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09-10

2019-09-10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09-1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09-09

导读:单位做了人事调整。 成立了一个应急部,委派了一个副主任挂帅,然后给分配了四个兵,这四个兵全是奇葩,拿工资不干活的主,关键是压根不去上班,连卡都不打,属于中性身份,介于正式与临时之间,工资呢? 跟正式的差不多。 专业术语就是工人身份。 四个人,

卢师傅给我打电话,问我有空不?一起喝羊汤。


有空,有空!

卢师傅是我同事,在办公室工作,相当于办公室副主任,权力非常大,没有八项规定时,大小饭局都是他来安排,就凭他?到哪个大饭店签单都好使。

关于他是如何转正的,也是有很多民间版本。

据说,当年他给老大开车,这个老大是济南派来的,很年轻,这种体验生活式的年轻干部提拔速度都非常快,在这边待了两年就高升了。

老大家的娃,就是在我们这边县医院生的。

卢师傅鞍前马后,老婆熬了小米粥,卢师傅趁热送到床头,不仅仅如此吧,反正是工作内工作外的事,都干的很出色,完全是“自己人”的角色。

老大临走,把卢师傅的身份给解决了。

在那个年代,这是可操作的。

现在的办公室主任,是学问派,80年代大学生,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据说有着非常漂亮的履历,还给某名人当过秘书,在他眼里,像卢师傅这样的人,就是地头蛇,没有文化,是国家的蛀虫……

好在什么呢?

现在办公室没有任何权力了,哪怕采购个网线都要招标,彼此看不上,但是也能和谐共处,毕竟没油水,自然也没有冲突。

但是,卢师傅这种跟我相处的很好,因为很江湖,我们在单位外有交集,他私下里开了一家物业公司,他的合作伙伴是我骑友,俩人还搞了个私人会所,就在物业公司里面,红木家具,碗筷都是从日本进口过来的,还有专业的厨师,也就是说,天天有招待,有宴请,除了物业公司还做保温材料,建材领域的,全是关系业务,喝酒喝来的。

最初我不认识他,是骑友喊我过去吃饭,桌上卢师傅敬酒时,骑友一介绍,我靠,我们俩是同事呀?

为什么不喊他卢主任呢?

当年,他给老大开车,大家都喊他卢师傅,这么多年,没改过来,之前我科普过,师傅还是略体力的称呼。

他也不介意。

亲切。

我去骑友那边是比较频繁的,一旦有稍微正式一点的骑友聚会,一般都会喊上我,卢师傅一般都在,自然越来越熟,他算是同事里对我了解比较立体的,我在这群骑友里还算是比较有威望的,应该说是骑的最好的吧。

一般别人问我,我都说第二好。

万一有更好的呢?

给自己留有退路。

我说的好,不是骑的快,而是持久、稳定、不掉队,能进能退,能攻能守,无论什么时候,随时可以当领骑也随时可以收尾,从来没有不行的时候。

我问卢师傅去哪喝羊汤?

他说,单位新开了个食堂,咱去那边喝。

我说,行。

他说,别开车,从后门走。

我问,后门开了吗?

他说,我找人过去给开。

我打车过去,后门果然有人把守,一位东北大叔,快退休了,不过依然是工人身份,退伍转业过来的,属于卢师傅手下干活的。

把我迎了过去。

除了我,还有单位里两个比较调皮的,就是平时不正经上班的,但是都是正式的,有自己的一摊生意,平时见不到人,吃饭见到了。

开了个什么餐厅呢?

过去不是有职工食堂嘛,但是食堂不能点菜,有职工就反馈,那不行,菜品太单一了,咱能否上个小食堂,可以点菜的?

就是上了这么一个食堂,很小,四个小包间。

从卢师傅喊我们来吃饭,就可以推断出,这个食堂与他有关,食堂也是一分为二,有大厅,有单间,大厅是自助餐,但是菜品要比职工食堂好很多,但是呢,有一点不同,这个是不能刷卡,需要自己掏腰包。

卢师傅先进去了。

噌噌跑出来了,拉我们几个先去小树林。

咋回事?

老大在大厅吃饭。

他在那里吃饭,我们也去吃饭,有啥问题吗?

有!

老大在大厅吃饭,我们进包间?

意思是在小树林等等,吃自助餐还能吃几分钟,顶多20分钟,卢师傅打电话安排先给包间准备好饭菜,等一会上。

我们几个就在小树林里吹牛B,说新来了一个女同事,还是临时工,三天开了两辆车,一辆卡宴,一辆宝马X6,还说长的挺漂亮的。

我问,有照片没?

