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07-23

2019-07-23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7-23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07-22

导读:沿途,加了不少车友。 有同向的,有对向的。 女的,一般都是我主动加的。 男的,一般都是主动加我的。 偶尔,他们会在微信上问我一些路况,顺便问问我到哪了,每次我一发新的位置,他们就感叹,你们也太快了。 我们有多快呢? 基本就是别人的行程*2,别人两

周六,原计划去蒙阴摘桃。

也不是为了摘桃,就是觉得在家无聊,除了喝酒就是睡觉,生活太颓废,内蒙古喝酒是明着绑架,山东喝酒是暗着绑架,把筷子碗给你摆好,酒也给你倒满,发视频给你,你说你去不去?

不去,那位置就一直空着。

让你内疚。

必须去。

去了就喝多,喝多了就惹我爹我娘心疼,我爹实在气不过了,还要打我两巴掌,意思是多大了,快40的人了,还喝成一摊烂泥。

我爹没有行走过江湖,不知道江湖规矩。

所谓的江湖规矩,就是人在江湖,酒不由己,大家都不想喝,但是一坐下就开启相互伤害模式。

前几天我又喝多了一次,惹的我爹我娘一晚上没睡着。

我发誓,再也不喝了。

谁喊我,我也不去。

去蒙阴找谁?

一位网友,我也不认识,反正加我就非要送桃给我,反复地要地址,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那我自己去摘吧,这样我还能拿点东西交换。

总是伸手,不好。

刚出城。

领导给我打电话,说是有个表要急用,他捣鼓不明白了,问我有空不?

没空也必须有空。

我立刻掉头,回。

表不复杂,就是一个走访表,有的去过家里,有的电话联系,有的没联系上,就这三类,但是是挨着统计的,所以很凌乱,领导想要一个总数,就是去过的多少家,电话联系的多少家,没联系上的多少家,他挨着一个个的数,数花了眼,我过去一看,很简单,做一个简单的排序就可以了,直接就能得出结果。

领导泡茶。

我急忙起身,使不得,使不得。

我来,我来。

办公室喝茶,全是绿茶,马克杯,谁敢嚣张地弄个茶盘之类的?那是找死,马克杯有自用的,有客用的。

他问,你出去的这些日子,单位同事有没有联系你的?

我说,X姐问过我,我说我请了一个月的病假。

他说,别解释太多。

我说,我有数。

他之前去过西部,也去过新疆,西藏最远到珠峰,新疆最远到哈密,他总是想听听我的描述,就是这些地方有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珠峰下移后有什么变化?

其实,我也没去。

我只是描述了一下,就是从路上来看,经济是比较萧条的,我们沿途很少遇到车队,骑行的也少,仿佛大家都不出去玩了。

而过去我们自驾318是什么状态?

密密麻麻,全是进藏车队。

今年,极少。

还跟他讲了一些风土人情,其中有一样东西变化是最大的,去年我去西部玩耍,我记得路上最多的就是精准扶贫,今年呢?

哪怕是再偏僻的地方,也是扫黑。

他问,现在那边治安查的依然那么严吗?

我说,我觉得比过去松了很多,全程行李几乎没检查,只是查人,查人也简单了,窗户全部放下,两边都是摄像头,你把头朝向摄像头,自动就识别出你是谁,叫什么,从哪来……

他问,拣的石头都带回来了?

我说,大一点的,没收了,小一点的,我说做纪念的,允许。

他说,现在扫黑最主要的还是震慑,有一类犯罪情况在增加,就是30来岁的小伙子,班不爱上,消费又大手大脚的,又玩游戏又赌,没钱怎么办?想办法弄点,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犯罪的平民化,抓过来一看,文质彬彬的小伙。

我说,要说导火索,就是网上借钱太容易了。

喝了会茶,到了饭点。

领导问,中午怎么吃?

我说,我还没想好呢。

他说,喝羊汤去。

我说,好。

我把茶杯给洗好,放回原处,把办公室的垃圾给带上……

我开车。

领导问,你弄的那书,前天有人送了我一套,值钱不?

我不是在清仓嘛,500元10册,混搭,不挑,全是签名版的,有好的,有一般的,所以他这么问我,我只能回答,自己留着看看,平时放书架上也不错。

他问,有收藏价值吗?

