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11-08

2019-11-08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11-07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11-07

导读:黄哥喊我去五莲。 看石头…… 五莲这个地方有个很特殊的产业,石雕,很像陕西的米脂、绥德,大约在15年前,那时互联网刚刚开始普及,各网络公司都纷纷落地推广,例如雅虎、3721,他们卖搜索广告位,其中五莲的石材公司要占日照市场的半壁江山。 石材都是卖到

孩子上幼儿园时。

要求携带体检报告。

体检时,医生告知,没有乙肝抗体。

我告诉媳妇,让她有空带孩子去重新注射疫苗。

媳妇没当回事。

因为,她对这些常识不懂。

艾滋病之类的,说实在的,在小地方得上的概率跟中彩票差不多,但是乙肝呢?每十人里就有一位携带者,是最容易传染的疾病。

特别是啪啪。

为什么很少宣传这些?

要考虑一亿人的心理感受。

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造成歧视?

孩子做手术时,又一次抽血化验,还是没有抗体,医生给了我类似的建议,意思是什么都可以忽视,就是乙肝疫苗这个事,马虎不得。

手术后。

我带着老婆孩子以及同事们一起去,挨着检查。

只有我一个人,有抗体。

我打了应该有20年了吧?中间也没补过针,据说是当年日本捐助的疫苗,不知传言版本是真是假,反正是很神奇,医生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接触了太多的乙肝患者,不断刺激抗体,这个“接触”就含义多了。

是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防疫站还是很有意思的,之前我写过,总是习惯性的问:写个什么名?

意思是,你编个吧。

保护隐私嘛!

我媳妇、我儿子,都没有抗体,我媳妇压根没打过,于是交钱,打针,医生建议打进口的。

那我就咨询了一个问题:新生儿一出生就注射乙肝疫苗,为什么会没抗体呢?

她说的很圆润,大体意思是那些免费的,效果不咋地。

效果不咋地有两个原因:

要么,品控的问题。

要么,运输的问题。

理论上,疫苗是需要冷链运输的,你看大家怎么运输?

从长途客车上就发货了。

不当回事。

我问,像我儿子这样,小孩子没有抗体的多吗?

她说,很多。

这个事之后,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建议大家带着孩子去检查一下乙肝抗体,得到的反馈是很意外的,我儿子不是个例,甚至有那么一丝普遍性。

开单的医生很有味道。

眉毛特别浓,我觉得女人若是眉毛浓厚,显得很有灵性,很健康。

我对浓眉很有好感。

人也客气。

走廊里有个文件柜,我倚着玩了一会手机,当我起身时,柜子晃了两下,差点翻了,我就给她提议,柜子不能放这里,容易翻了砸着人。

她笑了笑。

至于她具体长什么样,我没看清。

戴口罩嘛!

带孩子打了三次针,算是接触了三次,彼此印象都还不错,我这个人看起来像屠夫,其实还是蛮文质彬彬的。

第四次接触,我加了她微信。

第四次是我开酒行需要办健康证,这东西要求不严,若是足够熟悉,人都不用去,光把照片送去就行了,咱不是比较规矩嘛,还带着同事们一起去体检,但是等待太漫长,我的意思是能否加一下速?例如马上可以拿证。

当天,很巧,财务上的电脑坏了。

收不了款。

我的意思是你先把证给我,我把钱通过微信转给你,你帮我付上。

同意,但是她不会二维码收款,干脆加微信好友吧。

加了微信,转了钱。

她收下了。

回家后,我给她发了条信息:对我还有印象不?

她说,有印象,乌鸦嘴。

我问,什么乌鸦嘴?

她说,你说那个柜子要翻,结果真的砸到了一个小孩。

我问,伤的严重不?

她说,不严重,但是也闹腾了很久。

然后,就没再聊。

我记得老师说过一句话,很多美好的关系,就在加微信那一瞬间,破灭了。

为什么?

微信朋友圈基本就是一个人的内衣。

从内衣品味就知道你整个人。

我呢,正好相反。

从外部来看,就是个草包。

从内衣来看,那很是精彩。

我每天必然更新三项:运动数据、定投数据、原创文章。

是一个有实力而持久的男人。

所以,在我好友久了,男人越来越讨厌我,觉得我太能吹,有次球友小聚,聊到了年开支的话题,当时也喝多了酒,我就顺手也算了算,当时我算着是今年花了500多万,事后呢?我就多了一个标签,太能吹,当然说话委婉一点的呢?可能说懂懂这人说话水分太大……(昨天刷抖音刷到了一个在上海创业的女老板,她说自己日开支6万元,我骑车的时候,也顺便算了算自己今年的开支,一算吓了自己一跳,今年开支了740万,书款结算了170万,买两汽车一摩托车140万,买三套房240万,朋友借40万,给媳妇50万+,装修和家具30万,员工工资20万,淘宝+信用卡30万+,旅行和接待及送礼20万,可能不止这些。)

言归正传!

