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1-24

2020-01-24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1-23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1-23

导读:新来了一位BOSS。 老家是潍坊的。 之前就认识,他媳妇是我读者,我去潍坊时,他媳妇请我吃饭,喊上了他,那天他没喝酒,说是感冒了,吃着药,应该是真的,频繁地咳嗽,我和他媳妇喝了一瓶白酒,当天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斯文、优雅、博学,有点知识分子的感觉

老贝是个文人。

曾经有过自己的高光时刻。

出身贫寒,大学毕业后进了报社,当了一名小记者,业务比较出色,一步一步干到了副主编,当时也就是45岁左右,属于中层干部里比较年轻的,恰好赶上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要找个年轻的、懂点的去管事,于是委派他来分管网络平台,网络平台一分为二,一是论坛,二是新闻。

他运营的那几年,论坛达到了巅峰状态。

可以这么说吧,哪怕是很偏僻的版块,要选个版主出来,比村里选举还难,要多次聚会、讨论,甚至还要公开演讲拉票。

人气的确旺。

那时的老贝,就是太上皇。

无数人巴结的对象,毕竟他控制着本地最大的话语权,还有就是控制着舆情,有人在论坛上骂你,曝光你,你需要不需要老贝帮你摆平?

没用三年的时间,网络平台的收入就超过了报社主业收入,那时也正好赶上了房产爆发期,老贝搞了论坛看房团,每周六发一次团,很是红火。

我跟老贝怎么认识的?

本地有个美食达人,是个漂亮少妇,她认识他,也许不仅仅认识,毕竟处于老贝这个角色这个状态,他也没少尝鲜,毕竟他压抑了太多年,农村孩子,没吃过没穿过没睡过,一夜间,啥都有了,不吃个够吗?

那时的论坛是比较正经的,人气是真的旺,最高级别的玩家就是吟诗作乐,全是玩一些文学游戏,主流玩家基本都是文字工作者,报社的、电视台的、教书的,我在里面也是很活跃的,我活跃的原因是报社一个老顽童很喜欢我,他认可我的文风,觉得这种文风未来是有前途的,因为有辨识度,调皮、直白,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什么婆娑,什么婀娜。

美食达人就因为这个,很崇拜我。

崇拜我,那我就想勾搭她。

后来我为什么去学羽毛球?

我第一次打羽毛球,就是她带我去的……

当我跟美食达人好得一条裤子时,她带我认识了老贝,是一个非常正式的场合,就安排在了报社招待所,那时消费也很奢侈,一顿饭要1000多,老贝做东,当时一共有五六个人,都是论坛上有头有脸的,那时我年龄小,也没有发言权。

可能一句话都没说过。

只静静地看他们表演,那天老贝给我的印象很深,他是最后一个到的,主陪的位置留给了他,他到时,全场起立,他入场有发哥的感觉,气场太足了。

类似的气场我只感受过两次。

还有一次是跟宋朝弟老师一起吃饭,他也是如此,在走廊里服务员见了都喊:宋总好。

秒杀所有人。

就那感觉。

桌上,唯一可以放肆的就是美食达人,我确认了一点,就是她得手了,后来在我们穿一条裤子时,我逼问过她:是不是老贝骑过你?

她说,就一次。

我吃醋得不得了……

她也没少赚钱,因为她拉了不少饭店到论坛上做广告,她给饭店一个价,老贝给她一个价,中间有很大的差价,都让她揣肚兜里了。

报社的网络平台越来越红火,老贝的权力越来越大,毕竟这是公家的生意,不可能让一个人一直掌握全局,在最巅峰时刻,对老贝进行了调岗,让他回到了报社岗位,官也升了半个格。

可是,他觉得委屈。

委屈在哪?

妈的,整个网站就是我一手运营起来的,换了我,你们谁都搞不了。

果然。

换了以后,一天不如一天。

有两个原因:

一是管理混乱。

二是网络趋势。

有QQ群了,大家就不玩论坛了,另外论坛越来越水了,大家不正经写帖了,全是乱七八糟的事,投诉的,举报的,广告的,正经文章越来越少了。

这期间,有个老板找到了老贝,问他有没有从头再来的野心?