我说,怎么说呢,比一般的书肯定强,但是也算不上什么极品。

他说,那就有数了。

到了羊汤馆,他拿手机给我看照片。

我一看。

妈呀,我弄错了,我以为送了一套我的书呢,原来是一套《白鹿原》,线装版的,我急忙解释,这书不是我那边出的,我搞不到这么极品的书。

我都没见过这一版的。

太稀缺了。

那我就很好奇,这书是谁送你的?你帮了多大的忙?

其实,我们彼此都好奇。

他其实是需要我给这套书一个合理的估值。

我给了一个比较确切的答复,若是懂行的,这书三万五万也会要的,《白鹿原》是近现代文学史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粉丝众多,陈忠实去世的时候,看那级别……

若是不懂行呢?

这就是一本100元左右的书,而已。

所以,至于这书多少钱?

取决于送的人如何看,收的人如何看,彼此是否接收到了信号,若是其人跟陈忠实老师关系很好,那这书成本可能就是百十块钱,因为找作家签个名还是很简单的事,若是在市场上买的,那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需要见到实物。

因为当当、京东都做过签名版的《白鹿原》,一般都是联合书商做的,因为价格便宜,量比较大,这类签名,基本都是“假”的,就是看起来是真的,实际上是姓名章盖上的,不仔细分辨是分辨不出来的,除非你买了多本,仔细对比,发现完全一样,余秋雨的签名书,十有八九都是姓名章。

喝完羊汤,去看。

真的。

而且,一看就是行家,里面还夹着照片,只是领导之前没发现,我一翻翻出来的,除了签名书还有一幅陈老的字,也是带着一幅照片。

我说,留着吧,对于文学爱好者而言,这就是图腾,不能按照书法作品的市场价来衡量,喜欢的人喜欢的不得了。

他说,那我留给孩子吧。

我说,看来你帮了他不小的忙。

他说,说了份媒。

接近3点了,我想去打球……

他不让去,非让我在他家喝茶,说要跟我聊聊天,理由就是最近两天是最热的两天,容易中暑,你说你大热天去打球中暑了,让人觉得不是二愣子吗?

我还是想去。

但是。

他说,你过的日子是多少人羡慕的,最主要的是自由,你知道人犯了事为什么要限制自由吗?而不是打一顿骂一顿,因为自由才是最宝贵的,想去哪去哪,想买啥买啥,你想想该有多么幸福。

我说,没感觉。

他说,单位这一拨去宁波考察的,你看看,人山人海的,吃个烧烤也发个朋友圈,这就是一群行尸走肉的人,但是他们自己觉察不到,没有理想,没有信念,就是上班上班再上班,去个宁波就仿佛去了月球。

他为什么有如此的感慨?

因为他也是游侠派,他对这些城市行是不屑的,就是有一颗流浪的心,但是一直都隐藏在西装革履下,从不表露。

为什么整个山东都在南下?

因为这是领导说的,山东落后了,要学习南方。

于是,从上到下,全去南方考察。

考察之后,要纷纷发表两点感慨:

第一、山东落后了。

第二、要奋起直追。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我个人感觉,这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代人能改变的,这是根深蒂固的地域文化,越来越东北化,说的直接一点,就是谁创业成功谁是肥肉。

每个肥肉都活的小心翼翼的。

没有安全感。

凡是本地做的稍微出色一点的网店,最终都跑了,因为大家都觉得你是个肥肉,各路神仙都想入点股,所谓的入股不是大家理解的拿钱买点股份,不是,就是让你自觉,定期上供,轻则吃点拿点,重则定期分红。

80后90后哪懂这些规矩?

结果……

疯了,跑了。

在山东,最安全的姿态就是,穷。

一分钱没有。

都拿你当臭狗屎。

那你就是安全的。

任何一个口训你都跟训孙子似的,那天我接了个电话,嫌什么东西弄晚了,罚200元,让去领罚单。

在电话里把我训斥了半天。

这是共性。

角色没转变过来。

是服务角色。

还是爷角色。

在山东,至少未来10年,依然是爷角色。

做生意的再牛B,哪怕是企业家级别了,在这里依然是孙子,你都不知道有多么虔诚,衣服给买着,而且是买全家的……

所以。

要么,咱叮嘱娃,好好读书,争取回来考个公务员。

要么,咱出去做生意。

在这里?

做小了,亏掉裤子,大家看热闹。

做大了,就成孙子了。

每当我作为旁观者看待这些骑友、球友那么虔诚地敬酒、祝福时,我都很容易出戏,至于嘛?!

