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07-25

2019-07-25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7-25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07-24

导读:六哥,杭州人。 做电商的,在还没有天猫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电商未来拼的一定是授权,于是拿到了几家化妆品品牌的独家网络代理权。 再后来,转化为了天猫代运营权。 有声有色。 开了一辆G65,虽然同是大G,价格差别很大,最便宜的是G350,上路不用150万,其

骑友里有个小长腿。

腿很细,修长,真是脖子以下全是腿……

个不高,练长跑出身。

属猪的,大我一旬,71年的。

我喊她师姐。

其实没啥交集,只是同是师范人,这么称呼而已。

对我很好。

不过,对我好的人太多了,我也就麻木了,没有区分,在整个骑行队伍里,我就属于标准的小鲜肉,毕竟骑行主力军就是夕阳红,大妈们通过逗我仿佛能回到第二春,宝贝宝贝的叫着。

有些活动,我若是不去,她们都骑的有气无力的,缺荷尔蒙。
 
师姐对我更好一点,这点我是能感受到的,包括外出骑行时,她去我房间帮着洗衣服,还把我逼到沙发上了,在那一刹那,我想到了老婆孩子,挣脱了。

她属于那种很木讷的性格,也不说话。

仿佛一头野兽,求配。

就那种感觉。

我害怕。

关键是她太壮,小个头,大力量,抓着我的手挣脱不得。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两三次,每次我都成功逃脱了,主要是我有更好的选择,所以总是想把她支开……

有次骑车去黄岛。

一位大叔,借着酒劲,要跟我谈谈心,算是吐露心声,意思是他的心里全是她,可是感受不到她,总觉得她满眼全是懂懂,而懂懂眼里又没有她,让他觉得很难受:要么,你就对她好一点;要么,把她还给我。

这玩意,我控制不了,我压根就不想要,你喜欢,你拿去。

但是,这个事让我很意外,因为大叔两口子都骑车,并且当天都参加了去黄岛的骑行,若是不喝酒,可能永远不会表达,就是大叔真的动了情,感情这玩意与年龄无关,与自控力无关,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那我也要跟大叔表忠心,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连手都没拉过,我不喜欢年龄大的,我喜欢18的……

这个答案,大叔很高兴。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是对男人还是女人,坦白永远都不是从宽的。

理论上,我忍一忍接受了也是可以的,毕竟咱也不亏本,这玩意跟收小弟是一回事,一旦有了故事,女人就绝对忠心,钱也好人也罢都是你的了,若是没有故事,总觉得隔层膜,那为什么这个小弟不收呢?

也是有原因的。

就是我觉得她身上有不幸运的基因。

碰了可能会交霉运。

我刚参加工作时,认识了个姑娘,那时我才20来岁,活力四射,跟她交往了几天,我可倒霉了,去银行存款把手机丢了,骑自行车撞路牙子上差点把门牙报废,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个倒霉星,碰过她的男人都如此。

师姐为什么也是倒霉星?

2015年,她匆忙联系我,希望帮个忙,就是纪委在挨着问话,她有些害怕,什么事呢?

与考大学有关。

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有些家长送了钱,但是事没办成,例如承诺考个一本,结果捣鼓了个二本甚至专科,那家长不干了,可能闹腾。

我就帮着打听了一下。

案子与她无关。

但是,因为我去打听,工作人员就很用心,给我讲政策,意思是你有没有参与?参与的人跟你什么关系?是咱家多亲的关系?亲姐?同学?

当时工作人员给的建议很奇葩:

第一、该退的退,该还的还。

第二、主动承认,接受处分。(俗称,背个处分。

为了防止我不听话,还特意叮嘱了一句:我是把你当自己人才这么告诉你的。

意思是给你下个处分,从此你的过往,一笔勾销。

当时,咱想,傻子才去自首。

既然爆雷与咱无关,那就无关,作为家长你没点数吗?体育成绩帮你搞的好好的,文化课你考了几分?你还怨那个怨这个,钱又不是我自己拿了,我拿的还是小头,这是一条产业链,你让我退,我上哪给你退?

