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12-23

2019-12-23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12-22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12-20

导读:约球。 是去新球馆还是老球馆? 我偏向于新球馆,毕竟地板减震好,室温高。 老球馆能冻死人。 新球馆试营业,不需要卡,免费打。 打球,需要约人。 在群上,关于去新的还是老的,略有争论,焦点就是新装修的,污染大,有甲醛,一股浓烈的甲醛味。 我觉得没事

创城。

所有人,六点半上班。

前晚,喝多了,早上醒来,依然一身酒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打车去上班吧,早上也有查酒驾的?

概率不大。

但是,更大概率是发生了剐蹭之类的,从而被测了酒精。

我叫了辆网约车。

上车后,发现司机是女的,并且很标致,服装也很得体,我不是没坐过女司机的车,也坐过,但是如此气质的算是第一次遇到,一看就是在正规单位上班的。

给人的感觉很好。

我问,全职跑吗?

她说,兼职,早上跑会,晚上跑会。

我问,不需要接送孩子?

她说,孩子都住校。

我问,孩子多大了?

她说,大的高一,小的初二。

我问,在本地读?

她说,在昌乐。

我说,学费高。

她说,就是,否则也不至于如此奔波。

我问,一天能跑多少钱?

她说,百十块钱。

我说,已经很好了。

她说,你们XX局工资高。(根据目的地推测的)

我说,是他们,我收入低,我是临时工。

她说,可别跟姐开玩笑,你怎么看也不像个临时工。

我说,真的。

她问,临时工还住这么好的小区?

我说,我爹给买的。

我又问了问她在哪上班,她在卫生系统……

副驾驶前面贴了一张广告,韩国代购,名牌衣服、化妆品之类的。

留了个二维码。

我问,这是乘客贴的?

她说,不是,是我自己做的兼职。

我说,那我加一下。

她说,好。

我发了请求以后,她拿起了手机,然后很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你是懂懂?

我说,是的。

她问,那你认识XX杰吗?

我说,认识。

她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说,骑友。

她说,有次你去给他送牛肉干,他不在,你还有印象不?

我说,记得,办公室有位美女让我放门后。(带口罩)

她说,那就是我,怪不得我觉得有点面熟。

我说,当时你捂的挺严实光露俩眼,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去送礼的?

她说,差不多吧,你穿个裤衩,头发也很凌乱,以为你是他老家的亲戚,另外单位现在查的很严,不允许在单位收礼物。

我说,我那天刚从内蒙古回来,还没到家。

我下车的时候,她朝我肩膀捶了一下:让你骗我是临时工……

我笑了笑,摆了摆手。

下车后,我在想,这是一个命苦的女人,写在脸上,单身的几率极高,否则不至于这么拼,那真是起早贪黑,早上5点半出车,晚上9点收车。

一天真的能跑100块钱?

有难度,除非跑全天。

我前任司机,首付买了辆北汽,跑滴滴,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够月供,越跑越差,如今?

车都已经卖了。

赔钱了。

他给我看过全临沂市的司机收入排行。

比想象中的低的低!

一天能剩100元,都是一个很大的槛,你要这么想,一个准入门槛几乎为0的领域,厮杀的能不惨烈吗?

只是,我觉得,她干滴滴时间长了,早晚会被人拉下水,什么人都会遇到,有帅气的,有有品味的,有博学的,有些魅力是抵挡不住的……

这些事,只是时间问题。

与自己是否保守,是否有原则,都没有必然的关系,主要是女人有累的时候,当准备嚎啕大哭时,突然一张宽大的肩膀出现了,不由自主的就倚靠上去了,女人终究是女人,终究会迷恋温暖怀抱和那声宝贝。

当年,流行玩论坛,我在论坛上很是活跃,在上面认识了一个刚退伍的兵哥哥,是开出租车的,兵哥哥非常帅,打扮得体,有女人缘,乘客喜欢他,同行喜欢他,甚至有个出租车女司机为他流过三次产。

我跟兵哥哥关系很好,帅是他最核心的竞争力,N多女人宠着,特别是一些老女人,真的是宝贝宝贝的喊着,你看我更年轻,更有才华,可是她们瞧不上我。

这么描述他也不准确,应该说,他写一手好文章,否则我不可能认识他,她们也不可能认识他,谁听说他是开出租车的都觉得心疼,你咋能开出租车呢?!

