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10-21

2019-10-21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10-2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10-18

导读:胡同巷子里有家饭店。 夫妻店,很

手机提醒,摩托车本月需要年审。

如今,政策改良了。

不需要上线检测了,跟小轿车一个待遇,每两年领一次年审标就可以了,也不需要去车管所,直接在APP上就可以操作,很简单。

但是,需要上传交强险照片。

我查看了一下交强险,10月17日到期。

那我需要买上。

找谁买呢?

之前都是苏姐帮我买的,但是现在不能找她了,因为不久前她家里爆发内战了,打的死去活来的,刚平息不久,苏姐做了两个妥协,一是不做保险了,二是怀上二胎了。

那,咱也不好意思打扰了。

我发了个朋友圈求助,本地有没有做保险的朋友?我买个摩托车交强险,年审用的……

貌似每个人身边都有一群做保险的。

N多给我推荐的。

有个姑娘给我推荐了一个,说是王牌业务员。

加上了。

我喜欢找陌生人。

简单,直接,高效,不需要客套。

王牌问我需要办理什么保险业务?

我把需求说了一下。

他发语音回我,大体意思是不建议给摩托车买保险,因为一份保险的价格相当于车身价格的一半……

我回了一句,我要的是交强险。

他又回了一句,一样的!

我接着把他拉黑了。

为什么?

他压根没办过这个业务,摩托车保险的确很少有人懂,这个咱是理解的,但是你信口开河就不对了,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做事态度。

后来,是一个车友介绍了另外一个车友,说这个车友是做保险的,他懂这个业务。

加上了。

这个车友姓苗,网名叫苗圃。

一聊,认识,吃过饭。

但是没有太深的交集。

这也是北方饭局的副作用,就是在大街上经常能遇到熟人,一起吃过饭,但是就是想不起他姓什么叫什么在哪工作,越是交际频繁的人,这样的副作用越大,倘若能干到科级干部,到一家大饭店,能遇到一片熟人。

南方人应该理解不了这一点。

苗圃让我拍行车证、身份证给他。

他说,哥,保险是180块钱,我送你了,但是呢,现在保险要求非常严,必须本人扫码付,所以我给你发个红包,你再付,可以不?

我说,不用,不用。

他要了我的手机号码,没一会支付宝就提醒,收到180元。

这人,真倔强。

那我也不好再争,就收下了。

他把保单给我,我上传,就算年审完毕了。

那,咱就觉得欠个人情。

很不好意思。

恰是周末,我问他忙不?

他说,没啥事。

我说,去跑山吧。

他说,我车一般,怕给你们减分。

我说,没事,就是玩,别想多了。

我又喊了两块闲肉,都是在家闲的难受的主,让他们采购一些物资,我们去山里野炊……

现在,超过40岁的机车玩家,多转型到越野路线了。

没事,就往山里钻。

哪里崎岖,哪里有泥,去哪。

不走寻常路。

每次回来都是一身泥巴,跟铁人王振喜似的。

跟我年龄差不多的都讽刺我,嫌我跟着这群老头玩,他们依然倔强,说为什么不买越野摩托车?就是觉得一买了就是老头了,总觉得自己还年轻,包括我买LC76时,他们也是这么嘲笑我的,开丰田的全是大叔,董哥你老了。

隧道口有处小广场,算是附近制高点,这里也是两县交界的地方,两不管地带,有点类似金三角,是著名的约会圣地。

关键是风景好,我发了个朋友圈,配的文字是:群山之巅。

就那感觉。

我们从皮卡上把桌子、椅子搬下来,休息。

苗圃对于我们几个而言是新朋友,他给每个人准备了一份小礼物,毛茸茸的钥匙扣,手感很好。

这也算习俗吧,每个人都准备了小礼物,换一换,认识新朋友嘛。

他们分别交换了。

我跟苗圃讲,我也没好东西送你,送你两把螺丝刀吧,正好是一套,一句话,这不是普通的螺丝刀,看手感,看颜值,艺术品。

越是简单的东西,艺术品与日用品的差距越大。

就是你很难想象,一把螺丝刀可以做的如此完美,不是说不能用,可以用,甚至更耐用,但是咱不舍得。

日本VESSEL的,上次小梅子去日本带回来的。

她觉得我应该喜欢这些东西。

也不便宜,在日本卖合人民币400元左右,国内有做代购的,700多。

当然,跟苗圃不需要说价格。

艺术品自己会说话。

其他几个人我不需要送,因为太熟了。

聊天间,一辆领克开了过来,一看有人在,他们很尴尬,副驾驶的女士很智慧,放下窗户问:影视城怎么走?

