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19-12-25

2019-12-25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19-12-24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19-12-24

导读:骑友老典过生日。 很正式,专门给我打了个电话。 这种事,只要接到电话了,面子就要给,跟婚礼请帖差不多,不可推辞,推辞会被误解为逃避。 特意说明,不要礼金。 那我给准备点小礼物,上次有读者送我一副SKY的手套,就当礼物了。 饭局在地摊。 我不喜欢地摊

小罗是个富二代。

爹是搞地产的。

小罗也做地产相关的生意,算是子承父业……

我跟小罗是车友。

多重交集,既是陆巡车友又是猛禽车友还是T-MAX车友,刚接触时我不是很喜欢他,觉得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丝狂妄,目中无人。

真在一起玩的多了。

发现,人也挺好的,没啥花花肠子。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咱是穷人出身,很容易演内心戏,觉得人家瞧不上咱,咱就理解为人家狂,咱反击的方式就是也瞧不上他,这也是仇官仇富的心源。

他喊我哥哥。

小罗喜欢喝茶,而且很迂腐,专门学过日式茶道,日常招待都是在本地一家日式茶馆,这家茶馆很有味道,从院子开始就是基本纯日式的,小罗在这里仿佛就是主人,但是他不是,真正的主人是本地一位名媛,名媛本身也是大户人家出身,有着体面的工作,应该是主任级了,为什么开这家茶馆呢?

纯粹的花痴,只为博小罗一笑。

我看名媛,包括日常交往,咱都是很尊敬的模式。

小罗跟她呢?

不是嫌弃就是嘟囔。

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越是如此,她越用心。

你说气人不?!

小罗在我们面前是个草包,因为没文化,没见识,但是在女孩子面前,那绝对是男神,天天健身不说,人高马大的,很是帅气,而且有些前卫,扎着耳钉,纹着身,穿的更是花里胡哨的。

名媛是我见过“大小姐”里姿态最矮的。

我曾经问小罗,睡了没?

小罗说,没。

小罗的意思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时候,就是只撩拨着,不动她,就如同猫抓了个老鼠,松手再抓回来,玩玩,比吃了还有意思。

若是真睡了,可能就不这么贴心了,甚至早分手了。

高手!

日式茶馆也对外营业,但是基本是私人会所模式,拒绝客人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高价,一壶茶998元,有点类似HHB酒吧,一个卡座3千,消费得起你就坐。

名媛的微信我都没加过。

偶尔,有人喊我去这家茶馆喝茶,只要小罗不在,我肯定不去。

避嫌。

毕竟名媛是小罗的追求者。

这家茶馆能盈利吗?

不能。

但是,有存在的价值,名媛偶尔自己使用,她父亲偶尔使用,不仅仅喝茶,还能做饭,也可以招待……

名媛的第一个男人我就认识。

是谁?

就是那个开出租车的兵哥哥。

长的也跟小罗似的,人高马大,很是帅气,那时名媛刚毕业没多久,在单位加班打了兵哥哥的出租车,没多久就在一起了,她是第一次。

她的家教是非常严的。

高中之前都在家住,大学是妈妈全程陪读。

就是说,毕业前,她没有过独处,也没谈过恋爱,完全是溺爱状态。

所以,一走到社会,叛逆心理就迸发了。

我跟她在一起很是敏感。

有原因的。

就是当年她跟兵哥哥好了分,分了好,家人是肯定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的,她找不到兵哥哥就找我,曾经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跟我好过好几天。

只是好几天。

跟普通女人肯定是有区别的。

一些细节上吧,例如起床后把被子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基本的生活素养是一流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准确地讲,我们只在一起过一次。

后来为什么没后续了?

是她问了我一句:男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伤自尊了。

再后来,我们彼此都结婚了,包括追小罗也是已婚状态,她嫁给了本地一位少公子,算是门当户对,结婚那天我还去送红包了,她还很感动,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能来!

后来,基本就没啥交集了。

两个世界的人。

她不打出租车,是不可能跟兵哥哥这个阶层的人有任何交集的,她不跟他有交集也不会跟我有交集的,突然有一天,醒悟了,就彻底摆脱了这个阶层。

现在偶尔见了面,很客气,仿佛压根不熟悉。

我也从来没提过我们之前认识的事。

仿佛,是因为小罗而认识的。

既然都成家了,还敢如此的明目张胆示爱?