后来,在女人们的娇惯和怂恿下,兵哥哥内心膨胀了,要去搞高大上的项目,搞广告公司,搞传媒艺术,装修了一个非常高大上的空间,多是女人们出的钱。

出租车就卖了。

偶尔需要车怎么办?

找那个为他流产过三次的出租车女司机,打她的车也不给钱……

这个女司机家里的宽带还是拿我身份证办的,当时我有学生证,半价,我们三个人一起玩耍了有两年多。

后来呢?

女司机被人抛尸了。

案子揭开后,回头看看她开出租车这几年,关系真是错综复杂,光交往密集的男人就有十多个,都在第一时间被列入了重点排查对象,兵哥哥还被重点怀疑过,最终的凶手是个很老实的男人,有稳定的工作,有幸福的家庭,就是因为女人逼他离婚,若是不离就去单位闹。

她不是很爱兵哥哥吗?

兵哥哥就是那种绝对的渣男,就是跟你交往的时候就明确坦白了,咱俩只是玩玩,你该相亲相亲该恋爱恋爱,俩人这一点是很默契的,见面就睡觉,醒了就分开,也没有避孕措施,是女的嫌隔层膜不舒服……

这女的还用我电脑登录过QQ,她死后我总觉得看那个下拉菜单都害怕,干脆把系统重新装了,她家用我身份证办的那条宽带一直到了2014年才被我强制注销了。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我总觉得是职业害了她,每天要接触形形色色的人,若是安心在单位上班,哪这些事?!至少命不至死!

有年,我在海纳商城对过的一家东北菜馆吃饭,老板是个东北女人,很有气质,曾经是音乐老师,提前内退了,年龄应该在45岁左右,因为离港口比较近,经常有老外过来吃饭,那天就很巧,两个越南海员过去吃饭。

俩人都说英语。

老板娘听不懂。

我就帮着翻译了一下。

点完菜,吃完饭,俩越南人想找小姑娘HAPPY一下,问怎么走?这附近有条街是非常有名的,主要就服务他们的。

老板娘就让我帮着问问,她家服务员行不行?那服务员35岁左右,长相还不错,意思是若是同意,可以优惠点,服务员租的房子很近,也就是100米远,绝对安全,而且不是乱七八糟的人,都是正经妇女,之前没搞这些,很淳朴、干净,价格多便宜呢?俩人400元,可同时,可依次,若是实在嫌贵,价格还可以下浮。

俩越南人不乐意,只想找年轻的,可能也是怕被钓鱼,毕竟要去家里,还有一点就是服务员个头太高了,俩越南人显得太弱小了,有小孩骑大马的感觉。

我帮俩越南人指了一下路,很近,往上走一点,右转,一条街全是,随意挑随意选,这条路全国有名……

我为什么对老板娘这么熟悉呢?

当时,山体有个乒乓球特长生,曾经给老板娘的女儿做过私教,关系处的特别好,一有空特长生就来店里帮忙,我跟特长生是在学校聊天室认识的,我的博学对于一个体育生而言,那简直就是文曲星下凡,特长生还追过我,我咋知道女生蹲在马桶上尿尿的?就是认识她才知道的,真特别。

说起来,都是接近20年前的事了。

2008年,我还见过特长生一次,她听别人讲,说我上电视了。

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让我后悔死吧。

那时,她已经结婚了。

我跟她说起过老板娘让服务员接客的事,特长生一点都不惊讶,甚至给我传递的信息是,老板娘那边的人把这些事看的很稀松平常,若是价格合适,她自己都上阵……

我好奇地问,真的?你见过她亲自上阵?

她说,没有,我只是表达的这个意思,你知道那个服务员是谁吗?她亲侄女,就是她哥哥家的闺女!

因为我们脱离温饱线太久了,就容易误以为所有人都已经脱离了,其实很多人依然挣扎在温饱线上,对于女人而言,性往往也是生存砝码之一,谈道德,谈原则,都改变不了这个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发展经济。

那时,我哥在安哥拉当医生。

我去找他。

中国在那边做工程的,官大的官小的,都会找情人,当然我哥除外,牛B一点的,就找国内的,要么是自带的,要么别人带去的,例如我带去一个姑娘,我要回国了,就把她转送给朋友了。条件一般的,就找当地的黑妹,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非洲人的身材都是一流的,那皮肤就跟绸缎似的。

先要做相关的健康筛查。

防艾。

普通黑人之间呢?

