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07-11

2019-07-11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7-11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07-10

导读:那年,我哥在安哥拉。 队医。 我在南非,既然都走到南非了,就顺路去找他玩一圈。 那时,刚有苹果4这个概念。 我哥提议,让我从南非买几部苹果4,带标签,带发票,然后拿给他…… 我也不大懂,问要买什么样的? 例如什么颜色,什么配置。 他说,无所谓。 我

318国道,5000公里处。

网红打卡点。

总有人在界碑上写写画画,于是就有网友喷,意思是中国人就是素质差,走到哪涂到哪。

实际上,这个事呢,要两面看。

进藏,有独特的涂鸦文化,看看途中的饭店、宾馆就知道了,全是类似的涂鸦,反而成了一道风景。

与我们想象的不一样,5000公里的界碑很干净,也有涂鸦,但是看日期是最近几天的,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自从有了抖音与快手。

又出了另外一类网红,例如捡垃圾的沈大师,还有擦界碑的小姐姐,被称为最美身影,小姐就是每到一处网红界碑处,都把涂鸦给擦得干干净净。

有人写,有人擦。

那么就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生态。

所以,谁也别指责谁,想写想画,你就写就画,想擦想红,你就擦就红,谁也不干涉谁,挺好。

为了大家拍照、涂鸦,5000公里处设立了一处天然停车场,供大家拍照留念,我惊奇地发现,这个界碑竟然是塑料的,可能是更方便涂与擦,我记得前几年还是石头的。

前面我写过,今年游客格外的少,无论是走丙察察还是318,仿佛全程只有我们一个车队,路很好跑,大部分路都可以跑到120,是不自觉的就跑到这个速度,但是西藏、新疆限速又很厉害,怎么限?给你一个限定时间,时间不到不允许通过,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沿途停下,拍照,吹牛。

于是,还有另外一个风景,就是前面是检查站,这边排了很多车辆,熬时间的,大家就靠这个时间来相互认识一下。

青藏高原的路,看着很好跑,但是非常伤车,因为路面不怕热怕冷,越冷寿命越短,而且容易有凹陷,可以理解为起伏路面。

所以,看着一马平川的柏油路,一跑就一跳一跳的,若是判断准了还好点,判断不准的结果就是整个后面的行李都飞起来了。

特别伤车。

跑完丙察察+新藏线,我们一起喝酒,庆祝,这是两条最难的线,一进一出,我们只用了不到八天时间就挑战完了,就凭这一点可以吹一辈子,当然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全程没有遇到恶劣天气,没遇到堵车,而且路上车辆稀少,随意跑。

大G说,我很佩服我自己,因为我是拿大G挑战的。

这话,听着有些自负。

实际不然,谁舍得开着限量版G63走这条线,内伤无数,他算调侃的说,回去怎么也要修50万的。

这么描述大家感触不深,就是那种密集减速带式的坑洼路面,我们少说也跑了1000公里,全程都是一跳一跳的,我是真心疼,但是我不能说,因为我说了以后大家开我的车就会拘束,不知道该怎么开了,为什么我们穿越的速度这么快?因为我们全程速度非常快,即便是沙漠地段也能跑到七八十。

对车的损伤,绝对的内伤。

全程有没有遇到奔驰G?

只遇到过一辆,河南牌照的,一辆绿色的G500,是在新藏线的后半程遇到的,新藏线的颠簸相比丙察察而言又是业余级的。

大家总是问,轿车能不能跑?

都能跑。

还总有人不屑一顾地说,现在这些线路有啥难的,全是铺装路面。

这么说,也对,也不对。

对在哪?

一定程度上讲,的确如此。

不对在哪?