我们一起很热心地告诉他们了。

车子掉头,走了。

我们几个笑了,意思是人家是想用这地方鼓个掌,咱打扰人家了……

这群小伙伴里,有个是搞抖音的。

算半个网红。

我们一休息,他就拍视频,全是摆拍,例如自己骑车上山,让人在后面给拍一段,然后马上下来剪辑,发出。

他有两个号。

一个是针对本地的。

一个是针对全国的。

针对本地的就是吸引本地的粉丝,想在县城当王者,被人崇拜。

针对全国的就是卖货的,用来谋生的。

他拍皮卡时问了我一句:董哥,我能发不?

我说,可以。

他说,我给遮一下车牌。

我说,无所谓。

发了没有十分钟,有人在下面评论,你跟懂懂在一起?

是个妹子。

网红问我:你认识不?

我拿过手机,看了一下头像:认识。

他问,漂亮不?

我说,还可以。

他问,干什么的?

我说,上班的,具体太多我也不了解,买过我的书,我去给送的,我只记得是青岛大学毕业的,开了一辆墨绿色的MINI。

他问,你没统计一下本地有多少读者?

我说,后台显示4800多个。

他说,遍布每个小区。

我说,差不多。

他问,董哥,你为什么不玩抖音呢?

我说,出去的时候玩一玩,回来就没心思了,另外我拍的这些题材,让人觉得太俗了,整天除了车就是车,让人反感,大家心目中的文人是骑个破自行车,戴个眼镜,很斯文,很瘦弱,哪跟我似的?仿佛是个屠夫,还整天嘚瑟,视频让人出戏。

他说,抖音绝对值得玩。

我说,我知道,我认识的读者里,至少有50个做抖音培训的,就是教人怎么成名,怎么卖货的,不管之前是搞什么培训的,一夜间,全搞这个了。

他说,是个风口。

我说,你吓唬吓唬我们吧,你做抖音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他说,不一定。

我问,最好的时候呢?

他说,一个月能做60万的利润,在这个领域算是小白级别,咱临沂有些团队一天都能赚这个数,我主要是本金太少,团队太小。

我问,最差的时候呢?

他说,赔钱。

我问,为什么会赔钱?

他说,现在抖音的玩法有点类似淘宝直通车,拍了视频以后付费推广,抖音帮你寻找潜在客户,然后接着成交,所以肯定有赚的时候,有赔的时候。

我问,核心是复制?

他说,是的,人家卖什么,咱卖什么。

我问,视频呢?盗?

他说,不是,而是翻拍,别人怎么火的,咱怎么模仿。

我问,不怕举报?

他说,盗的会被举报,模仿的不会。

我问,是不是也是风水轮流转?一段时间流行一个东西?

他说,是的,前段时间我问你书的事,那时抖音最火的就是卖盗版书,现在卖就白搭了,这个季节适合卖农副产品,例如苹果10元5斤包邮,包括咱刚才路过的姜地,那么多农民正在收姜,其实完全可以自己当农民说自己家的姜,然后付费推广,抖音是每隔一段时间流行一个主题。

我问,会不会以后越来越难做了?

他说,肯定的,一是市场会越来越规范。二是流量成本越来越高。三是流量高度垄断,大户越来越大,小户越来越难出头,你看天猫京东不就这样吗?