很廉价的游戏,例如有黑人到工地卖食物,几十块钱的玩意,只要你买了,就可以拉到宿舍来一下,也没有保护措施。

我记得当时我哥说了一句话:穷人故事,非常暗淡。

同在一片天空下,当地那些贵族呢?

我记得当时我写过游记,还配了一句话:全世界富人过着相似的生活。

泳池。

大HOUSE,大汽车。

用苹果手机,因为当地买不到,苹果手机都是中国人带过去的,6千元的苹果4在那边能卖1万元人民币。

工地偶尔也会跟当地这些贵族打交道。

那些贵族,可能还是剑桥牛津哈佛大学毕业的,年薪要二三十万美金,越穷的地方,两极分化越严重,这就如同我们去西藏,总觉得所有藏民都长的一个样,这次我们自驾走丙察察,恰好在拉萨遇到了有人在那边搞女性成长论坛,我们坐大厅里看来签到的那些西藏姑娘,跟北京上海的有什么区别?

有钱人,打扮的都一样。

颠覆了我们对西藏姑娘的认识,我们还以为都长的跟卓玛似的。

继续说滴滴司机,她姓刘,暂且称她刘姐,加了微信后基本没有联系,我也早把她遗忘了,突然有一天,她问我,你发的那个网红牛肉面在哪?我说,就在我家旁边,她问,真的好吃吗?我说,比较正宗,我们常吃的兰州拉面,其实是青海人开的,在兰州没有拉面这个概念,只叫牛肉面,这家是正宗兰州人开的。

她说,我在济南学习,等回去尝尝。

我说,那回来我请你。

她说,好,回头联系。

她回来后,真的联系了我,因为她有业务咨询我,是我们单位对口的业务,我也不懂,但是我可以帮着咨询。

以接风的名义请她,那不能真的吃牛肉面,还是要去一个相对比较高大上的饭店,我还带了两瓶酒,是泸州老窖的老板娘前段时间送我的,两瓶温和王,按照我的理解,也就是一两百元的酒。

她一看这个酒,很感动,说谢谢懂懂弟弟请姐喝这么好的酒,我心想,她貌似还懂酒,说这个还是金奖版,很珍贵,我也没多说,因为在我的概念里,这都属于不喝系列的。

果然,她是离异,不过又再婚了,跟前夫俩孩子,为什么都判给了她呢?因为前夫生病了,貌似是慢性肾炎,等待换肾,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俩孩子只能由她来照顾,为什么把孩子送到外地去读书呢?是觉得可以专心工作,多赚点钱。

我问,现在的老公没有钱吗?

她说,有,但是我从来不要,包括孩子去外地读书,他给每人准备一个大红包,我都让孩子放下,再苦再累妈妈也要靠自己的能力供你们,毕竟没有血缘关系。

我说,有骨气,但是也没必要因此难为孩子。

她说,孩子们很懂事。

一聊,她现在的丈夫我还认识,年龄不小了,应该60岁左右了,曾经是个英语老师,后来做教研员,现在退休了,有个闺女很争气,多年前就在美国读博士。

我怎么认识的呢?

我读高中时,她现在的丈夫是英语备课组组长。

也就是说,我知道他,他不知道我。

我很好奇,他闺女现在干什么?

刘姐说,在美国生病了,回来好几年了。

我问,什么病?

她说,也说不准,有点类似癫痫,但是又不是,就是整个人高度亢奋,对着黑板演讲,又是分子式又是国际形势,滔滔不绝……

我问,好的时候呢?

她说,非常好,跟正常人没有区别。

我问,发病频繁吗?

她说,读博士的时候犯过一次,回国休息了一段时间,好了,工作后一年犯了两次,回国后一年也就是有那么一两次,反正别生气,一生气就犯,现在常年吃药。

我问,找对象了没?

她说,找了,也离了。

我问,有孩子吗?

她说,没有!

我说,那把你老公也拖垮了。

她说,是呢,所以我说宁愿我苦点,也不能花他的钱,他也够累的,现在基本达成了一个默契,我的钱我花,他的钱他花,彼此疼彼此的孩子。

我问,他闺女跟你相处的怎么样?