容错率低,就是你只有一次犯错的机会,沿途我们遇到的弃车不低于20辆,就是直接不要了,好一点的有路虎揽胜,崭新的,差一点的就是领克之类的,也是新车,那辆领克我们遇到的时候还是热乎的。

车子弃久了就会逐渐风化,还有就是轮胎之类的会被拆走,最终就只剩个壳了,还有些更震撼,例如大货车整车扎进了悬崖里,类似的我们也遇到了不少。

就是说,你只有一次犯错的机会。

距离越长,犯错的概率越高。

无数次悬崖峭壁。

这些以后我会提到,说的难听一点,走这两条线是冒着一定的生命危险的,最危险的其实是两点:

第一、遭遇落石、塌方、坠崖。

第二、高海拔。

新藏线有几百公里全程海拔5000+,大家都说青藏线难跑,无非就是一个唐古拉山口,而新藏线呢?等于全程都在唐古拉山上。

那种呼吸的压迫感,很难受,就是整个后脑勺是疼的。

而且,人缺氧状态下开车反应不行。

言归正传。

在5000公里界碑处,我们休整,也是因为跑快了,那只能在这边拍拍照,发发抖音,最近大家都涨粉非常快,我一般,还不到1万的关注量,但是我有几个视频是10万+的。

来了一辆两门版的帕杰罗。

俩女的。

一高一胖。

戴着统一的帽子,小墨镜,在路上,我们总是很容易遭遇绿灯,与车子有直接的关系,这东西以后慢慢写,包括一些关卡,遇到我们直接放行。

一聊,很热乎。

胖穿了件肉色的健身裤,可能是特殊时期,造型很奇特,我们这群色狼看了以后总是偷笑……

她们是去珠峰大本营。

说是搞摄影的还是搞游记的,可以理解为旅游达人?高个穿着一件摄影马甲,脖子上挂着两个相机,一长一短,我问短的是
卡吗?她说不是,是索尼。

看气质,高个应该是大城市大户人家出来的,应该经常户外,装备很专业,裤子是那种类似军装的登山裤,很有味道,屁股浑圆而不失比例,从屁股来看,应该是结婚生娃了。

拉孜有家不错的酒店,应该是华住的品牌。

我们又遇到了。

三楼有家咖啡厅,也可以理解为饭馆,她们俩,我们九个,那就拼桌吧,热闹热闹,我们也好久没见过女人了。

一聊,她们俩仿佛都是西藏通。

貌似每年都要自驾一次,高个高冷一点,胖妞热情一点。

问我们走哪条线?

我们说,还没商量好呢,广州LX570车队的建议是走小北线,他们也走这条线,若是不出意外,我们会一起,若是从安全、成熟角度,应该走219,毕竟都是铺装路面。

这是我们之前商量的,就是我们也希望走一些刺激的线路,例如非铺装路面,能用到绞盘的,但是呢,我们也不能冒险,毕竟我们车子还是太少,只有三辆,若是有五辆车,那没问题。

还有就是我们自救能力有限,经验有限。

所以,若是走,必须跟着LX570走,他们是一群老炮,他们走过新藏线,这次就是来挑战小北线的,包括我们走这个线也是他们建议的。

所以,我们把计划改为,若是LX570车队去,我们就去,若是他们不去,我们就走219,安全第一。

我们与LX570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结果得知他们有队员可能更改行程,于是整个行程都改了,可能不走小北线了。

进藏就是如此,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

第一、时间因素。

第二、身体因素。

第三、经济因素。

俩妹子一听我们要走小北线,连珠峰大本营都不去了,说之前也去过,只是想看看下移后的珠峰大本营有什么变化,不过看不看无所谓了,若是我们走小北线,她们愿意跟我们一起,而且她们车的越野性能也不错。

那太好了。

而且是啥呢?

她们对这些攻略研究的很透彻……

而我们呢?