我说,那趁热,多捞点。

他说,咱就这么大个水平,不高不低,真想赚钱,还是要搞纯商业视频,就是纯粹投广告,不做自然流量,主要工作是选产品与做广告投放测试,可能一天就测上百个帐号,发现哪个是盈利的,猛砸,几十万几百万的砸,这个领域抓着一个产品一天赚一百万不是什么稀罕事。

我问,你为什么不做?

他说,对资金、资源要求都很高,而且不持续,一个产品顶多做两天,天天换,咱临沂有不少做这个的,做的好的时候,真是一天一辆A6,那个XX你不也认识吗?

我说,认识,我看他朋友圈一天收入50多万,我问他有30万的利润吧?他说差不多,我问了他手下的小朋友,小朋友跟我讲,说利润20万左右,咱这边不是有个XX印刷厂嘛,那老板很有钱吧?他通过我认识XX的,最近着迷了,说什么也要去学习,直接让我给泼了冷水,我说只要你不是90后,你再有钱,也做不了这些,这是时代给的机会,你错过了年龄就错过了机会,我算是离的最近的,我去参观他们都跟接待县长似的,挨着一一介绍,我都没兴趣,不是没兴趣,我知道我的年龄不适合了,没有这个嗅觉了。

他说,我和他们的路子还是有点差别,我卖的货都是自己发的,他们卖的货都是对接的淘宝,还有就是我有回头客,有自然粉丝,他们的没有,广告一停就什么也没了,你知道抖音为什么只允许他们的产品投放两天吗?是抖音也不想担责任。

我说,明白。

他说,他们跟抖音的关系其实就是莆田系跟百度的关系,只是抖音更懂的保护他们,展示两天,让你们卖个几十万单,好了,把广告屏蔽掉,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原罪,没有痕迹。

我说,这些我都知道,每个平台最赚钱的点,都是看不见的,他们一天几十万的广告砸,这是抖音的上帝,抖音能不联合他们吗?

他说,现在要想赚快钱,就搞培训,一次搞个上百人,一人收个万儿八千的。

我说,搞的人太多了。

他说,不要紧,想赚钱的更多,但是我不适合搞,毕竟没人相信小县城里有高人,除非我现在搬到深圳去,那行,现在大部分做培训的都是深圳那边的,有人甚至压根没做过,但是依然搞培训……

我问,你不投放广告的前提下,每天还有利润不?

他说,有!

我说,那很不错。

他说,你应该去抖音把自己的IP做起来,真心建议。

我说,我考虑考虑吧。

他说,那个比公众号增长的要迅速,裂变。

我问,你在本地的那个抖音号,现在多少粉丝?

他说,8万多。

我问,美女多不?

他说,还行。

我问,当土皇帝的感觉如何?

他说,理解了你说的很多事,例如你去饭店吃饭,老板给你免单,甚至敬个酒都颤抖。

我说,免单不是他的荣幸吗?

他说,就是。

我说,这些话,咱私下吹吹就行了,不能对外说。

他说,明白。

苗圃插了一句:董哥,你有没有关注过这个人,骑摩托车旅游的。

他拿手机给我看。

我说,刷到过。

他说,打卡中国200座名山。

我说,其实,这也是我的梦想。

他说,也是我的。

我说,我最近还计划去骑泰山、崂山。

他问,骑摩托车吗?

我说,自行车。

他说,崂山骑不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崂山只能半环,到青山村就结束了,除非做好违法的准备。

我问,你骑过?

他说,我是骑了一整圈,当时我就是抱着被拘留的心态去的,哪怕被抓了,我认为也值了,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最美最险的一段却是不能骑的,多么遗憾?

我说,真正的勇士。

他说,你最好提前做准备,例如联系里面的村民,让他们在检查站等你,把你带进去,摩友一般都说找李香兰。

我问,李香兰是谁?

他说,一个饭店的老板,脸特大。

我问,泰山环了吗?

他说,环了。

我问,好骑吗?

他说,摩托车是比较容易的,60来公里,快的话,1小时,自行车怎么也要两个小时。

我说,两个小时是那些专业的,我骑的话至少要五个小时,因为有一段是从海拔200米直接攀升到700米,我怀疑我需要推上去。

他说,这个季节去泰山是最好的,树叶五颜六色的。

我问,你是因为什么喜欢骑摩托车的?

