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07/01

2019/07/01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6-3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06/28

导读:在深圳,我看中了两套房子。 一套,大别墅。 小产权性质,但是无论小区规划还是物业管理都是比较专业的,若是单从外围来看,看不出与传统的别墅区有何区别。 房子很大,至少800平,还可以继续扩建。 有半亩地的菜园。 这可是深圳,寸土寸金…… 正在装修,光

付姐,一把手。

正的。

但凡是比较正式的酒席,主陪介绍完付姐后,都要加上一句,虽然叫“付”总,但是是正的。

企业比较大,但是不是她的,具体是国有的还是集体的,我也搞不懂,反正她是选上的,算是地方小名人,还是什么三八红旗手之类的。

我们怎么认识的?

她在复旦商学院读过EMBA,还参加了里面的总裁跑马俱乐部,这里的跑马不是赛马,而是马拉松,我有个读者也在这个俱乐部,读者来找我玩时也跟付姐说了,于是就凑成了一桌,认识了一下。

一见钟情?

差不多。

反正彼此都感觉很好,彼此都感叹,我靠,本地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过去咋没听说呢?

留了微信,成了好友。

成了好友以后,才发现共同的朋友还不少,毕竟地方小,圈子小,有交集很正常,自然约着吃饭的机会越来越多。

交往越来越深。

深到什么程度?

她平时不喝酒,我在才喝点,我们俩第一次认识她就喝了一杯白酒,2两半的酒杯,后来我跟她朋友谈起这个细节,朋友们感叹,那你脸够大的,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她喝过白的。

我们俩每次见面,都是她提议喝点。

也不多,每人一瓶红酒。

她捣鼓了不少好酒,什么法国酒,澳洲酒,我挨着一一给鉴定,该扔,法国酒没有奇形怪状的瓶子,没有超过14度的,更没有什么70年老藤……

我给她拿的那些好酒贴了一个统一的标签,一欧酒。

顺便给她中了一个心锚,但凡不是我们熟悉的列级庄酒,都可以理解为一欧酒,这就是中国目前的法国酒现状,别管包装如何,别管售价如何,就这么粗糙的鉴别就可以了。

就两类酒有市场。

要么,品牌列级庄。

要么,一欧酒.

但凡是需要科普的AOC酒,例如售价200元左右的,都很难卖,因为科普成本太高,你需要告诉别人,这是一个什么酒庄,离拉菲酒庄只有多少米远,谁在做类似的事?姚明、赵薇,可是市场不认可,纵然是这么大牌的明星,销量也很可怜。

种下心锚以后呢?

我送她张裕,顺便科普,张裕是世界五大品牌之一,其品质、档次一点都不低,特别是零售百元以上的酒,这都是真正的好酒。

每次,我都拿上几瓶,上面写着,品鉴装。

意思是啥?

非VIP没有资格弄到,并且这个酒都是带小册子的,详细介绍这个酒招待过多少外国元首,是最高级别的宴会用酒……

感情越来越好。

她总喜欢用“智慧”来形容我,他们这个领域曾经有个很牛的人,但已退休,她对他很是崇拜,每次评价他都用“智慧”一词,如今呢?已经能拿我跟他类比了,说你们是一类人。

玩的次数越来越多,频率越来越高,自然会渗透到合作中,她有个很隐私的需求需要我帮忙,就是发表一篇文章,要在一定级别的刊物上才可以,不是一般的文章,黄牛不是很敢接,找到我,给了我期刊信息,例如隶属于什么部门,主编是谁,责编是谁。

虽然我不知道她要发表的内容是什么,但是我能联系上这些,毕竟我们做书,积累了大量的出版社以及文化名人资源,圈子都是相通的,只要想找,肯定能找到。

我给联系上了。

意思是你们自己对接吧,至于最终是什么结果,你们自己商量。

发了,没花钱。

说是符合要求,文章也不错。

她很感激,坚持给我3万元,让我答谢一圈,我拒绝了,并且很自负地说了一句,董老师能找到他们,是对他们最大的恩惠。

这一页翻过。

我之所以帮着介绍,是我觉得能给他们彼此加分,彼此都是做事规矩的人,合作是共赢模式,我不需要再去叮嘱什么。

去年,不少读者联系我,也是想要出版社资源,用来干什么呢?在抖音上卖书,卖什么书呢?

