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2-23

2020-02-23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2-22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2-22

导读:在花卉市场喝了点酒。 步行回家。 已是深夜十点。 县城,依然保持着农耕作息,十点真的算是深夜了,这一点我给媳妇科普过无数次,但是媳妇不大信,到了十点以后,不要在家里跳舞了,对邻居不友好。 媳妇会反问一句:你有病是吧?谁这个点睡觉? 平时,这个点

刚推出禁酒令时。

基层很不适应……

不是馋酒,也不是缺酒,而是感觉业务无从开展。

客商要来投资,你不喝点酒,哪能表现出好客山东?还有一点更重要,就是你不喝酒你咋知道他的底牌是什么?是真有钱还是假有钱?是真投资还是圈块地?是自有资金还是银行贷款?是大老板还是职业经理人?

这些,都在酒里。

禁,也禁不住。

要是中午喝,那么谁喝谁请假,下午别上班了。

要是晚上喝,那就别去大饭店,找个私人会所。

还真不是馋酒。

听着酒就想吐,但是这是工作,没办法,你以为他们喜欢吃吃喝喝?

错了,都超级讨厌!

有些客户,超级能喝,一场不行,还需要加场,吃完了饭再去唱歌,实在不行再去捏个脚,总而言之,你有什么需求,咱就满足什么需求,当然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可能搞,一切都在正规范畴内。

那时,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在桌上就是司机身份,端茶倒水,鞍前马后。

接,送。

那天,来了个青岛客商,大胖子,一行三人,大胖子是大BOSS,还有个金丝眼镜,年龄65岁左右,副厅退休,给大胖子干副手,非常的儒雅,他为什么能干住呢?因为大胖子很懂这个群体,就是维持住金丝眼镜退休前的待遇,专车司机,专人秘书,还有一个是办公室文员,类似记录员,不是秘书,打扮的很朴素的一个姑娘,一看就是农村出来的,做事很扎实类型的。

当时,他们是要来投资一个高端化工项目,专业术语叫:高分子复合材料,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改性塑料产品,主要是用于家电、汽车。

有一定的污染性。

否则也不会选择到县城。

哪里落后,哪里挨污染,这个是必然的,谁让你没钱呢?

你有钱了,你可以把这些化工项目全清出去。

大胖子能喝,不喝白酒,只喝啤酒,而且只喝青岛产的1903,一人喝一箱没有任何问题,我们这边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实力,他们的下游链条全是海尔、海信、吉利、上汽这些大品牌,所以我们这边也陪他喝的很欢。

喝到了半夜。

觉得还不过瘾,要不,去唱歌。

我是司机身份,没喝酒,到了KTV,女文员跟大胖子提出,先回去,这也是知趣型的,就是你们男人该唱唱该跳跳,我一个女生就不掺和了。

这边安排我给送到酒店。

立刻出发。

其实,在喝酒的过程中,我已经梳理清了他们的关系,为什么特意带着她来,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还算半个媒人,她在大胖子那里工作,而老家是我们这里的,正好一方想招商,一方想建新厂,她就给大胖子提了一嘴,结果大胖子一行就来了,大体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跑的最积极的那个,是女文员的同学。

若成了,他也会平步青云的。

招商是按照比例返点,并且根据业绩提拔,你若是能把阿里巴巴总部拉来?可能一次性就奖励你几个亿。

路上,女文员真的喊我董主任。

我自诩董主任那是自我讽刺,就是真送我个主任我也没兴趣当,她为什么喊我董主任?因为桌上就是这么介绍的。

山东的酒席就这么一个风格,例如你在银行工作,那么会介绍X行长,当然前提是你要有点芝麻官,若是什么芝麻官都没有,就介绍X主任。

但是,有个前提,就是真的行长或主任不在场。

若是在场,则按照真实职位介绍。

我就是个司机,那么就介绍我为办公室董主任。

我发现一个细节,就是这个女生竟然对我很好奇,好奇的是你怎么考进来的?不是说特别难考吗?一年只招一个人。

她以为我是正式的。

其实我是临时工,但是我也不能戳穿自己的虚荣。

我说,运气好。

不是她崇拜,是99%的县城人都崇拜,总觉得,哇,你咋考进去的,那么厉害?