工作人员总觉得是我或我姐参与了,后来又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还是这个指导思想,还要再用案例教育一番,意思是现在就是个小脓包,挖掉,贴上创可贴就好了,若是不管?那以后就是癌,谁都治不了。

我满口答应。

给师姐的反馈是:不是你的案子,应该没什么事。

后来,案子结了,该开除的开除,该抓的抓,反正跟蚂蚱似的,一连串,师姐是安全的,主要是她没有头衔,连个办公室副主任都没当上,当炮灰都不够格。

案子有些时候是有示范效应的。

你看,你家花的冤枉钱要回来了,我家的呢?

没要回来。

那去要……

这东西,凡是求人办事的,全是关系户,要求师姐退钱的这个还是她姑姑一个村的,当时给了师姐10万元,孩子也考上大学了,但是没有上到理想中的。

意思是退钱。

师姐也很诚恳,意思是的确是拿了10万,但是到自己手的只有2万,把这2万退给你吧,钱都花了,又不是让我一个人贪污了,大家也的确很卖力的帮着弄了,但是政策的确年年有变化,当时也说过,不承诺百分百弄上,你们也是知道的……

师姐跟我谈起这个事的时候,还把这户人家骂了一通,意思是哪有这么办事的,又不是没帮忙,当时求爷爷告奶奶,不给办恨不得要下跪,现在倒打一耙?

他们还在电话里吵起来了,短信里也是相互都是气话。

跟我说后,我的建议是抓紧去姑姑村,让姑姑带着去安抚,协商,你就当遇到了臭狗屎,把道理讲明白,你赔点就赔点,例如再给3万,一共5万,可以了吧?

她不,执拗。

意思是咽不下这口气,哪有这样办事的?

我又联系了工作人员,想知道这样的事该怎么解决?工作人员一听,很是惊讶,咋能这么办事?这不是把自己往死里整吗?你以为自己是强势群体,现在老百姓才是强势群体,让你低头你必须低头,分分钟把你饭碗砸的稀烂。

给的建议还是:

第一、退回10万元。

第二、去自首。

我就纳闷了,你是不是办案上瘾?动不动就让人自首?若是人人都自首,你们忙得过来吗?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没数吗?

为这个事,我送过工作人员一提茶叶,他死活不要,我调侃着说,放心吧,我不举报你,他笑着收下了,收下之后呢?说的更吓人了,还要坐牢。

听工作人员这么一吓唬,我也觉得退10万元是比较合理的,我把这个建议给了师姐,师姐觉得我给她出的是馊主意,这个钱不是自己拿的,是一条链,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链条上的人能不救自己?

对方就是要钱。

她就是不给。

两个回合下来,找师姐谈话的已经不是纪委了。

后来就是教科书式的,纪委感觉额度太大继续上报,接着立案、批捕,很快就宣判了,具体判了几年不知道,反正坐了两年半的牢。

我一直以为她出来以后会萎靡……

没啥变化。

仿佛胖了那么一点点,白了那么一点点,头发也乌黑了,说进去没啥不适应的,就是总是有幻觉,仿佛听到了手机响。

我问,挨打没?

她说,进去后没挨打。

调查的时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她总是不招(不止操作了这么一个学生),带她去乡下调查时,她不配合,当时下大雨,车子差点翻沟里去,你想想那气有多大吧?

不招?

才怪!

到现在她也委屈。

为什么?

因为跟她一个级别的,都做类似的业务,但是出事的只有她自己,她把一切都归结为遇到了一个垃圾家长,自己摊上了,被害了。

出来后,公职肯定没了。

只能自己做点与教育相关的生意,小饭桌也搞,教育培训也搞,应该说比上班时还滋润了,一年应该能收入接近20万了。

至少,不用害怕了。

放心,大胆地拿。

只是我觉得她心理有些略扭曲了,别人一般很忌讳谈自己的过去,她不介意,大家总是很好奇一些细节,例如在里面能不能穿钢丝内衣,她一一满足,想听什么就讲什么,就如同祥林嫂在倾诉一般……

好在,大家普遍很同情她,觉得她是无辜的。

因为师姐的事,我去找过工作人员,意思是能放她一马不?工作人员的回答很干脆,说了不算,若是5000元以下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额度太大了,就不属于他们管了。

那我就提出了一个疑问。

咱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去说那些虚的,若是认真查查,哪有没问题的?5000元就到处分条件,那还了得?

这里面就涉及到了一个关键问题:是否有线索?

