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12-11

2019-12-11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12-1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12-10

导读:刘老头,搞物业,搞工程。 开了辆铁锅灰色的奥迪A7,车身贴的膜,很有质感。 在路上偶遇,准猜测,这是个大帅哥。 超过一看。 我靠,老头子。 巨大的反差。 在县城,怎么证明自己有品味? 要么,你有个私人餐厅。 要么,你有个私人茶室。 其实是一回事。 就

家门口开了家火锅店。

装修的非常高大上,媳妇想去尝尝。

我不喜欢吃火锅。

主要是我觉得工序太麻烦,不如吃炒菜更直接一些。

但是,媳妇想吃,咱没办法。

等儿子学完琴,我们一家三口去了,生意实在太火,需要排队,我们又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等轮到我们已经晚上7点半了。

特色是毛肚。

我不吃这些玩意,给媳妇点了一份毛肚,我点了两份羊肉。

儿子问能否玩会游戏……

允许。

儿子在我手机上下载了个网络游戏,每天都玩一会,一般我都是允许的,毕竟网络游戏也是时代产物,咱不能总是用咱的思维去框孩子。

玩了一会。

提示,有来电。

儿子把手机拿给我,我一看是外地号码,并且没在通讯录,就给挂掉了,让儿子继续玩,虽然没在通讯录,但是我知道这号码是谁的,她情商非常高,我既然挂掉了,她应该就懂了。

一会,又打了过来。

我又给拒了,然后顺手给加入到了拒接来电中。

又拿给了儿子玩耍。

媳妇会不会起疑心?

问题不大。

因为,我平时很少用电话,既很少打,也很少接,所以媳妇压根没在“电话”这个方面担心过我,她坚信,即便谁跟我真有关系也不会用电话联系的,因为熟悉我的人给我打电话都很谨慎,生怕打扰到我写作或学习。

但是,她打了两次,我觉得可能是有事。

规定儿子只能玩一局。

一局在15分钟左右。

拿过手机后,我就把手机揣进了背包里,过了大约十分钟,我以去催菜的名义去了前台,然后我顺便跑下了楼,解除了黑名单,给回了个电话。

那边就跟机关枪似的,就是心情不好,想来找我。

我再次重申:

第一、晚上8点后不能给我打电话。

第二、你不能来找我,你若是来,我立刻就拉黑了。

什么感觉呢?

她过去一直都是智商情商很在线。

但是,此时她说的话以及要做的事,都很幼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家庭,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己有家庭,你来找我,不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吗?

会闹出人命的!

我知道她的确是心情不好,也的确是想我了,我也怪心疼的,但是我必须斩钉截铁,她不理性我不能陪着她不理性,那样会出大乱子的。

我怕她不死心。

上楼时,我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些很无情的话,咱俩什么关系?都是成年人,就是个游戏,说的很明确,底线就是彼此的家庭,你若是再越一步,我就保证你再也见不到我,你还真以为咱是在谈恋爱?无非就是彼此犒劳犒劳,没有再多余的感情,明白了吗?何况你比我大多少你心里没数吗?!

我怕她再打电话。

直接关机了。

次日,一大早,我一开机,七八十个未接电话提示,都是她打的,从八九点一直呼叫到凌晨,真有耐心,微信上给我发了几组照片,几点下的高速,几点走的,没住店,前半夜在一家咖啡屋,后半夜在高速口的加油站,凌晨5点走的。

我给她发了条信息:鉴于你的表现,我拉黑了!因为你触犯了我的底线!

拉黑了她,我也怪心疼的,素质非常高的一个女人,但是我不能继续给她任何希望了,否则她会做出越来越极端的事,女人太容易感性了,标准的飞蛾扑火。

拉黑后,她联系过我们共同的熟人,打听过我。

我也没回应。

给我发过N封邮件,有短的,有长的,短的就是不断地写“对不起,我错了”,长的就是讲述了那天发生了什么,跟老公吵架了,还有就是常年两地分居,感觉完全是两个陌生人,各方面价值观都不统一了,那天吵架后,突然想起了我,就是大脑不受控制了,非想见到不可,于是就那么来了。

一直到今天,我也没回应过。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有一年,省内某系统组织羽毛球比赛,理论上必须是系统内在编人员,但是考核不严格,不被举报问题不大,也就是说,别打出名次,都没事。