我跟其他同事不一样。

他们都有很强的集体荣誉感,一出去办事,就说我是XXX的,马上绿色通道。

我不。

我觉得,只有个体不优秀的人,才喜欢提集体荣誉,我自己就是个发光体,不需要这些东西来沾光,要反过来,同事们会说,你知道吗?懂懂也在我们单位,去年我曾经在门口有幸遇到过他一次,他还朝我看了一眼,那眼神太迷人了。

不是有句经典的台词嘛:“我是爱尔兰人”并不是一门技能啊,它只是基因意外!

女文员问我年龄。

我说,我83年的。

她说,我82年的。

我说,基本同龄人。

她问,你现在是什么级?

我说,副科。

她问,几年一提拔?

我说,今年差不多正科。

她说,好厉害。

我说,一般吧。

她问,您太太在哪工作?

我说,XX局,也是副科。

她说,你们真幸福。

我说,还好吧。

她问,几个孩子?

我说,俩,一个闺女,一个儿子。

她问,多大了?

我说,大的上初一了,小的上四年级。

她问,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说,我妈做点小生意,我爸之前当点官,现在基本退居二线了。

她说,我觉得肯定是这样的,否则不可能提拔这么快。

我说,都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

她说,少来了。

我问,您咋没考呢?

她说,我考了六年,有两年进了面试,咱没关系,被人顶下来了。

我问,您孩子多大了?

她说,四岁,我离异了。

我问,孩子自己带着?

她说,没有,跟着他爸。

我问,他爸在哪?

她说,洛阳。

我问,咋跑洛阳去了?

她说,他家就是洛阳的,之前在青岛工作。

我问,不会是干民间借贷的吧?

她问,你咋知道的?

我说,在山东做民间借贷的外地人,十有八九是洛阳的。

她说,他不是,他之前在海尔干采购,算是业务认识的。

我问,你一个月工资多少?

她问,你呢?

我说,我们这边,杂七杂八的,一年到手十万吧。

她说,那你比我多。

我问,多少?

她说,我一个月六千多点,除掉房租,剩不了多少,青岛工资很低。

我说,我知道,整个山东东部的人才都积压在了青岛,很多人在青岛找工作只有一个要求,能让我在青岛吃上饭。

她说,青岛工资在全国都算低的。

我说,十年前我也在青岛,那时大学生刚参加工作就是月薪1千5,一天能面试数百人,有的是人。

她说,所以羡慕你们。

我说,有啥好羡慕的,要不,咱换换。

她说,那你可吃大亏了。

女人喝了酒也挺有意思的,她喝的不多,但是喝了酒也是话多,而且不经套,几句话就把她套路进去了,送她到酒店门口,我问,需要我帮着找个帅哥不?

她说,太好了。

我问,我送你上去?

她说,必须的。

女文员长的不好看,就是一看就是我们这边农村出来的,不打扮,不化妆,生过孩子也没保养,屁股也坍塌了……

否则也不会放心我来送。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了,很多事情都出奇的简单直接,老爷们了,老娘们了,还搞什么羞答答,有口臭,很严重。

让我难过了半天。

最难过的不是这些,而是她在那边讲起了一些往事,感叹人生的不公平,她说起了那个大胖子,从小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又说到了我,算是同龄人,又是一个地方的,她高中复读过两年,所以她比我大但是考上大学比我晚,她说,你们是城里人,我说个经历,你一辈子都不会懂。

她问,你看过《平凡的世界》吗?

我说,看过。

她问,你觉得写的怎么样?

我说,巅峰之作啊。

她说,我觉得那就是写的我,我看了整整三遍,看一遍哭一遍,你能想象出,一个人两天不吃饭吗?我爹原本周五给我送饭,但是有事没来,周日才给我送的,我两天什么都没吃,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80后,而是50后,60后,到现在为止,我说了你都不一定信,我在青岛一个月开支不超过2000元。

我问,包括房租吗?

她说,是的,你能想象吗?

我问,钱呢?

她说,我还有个弟弟。

她要诉说个不停,就是她感叹这个世界的不公平,还有就是她受过的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苦。

我要走的时候,她擦了擦眼泪:这些,你们城里人永远不会懂!

我说,这不都过去了嘛!

她说,没有!

