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12-06

2019-12-06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12-05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12-05

导读:新装修了一家健身房,有游泳馆。 尚未开业。 卖卡中。 没有扫街,没有折扣,理由是什么? 老板说,准备做长线,不跑路。 不跑路就需要怎么做? 遵循市场! 健身房客均运营成本1200元/年,而众多健身房的年卡才多少钱? 五六百。 铁定亏损。 铁定亏损对应的就

老安,又添了个孙子。

第三个。

全是男娃。

笑得裤带都松了,说几句话,提一提裤裆……

三代单传。

儿子真争气,一口气,仨!

老安是干地产的,但是我们不是因为地产项目认识的,而是因为机车,他有辆哈雷大滑翔,我在朋友圈晒过一个钥匙让大家猜车,就是我拿老安的车钥匙拍的,哈雷的感应钥匙设计的很丑,很奇葩,有点类似小区门禁卡。

儿子、儿媳在北京。

满月酒在本地摆,不是一次性摆,而是一拨一拨的,先是亲戚,后是一个圈一个圈的,我们是车友圈,不是那么迫切,排的比较靠后。

老安挨着打电话叮嘱的,红包,一分钱不要。

若有心,带二斤鸡蛋。

人家说不要了,就是真不要,再去客套也没有意义,可是大老爷们买鸡蛋也不擅长啊,可能都没逛过商场,那就由我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大姐有养鸡场,我根据人头数去拉的,一人一箱,一箱5公斤,带礼盒的,商场零售45一箱。

我给拉到了老安公司。

老安甚是惊叹。

靠!你们咋想出来的?咋不拉一火车?

不用担心吃不了,老安会安排分给亲戚朋友的,实在没人送,光公司那些同事吧?

车友们让我算算多少钱。

我说,算了,自己下的。

后来,群主安排人按照50元/箱收的钱,我也不好拒绝了,收下了,又转发给了我大姐。

酒席安排了一大桌,17个人,可是我突然有点事,必须走,老安略不开心,意思是再重要的事能有你哥家喜事重要吗?

我如实地跟他讲了,本家有个长辈,老了。

老了,就是去世了的意思。

他说,那,这个事要紧!

先告辞了!

这属于突发,不在计划范围内的……

次日下午,老安电话联系我,问我处理完了没?

我说,处理完了。

他说,来家吃饭吧。

我说,我不去。

他说,你若是有别的安排,就算了,若是没有,就来吧。

我上愁。

为什么?

家宴说明什么?对一个人至高无上的认可,要接受你穿家里的拖鞋吧?要接受你用家里的餐具吧?我小时候我爹当点芝麻官,偶尔有那些不受欢迎的人来家里坐坐,他们用过的茶碗都会扔掉的……

我觉得有压力。

我怕哪天,因为我性格或别的原因,使我们不是像今天这么好了,我会内疚的,回想起来,当初你还那般信任我,让我到家里吃饭。

我那个师哥,张亮,我为什么投资了他1万元。

就是因为我去杭州时,他带我回家吃了顿饭,房子是租的,与他的工作都有反差,房子很小很别扭,老婆刚生孩子不久,家里还有一股孩子尿布的味道,家里有个阿姨,炒了三个菜,很简陋的一顿晚餐。

我很感动。

所以,他瞧不上我也好,睡过我师姐也罢,我都接纳他。

家宴,至高无上!

老安既然这么喊我了,纠结归纠结,我还是立刻答应了。

当时我在办公室,衣服也是当天换的。

但是,我觉得还不合适。

回家洗澡,换了新衣服,特别是袜子,找了一双崭新的,毕竟去了要脱鞋子,因为我要骑摩托车去,也不可能带太多东西,想来想去,送几个盘子给他们吧,我们家每个盘子是独一无二的,要么我从日本带回来的,要么我媳妇从日本带回来的,我之前写过日本很有特色的中古店,顾名思义,二手店的意思,很多家庭搬家的时候会把一些旧瓷器卖掉,上次我买回来的那一箱,合人民币6元一个,每个盘子都不相同,看年份是1991年的,是不是别人用过的?不是,没拆过封。

在瓷器方面。

中国的烧制技术可能是一流的。

但是,审美。

特别是现代审美,中日差距太大了。

中式瓷器,目前还没有很有现代艺术的作品,多数都在复古,看一点就行了,大家画的风格依然是国画风格。

很少有敢创新的!

