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2-02

2020-02-02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2-01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2-01

导读:过年,没洗车。 主要是我嫌排队太麻烦,反正也不出门,过了年再说。 太懒。 陆巡很久没开了,玻璃上一层灰了。 昨天,我去车上拿骑行鞋,看到玻璃上有人写了三个字:小懂懂。 一看就是女人字体。 我心想,肯定是大头写的,大头就是我旁边这辆老A4的主人,父

腊月二十二。

大壮结婚,二婚,俩人都是。

喊我去拉亲。

我顺便随了1000元的礼,直接给了新娘。

他们俩,我都认识。

骑友。

不仅仅认识,我还试图拆分过他们。

说来话长。

新娘是江苏人,被亲戚传销传到了青岛,被我们一个本地骑友从传销窝点又传到了我们县城,当时新娘还没有离婚,俩人就算在县城姘居了。

新娘长的不错,很温柔,说的通俗一点,相对我们县城的人而言,她就算是见过世面的,还是蛮有吸引力的。

俩人好了没多久,分了。

分了后呢?

她也没回去,可能是夫妻感情不好,就是不愿意回到江苏的家了,就在这边找了一份工作,留了下来,偶尔跟我们一起骑骑车。

于是,众狼就围上去了,反正也是绯闻一箩筐。

最后,到了大壮手。

大壮当了宝贝,无论别人说什么,他不介意,觉得这个女人善良,你们怎么侮辱她都无所谓,我就看中了,就是想娶,别的你们爱说啥说啥。

女人回去离了婚。

大壮按照头婚的标准迎娶了她。

可以这么说吧,在骑友圈,新娘就是四大浪女之一,公认的,反正N多男人也都自诩骑过,咱没骑过咱没有发言权,一直到有一天,我跟几个老骑友聚餐,无意聊起了这个女人,一位老大哥是这么讲的,这个姑娘素质非常高,人品也好,就是从小缺爱,在咱这边是流浪状态,谁关心她谁安慰她她就容易对谁动了心,人是好人,只是处境糟蹋了她……

老大哥平时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很少听他赞美人,他能如此的评价,说明他深入了解过,并且给出了很高的分数,老大哥的观点是这个女人配大壮绰绰有余,这不是一只淫荡的狐狸而是一只迷失方向的羔羊。

跟我观点差不多吧。

落魄凤凰不如鸡,整个成长经历几乎没离开过校园,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人传销传到青岛,也不至于随便就跟一个县城男人从传销窝点私奔,说明她的逻辑系统是非常简单的,你说你爱她,她可能就当真了,就在这种爱情游戏中,她从凤凰成了鸡,说她浪,说她喜欢在上面,说她喜欢咬肩膀……

整个骑行队伍里,我是最浪的。

为什么反而我没得手呢?

我这种浪,不对她的胃口,因为她的逻辑是懂懂这样的男人不靠谱,就是想明着占便宜,你不谈恋爱,凭什么勾搭人家?

别人怎么勾搭?

要么说单身状态,要么说夫妻不合,准备离婚中。

他们都是以“要娶她”的名义骗了她。

她内心深处是讨厌我这种人的,她曾经跟别人讲过,懂懂写了些什么啊?骚了吧唧的,好好的生活被描述成了啥?

我是懂她的,她是不懂我的。

我为什么反对大壮娶她?

我觉得,她是处于非常状态,就是她处于找爱的状态,谁出现她就答应谁,不会甄选,可是,一旦风平浪静了,是否依然爱你呢?

人家才30岁出头,你大壮都快50了。

能行吗?

