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 五台山

五台山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3-31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 梦游

导读:吃过早饭,媳妇要找我谈谈心。 这是很难得的。 谈什么心? 她要开烘焙店,问问我什么意见?是谁让她这么问的?是刘阳,刘阳是我们去海南的骑行队友,在本地一家知名烘焙店工作,肯定是我媳妇咨询他或者是想拉他入伙,而他给出的建议是咨询一下董哥。 于是,

股票亏的厉害。

两天亏掉了前面的盈利。

倒还在接受范围,因为我持有的主要是银行股,做蓄水池用,平时打打新,分分红,若是亏损就继续买入。

可以这么说,我目前持有的股票也好,基金也罢,都在掌控之中。

不赌。

炒股要想赚,除了智商、情商、定力这些内因外,还有两点外因是非常重要的,资金足够大,时间足够长。

从这两点而言,我自认为,是个不错的股票投资人。

至少,我能确保不亏。

就凭这一点,我能战胜99%的股民。

我的持仓在散户里属于量级比较大的,赚的时候,一天几万几十万,亏的时候也是如此,若是赚的时候嘚瑟,只会惹来恨,若是赔的时候晒一下呢?

就会引发围观者的快感。

于是,每当大跌的时候,我都晒一晒,供大家娱乐一下。

我也假装矫情一下。

这也是我前些日子怂恿大家去开个虚拟帐户的缘故,初始资金500万或1000万,然后买入一支垃圾股,每天直播亏钱,围观者众多,因为幸灾乐祸也是人之天性。

你要迎合他们。

人为什么很难红?

因为你走的寻常路。

你若是想红,必须不走寻常路,别人都晒赚,你晒亏,那么就有意思了,而且朋友们也开心,急忙打电话:亏了那么多?要不,请你吃饭,压压惊?

多好,还能赚顿饭。

这轮下跌使我有些措手不及,因为正好我在研究融资融券,我想看看这玩意怎么玩,我用工商银行的股票作为担保,融资买入了平安银行,等于我用了1比1的杠杆,我只是好奇,想了解一下这玩意怎么用,当时我不想开,券商哄着我开的,意思是给个面子,有任务……

好在,买入的额度不大,24万。

就当体验。

没几天,把4万跌去了。

我发了个朋友圈调侃了一下,意思是再这么跌下去,我就要去五台山烧香磕头了,为什么去五台山?这是有典故的。

2013年,我和牛哥去五台山,正在路上,股市出来了一个历史性的数字:1849.65。

当时牛哥说了一句:牛市要来了。

当时,我并不炒股,对这些没有概念,甚至我并不知道牛与熊代表什么,那时我们天天粘在一起,朝夕相处,牛哥天天给我看股票,教我如何看盘,如何做数据模型,做分析,他讲的兴高采烈,而我听的云里雾里。

那时,我对这些东西的定义就是投机倒把。

牛哥最近要去趟五台山。

而且是徒步去。

不知道与新一轮行情是否有关,牛哥对行情的判断是还会有一次触底,目前的行情是蓄能行情,就是整体蠢蠢欲动,但是反复无常,牛哥给我的建议就是不要怕,跌也不动,涨也不动,做长线埋伏,一句话,上天打雷时你要在场,这样闪电才能劈中你。

但是呢,他又补充了一句,股市就怕共识。

就是所有人都判断牛市要来时,那么就形成了共识,共识会导致行情提前或延迟,还有就是技术派为什么越来越不灵了?

因为,有技术就有反技术。

那么,就归结为,迟早要来的,要么明年,要么后年,要么大后年,我们要做的就是趴着,别动,静静地等待。

牛哥做了一个比喻,就是挖好战壕,等着。

敌人不来,无所谓,咱在战壕里听音乐,喝啤酒,吃烧烤。

敌人来了呢?

随时可以开战,要机枪有机枪,要手榴弹有手榴弹。

而不是什么被动迎战。

啥?

人家打到村口了,扛着铁锨就去了,那是送死的……

我发朋友圈说要去五台山,一个表同事联系我,意思是鼓励我去五台山,回来后肯定会蜕变的,给我发了一篇她写的五台山奇遇。

表同事是什么意思?