人家找你帮忙办点事,你给办的很漂亮,人家也要表达一下情谊,彼此都是感恩的,哪来的线索?

线索的根源是什么?

一方不满意。

所以,就延伸出来了两点:

第一、不办事,不伸手,感觉有把握才会要,没把握不会拿。

第二、抓大放小,在小恩小惠上绝对廉洁,例如作为一位主刀医生,面对患者的红包要坚决拒绝,当时收下也是安慰一下家属,事后再退回去,你把我们医生当什么人了?我们是救死扶伤的,你这是侮辱我们的职业。

这点钱,都是小的。

坚决不能要。

但是,回扣可以啊,那都是大头,可能一年就拿个几十万几百万。

神不知,鬼不觉。

关键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彼此都是安全的。

所以,手里的权力越大,在小事上越廉洁,因为没必要,一是人群层次不高,容易成为导火索,二是可以树立自己的形象。

工作人员事后诸葛亮跟我谈过三五次,意思是当初应该主动查办我师姐,给个处分不就把她保护下来了吗?因为没有行动,而害了她……

跟我说的次数多了,我现在竟然也认同这个观点了,就是纪委不是外人,而是自己人,咱自己家的孩子咱自己疼,是这么个意思,而不是跟自己人作对。

老百姓还有个很大的误区。

总觉得贪官时刻盯着我们口袋里的那几个钢镚。

你想多了。

你去送送试试?

你才发现,原来拿钱真的送不出去。

没人要!

为什么?

第一,额度太小。

第二,你不安全。

所以,拿不拿,取决于安全不安全,出不出事,一方面取决于情商如何,一方面取决于运气如何。

至于说,绝对的不拿不占。

那……

理想主义者。

例如我们读书时,你若是问同学,有没有家长会给咱班主任送礼?

普遍认为,没有。

实际上呢?

有。

包括,经常有朋友跟我讲,XX学校的老师从不收礼。

我心想,你知道个P。

为什么不收你的?知道你是个烂嘴。

什么样的才会收?有钱人,有权人,知道他们更有职业操守,嘴严的仿佛没有嘴,老师喜欢收医生的礼物,地产商的礼物,自己有求于对方的礼物,例如我老婆在电厂工作,而我恰好教着电厂领导家的孩子,那么他们送来的礼物我必须收,这样才有机会回头去拜访,走动……

那么,未来会不会越来越廉洁?

肯定!

这是一个全民觉悟,全民监督的过程。

未来,将没有腐败。

全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

什么时候,权力的威力最大?

第一、手里有关卡时。

第二、没有监督权时。

例如我们这次西行,沿途要经过很多道检查站,很多检查站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午饭就是清水煮玉米。

但是,另外一面呢?

例如因为写错了一个字,而大发雷霆,嗷嗷的,拍桌子,甚至要扣车扣人。

每个人手里抱一个手机,要么在追剧,要么在玩游戏。

还有呢?

任性。

一群人在排队,突然来了一句:先吃饭。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在那里吃饭,把所有人就晾在旁边排队,你对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就不给你办,怎么了?

干等着。

录像?拍照?

对不起,不吃这一套,能把你手机给摔的稀烂。

也没人敢录敢拍。

都学会了忍耐。

若是在北京上海呢?

那这些工作人员早都被开除了……

手里有权力,又没有监管,自然就会滋生这些,还有就是容易滋生腐败,大家早上8点就去排队领路条,突然来了河南车队,找了个黄牛,就插上队了。

生气?

生气有用吗?

没办法。

谁让你没本事找到黄牛呢?

所以,随着经济的发展,意识的提升,不说所有的部门也差不多,未来都会成为服务业的,而且服务不好,你还能训他,别觉得夸张,未来,还真是。

关键是意识在觉醒。

觉醒也分先后。

南方先觉醒,北方后觉醒。

我们总说让孩子出国留学之类的,留美女生被害案再次引发了关于是否应该出国留学的大讨论。

我个人的观点有两点:

第一、中国在逐步崛起,北京、上海、深圳,未来会跻身世界一流城市。

第二、与其去国外留一般的学,不如去上海留学。

因为,上海更中国。

所以,未来孩子是否出国留学,不再那么重要,为了学术,可以考虑,不为学术,不需要考虑。(若是考上了哈佛、牛津,那肯定是先考虑出国,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你觉得这个概率大吗?我们所谓的留学,还是花钱去读野鸡大学,想给孩子镀层金。