时间一长,我就把浓眉遗忘了,只是看她偶尔给我点个赞,从而推测出,她开始关注我了。

我有个朋友,男的,扎了个小辫,搞国学的,基本一搞一疗程,中医、佛学、国学,关键是还喜欢搞书法,我看不少茶馆挂的都是他写的字,歪歪扭扭的,不如我儿子写的好。

理论上,我跟小辫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

价值观不同。

我属于现代派。

是省内一名大作家跟他是好朋友,大作家来我这里游玩时,一起喊着坐坐,这么认识的,小辫这种人呢,没啥本事,但是也不坏,内心善良,一心向佛,从而又有了另外一个本事,就是N多企业家把他当门客,找他谈心,听他布道。

人脉资源是一流的。

不仅仅吸引企业家吧,还有女人。

理论上,他这种人应该不近女色的。

正好相反。

女色近他。

人家也不要名分,就是想给他生猴子,有传言是他有七个,我求证过,他说三个,而且都是女人自己养着,他也不过问。

神奇不?

牛哥有个铁哥们,跟小辫如出一辙,但是人家有九个娃。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女人偏偏喜欢这种仙风道骨的男人?

这不是我杜撰的,小辫在本地比我有名多了,我在本地没啥名气,知道的人很少,前几天还有读者来本地游玩,找她同学打听,你知道你们这里有个叫懂懂的吗?写文章很厉害。她同学是这么回复的:不可能有这么一号人物,县里写文章好的都被县里挖去了,写稿子!

我还在朋友圈发了这个截图,配了一句:好好努力,希望早日被招安。

小辫这人很好,真接触以后,我也很喜欢他。

为什么很讨人喜欢?

他不需要钱。

就凭这一点,你就觉得他很伟大,若是女人的话,就觉得有了怜悯之心,这不就是近佛之人吗?活的如此的洒脱。

当时我看到抖音上的那个沈大师,我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小辫,小辫要是谈读书,谈国学,比沈大师强多了,那真是出口成章,信手拈来。

一个人不需要钱了,就不再以钱为分别心了。

例如他跟我在一起,总称我为董老师,很是虔诚,有一些学问类的问题,他也很认真的问我,不管我回答的是否靠谱,他都欣然接纳,回去再消化。

我从来不信针灸这些玩意。

我哥就是干医生的,也搞针灸这一套,我从来不让碰我。

我摔伤手腕时,以为骨折了。

去拍片,没事。

只是嘎巴嘎巴响。

小辫带着针来找我,意思是相信他一次,如何?

可以。

扎上,麻麻的,有那么一丝痛,很神奇的感觉,但是应该也没啥效果。

他跟别人不一样的点在哪?

他知道我不信这些,还调侃他,但是他依然在做,我之所以接受他,是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爱,那种关爱。

例如他吃素,因为我喜欢喝羊汤,他请我吃饭也去羊汤店。

他炒个豆腐皮、土豆丝,给我点羊汤。

但是,我觉得我活不到他的境界,因为我喜欢的东西都很贵,不跟他似的,骑个电瓶车就能四处乱窜,我还是喜欢汽车。

小辫,终于求我了。

这个事为什么找到我?

因为,这个事有一定的隐私性,他觉得懂懂虽然不是那么靠谱,但是关键时刻,没有问题。

多么隐私呢?