大壮认为行,那咱也不说什么了,只有祝福了,到了大壮这个年龄这个阅历,对于“性”这方面,他已经看淡了,喜欢一个人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又不是少块肉。

结婚那天,娘家只来了三个人,父母,姐姐。

大壮老家是日照的,那边有闹新人的习惯,看没看过一个视频,几个人把新郎捆起来扔海里的?日照闹婚礼是很有一套的,但是这个新娘不能闹了,因为怀孕了,姐姐充当了伴娘角色,大壮安排姐姐坐我的车,因为大壮觉得懂懂还是有一定素质的,不会闹的太过分。

下车时,拉拉扯扯这种我一般都不管,若是摸胸摸屁股,我就会阻止一下,咱是什么地方?文明城市,对不?不能让江苏人民小瞧了我们,我们这里只有热情、文明,没有低俗、鲁莽。

还好,不算太失礼。

大壮怕酒席上众人再灌伴娘,又把姐姐安排给了我,让我照顾一点,原本我是有事不参加酒席的,为了这个任务,忍忍吧。

大家让伴娘喝酒,我没同意,大家就没再劝……

酒席间,大壮的一个小跟班过来问我要钥匙,说给拿了一些饼干给孩子吃的,我把钥匙给了他。

回家后,我发现除了饼干和两条烟外,还有个红包。

1万块钱。

我急忙给大壮发了条微信,只发了个叹号。

他给我回了条语音,意思是下午回日照老家那边去上喜坟了,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希望我别太客气了,钱不是给我的,是给我儿子的压岁钱。

理论上,1万元在我替儿子收的压岁钱里不算大额,算是平均标准吧,但是我觉得大壮不该给我这么多,因为我们没有太多的业务交集,只是骑友而已。

第二天,他不忙的时候给我回了个电话。

只是傻笑。

我说,那我也不跟你争了,我收下了,我送你辆自行车吧。

他说,使不得,使不得,这样成了我问你要东西。

我说,我安排人给你送去。

他说,不用,不用,有空我自己去骑。

听他的意思是可以接受了,平时车子我都寄托在俱乐部,我就让俱乐部的老板把我前段时间刚买的山地车给大壮送去,那车我是计划骑行泰山的,最终也没去骑,买大了一个号,骑久了容易顶的骶骨疼,而大壮比我高大,应该正好适合他……

老板答应,说给洗好以后送去。

基本就是新车,我就骑过一两次,我的车子基本骑骑就送人了,也就是离婚不方便,否则按照我这个性格,应该结过十次以上了。

很难对一件东西持续热爱上半年。

这个人情算是还了。

瘟疫刚爆发,大壮就联系我,问我能否联系上XX企业,大壮做了一款消毒纸巾,脱销了,现在想生产也不难,关键是原材料有问题,就是酒精。

XX企业是做酒精的。

别人找我,我肯定一口就回绝了。

大壮,我总觉得拿了他1万元愧疚,虽然我送他的车子更值钱,但是还是觉得他对我有恩,那我帮着找找吧。

我还真有熟人。

就是我认识这个领域的一位BOSS,但是呢,已经好几年没有交集了,我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咱地位卑微,咱也不习惯弯腰,所以也没啥交集。

无巧不成书,就巧在了这里。

我陪父母在沂河边散步,我很远就瞧见了这个BOSS,也在散步。

我是这么想的,若是他认出了我,就打个招呼。

若是认不出,就算了。

毕竟,贵人多忘事。

他认出了我,格外的热情,我顺便要了一下微信,便于联系,主要是我惦记着大壮的事,理论上,大壮也不抱期望,毕竟这期间这玩意太紧缺了,可能只是随意问我一嘴而已。

加了BOSS微信后。

我从侧面问了一下这个问题,就是能否在这个关键节口弄到一批酒精?

他说,我问一下后给您答复。

很快,就有专人联系我,很是重视,问了一些专业问题,就是这个酒精用来干什么,要多少,什么容器,什么包装。

我又联系大壮,大壮说了浓度要求。

专人又给了我回复:我们是做乙醇燃料的,里面含有甲醇,不能用于医学消毒,这是违法的。

我又转达给大壮。

大壮说,只要是酒精就行,浓度不限,用途不限。

我又转达了。

不行。

我又联系了那个BOSS,BOSS说帮我核实一下。

然后发了一个文件给我,红头的,意思是公司的产品是乙醇燃料,不符合医用酒精的相关标准,任何部门不能外带或外送相关产品,避免乙醇流入医用市场,特别是这个敏感时期,格外注意,容易被秋后算账。

我问能否变通?