我在日本的时候,认识一群留学生,定居版的,就是已经嫁给日本人的,她们还不是一般的嫁,很多中国人是下嫁了,例如25岁嫁了45岁的,她们不是,要么是嫁给了同事,要么是嫁给了同学,多是同龄人。

孩子也有了,而且不止一个。

后来也成了一个小圈子,就是在日本的中国宝妈。

很孤独。

你想想,当年能出国读书的姑娘,家庭情况都不错,有些父母还是有头有脸的,若是在国内,能嫁个很不错的人家,而在那边只能嫁个普通人,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最终导致自己成了另类,而孩子也有了,最终回不来了,但是在那边实在难受。

怎么办?

寻找精神寄托。

我在那边的时候,基本就是她们的集体男友。

仅限精神支柱。

那有些问题怎么解决?

就只能找中国人,但是不敢在圈内找,怕被家人知道,找的都是来去匆匆的,例如空乘、导游、代购……

可能一个月或几个月见一次。

彼此满足一下。

不是个例,普遍都有。

什么都跟我讲。

生活得普遍很痛苦,这种痛苦根源,最终还是经济问题,例如男人赚多少花多少,没有积蓄意识,而中国女人总希望能存点钱。

十个,有九个是类似的抱怨。

所以,要么做代购。

要么,做中介。

做什么中介?

把想嫁到日本的姑娘,给中介过去,当然普遍要下嫁……

要问她们嫁到日本后悔不?

百分之一万的后悔。

说的夸张一点,不同的文明导致的差异,无异于嫁给了外星人,除非你站的足够高,本身是世界级的,例如章子怡嫁给老外,汤唯嫁给老外,巩俐嫁给老外,这些都无妨,因为她们本身就是世界的。

老百姓?

还是安稳的找个老家的最好。

最远,别出省。

相信我,这一点很重要,很重要!

别说跨国婚姻了,跨省婚姻多是悲剧,因为从小建立起来的价值观需要再次深度冲突、融合,甚至可能结婚十多年都融合不了,例如我和媳妇,好在我们俩彼此包容,否则?早离婚1万次了。

同样的道理,移民?

真想移?

去上海,去深圳,我个人感觉,能在上海、深圳立足,已经超越了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已经是顶级了,今天去香港看看,不过如此了,未来就是环深城市了。

我从小到大都很丑,现在也很丑,但是呢,自从我小有名气后,说我帅的人也多了,而且说的很用情,说越看越耐看。

我也当真了。

你想,从读小学到读大学,没被女孩子喜欢过。

多么尴尬。

那时,班上女孩喜欢打篮球的。

而在我们眼里,那些学习不中用光体育中用的都是草包,你咋不喜欢我们这些学霸,而去喜欢学渣呢?

不理解。

我真正的出头是在BBS时代,一时间,那种扭转太极端了,从追不到女孩子,见了女孩子流哈喇子,到无数女孩子围我转,我生活的常态就是应付,忽悠。

太多了。

跟我媳妇谈恋爱的时候,我同时有40多个女朋友,那时要不是我媳妇逼着我领证,我还不知道娶谁呢,看看每个都不错,每个貌似又不完美,挑花了眼,关键是真的是任我挑……

到了我这个年龄,那又会进入另外一种状态,就是可能腻烦了那种关系,觉得是负担,哪怕群发一声“宝贝”都觉得太累,那就需要做减法,只留下有用的。

既然你喜欢我,你又在重要的位置,那你帮我赚点钱吧。

这个最现实。

例如大家总是说,渣男开大G,开大G还需要泡妞吗?

不需要。

光拒绝就够费劲的了。

故事继续……

丹姿联系我,说有个机会,问我有没有兴趣?

她单位有个同事,在邻县搞了个沙场,属于幕后老板系列的,目前需要点资金,问我有没有兴趣?