没有。

关键是,越是开豪车的,你越不敢勾搭,你不知道她妈背后是谁或她背后是谁,甚至你要思考,就这样的笨蛋怎么考进来的?临时工也是需要考试的,而且竞争激烈,我这样的学霸都差点考不上。

我很是生气,竟然还有比我嚣张的人?

我顶多开个GOLF来上班,平时都骑摩托车或自行车……

小树林是个停车场。

一辆奥迪A3转悠了转悠,过来了。

孟主任,女的。

大家急忙拉她下水,一起吃饭,她说去下乡扶贫了,路上吃过了,准备去办公室午休,看到了我,甚是惊讶,小董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一直都在啊,上班呢。

她说,一会去我办公室喝茶吧,他们办公室都有人,我自己一个办公室,没人管。

我说,不去。

卢师傅在旁边加戏:唉!白搭,老娘们了,人家小青年不上钩……

孟主任摇了摇头,走了。

意思是不跟你们一群流氓一般见识。

我们几个围着孟主任的车看。

有同事问,这车不便宜吧?

我说,现在也就是十四五万。

他们几个都觉得不可能……

我再次给他们科普了一下,现在宝马、奔驰、奥迪,都有了10万元出头的车子,其中奥迪就是这款A3,跟高尔夫是竞争对手。

我朋友刚给媳妇买过一辆,我跟着一起去谈的价,熟悉得很。

大家略伤心。

意思是这些品牌咋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放心吧,还会继续下探的。

哪天宝马推出一款5万元的家庭用车,也不要惊讶,因为市场需求决定产品定位,看摩托车就知道了,过去宝马摩托车哪有低于20万的?

现在宝马310不到5万块钱。

不仅仅车子如此,传统的IP都如此,例如NIKE、阿迪,你不觉得越来越平民了吗?大家都在穿,也没人觉得贵了,我记得过去随便买双阿迪的鞋子都要1000多,现在两三百就能买到,我现在穿的比较多的是彪马,一双鞋子四五百块钱,很便宜。

化妆品、包包、手表、自行车,都是如此。

传统大品牌,都在逐步“下探”。

就是我们穿的,用的,越来越拉不开距离了,真正拉开距离的,都是一些小众的品牌,与品味、故事、质量挂钩的。

这就如同我之前写的,折叠车里的王牌是大行,路上越来越多人在骑大行,但是大行只能算是NIKE,而真正高端的折叠车是BIRDY鸟车。

开宝马X5不牛B。

若是有辆X5M,那才牛B。

看起来一样,可价格差三倍呢,就如同同是开宝马5系,你是520,人家是M5,价格差4倍。

过了差不多20分钟,老大吃饱了,跟众人离去。

轮到我们登场了。

餐厅老大亲自一一迎接,仿佛我们才是老大。

包间布局很上档次,高大上。

已经上满了菜。

老板亲自作陪,一介绍,我明白了,老板是宴请卢师傅,希望卢师傅帮着多介绍一些朋友过来捧场,咱这食堂也对外营业,但是不能挂牌,只能靠口碑,咱这边的优势就是食材好、厨师好,跟私人会所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请朋友到这里吃饭,这是什么档次,对不?

也不贵。

没喝酒,吃的也比较快,三下五除二就吃饱了,告辞。

大家各回各家,忙去吧。

卢师傅喊我喝会茶,去哪喝呢?

找孟主任。

敲门,孟主任还在沙发上躺着午休,被我们给喊起来了,问有什么好茶,翻了半天,就是日照绿茶,一看,很久没喝了,颜色都变褐色了,卢师傅半调侃半嘲笑了一句:人家送的好茶都拿回家了……

卢师傅回自己办公室拿茶去了。

孟主任问:晚上有空不?

我问,请我吃饭?

她说,有个饭局,很适合你。

我问,有女的没?

她说,全是女的,你们主任也去,基本你全认识。

我说,行。

之前阿俊姐问过我一个问题,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上班,有没有分裂感?

我,没有。

别人,有。

对于同事的崇拜也好,尊敬也罢,我都习惯了,无论对方是什么级别,我认为都是常态,若是不这么对我,我反而觉得不正常,心里会反击的,你不过是个副局长,你看你牛B的,一个月拿那两毛钱,谁给你的自信?

记得有次换岗值班,就是各单位交叉执勤,可以理解为去别的单位当保安,专门查迟到的、酒驾的……

一个家伙迟到了,说话很冲,说是没带蓝牙卡,要求抓紧把杆抬起来。

他不知道换岗的事。

我们几个偏不,别说我们是不保安了,即便是,就凭你这态度,也该教育教育你,类似的较量,气势是最重要的,对方又喊又叫的时候,你反而心平气和的去调侃,他自己就发了毛,他那么大的火气,你却问了一句,你这车是二手的吧?!
 