就是你独立出去,自己干一个。

老贝觉得对。

上个不就是自己一手运营起来的吗?光一个团房版本一年就能做大五百万的利润,咱为什么不自己搞个呢?

老板投资,老贝运营。

搞的很是场面,两层办公楼直接是买下来的,招兵买马,他那时余威是在的,他一喊,原先的手下纷纷跳槽到他这里。

跟原来的网站几乎是一模一样。

美食达人也被挖过去了,负责广告外联,那时我在原先的论坛已经处于称王的状态了,没有对手了,就是很多大姐大妈不看我的更新睡不着,那时我写了一个睡前故事连载,都是当地的人当地的事,后来张嘉佳模仿着写,他火了。

我没坚持下来。

主要是我觉得太幼稚了。

就是哄一群老娘们玩,没意思。

我要哄男人玩。

美食达人那时已经喊我不大好使了,因为她不算有钱,不算漂亮,而我身边已经是众星捧月了,但是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毕竟我对老贝的印象还停留在发哥那里。

美食达人是想挖我到新论坛。

先是带我参观了他们新办公室,我一看,这就不是做事的料,仿佛自己才是报社,真报社是山寨的,就那感觉。

这种办公成本是不适合创业的,一定失败。

我记得在我30来岁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那时90后刚冒头,我写的大体意思是80后已经失去了创业窗口期,因为创业是需要住地下室吃泡面的,而80后呢?普遍体验过好生活了,例如你现在让我创业,我怎么不先买上办公室?装修的很豪华?

这就是自己的习惯起点,不可能再低了。

老贝为什么搞那么奢华?

他觉得,这才叫创业。

办公室里还养着蚂蚁,每天还搞两次团建,类似故事会,彼此讲个小故事,中午一次,下班一次,中间贴了一个时间表,预计五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这次见老贝,虽然老贝宴请的级别更高了。

但是,我觉得他头上的光环没了。

就是一个普通人了。

他记性也不大好,竟然不记得我们一起吃过饭,咱也理解,贵人多忘事……

没啥意思。

希望我能到新论坛驻扎,并且能给我一些广告分成。

我委婉拒绝了。

意思是时机成熟,我会过来的。

有些时候,人会错误地评估自己,例如他对原先网站的错误认知,他以为那是他一手经营起来的,与背后的报社没有关系。

咋可能没有关系呢?

本地所有的宽带用户,默认的首页都是这个网站。

这不是背书吗?

这不是习惯吗?

当他真的重新建一个网站起来时,没有人气,什么都没有,最初的确能拉到一些广告,因为大家要照顾他的面子,可是越来越捉襟见肘。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跟投资商闹掰了。

分了。

那时我已经开始正式学球了,在球馆遇到了美食达人,她也是抱怨了一通,说广告提成也没给她,还说老贝这个人不行,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同事们还提起了集体仲裁,她还不忘替那几个管理层的同事惋惜,原先都是有铁饭碗的,有编制的,现在啥也没了。

这时的我,已经如同当年的老贝了。

老贝想认识我,已经需要别人牵线了,出于礼貌,我还是见了他,但是他还是心存幻想,想把我当一员大将,助他东山再起。

你想的美。

我是王者准备,咋可能给你当小弟呢?

他想搞什么?

专门搞团房,就这么一个版块,他说了自己的两大优势:

第一、跟这些地产商的关系。

第二、轻车熟路的运营套路。

缺的只是人气,就是能帮着摇旗呐喊的人,那时整个老论坛虽然日落西山了,但是跟我自己的没啥区别了,我已经绝对王者了,甚至我可以直接左右版主任命,后来为什么我从论坛转移到了QQ空间?就是我觉得我对论坛通关了,没啥意思了,而且偶尔见个粉丝,全是那种本土大姐大妈,让人没有斗志。

算了。

我还是面向全国读者吧。

后来,团房也没搞起来,倒是听到了老贝很多负面新闻,就是他借了很多人的钱,成了老赖,跑了。

我特意去翻了翻他的微博。

果然是。

不再更新了。

羽毛球,我出徒后,开始打球了,混入了羽毛球圈子,但是跟美食达人没啥交集,因为我是下午场,她是早场,几乎见不到面,除非是一些比赛,但是我几乎不参加比赛,也不去看,很少见到。