我选了四个盘子,我坚信,老安家嫂子见了肯定喜欢。

用报纸一包。

放进了摩托车头盔箱里。

老安家住HOUSE,不算别墅,就是正常小区里的两层小楼,带个院,这房子原先卖的很便宜,我记得我还关注过,不到九十万,现在应该接近300万了吧?

对于他的身价而言,这已经是简朴生活了。

小院挺大的。

按门铃后,老安跑出来开大门,让我把摩托车骑进去,意思是晚上你别骑回去了,说什么也喝点。

行!

饭局,四人。

老安夫妻。

我,还有一个地产领域的工作人员,老大姐,一见面,先握手,老大姐说,安总说今晚请你吃饭,非喊我给陪着。

其实呢,这是客套的说法,能喊她来一起吃饭,说明她是非常重要的关系,甚至重要到股东级别,就是完全可能是隐形股东,但是咱不能乱推测。

有专门的阿姨炒菜。

这种阿姨,是串门式炒,就是谁家需要,去谁家。

一顿饭,200元。

只炒家常菜,但是炒的非常好……

还懂摆盘。

而且这个阿姨只给大户炒,为什么?因为只有大户才需要私家阿姨,或是自己的会所,或是家里,被宴请的也是大户,从而慢慢口碑传起来了,有的需要炒中午,有的需要炒下午。

老安家是我去过这么多土豪家,为数不多的不土的装修风格,很现代,全是北欧风,沙发也是,餐桌也是。

大哈雷就摆在客厅。

擦得锃亮!

老安弄了一提散酒,说是亲家送来的,竹叶青,38度的,散到什么程度呢?

用塑料桶装着。

我一看,我说这是地道的竹叶青,而且是真正的好酒。

我咋知道的?

2012年,我们从西藏回来,路过汾酒集团,地方上的朋友,在当地还算有头有脸,就送了我们这么半桶,说是特意找人去酒厂要的,很难得,就这么多。

这也是“概念”。

故事好,那么喝起来就比茅台好喝。

茅台?

太生硬,没感情。

咱这个可不同,亲家不远千里,从山西背过来的,特意留了这点,招待重要宾客的。

一股药味,略甜。

我跟老安算是比较熟悉,跟嫂子也可以,跟这个老大姐一般,见过,也一起吃过饭,但是我们级别不对等,没有认真交流过,应该说,在我们接触到的场合,我是不具备跟她说话的资格。

她对我应该印象也不深。

老安再次隆重把我介绍了一番,最后来了一句:有一说一,小董可是我们这个圈子的骄傲!

老大姐貌似忘记了我们以前吃过饭。

我说了一句,上次在上林苑,我们一起吃过饭,还有赵XX和王X。

对!对!对!

她想起来了。

当时是找她咨询一块地,这块地的现任主人要卖,赵XX和王X有兴趣买,但是,现在这片土地上有建筑物,那么就需要内部操作,自己拆自己报规划,就是需要出两遍钱,一遍是给原始主人的,一遍是重新缴纳土地出让金,但是也能接受,否则不会咨询的,最最最关键的点是什么?就是重新出让需要重新挂牌,容易杀出程咬金给拍走,例如我花了2000万把建筑物拆了,成了净地,结果让人给拍走了,那就尴尬了。

当时就被她否了,她认为最关键的点不在于这些,而在于这块地本身就是个麻团,错综复杂的关系,历史遗留问题太多,什么问题都好解决,就是群体问题太难缠,对付几个人简单,对付一群老百姓,你试试?

