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08-06

2019-08-06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8-06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08-05

导读:小罗兰,博士。 回来工作有两大原因: 第一、父母希望闺女离家近点。 第二、单位补贴30万现金。 工作半年后,联系过我,意思是不快乐,为什么不快乐呢? 第一、自己学的,用不上。 第二、工作氛围,不喜欢。 我觉得,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是不是跟同事闹别扭

老杨,很老了。


濒临退休。

之前,我们见过一面,那时我还在农村住,他下乡搞联系群众,我属于他的片区范围的。

什么叫联系群众?

就是全县农村人口总数除以公务员总数,就是每个人承包的户数。

老杨拿个本子,进门。

问我有没有问题需要反馈?有没有需要帮助的?

我急忙招呼他进屋。

不进,就那么一屁股坐在院子的台阶上了,这个动作,很亲民,那还了得,咱急忙进屋搬椅子:快起来,快起来,坐,坐,坐……

彼此留了个联系方式。

特意叮嘱,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先联系他,他为我们做主。

接着,下一家。

后来,我在单位当司机,也经常陪同事去联系群众,什么版本都能遇到,例如有人真的一肚子气,把这些人当青天大老爷了,诉了大半天的苦,把村里当官的控诉了半天。还有的说的也很诚恳,啥问题没有就是没钱,能否扶持点资金?还有的就是嫌没媳妇,问组织能给解决婚姻问题不?

老杨应该是个领导,看那年龄,气派,像。

据说,村里有人给他打过电话,让他帮孩子找个工作……

至于,找没找,不知道。

村民把这些事,想简单了,以为一句话就可以安排一份工作,实际上,现在帮人安排个工作,很难。

另外,有误解。

看着老杨人特别的和蔼可亲,以为是自家亲戚了。

老杨的和蔼可亲,是一种工作色。

便于开展工作。

有天,周末,我在地摊上吃烧烤,旁边是老杨俩人,在喝扎啤,点了很少几串肉,我们对视了一下,彼此都觉得面熟,我认出了他,他没认出我,毕竟我只是他负责的农民之一。

但是,出于礼貌,彼此都摆了摆手。

在山东,只要认识的,就不能喝独酒,就是自己偷偷的喝,那不合适,一定要一起喝个酒,我提着酒瓶过去喝了个酒,简单一介绍,帮他回忆了一下,很神奇的是,他竟然能记住我父亲的名字。

去洗手间的空,我帮他点了10串羊肉,顺手把单给买了,一共110块钱。

他们吃的快,我们吃的慢。

他们散席后,老杨的朋友走了,老杨就过来坐下了,闲聊了半天,一般都是先找共同交集,一聊,交集不少,在小地方生活的朋友都懂,一个县城就是一张网,只要你有一定的身份,算是一个节点,那么说起来都认识,甚至可能跟县长只有一步之遥。

更巧的是,老杨家嫂子,就在我们同桌的电梯公司上班,老杨的公司主要是做安装,嫂子在的公司主要做维保,看似是两家公司,其实是一家,我们同桌的朋友属于上班族,在一个很不错的单位,身份标签好,同时是电梯公司的幕后老板,真正的大老板,在北方这是很常见的,这就如同我写的我儿子所在的私立学校,其幕后老板还在单位上班呢!

那更亲切了。

我们彼此加了微信。

老杨走的时候,扔下了100块钱,我们跟扔手雷似的,扔了几个回合,最终,我收下了,可能老杨不希望有任何把柄在外人身上。

过了有一周左右。

老杨在微信上问我,方便一起喝酒不?带上那个电梯。

方便,我负责约。

电梯这个人,很难约,因为他有那么一丝孤傲,总觉得自己属于有产阶级,不喜欢跟屌丝打交道,他定义的屌丝,就是没有文化的人,所以他总是劝我,你咋什么人都玩?你跟他们玩不掉价吗?那都是些江湖人士。

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普通上班的,甚至有那么一丝木讷,木讷到什么程度呢?我们是在健身房认识时,我送他瓶脉动,他坚持给我5块钱……