管理学的,成功学的,亲子的……

意思是需要出版社授权才可以做,要么买断版权,要么就是合作共赢,我都没有给与介绍,我觉得这里面有个关键点。

依我做书的经验,抖音上的那些书,若不是亏本卖,那绝对是盗版,一本书才几块钱?够版税吗?

还有就是资源不对等。

我给你的,你接不住,而对方会觉得失望,意思是懂懂的朋友就这货色?签了合同后自己去私下印刷去了。

我之前写过,现在唯一赚钱的书店就是教材教辅,靠的是什么?

就是盗版。

大家都说现在书店死了,真死了吗?

你知道一座县城有多少书店吗?

就拿我们县举例,存续运营的接近150家,说明多数都是盈利的,否则没必要每年参加经营许可证年审。

多是做教辅的。

这就如同我跟一位同行讲,你自己印刷是违法的。

他大眼一瞪:我能不知道是违法的?不违法能赚钱吗?

法不责众,大家都这么搞,也就觉得无所谓了。

继续说付姐。

我要去海南骑行,她非要送我辆自行车,让车行老板联系我,让我自己去挑,我也拒绝了,再次吹了一句牛,就凭我这么专业的车手,各品牌抢着赞助,不需要自己掏钱买自行车,我这次代表大行车队……

我从海南回来不久,本地组织自行车赛,我们有个小群,大家提议要不咱拉点赞助,组个队参赛吧。

需要多少赞助呢?

没多少,就是买装备,一人千多块就足够了。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付姐,她那边每年都有广告预算,我们帮着做做广告,不是很好的合作模式吗?你们不需要赞助钱,直接赞助装备就好。

我去一说。

付姐就答应了。

意思是马上安排……

次日,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求调整赞助方案,意思是赞助这么一个小队没有太大意义,拿不了名次不说,还跟单位说不出去,不如就赞助你一个人,赞助你装备+车子,一共预算3万元,可以不?

我想了想,觉得也可以。

于是,她帮我买了那辆RS710。

后来,我越想越觉得这个模式高明,何必去赞助一个破队呢?拿不到名次,为什么不去赞助一个明星级的选手呢?更显眼。

关键是可以建立私人链接。

例如赞助三甲医院车队3万元,不如赞助院长一个人,跟院长说好,你也不用打LOGO,也不用做广告,我们就觉得你骑车骑的好,有前途……

院长不会拒绝的。

这几年,我混羽毛球圈子比较多,这类玩法是非常常见的,拍子、球、球卡都是有人赞助的,特别是看着一个打的很烂的老头穿着最新款的尤尼克斯球鞋,连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别人送的,他自己是不会舍得买的。

这个很容易理解。

例如我自己买球鞋只买1000元左右的,但是别人送我呢?可能就会选2000元左右的,觉得太便宜了拿不出手,上次帮阳哥搞了套房子,他赚了几万元,送了我一个限量版的球包,一双骚红的球鞋,林丹同款的,我现在还没舍得穿。

我读初中、高中,我父母都不知道我班主任是谁,也没去看过我,基本是自生自灭状态,而我现在旁观这些老师、家长呢?

感觉到差距很大。

就是优秀的家长普遍很会来事。

甚至有那么一丝过!

我姐本身是老师,她总是劝我,要学会低头,为什么?

你家孩子大部分时间是在老师手里,你不把老师照顾好,老师能照顾你的孩子吗?就一个出场名额,给谁?

肯定给最会来事的家长家的孩子。

我目睹了她的一系列操作,包括班干部、调位、登台演出,全是这么运作来的,孩子也蛮争气的,基本一直都是第一,全县也是前十。

前十有没有可能考前一?

没有可能。

因为,每一级里都有一个怪兽级的学霸,压根不会考第二,什么是第二?