半天后,BOSS给我回了条信息:若是以采购燃料的名义是可以的,但是必须采购标注乙醇燃料的标准桶装,就是你买的是燃料,至于你买回去干什么,不过问。

大壮同意。

并且要写一个保证书,绝不用于医学用途。

专人负责跟大壮对接,恰好仓库里还有一批货,这批货是年前客户预定的,因为疫情问题,客户那边也开不了工,一直也没催货,专人为了更加的谨慎,采取了另外一个交易模式,就是等于大壮买了这个客户的,与企业没有任何关系,大壮给那个客户加了一定比例的利润,几乎是翻倍,这个利润差由他们几个人来分,大壮给那个客户写了承诺书,绝不用于医学用途。

皆大欢喜!

我叮嘱大壮,可不能发国难财。

大壮说,发不了国难财,这个时间各种成本都三四倍的涨,又找不到工人上班,根本不可能赚钱,是老客户下的订单,不生产说不过去。

我信了。

可能是情怀所在?

为此,我专门去咨询了蝉禅,蝉禅跟他观点差不多,蝉禅也生产了一批,20元/瓶的成本卖10元/瓶,说就当做公益了,当捐款了。

但是,我还是有些顾虑,真的能用燃料酒精做消毒酒精吗?

大壮跟我是这么解释的:燃料酒精是95%的浓度,消毒酒精是75%的浓度,只是浓度不同而已,至于甲醇的问题很好解决,分馏一下就行了,甲醇沸点65,乙醇沸点78。

我不懂,你可别骗我。

这个春节,他是真正的三喜临门,娶了个媳妇,原本很平淡的工厂突然有了大量的订单,而且这种酒精纸巾跟别的东西不大一样,就是整个生产线比较自动化,需要的工人很少。还有一喜是什么?

他弟弟有个广告公司,他是大股东,这个广告公司是偏生产型的,可以理解为小型印刷工厂,例如广告公司下单,他们帮着打印横幅、喷绘之类的,毕竟他弟弟就是个农民,不懂设计之类的,只是懂得干活,优势就是设备好、成本低,赚点辛苦钱。

这次,发财了!

不赊欠,连周围县都有过来做横幅的。

据大壮跟我讲,初一那天收了20多万,这个正月怎么也要大几十万的利润。

一辈子也没想到,印刷工厂也有这么一天,几乎所有实体店都关门的状态下,真正的一枝独秀,关键是一般的广告公司没有那么多存货,他们这种原本在幕后干活的老黄牛突然走向了台前……

我在朋友圈发过截图。

这个数字我都觉得挺惊讶的,我觉得一天收个万儿八千还是可以理解的,一天收20万?太不可思议了,至少对半赚吧?

人生的高光时刻。

没办法,这也是摊上了。

帮我忙的那个BOSS,看表面,身份一般,其实江湖地位非常高,属于那种天生很义气的类型,事后我对他的评价就是宋江,理论上我们是不可能有交集的,为什么我找他办事这么好使呢?

因为,我在他最尴尬的时刻帮过他。

不是帮,而是救!

说起来,也是多年前的事了,故事也是发生在江苏,我在一个读者那边玩耍,那天就这么巧,我遇到了瑟瑟发抖的BOSS,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不堪,说的难听一点,恨不得磕头求饶,没办法,抓着把柄了。

在问话过程中,一听,竟然是我老乡。

再一问,我靠,竟然……

我就提议,要不?

对于我而言,就是一句话的事,对于他而言,那可是天大的事,包括回来后我也没跟任何人讲过,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我当时主要是觉得,他是农村出来的,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若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而身败名裂,太可惜了。

是出于惜才。

至于他会不会报答咱?

咱不奢求!