不想让人知道孩子与他的关系。

孩子的妈妈是他的粉丝,信中医,信国学,信佛,应该说不是他培养的,而是原本就信,只是恰好遇到了他,找到了知音。

孩子遵循了他的观点。

Natural Growth。

翻译过来就是自然生长。

拒绝一切疫苗。

小孩从小没打过任何疫苗,真接触他们这个群体后,我才发现,这么“愚蠢”的家长,不是个例,有一定的普遍性。

当然,咱觉得他们是愚蠢。

他们觉得,咱是愚蠢。

不说别人。

我亲姐,自从疫苗问题曝光后,她都不让孩子打疫苗了,我劝都白搭……

但是呢。

国内又存在一个问题,你不打疫苗,不允许入学。

小辫需要我帮忙办这个事。

二选一。

要么,造个假证,反正老师也不可能挨着一一核对,一看有证有记录就行了。

要么,做个真证,需要找内部人给搞个。

理论上,都不难。

关键是,找谁来办。

我先跟小辫说好,我可以帮着问问,但是具体事我不参与,你们自己沟通,这种事于我而言,容易成为滑铁卢。

他明白。

我顺便以这个事的名义把浓眉约了出来,一起吃了个午饭。

摘掉口罩的浓眉比想象中的好看。

年龄应该略长我几岁。

人很好,会微笑。

浓眉的观点是:若是真的疼孩子,应该挨着把疫苗补一遍,这可是巨大的隐患。

我说,没用,他们是属秤砣的,铁了心。

浓眉的意思是这种事她不能做,但是给指了明路,下面乡镇,可以,因为下面乡镇依然是手写的……

走的时候,握了握手,我送了她两盒桃花姬。

鼓足勇气说了一句:你是我见过县里第二有气质的女人。

她说,谢谢,那第一是谁?

我说,以后跟你说。

真的很有气质,但是我觉得这种气质是有前提的,就是白大褂+口罩,若是穿便服,没那种感觉了。

因为,她的眼睛非常美,特别是眉毛,戴着口罩只留俩眼睛时,很像美术里的留白,也就是我不会画画,倘若我会,我只画她的眼。

下面乡镇也是我给联系的,还是我带着一家三口去开的证明,这一家三口是不包括小辫的,是女的现任丈夫一起,现任丈夫跟女人是同学,也很爱这个孩子,在路上还说,为了让孩子能够健康成长,他们俩放弃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

你看,这就是爱情!

孩子跟着现任丈夫姓!也叫爸爸!

大家可能接触“小辫”这类神人比较少,这类人其实都是催眠大师,粉丝无数,信徒无数,所以多么疯狂的事,其实都不意外。

我哥在国外做医生。

还给老外针灸之类的。

上次见面他还训我了,意思是不要乱写中医,你又不懂,你写什么写?

我满口答应,再也不写了。

我很好奇,就是这些发达国家,有没有家长也不给孩子打疫苗?

他说,也有,例如孩子感冒了,建议孩子打个流感疫苗,家长就会提出Natural Growth的观点,意思是不允许给孩子打任何疫苗。

后来,就这个事,我跟浓眉交换过意见。

浓眉的观点是:分人,不分国籍,所以,中国的政策是最对的,不打疫苗不允许入学!疫苗的确有些负面报道,甚至时有事故发生,但是从概率来讲,利是远大于弊的。

我认同。

我儿子做的是腺样体手术。

典型症状就是睡觉打呼噜,张口呼吸,时间长了会形成腺样体面容,大家可以自行百度一下“腺样体面容”,其实很多孩子都有类似的症状,只是家长没有重视而已。

手术要不要做?

当时我一提出,N多人反对。

觉得中医疗法就可以。

当时,上海有个读者,他既是医生又是患者家属,就是他女儿做过这个手术,我专门跑去上海咨询的,他推心置腹的跟我这么讲的,手术的确有一定的风险性,例如麻醉风险、大出血风险,但是相比风险概率而言,利是远大于弊的。

所以,做了。

我认为,选择是正确的。

又一次跟浓眉打交道,是她弟弟结婚,之前预定了一家酒店,但是后来觉得不合适,定金已经交了,想退回来。

让我帮着问问。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只要理由合适,都会退的,何况本身是大日子,不愁定不出去,但是全退也有难度,毕竟要折腾一番,最终协商的是扣600元,可以。

这样,我又认识了浓眉弟。

浓眉弟也是学医的,在乡镇上工作,媳妇在县城工作,也是卫生口的。

浓眉弟呢,不安心。

总觉得靠工作是发不了财的,想折腾点买卖。

干啥呢?

老套路,一说创业,女的就想开服装店,男的就想开饭店,最终决定开饭店,去潍坊考察了一家,算是自助水饺,20元一位,不仅仅水饺自助,还有菜。

浓眉希望我能帮着弟弟参谋一下。

我的答案是NO。

理由是什么?