我们县该系统打羽毛球的极少。

能拿出门的,只有一个女选手,打的还不错,那么她可以报名混双,想来想去,她挑了我,我虽然打的不好,但是外出比赛时,我比那些打的好的男人有意思,例如各地我都比较熟悉,出门在外我可以照顾她,若是她跟别人组合呢?那么就反过来了,需要她照顾男队员。

开销,也是一个因素。

我可以报销所用费用。

那时,我还开着宝马750,也给她长脸。

打球,运气很重要,心理素质更重要,你看我这种人,吊儿郎当的,心理素质好,不计较输赢,反而成了黑马。

在本市县级里混双组排第二,从而进入了大区级比赛,大区级比赛在隔壁市,那时教练经常跟我讲,战略大于战术,战术大于技术。

就是一定要在战略上有所准备。

业余选手打球,都是乱打。

谁有战略,谁占优势。

我们俩的组合是女强男弱,我弱一些。但是,大部分混双组合都是男强女弱,所以常规战术都是追着女的打,所以我们俩的战术就是全力打对方女的,对方肯定也是这个战术,最终就是拼的俩女的,谁技术好,谁发挥稳定,谁占优势。

谁都不看好我们。

我们总是能创造奇迹……

最终,进了16强。

很满足了。

毕竟,16强以后,基本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了,体育项目最终拼的都是年轻,谁更有体力,谁更能跑,谁就有优势。

被我拉黑的这个姐姐叫李娅。

她是边裁之一。

就是看球出不出界的。

这时,我们还没认识。

我这个搭档在羽毛球圈非常活跃,曾经还参加过省级比赛,实事求是的讲,她跟我搭档是很委屈的,若是换个人,她完全可以冲进去八强,她在羽毛球圈人脉也是一流的,这些裁判也都是资深羽毛球玩家,否则也不会去考裁判证。

比赛完,我们计划接着回。

但是,当地球友太热情,非要请我搭档吃饭,另外他们这个体系很特殊,就是全国都是一家,彼此都有业务往来,都面熟。

俩裁判请我们俩吃饭。

其中一个就是李娅。

山东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酒文化,哪怕女人请客,也喝酒,我们四个人喝了两瓶白酒,N瓶啤酒,我喝的最多,因为咱是男的,不好意思跟人家平喝……

席间,搭档并没有介绍过我,只说是同事,毕竟这是系统内的比赛,作弊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何况16强就有奖品了,还发了个铁牌。

搭档不能在外过夜。

孩子在家。

酒后,她让朋友来接的她。

为什么不接我一起呢?

我车在这里。

我只能住一晚上。

整个晚上,我并没有仔细看过李娅以及另外一位裁判,主要是咱觉得低人一等,人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咱是个啥?临时工而已。

也没有过任何邪恶的想法。

搭档走后。

我需要找酒店住下。

李娅的意思是住单位招待所吧,便宜,关键是比较干净,也安全,就在他们家属院旁边,还可以顺路。

我找了代驾,我们一起。

路上,让小风一吹,我有点想吐,主要是我平时不喝啤酒,一喝就吐,师傅刚停下车,我一开车门没开开,因为带着锁,我以为能开开,就那么吐在车门上了。

恶心死我自己了。

代驾师傅走后。

我扶着树吐了大半天……

李娅去前台要水要纸,一边给我捶一边帮我擦嘴,还有些责怪地说,不能喝就不要喝这么多,多难受。

我说,认识你们高兴嘛!

她问我钱包在哪?

我让她自己去拿,然后她去帮我办了住房手续,因为是他们自己内部的招待所,也不需要什么人脸识别,直接把房卡拿过来了。

让我把车钥匙给她。

她帮我收拾一下车门,这玩意必须马上清理,否则整个车就没法闻了。

咱自己呕吐的,能让别人清理嘛?!

不行!

我自己来。

据后来她描述,我站都站不稳。

她去前台借了桶借了抹布,把车门清理干净了,应该洗了有个六七遍,好在吐的比较巧,都在真皮位置。

后来,几乎没啥味道。

留个电话……

次日,一大早。

她打电话过来:醒了没?

我说,醒了。

她问,头疼不?

我说,不疼。

她说,姐请你吃早餐。

我说,不用,不用。

她说,半小时后,我过去接你。

好吧。

她不住家属院,说是家属院比较老了,房子已经卖了,住在新市区,小区比较新,住户比较少,这是要把我领回家啊?

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你也不怕我是坏人?

她一笑:姐是干什么的?!什么人没见过?

