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12-17

2019-12-17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12-16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12-16

导读:高中,大休。 堵车。 我不知道现在几周一休,我们读书时,四周一休,就是每四周可以回家一次,平时没有周末,现在应该不用这么久了吧?毕竟高考竞争不是那么激烈了,高校多了,生源少了,最典型的是复读生少了,现在很少有考生复读了,我们那时,整个高三考

老王是个画家。

老王是个书法家。

反正,能写字,能画画,关键是能喝酒。

我们初次相识,就把我喝断片了。

把我抬着送回家,人家依旧清醒不说,回家还大笔一挥写了四个字:踏酒而歌。

送来时,凌晨2点了。

这些,我都不知道。

次日,媳妇告诉我的。

也就是他,艺术范,若是别人,不被我媳妇骂个狗血喷头才怪,半夜三更去敲人家门?什么玩意?

不,相反,我媳妇很崇拜有才华的男人。

老王,开了个书画院。

不是卖字画。

那些,他觉得太俗。

而是搞培训,有儿童版的,有成人版的,教你写字,教你画画,虽然喊他老王,实际年龄不大,也就是45岁左右,非常的自信,甚至有那么一点孤傲,偶尔他会在网上晒自己的作品,有人就评论,这字很像模仿XX的,他接着就反问,为什么不说是XX模仿我的呢?

在写字画画这方面,他没服过谁。

当然,至于真实水平如何,咱不懂鉴赏。

只是据说,一幅字卖到六七万。

他只参加那种邀请展。

带着几幅作品去。

一般,空手回来了,说明啥?

卖了!

据说,老王卖字特别厉害,一群画家搞群展,往往他的最容易出手,因为他会说,说出哪里好,为什么好……

话术,很重要。

老王,俩媳妇。

大的,原配,生了一儿一女。

小的,现配,生了一儿。

小的应该是个80后,目前在书画院当校长,据说最初是来这边实习的美术老师,不知道是她上位了还是他上位了,反正在一起了。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女朋友。

这两个女朋友,我都认识。

女朋友A,小画家,没啥名气,喜欢画画,平时给人画墙,美术学院毕业的,算是自由人士,私下里,彼此以老婆老公相称,A是纯粹崇拜老王的才华。

女朋友B,学生家长,年龄跟老王差不多,半老徐娘,江湖上也有一定的名气,当年开了辆宝马5系,那时全县也不过二三十辆,谁有辆宝马五系就仿佛头上长了俩角一般。

我怎么认识老王的?

就是通过B认识的。

私下里,B跟我讲,老王想泡她。

我相信。

B呢?

佛教徒,整天阿弥陀佛,但是呢,老公是个老油条,有钱,搞杀鸭场的,有钱还包小三,包小三不说,还非让老婆同意,老婆光同意还不行,还要唱吉祥三宝。

所以,B是什么都见过。

用她自己的话讲,就是就那么回事,40来岁就性冷淡了,提不起兴趣了,有啥意思?

是那种过尽千帆的冷淡,啥口味都尝试过,全是已知的。

没有惊喜感了。

这也是为什么去信佛,应该是:红尘看破此生后,愿长伴青灯古佛。

说是这么说。

真点燃了她,她比谁都疯,这事,我知道。

我开新店时,想找个人写个牌匾,上个牌匾是贾平凹老师给题的,我想换换口味,我就委托了本地一个专门做书画的姑娘,这个姑娘是干什么的呢?专门做书画领域采访的自媒体,建立关系后,她又代理起了这些人的作品,你要什么字可以现场给你写什么字,这个生意有意思不?

我就问,本地最贵的是谁?

所谓的本地,就是全临沂市。

她说有四老,但是有的已经去世了,活着的几个分别是什么价,列给了我。

我特意搜了一下。

有的,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名气,例如马约。

画的猫是一绝!

给我的报价都太便宜,远超出我的理解,那我不能接受,既然做牌匾,何况咱的定位如此高大上,上次是贾平凹,怎么也要找个差不多的,甚至更上一层。

也就PASS掉了。

但是,她还是帮我找这些名家写了几幅。

送我了。

我就顺便问了一句:王XX的字,多少钱一幅?他送过我一幅。

她说,可以拍照我看看。

我拍给了她。

她说,200左右吧。

靠!

市场就是如此的残酷,艺术品领域不是二八原则,而是1与9999的比例,就是每1万个从业者里只有1个能被市场认可的,其他的都只能靠副业,作品都养活不了自己,不用看别的,相声领域就是如此。

多数相声演员干什么?