当老板,哪怕是市场上的那些档口,那都不是一般人能干的,老板是需要有综合能力,能管人,能管事,懂财务懂人脉……

你说,你买个车,买个包,买块表,这些可能让自己手头紧张一点,但是,就怕你创业,就怕你投资,这是会使你倾家荡产的。

我做公益晚餐时,有个小伙是做校园贷的,93年的已经存款过千万了,我问了他一个问题:大学生贷款干什么?

他罗列了一箩筐,例如去旅游,过生日,开房,找小姐。

什么样的都有。

但是,这些都不怕。

因为背后有父母。

就怕什么样的?

贷款创业的!

必死!

关键是不甘心,会没命的借钱,最终把自己玩死了。

你看吧,干正事,更要命!

但是,毕竟不是咱的亲弟弟,咱也不能过多的干涉,只是帮着分析了利害关系,生意看着容易,做着难。

万一,人家做成了呢?

所以,不能强行拦截。

开了。

这个钱是哪来的呢?

一部分是彩礼,一部分是亲戚朋友凑的。

大部分自助餐我都不看好,特别是县城级的,因为大家太能吃,没命地吃,你供应的菜品太好,肯定亏本,若是不够好呢?慢慢没生意了。

你看,开过这么多家自助餐。

有几个活下来的?

最终,都是因为菜品下降导致的。

还有一种情况是这样的,例如我,可能觉得你们家的水饺口感的确不错,但是我也不会继续去吃,因为我不会煮,不知道什么时候算是熟了。

经营了有三个月?

坚持不下去了。

整体投入,包括员工工资在内,陆陆续续投入了小30万。

不干了,都全打了水漂。

想把店面往外转……

让谁接手了呢?

店里的服务员,8万块钱把整个店盘了过去,这个店曾经还作为我媳妇的取花点,这个服务员跟我媳妇也认识,俩人还偶尔一起吃饭,很聊的来。

我媳妇赞美这个服务员为:最励志的服务员。

人,一旦有了外债,就容易乱步伐。

浓眉弟总是想翻盘。

搞什么呢?

说是跟高中同学搞什么拼多多,卖鞋子,他跟浓眉说了,浓眉让我给参谋参谋,现在的我跟过去不同,过去好为人师,总喜欢指点别人,若是别人不按照自己的思路走还要骂SB,意思是不听我的,掉坑里了吧?

但是,现在我对指点别人没有半点兴趣。

我觉得完全是浪费时间。

一句话:你只需要大量的自己,少量的他人。

不喜欢去关心别人的事了,所以大家在微信上打出上千字,咨询我问题,我基本直接就敷衍过去了,我不愿意动这个脑筋,关键是说了没用。

浓眉带着浓眉弟请我吃饭,问我这个事是不是靠谱?

我说,我个人的观点就一句话,不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其实,我是不想思考。

浓眉弟把整个流程画给我看,认为整个风险就在结算周期上,其它的都很完美,他已经考察过很久了,若是一切顺利,一年就可以翻身,但是还需要本金,不过本金不用愁,因为他有30万的借贷额度。

因为,我偶尔写写本地的房子,所以总有读者联系我,问我要不要房子之类的,我遇到过三个卖房子的,情况都出奇的一致,都是新婚,一个是因为赌博,两个是因为投资,三家的共性是什么?

女人哭!

男人要是能折腾了。

肯定卖房!

毕竟,家里唯一值钱的。

浓眉弟胜券在握,把浓眉貌似也说服了,而且浓眉也认识浓眉弟的这个同学,觉得很靠谱,我对浓眉表达了一个观点,你们上班可能对做生意不大了解,做生意对行业要求不高,对人要求很高,没有不赚钱的行业,只有不赚钱的人。

我觉得表达的够直接了。

就是,你弟弟不是做生意的料。

若是只需要他投钱就可以了,人家要他干嘛?钱到处都是。

最终,又演砸了。

演砸之后呢?

孩子还在肚子里,两口子闹离婚,当时房子是浓眉家买的,但是装修是媳妇家装的,所以卖房款是这么协商的,一家一半。

卖房时,装修只能算加分项,不算钱。

所以,浓眉觉得挺可惜的,问我能否要了,然后再租给他们,毕竟装修也花了不少精力,而且两口子有孩子了,肯定闹不了太久。

我反问,你为什么不买下来?

她说,这是我娘家的事,上次开饺子店我就拿了10万给他,不能再干涉太多了,我自己也有家庭,还有就是我们要了公务员小区的房子,也很吃紧。

我问,不离婚不行吗?