当时我就给他在心里起个绰号,沙雕。

后来,他愿意跟我玩,是觉得我身上还是有那么一丝文化气息的,是当时一群男人在调侃教练,说装不下了,应该跟非洲那个什么族似的,找个筒裹着,但是至于是什么族,他们不知道,我就给科普了一下,是什么族,在什么区域,有什么特色。

电梯觉得,哇,你还真懂。

不仅仅懂,其实我也有类似的苦恼。

我就帮老杨约了电梯,我很少约人吃饭,一般都是被约,为什么很少约人?我觉得每个人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约人容易打乱别人的计划,所以,一般不开口,若是开口呢?也很少被拒绝。

老杨坚持,家宴。

亲自下厨。

搞的很正式,还提前半天给我发了菜单,意思是他要去买菜,让我问问电梯有没有忌口。

复式,老楼,准确的称呼叫将军楼。

当年,一套20多万。

其实,跟我们家平房差不多,我不是很喜欢这类房子,因为单层利用率太低,主要是不愿意上楼,蚊子多,苍蝇多,灰尘多,关键是噪音大,门口总有吆喝声。

装修风格很老了,但是能看出来,当年属于时尚的。

跟老人住一起。

老人七十多了,很矍铄,一看就是知识分子性质的。

老杨家嫂子是特殊体制内的,工作满20年就可以直接退休,所以她在电梯那边工作等于双份工资,据说嫂子退休前其级别相当于副处。

这就算大户人家。

一聊,老杨还不是本地人,老老杨也不是,老老杨是济南人,而且是正宗的市区人,属于水利方面的工程师,因为一腔热血,来扶贫了,结果认识了老杨妈,就定居了。

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对味了。

就是无论老杨还是老老杨身上都有一股范,就是天生的优越感,这种范不是装的,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就是属地优越感。

老济南人身上,都有。

我之前谈过种族歧视这个话题,为什么我们中国没有种族歧视?

是因为,我们压根没有机会接触外国人。

所以,我们从来不需要讨论种族歧视的问题,反而觉得老外好狭隘,人家黑怎么了?凭什么歧视人家?

但是,我们有别的歧视。

户籍歧视。

种族歧视的本质是血统歧视,当年英国殖民印度时,英国人跟印度人通婚,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混血群体,这个群体有着绝对的优越感,按理说,今天优越感应该没了吧?毕竟英国人早都滚了,不,依然有,自信到什么程度?

防止再次混血,只内部通婚。

喝酒?老杨只喝趵突泉啤酒,济南专属,回到这个环境的老杨,跟坐在我家台阶上的老杨,俨然就是两个人,这个老杨在谈起自己是济南人时,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让人印象深刻。

我也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设家宴了。

让我们感受一下,他们家的底蕴,说实话,我还真的很欣赏,从下而上,很常见,从上而下迁移,很少见,这就如同我去原子城参观,就是研究原子弹的地方,那里有纪录片在播放,当年很多上海的大学生研究完原子弹干什么去了?分配到各地的兵工厂了,有的去了河南,有的去了四川,一辈子没能回上海定居。

不得了。

包括在日常合作时,若是家族太单薄的,我也不大敢合作。

我希望的是,父辈就有一定底蕴的。

这种,不至于说动不动就一卷铺盖,消失了。

我刚认识电梯时,他在跑步机上跑,不仅仅是他,大部分人去健身房就是去抢跑步机,现在开始抢动感单车了,前几天我还发了个抖音,录的动感单车视频,我配了一句:这操作让我这职业自行车运动员略有出戏……

搞成了DJ。

关键是这个骑法,膝盖能受得了吗?

低阻力,高踏频才是正道。

说白了,搞健身的教练,没有几个懂自行车的。

当时我问过电梯,咋突然想起了健身?健身房永远就是两类人,一类是天天都去的,一类是去了几天不去的,也就是心血来潮,这就是为什么健身房的卡天天卖,而健身房就是不饱和的原因。

大部分人,都在对赌游戏中,输了。

坚持不了。

电梯说,体检,查出了各类问题。

什么脂肪肝之类的。

我心想,肯定也坚持不了几天,这玩意不是真热爱,白搭,你见几个胖子瘦了?叫小胖的到老也是胖。

坚持的还不错,我就开始带他骑动感单车。

他晚上不吃饭,瘦的特别快。

我为什么不瘦?