当时,他留过我电话,那年春节前夕还给我打过一次,要给我送盒带鱼吃,我说我没在县城,当时我也没存他电话,后来他也再没给我打过电话,就断了联系,一直到这次偶遇。

这种事才是真正的缘分。

你想想概率有多小吧?

我描述的比较仓促,真实的故事是很离奇的,当时他们一行是去江苏考察一个项目,江苏那边的客户很热情,带他们去山上喝酒唱歌,据说还捏了捏脚,回程时客户开的那辆车子刮到了一辆车,但是喝多了没感觉,没停,而被刮的车子报了肇事逃逸,就这么被找上了门,面对突如其来的训问:说,为什么找你?

一脸懵,吞吞吐吐,全招了,答非所问,就这么顺藤摸了瓜!

别怀疑故事的真实性。

都是我编的。

上午,老师给我打了个电话,劝了我一句。

嫌我关注疫情过猛。

他说,你有没有发现,大明星,大企业家,大艺术家在大事面前很少发声,顶多发个微博而已,发的微博也是祝福、爱,没有谴责,没有质疑,没有谩骂。

我说,发现了。

他说,因为这些人都是修行者,在修行者眼里,一切事物都是中性的,没有对,没有错,没有黑,没有白,只有爱。

我问,那如何看待那些发声的人呢?

他说,内心的恐惧,人更多的时候是愤怒的自己,我们很多时候说的话不止是自己的,也有家族的、环境的映射,你仔细品品。

我问,你有没有关注XX,她在四处筹备口罩之类的。

他说,这次,她做的很失败,她给大家的标签是心灵导师,但是在这场瘟疫面前表现出的是恐惧、愤怒、可怜,说自己哭干了眼泪让我还是很吃惊的,在这个时候,作为导师的她最需要展示的是平常心,有些行为不如不做,你什么都不做,别人是评估不了你的分数的,这就如同你没有车,别人在想,懂懂怎么不配劳斯莱斯?结果你一天晒八遍自己的奥迪A6呢?让更高级别的读者觉得不过如此。

我说,她是想表现热血而不冷血,若是灾难面前自己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显得太无情了?

他说,不需要表演,过自己就好,真想做什么,默默地做,人需要炼狱重生,国家也需要,多难兴邦不是没有道理的,山火本身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自然界中有很多种植物,有的长得快有的长得慢,长得快的植物就能迅速占领每一寸土地,其他植物再想出现在这片土地就不可能了,生物的多样性受到限制,而一旦爆发火灾,就能重新洗牌,给其他植物生长的机会,这无疑提高了生物的多样性。你想想,非典是不是给中国互联网带来了全新的机会?不说互联网了,中国的两轮电动车能在全球率先起来也与非典有关,大家都不坐公交车了,电动车需求应声而起。

我说,这个我倒第一次听说。

他说,你再想,若是一个企业,三个月都熬不过,是不是说明它本身就该倒掉?这也是正常的商业洗牌,不过这些你不能写,也不能当正理去理解,只能当歪理去探讨,给自己一个全新的视角,真是如此吗?

我问,那疫情当下,应该做点什么?

他说,你总是盼着疫情早点结束而又无能为力,越盼越焦虑越愤怒,被情绪操纵了你,不如放下这些,和这样的生活和谐相处,看看有什么突破?思考一下,山火过后,重新洗牌后,如何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除了老师教育我,最近车友们也纷纷找我,觉得我发的朋友圈存在问题,就是过于“藐视”这次病毒了,还跟我讲,说即便康复了肺也是纤维化了,老了要一直吃药之类的。

我表示接受,去删除了。

删除的原因不完全是因为我认同了大家的观点,而是我觉得不该去引发争议,对于这个病,本身就是两个极端,有人无限恐惧,有人平静对待,还有就是处境不同,我在农村生活,大家在都市生活,本身就不是一个人群密度,我想遇到个人都很难,而大家出门就需要拥挤。

所以,我在这里更正一下。

大家出门,该戴口罩戴口罩,能不出门尽量别出门。

还有一个误区是什么?