她投了30万进去。

年息1.5。

带着我一起见见,因为之前我跟她谈过,就是我有意向去做一些基建项目,包括合法手续的沙场之类的,她是希望能给我创造一个机会,通过投入资金的方式去学习经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女人有女人的直觉,男人有男人的直觉。

一聊,我的第一直觉就是他给丹姿绝对不是利息,而是入股的方式,说的年息1.5只是口头协议,意思是最差给你这个利息,若是分红大于利息,那就给你分红,反正不会亏待你的。

一起吃了个饭。

我说我考虑考虑。

我送丹姿回家的时候,直接很明确的告诉她:要不是看你真心对我好,这顿饭我都不会来吃的,对你这个同事还是要谨慎。

她问,理由是什么?

我说,他开的车子太低调了。

她说,我们上班的,都这样。

这是两回事,例如我认识副处,开着一辆北汽电动车,但是身上还是有细节能显现身份,而这哥们,低调到尘埃里了,身上还有一股味道,车上也脏得要了命,车子是一辆老款的吉利金刚,还能值5000元吗?

与他操的盘差距太大了。

那可是接近1000万的盘子。

我断定,他的确没钱。

刚开始一见面,我都觉得很惊讶,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就他?一个沙场的幕后老板?你以为这是演电视剧呢?扫地僧?

男人的锋芒,藏是藏不住的。

回家后,我又特意给丹姿打了个电话,意思是若有合适的机会,把钱要回来吧,我越想越觉得可怕,可怕在哪?

第一、他真有沙场吗?

第二、是不是只借了你一个人的钱?

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投吗?因为我是通过你认识他的,即便是我投资,也是投资在你身上了,而你是个女人,女人再牛B,在商场里也是肥肉,就是可以随意坑的,女人的钱是最好坑的,吃了就吃了,所以我若是把自己绑架在你身上,绝对是肥肉。

他没有东西可以担保给我们。

你去见过他的沙场吗?

没有!

最大的风险,就是你是女人。

你不知道男人吃女人时有多么的狠毒,有一个算一个,特别是坑情人,一吃一个准,这样的故事我能给你讲一火车。

两个身边的故事。

一个小姑娘,大学刚毕业,学化学的,进了实验室工作,实验室是做除锈的,就是卖药水给钢厂,实验室的老板是个很有情调的男人,带着小姑娘去摘蜜桃去野炊,还动不动喝个葡萄酒之类的。

老板资金紧张,小姑娘从家要了40万入股。

后来呢?

哪有什么后来。

而且老板口味奇特,喜欢看老婆跟男人约会,在饭店里遇到还帮他们把单买了,不仅仅如此,还把小姑娘也拉下了水,小姑娘被洗脑纹了他的名字。

就是被吃了。

可以问问渣男的心理,借了女人的钱需要还吗?

男人所有从女人那里拿的钱,都是不需要还的。

啥?

就咱这关系,我花你点钱咋了?

故事二,也是我身边的,一个读者,大姐,单亲妈妈,儿子马上大学毕业了,她用了毕生的积蓄给孩子买了套房子,娶媳妇用的,现在自己住着。

她找我的时候,是希望我能买她这套房子,等她有机会翻身的时候再买回去。

原因是什么?

她借了50万给一个男人做生意。(这50万是她四处借的)

她以为是男人借自己的。

而男人说是合伙的。

意思是钱都亏光了,你问我要哪门子钱?

原来是宝贝宝贝的关系。

因为这个事,差点动了铁锨,最初她还是占上风的,追到男人的单位去闹,男人吓得要命,后来有人给男人出了个招,很奏效。

放母老虎。

把她咬的服服帖帖,一边打着耳光一边质问:你偷我家男人就算了,还想讹我们家的钱?今天就让你这个破鞋出出名……

过了有几个月吧。

我在微信上问了一句:后来如何?

她说,我把房子卖了。

我把电话打过去。

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是嚎啕大哭。

委屈。

为男人付出了一切,结果钱没了,还挨了母老虎一顿打,最终把儿子的婚房也给弄丢了,若不是为了孩子,早自杀了。

我问,不想报仇吗?

她说,算了。

看吧,母老虎就这点好处,欺负住就欺负住了,保证你再也不敢了,你再敢?还在大街上撕你。

一次就真不敢了,我见了几次女人打女人,我发自内心的害怕,我觉得女人才是心狠手辣,用最残忍的方式去折磨,比凌迟都可怕,拿牙签就那么生戳,就跟穿羊肉串似的……

我给丹姿描述了一番,她还是不大信我。

不信不信吧。

挨打的时候,我去帮你录像。

女人是感性的,相信直觉,于是,女人又是最容易被洗脑的,这就如同别人忽悠我媳妇炒比特币,我媳妇还真信,我可是她老公呢。

她觉得人家说的对,也许已经投了。

我有两个小迷妹,迷到什么程度?