她说,也就那样吧,我毕竟不是她妈。

刘姐酒量很好,我们俩喝了一瓶白酒,又每人两瓶啤酒。

微醺。

很好。

喝了酒的刘姐,开放了许多,也会笑了。

我笑问,老公这个年龄还行不?

她说,早白搭了!

我说,我也不行了。

她说,没事,姐会治,保证让你更不行了。

我说,那是要阉了我。

她说,你知道为什么女人和太监没有脱发的吗?就是因为脱发是由雄性激素导致的,这才是治疗脱发的根本,不是跟你开玩笑,有专门的学术报告。

我问,姐开滴滴有没有过艳遇?

她说,姐就是个村姑,谁会喜欢村姑。

我说,我也没有过艳遇。

她说,少来了,你没有一火车?!

我说,我很单纯的。

她问,你跟姐说实话,有没有约过村姑?

我说,年轻的时候,约过,那时不懂事,来者不拒,是一个在城里打工的村姑,她是希望我能给她点钱,多一点少一点都行,她以为我是个大款。

她问,她要钱干什么?

我说,她跟邻村一个男的好了,那个男的特别穷,结果他们俩好的事让男的媳妇知道了,那媳妇就喝了药,成了半个植物人,她为什么出来筹钱,就是给女的治病。

她说,大爱。

我说,绝对的。

她问,你给了吗?

我说,年轻的时候,咱不懂事,光坑蒙拐骗的,一大早就跑了,当时退房应该有200块钱押金,把押金单留给了她。

出门的时候,感觉刘姐喝的有点摇晃了,她揽着我胳膊说:弟弟呀,姐这一辈子命苦,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三四年都没买过一身衣服了,结了两次婚,一共做了不到十次爱,生了俩孩子!

我说,那命中率,可以!

她说,这些事,都没法跟人说,丢人,对俩孩子,既当爹又当妈,孩子们一个月回来一次,说是叫回家,拘束得很,又是帮着打扫卫生又是帮着收拾碗筷,生怕给妈妈丢人,想起来都心疼……

呜呜,哭了!

帮她打了个车,叮嘱司机给送到楼下。

司机答应。

想想这两口子也挺有意思的,领证了,结婚了,竟然没在一张床上睡过,你再不喜欢女人,也总要意思意思吧?

浪费!

所以,若是哪天她遇到了跟兵哥哥那样又帅又壮的男人,应该会彻底沦陷,这就如同前段时间我遇到了一位姐姐,做企业的,她也是单身带了几个娃,陌陌上认识了位大叔,大叔普通工薪阶层,但是就是这方面厉害,50多岁的人了,一点都不输十八九的小伙,她天天被撑得打着饱嗝,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男人,心里总想着怎么回报大叔,要不,让他去自己的公司上班?!

我心想,去你们公司当保安啊?!

我咋总知道些蹊跷事?因为女人们有了这种惊喜感的感受,不敢跟别人分享,怕道德批判,怕四处乱传,而跟我讲讲呢?她觉得很释放,终于找到倾听者了。

你要这么想,我面对的是几万人,也就是说,万分之一概率发生的事,于我而言,就是天天发生!换句话说,若是我有百万子孙,等于每天都有新出生的,每天都有去火葬的……

我有个师姐,大我十多岁,略胖,曾经的高考状元,我一直都想睡了她,原因嘛,就是我很崇拜她。

姓宋。

你要知道什么是状元?就是各科都接近于满分的人,参加过高考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通俗一点理解,就是他们跟我们不是同一个物种。

什么学习方法、勤奋程度。

都是假的。

答案只有一个,天才!

我们对状元的崇拜,就是所有羽毛球运动员对林丹的崇拜,也就如同翁帆对杨振宁的崇拜……

神一般的存在。

能睡偶像?

那是前世修来的福报!