就是我关注国际卫生组织比较多一些,因为我觉得作为现代医学而言,发达国家无疑是走在前列的,在发达国家的流行病预防书里,基本都没有戴口罩这一项,有,也是建议发病者。

更着重提出的点是什么?

洗手!

这个问题就不再争论了,大家按照专家的建议,少出门,戴口罩,勤洗手……

避免发病!

凤凰卫视驻华盛顿记者王冰汝发了这么一条微博: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发现一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病患后,不少学生们都很紧张。上万人请愿停课,但学校没有同意。学校制作了一个超专业视频,就新型冠状病毒与学生们进行一次坦诚对话,ASU不愧是传媒牛校。

下面的评论有这么一句:我发现美国和加拿大那边都不建议健康的人戴口罩,中国的专家其实也有说不到人群密集的地方不需要戴口罩。

还有这么一句:这么多人相信阴谋论,王记者粉丝质量堪忧啊!

昨天丁香团队也辟谣了一点:交流要保持距离,尚未证实新冠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辟谣的是喷嚏一打几米远,病毒在空中悬浮几天。)

大桥打电话让我去他的会所打牌。

我说,我不会打牌。

他问,斗地主还不会吗?

我说,这些东西,我都不擅长。

他说,来玩吧。

我说,一会再说吧。

其实,就是拒绝了他,我虽然也天天出门,但是基本都是独行侠模式,要么骑个小木兰,要么自己开着车,也很少跟人接触,不像他们胆子那么大,天天聚在一起,大桥有大桥的逻辑,就是100多万人口,被感染的概率不到百万分之一,可别吓唬自己了。

可是,咱内心还是害怕,不去。

大桥说,你知道相当于什么吗?天上掉下了个戒指,你一伸手,正好戴你手上,就这样的概率,你说凭什么轮到你?

我觉得,戴戒指这个概率要小于百万分之一,医学中的百万分之一是比较准确的,有大量的统计学数据,例如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标题:《同母异父双胞胎诞生,发生概率百万分之一》,至于具体故事内容,你仔细品!

大桥是个大老粗,做地产相关产业的,大大咧咧的,也开了一辆宝马750,但是他的那辆配置比我的低,这家伙是那种有10块敢花20的主,擅尝鲜,什么好吃吃什么,什么好玩玩什么,有次我们俩一起组队拉亲,还特意建了个微信小群,我车上在放一个女人的歌,在发语音消息时让大桥听到了,那女人应该有50岁左右了吧,大桥说去北京见过,一起吃了个饭,聊了聊天,花了15万,觉得很值,我问到底哪里值?他说,说话声音很小,很优雅!

使我想起了凤凰卫视的朋友来找我,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楼后,她小声的问了我一句:山东人说话都这么大声吗?

关键是啥?我压根没觉得电梯里的人说话声音大!

昨晚我跟牛哥关于奢侈品的话题探讨了半天,现在有两个亿与一个亿的生活没有区别,甚至说一个亿与三千万的生活也没有区别,就是都生活的不错,想玩的想看的都能体验到,那么当大家都跨过了基本的财富自由后,什么才是真正的奢侈品呢?

就是独特的“体验”。

就是不再完全是物化的了,例如你收藏了幅谁的画。

我不是做过一段时间油画嘛,某落后国家特产油画大家,因为那里的人心无旁骛,潜心画画,画的非常好,不少大家,一幅画能卖几万几十万上百万人民币,这个钱到了他们那边就成了巨款,这样的巨款在他们那里就通天了,想吃的,想玩的,都有了。

但是,很多东西是在他们那里无法体验的。

例如,畅通的互联网,可以摇头扭腚的迪厅,一场酣畅淋漓的西甲德比,甚至去泰国看一场秀,去云顶赌场试一把手气,体验一下歌诗达号游轮,住一住七星帆船酒店,甚至跟巴菲特共进午餐……

这些,都是他们那里不允许,而这些画家是可以体验的。

回去能讲吗?