至于!

每个人都没有安全感。

每个人都在寻求保护。

对于我的这些观点,领导表示不认同,他认为整个窗口服务意识都上来了,不信可以去办办业务试试,已经很热情了,只是跟南方还没法比,这个不完全是服务意识的问题,还有全民意识的问题,就是整个县城百万人在宠着这些人,建立起了绝对的优越感。

不自觉的就有了居高临下的感觉。

不仅仅是工作中。

生活中更是如此。

按理说,我算是混的不错的吧,但是我在本地没有几个事业单位的朋友,有也是临时工性质的,正式的看不上我,不愿意跟我玩。

能一起玩耍的,多是因为共同的爱好,例如打球、骑车。

你有钱?

一句话就能噎死你。

有钱有啥了不起?

我在车友里就算是比较嚣张的,任性,可以开自己喜欢的车子,而他们呢?

喜欢,买了,可能也不敢开。

怕高调,怕麻烦,怕盯上。

我买这个LC76的时候,基本确定就是倒数第二批了,以后不会有了,过了7月1也上不了牌了,当时有几个车友也想买,但是最终都放弃了,不是不喜欢,而是太喜欢了,为什么不买?

还是觉得太个性,太张扬,对自己的事业会产生负面影响。

这就是山东生意人的真实写照。

不是很多开宝马开奔驰的吗?

那些?

多是小商小贩。

喜欢摩托车,买了大金翼,放哪?

放院子里,偶尔在院子里骑骑,谁若是去拍照的时候拍到了车牌或人,吓的不得了,非要求删除不可。

新兴产业在山东没有基因,没有土壤。

你说你是做电商的,别人觉得你是做传销的,你说你是做网红的,别人第一反应就是靠扭腚博眼球的,本地有个大网红,女生,胸大,一聊起她,大家第一反应就是问:你说她老公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娘们?整天又是蹦又是跳的,还要脸不?

所以,在山东别人问我,你是干什么的?

我都统一回答,开书店的。

这样就好理解了。

领导也喜欢读书,他问我如何评价《平凡的世界》?

我说,说的极端一点,就是垃圾。

他说,我一直都觉得这本书平平,但是咱也不敢说,毕竟都说好,就是一直没理解到底好在哪?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

我说,就是意淫了一个穷小子的精神世界,白富美反过头来主动追自己,在现实生活中这是不可能的,却又是每个人在做的梦,我小的时候,我父母总是说,长大了考上大学,万一县委书记的闺女看中了你呢?真长大了就明白了,哪怕她离婚了八遍,她也看不上我,抖音上的那些歌曲也都是如此,让一群连护照都没有的人整天畅游巴黎、土耳其……

他问,《白鹿原》呢?

我说,会载入中国文学史的,但是这书也有几处硬伤,最直接的硬伤就是朱先生,这个人物太假了,就容易使人出戏,还有就是几个年轻人的蜕变太生硬,县长哪能说当就当上?还是因为跨度太大的原因,其实写到田小娥之死就足够了,后面就是画蛇添足了,包括莫言的《蛙》后面也是画蛇添足,写蝌蚪公司的事。

他问,那你觉得莫言、贾平凹、刘震云、陈忠实,谁更出色?

我说,莫言是天才级的,想象力一流,可以理解为梅西。贾平凹是综合得分最高的,要作品有作品,要深度有深度,要财富有财富,可以理解为C罗。刘震云算是科班出身,写的作品略绕,就是写作技术成分太高,就容易削减故事性,无论是潘金莲也好,一句顶一万句也罢,其实都讲了一件小事,但是绕了N个圈,还有就是他自己陷入了一个圈,就是总是想揭露什么,总是想扮演那个说穿皇帝新装的小孩,这样就容易让自己的作品单一化。至于陈忠实,一部《白鹿原》就足够了,没有作品能撼动《白鹿原》的文学地位,虽然我们说有让我们出戏的地方,但是他那么设计自然有他的理由,也许是咱暂时理解不了而已。

他问,王蒙有部作品《这边风景》看过吗?

我说,看过。

他问,如何?