类似表哥,表姐。

就是借调到乡下的同事,居住在城里,每天坐班车到乡镇上班,我都忘记怎么加的她了,是不是去摘樱桃的时候加的?

他们那边经常搞文化节,邀请省内书画家、作家、摄影家去采风,就是好酒好肉的伺候着,大家能给写写的就写写,能给画画的就画画,能给吹吹的就吹吹,能给拍拍的就拍拍。

每到此时,院子里的书画都摆不开。

这都是饭钱。

应该是我给画家开车时,因为导航问题加的她微信。

这些作品,都是即兴小品,没有太高的收藏价值,但是名头响,一个个都是知名书画家,这些作品最终让谁贪污了?

谁都捞不着,又当礼品流通了。

每个有才华的人,都会被动的用才华买单,例如唱歌的,每次聚会大家都要求她唱两句,大家拍拍小视频,发发抖音。

写诗的呢?

也要吟上两首诗,还怕自己忘记了,要写到餐巾纸上。

这些,我都旁观过。

今年,我没去,可能是我膨胀了?开车不好了?服务不用心了?他们不找我当司机了,倒也省心,主要是我现在开车越来越少了,而且总是走神,偶尔出门就骑摩托车,我不如牛哥更彻底,牛哥前几天把大奔都卖了,他觉得要车没用。

正好是杏花节。

当天,我心情也不大好,跟一个女骑友闹矛盾了,她是搞直销的,喊我去喝茶,我真以为是喝茶呢,结果是去听课,而且还拍照发到了朋友圈,我让她删,她觉得我小气……

之前我写过一个段子,每次搞医学大会,凡是院士出席的,一结束,院士们跑的比兔子还快,为什么?

稍微慢了一点,就会被拉着合影。

用不了多久,就被挂在一些民营医院的墙上了:我院特聘专家,XX院士。

心情不好,正好又是杏花节,表同事又喊我去玩,我想,不玩白不玩,去玩玩吧,当时已经快下班了,就没打算去看杏花,我对这些玩意也没兴趣,主要是想去撩拨一下表同事,仅仅是撩拨,撩拨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我去,对于表同事而言,那如临大敌。

大敌不大准确,反正很重视。

要到镇上最好的饭店请我吃羊肉……

我知道她信佛。

那么,我不会去羊肉店吃的,因为于她是折磨,我何必折磨她呢?他们在那边有食堂,平时还有厨师做饭,我的意思是咱吃食堂吧,更上档次。

同意。

青菜炖豆腐,荠菜炒鸡蛋。

吃过饭,去她办公室,她办公室里有个书架,下面全是佛类的,我就调侃她,不是不允许有信仰吗?

她说,看书又没罪。

她拿了一本戒淫类的给了我,意思是:你应该看看……

我说,我用不上了,有心无力了。

她说,你看看,有因有果,可不能乱搞。

这书,应该都属于非法出版物,没有版号,就是私自印刷的,这是我的职业敏感,不代表图书不正向,里面讲了一个例子,一个女人总是口臭,治了多年就是治不好,后来遇到了一位上师,给了她明示,就是你用过口,所以就变得口臭了,这是业报,医学是治不了的。

那么,怎么解决见色起心呢?

要换位思考。

面前漂亮的小姐姐不是别人,是咱的至亲,是妈妈,是闺女。

你还有色心吗?

我大体翻了翻,又给扔回去了:这书咋看的我蠢蠢欲动?

白了我一眼。

她拿了幅对联给我。

要送我。

我一看,写的挺清秀的。

按照老百姓的审美,就是挺好看的,仿佛是印刷版的。

我说,不要,太丑了。

她说,这可是XX写的。

我说,我不喜欢这种书法,我喜欢那种有个性的,就是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丑,越品越有味道的,而这种呢?没有厚度,只是好看。

她说,不要算了。

我说,真不要,我若是贴这样的对联,于我的审美是一种耻辱。

她说,你让XX知道了,不打死你才怪。

我一年四季贴对联,你看我贴的对联丑吧?每个人路过都问我:你自己写的?

我点点头。

我说,你自己过日子,也不想男人?大好的青春,没个男人,多没意思。

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我说,还是要体验一下,也许是另外一番天地呢?

她问,你们看我,是不是怪胎?