换位当当保安其实收获特别大,越是幸福的人,对保安的态度越好,特别是有早上先到单位打卡再去送孩子的,窗户放下时,大人会说早上好,孩子会喊叔叔好,这都是幸福的家庭。

在我们小区,我们一家,包括我父母,跟保安都相处的特别好。

我的车牌在右侧,经常识别不到,但是只要我车子开过去,杆会接着就抬起来的,不会有半点卡顿,不仅仅我开车如此,骑车也是如此,离门口还有很远,杆就抬起了,有天我还在心里给自己演了一出戏,意思是不要这样对我,你这不是惯坏了我吗?另外会让别人恨我。

让我自己刷卡进不行吗?我又不是没手,我还要训他们一顿,凭什么给我特权?主要是我心疼他们,我觉得不需要这样,我也没有帮上他们的地方,我平时也很少跟他们聊太多,我爹经常去跟人家聊天,谈人生谈梦想的。

领导、幸福的人,都对保安特别好,越是农村出来的,当个芝麻官的,越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保安是个很有意思的群体,有机会我可以写个专题。

晚上,算是家宴。

刘姐宴请三位女人,我们主任,孟主任,还有别的单位一位老大姐,这四个女人,除了刘姐我不熟悉外,其他三个全熟,特别是老大姐,那更熟,球友,酒友,饭友。

老大姐级别最高。

刘姐借用了朋友家的公寓,公寓就是专门为喝茶吃饭而装修的,非常有品味,家具都是意大利进口的,我一看那墙上挂的油画就觉得这个公寓的主人不是一般人,至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一定资本的。

公寓还配有厨师。

家常菜。

事情大体是这样的,刘姐得到了小道消息,就是可能要把她下放到乡镇口,那她肯定不想去,因为去了可能就很难再回来了,也会失去很多提拔的机会,就会老在那里,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要放她下去呢?

第一、她级别合适,需要这么一个准中层的干部。

第二、她没有相关背景。

第三、她不需要照顾孩子。

第四、她在单位是个闲职。

据说,过去她为了得到这个闲职,也努力了很多,付出了很多,但是今天闲职成了烫手的芋头,今非昔比了,大家都找活干的时代了,你是想找活都没活干,那么不下放你下放谁呢?

这场酒席的意义就是,希望大家能救自己一命……

听她讲讲,咱都觉得怪可怜的。

这就如同我旁听了一场审判,是城中村的一个主任,贪污了400多万,心理素质非常的好,整体素质也非常好,有什么答什么,这个人还是很有故事的,是村里几个家族争夺主任打得头破血流,他空降回来的,他原先在银行当领导,退休后回村里当的主任,靠的是德高望重,给他定的很多罪我作为旁听者都觉得不叫罪,例如村里修路,他安排人过去阻拦施工,要求村里承包,在咱眼里,这不就是行规嘛,都是如此,结果也成了罪行。

最后,他做最终陈述,他哭了,哭得特别伤心:我什么都认,我就一个要求,放我媳妇回家吧,她身体不行,她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她这个人疼我爱我,什么都会大包大揽的,求求你们了。

我听了,觉得心里都怪不是滋味的。

因为小律师的缘故,我偶尔会去参加类似的旁听,其实人人都可以听,刷身份证就可以进去,听久了就觉得法官需要很好的心理素质,因为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惯性,就是同情弱者,每听一次,都觉得应该马上释放了,人家就是冤枉的。

小律师跟我说过一句话:冤枉的话咋没抓别人?

老大姐给刘姐的建议有二:

第一、探探风声,问问这个消息是从哪传出来的?

第二、找替代人,就是你给领导物色一个,你说他合适。

这又使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的一件事。

球友找我把孩子送进实验班。

这个事我左右不了,但是我可以给牵头认识级部主任,级部答应了,但是同时表达了一点,这样的事非常非常的难,一般都是要把口子绝对扎死的,否则不乱了套吗?谁不想进实验班?但是看在董师弟的份上,咱争取。

后来,我问级部主任难度系数有多大?

他说,若是初中的话,很难,因为所有孩子都是城里的,都有关系,你把谁换掉?一不小心就得罪个大的,但是高中还好操作一些,很多学生是山区来的,学习成绩好,把他换出去他也不知道,以为就分到了那个班里了。

高明!

再回头想想我上高中的时候呢?

城里的孩子都是下铺,而且靠近窗户的,农村孩子呢?