则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攻略。

喝了酒,干了杯,还拿了一对对讲机给她们,送了她们一个车贴,意思是我们是一个队伍了。

次日一大早。

高个感冒了,感冒在西藏就是大病,一不小心就要人命,我队友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就是三个队友自驾进藏,一个感冒了,就那么OVER了。

感冒后,高个必须下撤到低海拔。

但是呢,大胖想跟着我们。

你看,女人之间也是塑料友情。

车子本身是高个的,大胖本身就属于搭车式的,可能有了更好的车队,大胖就跟了我们,高个感冒了开车我们也有些不放心,送了她六个一次性的氧气瓶,跑到拉萨没有问题。

大胖还是那件紧身裤,应该说天天。

我们每天午饭都是自发热米饭,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大分着腿,她也是,总是一道独特而又性感的风景。

我总觉得她像个妈妈,而且还在哺乳期,但是咱也不敢多问。

中途天气变化很大,一会T恤一会棉袄,需要频繁地更换衣服,因为她坐过我们车,我总能不经意间看到一些细节,例如她换衣服时,我发现她肚皮上肉特别厚,一层一层的,仿佛是千层饼,而且一笑起来,还一颤一颤的。

女人跟男人还有一点不同。

男人三天不洗澡,只是发型有变化。

但是女人呢?

体味变化特别大……

刚开始两天,我们还是很兴奋的,有个女的总比没有强吧,能说说话,吹吹牛,多好,哪怕什么都得不到,只是开开玩笑也过瘾。

她开车不行,还总想试,每天换一辆车,美其名曰,体验,但是她不会开手动档,熄火了N次,我都很心疼,但是也不能说。

为了安全,我们最终还是选了219,路上我们多次调整行程,每次调整都要征求她的意见,毕竟她给我们的感觉是西藏通,与我们想象的不同,她压根没有什么旅游经验,完全是纸上谈兵,例如她把车子开进了草原区。

这是大忌。

若是被牧民罚个几万元,你也必须认。

我们发现带了个草包,想扔掉,但是又不好扔,关键是这家伙前后就一身衣服,天天那么穿,不仅仅审美疲劳了,而且觉得有那么一丝邋遢,我弱弱地问过一句:你出来,孩子怎么办?

她很生气地问:你看我像结了婚的人吗?!

貌似神山冈仁波齐有个什么节,反正N多藏民过去转山。

安检很严。

我们从云南一路上来,已经经过了无数次安检了,车辆、人员、行李,都没问题,包括我们都有边防证。

刘威开着我的车,我们人车是分离的。

我过了安检,但是车子没过。

把我喊了过去,因为我是车主,发现了什么呢?

在副驾驶扶手处发现了喷雾。

我一看就知道咋回事了,肯定是胖子的,是胖子提防我们的?但是我也不能说是胖子的,毕竟她是个女生,在我车上,我只能承认,说车子平时媳妇开。

就把我关到小黑屋了。

把我训斥了一番,还吓唬了半天,说是要拘留之类的,警察从腰上拿出他的给我看:你很牛B呀,在哪买的?比我的还专业……

关了应该有两个小时。

外面的人在求情。

也没用。

谈价格,也没用。

换岗后,把我批评教育了一番,放行了,当然东西没收了,放行的原因是因为车牌,具体,你懂的。

还留了微信。

继续前进,胖子急忙说对不起,说这个东西是高个送她的,让她懂得保护自己,因为赶夜路,怕我们遇到坏人,就放副驾驶的位置了。

没关系。

是因为什么把她甩了呢?

她没有边防证。

之前她跟我们吹着,说她认识这边什么领导,每到关卡让领导给打个电话就行了,结果,什么都不好使,你没有证,那对不起,必须返回。

就这么分开了。

后来仔细想了想,这里面有很多BUG,包括她跟高个应该也不是朋友,而是在一些平台上相约同行的,可能费用AA,因为她说漏了一句话,说是帽子与墨镜是高个前几天刚送她的。

这就是高级版的搭车油子。

最初出发时,我们有过一些商讨条款,例如任何车不能搭人,最初同意搭这个胖子是因为路虎卫士,我被关小黑屋后,大家一致把矛头指向了他们车,意思是你们太嫩了,什么人都拉……

他们也委屈,意思是你们不是也同意吗?最初不是抢着让上自己车吗?