搞司仪去了。

要么,说低俗相声去了,全是黄的,济南那些小剧场,很多类似的,听着也很过瘾,什么武松遇到了孙二娘,武松用棍不用枪……

最残酷的还不是这些。

是我找国家级美术馆的馆长,他本人还是著名画家、博导,他帮我美术馆题了个牌匾,多少钱?

五千元!

而且很认真,写了七八稿,让我选一稿,选什么选,我直接都带回来了。

直接敲门拜访的。

我之前写过一句话,拿1万元当敲门砖,可以敲开99%作家的门,书画家我不确定,毕竟书画家是高度市场化的,有钱,有范,但是经过实践证明,也没有任何问题,再有钱的人,也觉得1万元是大钱,哪怕王思聪也觉得1万元不是小数目。

我记得我送了某画家一部IPAD。

那时IPAD还比较稀缺。

他拆开以后,说什么也要退给我,这还了得?太贵重了。

其实没多少钱,三四千块钱。

谁若是送我个IPAD,我也请你吃个饭,洗个脚,你若是让我写写你,我也写写,谁不喜欢收到有惊喜感的礼物?

开玩笑,我对这些东西,无感!

所以,当我们听说赵忠祥写一幅字4000元时,要么觉得太便宜了,要么觉得太贵了,老百姓肯定觉得太贵了,竟然写几个字就要这么多钱,但是作为从业者觉得又太便宜了,觉得与他身份不符。

有啥不符的?

就是名人书法,冯小刚、余秋雨的,也就是1500元左右。

这些我都做过。

不值钱。

名人书法里比较贵的,是那些法师,那个这个的,我还有两幅星云大师的书法作品,大BOSS送我的,说是一幅值八万,别说八万,就是八千我也早卖了。

八万这个价格是怎么来的?

当时在EMBA同学会上,拍出过一幅,8万8。

他还安排助理把拍卖视频一起发给了我。

书画市场高度相似于相声市场,要么是郭德纲这样的票王,要么就是为生计奔波的从业者,没有中间地带。

姜昆搞个相声专场,在济南奥体中心,能坐满吗?

白送票都够呛!

老王找我帮忙,是去找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在我们乡镇上,养鸡的,为什么找人家呢?

小舅子太调皮,不正干,非混什么社会。

受人指使,把鸡棚给人点了。

因为不少投资客在那边建规模性养鸡场,而大火搞得人心惶惶的,事出以后,在那个区域直接设立了岗亭。

重视不?

既然重视,那肯定要重罚纵火者。

找这户人家干什么?

想赔钱。

求原谅……

在这个基础之上,再进行别的运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你是个大人物,这点事咋能找我呢?

他也说了理由,还有那么一点贴切,他从小就在城里长大,没跟农村人打过交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家咬着不松口,若是那边松口了,这边的关系他来协调。

好吧。

我跟小嫂子去的。

我们先去看了看被点的棚,棚不大,属于自建棚,不是现代化的棚,但是里面有鸡苗,损失不低于10万元。

矛盾是啥呢?

被点棚的这户人家的儿子,跟小嫂子弟弟跟的大哥有过节。

就这么点事。

我们去了,那户人家直接不让进门,而且骂的嗷嗷的,好在村主任在,否则可能还要挨顿打……

只好返回。

路上,我跟小嫂子讲:听这个说法是几个小孩一起点的。

她说,抓了四个。

我说,这种情况,咱去运作没有意义,因为团伙做案,不可能单独放一个人,另外即便是赔偿,你也要把四家人都搞到一起,然后一起凑钱。

她说,那几家没钱。

我说,这个,我觉得没有20万,人家不会松口的。

她说,主要是不知道他只是跟着去玩,还是就是他点的,若是只是跟着去玩,可能罪过还小一点。

我说,应该找律师问问。

最奇葩的是什么?

她只准备了五万元!

我一听,我觉得若是只拿了五万元,不如不拿,没有任何意义……

她说,家里没有钱。

我说,老王写写字,卖卖就是了。

她说,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要是赚钱这么容易,还搞什么破学校,我们外面还有饥荒,他跟朋友合伙做鞋,投了13万,也打了水漂,他整天外出吃饭喝酒,他那个人又喜欢买单,一个月光这方面开支就一两万。

从这个角度,我认为获得对方原谅的可能性为0,主要是你没钱赔偿,谈什么谅解?只能等待,什么也别做,假如就是弟弟点的,那就听天由命,假如不是弟弟点的,那么争取搞个打酱油的角色,早点出来。