我说,若是当成了解新疆的风土人情的科普书,很好,若是故事性,很差,好人好得要死,坏人坏得要死,而且至死不渝,人物太扁平了,这不是王蒙一个人的特点,大部分作家都陷入了这个怪圈,就是人物脸谱化、木偶化,人物不够立体,不够立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都是体制内长大的作家,已经僵化了,塑造人物不会也好也坏,必须非好即坏,他们那一代作家为什么出不了好的作品?因为他们当年当作家的原因就是为了有个铁饭碗,实际上作家是需要天赋的,而有天赋的作家太少太少,为什么网络文学这么火?网络文学真的是垃圾吗?网络文学才是真正的全国海选,大浪淘沙,能脱颖而出的,全是天赋型选手,当然文学性、严谨性可能差了一些,例如病句丛生,但是故事性、结构性,一流。

他说,我基本认同。

我说,我们做过大部分茅盾文学奖的签名书,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至少有半数以上的书,都是垃圾,至于怎么评上的,他们自己都知道,不是所有读者都是瞎子,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在豆瓣上评分低于5分的多的是,文人是最清高的,也是最虚荣的,也是最会造假的,送礼比谁都专业,谁是找谁评上的这在业内都是公开的秘密。

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多数作家被互联网淘汰,是有原因的。

不需要心疼。

根源就是?

他们压根不会写文章!

这是事实。

你多久没在网上看到一篇作家写的文章了?

不是没有。

冯唐不算吗?

安妮宝贝不算吗?

依然火。

他们就是郭德纲。

郭德纲一人之力颠覆了整个相声业。

是颠覆吗?

不是。

在拯救,若是没有郭德纲,谁还知道相声是个啥?!

领导问,弟妹带着孩子出去了?

我说,嗯。

他说,我看玩的挺好的。

我说,那是一个宝妈组织的活动,每年都搞两次,暑假一次,寒假一次,有时在国内,有时在国外,这个宝妈做这个的初衷是希望能带孩子一起成长,顺便赚回费用,没想到搞火了,粉丝越来越多,回头率越来越高,而且小朋友们也成了朋友,小朋友现在也有类似微信式的聊天软件,用的电话手表,他们也彼此想对方,就约着一次又一次。

他说,这个挺好的。

我说,不走寻常路吧,找的都是一些非知名的景点,例如去一些乡镇之类的,所有的活动都在于课程设计,例如有针对家长的心理课程,有针对孩子的互动游戏。

他问,收费呢?

我说,具体我没问过,反正我知道机票都是自理的。

他说,我家姑娘今年考的不错,说是想坐次飞机,我带她从临沂飞到烟台,又坐高铁到青州,从青州回来的。

我说,也是很好的体验。

他说,也想给报个夏令营,但是多数都是以学习为主的,不想让去。

我说,凡是去那些名胜景点的夏令营都不值得去,我爬泰山的时候,遇到一些夏令营的学生,我都觉得真没必要,要么自己长大了再来爬,要么跟着爸爸妈妈一起,何必如此匆忙的到此一游?啥都看不到,还被挤的要命。

他问,你让弟妹搞个类似的游学组织不行吗?

我说,我媳妇提过这个事,让我否了,我觉得不要去操心这些,还要担责任,关键是她没有这个心,就是没有研究线路之类的心,她只适合做消费者,不适合做组织者,这东西需要耐心,关键是整个人的素质要高,朝上能交流,朝下能交流,能把不同层次的家庭揉捏到一起,这不是一般的水平。

车友会里有一类人就是做类似业务的。

有点类似过去我说的“第一次”,人们对“第一次”总是充满好奇的,例如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坐高铁,第一次出国,第一次进藏,当时牛哥说过一句话,两类旅行是最容易终生难忘的,一是第一次出国,二是第一次进藏。

车友们组织的第一次都很有意思,例如参加沙漠培训,去南京看尤文图斯的比赛,去NBA看总决赛,去穿越四大无人区……

就是只做大家感兴趣的第一次。

其实可以做一个旅行社,专门针对“第一次”,而且是体验式的第一次,例如第一次去听交响乐,第一次去看郭德纲的演出,第一次去美国看NBA,第一次去西班牙看巴塞罗那的比赛,就是这类业务一般旅行社是不推出的。

可以把频率固定住。

例如每个月一次。

不为别人,只为自己与家人体验第一次。

这样的业务是很吸引人的,例如车友喊我去参加沙漠培训,我立刻就答应了,他又喊我去南京看C罗,我接着也答应了,毕竟咱没去过,去感受一下,人生在于体验嘛,这一类业务是非常容易回头的,因为每次都是新鲜的。

元旦时我们在海南骑行。

我们已经出了三亚接近100公里了,喝了酒,突然有人提议去住一次三亚的七星酒店,来过三亚了竟然没体验过,当时就立刻联系,标间是5300元/晚,然后大家举手表决:谁去?