后来看胖妞的抖音,应该是又搭了一个去青海的车队,一路美,一路晒,我觉得她是不介意付出一些东西的,大家之所以没有下手,都是有所顾虑的,例如我的那群小兄弟会想,我们若是给搞定了,那董哥怎么想?我怎么想?我若是搞定了,兄弟们怎么想我?说的难听一点,在青藏高原上搭车的妹子,就是肥肉。

只是,这个太TMD肥了。

在整个青藏高原,兵哥哥特别多。

尤其山东兵。

山东里尤其是临沂兵。

至于原因,我之前也写过,对于我们临沂人而言,要么考大学,要么当兵,包括前些日子森林大火的英雄,我们临沂就四位。

包括我们遇到一些藏族的警察,他们看到我们车牌都会说一句,沂蒙山革命老区。

新藏线是战略要道,有很多的行车要求,例如不能超过军车,若是超过了,直接扣半小时,甚至拘留,这些在路条上写的很明确,每到一个关卡都要换路条。

那有些时候就很麻烦。

例如车队动辄几十辆,上百辆,全是巨无霸,怎么办?

等。

在后面慢慢跟着。

有辆川J的长安SUV要超,直接被……

我们出发时要求过,任何人不要拍照,不要拍沿途的演习,不要拍摄军车,不要拍摄任何军事设施。

否则,是自找麻烦。

12点,车队停车吃饭。

我们顺利超过。

超过时,那场景太难忘了,几乎,所有的山东兵,都站出来了,拼命地跟我们挥手,急忙报自己是哪的,我是菏泽的,我是费县的,我是东营的……

我们也努力地跟他们挥手。

太亲切了。

我们也不能停留,超过了。

超过后,我们找了一处比较不错的地,吃午饭。

就在这空隙。

车队又上来了,我们心想,这次坏了,我们只能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了,他们行车速度太慢了,车队延绵数公里。

我们全程跟他们挥手。

就跟群众迎接战斗英雄一般,他们要么闪灯,要么鸣喇叭,副驾驶全程敬礼,看表情就知道哪个是山东的,哪个不是。

最有意思的是,最后指挥车用喇叭喊:谢谢大家,辛苦了。

关键是,用的家乡话。

吃饱了,我们又上路了。

跟在他们后面,在合适的路段,把我们放行了,超过后,我们在电台里讨论那个口音到底是哪的?沂南的?蒙阴的?河东的?

偶尔遇到老家的兵,我们就给他们一些饮料特产之类的。

他们也不要。

沿途,读者不少,但是能有机会碰到的不多,要么我们时间不凑巧,要么是他们时间不凑巧,毕竟每个在这里的人,都有着特殊的职责,但是会采取别的方式见个面,例如安排人送点东西给我们,或者帮我们安排个线路住宿之类的。

越是偏远的区域,一线越辛苦。

我看他们做饭,就是煮玉米吃,也不用高压锅,就是普通的锅,水就是大桶水,应该是去远处的湖里装的。

衣服都比较脏。

没办法,高原土大灰大。

但是,另一面呢?

容易懒,例如我们到了一处关卡,就是不放行了,理由就是他们在吃饭,吃饱再说,我们就在那里等着。

类似的很多很多,包括莫名其妙的发火。

还有就是插队严重。

跟我们同行的河南霸道车队,他们全程都是插队的,应该是找了某种关系,每次遇到他们,都是先过,应该是找了一个类似黄牛的角色,全程跟着。

特别是有些路段,语言不通,沟通也麻烦,有两次搜车都搜到了同一件东西,就是凯哥从日本买回来的口腔溃疡贴,他们可能怀疑是毒品。

解释不清。

很麻烦。

还有一次,是翻到了一张罚款单,是在凤凰时超速了,问东问西,意思是为什么会带一张罚款单在身上?