我说,我觉得你属于信徒里比较正常的,就是受过高等教育,又没有被感情挫伤过,属于主动信的,更多的女人是被逼进去的,目的是逃避。

她说,我同学就说我,大好的青春应该好好赚钱,别去搞这些。

我问,你现在一个月多少钱?

她说,4千。

我问,有多少存款?

她说,不到2万。

我问,都捐给师父们买苹果手机了?

她说,捐给有需要的人了。

我问,家人有没有劝你结婚之类的?

她说,肯定的,但是劝说无效。

我说,若是不能随心所欲,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她说,有道理。

我何必去当一位劝说者呢?无数人都劝过,都被她从内心拉黑了,我要去做一位鼓励者,甚至鼓励她辞职去当尼姑,那才叫彻底呢,不是出家,而是回家。

因为她,我还发过一条朋友圈:脑子好使的人,最大的坑是迷信,无论算命还是宗教,像黑洞一样耗尽所有的本来可以做更有价值思考的脑力。

对于我去五台山,她为什么如此兴奋?

用她的话来讲,就是那是她的家,她为什么如此信服?是因为有过亲身经历,有年她得了一种很严重的肺炎,咳嗽不停,也去医院治过,不见好,于是去五台山,当时遇到了一位苦行僧,就是衣服上写满字,一步一叩头登顶的修行人,出于同行,相互双手合十打招呼,苦行僧仿佛看穿了她,感觉她有病。

有病就需要药。

就送了她一个药符。

结果?

刚下山,就不咳嗽了。

痊愈。

就这么神奇……

她就是希望我这次去五台山能遇到这位苦行僧,从而改变我的命运,她写了一篇很长很长的五台山奇遇,包括她的病,还有天气,就是她想起一些伤心事时,天上竟然下起了小雨,那可是大太阳天。

问我信不?

我说,信。

她也在一个圈子里,每位大师都有自己的粉丝团,她是其中一位大师的粉丝,粉丝团的团长是一位退休老者,这位老者为大师募捐了800万,团长是可以跟大师零距离接触的,还不是一般人物,之前有着非常不错的头衔,写一手好文章,粉丝与大师的链接就是通过团长的文章。

表同事还把团长的公众号推荐给了我,希望我能关注。

她说给别人听,别人肯定会反驳。

说给我听,我都信。

800万不算多大的数额,对于大师而言,所有粉丝的钱,或者说粉丝所有的钱,都是他的。

包括老师们为什么让我隐藏自己?

包括别卖酒,别卖书,清心寡欲,其实就是想把我打造成类似的大师,接受众多读者的供养,读者的钱,也就是我的钱了。

不食人间烟火。

她给我科普,炒股也是作孽,理由就是赚了钱等于吸了别人的血。

我说,那我正好相反,我是放生,因为我亏了钱。

晚上8点,我们返程,我开车,拉着她,上车后她没系安全带,我让她系,她貌似不会,我靠,不至于吧?

我帮她拉上,她还以为我要动手动脚。

很警觉。

说了一句,你可别乱来,我会念咒。

我说,放心吧,我很佛系。

我问,没学驾照?

她说,我觉得有班车,用不着车。

我问,现在每天念经吗?

她说,每晚睡前会念,早上起床后会打坐。

我问,全年吃素吗?

她说,是的。

她家就是农村的,衣着也很朴实,在城中村租的房子,若不是送她,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到这些地方来,又脏又乱。

可是,她内心是那么的纯净。

送下她,回家的路上,我给主任打了个电话,聊起了表同事。

主任说了一句:再过二十年,她就是沈巍。

想起了看过的一条评论:沈巍的疯癫和他反直觉式的生活方式,打破了许多现代社会的寓言。尤其当有谣言中的“复旦大学高材生”这样的头衔加持时,沈巍的生活选择,更变成了具有正当性和富有智慧色彩的“都市神话”。

对于同事们而言,表同事就是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这应该也是她去乡下的一个原因,不知道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邻县要搞自行车越野赛,喊我过去试赛道,主办方之一是我读者,鞠哥,他们那边刚成立了一个自行车运动协会,他是会长。

他喊我,我还是要给个面子的。

去了。

试赛道是假,其实就是坐下来聊聊天。

场面搞的很大,在一家古香古色的大饭店搞了一个大包间,十五六个人,都是协会的,但是都没有头衔,应该是幕后指使者,全是有身份的人,唯一没有身份的就是鞠哥,他是做瓷砖的,于是就让他当了会长,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傀儡。

但是,他也愿意当。

为什么?