她熬的稀饭。

还炒了俩菜,弄了一包榨菜,有馒头,有蒸包,说蒸包是昨天中午的,单位食堂包的,单位食堂伙食比较好,每天2元管饱,她不仅仅吃还拿。

家里比较温馨。

结婚照年代比较久远了,但是又放大翻新了,挂在大厅里,卧室里。

吃饱了。

我略好奇地问了一句,姐,你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她说,你跟别人不一样。

我问,哪里不一样?

她说,你打球不计较。

她说的是边线球、底线球,一般情况下,模棱两可的球,我都给对方,没必要争,真有本事,不差这一个球。

她是边裁,把这些看的很透彻。

还有就是我比较鼓励我的搭档,每当赢一局的时候,搭档都想跳到我怀里,就那种感觉,她很信任我,即便是出现了低级失误,我也安慰她:没事,不要紧。

她说的这些,我自己也认可。

谢谢姐姐夸奖。

欣然接受!

男人和女人很有意思,有些时候,有没有感觉,就是一对眼的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与认识时间长短没有关系。

进家前,我就已经知道很多信息了。

例如她能带我回家,而家门口摆着男人的鞋子,说明她是有家庭的,老公肯定不在身边,而洗手间里呢,常用牙刷只有一个,说明她是独居状态,有孩子,孩子应该是在读全寄宿学校,后来也求证过,在昌乐二中。

忘记了谁主动的。

反正拥抱了,亲吻了,在卧室的时候,她嫌我总是盯着结婚照看,问我是不是看到这些没感觉了?

换到了衣帽间。

衣帽间有个换衣服的凳子,跟沙发似的。

看到服装,我突然没了感觉。

使我想起了阿来写的《尘埃落定》,行刑手的衣服都跟鬼魂似的,吓死个人,她的一些衣服也让人怪害怕的,都是工装。

妈的,不会钓我吧?!

事毕,她也到了上班时间,我也要回招待所准备开车回家了。

路上,她问我:一见面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仿佛认识了很多年?

我说,是的。

其实呢?

恰好相反,因为我从来没正眼看过她,第一次正眼看她是我起身的时候,算是第一次正眼看了看她,她满头大汗,我觉得好陌生的面孔,这是谁?我咋跑人家家里来了?这是做梦还是?

我觉得,有陌生感。

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只知道她开了辆奥迪Q3,若是从上班的角度来讲,这就属于不错的车子,另外从一些细节上,知道她当不当芝麻官,当到多大。

临分手,加了微信。

从此,也没有了联系,因为我们彼此定义都很清晰,就是喝多了,一切都是偶发的,而且彼此都属于比较理性的,不至于说我爱你你爱我,要死要活的。

又一次见面,应该是半年后了,是她们去红嫂那边党建,她把线路告诉我了,我去她们午饭的饭店等她,我们俩有多么陌生呢,她都没认出我来。

她没去午饭。

在车上吃的。

这次见面,彼此好感更多了一些,她说已经在关注我写的文章了,感觉好有才,然后马后炮说了一句,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肯定不是个临时工,反而像局长。

我心想,要让真局长知道了,能灭了我。

过了一个月左右,给我发信息,让我去看她,问我去不去?

我说,我也想去,只是太忙了。

她说,你来就行了,我说了理由,你肯定来。

我说,那你说吧。

她说,我生日。

不知道就罢了,知道了,肯定去。

去了。

她没喊任何人,我们俩去KTV过的,蛋糕是在沙发上吃的,也喝了不少酒,跟我讲,她的婚姻是包办婚姻,也从来没出过轨,不管我信不信,我都是她第一次心动,第一次主动的男人。

从直觉来讲,我信。

若是她不缺男人,不至于后来那么冲动。

一年后,我去云南。

走滇藏线。

她把老公电话、微信都给了我,让我去找他,说已经跟老公交代过了,还说老公这个人特别热情,什么都不用担心。

我心想,女人没脑就体现在这里。

我咋能去见他呢?

但是,已经交代过了,我若是不去,那反而容易出问题。

老公在那边算是个大BOSS,商界的。

是山东这边的一家大型企业派过去的资方代表,法人代表,越穷的地方,两极分化越严重,就是富的富死了,穷的穷死了,老公在那边是什么状态?

横着走的人!