那我咋解释?

我就用手语比划……

每个站的安检级别不同,手续不同,每次都需要打听,有次是人车分流,人过去了,我开着车,结果卡住了,理由是我没有去办理车子报备,那我抓紧去报备,回来时,我把单子给他,他看我手上拿的手机,给拿走了,我以为我犯了什么错误,结果他问我,这是苹果吗?苹果几?好用不?语言不通,我还是很耐心的回答了,意思是我这是一部苹果7,二手的,不值钱。

西藏加油是必须三证登记,但是到了新疆才知道,更严格,单车放行,刷身份证,并且不能碰油枪。

我们走的是边陲小镇,这里很少有汉族面孔,全是少数民族,语言也不通,加油的妹子压根不会说汉语,但是我发现我很牛B,就是我能与她很完美地交流,因为我会手语,把她逗的咯咯的。

现在回头想想,丙察察其实并不难,因为全程都安装了路基,只要小心走,出不了大事故,若说难,就是糟蹋车,我的车是新车,出发时不到1000公里,跑完丙察察车门开始响了,若是拿轿车跑?那绝对是蹂躏。

318呢?

几乎没啥危险了,路格外的好。

新藏线难吗?

整个西藏段,感觉也很轻松,全是一马平川,好跑的很,路上没车,海拔也可以接受,我们住在神山脚下那天就算是高海拔了,4600。

理论上,住宿不能超过4500。

可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刚开始,进入新疆段以后,真正体验到了新藏线的难,首先是高海拔,全程5000以上,呼吸困难不说,关键是反应度下降了太多,我们体验到了什么是沙尘暴,什么都看不见,就在那个传说中的死人沟。

风吹的车子摇晃,又看不见前面的路,沙子从路面上走过,真的是飞沙走石。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竟然还能遇到骑行车,南京的一个车队,七位老人,已经是第N次进藏了,这次是挑战最难的。

怎么挑战?

推着走。

车子都扶不稳,我们车子经过时,沙尘更大,这些骑友怎么办?

看着怪可怜的,把头埋在车把上,仿佛集体绝望了。

新藏线只遇到了这么一个骑行队伍,其他的全是个人,为什么是个人?因为如此的海拔落差,组队的难度太大了,前后没有补给,只有大神才敢挑战新藏线。

苦?

我觉得简直比登珠峰还难。

从开车的角度,我都觉得很难,别说骑行了。

从海拔5000开始,我们没命地往前赶,一直赶到被强制封闭关卡,然后住宿,为什么一定要赶,就怕有队员出事。

海拔落到4000以后,感觉放松了。

没想到,最难的一段路,是库地达坂,海拔不高,只有3000左右,但是全程都是悬崖,而且没有路基,朝下看一眼都瘆人,太恐怖了。

我看攻略才发现,这是公认最难的。

路面也严重倾斜了,凹凸不平,沙子特别多,爬坡的时候车子还会扭动,朝下倾斜,吓死宝宝了,上半程是凯哥开的,但是他恐高。

下半程是我开的。

我们还好,是新疆方向,全程是靠山体的,而西藏方向呢?则是靠悬崖的,我们在这里还遇到了鲁Q货车车队,类似的车队多是蒙阴的,那里家家户户跑大车,看到了我们鲁Q的车队,他们也是集体鸣笛,我们停车让行。

家乡人打招呼的方式。

就在这样的路上,还有人在不断地超车。

一辆陕F的车。

当地车辆都小心翼翼的,而他跑的无比猛,我们都只好祝福他了,心想,你哪来的自信?车子也不行,就一股猛劲了?

两次都是在弯道超车。

这种车子,仿佛我们都能预见未来,就如同那个徒手攀爬的小伙,大家知道他早晚会出事,没想到会出事的这么早。

我发了个抖音,是吊车吊起车子的视频,我配了一句话:让你慢点让你慢点,你偏不听,你看当地车辆都那么慢……

这些,都是一些愣头青。

缺少敬畏。

我后面是新Q陆巡车队,他们很慢,知道为什么慢吗?

