,到我这里时已经是大部队了。

其他骑友一听,他们要来,也纷纷赶来。

有高铁的,有飞机的,有自驾的。

我要招呼。

很不巧,媳妇去云南学插花去了,要去很久,我自己带娃,晚上必须早早回家,娃白天可以自己在家,晚上还是不大合适。

一紫从大理飞过来,他们几个刚去骑了一圈洱海,这边骑友过去接的机,到县城已经下午三点了,一紫问我骑车不?我说最近又摔了一次,暂时还没恢复,我想去打球,她自己去骑,可能是设计的新年目标,每天都骑。

我打球回来,洗澡换衣服,去找他们。

我想带他们去山上吃鸡。

突然在想,可能回来会很晚,反正是周六,明天又不上学,不如把儿子带上,这样玩到几点都可以。

儿子很开心。

摸着黑,上了山。

我原以为晚上没有上山吃饭的,毕竟路上乌黑怪吓人的,而且还是土路,到处都是坑,没想到,车子停的满满的,可能心理都差不多?觉得摸黑吃饭也是一种刺激?

晚上跑山是什么感觉?

特别是大半夜,超级刺激,一切都是陌生的,而且车灯会制造幻觉,可能一株高粱就吓的我们一惊一乍的,因为那像一个人,又像一个鬼。

这种感觉很容易产生感情。

因为副驾驶要对驾驶有绝对的信任,一种全身心托付的感觉。

我没跑过,我是听别人说的。

饭店没有包间了,让我们坐大厅,大厅有两桌壮汉,少说有20人,仿佛很热,就差光膀子了,我觉得不大合适,主要是他们太吵了,影响我们聊天。

我委托老板给找个房间。

老板把办公室给了我们,实在没有房间了。

也行。

本地特色就是炒鸡,还有兔子头,我对这些东西不讨厌,不喜欢,理论上本地大部分饭店都不符合我的胃口,因为普遍太咸了,记得有次我们去吃烤鱼,超级咸,买单的时候我跟老板聊了几句,我的意思是少放盐,不合适。

他跟我讲,喜欢吃辣的也喜欢吃盐,所以大辣必然对应大咸。

我总觉得是谬论。

偶尔我跟点菜的叮嘱:少放盐。

但是,依然会很咸,因为点菜的不当回事,压根不标注,除非我反复确认:放多了盐不结帐……

那可能才会叮嘱上。

越往北,越严重,到了东北,更厉害。

饭,吃的比较仓促,因为有河南队友坐高铁到青州,然后从青州打车过来了,我们需要去酒店接应一下。

准备下山。

买单时,我顺便看了一下微信,李艺给我发信息:董哥,我又突破了,独自一人来了酒吧。

我说,别约男人。

她说,我在这里待一会就走,人不多,我原以为酒吧很可怕,原来不过如此。

我说,可怕与不可怕,都是表象。

她问,你在哪?

我说,我一会到办公室,去不?

她说,行,十分钟。

我说,我也差不多十多分钟。

到了办公室,好一会她才到,急忙解释:不好意思,有点小事耽误了一会。

我问,有人送酒了?

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自己去酒吧,自然成为众男人的狩猎目标。

她说,我第一次去,不懂,找了个卡座坐下,服务员告诉我,这个卡座最低消费500元,我又换了一个,告诉我最低消费300元,于是我就找了个没有最低消费的,点了杯喝的,旁边一桌有六七个男人,都是大叔级的,过来送了我瓶酒,然后送了一盒鸭脖。

我问,然后呢?

她说,我觉得不好意思,就过去敬了他们一个酒,把鸭脖也还回去了。

我说,你应该体验彻底,买醉,看看有没有人把你带回家。

她问,真有吗?

我说,肯定有。

她说,我看慢慢上人了,我就走了,主要是我怕一会有人跟我拼桌。

我问,那边有美女吗?

她说,有。

李艺也是我师妹,但是她不能教书,因为她是非师范专业,从2000年开始,师范院校普遍扩张,慢慢成了综合性大学,师范专业占的比重越来越小,其实对于报考的学生而言,很吃亏。

初衷就是想当老师。

结果被调剂到了其它专业,不说全是垃圾专业,也差不多。

大家怎么自我安慰?