后来,老师不让我插手这些,意思是你想做,做点乡镇上的,从上而下,有什么问题都有解决的突破口,而县城的项目呢?正好相反,水深得要命,可能跟你竞争的对手是从市里从省里来的。

这些,都是过去了。

继续回到老安家的饭局。

聊着聊着,聊到了地产上……

我问老安,现在算不算地产的寒冬?

他说,还不算。

我问,现在省内是个什么趋势?

他说,大部分城市下跌在20%以上,但是这还不是最低点。

我问,咱这边呢?

他说,基本持平,一线城市、县城都是最抗跌的,一线城市是庞大的市场需求支撑着,县城是绝对的价格管控,一共就这么几个楼盘,控得死死的。

我说,我有计划去青岛买套房子,自住的。

他说,不用着急,还会继续跌的。

我问,县城地产有没有未来?

他说,没有!我原先自己留了一个单元,32户,今年全让中介给卖了,可以这么说吧,我们的孩子都不会回来了,那么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无论多好,哪怕如同宫殿一般,早晚都会易主,说的更通俗一点,把乔家大院、王家大院修复起来,有煤老板愿意去住吗?没有!

我说,是的!

他说,现在优质人才的回城率越来越低了。

我说,看来,地产投资过了黄金时代。

他说,基本如此,若是一线城市放开限购,对三四线城市会造成致命的吸血,原本作为投资属性的地产都会被纷纷变卖,然后去一线城市投资了。

我说,前几天我跟朋友数了一下,在县城稍微有点名气的企业,都做了地产开发。

他说,因为主业不赚钱,这不是县城的特色,各级城市都是如此,你看看日照的GDP,再去看看日照的城市建设,日照还是那个日照,还是那些人口,但是房子盖了多少?那哪是一座五线城市?分明是纽约,这些钱哪来的?都是透支了未来N年的劳动价值,房地产这么野蛮发展下去,中国经济就完了,大家不干别的,全盖房子去了,盖了老百姓就买,老百姓就赌房价继续涨……

老安说的未必对,毕竟他也只是个县级开发商,眼界有限,但是,反过来讲,他作为从业者,要比一般人感受的更深刻,包括他对地产行业的预判,未来就是大吃小,专业吃业余,这些玩票式的地产公司都会逐渐退出市场。

老安家儿子学习不大中用,在潍坊足球学校踢过几年球,也没踢出个名堂,后来他花钱给买了2+2,就是在清华读两年,在国外读两年,本地不少老板都是这么操作的,包括之前给我开过车的大公子,他也是清华大学的,别笑,这是正宗的。

老安家儿子原先在本地谈了个女朋友。

老安两口子,坚决给拆了。

就一个要求,你要谈,就给我谈个清华的,本地这些,咱不要!能考上清华的女孩,父母能是一般人吗?基因能是一般的基因吗?

儿子就是很争气,在清华读书时参加什么登山社团,搞了个女朋友。

结婚了。

谈起这点,老安觉得还不够完美,老安觉得应该再细致一点,就是先海选,选出哪些是富二代、官二代,例如厅级以上的,然后重点发力。

我调侃了一句,你这搞的,太功利,没有爱情!

老安俩眼一瞪:什么叫爱情?人家从小家庭教育好,父母长相基因好,多才多艺,智商高、情商高,哪点不值得你爱得死去活来?给你个,你不爱吗?

我说,我是开玩笑,我是非常理解你的,也支持你的观点,这也是阶层意识,例如咱的父母怎么教育咱?找个脾气好的,对咱好的,别的无所谓,其实这是弱势思维,应该反过来,找个比咱强的,哪怕需要咱伺候的,至少可以改良下一代的基因,我看过一句话,三代之内没有学霸,是培养不出来学霸的,所有的学霸都是基因的产物。

农村孩子觉得,官二代、富二代,多数是飞扬跋扈的,小混混,不适合过日子的。

其实呢?

恰好相反!

咱为什么有错误的认知?

因为,咱压根没接触过,不懂,只是一直在丑化、仇恨更高阶层的。

若是儿子领个农村丫头回来,哪怕第一次进门就忙着干家务,一口一个叔叔阿姨喊着,长的又漂亮……

老安也不会同意的!