发了工资就存我这边。

让我给保管着。

我不想给管着,还不行,以为我讨厌她了。

一个是博士,30万的补贴,也要放我这边,我让她买了兴全合宜,我当时承诺过,若是亏了算我的,赚了算你的,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特意问了问,目前12个点的利润了,半年左右吧,我是让她长线持有,不减持。

一个是硕士。

账户都是她们自己的,就是今年刚开始喊牛市牛市时买入的,还不错。

博士,承认自己不懂。

什么都没动。

只是有天跟我讲,她进了一个股票群。(只要你开了户,留了手机号,就不断有人加你微信,这是铁定的规律,数据都是被卖来卖去的。

我说,在股票问题上,除了我不要相信任何人,我未必能让你赚钱,但是我不会让你亏钱。

她还是没管住自己。

进了五六万块钱。

赚了6000多,这个时候才告诉我,仿佛是打了胜仗。

我说,你要相信我,就抓紧跑。

跑了。

跑了之后呢?

又质疑了我很久,我找了大量的新闻给她。

她反复就理解不了一件事:既然是骗子,为什么让我反赚了6000元呢?

那是诱饵懂吗?

坚信你还会再进去的。

后来,虽然不是很服气,还是退出了,退出很久后,退了烧,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她自己就跟我讲,曾经想过把兴全合宜全卖了进去。

硕士呢?

买了兴全合宜赚了6个点,退出了,理由就是赚钱太慢了,没意思,跟我吵了一架,当时我还写在了文章里,她说了一句话激怒了我:你也不过如此。

嫌我不行,因为我当时跟她说的,我的第一目标是不亏损,也有这个能力,第二目标就是年均收益能达到12个点。

她觉得,太弱了!

她最近蔫了,仿佛生病了。

没敢告诉任何人,她亏光了底裤,甚至可能有借款。

跟我讲了,承认了错误,我安慰了一句:没事。

一切还可以从头再来,更好的一点就是她工资存我这边,我拿出来给了她,当时我在新疆,她特别急,说急用钱,我以为家里有什么事,而我又没有带U盾出门,我就用微信一点点给转的。

她被拉进了什么涨停群,天天涨停,欲罢不能,后来又进了什么期货群,一把就OVER了。

昨天还给我发了条信息:你一句“没事”,让我释怀很多。真的是一个合格“家长”,我谁都不想告诉,就是觉得我的世界里很不宽容,任何一个人都都会把我骂死,你宽恕了我。

我问她,你为什么不问问我?

她说,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的,会反对的。

后来,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

每个人都是自信的。

每个人都相信直觉,理论上,我对她们这么好,她们这么信任我,可是在关键时刻,还是在逃避我,不敢告诉我,总觉得怕我打扰了发财梦。

从这一点而言。

你别看一个个嘴硬。

每个人离传销都只有半步之遥。

我总忘不了那个场景,当年有个大V跟我一起去拜访一位企业家,大V给企业家在科普P2P,企业家反过来劝她:你若是今天能把钱拿回来,你都是成功的,明天都未必有机会了。

因为这个事,彼此都看对方狭隘。

意思是,怪不得传统企业家不行了,看看思想多么的落后?

后来?

后来就是抱头逃窜,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从此隐姓埋名,还时不时的被挖祖坟:你对得起当年跟着你一起投资P2P的兄弟吗?你让多少人家破人亡。

想起了我写过的一句话:绝大多数工薪阶层,其理财能力约等于白痴!不出手还好一些,只要一出手,要么理少了,要么理没了,没有例外!

但是。

每根韭菜都觉得自己长的像镰刀!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07-26

导读:在新疆养成了一个习惯。 遇到检查站,第一时间放下所有车窗…… 这是要求。 一是便于两侧工作人员肉眼检查。 二是便于两侧高清设备人脸识别。 一般,秒识。 直接摆手,让过。 出新疆后,第一站去了额济纳旗,就是大家平时喊着去看胡杨林的地方,一进城,有查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