至于如此大惊小怪吗?你不知道吗?已婚人士谈恋爱才如此的大张旗鼓,哪跟小青年似的送个玫瑰之类的,没档次!

这都是真事!

这几年,车友们也在不断地升级。

例如从越野圈到了机车圈,然后再玩什么?

潜水、登山、滑雪。

小罗加入了一个滑雪队,叫什么房产联盟,最初是参加什么房产EMBA的同学一起成立的,这些年参加房产课程的,基本都是县级地产商。

小罗要去长白山滑雪。

问我去不去,他报销费用。

我说,不去。

他说,滑雪绝对值得学,比越野有意思,而且全是妹子。

我说,关键是妹子又不是咱的。

软磨硬泡,被他说服了,主要是什么呢?在那边有个地产课程,每人19800元,他帮我报了名,我觉得再不去就打人脸了,去吧。

至于课程,我没有多大兴趣。

把他的猛禽托运过去,然后我们飞长春,从长春又开车到长白山,山里积雪很厚,他开车我害怕,总是扭屁股,换我来开的,这条路我之前跑过两遍,就一个原则,少踩刹车,还有就是熟悉车子惯性,多利用惯性。

轮胎是米奇轮的KO2,有雪花标志,但是离真正的雪地胎还是差点事。

跑急了,还是打滑。

路上,聊到了小罗最近在做的一个项目,是邻县的,与旅游挂钩的,算是旅游地产,但是资金链很紧张,计划找红姐拆借一点。

我提了个人看法,你不能跟红姐走的太近,她是什么角色?通天的人物,但是你反过来想,她靠什么通的天?就是农村出来的丫头,在南方待过几年而已,这种人一旦出了事,谁跟她交往密切,全被炸了,每个城市都有一个类似的角色,最近周口有个女的叫杨瑞,几乎炸了周口半边天,你可以去百度一下。

小罗说,红姐长的也不漂亮。

我说,与漂亮无关,她有绝活。

他说,看来董哥试过了。

我说,我没试过,别人告诉我的,我跟她没有任何交集,我每天打球都路过她门店,你看门口停的不是奔驰就是宝马,都是些什么人物?

他说,我没想过这么多,就是生意合作。

我说,这点你骗不了我,懂不?你肯定动了心思,市场上又不光她一家放款,也不便宜,你为什么找她?

他说,就是比较熟悉嘛!

我说,若是把这类女人理解为花瓶,也是错的,真是花瓶,这些宝马奔驰不会跟苍蝇似的围着,一定是高情商的,说话办事都非常的妥当,就是完全是个大姐大的角色,睡她不完全是睡女人,而是睡权威,睡财富。

他说,这些人裤带真松,也真敢。

我说,只要用心,没有拿不下的男人,她之所以拿不下我,是因为她没瞧上我,觉得对她没有利用价值,而且因为我写过她一次,别人又乱传话,说懂懂黑她,从而使她对我有意见。

我有我的直觉,就是小罗迷上了红姐。

红姐是那种什么人?

双重角色。

外围对她的评价偏江湖。

内围呢?

评价很高,就拿吃饭举例,你能感受到她对每个人的照顾,她很像每个男人心目中的“妈妈”,不由自主的就会心动。

若是我们把这些“奇女子”理解为了靠骚?

那就大错特错了。

大BOSS们,什么骚没见过?

骚,吸引不了他们。

一定是爱!