宋状元硕博都是在东京大学读的,与其他状元比,这么多年一直比较平庸,至少目前给我们的感觉就是高考状元是她前半生最高光时刻。

略胖。

我就见过她两次。

一次是在校庆上,学校邀请了一些知名校友,我跟着去打酱油,算是很崇拜的过去敬了个酒,加了微信。

去日本的时候,见过一面。

还见了她老公。

老公是日本人,但是长的像韩国人,人高马大的,能喝酒,70度的酒能喝一斤,虽然语言不通,但是相处的很好,是她的博士同学,在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当工程师,年薪人民币30万左右。

宋状元是全职太太,因为俩娃,必须照顾。

她比过去更胖了。

走两步,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擦汗……

宋状元也玩新浪微博,人气还是很不错的,她文笔非常好,写日本的一些风土人情,但是又不跟普通的游记一样写的那么水,她自己对标的是徐静波,徐静波写的是偏政治一些,她写的偏生活。

我问她有没有收入?

她说,杂七杂八的,一个月几万人民币总是有的。

给我的感觉,她是视金钱如粪土的那种人,你要这么想,再怎么说,她是学霸,是高我们一个LEVEL的人,这种人咋能一心去赚钱呢?

赚钱这种小事,是我们下等人干的。

前段时间,突然联系我。

干什么呢?

她想把新郎希努尔搞到日本去开个店,她发过邮件,打过电话,都石沉大海,她就联系了我。

意思是我能不能联系上管理层?

我只能试试看。

她飞回来,我去青岛机场接她。

我先表达了我的观点,我认为合作有难度,原因有二。

第一、山东的官僚主义也体现在企业里,就是依我们的能力,很难接触到中高层。

第二、相对这个品牌而言,你又显得略薄弱,就是有些不对等。

她表示认可,但是还是希望去看看。

我们就一起去了。

这算是我们俩第一次单独相处,我还是蛮紧张的,因为高中读书太苦,咱考试成绩又太一般,从而对这些学霸有着天生的崇拜,是发自肺腑的。

欣赏人家的智慧。

胖怎么了?

也比那些花瓶强!

说是想睡她,其实只是一个信仰,就是希望能获得偶像的认可。

单纯的“睡”这个过程是没有意义的。

睡大美女,我觉得没啥难度,价码问题,5千不行1万,1万不行10万,还是比较容易的。

有两类姑娘是很难的。

一类就是这种学霸式的偶像。

还有一种呢?

上海姑娘!

这也曾经是我的一个梦想……

上海姑娘这个最难,因为日常生活完全没有交集,偶尔认识一些在上海的朋友,也多是外地的。

应该说,这两个梦想,都出于崇拜。

我曾经在网上遇到过广东省的高考状元,女的。

不是我勾搭上的,是红玉聊的一个女网友,太有思想了,乃至于我们俩都对付不了她,太有思想的女人就有一个缺点,一般男人驾驭不了,因为逻辑性一流,独立性一流,很像谁呢?

当当的俞渝。

你看她跟李国庆的论战。

俞渝的文笔是什么水平?

那是大师级的。

李国庆的呢?

普通人水平。

后来,这个状元也被我们弄丢了,主要不是一个级别的,她跟我们玩没意思,应该去寻找更高级别的对手去了。

之前我写过一句话,只要你想,强烈的想,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想法都是可以实现的。

后来,生活中也接触过同龄的上海姑娘,但是对方气场太强大,而我又太自卑,都没敢表达过喜欢,对方应该压根也没注意到我。

一直到去了南非,在那遇到了一位大学老师,上海的,教美术的,我给她当司机+向导,她去草原写生,我们俩在路虎卫士车顶上合奏了一曲高山流水。

甚是满足。

略伤感。

为啥?

那时,我才20岁出头。

她35岁了。

但是,我马上又安慰自己了,这就如同20万买辆宝马7系,只是别人开过几年。

开过又如何。

它依然是宝马7系,比开辆PASSAT强多了。

上海姑娘真不一样吗?

肯定的。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上海是有国际大都市的感觉,市民也有,就是无论去纽约还是迪拜,都显得很从容。

不跟咱似的,到哪都鬼鬼祟祟的。

有时在迪拜转机,一眼就能分辨出哪是中国人,哪是外国人。

坐姿、精神度。

所以,即便是35了,对于咱而言,也是天鹅肉。

回国后,她回到了自己的大千金位置,就再也没让我靠前,唯一的接触还是你好你好握个手。

我跟美术老师在一起特别有安全感,就是去再高大上的地方,包括我们还去帆船酒店吃过自助餐,我一点都不紧张,我跟她在一起,我就是小鸟依人里的那个小鸟。

宋状元跟我车又回了县城,她姥姥上十年坟。

说实话,对于她要做的这个事,我觉得对于她的价值而言,太小儿科了,你咋能做这些呢?