纷纷都举手。

这也是一种体验。

我媳妇和娃这次也是去体验了,但是他们体验的便宜,只有2000元左右,但是不要觉得都这么便宜,贵的10万元/晚。

我们对很多东西都充满了好奇。

例如想不想去听莫言的演讲?

想吧?

这也是一种体验。

我觉得要想做好类似的旅行业务,必须要解决两个核心问题:

第一、要有文化高度。

第二、少而精,有服务意识。

哪怕不为赚钱,只为AA,就是大家把你的费用给A出来,也很不错了,借助抖音就火起来了,因为你仿佛是一位真正的贵二代,你做的,你体验的,都是众人永远不敢想象的。

例如你联系了法拉利俱乐部,邀请大家去赛道跑一圈。

每个人拍个抖音小视频。

你要把吃、住、玩,设计成一条龙,例如去上海试车,晚上住的酒店要有特色,吃的要有特色,全是体验式的,例如要穿西装出席晚宴。

视频传播具有加速作用。

我在本地认识一位幼儿园园长,她的生意很稳定,每年有大几十万的收入,但是每个人都有危机感,她的危机感表现在不看好幼儿园的长线,同时呢,外界不断有诱惑,每个人面对诱惑都很脆弱,今年上半年,我有两个很不错的朋友,都被股票群给洗光了财富。

他们有我这么理性的朋友,都白搭。

第一、害怕我,不敢告诉我。

第二、自己知道是骗局,但是中邪了,因为总是赚。

最终,一把,全进去了。

园长,这几年每年都投资新项目,几乎全是打水漂,她怎么安慰自己,赚了钱不就是花的嘛。

说明,内心缺少安全感。

所以,投资养生店,投资洗车店。

都失败了。

最近,又发现了一个大项目,面向整个师范圈子挖人才,重金,高回报,做了一个什么项目呢?

大语文。

非让我百度一下,说是一家上市公司。

什么是大语文?

就是谈古论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让孩子有书香气,无所不能,可以理解为私塾的现代版本。

加盟费,她交了30万。

问我如何看待?

我说,实事求是,可能很好,但是我的观点很简单,所有的家长都是功利的,若是喊我孩子去上课,我就问一句,能提升多少成绩?

若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盲目的说多好多好,我不稀罕。

她问,那你孩子读了那么多书,有用吗?

我说,有用,我们从来没担心过他的成绩啊,但是不是培养出来的,他喜欢。

我个人的感觉,这一类课程,最终还是昙花一现。

当然,身在其中的人,未必懂。

文化类的加盟,都是最容易的,因为气场很容易营造,之前我有朋友就是做这个的,一定要把办公室设在高校,甚至要带着参观者去走两圈,从县城跑到大都市本身就很紧张,何况再受这些气场的一熏陶呢?

乖乖地刷卡。

什么大语文小语文,把课本学好就足够了。

别去扯那么多没用的。

文言文?

再过几年,文言文就是甲骨文,认识不认识无所谓了,永远不要担心时代在退步,恰好相反,时代在进步,我上学的时候还学珠算呢?带着算盘去学校,现在算盘是个啥?孩子们压根不知道。

语言也在进步。

很多网络语言其实已经替代了传统成语。

例如羡慕嫉妒恨。

例如,以为是王者,原来是青铜。

不说别的。

你再用老师教的修辞手法写写文章试试?

呼吸着这个冬天的气息,突然发现阳光的指头滋长一袭春天的丽仪款款而至,流溢与你这样的邂逅,却仿若如初的相遇,偶然于这样的路口,很是醒悟一缕轻烟的记忆和着高原如是的山风,那便是你和我遥遥无期爱情的开端……

酸不?

还不如来句实在的:吴妈,我要和你困觉。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07-24

导读:六哥,杭州人。 做电商的,在还没有天猫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电商未来拼的一定是授权,于是拿到了几家化妆品品牌的独家网络代理权。 再后来,转化为了天猫代运营权。 有声有色。 开了一辆G65,虽然同是大G,价格差别很大,最便宜的是G350,上路不用150万,其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