我还要接人,告辞了。

这样的事,我遇到过好几次,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学里谈过一个女朋友,那时我们都有启蒙了,也想尝试,发现她穿着农村的那种大裤衩,她说是她妈妈的,要上学了,没钱给她买,就把自己的内裤给了闺女。

那真是穷孩子。

当然,还不至于吃不上饭。

吃不上饭的,也有,当时中文系的一位天才写手,后来留校任职了,我大二的时候他大四,已经在BOSS身边当文秘了,他跟我讲过自己读大一时的经历,他下面有四个妹妹,家里没钱供他读书,他一天只吃一个馒头,后来是这个BOSS发现了他,收留了他,去年我还特意搜了一下,发现他现在已经是正处了,他有这个天赋,没办法,应该是79年的,今年正好40岁。

人长的好,文章写的好,人品好,而且具有绝对的领导力,当时学生会的老大在他面前就跟小弟弟似的。

我就是过于调皮捣蛋,我要是稍微正经一点,我就是第二个他了。

我身边类似的故事也不少。

蝉禅也给我讲过大学里吃不上饭的故事,打电话给家里要钱,说吃不上饭了,后来想了想不合适,又打电话说不饿了。所以他下决心要创业,在大学里兼职卖手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山东通讯领域前十的选手了,

你想想,这是何等的能量?

我身边还有一个,身份原因,就不说是谁了,因为他不是从商路线,他说自己为什么娶了这个媳妇?因为当时媳妇总是可怜他,给他东西吃,虽然是自己骄傲的女神,校园里的时候高不可攀,但是毕业后,他追到了她。

我对穷没有太大的概念。

虽然我总是调侃我爹,但是我爹属于他的领域里的佼佼者,我们家算是比较富有的,还有就是我出道比较早,一出道就是王者归来,没有缺钱这个概念,我20来岁的时候一年就至少有30万的收入,我现在40岁了,若是依然是这个收入,说明我太笨了,没有长进。

不要脸地说,我属于成名比较早的,20岁左右,读书时虽然名气小,但是有个别的优势,就是竞争小,论坛时我基本就是地方论坛的头号选手,在整个QQ空间时代,我基本一直都是全网前三名,比今天风光多了,说这些年没落了,也不为过,你们的那个女神作家,当年还跟我屁股后面喊,董哥,抱抱!

当然,今非昔比了,再提这些,就是蹭人家了。

关键是,人家也不让蹭了。

次日,又见到了女文员,一切如旧,有机会私下聊几句的时候,她问我:昨晚我喝多了没失态吧?

我说,没有,很好,我送你到楼下,我问你需要送不?你说不用。

她说,留个电话吧。

我说,行。

后来,事情进展一般,也算是运气不大好,正好赶上了江苏大爆炸,化工类项目都停止审批,这个事就告一段落。

后来,女文员给我打过电话,她一个朋友的事,需要我帮忙,她可能真以为我是董主任了,这个事若是用心帮是可以帮的,但是我觉得没有太大意义,就委婉拒绝了,之前出于内疚,就是初次见面分开的时候,我送过她20张航天纪念币,2千块钱,是让她说两天没吃饭心疼的。

想想觉得挺有意思的,我一假装是董主任,她就真的立刻崇拜起来了,我若说我是一名写手,未来可能是作家,她可能很不屑一顾,因为在她的价值体系里,有编制有身份的人才是真正的王者,别的,都算无业游民。

这种被人崇拜的感觉,真好。

怪不得骗子都喜欢扮演这些角色呢!

原来,只要演,就有人信。

2009年,朋友在杭州举办了一场互联网相关概念的峰会,也喊我去站台,那时我在农村生活,台上台下,俨然两个世界,应该说是收获了不少掌声。

这些不是我杜撰的。

我年轻的时候,还是可以的。

不少人就加了我的QQ,其中有位大姐还请我吃了顿饭,她是嘉兴的,特意请去西湖旁边那个楼外楼去吃的醉鱼,还看了印象西湖的演出,让我这个生活在农村的娃大开眼界……

次日,还去了灵隐寺与梅家坞。

去梅家坞那天,还下雨,坐在亭子里喝茶,窗外的茶山被水雾缭绕,采茶女穿着蓑衣,那场景太美了。

大姐是做国学教育的,应该有钱,开了一辆宝马530旅行版,很小众的车子,穿一身素装,但是喜欢穿高跟鞋,她脚小鞋子大,磨脚,还特意在脚上贴着创可贴,不能走快了,一走快了就掉鞋。

那时我才知道,哇,好多女人穿鞋是不穿袜子的。

后来几年,偶尔联系,逢年过节发个信息,打个电话,沟通几句,我是这么认为的,她认识我这个人,但是不怎么看我文章,也可能看过,也可能没看过。

这些,从聊天中就能感受到。

她多次建议我,若有机会,到大城市发展,别待在农村了,没前途。

这些,我能不理解吗?