我队友的车,因为挂了一个通信牌照被扣了。

我正好借此机会去认识一下老公……

老公,标准的山东人,口头语就是:我草N娘。

先不说车的事,设宴款待,五星酒店,跟上海的酒店一样奢华,全是地方经典菜,上的酒是云门陈酿,老家的酒,这酒是酱香型的,很典型的一款酒。

喝了酒,去要车。

我跟着一起去的。

当时已经是晚上了,大门都锁上了,他在那里疯狂地踹门,一边踹一边嘟囔着:我草N娘,知道我是谁不?我是你们的投资商,是你们的衣食父母。

别说,还真有效。

当晚就给要回来了。

酒足饭饱,车也要回来了,非要安排节目,小姑娘才十六七,就是厂里的女工,还是挑的比较好看的,一个人俩。

咱怎么好意思,坚决不要。

他让下去了。

老公也蛮喜欢我们的,毕竟我们的车都比较经典,他也喜欢车,这些事都不是最牛B的,最牛B的是他让大BOSS亲自陪我们吃的早餐。

若是在山东,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走的时候,我们几个车友在车台里还在讨论,就是这哥们回山东后,会不会有落差感,这过的什么日子,那过的什么日子,完全是土皇帝的生活,真的各方通吃,我们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们沿途的关卡电话,哪个关卡找谁,都有姓名和电话,不是说被卡住了放行的,而是沿途需要救援了,都可以打。

扶贫资金是一比一配的,例如咱这边投资一个亿,国家再给配上一个亿,也就是说,生意不赚钱都已经赚了,老公提起当地的工人,怎么评价?又丑又懒,关键是笨,很简单的工作技能,学不会!

李娅那次跑来,我认为根本性的问题,就是老公回省后,感觉四处不适应了,与大环境脱钩了,从而爆发了家庭矛盾。

你说,两口子我都认识了,再联系,不是找死吗?!

老公回省时,曾经找过我,最初我以为什么事,原来是谈扶贫的事,他认为现在有个非常好的机会,就是发“扶贫”财,扶贫财是什么概念?

就是凡是建档立卡在册的贫困户,只要愿意创业,无论是养殖还是种植还是加工,均可以申请扶贫小额贷款,5万以下,3年以内,免担保,免抵押,而且政府贴息……

当然,是有个环节的,审批。

你不能说,我想贷款,消费。

那不合适!

老公在大西南时是做的大型项目,他想在山东做小的,就是针对这些贫困户的,做什么项目呢?生物颗粒机,上这么套设备要3万多块钱,生物颗粒就是烧炉子用的那玩意,就是卖设备给这些贫困户,还可以回收生物颗粒,反正你只要干,一年赚个三四万没有问题,最差也能当年回本。

一套设备,利润1万多。

不光这一套设备,类似的项目他选了四五个,还有液压榨油机,在机械里,油顶是肌肉的角色,用油顶来榨油是革命性的,机械结构简单,但是力度大,出油率也高,一个家庭作坊就可以有过去中型油坊的产量,过去油坊是需要用大设备的,我爹开过油坊,这些我是略懂一二的。

他的这些提议都很好。

但是,我觉得有坑。

有坑在哪?

就是给这些贫困户再好的项目,他们也发展不起来,哪怕你告诉他们,只需要开机运转就可以,他们也赚不到钱。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他们买回去了一堆废铁,白白的背上了几万的负债……

这个生意好不好做?

肯定好做。

对于贫困户而言,等于白送的。

所有手续都是你帮着跑的,你看农村的光伏发电为什么推广的那么快?这是一个稳赔的生意,为什么农村人前赴后继,就是因为不用花钱,推销的人帮你去办贷款,你只需要签字就行了,农民觉得,白白的送了一套自动赚钱的设备,为什么不要?他们对于欠银行的钱,没概念。

我曾经问过老公一个问题,为什么不直接弄个项目,然后把扶贫贷款弄出来,然后再存到理财产品里吃利息差?

他说,很多这么搞的,一般都是内部人士,但是一审计就审计出来了,只要涉及到了贫困款,不管是谁,不管多少,一撸到底,这个钱你也敢动?

就是你可以让农民去申请,你赚设备的钱。

绝对不能想着你自己去挪用这个钱。

看来,是明白人!

那次去给李娅过生日,待了两天,次日还带我去了一家龙虾店,龙虾店的老板跟她认识,给安排了一个包间,老板也过来喝了两杯,这个老板50来岁,戴个眼镜,据说是个文化人,墙上的字画都是他自己写的。

加了微信。

过了有个大半年,老板突然联系我:你朋友圈发的图书下乡,是怎么操作的?