他说,我不喜欢,但是我客户喜欢,就是他们可能从来不点赞不评论,但是都关注,我去拜访客户时,他们觉得很敬佩,觉得你是自由的化身,有男人的味道。

我问,有崇拜的吗?

他说,崇拜谈不上,至少很有话题,另外只要我提议,一般都不拒绝,业务比较好开展。

我说,所以要骑有结果的线路。

他说,我骑的基本上都是,我环过山东半岛,环骑过太湖、青海湖、台湾。

我说,若是自行车就更牛B了。

他说,所以,我羡慕你们,董哥,你是因为什么喜欢骑摩托车的?

我说,只是好奇,其实我也不大喜欢,我喜欢的是这种交流方式,就是几个人一起出来喝喝茶,吹吹牛,吃吃饭,至于骑的过程,我谈不上很享受,因为我有个不好的习惯,容易一边骑车一边思考问题,往往忘记了体验骑的过程。

他说,我客户有6成是我骑来的。

我问,床上骑的?

他嘿嘿笑了,不是,就是骑车认识的或者车友转介绍的。

我问,你玩抖音吗?

他说,也玩。

我问,你是卖给我保险不要钱,还是都不要?

他说,都不要。

我说,我还以为我脸大呢!

他说,你这个很特殊,小福跟我讲了,我都不敢接,我生怕有什么差错,好事办砸了,一般我发个红包对方就收了,我知道你肯定不收,所以转你支付宝了。

我说,太尴尬了。

他说,但是,董哥你别误解,我没有向你推销保险的意思,我只是希望我们有点链接,偶尔一起玩玩,忘记我做保险的身份。

我说,行!

他说,有几个事,我很好奇,能否当面请教一下?

我说,但说无妨,没有任何禁忌。

他说,办完你的业务后,我发了个截图在工作群上,意思是今天特别开心,竟然给懂懂办了一份保险,结果群上马上就有人攻击,说那就是个大忽悠,离的远点比较好,你如何看待这些声音?我知道你不在意。

我说,什么时候,你听到有人赞美我的时候,你一定要珍惜他,你要这么想,懂懂这么垃圾的人,竟然对方能看到他的优点,这是何等的慧眼何等的胸怀?这是高人。

他问,你是怎么做到不在意的?

我说,你把你的收入提高100倍,今天你在意的事,都是P事,你在意的人,都是蚂蚁。我在农村生活时,我就是异类,他们肯定也给我编各种各样的故事,但是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在我看来,那都是一群孩子,我压根看不见他们,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太微弱了,可以忽略不计,我们为什么会在意一个人的声音?因为他太强大了。

他问,在你们单位,领导训你不?

我说,也训,例如开会迟到,当面就大发雷霆,但是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我知道私下里还要哄着我:上午没生气吧?

他问,你文章收费1元,你在回复里追着要这1块钱,有没有人觉得刺眼?或者与你身份不符?

我说,很多人,也有劝我的,但是我是故意的,你要这么想,我自己的作品,可以理解为我自己种的麦子,我卖1块钱一斤,有什么不对吗?昨天我们去下乡扶贫,路上我请大家吃小蛋糕,每人还一杯咖啡,人均消费40多块钱,我请了,有大姐就提出了这么一个疑惑,就是小董看起来也很大方,为什么还会整天追着人家要1块钱呢?我就给她讲了个开放式的段子:你知道为什么狗从水里出来都是先抖两下身子吗?

他问,为什么?

我说,是把身上的水,抖掉,我是用这种方式,逐步把读者更加的精准化、小众化,例如我为什么频繁的提初中毕业?就是想让这个群体的人讨厌我,恨我,从而取消关注,关注我的人群越精准越小众,整个粘稠度与共鸣度越高,整个公众号的价值越高,若是中国只有50个人关注我,但是都是最精英的群体,那我就是智囊团的角色,数量对于一位写手而言,是双刃剑,迎合了80%就失去了20%,实际上20%比80%更重要,只能二选一,不能什么都要,1块钱都逃票的读者,我不会要的,我若是写一句话,一天就能取消关注一万人,我可以这么写,不买票的人是不配读我文章的!然后大家一边骂着一边取消关注了,这跟偷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人家写的明明白白,不买票是不能阅读的。

他问,你会这么写吗?