过了几天,小嫂子又联系了我一次,是她一个学生家长是那边的,还跟这户人家有点亲戚,意思是再去一次。

我认为没有意义,不是说你说软话就原谅你了。

只有钱能原谅你,这是一门生意。

但是,她想去,我就陪着。

情况跟我预想的差不多,家长把那户人家喊到大队里了,虽然同意去,但是情绪依然很激动,说是鸡再有十多天就出栏了,还说饲料是赊欠的,现在人家还天天上门来催……

就是钱的问题。

回程,小嫂子在掉眼泪,说家里三个闺女就那么一个宝贝弟弟,若是为了弟弟,做什么她都乐意,哪怕替弟弟去坐牢。

我说,那你陪人家睡一觉。

她问,管用吗?管用我就去。

我说,不管用。

路上,倾诉了一箩筐家事,总而言之就两点,老王这人太好色,老王这人不赚钱。

还有就是有老师有苗头了。

她总觉得自己可能有危机!

说自己准备出去创业。

我问,你有多少钱?

她说,若是加上信用卡,贷款之类的,能拿出30万吧。

我说,那你还不拿20万去获得人家的谅解。

她说,两回事。

她内心也很明白,哪怕真的给了20万,对弟弟也起不了太多的作用,反而把自己牺牲了,人在最关键时刻就有了动物性,例如娘在火里,儿子们都在外面站着喊,没有一个往前冲的,只有周围的群众不断地感叹:要是我娘在里面,打死我,我也进……

进一个死一个。

小嫂子要开个什么店?

罗列了三个。

一是蹦床,就是抖音上最近很火的那个,一个胖子跳下去,把姑娘弹老高,这个我给否了,我认为任何火都是有窗口期的,很快就审美疲劳了,若是你说这个时候做相关的招商加盟,我认为是可以的。

另外,这东西没有回头客。

也就体验一次。

在讨论这个项目的期间,本地第一家已经在装修了,快马加鞭,从装修到计划开业只有一个月不到,目的就是最大化的借用抖音这股风。

风过了,也就没机会了。

二是击剑,这个项目我是认可的,击剑是贵族运动,但是你本身不懂,这个是最大的硬伤,击剑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招生简单,因为小孩子本身就有击剑的欲望,我们小时候不经常拿两根小棍对打吗?一样的道理。

这是天性。

这玩意怎么招生?

就是跟商场、培训学校做互动体验,体验一次就上瘾,而且家长也乐意孩子体验这种东西,总觉得是贵族运动。

我是这么认为的,若是你是教练,那么做这个项目非常好,完全是门外汉,那不合适。

三是瑜伽,瑜伽做烂了,但是也说明一点,就是市场巨大,她还喊了一个重庆姑娘过来,那个姑娘是专门做瑜伽馆培训的,就是培训人如何开瑜伽馆的,这个姑娘长的人高马大的,一点都不像南方姑娘,小嫂子特意喊着我一起,我招呼姑娘绝对专业,反正走的时候,恋恋不舍,说若不是自己有老公……

后来,重庆姑娘在微信上给我发了几句:我一直在思考,第一次见你,觉得长的也不帅,完全是我看不上眼的那种,为什么我会留恋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我很警惕这种感觉,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拍我肩膀、拉我手,我都不反感呢?我很在意别人动我的。

没办法,我是专业的。

在她看来,所有生意里,最容易赚钱的就是瑜伽店,一般开业三天就可以回本,但是她不建议内行人做瑜伽店,相反,一定要有老板思维的人去经营,就是可能压根不懂瑜伽,但是懂管理,懂运营就足够了。

瑜伽店里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定位!

当然,她说了很多很多。

我认为是基本靠谱的,他们在全国帮扶了N多店,不做加盟,只做辅导,就是教你怎么运营,怎么管理,还卖相应的软件给你,我问为什么不做连锁品牌?

她说,每个开瑜伽店的人,都想用自己的名字命名。

为什么小嫂子能把她喊来?

是小嫂子之前参加过她的瑜伽课程培训,这次是重庆姑娘飞青岛,小嫂子过去把她接了过来,意思是你看看我们县城的市场如何?

重庆姑娘最后给的答案是,亏本不会,至于能赚多少,在于个人的经营天赋。

微信上,我问重庆姑娘:我若是开一家瑜伽店,会不会有很多女粉丝?

她说,老板比较难获得女粉丝,但是男教练会。

总有人认为,泡妞是需要技巧的。

技巧是分层的。

例如年轻小伙,啥也不懂,直接来半小时冲刺。

要啥技巧?