真到社会上了,能从事自己专业的人,毕竟是少数。

李艺学的是信息传媒,至于什么是信息传媒,她自己也解释不准,广告公司?电视广播?毕业后的确进了对口专业,但是不在编,这些年也一直在努力考,其实对于这些边缘单位而言,在不在编意义不大了,因为已经基本成了企业模式,自负盈亏,人人都有广告任务,压力非常大。

几年前,我去找一位作家签书,这位作家在一家地方报社工作,因为级别原因,这家报社被撤了刊号,那原来的职工怎么办?

要么,就继续抱团,大家重起炉灶,做起了城市DM,理论上也是非法出版物,因为没有刊号,就这么硬着头皮干,总不能让大家喝西北风吧?

年轻一点的呢?

努力考试,一年,两年,三年,争取考到别的单位。

刚认识李艺时,关于就业问题,她咨询过我,我给的建议就是两条腿走路,一边先找份工作,一边参加公务员考试与考出教师资格证,我还是建议考教师资格证,因为你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师范院校毕业的。

她看不了这么长远。

总想成家。

父母就是农村的,又给不上合理的建议。

她谈的第一个男朋友是连云港的,在这边做仿古家具生意的,比她大9岁,她曾经问过我,是否合适?

我问,你爱他吗?

她说,爱。

我说,那我说任何话都没有意义。

她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说,谈恋爱尽量的不要跨年代,例如你是86年的,最大不建议超过80年,虽然79年与80年只差一年,但是也是有沟壑的,找对象的第一原则就是找同龄人,因为我们只是普通人,不是刘晓庆,不是杨振宁。

听劝吗?

肯定不听。

怀孕了,又去流产。

为什么流产?

怀孕后才知道,对方有家庭,在连云港有三个孩子,还有一点,就是她从小在农村长大,不知道什么是有钱人,觉得这个男朋友就已经是大土豪了,有那么一摊子生意,自己以后直接就是老板太太。

她有这方面的考虑,这些我曾经问过她,她承认。

当男人跟她摊牌时,她疯了,受不了。

去理发店。

跟理发小哥说,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你随便给我剪个发型,只要不是现在的样子就行了,最好让人认不出来。

理发小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标准的男版董小姐。

动不动去上海去日本去韩国学习最新的发型设计,这些都还只是基础功底,最牛的是什么?他上过心理课程。

例如有女生拿着杂志过来,跟他讲:我就要这个发型。

倘若理发师按照这个发型给理出来呢?

她一定是不满意的。

因为那个发型只适合杂志上的那个女人。

而他上过心理课,那么就知道这位顾客的深层次需求是什么?是要的卡哇伊?还是稳重?还是个性?还是……

从而根据这个深层次需求去设计发型。

往往很惊艳!

这些头牌级的理发师,都是泡妞高手,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时大学西门的理发店,几个东北小伙开的,整个美术学院、音乐学院的女生都认识他们,还知道他们的女朋友们是谁,我怎么知道这么详细呢?因为我跟一位交际花级的小师妹谈过一段时间,她跟我讲的。

继续说李艺。

头牌就按照她的头型、性格给她设计了一款发型。

当设计完时。

她自己都惊呆了。

这是我吗?

真的是我吗?

这么优秀的我凭什么为一个SB男人哭?他有什么资格追上老娘?一个70后的老男人,一瞬间,破涕为笑了。

真事?

真事!

又没多久,李艺跟头牌滚在一起了。

李艺要带着头牌来找我玩,头牌不来,不完全是因为忙,因为头牌怕我,他知道我看他是透明的,他就是滚个床单玩玩,是李艺自己入戏了。

头牌想了个什么招呢?

送李艺去上心理学课。

心理学课是专门颠覆三观的,我记得谁曾经说过一句话,若是把一个人内心深处展现出来,是无比肮脏的。

大体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任何人的内心深处,都是不忍直视的。

不说别的,倘若我们把对朋友最真实的评价说出来,我们会没有朋友的。

李艺就去了。

其中有个环节是真心话大冒险,每个人先发誓,还要签保密协议,然后进入类似酒吧的模式,大家一起喝酒,谁都可以问谁,每个人必须回答。

李艺又疯了。

为什么?