我都理解。

但是,有些东西是讲究厚积薄发的,循序渐进的,倘若我用扎根的方式,一步一步的扩张出去,那么我每一步都走的很有劲,因为我有根,有基地,可进可退,这就跟玩三国游戏是一个道理的,你若是老巢基地都守不住,你外面建再多卫星城市都白搭,洛阳都没了,青州、凉州你能守得住吗?

我没有去上海定居的想法。

但是,我有把上海、深圳、纽约发展为自己基地的想法。

就是我在那里可以有家。

你看,我现在不是从农村很稳健的发展到县城了吗?我下一步就把触角伸到省会城市了,我自己可能依然生活在县城,但是我的产业、关系网、影响力、事业圈可能都扩散开了,说的自信一点,我本来就是在全国各个城市都有家,只是我能看到,我媳妇看不到而已。

我去深圳跟回家有什么区别?

我在深圳有9100位读者,几乎遍布每个小区。

我经常跟我媳妇讲,你不要着急,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的,但是你一急,容易把我搞乱了阵脚,就是我原本生意做的好好的,因为你着急用钱,把我自己搞被动了,你买小产权也好,投资那些法拍房也好,都是为了赌博,为了理财,说的通俗一点,相比我自己现有的理财能力来讲,投资那些才是舍近求远。

你要相信,有一天,我在深圳帮你买套房就如同帮你买个戒指那么简单。

你不能喧宾夺主。

什么叫喧宾夺主?

女人替男人做主,就是喧宾夺主。

很多女人都会犯类似的错,总觉得自己的男人不行,自己要去取代他,这不合适,因为男人有男人的步伐,你不要嫌我发展的慢,你为什么总看到快的?是他们给了你错觉,谁谁几年赚了几千万,这都是个例,还是有水分的前提下,年入百万已经是这个时代的佼佼者了,你不要不满足。

我记得我刚认识本地一位企业家时,他反复问了我四五遍,就是今年多大了,哪年参加工作的?

他反复感叹一句:发展的太快了,太快了!

在我媳妇看来?

太慢了,太慢了!

别人可能几十年的沉淀,被我们几年给超越了,我们还不知足,想几年成为深圳首富,你想的美?

每个人的战略,都在骨子里。

与性格有关。

你看牛哥,厉害不?但是他的投资不出山东,甚至不出济南,投资地产也只在济南做,你喊他去上海,去深圳,你说去玩可以,去投资,他不去。

你可以说他胆怯。

那不要紧。

他的观点是所有的投资一定要在自己熟悉的领域,若是你足够熟悉县城,投资县城是比投资深圳更安全的,任何领域都是内行收割外行,你要知道你是收割别人的还是被别人收割的。

城市与城市差别大吗?

从生活本身而言。

差别不大。

例如你想买的,你想体验的,单纯的日常生活,县城跟济南跟上海差别不大,当然一些高端体验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最大区别是什么?

是思想意识,这次疫情就可以看出来了,虽然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时代,又仿佛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思想意识差距太大了。

但是,这个与地域貌似也没有必然的关系。

只是大概率,有!

嘉兴这个姐姐,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我,问我还做不做书?她搞了一本国学书,应该是自己印刷的,没有版号,她是想跟我合作,就是我每发出一本书,送一本这个书,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加粉。

我就回了一句,我现在不怎么卖书了。我表达的意思就是委婉拒绝。

她问,因为什么?

我说,卖不动!

她说,我不是看你发的照片,一发货都是一片一片的吗?

我说,那都是盗的图。

她问,那你现在主要收入靠什么?

我说,上班。

她问,上班一个月多少钱?

我说,三四千块钱吧。

她问,你现在还写文章吗?

我说,偶尔写。

她问,粉丝多吗?

我说,千多个。

她说,我看有时候你的文章阅读量都过万人。

我说,软件刷的。

她问,真实的比例大约多少?