我说,不会,越弱的人,自尊心越重,我这么写,真有人会拿刀来捅我,这些年我写什么我媳妇都不在意,就写两个词她最在意,一是初中生,二是传销,都因为这个差点离婚,高度敏感,她今天也不看我文章了,为什么不看了?怕这俩词。

他问,你如何看待保险行业的前景?

我说,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任一行业,迟早都会被互联网颠覆,而且颠覆起来是悄无声息的,觉察到的时候,已经是无路可走了,例如传统卖服装的店面,他们永远也没想到自己是被淘宝打败的,整个装修行业基本全被颠覆了,出租车行业,根本不会给你任何反应的时间,保险行业也会如此,我认为是没有潜力的,早晚会被纯互联网模式给颠覆,这是必然的,就是人们买保险,不需要业务员了,现在支付宝上的大病险已经很牛B了,未来横扫,不是没有可能。

他问,你觉得互联网式的颠覆,是进步还是后退?

我说,进步,互联网是最大的杠杆,也是最大的中介,所有中介类的业务,都会逐步退场。

他问,你允许孩子玩游戏吗?

我说,允许,偶尔我们爷俩一起玩,教育最忌讳的就是按照自己的时代标准去要求下一代,每代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IP,咱要让他们跟上他们的步伐,我儿子去参加游学时,那些来自大城市的小朋友都玩王者荣耀,我儿子不会玩,就觉得很尴尬,现在我儿子也在玩,偶尔我们还交流交流。

他问,会不会沉湎?

我说,农村孩子更容易,因为从小缺怕了,若是一直供应,持续供应,不会沉湎,你看我们小时候还偷父母的钱,偷家里的零食吃,现在小朋友就没这些恶习了,偶尔我给儿子一点钱,他都不要,觉得花不了,家里好吃的都管够,他也不贪嘴,反而是我们怕他不吃……

他问,女粉丝多了,会不会有很多投怀送抱的?

我说,你问他。(我指了指小网红)

小网红说,只能说,想要的话,随时有,我这半年见了差不多50个女粉丝,大部分都没问题,只是咱愿意不愿意的事。

我说,主要是他长的帅,我没有,另外我过了这个阶段了,我在本地认识的女的貌似没有比我年龄小的。

骑水鸟的老大哥最讨厌我们讨论这些话题了,因为他是标准的好男人,每次出来玩,只要把桌子一支起来,他肯定就录小视频,这是谁拿来的什么菜,这是谁带的什么水果,一边录一边讲解,发给谁?

媳妇!

而且,他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他身上不超过1万元。

没有了再问媳妇要。

媳妇是家里的会计,不仅仅是家里的会计,也是公司的会计。

水鸟不是没浪过,是浪大了,被抓到过,藏过30多万的私房钱,给女朋友买了套房子,差点没被老婆打死……

从那,再也不敢了。

走向了人生的另外一个极端,听到我们聊这些,就想吐。

主要是年龄也不允许了,现在两口子仿佛真的很恩爱了,走到哪都带着,关键是还有耐心陪着媳妇去做头发,这点是真厉害!

水鸟问我,董,你也不写点正能量的东西,整天除了娘们就是娘们,没别的事了?

我问,什么是正能量?

他说,写写行车秩序不行吗?礼让的问题。

我问,你在路上被人别了?