因为,老安站的足够高了,他知道家族传承需要做什么,最重要的就是优化基因。

不用看别的,在一座县城,到了科级,其儿女的婚姻基本都是强强联合,要么是局长对老板,要么是局长对局长,至于说嫁给个农村小子?

不可能的事!

看一点就行了,越优秀的家庭,孩子长的越标致。

基因优化的结果!

今年春节,老安一家要去陕西过年,亲家不是山西的吗?

亲家在吕梁工作。

但是亲家的祖籍是绥德,也就是吕布的故乡,旁边那个县叫米脂,貂蝉的故乡,所以就有了那句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为什么去祖籍过年?

老祖,健在。

四世同堂!

绥德、米脂我都去过,不止一次,感觉很亲切,特别是贾平凹写的米脂石雕,例如雕石狮子的老艺人,路上很多摆着卖石雕的。

还在那边听过秦腔:绥德的汉子都会浪,米脂的婆娘抱上炕……

当然,有更浪的词。

今年,朋友们推荐给了我几个情感大V。

我发现了一个现象。

无论男V还是女V,都无比的浪,仿佛都得到了木子美的真传,把性挂在嘴上,不是J就是B,仿佛越直白了越毒舌,粉丝越喜欢。

不是个例。

非常普遍。

我找个稍微绿色一点的:男人如果自己不会挣钱,就好生地给家里的老婆提供大量的情绪价值哈,茶端着,脚泡着,按摩学着,地板擦着。既然没有本事养家就好好练习男德,不然要你干啥,还没个振动棒舒服。
虽然,我够浪的。

但是,对于如此的直白,写法,我还是觉得不是很合适。

文学,应该有文学的品味。

最近,我对直播这个行业很感兴趣,使我想起了一个N年没联系的姑娘,她之前在NIKE工作,颜值不错,话术也可以,去做直播去了,又唱又跳的。

我联系了她。

她很是惊讶地问:董老师咋想起翻我的牌子?

我问,方便不?请你吃饭。

她说,我请您。

见了个面。

比过去会打扮了,最明显的感觉,比过去有钱了,略胖了一点,说结婚了,生娃了,最近一直在健身,减肥。

我问,直播你干了多久?

她说,接近3年。

我问,纯绿色?

她问,你听实话还是?

我说,实话。

她说,只要是干主播就没有绿色,我做个最形象的比喻,做主播就是KTV陪唱,绿色吧?但是男人总想捏两把,翻脸也不合适……

我问,是不是做着做着都去黄播了?

她说,十有八九吧,在这个领域,越做胆子越大。

我说,莫言写过一篇文章叫《红床》,就写的一个洗脚妹的内心变化,最初做收银员,后来亲自洗脚,再后来去干按摩,最后还是进入了终极关卡,就是红床,也就是坐台了。

她说,主播这个行业,也是,我们同期的,要么不干了,要么就走偏了。

我问,你播过吗?

她说,很隐晦的聊S肯定聊过。

我问,粉丝约你呢?

她说,约过。

我问,主播竞争激烈吗?

她说,你自己上去看看就知道了,现在是个人就当主播,要么,真有本事,脱颖而出了,要么你抓紧滚蛋,要么你搔首弄姿弄点,至于是网上弄的还是线下弄的,看你自己。

我问,咋这么多人看直播呢?

她说,小的时候,你们追电视剧不?

我说,追。

她说,同样的一群人,他们现在关注直播就是看连续剧,中国有多少下了班没事干的人吧?

我问,有没有靠才华直播的?

她说,也很多,例如大货车司机,每天晚上在服务区直播,也无数人关注,今天走到哪了,今晚吃什么,路上遇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还有就是情感类的专家,粉丝说自己家的情况,他们来给分析……

我说,有点类似收音机节目。

她说,一回事。

我问,那以后你还搞不?

她说,结婚了,就好好过日子,弄这些干嘛!