天天跑,他们见了太多掉下去的。

陕F我们不是第一次领教,在沙漠路段时,我们是走的正常车辙,他们是走的独创路线,自己去撒野去了,那完全是作死,因为你不知道前面有没有暗坑,一旦遇到暗坑就翻了。

在沙漠出口的时候,卫士与他们几乎是同时出的。

差点撞了。

当时我看副驾驶坐了一位女士。

我在想,你选错了男人,这个男人会把你带向深渊的,因为他没有半点敬畏心。

驾驶习惯是非常重要的,那辆崭新的领克,弃车了,还是热乎的。

那个位置是怎么出的事。

我们头车是大G,大G过了以后急忙在电台里喊:别压水,别压水。

因为路面被压出了大坑,大坑里装满了水,很多内陆来的人觉得压水很刺激,但是一压有一个什么结果?

就是方向接着左右摇摆,而且呢,这个位置恰好是起伏路面,速度又降不下来了,接着一头扎下深渊了。

我路过的时候,速度应该在五六十,我都感觉有严重的失控,好在我反应及时,没踩刹车而是加了油门,这样就把车头顺过来了。

为什么在一些很平坦的路面上,也有车子出事故,例如那辆被吊起的霸道,很简单的原因,刹车刹错了,就是过弯前没减速,而是过弯处减的速,整个车子就滑出去了,而我们是怎么过弯?

过弯前减速,减到可以秒刹的状态,因为有一种概率是存在的,就是对面来了一辆越过实线的SB,那么我们有自救的机会,待车身顺过来后,接着就可以加油门把速度提上来,一点都不耽误时间。

关键是安全。

多数笨蛋都是高速入弯,该加油的时候踩了刹车。

总而言之,走完了这一圈,很幸运!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07-12

导读:在朋友圈发了几张羊湖的照片。 老李联系我,问我晚上住哪? 我说,可能是拉孜。 他说,住日喀则吧。 我说,团队作战,我说了不算。 他说,到家门口了,怎么也要进来坐坐吧。 我说,那是肯定的。 老李,援藏干部,在山东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副台长,到日喀则提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 2019-09-06
  •   中秋节,我给大哥送了瓶酒。 就一瓶,连包装都没有。 送时,我提醒了...

  • 2019-09-09
  •   单位做了人事调整。 成立了一个应急部,委派了一个副主任挂帅,然后给...

  • 2019-09-10
  •   卢师傅给我打电话,问我有空不? 一起喝羊汤。 有空,有空! 卢师傅是...

  • 2019-09-11
  •   山体同学给我发信息,手舞足蹈的。 啥信息? 他说,参加培训,竟然遇...

  • 2019-09-13
  •   回农村老家。 串串门。 我串门速度特别快,基本放下东西就走…… 主要...

  • 2019-09-16
  •   堂哥比我大一岁。 从小到大,一起念书。 他初中毕业就不读了,我后来...

  • 2019-09-17
  •   李哥搞了个网红聚会。 喊我去。 我对任何聚会都没兴趣,去了干嘛?尬...

  • 2019-09-18
  •   一大早,心情不好。 莫名其妙挨了顿骂,谁骂的? 我也不认识。 加我,...

  • 2019-09-19
  •   目的地,敦煌。 我看公布的行程,第一天干到西安。 每人都是单人单车...

  • 2019-09-20
  •   领队是辆丰田。 收尾是辆丰田。 路上,大家偶尔也发发抖音。 有人评论...

  • 2019-09-23
  •   越野圈里,很鄙视一类人。 一会喜欢越野,一会喜欢轿车,一会喜欢跑车...

  • 2019-09-24
  •   全程无信号,导航怎么办? 有专业的地形图。 地上是没有路的,偶尔有...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