我说,百分之十。

她问,那你在朋友圈发的打赏排行榜是自己回事?

我说,也是刷的。

她问,这是业内潜规则吗?

我说,是的,你要知道,写作这个行业门槛很高,我不知道你是否关注过一些作家,就是很多大作家写的公众号,也很难突破3000人阅读。

她说,这个我是知道的,给我们讲课的那个XX教授,他的公众号人气就很低,一篇文章也就是一两百个阅读量。

我说,单纯靠写作,养活不了自己,主要是我也不是科班出身,写文章很累。

她问,你不是中文系毕业的吗?

我说,那是我编的。

她问,那你真实学历是什么?

我说,你本身也是文学爱好者,你从专业角度,你觉得我写的文章是什么水平?

她说,单纯从文笔而言,就是初中水平。

我说,我是初中毕业后,读的技校。

她问,在你们县城吗?

我说,是的。

她问,那你每天发的定投,是真钱吗?

我说,不是,虚拟账户,我没有那么多钱。

她问,那你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希望被人崇拜。

她问,有崇拜的吗?

我说,很多。

她问,那数字你是怎么弄的?

我说,有软件,可以直接修改。

她问,你出于什么心理炫富的?

我说,就是希望被人崇拜。

她问,你媳妇真的是初中学历?

我说,是的。

她说,你这么说,我就觉得通了,理论上读过大学的人是不会娶个初中媳妇的,所以我还想,要么就是你故意这么写你媳妇,你媳妇可能是大学生,要么就是你也是初中生。

我说,你的推测是对的。

她问,你朋友圈发的那些车是怎么回事?

我说,有些是租的,有些是朋友的。

她问,你自己开什么车?

我说,高尔夫。

她问,那你去沙漠开的谁的车?

我说,我没开车,我坐的他们的车。

她问,你父母的房子,你岳父的房子,是你给买的吗?

我说,我父母、我岳父岳母,都依然生活在农村,没有房子。

她问,那你儿子在私立学校还是公立学校?

我说,公立。

她问,那你儿子的那些书,是哪的?

我说,我做书,一个客户家。

她问,你儿子学习怎么样?

我说,中等偏下吧。

她问,有没有人知道你的这些真相?

我说,很少。

她说,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倒是挺佩服你媳妇了,你整天活在想象中,至少她是落地的,脚踏实地想赚点钱。

我说,是的。

她问,你内心是不抱怨媳妇的,对不?

我说,是的。

她问,你有几套房子?

我说,一套,就是现在住的。

她问,全款吗?

我说,首付15万。

她问,这些年有没有骗钱骗色?

我说,想是想,没弄到,因为有钱人都很谨慎,反而觉得你作为一个这么大的写手,能缺钱吗?能缺女人吗?

她说,那还好。

我说,主要是也不敢。

她问,你讲真心话,现在一年能赚多少钱?

我说,10来万吧。

她问,能攒多少?

我说,整天大手大脚的,攒不下。

她问,你真的有份临时工工作?

我说,是的。

她问,为什么不考正式的?

我说,一是年龄超了;二是我是技校学历。

她问,你前妻跟你离婚,是不是也因为这些?就是发现了你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

我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我是眼看着这个姐的情绪在发生波动,之前都是喊董老师,说话都是“您”开头,整个对话其实是持续了两三天,最初呢,我只是想敷衍她,意思是我不愿意给推广,我对国学这玩意压根就不认可,没想到她对我的身世产生了好奇,越挖越深,第二天就开始定义我为县城小屌丝,第三天就用到了“流氓”,态度越来越恶劣,说的比较直观一点,就是过去她跟我说话是要小心翼翼的,如今是她是可以大声训斥的,甚至是站在了正义、道德的高地上。

动不动就来一句:你凭什么……

崇拜,憎恨,自由转换!

昨晚,给我留了一句言:你怕不怕我揭发你?!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2-24

导读:小媳妇开了一家羊汤馆。 家族连锁。 有点类似兰州拉面。 公婆一家店,老公一家店,她一家店,小叔子一家店,使用同一个招牌,只是分一店二店三店,小媳妇这个店比较小,但是离学校比较近,便于接送孩子。 半自助。 咸菜、大饼自己拿,肉是按斤两卖的,你要多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