她说,人家那边不愿意过了,我现在都不疼我弟弟,我疼我弟妹。

浓眉弟的媳妇也找过我,开水饺店的时候我们就认识,在他们眼里,我就属于比较德高望重的了,所以她也希望能找我聊聊。

她觉得这个男人不能给她带去幸福了,她一直都反对男人折腾,好好上班就行了,创什么业?现在搞的家不像家了,人不像人了,孩子也不打算要了,但是又有个问题,现在5个月以上的正常胎儿不允许引产,除非有医学证明孩子发育不好,要么就是计划生育证明,造假?这个就是院长也不敢。

特别的纠结,她找我其实是想商量这个孩子怎么弄。

家人什么态度呢?

尊重她。

岳父一家也觉得挺奇葩的一件事,小两口起点也不错,咋不到两年成了这样?一屁股债,到了砸锅卖铁的地步。

但是,我从中听出了转机,意思是若是男人以后学好,别乱搞了,岳父一家是有能力擦这个屁股的,至于浓眉家是没啥指望了,农村家庭。

我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浓眉。

浓眉毕竟有年龄与阅历优势,第一时间带着弟弟去了,该道歉道歉,该发誓发誓。

婚房,最终没卖。(岳父把一套单位房卖了)

现在孩子都快会走了,又可以一起唱《吉祥三宝》了。

类似的事,我在做小天使投资的时候遇到过一次,那哥们是做淘宝的,我投资了他1万元,发了一份合同给他,突然有一天,一个女的给我打电话,一听就是领导,很官方的通知我,以后不要跟XX来往了,他有工作,不该去搞这些,若是再发现,不客气了。(在家发现了合同)

要了账号,把钱退给我了。

我以为是他单位领导。

后来才知道,是他媳妇,他媳妇在党校工作,官比他大,自然比他看的清楚,意思是你把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了,捣鼓这些旁门左道干什么?

很听话,再也没联系我。

赔了我1万块钱。

这种呢,我觉得也是大智慧,就是可能很懂自己的男人,知道他不是那块料,折腾的结果可能是掉水里去了。

我跟浓眉讲,要定期监控着弟弟的内心变化。

因为,负债这么多,总会起波澜的。

为什么赌博的人越陷越深?

根源就在“回本”。

别再折腾了,认了就是,这里面最气人的点在哪?

那个最励志的服务员,把店干起来了,水饺不再是自助的,而是改成了手工水饺,就是便宜,素的一盘10元,肉的从12元到15元不等,来了客人就加微信,然后她还在朋友圈卖东西,牛肉干、小海鲜、凉皮之类的,据我媳妇讲,一天能赚1000元左右。

我觉得,卖1000有可能,赚1000,有难度。

这女孩目前在县城的小吃外卖领域,也是小有名气了,特别是牛肉干,一绝!

春节,我去媳妇老家,我大姨姐在那边开饭店,开饭店的和开饭店的是一个圈子,他们聚会时我去参加了,听他们讲话很有意思,怎么呢?

就是N多不同类别的店,竟然是同一个老板。

给人一种错觉。

什么赚钱,他上什么,关键是上了就能赚钱。

根源是什么?

他们懂餐饮,认为餐饮的核心就两点:

第一、客流量。

第二、翻台率。

从而使我意识到了一点,餐饮不在于做什么,而在于谁来做,懂餐饮的人开火锅赚钱,开水饺店依然赚钱……

咱普通人为什么一进一个死?而且死的那么彻底呢?

不懂止损!

前段时间,我卖仓库里的桌子椅子,认识了一位老板,他是专业开店的,我问开店火不火的根本是什么?

他说,运气!

这个答案有意思不?

为什么?

同是他操作的店,不同地段不同生意,所以核心在于什么?

测试!

他们到处开店,每个店就是两个月的测试期,不行就撤,认了。

这才是创业的正确姿势。

记得学炒股时,老师谈到了炒股的核心:对冲、止损。

拿着自己输不起的赌注去赌。

最终只有一个结果:哭!

是媳妇哭,爹哭,娘哭!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回复中提出,知无不言!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11-12

导读:搬迁后,村已经没了。 几个村合并成了社区,统一居住,统一管理。 社区有大书记,大主任。 比过去的村长权力大,管的人多了,相当于过去的管理区书记,多是由县上有本事的人来挂职的,例如本地作家们普遍下去挂职第一书记,体察民情,顺便采风! 社区要统一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