因为我不节食,不仅仅不节,他们一喊我吃饭,我就吃多了。

瘦了后,我建议他去找私人教练,去适当的练一下力量,但是我也不建议练成肌肉男,小地方还是审不了这个美,你就练成民工身材就很完美,所以我推荐的动作就两个,一个是深蹲,二个是引体向上,若是做不了引体向上,就做下拉。

背起来了,整个人接着就精神了。

引体向上,就是练背的。

练了一段时间,他觉得教练不如我专业,我觉得是沟通问题,有些时候,教练太把自己当教练了,就很难做成生意,也不需要太热情,你把他当好朋友看待,做不了就不需要强求,循序渐进,用心去感受对方。

我就给他推荐了一个私教。

每节课200元。

在写字楼里的,一进去,有点跳钢管舞的感觉,到处是杆子、绳子,主题是CROSSFIT,只做私教,一对一。

教练觉得电梯身材还算不错,光练攀爬就行,就是各类爬高,爬软梯,爬缆绳,爬墙,爬杆,提升握力、臂力、肩部背部力量。

电梯觉得,这也太简单了吧?

就跟教练商量,不用教了,我只来爬,便宜点可以不?

教练给了他一个包月价。

私教为什么很难被认可?主要是消费高,其次呢,就是他给的建议太简单,一般人觉得这么简单还用花钱吗?

大道至简。

这个教练,我觉得他的牛B之处是具有一流的沟通能力,就是很懂客户是怎么想的,距离感把握的很好,不温不火,一直微笑。

认识他以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最容易成名的渠道,就是健身。

因为不需要思考,无脑就可以操作,他之前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有天拉了一位乘客是搞健身的,觉得出租车司机的身材不错,为什么不再稍微雕琢一下去做个健身教练呢?

就这么上路了。

健身,需要职业练,例如每天练三次,一天六小时,这么疯狂的练上三年,基本上就能在一座县城混上饭吃,你要这么想,这不是人生捷径吗?上大学还要四年呢,这个才三年就足够了。

若是真的苦练上三年,不仅仅是县城的NO.1,在网络上,也会有一大票粉丝,抖音、微博,同步更新,不仅仅练肉,还要练脑,每天学习理论知识,还做读书笔记,写训练心得,混健身圈子。

当然,大家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是:那这三年,怎么吃饭?

这,是个问题。

人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突然,没了收入。

人为什么会崇拜别人?

他能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倘若我比陈冠希还帅,唱歌比周杰伦还好,写作比莫言还棒,你觉得我还会崇拜他们吗?

不会的。

因为,大部分人都没有好的身材。

所以,好身材的人,才值得崇拜。

为什么教练会建议各类爬高呢?

大家可以仔细观察,在所有运动里,体型最匀称的就是攀岩运动员,完美的比例,矫健的身手,真是那句话:脱衣有肉、穿衣显瘦,更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无需特别肌肉训练,无需忌口。

若是只是想找个饭碗。

有好身材就足够了。

若是想成名,特别是在网上成名,那就需要有理论高度,最好是能出本书,这样才可以拥有大量的粉丝,并且一定要开辟新的战场,提出新的理论,例如囚徒健身,一米健身,你要有自己的一块领地,例如攀爬健身,整个健身体系就一个动作,往上爬。

简单,有效,例如那么多做瘦身的,没有一个公众号做过乐天,因为他提出了一个简单有效的减肥方法,并且自己做到了。

怎么简单?

你为什么胖?

因为你摄入大于消耗。

为什么减肥难?

因为你很难减少摄入热量,吃习惯了。

那是不是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改变呢?例如提升基础代谢力,那就需要增加肌肉量,怎么增加?核心在于重训,也不需要多,每天上厕所后举上20次哑铃,就这么简单,可以不?

你依然保持原来的摄入,但是你的消耗变大了。

是不是要瘦?

肯定的。

所以,是慢慢地瘦,有条不紊地瘦。

这就样的减肥理论,一篇文章几十万人关注,火爆了,简单不?有效不?或者说你之前知道不?