不能!

能炫耀吗?

不能!

你看《末代皇帝》就知道了,溥仪那时候是很前卫的,打网球,配眼镜,看外国电影,听外国歌曲。

在那个年代,老百姓若是敢这么做?

找死!

大部分人循规蹈矩,小部分人偶尔越线,罕有的人无所束缚从心所欲。

什么是我们的天花板?

禁忌就是。

其实,天花板上面,还有……

你这么想,你觉得那些画家的乡党们能想象出这些画家的生活吗?

让他们使劲想,也想不出来!

是无法想象的!压根没听说过,连想象的蓝本都没有。

昨晚牛哥也跟我这么讲的:不需要拘束,你怎么想的,怎么看的,就怎么写,不需要考虑有没有人能看懂,看不懂也是看懂了,因为乞丐不会羡慕马云,但是会羡慕那个比自己多要了一碗饭的乞丐,你的价值就是让人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让马云看到乞丐,让乞丐看到马云。

大桥这种人,就是胆子大,敢挑战概率,也是优点,也是缺点。

比普通人少了一些恐惧,行不行,干了再说。

媒体渲染的如此恐怖的肺炎,没有吓到他,该吃吃,该喝喝,我劝他两句,他直接噎我一句:死了算了!

也是个情种,基本就没闲着过,就一个理论:你说,我还能硬几年?现在就是见一个收拾一个,以后也不遗憾……

去年有次,我沿沂河骑行,进城时我在非机动车道,本地车辆不大讲究什么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反正右转基本都走非机动车道。

一辆黄色小车正好挤到我了,我是计划直行,她是右转,可能是我在她的视觉盲区?把我后面的轮子给拧了半个麻花。

好在,别的地方没损伤。

是个女的,没保险!

她提议私了,不让报警。

我答应。

没一会,来了个大胖子,反正就是自来熟,揽着我的肩膀,一口一个哥们叫着,问怎么处理?意思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交个朋友吧。

我说,没啥,帮我换个轮组就可以了。

我拍照给了俱乐部的老板,给我的答复是1500元左右。

我把价格报给他们。

他们接受不了,他们的心理上限是500元。

那我就选择了报警,报警后,男的自称是驾驶员,我也没有去揭穿,我觉得女的可能是喝酒了,另外可能是身份特殊,咱也没多说,另外这也是关键时刻的杀手锏,我随时可以提出质疑。

车子都扣押了。

就在这期间,故事开始了,女人想把车子先要出来。

先后N个男人给我打电话,每个都能跟我说上话,或是分管与我工作相关的,或是跟我骑车认识的,或是认识我朋友的,从1500元往下讲,基本每个都能讲下100块钱,我也故意这么磨着,我就看看最后能钓出什么大神。

最后一个联系我的是大桥。

他说了一通,意思是人家小姑娘没钱之类的。

我说,既然你开口了,我就不要钱了。

大桥说,别别别,该怎么怎么着,你给降个百儿八十的就行。

我说,我真不要了,你开口了,怎么不值1000块钱?

事后,我把故事给大桥说了一遍,大桥说,草,我也不熟,就是一起玩过两次,问我认识你不,我说认识,他妈的,这弄了些什么?刷了锅不说,关键是丢人现眼了。

大桥非常的内疚!

后来修车的时候,发现刹车盘也变形了,前前后后花了2000多块钱。

我觉得,也很值。

无意通过一个女人,窥探到了这么多男人的秘密。

很是掉价!

绝大多数,看似很有品的男人,都过不了一个普通江湖女人的关,看似对方是自己人,其实自己是对方的狗。

旺!旺旺!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2-03

导读:有读者预约买书。 去店里。 我去开门…… 出于避讳,我说,我就不带你逛了,你自己逛逛,选好了告诉我就行了。 保持适当的距离。 她说,刚才我去药店,排队交钱,前后都距离1米以上。 我说,要是疫情过去了,还能保持这个队形就牛B了。 她说,反正感觉,人人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