他说,那倒没有,只是一点感慨,南边菜市场那个红绿灯,多宽的路,一到下班就堵上,堵的原因不是因为车流量大,就是两个车抢了,卡那去了,谁也不让谁。

我说,我从那边走时,只要是我看到绿灯时间不多了,我就等下一个灯,我怕自己堵在路中间。

他说,我就是想让你呼吁一下。

我说,没用。

他说,肯定有用。

我说,最有用的办法,就是谁抢,交警接着过去把玻璃给砸的稀烂,比什么都管用,对付刁民最好的办法绝对不是规劝,而是直接动手,不是大家不懂,都懂,但是劣币驱逐良币,你遵守规则你就是傻子,我回乡镇去给我爹取款,那天正好逢集,银行窗口很多人,我站后面排了很久队,就是没排上,总有人插队,我觉得若是我继续排队也没有意义了,等到晚上也白搭,于是我也去插队,插队时我才知道插队也不是容易的事,全是硬扛,全身的力气顶住对方才行。

他问,有这么夸张吗?

我说,你可以亲自去体验一下,我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卖黄烟,要排队验级,那跟打群架差不多,谁有力气,谁不要脸,谁就能踩着别人的黄烟走过去,老实人卖烟一等就是一天。

他问,若是人人排队呢?

我说,不可能的事,文明也好,秩序也罢,有个前提,大家都遵守游戏规则才可以,只要有一个不遵守的,马上就需要使用野蛮模式,我们看电影,例如我之前推荐的《大鸿米店》,为什么里面没有一个好人?不是没有好人,而是那样的社会环境下,人必须这么做才能生存,你光想着善?上面的人欺负你,下面的人也欺负你,你只有跟大家一样邪恶才可以生存,所以,我们是启动善模式还是恶模式,不取决于我们本身的善与恶,而是取决于大环境。

所以,旧社会,偏远区域,落后区域。

恶模式是最简单有效的。

发达区域,或落后区域的少数精英群体,则需要善模式。

我去参观过特殊群体学校,身体或大脑略有缺陷的,你会发现,管理他们的方式很变态,动不动棍棒教育。

包括韩国还有部电影很火,叫《熔炉》。

有没有人思考过另外一个角度?

为什么要使用这种方式去教育呢?为什么不能用爱去感化呢?

根源就一个。

这是最有效的,包括有的父母把孩子用铁链子拴在猪圈里,你以为做父母的心不疼吗?更疼!

跟看守所是一个道理,管教弱了,那些家伙嗷嗷的,见了管教敢吹口哨,怎么才是最有效的管理呢?

用最恶的方式。

打,骂。

当时看守所里有个女管教,有刚进去不久的嘚瑟,朝她吹口哨。

结果是啥?

根本不需要自己多说一句话,牢头帮你搞的妥妥的,用拖鞋把嘴扇的稀烂。

所以……

当你觉得身边恶多善少时。

第一、你是不是该换个环境了?

第二、是不是该更新朋友圈了?

秩序是改变不了的,县城就是每个路口都派上志愿者、交警,秩序依然会这么乱,这是大环境导致的,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所以,莫试图去挑战规律。

实在不行,你去深圳,那是一个后排不系安全带都会罚款的城市,而在县城,你若是叮嘱谁在后排系上安全带,他觉得你迂腐,有病。

县城里也有很多高人,但是为什么日常很少能接触到?因为他们把下面的通道给封死了,封死的目的是什么?

就是避免被伤害!

人,有钱了,就该把穷朋友筛一下。

那些,早晚都是隐患!

拿骑车赞助这个事来举例,能赞助的,那都是开启善模式的朋友,觉得你精神可嘉,值得学习,赞助你1000元,继续坚持。

而开启恶模式的呢?

草!我上班一个月才几千元,你妈的,你骑50公里就有人赞助1000元,真希望你下午就撞死,最好撞个稀烂。

是善是恶?

每个人都是善恶的综合体。

贫穷的自身或落后的环境,会使人启动恶模式。

富裕的自身或文明的环境,会使人启动善模式。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10-22

导读:酒店是一位读者帮着定的。 她说付过费了。 到前台报姓名即可。 一进大酒店,我就紧张,到前台报了名字,前台说没有查到,问我有没有英文名字之类的。 我说,要不,我直接办理入住吧,我自己付。 前台说,您最好跟朋友确认一下。 我一脸汗。 特丢人。 跑到旮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