可能也知道。

但是从来没有人提出过。

我跟电梯讲,若是为了好身材,可以长期混在健身房,若是想能喝酒,能抽烟,随意折腾,那就去搞有氧运动,例如跑步、骑行。

主要是,过程有意思。

例如一群人骑车出去转转,晚上回来还一起喝个小酒。

那些骑友们说了,没有一个酒精肝,没有一个脂肪肝,没有一个三高,就凭这一点,还不够牛吗?

这两年,我对自行车没有之前痴迷了,小的时候学骑自行车,还够不着车座,侧跨着骑,脚踏都掉了,光个轴了,一样骑,一放了学,能骑很远很远,那时哪怕一天到晚骑,都骑不够。

主要是穷,能有自行车就算好家庭了,我们在前面骑,没有自行车的在后面跑,一下午能骑好几个村。

我上学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还穿家里自己做的衣服,我有两个姐姐,属于家里的宝贝,穿的稍微好一点,就开始穿成品衣服了,就是在百货大楼里买的,一件衣服好几块钱,我记得有件月白色的外套是9块6毛钱,说起来应该是1990年左右了。

每当下雨时,哪有人打伞,伞可是个稀罕玩意。

化肥袋里有那种白色的透明塑料膜,就顶这个去上学……

真穷。

吃不上,穿不好。

那时夏天,成年男人普遍穿草鞋垫子,就是用轮胎皮做的鞋子,我爹稍微时髦一点,每到夏天会买双拖鞋穿着,已经是很奢侈了。

有时我就在想,我能穿越回去,该有多好。

贫穷对应的是愚昧、脏乱、迷信。

我们喝什么水?

河里的泉水,直接下口喝,家里的井水,直接拿瓢喝,定期要吃打虫子的药,那虫子拉出来都要20多厘米长,有的甚至还会动。

在我的记忆里,老头过了60岁,就不像样了。

就是因为这些生活经历,所以,那些长寿村,我坚信都是假的,真正的长寿村是上海,上海平均寿命已经突破80岁了。

农村人基本还处于自生自灭状态。

小病治治。

大病等死。

杨振宁现在97岁了,若是没有现代医疗,早挂了,他70来岁的时候做过支架手术……

有篇报道文学,专门调查中国长寿村的。

长寿村的秘籍是什么?

改!年!龄!

我记得我写过一篇文章,对于名人而言,若是70来岁死了,那都算夭折,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而在农村呢?

觉得这个年龄可以了。

关键是愚昧,前两年,我们家门口的马路总是出事故,死人,据我爹统计,平均每个月一个,后来几个村的书记找风水先生给看了,说还要死104个,除非,破解一下,怎么破解?

家家户户去十字路口烧纸。

那场面,谁见了都觉得很震撼,仿佛是失了火,一个村一个村的,排队去烧,然后磕头,打电话给我让我去烧,我肯定不去,但是我不去我娘生气,我又去了,去烧完后,我就坐车上看热闹,看吧,为什么《今日头条》这么火,因为这就是中国的主流老百姓。

磕头的时候,整齐,还有人在指挥,喊着号子。

应该喊张杨导演来拍部电影,这可是信仰大片,不输他的那个什么《冈仁波齐》,那么《冈仁波齐》到底拍的如何?

在我看来,不是一回事吗?

愚昧的人,被人忽悠了,说,你从芒康磕头到拉萨再到冈仁波齐,下辈子能幸福,于是一群人傻乎乎的去了……

若是告诉他们,这是假的。

还去吗?

大家都说被感动了,哭的一塌糊涂。

那是一群什么人?

吃的什么?穿的什么?睡的什么?

你见他们洗澡了吗?

你见他们刷牙了吗?

过着极度类似原始人的生活,这是你们崇拜的?是不是还想引用那句话,身体在地狱,灵魂在天堂。

他们寿命普遍很短。

与饮食有关,与海拔有关,与医疗有关,一辈子几乎不看病,处于自生自灭状态,刚看了一个新闻:西藏人均寿命已由50年前的36岁提高到现在的67岁。(这个数据很大程度是由城区人口拉上去的。

36岁?

我今年就36岁,吓死宝宝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青年。

我一点都不羡慕接近原生态的居民环境,因为我小时候就是这个状态,跟这群去磕头的人没啥区别,你看他们的被子,都油到什么程度了?