我说,竞标的。

他问,书是从哪进的?

我说,我本身就是做图书的,有自己的渠道。

他问,若是我们这边能拿到业务,能用你的公司竞标吗?

我说,可以的。

次日就赶来了,三个人,都是50来岁,据说是好朋友,男二号是文化口的,男三号是卤肉店的老板。

问了非常多的问题。

给我的感觉,是来学活的,就是想知道图书到底是怎么进的,怎么个流程,什么价格,我就直接实话实说了,其实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他们,就是知道了整个流程也白搭,因为你可信度是0的前提下,出版社是不会把书先发给你的,折扣也不行,还有就是有个最关键的点,你开不出票来,而我们的图书是免税的,这就是最核心的竞争力。

回去,应该是折腾了一圈,我推测是注册公司,临时抱佛脚。

无果。

又找我谈合作。

最终谈下来了,我收0.5个点的利润,我从出版社是5折拿书,那我就5.5折给他们,我可以提供资质与开票,但是有个前提,必须签订合同,并且预付30%的书款,万一书运过来了,你们不要了,那太尴尬。

答应。

一共竞标到了四家,64万的合同款。

他们是8折中标。

有接近25%的纯利润,他们唯一的成本就是资金成本,别的所有事都是我们干的,签订了合同,预付了19万2,我们约定了交货时间,这期间他们还调换了一部分书,属于优质家用书,拿来干什么了呢?验收后送给私人的,指定目录的,让我先把这一部分给发过去,一共调了6万元的,我先给发过去了,我推测可能直接就送到某些人家里了。

9号交货。

8号,没跟我联系。

当时我在深圳,直觉不好,眼皮也在跳,这种按册搭配的书很难退,例如我要1000册《废都》,退了就退了,再重新入库就可以了,而我要的每本4册,这种组合打包的,再退回去就是折磨出版社,给退也不是,不给退也不是,至少信誉全无,而且书一分装一来回运输,大量磨损。

9号也没联系。

这么多年来,我总结了一条经验,解决棘手问题的最上乘方法是:静观其变,顺水推舟。

所以,他们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他们。

真有什么问题,我能否把定金给吃了?

在山东,不行!

也就是说,只要理由得当,真是不可抗拒的因素,定金我一定会退给他们的,不用说这么大额的定金,就是交1万去4S店买车,你真不买了也不会给你吃了,山东就是个关系社会。

后来,龙虾店老板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业务失败了,书不能要了,是不是要算算账?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山东人是没有契约精神的。

就是明着让我退钱。

我说正在深圳,等我回去吧。

半个月,没联系!

半个月后,又给我打电话,我又在深圳。

他问,你不是为了躲我们这点钱,一直躲在深圳了吧?

我说,不至于,我是又来了一趟。

几天后,我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在山上吃鸡的照片,他们可能推测我回来了,次日直接来堵我,在办公室把我堵到了。

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三人吵我一个,我在想,也就是他们年龄大了,若是年轻,不是他们打了我一顿,就是我打了他们一顿,太气人了,不讲理。

要求我全退。

还说听别人讲,我这个人人品不好,骗人成性。

我一听,就火了。

回去后,我依然不跟他们联系,他们跟我联系,我也不回应,什么时候你服软了,我们再谈谈,你看看这些书吧,都堆在这里呢!

我压根没有把书退回去的打算,我是这么想的,实在没办法,我就只能操作我们本地的,几个乡镇就消化了。

有天晚上,男三号给我打电话,也是8点后。

我问,你喝酒了没?

他说,天冷,喝了点。

我说,那你什么都别说了。

我把电话关机了。

次日,一开机,也是几十个未接来电……

我把电话回过去,男三号先是说了一下家里有急事,闺女要去英国留学,就差8万块钱,而他当时正好出了8万,希望我能可怜可怜他,说他和男二号已经为这个事跟龙虾店老板弄僵了,他们俩是站我这边的。

问能否单独谈谈?