课程没啥意思,就是讲中国经济,还有房产走势,没啥新知识,基本都是我们知道的一些常识,大家在下面该玩手机的玩手机,该打瞌睡的打瞌睡。

听课的,基本都是小罗这样的县城土豪,看长相就知道了,一个个五大三粗的,长的就像爆发户。

课听到一半,我先出门了,我去找饭店去。

长白山滑雪场下面有个村子,家家户户做农家乐。

这地方,我比他们都熟悉。

我有读者在这里开农家乐,老家是莒县的,所谓的老家就是爷爷辈,当年闯关东过来的,我来这里吃饭不仅仅不用花钱,老板还好酒好菜的招呼,特意把VIP炕头留给了我们。

那种小炕,可以坐四个人。

安排下,跟老板吹了吹牛,合了个影,给老板发了个朋友圈,算是做了个广告,我就回课堂了。

我跟小罗说:你再挑两个朋友,我们四个人去吃,顶多两瓶酒,别喝多了。

他选了两个女的。

一个是四川妹子,一个是贵州妹子。

说是妹子,其实年龄跟我们差不多,四川妹子是做销售公司的,说是开宾利的,这个不算什么稀罕事,在我们县城干销售出色的,也有女强人开宾利,也是做地产销售的。

贵州妹子是搞操盘的,所谓操盘就是除了建筑这个环节外,全部操作。

贵州妹子是小罗上EMBA时的班长。

略胖。

所以我是这么推测的,喊班长是他觉得对方很优秀,喊四川妹子是希望给我个机会,他觉得我媳妇是四川的,我肯定喜欢四川的。

四川妹子长的也不错,说话也大大咧咧的,口头语是:我草!

可是,她在打电话的时候,嗷嗷了一顿,不知道在熊谁,就这一个细节使我出戏了,跟我媳妇说话的腔调一模一样,我若勾搭你,还不如回家伺候媳妇。

所以,说什么我也没兴趣,我主动拉贵州坐我旁边。

小罗把我一顿吹:这是大作家,董老师。

你好,你好。

握手。

之前老板问过我,喝白的喝啤的。

我说,白的吧。

他去弄了一箱北大仓,四瓶,叫君妃,还说了一句:这是我们东北最好的酒了。

瓶子很好看。

我说,要两瓶就行,你要是放这里,肯定都喝了。

他说,放这喝就是了。

我说,不行,不行,喝多了,没数。

之前我科普过,东北的冬天其实是很暖和的,不仅仅是屋里暖和,人心也暖,外面冰天雪地,屋内短衣短袖,那种热乎劲……

老板给准备了两锅菜,一个是蘑菇炖小鸡,一个是锅贴鱼,别的就是一些配菜,我怕喝多了迷糊,我先给小罗发了个信息,走的时候别忘记了结账,老板肯定不要钱,给留1000元,肯定够他成本,毕竟酒贵。

小罗回了个信息:没有现金了,加油卡可以不?

我问,有1000的吗?

他说,都是1000的。

我说,可以。

他说,那我去车上拿。

我说,行。

这些加油卡,都是随手礼,特别是认识车友之类的,送张加油卡,很有面,我去丙察察时小罗送了我一张,我忘记了是几千的,反正没到云南就加没了,从云南到新疆是用的另外一张,凯哥送的。

我们四个人都算老江湖。

聊天就很有意思,例如听说我媳妇也是四川的,那么四川妹子就喊我姐夫,我就喊她小姨子……

小姨子问:姐夫,你觉得四川地产与山东地产的区别是什么?

我说,多年前,我们县城房价才3千元左右,我看中了一套房子,要价71万,我去找中介帮我砍砍价,中介语重心长地跟我讲,弟弟呀,在县城买套房子30万就是极限了,你咋能花70万买套房子呢?县城房子就没有这个价,那时大家普遍认为县城房价是不可能突破4千的。而同期我岳父县城的房价多少呢?6千,我给他们买了一套,两套房子一对比,我觉得四川的房产太扯蛋了,我们小区有一线城市的感觉,各方面都很规范,很现代,而我岳父小区呢?完全是我们这边老破旧的感觉,哪有什么人车分流之类的概念。

她说,山东有规范的农村住房,四川没有,四川养老只能去县城,而山东养老则可以在农村。

我说,是这么个情况,我跟着媳妇也去过她的农村老家,几乎没人居住了,因为全是山,不可能建成联排式的村落,都是鸡窝状分布,这边几户,那边几户。

她问,山东那边养老市场如何?

我说,老人进城的还是少,进城的主力军是年轻人。

她问,山东那边新媒体推广应用的多不多?

我说,济南、青岛比较多,县城还是比较传统的推广方式,报纸、刷墙,老板不懂新媒体,所以也不会搞什么网络推广,包括跟他们合作团购,他们都觉得吃了大亏。

她说,我们现在主要的推广方式,就是微信。

我说,我之前跟小罗也谈过这个观点,未来县城地产公司要想活命必须走轻资产,例如只做销售公司,销售公司的核心就是你有什么销售渠道,获客成本和成交率,应该在新媒体领域发力,也不要做代理,也不要做分销,只做团购就足够了,简单、直接、高效。

酒过三巡。

我更喜欢贵州,比较安静,当然身材没有四川好,但是四川是什么人?一看就是老江湖,能把男人拿捏得稳稳的,就是仿佛一推就倒,但是就是不给你推的机会,时刻吊着你。

从言行,从举止可以判断出。

四川是初中毕业。

贵州是读过大学。

能感觉出来?