只是偶尔会听到一些关于她的绯闻。

这个也理解,狼多肉少,45岁以下的就算美女,她还在这个范畴内,追求者自然众多,甚至有人因为她而公开约架。

我也没敢说我认识她。

怕挨打。

主要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啥感情了,另外我们也渐渐的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她前年才拿到驾照,今年刚买了一辆科鲁兹,爱惜得仿佛是一辆法拉利。

有次,周末我在球馆遇到了她。

简单的聊了几句。

我问,老贝现在有消息了吗?

她说,回来了。

我问,现在做什么?

她说,办辅导班。

我问,钱都还了?

她说,没有吧。

我问,你有他微信吗?

她说,有。

我问,没约着睡个觉?

她说,说啥呢?!

她把微信推给了我,我对老贝是很好奇的,就是你消失的这两年去了哪,干了啥,现在如何应付这些债主?

一加,很快就通过了。

闲余时,我跟老贝聊了个天,他没变,依然那么自信,仿佛依然是巅峰时刻的他,上去就来了一句:兄弟,有空一起坐坐。

他家嫂子是高中音乐老师,常年带高考生,现已退休,就专职做了辅导班,钢琴、声乐,他在那里帮忙。

离我现在的书店也就是500米。

我步行过去找他。

头发基本掉光了,左边牙齿还掉了一颗,老了,说话声音也小了,总感觉很累,坐下聊了几句,他还是在谈互联网,说目前在线教育是趋势,有这个计划靠这个东山再起,投资商已经找到了。

我算是很委婉地问了一下他的债务是怎么处理的?

他的答复是当初投资他的基本都是本地大老板,虽然自己签订了连带风险责任,但是大家比较理性,也理解他,有钱就还,没钱就算,基本是这么一个状态,他回来后,挨着去拜访了,说明了,大家依然是哥们,还有人请他喝了酒。

我好奇的是,这两年你去干嘛了?

说是去深圳一家公司潜心学习了两年……

分开时,我在想,这个当年入场如发哥一般的人物,今天咋落到了这般光景,按理说,若是按照他原先的轨迹,现在怎么也是报社的大BOSS了,有社会地位有收入有美女,而今天呢?身败名裂,自己有一堆理由,江湖上只传言你跑路了。

不知道是否后悔?

我知道,他不甘心,他一人为报社创造那么高的效益,而他只能拿到10万元左右,内心能平衡吗?

不平衡就对了!

东山再起?

哪那么多东山再起?

创业成功本身就是漏网之鱼,人们见到的都是成功者,所以观念里很容易就掉进幸存者偏差的陷阱里,以为人家行,咱也行。

美食达人,只会玩论坛,论坛没落了,她也就销声匿迹了,现在看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妇女,很难想象曾经有过高光时刻,据说开房都要去青岛,非五星酒店不住。

今天?汉庭都是奢侈品了。

她没有抓住新的势能。

短儿,新晋美食达人,做抖音,做快手,她去日料店吃饭,不仅仅不用花钱,老板还要给她1500块钱。

短儿也是个少妇,35岁左右。

离异。

无娃。

也没有正式工作,因为短视频而无意火了,在本地网红领域能排到前20名,不要觉得排名落后,你要这么想,她毕竟是细分领域的,比那些娱乐网红更值钱。

能赚钱。

又找了个对象,这个对象很斯文,很优雅,是我母校的一名高中老师,初婚,而且疼她疼得要命,连内裤都帮她洗。

没办法,人值钱了,就不分什么初婚次婚再婚了。

婚礼还搞得很隆重。

网红车队还助阵了一番。

我认识短儿的幕后运营人,一起吃过饭,算是比较熟悉,后来两口子还单独请我吃过饭,毕竟老公在我母校工作,我们也算半个亲戚。

老公,怎么形容呢?