你应该去搞科研,去获得诺贝尔奖。

平时,我是很自信的。

但是,只要跟他们这些学霸们或在某个一维世界里的高人在一起,我就很自卑。

例如羽毛球打的非常好的高手。

不由自主的就崇拜。

有时我就在想,生活是多维的,那么一维世界里的成功是不是也代表着多维世界里的成功呢?

这个,我也没有答案。

反正,我很崇拜,觉得这些优秀的人有没有钱都是值得崇拜的。

要钱干什么?

你们是超出物质的一群人。

绿茶,跟我同一个小区的读者,邻居。(前几天母亲被撞的那个绿茶)

她是做私人烘焙的。

在本地属前三名。

最近,她有个机会,就是一个大型商场想把VIP位置给她,让她过去开个蛋糕店。

年租多少呢?

20万。

那个位置对于品牌提升有绝对帮助。

问我看法。

我认为,若是加盟一个品牌,例如爱的礼物,这么做是可以的。

若是继续做私家烘焙,这么做就是错的,因为成本太高。

除非?

你想升级玩法。

未来,不管什么实体店,只要不是网上网下相结合的,早晚要倒闭。

网红经济是第一经济了。

这是我最近参加各处会议得出的结论,就一句话:人人都需要成为网红,也就是说,一方面你要坚持做烘焙,一方面你要坚持写文章。

还学到了一点,就是未来的营销模式一定是跨界的。

那么,若是你实在想拿这个位置,我觉得可以,但是要升级现有的商业模式。

第一、降低客单价,提升客流量。

第二、把焦点放到培训上,培训才是最赚钱的,毕竟招个学生就是几万的学费。

第三、积累每个进店客户,同时拥有N个微信。

第四、搞跨界营销,例如某地产公司要开盘了,你直接跟他们联合推出一次团购,只针对你客户的,在县城,最赚钱的生意一定是标的额最大的,只有地产。

这样做是可以的。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倘若所有读者都是深圳的,不用深圳,都是我们县城的,我搞一次团购,卖几十套房子没有问题,够我花一年吧?

而且,皆大欢喜!

未来,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

有多少人坚持关注你、信任你!

不在于,你卖什么!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12-24

导读:骑友老典过生日。 很正式,专门给我打了个电话。 这种事,只要接到电话了,面子就要给,跟婚礼请帖差不多,不可推辞,推辞会被误解为逃避。 特意说明,不要礼金。 那我给准备点小礼物,上次有读者送我一副SKY的手套,就当礼物了。 饭局在地摊。 我不喜欢地摊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 2019-12-2
  •   ABBY ,微信好友。 包装设计师,当年我做红酒时,想设计一款漂亮的手...

  • 2019-11-03
  •   下午,去了趟火葬...

  • 2019-12-04
  •   小梁,一个朋友的亲妹妹。 30岁左右。 标准的农村妇女,发福了,典型...

  • 2019-12-05
  •   新装修了一家健身房,有游泳馆。 尚未开业。 卖卡中。 没有扫街,没有...

  • 2019-12-06
  •   老安,又添了个孙子。 第三个。 全是男娃。 笑得裤带都松了,说几句话...

  • 2019-10-09
  •   白老师,80后,文艺女青年。 喜欢珠子。 脖上挂着,手上戴着…… 她不...

  • 2019-12-10
  •   刘老头,搞物业,搞工程。 开了辆铁锅灰色的奥迪A7,车身贴的膜,很有...

  • 2019-12-11
  •   家门口开了家火锅店。 装修的非常高大上,媳妇想去尝尝。 我不喜欢吃...

  • 2019-12-12
  •   最近一个月,很忙。 忙着卖“退换书”,就一个优势,便宜。 买家,也...

  • 2019-12-13
  •   强子是个社会人。 如今,混出了点眉目,开了个火锅店。 买了辆宝马5系...

  • 2019-12-16
  •   高中,大休。 堵车。 我不知道现在几周一休,我们读书时,四周一休,...

  • 2019-12-17
  •   老王是个画家。 老王是个书法家。 反正,能写字,能画画,关键是能喝...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