因为她三观被颠覆的体无完肤。

里面除了她全是已婚人士,而且一个个看起来都很正经,都有着体面的工作,在男女问题上,全部中招,没有一个例外。

李艺在课程中偷拍了一张照片给我,一个女的,大龅牙。

问我,丑不?

我说,丑。

她说,就这女的,三个情人。

最颠覆她的,还是几个她眼里非常完美的大哥,有不错的事业,有美满的家庭,在这方面却一点都不检点,一个是跟单位20多个女同事有染,一个是经常泡吧,至于具体多少个,没数过。

李艺有了恍惚感,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问我?

我说,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还是过去的观点,不管最真实的真相如何,这个社会依然需要正能量,就是我只爱我媳妇,你只爱你老公。

她说,他们都批评我不敢正视自己的欲望。

我问,怎么才算正视?

她说,我要突破,回去至少找10个。

我说,你应该是走火入魔了。

她是从一个极端到了另外一个极端,我反复地提醒她,社会标准永远不会变的,就是崇尚纯洁、忠贞的爱情,就是一对一。

否则跟动物有什么区别?

这个真心话环节我也参加过,不管谁问我,我都是回答的很准确,两个,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的媳妇,我讨厌乱七八糟的男人,也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大家说的是不是真话?

多数人,都是内心真话,因为那种氛围,那种音乐,让你不由自主的就进入了氛围,除非是我这样的,就是一直都很干净的,没故事的男人,我也很想有故事,可是我没得坦白。

那些坦白的男人,会有什么结果?

一方面,老师也好,同学也罢,都觉得你很真实,敢做敢说。

一方面,事后,大家都觉得你不正经。

你看,人家懂懂,看起来浪的要命,结果如此的保守,好男人。

包括李艺给我发信息她在酒吧,其实是想喊我去,我就是装傻子,不去,我让她到办公室找我,她来了发现这么多人在,她聊了一会也就走了,说是饿了,去吃宵夜去了。

我觉得这些课程不能随便上。

除非你有稳定的价值体系,不会轻易动摇,这就如同突然给了我们一台显微镜,我们照了照嘴上,舌头上,手上,屁股上,发现全是乱七八糟的病菌,回到家媳妇要接吻,突然想起了那些细菌,没了兴趣。

就是我们知道了太多我们不能驾驭的,会导致我们的生活失控。

例如学员们给李艺洗脑,让她正视自己的欲望。

她怎么正视?

来者不拒?积极寻找?

我跟李艺讲,不要随意去上课,课程上一切反人性的科普都是错的,什么是人性?你潜意识里想做的,就是对的。

因为,这是最符合你当下逻辑的。

为什么非要去纠正自己呢?逆转潜意识呢?

人家都是保守的,就是错误的?非得浪迹天涯才是对的?追求个性才是对的?老师拼命地灌输什么婚姻是阶段性产物,那他为什么还结婚?而且是一而再的结婚?

我们那一期有个大姐,是被老公送去的。

她全程不入戏。

课程上大家都哭的一塌糊涂,她不敢看我,我不敢看她,因为我们一对视就容易笑场,无奈只能朝天看。

我不入戏的缘故就是我见的太多了,早麻木了,我是来看戏的。

这个大姐只有一次哭了。

老师觉得她终于突破了,其实她是被老师的板子打哭的,打在手心上,超级疼,秒哭,号啕大哭。

上过心理课程的人,喜欢把“突破”挂在嘴上。

例如李艺去酒吧,也叫突破一下。

她肯定会尝试点别的。

次日,一大早,她又给我发信息,要见一面,说有很重要的话。

我问,什么事?

她说,感情的事。

我说,都是闲的。

她说,我自己看不准了。

我说,请我吃早餐吧。

她说,行。

我把孩子送到我父母那边,然后我骑摩托车去了早餐店。

她说,上完课我就知道了,XX(头牌)是个浪子,即便我们俩结婚了,他也会给我戴无数的绿帽子。

我问,你介意吗?

她说,之前肯定介意,上过课以后觉得这些都是常态,无所谓了。

我问,那你想跟他结婚吗?

她说,想。

我说,那就结。

她说,我是想问问你的建议?