当然!

这个季节在东北,8点就是深夜了,主要是天黑的太早,饭店也准备打烊了,我们也酒足饭饱了,小罗没喝过瘾,非要喊着去酒吧,也是有原因的,就是有姑娘给他发信息了,也是EMBA同学。

四川妹子跟着去了。

我不喜欢酒吧的闹腾,主要觉得没有资格感,仿佛那是都市的玩意,咱是农村的。

这边房间紧张,还有就是太贵。

普通的也要上千吧。

我跟小罗一个房间。

我们分开时,小罗把房卡给了我,扮鬼脸跟贵州说:你们放心HAPPY吧,我怎么也要12点再回去,也可能不回了。

我和贵州在酒店大堂,也很尴尬。

进还是退?

我问,咱去哪?

她说,听你的。

我说,我也不知道。

她说,要不,出去溜达溜达吧。

我说,行。

我们俩就沿马路溜达,一直溜达到一个小镇上,真冷。

我说,咱找个地方坐坐吧。

她说,行。

有个超市,进去坐了坐。

超市姑娘看来很久没跟人聊天了,问我们是哪的,一听我是山东的,先说她祖籍是莒县的,也曾经在莒县打过工,是一家KTV,叫什么同一首歌,问我知道不?

超市里很暖和,姑娘聊了一会天就自己打游戏去了。

我问贵州,几个娃?

她说,两个。

我问,你一年能赚一个亿不?

她说,开什么玩笑?光景好的年头,能到1000万就是极限了,我是给别人打工的,不是自己的盘子。

我说,也不错了。

她说,还好,比较知足。

我问,你们那边健身房多不多?

她说,多。

我问,你打交道的多不?

她说,肯定多。

我问,有能赚钱的吗?

她说,我不是在县城,我是在地级市,比县城要大一些,整体人口一直都是持续增长的,即便如此,也没有能够盈利的,健身房最终要么是情怀支撑,要么就是跑路,不会有第三个选项。

我问,有没有开了健身房,只送卡,不卖卡的。

她说,有!这种一般都是捆绑人脉资源的,例如做资本生意的,做传统工程的,他们会把健身房装修的非常好,配套也做的很好,把卡定为很高的价格,然后送卡……

我问,你如何看待山东的县城地产?

她说,我认为没有机会了。

我问,是川妹子的观点吗?

她说,不完全是,整个东部沿海的省份都已经是大吃小状态了,碧桂园进驻了大部分优质县城,他们有品牌优势。

我问,你们那地方,有没有那种名媛,就是社交王。

她说,哪里都有吧。

我问,追你的多不?

她说,没有。

我说,别开玩笑。

她说,真没有。

我问,有没有遇到过自己喜欢的男人?

她说,那肯定有。

小超市要打烊了,我们步行回酒店……

我问,你自己住吗?

她说,是的。

我说,那我过去坐坐吧。

她说,好。

有时,我觉得女人很有意思,就是再是女强人,也有小女人的一面,按理说,我们这个年纪了,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玩过?哪需要这么多套路?别说喜欢了,只要不讨厌就可以接受,你情我愿,仿佛只是约了场球,就当出汗健身了。

开了门,没开灯。

抱了抱。

她很紧张,亲吻很用情,仿佛是在舔冰淇淋,但是不允许乱动,只能抱着后背,手一动她就浑身颤抖,是那种恐惧式的,然后手就迅速过去按住了。

算是哀求的:答应我,这样就好,不能继续。

松开了。

她不好意思开灯。

就这么黑灯瞎火的,坐沙发上聊了一会。

讲了她的心理疾病。

这么多年,从来没跟任何一个男人有过身体交往(老公除外),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有心理疾病,就是不敢示人,头胎是剖产二胎是顺产,肚皮已经耷拉了,不可恢复,就跟牛粪似的,一层一层的,特别丑,她觉得喜欢一个人是神圣的,不希望自己的男神看到自己的这一面,所以从来都没有过,不是不想,也不是保守,就是感觉没法面对,哪怕关着灯也不行,因为能感受到。

我问,喜欢我吗?