她对我是比较直白的,就是有什么就说什么,毕竟我对她太了解了,她给我的建议就是你自己别碰,别让嫂子碰……

昨天,刘威回来,说他在这边的办公室退了。

办公室的货架、办公桌椅要送给嫂子,可能是之前商量过了。

媳妇一大早就把我皮卡钥匙拿走了,说拉家具,我去办公室逛了一圈,发现大家正在摆桌子椅子,搞了一个区域,仿佛要大干一场的样子,还搞了直播间。

我曾经对自己的办公室有这么一个定位。

就是来的每一件东西,都是艺术品。

但是,媳妇非要搬过来办公,我也没办法,自己家的女人,还能说啥?她在角落里摆了一个货架,上面全是她做的传销产品,什么锅,什么减肥蛋白粉,前些日子老师过来坐了一下午,老师说整个屋子氛围非常好,就是你媳妇那个角落有点类似脓疮。

我没办法!

很多东西都不符合我的审美。

我想了想,算了,随她折腾吧,我不带人过来就是了。

中午,一群人去吃烤鸭。

媳妇提到了深圳那群人,挨着一个个的数,崇拜得一脸哈喇,又提到了那些人在搞什么直播之类的。

她自己也要搞直播,卖货!

刘威、阳哥、媳妇,三人在办公室关于如何直播聊了一下午,越聊越兴奋,觉得找到了人生的转折点。

刘威给我发信息,让我过去吃晚饭。

我从球馆直接过去了。

我在我桌子上看了一会书,媳妇在搞直播,看的人不多,来个人就要跟人热聊一番,我听了一会,我都有想把房子炸了的冲动。

男人看直播。

不就是想看扭腚和卖骚吗?

媳妇在那里发出的笑……

我都觉得。

这都是些啥啊?

谁他娘的给你洗的脑?你都40多的人了,还去搞这些,有些小伙进来一看,然后留一句:不跟阿姨玩。

就跑了。

折腾这些干什么?

也就是说,直播把KTV搬进了网络,直播把公主平民化了,人人都可以当公主,而且开启了海选模式。

直播时可能还遮遮掩掩。

真加了微信后。

来吧,宝贝,你说你想看啥吧?我大腿沟里有颗痔你看不看?很饱满,盘了20多年。

我一直都希望把家打造成书香门第。

我靠,你竟然想朝舞女方向发展。

以后,你们说读了什么书,很有收获,这些可以找我媳妇聊一聊,做什么赚钱,搞什么发财,这些就别说了。

你看看你们把她挑逗的,我媳妇声音本来就大,直播时声音更大,整个办公室没有别的声音,全是这些,问你是哪的,干什么的,为什么搞直播……

白天搞了,晚上回家,还要搞!

这就如同我娘在家种地,跟我爹一辈子很和谐,没吵过,没闹过,你们呢?来跟我娘说,去深圳打工吧,给人家当保姆一个月都能赚1万,又来跟我娘说,去做催乳师吧,未来很抢手。

你们站得高,看得远。

但是,不需要可怜我娘,我媳妇。

她们有我爹,有我。

我娘,读过几天小学。

我媳妇,读过几天初中。

太高大上的事,她做不了,在家带好孩子,别的我什么都不指望,她不创业还好,一折腾,我就往里砸钱。

另外,我们也没有去外地居住、发展的想法。

不要可怜我们。

也不要给我们规划。

什么又是去加拿大买房,又是移民去美国。

你们想去,你们去。

我们愚昧。

就想在这个小地方蹲着!

牛哥跟我谈过一个观点,兵要跟狗一样养,动不动拉出去溜一溜,老婆要跟猪一样养,就是要圈起来,少让她在外面乱窜。

这个说法,应该是一种民间说法。

貌似是曾国藩说的。

但是,女权们听了肯定不服,凭什么?!