我说,我投反对票,你可以直接传达给他,说懂懂投了反对票,他会感激我的,因为他就是约了一个粘人的炮,一直甩不掉,若是我给出这样的建议,他觉得懂懂帮助了他。

她问,男人真是这么想的?

我说,我觉得是。

她说,那你说出一个他不适合我的理由。

我说,我说一句话就足够了,他不过是个初中毕业生!

她说,这些我不介意。

我说,这是最重要的,却被你忽略掉了。

她说,我现在觉得男人都一样,都花心,那我就把花心这个缺点给优化掉了,无所谓,只要别太过分就好。

我说,老祖宗用了20年给你灌输的思想,让你几天就给瓦解了。

她说,我在重塑价值观。

我说,记住我今天送你的这句话,大众的选择都是最符合人性的,反大众就是反人性,最终一定会被人性碾压,别去拿无知当个性,你知道为什么心理课程上这么多奇葩吗?因为那里的女人多是问题女人,没问题谁没事去接受心理理疗?

多数“突破”都是反人性的。

例如深圳那边的心理课程流行怎么突破?

花钱。

例如去吃8800元/位的自助餐。

过去是不是从来没吃过这么贵的饭?

如今,吃了,就算突破了。

我问大志,你吃过什么感觉?

他说,对自己更好了,过去吃早餐都要看看价格,现在反过来一想,这么贵的饭都请人吃过,为什么不对自己好点呢?

他们那群人建群有个规矩,凡是入群者,一律发红包。

必须发大的,例如888起。

最初我刚进骑行群时,他们就在搞这一套,准确地讲是两套规矩。

一是发888的红包。

二是对群主和嘉宾鞠躬,有鞠躬的表情。

我对此很反感。

我就弱弱地调侃了一句:你们是搞传销的?

他们设计发红包游戏的初衷是什么?

帮人突破。

意思是你过去可能从来没对陌生人发过这么大的红包,今天帮你突破一下自己的人生上限,只要你发了,以后你就能跨过金钱槛了。

在我看来,这些都是反人性的。

例如大志,混的一塌糊涂,我总是调侃他,40多了连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都没有,哪怕在县城都没有,你还整天那个突破这个突破,有什么意思?

真突破,就先来套房子,让老婆孩子有温暖。

孩子是能感知到这种温度的,房子是不是自己的,你不说,孩子也知道,聊到这个话题,虎三谈了一点,他也是租的房子,想在墙上挂个东西,硬是没敢,总觉得不是自己的房子,不能随便贴贴挂挂,这种胆怯最终都会传递给孩子。

大志在群上发了多少红包?

2万。

我说,你要是把2万元拿出来,能把你们村的路面给硬化一下。(他们村在山沟沟里,路面都是土的,下雨后特别泥泞。)

大家总想用这种挥霍的方式去突破自己。

真想挥霍?

你去买套房子,贵的。

那才叫挥霍。

别去搞这些虚的,搞久了,就以为真的人生需要这种突破,你知道人为什么小气吗?眼界为什么窄吗?真的是因为没有突破吗?

不是,而是因为经济基础。

若是有钱了,例如跟王思聪一样有钱,一晚上去KTV消费200万又如何?常态而已,无妨。

你全家一共200万,你一晚上挥霍了,意思是突破了。

真突破了?

有钱了,自然就突破了,不需要着急。

那些上过心理课程的女生,一个个貌似都突破了,自信了,觉得自己突然白富美了,可是当她坐上宝马时呢?依然很安静,也许这是人生第一次坐宝马,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瞬间被一辆车给打败了,那不过是一堆铁而已。

这就如同做叫化鸡加盟的,你知道为什么一定要亲自接站吗?

因为学员上车那一瞬间。

就立刻变得谦卑了,这可是一辆奔驰,从来没坐过,鸡哥跟我讲,十有八九都是先拿出手机录个视频发个抖音。

谈判?

你有谈判的实力吗?

你只有乖乖地就寝。

打错了,就擒!

颖姐找我商量点事,她有房贷,当时一共贷了40万,现在手里有钱了,问要不要一次性付上?