都是挑剩下的。

当时咱不知道原因,现在知道了,都已经被暗箱操作过了,包括今天我们也用这种方式来欺负农村的,例如咱自己家的侄子之类的安排宿舍、座次,也是这么操作的。

孟主任和我们主任帮着刘姐物色合适的替补。

选来选去,选到了小硕士,这家伙是蒙阴的,考到了我们这边,学历高,能力强,已经有小头衔了,他又没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本地人,下放下去也无所谓,何况凭他的能力,用不了三五年还会调回县城的。

大家越想越觉得他合适。

来,干一杯。

我说,哪这么费劲,你陪老大睡一觉,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孟主任说,那更白搭,睡了他怕你在身边误事,更想把你安排得远远的。

老大姐说,女人最可怜的地方,就是总觉得变坏就能征服男人,能有钱,能有权,这绝对是误区。

我说,现在男人越来越不舍得给女人花钱了。

老大姐说,那是因为女人普遍贱了,过去你不买个房子买个车子,怎么可能跟你好呢?现在世道变了,又是抖音,又是微信,男人获得女人的渠道太畅通了,代价太小了,他们不舍得再付出了。

我说,这个解释有意思。

我突然想起那个又开保时捷又开X6的临时工,什么背景?

刘姐说,跟我一个办公室,爸爸是做生意的,妈妈在XX行上班。

我说,不知道有男朋友没。

刘姐说,你不用想了,刚来两天就有靠上去的了,帮着擦桌子,打水……

我说,那我不是对手,这类男人追女人,一追一个准,因为他没下限,什么都能干出来,早上去接,下午去送,忍得了大小姐脾气,上楼还要背着,咱哪有这个耐心?咱还指望人家背咱呢!

老大姐说,女孩子最悲哀的一件事,就是年轻貌美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屌丝男,追的时候的确很幸福,你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比伺候亲爹亲娘还用心,但是一旦得手后呢?他就恢复本来的面目了,该冷暴力就冷暴力,该出轨还是出轨,说直接一点,最初追你的时候,那是反人性的。

我说,女人都抵挡不住这种追求。

老大姐说,所以我说,这是运气问题,最好别遇到,遇到就是一次劫难,而且这类女孩普遍没怎么谈过恋爱,一旦失恋可能几年都恢复不过来。

我问,你家闺女找对象了没?

老大姐说,她还真领过一个这样的男孩回来,男孩特别好,跟你似的,长的很憨厚,到家后,帮着洗盘子刷碗,也很有礼貌,很会来事,不玩游戏不喝酒不抽烟,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但是我和你哥还是一票否决了,不是这个孩子人品不行,也不是工作不行,就因为一点,他是农村来的,再怎么出色,咱也不嫁。

刘姐说,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吧?

老大姐说,就要打死,因为他好得太不正常了,正常孩子哪有这么成熟的?我的观点是宁愿找个懂懂这种吊儿郎当的,也不找这么完美的,现在谈的这个男朋友,已经领证了,身上一堆毛病,不会做饭,到了家里往沙发一躺,在那玩游戏,但是他底子好,家教好,心眼好,读书好,工作也不错,至于打游戏懒惰之类的,这不就是年轻人该有的特色吗?

俩女人因为这个观点不同,理论一番。

找我评理。

我说,虽然我是农村出身的,但是我认同老大姐的观点,包括我们自己也觉察,就是到一个年轻人家里,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城一代还是城二代,我就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能接受你们亲家在小区拣垃圾吗?我住的小区算是很不错的,很多老太在这边帮着照看孩子,我看她们很多都有翻垃圾箱的习惯。

刘姐问,你妈妈拣吗?

我说,她知道我不允许,至于内心想不想,我不知道。

刘姐问,你真对保时捷有兴趣?我给拉拉。

我说,说着玩,没兴趣,她那个年龄的人不喜欢我,喜欢我的基本都是60后,70后,就是对男人有新的认识的时候,知道嘘寒问暖不重要的时候,开始欣赏才华实干了,那样是可以的。

散席后,我跟老大姐顺路,我去送她。

我问,刘姐是让你帮忙说句话?

她说,这样的话咱咋可能说呢?只能给出出主意,领导提谁放谁都是有自己的深思熟虑的,外人是不能随意干涉的。

我问,那最终还是会下放的?

她说,十有八九吧,不管什么事,都不要听一个人自己怎么讲,还有就是在工作问题上,除了自己的事,不要掺和任何人的事,都与你无关。

我说,这点我是明白的。

她说,今晚喝的有点多,刚才我想了想,今晚讨论的话题不是很合适,因为她就是农村上来的,第一个男人是城里的,跟婆婆闹的不合,算是被婆婆硬给逼着离婚了,第二个是农村上来做生意的,俩人过了没几年,老公又出轨了,后来就一直这么单着。

我问,没孩子?