不知道。

我们那级的高考状元是15班的,他从初中到高中都是第一,不是全班第一,而是全校、全县、全市。

你说是勤奋吗?

也踢球,也调皮。

天赋大于一切,从这一点来讲,我外甥有天赋,但是天赋级别还不够,不至于能把名次控制得死死的,不给任何人喘息的机会。

他的这一切,都是运作出来的。

球馆里老师多,自然家长也会投其所好,例如偷偷地帮着充年卡,送鞋子,送球,例如每次买两筒,自己留一筒,偷偷地塞老师包里一筒,也不用说,老师都知道。

那要不要跟老师提提需求?

不用。

老师都懂,算的明明白白。

写跑题了,继续回到付姐身上,自从她赞助了我自行车后,我们感情更好了,偶尔她喝了酒也给我打电话,找我倾诉一番,还会谈一些事业规划。

挺好。

还包了水饺喊我和媳妇去家里吃过饭。

姐夫是个眼镜男,应该在事业单位上班,很儒雅,儒雅的有点反过来了,就是阴盛阳衰……

有时我在思考,我们与朋友之间能开多大的玩笑?

就是我们会因为一件什么事而翻脸呢?

年龄越大,对感同身受越不认可,人与人之间没有感同身受,没有理解,所谓的理解了也不过是误解的总和。

所以,不能轻易的指望谁能懂咱,咱与谁能天长地久。

特别是友谊方面。

我出发的前一天,付姐还专程联系我,意思是出发前必须见个面,吃个饭,送点干粮给我,给我买了一件皮肤衣,还有一顶帽子,一副墨镜……

聊的还比较开心。

当天晚上,媳妇就跟我讲,她把付姐拉黑了。

我问,怎么了?

她说,她这个人特别抠,买花都只买9块9包邮的,前天我不是团购了一批嘛,她说是同事来给选的,质量不好。我说不好不要紧,我把钱退给你就是,她急忙解释,不是要求退钱,而是要求调换,我们这里已经没有花了怎么调换?我就直接跟她讲了,现在没有花了,只能退,她很倔强,还是要求换,说越看越丑,后来她拍了照片发给我,说了一句,你看这花像不像垃圾?什么?你说我的花是垃圾?拉黑了。

女人可能普遍记仇,媳妇讲述了从认识她到今天,收过她什么礼物,送过她什么东西,反正是一顿贬,意思是她送的东西都没品,也不值钱,而自己送给她的呢?则都是高大上……

这个事呢,我也不好意思问付姐。

我最好的姿态就是装不知道。

可是,付姐还是找我了,问我走到哪了,她跟我一聊天,我就知道她有事,她给我截了图,就是我媳妇把她拉黑了,意思是别让我误解。

我急忙发语音过去。

她接了,我能明显感受到她生气了,不仅仅生我媳妇的气,也生我的,她越说越激动,把我们从认识到现在的一些事梳理了一遍……

女人,记性都真好。

男人是漏斗,事情过了就忘了,而女人呢?是篮子,从小到大的东西都装着,一生气了就拿出来数落一番。

人从喜欢到讨厌一个人,可能就是一瞬间。

我知道她讨厌我了。

喜欢我的时候,她可以赞美我是浪子情怀,向往自由的,讨厌我的时候呢?那就是没有责任心,好吃懒做,还有就是活在虚幻中,明明是根屌丝,非去扮演高大上,去收割那些傻瓜韭菜。

语音里说了一通,又发了一通微信。

我觉得解释了没有太大意义,就闭嘴了,最初我还安慰她,你一个读过大学的人怎么能跟我媳妇计较呢?她就是个初中生,你跟初中生讲什么道理?

当时,我还真是站在她这边的。

可是,听她啰嗦了这么多鸡毛蒜皮的事,我开始站我媳妇那边了,我觉得这样的朋友,我们要不要无所谓了,要那么多朋友干什么?

咱自己是咱的朋友,不就足够了嘛!

媳妇为什么恼羞成怒?