男二号男三号来了,反正困难都是一致的,都是急用钱,希望我能可怜可怜他们,反正董老师你应该也不差这点钱,对不?何况书你也没啥损失,无非退回去就是了,当时咨询过你,你说您们跟出版社是可以自由退换的。

俩人来我这里,还不想让男一号知道。

这期间,我知道了一个重要信息,男一号是有前科的,这是我委托李娅帮我查的,曾经因为经济问题坐过三年牢,看来这玩意有惯性。

我总觉得,之所以发生如此大的转折,一定是事出有因。

但是,我不知道因是啥。

男二号与男三号着急要钱,那我就合理地引导他们,意思是我即便是扣钱也扣你们大哥的,不扣你们的,因为你们俩跟我关系好,这样吧,你们俩各自写一写,写个情况说明,把关系摆脱出来。

写了一遍,我不满意。

后来提出:董老师,你会写,要不,我们说着,你来写?

好!

我挨着给写了,打印出来,他们手抄,摁上手印!

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发生了变故。

男一号联系了另外一家书店,那家书店也是5.5折给供货,但是可以后付费,我推测是新华书店,新华书店与出版社是后付费的关系,而且有很长的账期。

拿我的资质去竞标,然后把我甩了?

男二号与男三号对处理结果也很满意,回去了,回去后就分别给我发了卡号,催我打款。

我从来没承诺过要给你们退款。

你们跟我玩阴的,我就跟你们玩狡诈的,完全按照合同来执行的话,除了定金,你们还要赔付我30%的违约金。

你看,在合同履行期间,你又去跟别人签订了合同,违背了基本的商业原则,你要承担我的损失,要么,你把合同履行下去,要么,我就起诉你。

男一号后来又给我打电话,上去就说,兄弟,你别生气。

我生什么气?

既然有合同,那么履行合同与不履行合同,都是在履行合同,他们比我大10多岁,完全就是斗智斗勇,有些时候他们表现的很聪明,有些时候又表现的很幼稚,例如让我一哄,就把俩人给拉下水了,现在最怕我起诉的是男二号,因为他是内部人员,我一起诉,他就把饭碗砸了。

后来,合同又履行了,因为男二号与男三号回去没等到打款,就知道被算计了,他们怕我把他们写的东西拿给男一号看,可能三人第一时间碰头了,觉得别把事闹复杂了,为了省那点本金,何必把咱兄弟三个都搭上?

其实,全程我都是很兴奋的。

因为,我有了全新的人生体验,原来做生意是这么有意思,我跟李娅谈过整个事情的前后经过。

李娅说,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我,有前科就有后续!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

为什么我哄他们比他们哄我要专业?

这毕竟是门生意。

男二号男三号全是门外汉,不懂生意,只是想玩个票,捞一把,理论上男三号应该懂生意啊,毕竟开着卤肉店,其实那店不是他的,是他爹的,他是三儿子,到目前还没分家。

有时,你仔细观察一下,男人撒的谎挺幼稚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12-12

导读:最近一个月,很忙。 忙着卖“退换书”,就一个优势,便宜。 买家,也是五花八门。 有用来充当门面的,有用来捐赠的,捐赠的还分两类,一类是自己买书,然后委托我们直接给发到贵州的,还有爱心组织采购的。 采购的这个就有意思了。 4元/本从我们这边采购,让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 2019-12-2
  •   ABBY ,微信好友。 包装设计师,当年我做红酒时,想设计一款漂亮的手...

  • 2019-11-03
  •   下午,去了趟火葬...

  • 2019-12-04
  •   小梁,一个朋友的亲妹妹。 30岁左右。 标准的农村妇女,发福了,典型...

  • 2019-12-05
  •   新装修了一家健身房,有游泳馆。 尚未开业。 卖卡中。 没有扫街,没有...

  • 2019-12-06
  •   老安,又添了个孙子。 第三个。 全是男娃。 笑得裤带都松了,说几句话...

  • 2019-10-09
  •   白老师,80后,文艺女青年。 喜欢珠子。 脖上挂着,手上戴着…… 她不...

  • 2019-12-10
  •   刘老头,搞物业,搞工程。 开了辆铁锅灰色的奥迪A7,车身贴的膜,很有...

  • 2019-12-11
  •   家门口开了家火锅店。 装修的非常高大上,媳妇想去尝尝。 我不喜欢吃...

  • 2019-12-12
  •   最近一个月,很忙。 忙着卖“退换书”,就一个优势,便宜。 买家,也...

  • 2019-12-13
  •   强子是个社会人。 如今,混出了点眉目,开了个火锅店。 买了辆宝马5系...

  • 2019-12-16
  •   高中,大休。 堵车。 我不知道现在几周一休,我们读书时,四周一休,...

  • 2019-12-17
  •   老王是个画家。 老王是个书法家。 反正,能写字,能画画,关键是能喝...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