她说,没有。

我说,也挺可怜的。

她说,凡夫畏果,菩萨畏因,你知道今天我们去吃饭的那个地方是谁的吗?

我说,不知道,但是我懂什么意思了。

她问,最近有没有关注房价?

我说,没有,就是前段时间有批尾盘,我过去看了看,我觉得价格太扯蛋了,没收,整体我认为价格略高,有合适的漏拣个是可以的,没有合适的不再出手了。

她说,肯定继续涨。

我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国家在降准,就是放水,放水的初衷是流到中小企业,每次第一反应都是股市,但是,最终推动的一定是房价上涨。

我说,这次说是不允许进入地产。

她说,咋可能呢?银行很明白,放给大家炒股有风险,放给中小企业有风险,放给地产领域是最没有风险的,所以每次放水,不管初衷如何,最终一定是继续推高房价,因为共识没有改变,就是所有人都知道房价不会跌,那么只有流进房产才可以抵御通货膨胀,变着法往里钻。

我说,这个问题我保留看法,我认为机会在股市,中国资产目前全球最便宜,房产、茅台,这都是老百姓理解的硬通货,一直都在涨,但是会一直涨吗?哪怕突然不涨了,也是跌了。

我认同她的观点,就是房价跌不了。

但是,我认为没有多大的涨幅了,除非是一线城市。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是我去深圳看房,深圳一套90平的房子现在卖到1000多万,当初业主买的时候不过60万,看着翻了无数倍吧?

但是你要是计算复利呢?

17%而已。

县城房子大部分时间都是横盘的,过去是,未来也是。

大家为什么觉得赚钱了?

第一、零存整取了。

第二、没有计算时间成本,机会成本。

房产真没有机会了吗?

我个人认为,不说北上广,只说深圳,我觉得再涨一倍也很正常,因为需求太强烈,不说身在深圳的年轻人了,就是我们这些外围人,也想在深圳有套房子,我们现在不买不是因为价高,而是被条件卡在门外了。

永远看涨大城市,其实,是错不了的。

不能指望涨多少,至少跑赢通货膨胀是没有问题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买不起,孩子就永远买不起了,未来没有白手起家这个概念了,看德国就知道了,德国5%的人控制95%的地产,未来中国也必然如此。

你看县城做地产开发的这群人就知道了。

一方面,不断的盖房子卖给本地人。

一方面,自己去一线城市不断购买物业。

为什么这么操作?

他们太懂地产了,地产的核心就一句话:

除了一线城市,中国没有房地产!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09-11

导读:山体同学给我发信息,手舞足蹈的。 啥信息? 他说,参加培训,竟然遇到了你一位美女老乡,特亲切,我刚把她送到北京南站。 我问,漂亮不? 他说,应该有四五十了。 我说,那算了。 他说,我问她知道你不,她说不知道,回头我把微信推给你,很有商业头脑。 我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 2019-09-06
  •   中秋节,我给大哥送了瓶酒。 就一瓶,连包装都没有。 送时,我提醒了...

  • 2019-09-09
  •   单位做了人事调整。 成立了一个应急部,委派了一个副主任挂帅,然后给...

  • 2019-09-10
  •   卢师傅给我打电话,问我有空不? 一起喝羊汤。 有空,有空! 卢师傅是...

  • 2019-09-11
  •   山体同学给我发信息,手舞足蹈的。 啥信息? 他说,参加培训,竟然遇...

  • 2019-09-13
  •   回农村老家。 串串门。 我串门速度特别快,基本放下东西就走…… 主要...

  • 2019-09-16
  •   堂哥比我大一岁。 从小到大,一起念书。 他初中毕业就不读了,我后来...

  • 2019-09-17
  •   李哥搞了个网红聚会。 喊我去。 我对任何聚会都没兴趣,去了干嘛?尬...

  • 2019-09-18
  •   一大早,心情不好。 莫名其妙挨了顿骂,谁骂的? 我也不认识。 加我,...

  • 2019-09-19
  •   目的地,敦煌。 我看公布的行程,第一天干到西安。 每人都是单人单车...

  • 2019-09-20
  •   领队是辆丰田。 收尾是辆丰田。 路上,大家偶尔也发发抖音。 有人评论...

  • 2019-09-23
  •   越野圈里,很鄙视一类人。 一会喜欢越野,一会喜欢轿车,一会喜欢跑车...

  • 2019-09-24
  •   全程无信号,导航怎么办? 有专业的地形图。 地上是没有路的,偶尔有...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