这样,可以宣传卖瓷砖。

据说,整个自行车圈子直接或间接所带来的销量,能达到总业务量的1/2。

饭局上,鞠哥把我吹上了天,说我有3000多万的粉丝。(夸张了300倍)

我也没纠正。

反正,一句话,这是超级大V,来到了咱这里,那就是蓬荜生辉。

整个饭局,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祝福祝福再祝福。

除了一个背很挺的大姐外,我对其他人几乎没有记忆,这个大姐我一猜就健身,而且是重训的,这是真正懂健身的人,至少比同龄人年轻10岁,年轻在哪?不是脸上,而是步伐上、体型上。

背起来了,肩起来了,整个人立刻就精神了。

是什么局的什么主任。

吃过饭,我跟着鞠哥去他店里,其他人都打着饱嗝回去上班去了,鞠哥的店面非常的大气,应该有上千平,反正比我去过的夜总会还要大。

我问,这么大的摊子,赚钱不?

他说,说了不怕你笑话,一年顶多剩30万,而且一年不如一年,仓库越来越大,业绩越来越差。

我问,电商冲击大不?

他说,也大。

我问,是整个行业都如此吗?

他说,是的。

他拿出几年的业绩单给我看,我计算了一下他的库存与资金成本,这么一算,30万都只是理论利润,因为在库存里呢。

可以说,不赚钱。

在我们闲聊过程中,有顾客来选瓷砖,店员过来找他询价,就是能优惠多少。

他又翻进货单,又拿计算器,最终给了一个整体优惠,就是送了10平。

待店员走了,我给他提了一个建议:你应该改变定价体系,就是死的,所有人问价就一个答复,我们是全国统一价,不打折,因为瓷砖花色不同,品牌不同,没有类比性,这个砖你卖我100与80,于我而言,没有差别,我喜欢就行,倘若你给我一个死价格,我会觉得很开心,因为我没买贵,你若是讲价呢?即便是我砍到了50元,我也觉得还有空间。

你看,现在茶叶店,凡是做的好的,都是死价。

不打折。

但是,你可以送点小东西。

我做红酒最大的启发就是做生意就该把价格定死,不能是动态价。

瓷砖这玩意,更应该把价格定住。

鞠哥觉得很多都是熟人介绍来的,若是一口价让人觉得太死板了,不给面子,让人觉得认识与不认识没有区别。

我说,可以通过一些馈赠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单价不能变。

鞠哥说,我看了你写的那句话,感触特别深,我们这个行业就是穿着湿棉袄过冬,进进不了,退退不得,转型的也不少,结果都转死了。

我说,是可以进一步的。

他问,怎么进?

我说,你把前三名的瓷砖在本地垄断(他目前是其中一家),不科普,只等待,就是那些想用普通品牌的,那就让他们去用,我们只等待中高端客户,等待他们上门,然后把瓷砖价格往上提,不打折,不做营销,把服务做好,这样一定是可以赢利的,反正大家现在日子都难过,你愿意接手他们也乐意放手,即便是不乐意放手至少也可以形成战略同盟,你知道房价是怎么炒起来的吗?就是几个地产商一起吃了个饭,过去大家是相互砸饭碗,而如今呢?一抱团,销量还是那个销量,但是利润翻了番。

瓷砖我觉得受电商冲击不算大,毕竟这玩意还是需要看得见,摸得着。

瓷砖受到最大的冲击,其实是同行。

所以,必须抱团。

他问,那去学抖音营销,社群营销呢?

我说,这些都是术,而且是90后的天下,一个年龄一个属性,学是学不来的,这就如同那么多70后进军电商,有几个成功的?年龄对应的思维模式是不可跨越的。

哪怕是79年的,也不行。

就这么怪!

这里面,我觉得还有个细分领域是可以做的,就是贴砖培训,并且要建立验收标准,就是把粗糙的行业给予数据化,例如我在抖音上看到一个小视频就觉得很神奇,贴完洗手间的砖以后,放水,然后倒上一点墨水,看整个水的走向,最佳走向是什么模式?