她说,还不错,至少不讨厌。

我问,健身解决不了吗?

她说,我比较懒,另外这种肚皮不可恢复了。

我说,可以割皮。

她说,我可怕疼了。

我问,这些年,做地产是不是也经历了很多故事?

她说,有个网红县委书记叫陈行甲,记得不?

我说,记得。

她说,他曾经说过一段话,你们看过的所有电视剧、小说、电影,都没有我经历的精彩。我认为,这里的精彩是一些人性方面的,包括暖,包括寒,毕竟他在权力中心,什么都见过。

我说,你的意思是,你也经历过。

她说,我只是见过,听过,经历的少,毕竟我是个女人。

我问,色,管用吗?

她说,作为敲门砖,管用,作为交易砝码,不管用,很多年轻女孩,看似世故,其实傻得很,以为一睡能逆袭,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真能一睡解千愁,饭馆菜市场街边摆小摊儿的年轻妹子早就没了……

我说,优秀的人,其实是很谨慎的。

她说,是的,更多的是被算计了。

我问,你觉得命运与选的行业有多大关系?

她说,我们同行在一起经常相互调侃,其实我们与卖菜大妈没有区别,只是我们卖的是房子她们卖的是菜,我认为选对行业是成功的根本,我们那边有个写公众号的,就是写写城里的新鲜事,定期采访一些人,反正在我们当地是比较有影响力的。

我问,采访的是普通人还是优秀的人?

她说,成功者吧,成功者才有影响力。

我问,采访过你吗?

她说,我不够资格。

我问,靠什么盈利?

她说,我话还没说完呢,他就跟我们合作过一期团购,只要从他那边推送过来的看房客,我们都给与单独统计,最多的一次给他结算了160万。

我问,是给一个单独的价格吗?

她说,是正常价,但是他给读者发了一张5000元的现金券。

我说,前段时间,我还跟我们当地做私人烘焙的朋友闲聊,我的意思是以后谁买你们家东西,你就加上微信,然后跨界卖房,卖蛋糕才赚几个钱?卖房才可以赚到大钱,你看人家都开上宾利、劳斯莱斯了。

她说,现在跨界跟我们合作的很多,包括一些学校,直接跟我们谈合作,给他们一个折扣价,他们再推广给教职工。

我说,南方可以,北方还是比较难合作的,总觉得你妈的,我们盖房子多辛苦,你赚的这么轻松,包括北方这些地产公司,能跟销售公司合作的都不多,都自己建自己卖。

她说,术业有专攻,卖房子是大学问。

我问,有没有计划未来自己做地产商?

她说,没有这个计划,因为地产商未必赚钱!未来,越来越难,这几年还有人提煤老板吗?一个道理,以后也没人提开发商了,现在大部分城市的地产都进入了微利状态,土地流拍率越来越高。

晚上,小罗没回来。

早上给我打电话,问我方便回来不?

我说,方便。

回来了。

一进门就手舞足蹈的:昨晚在酒吧遇到了个大连的娘们,真好啊,真拿脸盆打水给我洗脚,你说咱咋娶不到这样的媳妇呢?

我问,你去人家了?

他说,嗯。

我说,没被仙人跳啊?

他说,有数!

小罗他们去滑了半天雪,我们计划下午开车去大连,然后晚上坐船回山东,跟贵州告了个别……

贵州给了我张名片,意思是至少要知道她姓什么吧?

我问,哪个号码是你微信?

她说,都不是,我扫你吧。

加上了。

回程,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开车,小罗跟猪似的睡在副驾驶,我让他开会,他开一会就喊困……

妈的,折磨死我了。

我也犯困。

要不,聊聊女人吧。

我问小罗:贵州那女的,能力咋样?

他说,也就是她进错了行,她要是进了空调领域,那就是董明珠,当时我们EMBA选班长,5个男的没有竞争过她,关键是都服。

我问,她一直都是给别人操盘?