很贤惠。

甚至,有一丝娘。

就爱干家务,洗袜子,洗内裤,买菜做饭,与我的世界完全不同,我是什么生活状态?厨房压根没进过,家务没干过,衣服没洗过,也没自己买过衣服之类的,就是全是被人照顾的状态。

家人也都习惯了。

我就是个低能儿,所以每当聚会时,一群男人在讨论饭怎么做,菜怎么炒,我都感觉自己是个废物。

啥都不会。

老公谈起这些,还手舞足蹈的。

说袜子该怎么洗,内裤该怎么洗,还一定要分开……

虽然我不干家务,但是我对这些“习俗”还是很有研究的,例如内裤能否跟袜子一起混洗。

我给科普一下吧。

手洗干净还是机洗干净?

现代人都迷信手工,排斥现代化。

其实,从清洗程度而言,并无差异。

我先说结论吧,就是混洗也好,手洗也好,机洗也罢,都无所谓,想怎么洗就怎么洗,洗法没有什么优越感,例如单独把内裤搓了又搓。

要说脏,袜子脏还是内裤脏?

肯定是内裤脏,排泄物的沾染,为什么大家害怕交叉传染呢?就是怕JJ长了脚气,担心是多余的,你没看东莞妹子都是穿着丝袜用脚服务嘛,要是传染脚气,那还了得?

其实,脚气的致病真菌主要是红色毛癣菌,霉菌性XX炎的致病真菌主要是白色念珠菌,这两者不一样,不能因为都是真菌就能混淆。

正常的洗,就足够杀菌了。

别过多的担心。

那么,太阳照射好呢,还是烘干机好呢?

再科普一下吧。

在欧美,若是自然晾晒衣服,会被理解为,家里很穷,买不起烘干机,烘干机是未来中国每个家庭的必然趋势,就跟洗碗机、吸尘器一样,都是神器。

烘干机是可以高温杀毒的。

只是,在我们的传统思维里,总感觉不是晾晒过的衣服,没有灵魂。

所以,手洗未必更干净,自然晾晒未必更卫生。

只是心理安慰罢了。

短儿推过一家水果店,是个海归,家庭背景也不错,不知道是不是想体验生活,搞了个水果上门服务,每周配送一次水果,只收1999元的年费,并且说水果全是原产地直发,到县城后他再统一配送。

短儿使劲帮着吆喝,吆喝得仿佛要高潮了。

我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就买了一个会员。

初次配送,很是高大上。

我预测成本不低于50元,若是按照这个标准配送,铁定是亏损的,毕竟一年有50多周,你不亏损才怪呢,你就是渠道再便宜,量在这里,标准在这里。

半年不到,跑路了。

这个是必须跑,因为全是本地熟人。

据传言,是他家里的生意垮了,他被牵连上了,我觉得这个说法是比较可信的,他可能的确有想做好水果的心,只是倾巢之下,无力回天。

他想要脸。

可是,要不起了。

短儿初做名人,还不懂得“背书”的利害关系,她坚信他的人品,坚信他的背景,结果使自己被动了,一些不理性的就找她要钱,她不退人家就纠缠她,退呢,一开了头就容易收不住。

在“背书”问题上,任何人都不值得信赖。

因为,商业中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

是你或对方,都是靠“人品”无法承担的,人是好人,就是没钱还债了,你说咋弄?

很尴尬。

小名人,普遍死于背书。

有位明星曾经说过一句话:即便是最耀眼的明星,随时都可能因为短暂的原因摔得粉身碎骨,凄惨地埋没于烟尘中。观众是无情的裁判。

这位明星叫:黄柳霜。

应该说是华人里的第一位好莱坞巨星。

只是,她演的主角少,配角多,正面少,负面多,尤擅演妓女,所以我们都不愿意承认她,感觉她玷污了我们华人的形象。

在我们华人眼里,她身上标签很多,例如辱华、女汉奸、给中国抹黑的傀儡……

好莱坞有三位华人演员入档。

李小龙、成龙,另外一位就是黄柳霜,而且黄柳霜是老前辈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

商场更是如此。

如何能优雅地失败?