是大叔不行了,才需要技巧。

同样,为什么有的女人,打打不走,骂骂不走,是因为男人各方面绝对碾压这个女人,女人如同跟偶像谈恋爱一般,就四个字,逆来顺受。

真正有实力的男人是不需要任何花言巧语的。

很自然的散发着魅力。

那些穷屌丝才喜欢去学PUA,无非就是装的看起来有实力,又是去找豪车拍照,又是吃西餐抽雪茄的……

所谓的技巧,也是装实力而已。

所以,不要一口一个渣男骂着,你遇到了,你也屁颠屁颠的。

一个BOSS领了个女人,BOSS在60岁左右,女人在40岁左右,彼此都有家庭,出去旅游BOSS都带着她,老公连反对都不敢反对。

一起吃饭时,女的说要回家照顾孩子。

我就在现场。

BOSS直接把桌子一拍:NMLGB,你走了试试。

乖乖的坐下了。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碾压。

当然,一般人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个场面。

我是二般的。

刘德华喜欢我女人,我可能还指望媳妇偶尔帮我要个签名……

我们嘴硬,是以为我们真硬。

硬是我们自己觉得。

临沂发生过一起案子,叫《消失的夫妻》,几个小伙跑人家家里去了,糟蹋了媳妇一遍又一遍,糟蹋完了不说,还让男人去炒菜他们喝点。

男人乖乖的去炒。

咱可能会想,为什么不拿菜刀出来拼命?

这个案子,应该是有史以来,最残忍的,网上有笔录,所以说,把那几个小伙千刀万剐,都不解恨。

心理素质差的,别去搜!

小嫂子可能有计划开瑜伽馆,我个人是持反对意见,不是说这个生意不赚钱,而是我觉得她目前的心态不行,太急了,心乱如麻。

赚钱是需要一个闲庭信步的状态。

可是,人们往往是在火烧屁股的时候去选择创业。

不赔,咋可能呢?

人只有在高度放松的前提下,才可以发挥自己的天赋,最近有场比赛,遇到了我师傅,我师傅60多了,说实话没把他们当回事,但是两局全输了,而且很惨烈,我仿佛压根不会打球了,不是下网了就是打到了同伴身上。

原本是想以打败师傅的姿态出演。

结果,演砸了。

就是不够放松,太紧,太急。

还有就是被反控制了。

第二场,我们遇到了一老一少组合,又是另外一个状态,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我们以散步的形式就打得他们一点脾气都没有,也不好意思杀球,最终得了五六分。

我之前写过,任一运动,到了顶级选手,都是超级放松的。

看林丹打球,杨丽萍跳舞。

肌肉都是高度放松的……

这就是为什么说,比赛经验很重要,山东省冠军在年轻时跟林丹可能水平差不多,为什么后来差距越来越大?

林丹一直活跃在国际舞台,而他只能参加省级联赛。

当遇到林丹时,手忙脚乱的。

人,在自己舒适的环境里,都是高傲的,总觉得自己是爷,一旦进入了更高LEVEL的圈子,就会不由自主地想磕头,人家不是说了嘛,中国的人情社会就是从下而上去磕头,所以一见面,先相互介绍,确立一下,是我给你磕还是你给我磕……

形象不?

总有人来跟我讲:我从来不追星。

意思是自己挺自我的,挺牛B的。

你知道你说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吗?

你,没见识。

没近距离接触过高能量场的,每个领域都有神一般的人物存在,你之所以不崇拜,是因为你对这些领域并不懂。

总有人能让双手颤抖的!

越优秀的人,偶像越多!

你看马云,多少偶像,抱着金庸的书去找金庸签名……

我爹追星不?

不追!

对于小嫂子,我不能给太多建议,因为她是老王的人,所以她问我什么,我都回一句,这事你回家跟老王商量。

为什么不能过多的干涉呢?

若是哪天,她回家跟老王说,人家懂懂都说这个事准行。

那老王会觉得我在插手他家内政,甚至不仅仅插了手。

保持距离。

若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给小嫂子个建议,我会建议小嫂子让儿子画画,保持每天一幅的频率,标上号,盖上章,用抖音记录,谁出价都卖,哪怕1块钱也可以,还赔上运费。

保持住这个节奏。

30年后,这就是大师级的。

毕竟有基因、有氛围,关键是孩子喜欢,又不影响孩子读书,画完以后帮孩子卖掉以后,钱给孩子,从小就让孩子体验做明星的感觉。

一定要规划超长线。

循序渐进。

因为我们家没有美术天赋,也没有这个家庭氛围,我儿子可能就已经代表我们家的最高水平,我们也指导不了他,另外也没有计划让他朝这方面发展,若是有,我可能就会这么规划,现在我儿子的画,一幅卖100元没有问题,若是他愿意画,愿意录,一个月赚个三五千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我儿子的画都被我媳妇装裱后挂办公室了,我还曾经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收集读者孩子们的画……

孩子的画,有一种天生的萌,朝气。

很纯。

我记得我在俄罗斯一个学校拍摄过一组猫,是孩子们画的,非常有感觉。

只要拉长线,总会有奇迹的。

不能急。

前段时间,我跟青岛一位画油画的也谈过这个观点,就是为什么你不去把画画的过程录下来呢?