我说,这要看你的流水如何。

她说,还可以。

我说,若是流水不稳定,或者有断供的可能,可以提前还上,若是流水稳定,那么就应该继续借这个钱,等于使用了杠杆,房产杠杆是最稳定的,我之前也讲过,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指数级的财富差距,指数级的差距其实就是杠杆差距,房贷是杠杆,互联网也是杠杆,例如原本你只是在新华路上卖鞋的,面对的群体就是这一条街道上的人,但是你现在在网上开店了,结果面向全国了,这个就是杠杆,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的财富是加速东移的,互联网使财富逐步东化,上海、杭州、深圳,未来房价越来越高,原因很简单,90后这批电商群体最终都会落户在那里的,而且越来越有钱,也会不断地改善住房。

她说,那我要不要投资套商铺。

我问,哪个区域?

她说,XX商城,现在才4000元/平。

我说,你知道那里原来卖多少钱吗?没开盘时,前面的商铺卖到2万/平,但是事实证明这地方白搭,现在沦落到了几千元,商铺是可以投资的,但是有两个前提。

第一、必须选择优秀的开发商,对应的是优质物业。

第二、要么选人气已经很旺的区域,贵点无妨,会更贵的,要么选择未来很旺但是目前很偏僻的区域,这需要大眼光,知道整体发展方向。

对于她而言,无论买住宅还是商铺,没指望升值多少,更多的是养老属性,至于说让她去济南买商铺?那不现实。

当年济南二环东还是一片荒凉时,牛哥在上海花园那边买了N套房子,记得商铺都不到3千元,后来翻了近十倍。

这几天,牛哥跟我闲聊,我们又谈到了大环境。

就是炒房要跳出区域的局限性。

要往更高了去看。

更远了去看。

可能三五年没有大的起色,但是十年八年威力就出来了。

上海,对标的就是纽约。

北京,对标的华盛顿。

港澳深则是中国国际化的跳板,这三大圈是未来的三大核心发力点,房价会不断地创新高,原因就一句话,中国人有钱了干什么?

买房子!

不是有房子了吗?

想买个更好的!

另外会有一个经济带,就是京珠高速,整个沿线也会有机会,但是所谓的机会,也是要以十年的眼光来看。

这个是针对个人而言的,若是资金量到了一定程度,那又需要全球配置资产,例如李嘉诚就这么做的,不要觉得这些离我们很遥远,即便是县级企业家,也很多这么做的。

当然,暂时不需要如此的高瞻远瞩。

先把互联网这个杠杆玩好再说。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洗脚

导读:梅姐来电:有空不?过去找你拿几本书看看。 我说,来吧。 依我的直觉,她找我有事,因为她不属于爱读书的人,拿书只是幌子。 来了。 我问,姐找我啥事? 她说,我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当时我买的那个返租商铺,已经成烂摊子好几年了,开发商已经破产了,现在

------分隔线----------------------------

本月热点

  • 文化冲突
  •   除夕,早上。 饿了。 点外卖,发现普遍停业了,能继续营业的多是蛋糕...

  • 嗷嗷的
  •   除夕夜。 去父母家吃水饺。 饭做的很简单,一人一盘水饺,切了一盘香...

  • 保佑
  •   我们这里流行祭车。 描述得通俗一点,就是假装车上有个车神,能保佑司...

  • 扒皮
  •   回父母家吃饭。 发现阳台上一棵冬青。 我问,哪来的? 我爹说,买的。...

  • 往上爬
  •   正月初五,校友小聚。 这类聚会是很有意义的,有点类似大学里的迎新生...

  • 我的拳馆
  •   初七,开业的日子。 我出门溜达,发现各商铺门口都摆着桌子,供着菜,...

  • 摊上了
  •   米兰,二胎待产。 给我发信息:董老师,给孩子起个名吧,男孩。 我说...

  • 太敏感
  •   简姐喊吃饭。 约在12点。 我11点40到达,发信息:已到,莫急。 饭店还...

  • 色彩
  •   从日照来了个美女朋友,茶也。 算是顺道。 她来参加姐妹婚礼,顺便过...

  • 算命
  •   刘二,盲人。 传言,算命特准。 据说,凡是路过本地的达官贵人,都要...

  • 再见
  •   远房一个四表舅。 年前车祸,没了。 他吃完饭骑摩托车回家,被一辆小...

  • 倒追
  •   本村有个表叔。 虽然叫表叔,但是比我大不了几岁,也就是六七岁,农村...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