那是比较难的。

有次,我问我们员工,她之前是做小贷公司的,涉案金额3600万,坐了两年牢,在我这里上班,我问她,就是要脸与不要脸的问题。

她说,能要脸,说明还不够穷。

真到了一屁股债的地步了,不可能要脸了,哪怕过去是一个再诚实再优雅的人,也变得满嘴跑火车,你不跑就应付不过去,就是连哄带骗,一句实话也没有了。

不是不想说。

是没法说。

实话就是我一分钱都没有了。

必须要给对方留有希望,其实希望也就是幻想而已。

我们有个车友,叫笛子,他是我认识的朋友里,我认为哪怕失败了也很优雅的人,比特币刚火的时候,他非拉我挖矿,我拒绝了,他们几个人合伙挖矿,他亏了200多万。

单纯的亏钱还不是最要命的。

关键是,他消沉了,怀疑自己的智商,整天宅在家里。

为了清算投资,他还卖了一套房子。

好在,外债不多。

媳妇在银行上班,因为媳妇很是崇拜他,哪怕他失败了,也很支持他,只是发了几句牢骚,意思是是不是哪天你创业失败了,我还要去卖身帮你还债?

他更内疚了。

笛子是一个什么类型的青年?

四处买单的。

反正,就是买买买,送送送。

不大讲究。

这也是大家愿意跟他玩的缘故,觉得总是能占点便宜,反正,从我认识他到现在,应该有13年了,他每年都送我两次礼物,中秋节一次,春节一次,而且我习惯了,也不会回礼之类的。

前几天,他给我送酒,我让他放在门卫上。

他给我打了个电话:门卫都认识你。

我说,认识。

他说,门卫说,整个小区就俩人收礼多。

我说,另外一个是肿瘤医生。

他说,是的。

我说,我们不是一个量级的,送他茅台的都排队,大家都养着他,因为知道早晚都要用到他……

笛子找我谈过心,就是他决定东山再起的时候,他列了一个名单,就是认为能投他1万元的,一共130个人。

我不知道我在名单里排第几。

但是,他敢跟我要钱,还是需要勇气的。

他一说,我也没多问,转给了他。

叮嘱了一句,这钱我不要了,别有压力。

因为他问我要钱的事,我们一个共同的朋友,还是个大BOSS骂了他,意思是懂懂的钱你咋能要呢?他原本对你而言值50万,因为你要了钱只值1万了。

我没这么想。

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失败有失败的姿态,做事有做事的姿态,只是每次都追求短平快,所以总有栽的时候,好在什么呢?

他有主业,很稳定。

他在钢材市场有个门头,卖钢丝葫芦之类的,一年也能有个百十万的收入,但是是他父母经营的,虽然也是他的,他总觉得没意思。

总是想折腾。

这次,笛子是计划搞拼多多,具体什么类目我也没多问,他本身就是搞网络出身的,轻车熟路,只要他别去投机,问题都不大。

昨天,转给了我2万元。

我觉得不大好意思。

就问他过来喝点不?

自己来了。

喝了酒,他问了我一句: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是懂懂的时候,大家会不会像今天这么对你?

我说,能想象到,但是没体验过。

他说,你会得抑郁症的,人是非常现实的。

他说了几个人名,都是跟他玩的很好的哥们,平时几乎都是吃他的喝他的,但是在他要这1万元时,都拒绝了他。

反而是一些我们这种,外围的,走的不是很近的。

又一次支持了他。

人性是不能考验的,现实得能让你后背发凉。

这个其实很容易理解。

只有强大才可以被尊重,包括我们眼里也是只有强者,你落魄了,还指望我们去救你,那不现实,你必须自救。

就跟牛哥跟我讲的那句话一样,人落水的时候,若是不呼救,至少以后还能做朋友,若是一呼救。

朋友,全没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1-27

导读:我有个初中同学,上学时特瘦。 当时,人送外号四斤。 初中毕业后,当过兵,打过工,也混过社会,在乡镇上还混出了点名气,有人称他为老四,有人喊他四哥。 养殖场的老板让我自己找块地,试水养殖这个业务,他认为2020年是一个亏损年,也是最好的投入建设年,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