他说,不是,最初她在上海做电子设备的,有工厂,是ABB的合作商,后来是被贵州招商引资招回去的,结果亏了个底朝天,还负债了不少,这些年又靠自己的能力摸爬滚打起来了,她就是一本书,很传奇,我们都喊她邓亚萍,就是身上有那股味。

我说,有点。

他说,大姐大。

我说,那你可以在咱那边拉个项目,让她来操盘。

他说,她不认可山东市场。

上船时,我去买票,让小罗排队开车上船,这家伙看着很勇猛,结果是个草包,不敢开,害怕,半途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给看着,理由是车太大,我说你自己开就行,人家那半挂不比你大多了?人家都开上去了。

我买了个四人舱。

我们俩人,还有一个床位是陕西妹子。

巨无霸。

我先到的,我一看就是个产妇,问了一句,孩子多大了?

被白了一眼。

小罗进来,也问了一句类似的。

也被白了一眼。

妈的,人家单身,只是胸大了点而已。

没事干,斗地主。

别的没学会,学会了一句骂人的话:你个瓜皮!

一晚上没睡着。

小罗打呼噜,瓜皮也打呼噜,关键是空调一直都是冷风模式,我就没找到暖风在哪,还有就是风口就是一块铁皮,不严实,漏风。

到岸后,开车回家。

小罗问,董哥,元旦踢球不?

我问,有比赛吗?

他说,有。

我问,谁组的队?

他说,我自己组的。

我问,我去踢什么位置?

他说,你自己选。

我说,年龄不对了,踢不了了,我一直觉得自己体能很好,毕竟天天训练,前段时间踢了一场3对3,感觉要休克。

他说,就是玩。

我问,队里有谁?

他罗列了一圈。

我说,不去,一群富二代,我跟你们一队,别人会觉得我也是富二代,太掉价。

他问,那个峰峰还踢不?就是之前在你们队里踢前锋的。

我说,不踢了。

峰峰跟我是同龄人,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是下基层的,跟我关系很不错,我算是比较懂他吧,偶尔一起喝个茶聊个天,之前在群上也比较活跃,组织比赛之类的。

后来,突然就不说话了。

据别人讲,是他父亲出了点事。

事后,我喊过峰峰见个面。

他也没回话,也不在这边上班了。

希望早日能走出来,包括日常接触一些类似的案子,我的视角跟大家也略不同,我心疼的是孩子,一般都是等孩子外出的时候再去抓,等孩子回来,发现爸爸不在了,该是多么的失落。

那么伟岸的一个身影!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19-12-26

导读:纯男人的群,很乱。 说话,露骨。 视频,低俗。 可是,并不让人反感…… 例如机车群、皮卡群、陆巡群,几乎没有女人,特别是皮卡群,里面一群富二代,每天不是喝酒就是唱歌,而且一定要带着妹子,上床不叫上床,叫日。 有图有视频有真相。 算是管中窥豹。 了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 2019-12-2
  •   ABBY ,微信好友。 包装设计师,当年我做红酒时,想设计一款漂亮的手...

  • 2019-11-03
  •   下午,去了趟火葬...

  • 2019-12-04
  •   小梁,一个朋友的亲妹妹。 30岁左右。 标准的农村妇女,发福了,典型...

  • 2019-12-05
  •   新装修了一家健身房,有游泳馆。 尚未开业。 卖卡中。 没有扫街,没有...

  • 2019-12-06
  •   老安,又添了个孙子。 第三个。 全是男娃。 笑得裤带都松了,说几句话...

  • 2019-10-09
  •   白老师,80后,文艺女青年。 喜欢珠子。 脖上挂着,手上戴着…… 她不...

  • 2019-12-10
  •   刘老头,搞物业,搞工程。 开了辆铁锅灰色的奥迪A7,车身贴的膜,很有...

  • 2019-12-11
  •   家门口开了家火锅店。 装修的非常高大上,媳妇想去尝尝。 我不喜欢吃...

  • 2019-12-12
  •   最近一个月,很忙。 忙着卖“退换书”,就一个优势,便宜。 买家,也...

  • 2019-12-13
  •   强子是个社会人。 如今,混出了点眉目,开了个火锅店。 买了辆宝马5系...

  • 2019-12-16
  •   高中,大休。 堵车。 我不知道现在几周一休,我们读书时,四周一休,...

  • 2019-12-17
  •   老王是个画家。 老王是个书法家。 反正,能写字,能画画,关键是能喝...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