我身边这些大哥的女人,每个都很安静,日子也都过的很好,凡是那些能折腾的,四处参加培训的,又是搞加盟又是搞创业的,有一个算一个,全离了。

牛哥有钱吧?顶我几十个。

嫂子就安静地上上班,接接孩子,去他们家看看,特别温暖。

每个四处蹦跶做微商的女人,都是被男人逼的,男人太穷了,女人使劲蹦跶,优秀的女人没有去折腾这些的,即便折腾也是出去学学东西。

我们家这个。

你说,要钱给钱。

根源,就是大家把她当突破口了。

她还傻乎乎地配合。

例如什么培训,她一参加,人家马上就截图晒朋友圈,连懂懂的媳妇都参加了,众人一看,哇,那抓紧参加。

都是这么想的。

其实,我压根都不知道。

前天,维维联系我,很认真地跟我谈了谈,意思是因为他接待嫂子而引发了家庭矛盾,他媳妇都要搬过去住,他媳妇觉得他越界了,即便是远方来的客人,也不至于这么用心的陪着。

维维问,我是不是越界了?董哥是不是你也这么理解的?

我说,我还好,我是理解你的。

他说,自己总觉得初心是好的。

我说,我是很感激的。

但是,不要过多地给她特权,例如带着去吃8000元/位的自助餐,全程五星酒店,这些会害了她的,一方面会内耗我,一方面会使她产生错觉,以为这是深圳生活的常态。

如今我出差,大部分都是我自己掏的腰包,特别是最近两年,我最大化地保持一个原则。

不拿不占。

很是轻松。

别人越是感恩咱,咱越不能去靠近,这个感恩原本是在内心存在一辈子,可能因为一次招待,全无!

现在,我也不喜欢别人陪我。

因为,时间太贵!

越优秀的人,时间规划的越详细,到了村上春树这个级别,你若是想见他,只能去跑步偶遇,别的时间他都安排得满满的。

请他吃顿饭?

他缺你那顿饭吗?!

下午老师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不要写这些事了,越写越会激发身边人去对我媳妇发力,因为她太傻太天真,他们操纵她,她来折腾我,最终供大家看笑话……

使我想起了过去自己写的一句话。

表面,每个人都希望偶像好。

实际,每个人都想偶像沦落。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10-09

导读:白老师,80后,文艺女青年。 喜欢珠子。 脖上挂着,手上戴着…… 她不仅仅喜欢自己佩戴,还喜欢自己制作,力争每一串都是独一无二的,给起上名,想上概念,还专门写一篇文章来介绍一番,什么材质的,材质品相如何,这个组合灵感来自于哪。 还出了书。 据说,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 2019-12-2
  •   ABBY ,微信好友。 包装设计师,当年我做红酒时,想设计一款漂亮的手...

  • 2019-11-03
  •   下午,去了趟火葬...

  • 2019-12-04
  •   小梁,一个朋友的亲妹妹。 30岁左右。 标准的农村妇女,发福了,典型...

  • 2019-12-05
  •   新装修了一家健身房,有游泳馆。 尚未开业。 卖卡中。 没有扫街,没有...

  • 2019-12-06
  •   老安,又添了个孙子。 第三个。 全是男娃。 笑得裤带都松了,说几句话...

  • 2019-10-09
  •   白老师,80后,文艺女青年。 喜欢珠子。 脖上挂着,手上戴着…… 她不...

  • 2019-12-10
  •   刘老头,搞物业,搞工程。 开了辆铁锅灰色的奥迪A7,车身贴的膜,很有...

  • 2019-12-11
  •   家门口开了家火锅店。 装修的非常高大上,媳妇想去尝尝。 我不喜欢吃...

  • 2019-12-12
  •   最近一个月,很忙。 忙着卖“退换书”,就一个优势,便宜。 买家,也...

  • 2019-12-13
  •   强子是个社会人。 如今,混出了点眉目,开了个火锅店。 买了辆宝马5系...

  • 2019-12-16
  •   高中,大休。 堵车。 我不知道现在几周一休,我们读书时,四周一休,...

  • 2019-12-17
  •   老王是个画家。 老王是个书法家。 反正,能写字,能画画,关键是能喝...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