可能就是因为“垃圾”一词。

最近垃圾分类很火,股市上正在炒这个概念,我个人感觉,现阶段的中国,很难推行垃圾分类,原因有二。

第一、城市素质过于立体,哪怕是北上广,受过高等教育的也是小比例。

第二、中国一直都有垃圾分类,不过是末端分类。

国外的垃圾分类是前端分类,就是居民自觉的分类,然后根据不同的垃圾分类进行废品再利用。

而国内呢?

你扔了垃圾以后,有人去分类。

分类后,酒瓶子跟酒瓶子放一起,纸箱跟纸箱在一起,去卖钱,哪怕到了垃圾填埋基地,也有一群人在那里做最后一次分类,甚至成了垃圾村,就是垃圾填到哪,他们的帐篷就扎到哪。

现阶段推行垃圾分类有意义吗?

有!

意识启蒙。

就是让我们的孩子知道,呀,还有垃圾分类这个概念。

现在还有一个很大的瓶颈,就是垃圾桶虽然分类了,但是垃圾车不分类,依然是混装在一起,等于走了一个形式而已。

从黄冈到荆州的路上,有辆捷豹在我们前面,司机貌似在吃东西,吃完东西以后用纸擦了擦手,那种黄色的纸,应该叫竹纸吧?

就这么随手扔在了窗外。

四五张,其中有一张挂在了我反光镜上。

我当时就在想,也就是这个车不会说话,若是会说话,就会感叹一句:你不配坐在我身上……

每次出门,特别是长途跋涉,都会遇到不少事故。

大部分事故其实都是可以规避的。

有些不能规避的,那就是天灾人祸,是你的命来找你了,躲也躲不过,只能认了,我们只谈能躲过的。

这次进藏,很多朋友要来给我当司机。

纷纷说自己多少年驾龄等等。

实事求是地讲,能入我眼的优秀司机,极少。

因为,我要的不是99分,而是100分,99分说明你依然是有漏洞的,有问题的,例如变道不打转向灯,哪怕只是偶尔一两次,我也接受不了。

我需要心到手到的优秀司机。

绝对敬畏规则的。

遇到了一辆A6,在服务区,司机打电话了,不小心溜车了,卡在了台阶上,我好心问了一句:需要我帮着拉出来吗?

就是我用绞盘给拽出来,很简单。

司机有些害羞,谢绝了,意思是等救援,其实不是等救援,而是自己在那救援,怎么救呢?

拿千斤顶顶车。

然后往下垫石头。

一个轮子一个轮子的垫……

我过去问了一句:拉手刹了没?

话音未落。

车子冲下去了。

司机卖了老命往后推,人哪能推得动车,差一点点卡在了两车中间,那一瞬间,我理解了一件事,人在关键时刻,真的会为财死。

他知道有危险不?

知道。

但是,依然什么都不顾,跑到车头的位置试图顶住车子,硬是被车子顶着卡在了另外一辆车上,也就是车子力量不大了,若是再大一点,绝对是全身瘫痪。

使我想去了2013年进藏,从军讲了一个故事,他是做塑料玩具制品的,当时的行业老二,结果一不小心成了行业老大,因为老大家失火了。

又过了几年。

我们又聊起这个事。

我又有疑惑,一个行业老大,理论上各方面资源都有,应该依然能当老大,为什么再也没超越你呢?

从军说,当时火势特别猛,他进去抢救东西,人没了。

最近,群上聊比特币聊的特别欢,主要是多头在发言,意思是看吧,比特币来了,以后家家都需要配置一枚比特币,以后一枚就是百万级的。

我呢,先是发表了一番思想感言。

意思是大家都是高层次、高素质的,能够遵循和而不同,能够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那我就谈谈我个人对比特币的认识。

第一、比特币成不了货币,美国不会允许,中国也不会允许。

第二、比特币没啥技术含量,准确地讲,中国银行领域在区块链领域的研究,已经是世界级的了,若是哪天真的需要区块链技术的货币,那很简单,可以直接把人民币虚拟化。

其中有位朋友提到两点:

第一、若是不持续(?)一些泡沫资产,很可能会成为时代的韭菜。

第二、只需要掌握节奏就可以。

我的观点是不要碰这些,不创造一砖一瓦,即便是真的使我们发财致富了,咱也内疚,对不?