螺旋状。

很神奇。

贴砖培训对应的是什么?

对应的是服务品牌,就是在贴砖这个领域,你的团队是一流的,那么可以嫁接电商卖家、品牌卖家。

瓷砖好不好,贴要占到7成因素。

技术非常关键。

这个细分的领域,我觉得鞠哥也做不了,因为这个要精通互联网,懂得包装,懂得推广,懂得培训……

例如我们办公室旁边有家面馆,夫妻店,年利润20万左右,很辛苦,刘威过去找他谈合作,让他招徒弟,然后分成。

有来学的吗?

太多了。

偶尔我们还帮着接待。

昨天一个还是从大上海来的,我们都觉得好惊讶,开着沪牌的车子来学这玩意?关键是到一个小县城。

这就是营销的魅力。

对于那夫妻而言,能不能不跟刘威合作?

不合作赚不到这个钱。

合作呢?

钱是白得的,一天来两个学员,还能多赚3000元呢,咋可能拒绝钱呢?!

若是创建个贴瓷砖学院。

肯定……

需要很巧妙的推广,适合外行去干,内行是做不了这个业务的。

鞠哥咨询我一些关于自行车协会的事,意思是推广不动,为什么推广不动呢?是收会费的模式,大家需要交300元才可以成为会员,但是成为会员能得到什么,没有体现。

我问,为什么要收会费?

他说,因为协会有开支。

我说,这是站在你们自己的角度,你应该站在众骑友的立场去思考,大家希望的是什么?你发钱给大家,而不是交钱。

他说,发钱是不可能的。

我说,可以是实物,例如加入会员后,统一服装,免费的,这个钱是由谁来出呢?众多的赞助商。

他说,现在自行车运动推广的不好,广告很难拉,这些企业咱坑一次还行,年年坑都不上当了。

我说,那就需要把赛事做出影响力来,我觉得这个事你们陷入了一个怪圈,就是总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市场与受众,而没有考虑把整个协会变成一个付出者或服务者的角色。

他说,大家七嘴八舌的,我在里面说了不算。

我说,你不该当会长。

他说,现在感觉的确是这么回事。

我说,因为你当会长又收费,所有人都觉得是你在问大家要钱。

他说,这个不会,因为钱是打到公户上的。

我说,大家不喜欢听这些解释,只相信直觉,所以但凡是与收钱有关的事,你都要退缩,离得远远的,做广告不需要当会长,另外自行车协会一定是个怪胎,因为自行车玩家本身都有小圈子,而你是想做一个大圈子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这是不可能的,鸡找鸡,鸭找鸭,早都找完了,不需要你这么一个圈子,一个县城一共是500位玩家,谁不认识谁?不需要你来当中介。

他想了想,是这么回事。

我又一次表达了我对圈子的认识,我觉得在一个公平的圈子里,特别是兴趣类的,永远都不要做出头者,所谓的出头者就是群主、活动组织者,这种人最终都会成为靶子,众人攻击的对象。

而是应该做什么类型?

就是表演者。

那只是你的舞台,你用你的舞姿来吸引众人,让你成为他们的偶像。

这样,更好。

做一个隐形的王者,而不是做一个具体的王者,具体的王者最终都会臭的,因为谁都不愿意被安排来安排去,你是会长有啥了不起?

我回家后。

鞠哥给我发了四个字:醍醐灌顶。

我给回复了一句:我曾经看过孙正义谈创业,他有个观点,人的思想成长都是来自于拜访,就是去拜访比自己强的人,那么会不断地进步。

拜访别人,是非常重要的一门功课。

最近有个小伙,搞P2P贷款的,还控股着一家上市公司,这小伙是怎么突然崛起的?就是他拍了史玉柱的一顿饭,从而收到了史玉柱的投资。

所以,我把余生的目标调整了一下,不断地拜访,不断地学习。

例如,先去趟五台山!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 选择

导读:周五晚,奔驰G发来信息:明天中午有空吗? 我回,有。 他问,10点出发可以吗? 我说,可以。 他说,10点我去小区北门接你。 我问,几个人? 他说,就咱俩。 我说,找个女的。 他说,我尽量。 9点50,我下楼,我确定他肯定已经到达,果然在,他已经坐在副驾驶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