过去在农村,家家户户的被子如此。

被子不会随意买。

就是结婚的时候有几床,是几床。

一直盖到老。

又脏又臭,当时有亲戚住院,那时我有车,过去帮着拉的,拿了一床被子放车后座上,整个车里都一股尿骚味。

你说的他们再伟大。

我也不认可,也不羡慕,也不崇拜。

那是落后的玩意。

谁拿这个来当情怀消费,谁是真恶毒……

张杨拍的《冈仁波齐》跨度略大,从拉萨接着就到了冈仁波齐,应该这么讲,从芒康到拉萨简单,从拉萨到冈仁波齐难,冈仁波齐在新藏线上,海拔更高,环境更恶劣,沿途补给更少,冈仁波齐所在的县城叫普兰县,整个县城人口都不到1万人,1万人呢!

之前,我一直觉得,整个西藏都是类似电影里这些磕头的人,弓着身子,穿的破烂,脸上通红,身上发臭。

后来,我在拉萨待了一些日子后才明白。

分人。

应该说,农民系列,普遍如此。

有钱人呢?

像北京姑娘,像上海姑娘,接受现代化的教育与医疗……

甚至,也留学。

留学回来后,偶尔在西藏,大部分时间已经在北上广了,因为高原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哪怕天生高原的西藏人也会心肌肥大。

还有,就是拉萨夜生活很丰富。

超出大家的认知。

载歌载舞,关于这个,我不便于谈自己的观点,我摘抄一段别人写的吧:

只有原始部落才会全民载歌载舞。文明开化的民族,和民族中等级较高的阶层,都不会一言不合便歌舞。因为所谓文明开化,就是社会的整体等级提升。而社会等级提升,则意味着对身体的活动和裸露,声音的制造和发出,情感的组织和表达,有更多的规则和限制。

具有丰富城市生活经验的人,很容易从大城市的人群中间分辨乡村野夫。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皮肤黝黑,头发脏乱,衣着不整,甚至肮脏油腻,也不仅仅因为他们的脸上流露出恐惧不安或轻慢无礼的神色,而单单是从他们的谈话中,就能明白他们进入文明社会还不太久。如果你听他们的话语,你会发现他们从发音方式、词汇选择、语法使用,甚至是音量控制方面,都完全没有适应城市文明。

如果你解剖一个文明人和一个未开化的人,你会发现他们的生理结构区别甚微,也许在大脑体积上有些区别。但是你若是从软件和行为上观察此二者,你会发现他们简直是不同的物种。文明人在身体行动上表现得更拘谨,而野蛮人则更加奔放。

实际上,不管什么地区,只有两类人,一类是没钱人,一类是有钱人,全世界的有钱人过着相似的生活,而没钱的人呢?过着不同的生活,而且越没钱越守世俗传承,这就如同我爹我娘过去在农村的时候,烧香烧纸无比的虔诚,我总是说他们,城里人不烧,咋比你们还富有?

解释不了这个问题,那么烧纸烧香就没有意义。

现在,他们已经被我洗脑了。

基本,不烧了。

只是大节日,才会去十字路口去烧,然后回来再反过来给我洗脑:越是城里人越信,你看看他们烧的那么多……

我说,那都是跟你们一样,刚进城的,还没进化完全的。

倘若我爹是出生于芒康。

可能,他还想从山东磕头到拉萨!

信仰是个什么玩意?

易中天说,信仰就是喝酒,少喝一点,挺好,如基督教;喝多了呢?那就成了中东地区,当然,还有一种,是不喝酒,例如我们。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今天的宗教已经略滞后于人们的思想了,就是很多东西我们知道不切实际了,只是“假装”信而已,例如过去我家还供着玉皇大帝,若是我依然生活在农村,可能依然会供,只是当成了习俗,而不是信仰了。

但是,别急,马丁路德已经在路上了。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08-07

导读:这两年,妹夫很老实。 让扫黑除恶吓的。 高利贷,不放了。 牌? 不打了。 连纹身都去洗了,已经洗了三遍,还能看清,不过已经有很大进步了,至少有从良的趋势了,做的生意也阳光了,跟着我几个哥哥做地基,就是楼盘地下部分,具体分工,我也不清楚。 妹妹呢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