他说,录过,没人看。

我说,不用急,要等待。

从他们专业的角度去看那些油泼画,只能说是有点美术功底的行为艺术家,是一场表演,在他们看来,完全是胡闹。

可是,观众们喜欢。

抖音,所有视频都可以分为三类:

炫富炫美。

小品段子。

魔术表演。

类似的油泼画,其实也是魔术表演,就是拿刷子来几笔,一幅画就出现了,画画是很严谨的,跟写文章一样,是需要反复的构思,咋能如此胡闹呢?

他们觉得很不公平。

哪那么多公平?

一个人成熟与否的一个很重要标志,就是看他是否承认世界是不公平的,是否承认人与人先天就是不平等的,并且在承认这个事实之后,仍然积极乐观而不是纠结迷茫地生活…

这是我摘抄的。

我认为,他之所以不敢。

是害羞。

觉得自己是科班出身的,若是自己沦落到去抖音上卖画了,成何体统?

北方人,都是戏精。

是内心戏太足。

总是想这想那的,顾虑的太多。

很多人让我推荐书,我都推荐《金瓶梅》,潘金莲放到今天,根本算不上什么荡妇,应该说,这才是中国第一小说。

那个社会是一个主动为奴的社会。

潘金莲们,是西门庆的奴才。

西门庆们,是官僚们的奴才。

官僚们,是更大官僚们的奴才。

人们没钱的时候是奴才,等跟西门庆似的成了大土豪的时候,还是奴才,人人都是奴才……

孔子其实也是这个理论的支持者。

所谓的孔孟之乡规矩多。

就是这些规矩!

骑行群的群主被撤了,被撤的理由当然很正当,真正的原因就是上次去水库骑行,群主带着大部队在前面跑了,而大BOSS脚踝伤着了,骑不动,没人管没人问。

不撤你,撤谁?

如今,大BOSS逢人就夸,小董这小子有前途,素质高。

为嘛?

我去晚了,追赶大部队时追上了他。

我没有继续追赶,而是鞍前马后,伺候到了水库边。

看我这觉悟!

早晚,都要转正!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12-18

导读:有天,下雨。 小律师约我去喝茶,喝完茶去健身。 进了健身房,脱了衣服,我围健身房先跑几圈,热热身,为什么不在跑步机上呢? 我总感觉,没灵魂! 小律师挥了挥我的手机,意思是有电话。 我问,是谁? 她说,陌生号码。 我问,哪的? 她说,本地的。 我说,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 2019-12-2
  •   ABBY ,微信好友。 包装设计师,当年我做红酒时,想设计一款漂亮的手...

  • 2019-11-03
  •   下午,去了趟火葬...

  • 2019-12-04
  •   小梁,一个朋友的亲妹妹。 30岁左右。 标准的农村妇女,发福了,典型...

  • 2019-12-05
  •   新装修了一家健身房,有游泳馆。 尚未开业。 卖卡中。 没有扫街,没有...

  • 2019-12-06
  •   老安,又添了个孙子。 第三个。 全是男娃。 笑得裤带都松了,说几句话...

  • 2019-10-09
  •   白老师,80后,文艺女青年。 喜欢珠子。 脖上挂着,手上戴着…… 她不...

  • 2019-12-10
  •   刘老头,搞物业,搞工程。 开了辆铁锅灰色的奥迪A7,车身贴的膜,很有...

  • 2019-12-11
  •   家门口开了家火锅店。 装修的非常高大上,媳妇想去尝尝。 我不喜欢吃...

  • 2019-12-12
  •   最近一个月,很忙。 忙着卖“退换书”,就一个优势,便宜。 买家,也...

  • 2019-12-13
  •   强子是个社会人。 如今,混出了点眉目,开了个火锅店。 买了辆宝马5系...

  • 2019-12-16
  •   高中,大休。 堵车。 我不知道现在几周一休,我们读书时,四周一休,...

  • 2019-12-17
  •   老王是个画家。 老王是个书法家。 反正,能写字,能画画,关键是能喝...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