还有一点是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比特币会成为一个洗钱的重要窗口,那么也会是监控的重中之重,我们不要轻易把自己列入敏感人员。

这就如同招商办的朋友今天还在跟我理论,就是她参与的P2P为什么有那么多明星给站台?还有上过CCTV,难道这么多背书也有假的吗?

我回了一句,只要你舍得给钱,谁都是有价格的,奥巴马上次来中国,微商创始人们排队去合影,我买的新房的开发商就去合了一张,洗了一张巨大的挂在了售楼处。

她又问,国家既然知道这属于非法集资,为什么前期不管?

我说,前期太隐蔽。

她又问,那你说XXX(该P2P项目的创始人)图什么?

我说,前期,是想搞点小钱,例如千儿八百万,但是没想到这个模式是裂变模式,是原子弹,他能点燃,但是扑不灭了。

她又自言自语地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是我还是觉得不甘心,太委屈了,凭什么?凭什么我自己是受害者还把我标记成涉案人员?

我说,因为你是高危群体。

什么意思呢?

就是你钱都丢了,肯定准备打滚,所以需要重点标记一下。

她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理解,就是觉得委屈,我总是劝她放下,怎么放下?就当花了几十万给小鲜肉买了辆车,这不就过去了吗?

若是你能翻过这一页。

那么,一切风平浪静。

若是翻不过去?

你发现,你老的特别快,这件事都直接写在你脸上了,久而久之,成了你面容的一部分……

你过于愤怒,纠结。

何必呢?

丢了就丢了,认了。

不想认。

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丢了钱试试?

我又问了一句,那我们为什么不参与?

她说,因为你们知道那是非法集资,可是我们上哪里知道?只看到国家在支持,没看到在反对。

真不知道吗?

不可能。

30万的本,滚到了100多万了,你还装傻?

你自己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她后来又问了我一句,这些钱到底上了哪?

我说,哪也没去,就是没了。

两大渠道。

第一、四处投资、公关了,如流水一般。

第二、支付了利息。

反正,就是委屈,翻不过去这一页……

我在朋友圈问有没有朋友在深圳做房产中介,我咨询点业务,燕联系我,意思是鼓励我在深圳投资。

我说,我没钱,我有钱可能会。

她说,你在深圳买了,就有钱了。

我说,我的目标就是有500万存款,有没有房子无所谓。

她说,买上就有了。

她是想知道我在研究哪里的房子,她想跟着买,其实我不买,我没有名额不说,我总觉得离我太遥远,千万级的价格,而我不过是个县城屌丝而已。

我跟燕推心置腹地说了一句,我作为朋友、哥哥、亲戚,怎么理解都可以,就是我们从小玩到大的感情,我就说一句话。

她说,你说。

我说,你反思你近十年做的事,的确是赚了不少钱,可能是几千万,也可能是几个亿,但是你过的什么日子?整天东躲西藏的?在一个地方开个公司,注销了,然后搬家了,再到一座城市,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的确,年轻有为。

有跑车,在深圳有别墅。

但是,能说明什么呢?

你为社会创造过什么?有过一砖一瓦吗?

你现在研究的所有东西,包括买房子,不也依然在投机吗?你只有跳出这个思维模式,你才是安全的,否则你永远都是提心吊胆的。

过了好久,给我回了个电话。

哭了。

她说,你说的对。

跟她合伙做钱币收藏的,就是让老年人投资的那玩意,有两个都是我们圈内的朋友,一个已经跑到加拿大了,一个已经资产归零了,她之所以能死里逃生,是因为她运气好。

但是,靠侥幸是不可能幸运一辈子的。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07/02

导读:丙察察被称为最难进藏线。 到底难不难? 就是小马过河,各有说法,你说不难吧?论坛上不少在里面翻车的,从山上滚到山下。你说难吧? 人家奥拓都挑战成功了。 我个人倾向于:不难。 但是,天气很重要,运气很重要,例如刮风容易有落石,下雨容易有坍方,下雪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