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2-24

2020-02-24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2-23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2-23

导读:刚推出禁酒令时。 基层很不适应…… 不是馋酒,也不是缺酒,而是感觉业务无从开展。 客商要来投资,你不喝点酒,哪能表现出好客山东?还有一点更重要,就是你不喝酒你咋知道他的底牌是什么?是真有钱还是假有钱?是真投资还是圈块地?是自有资金还是银行贷款

小媳妇开了一家羊汤馆。

家族连锁。

有点类似兰州拉面。

公婆一家店,老公一家店,她一家店,小叔子一家店,使用同一个招牌,只是分一店二店三店,小媳妇这个店比较小,但是离学校比较近,便于接送孩子。

半自助。

咸菜、大饼自己拿,肉是按斤两卖的,你要多少钱的给你称多少钱的,然后放碗里,再自己拿舀子去大锅里舀汤就可以了,若是不忙,小媳妇会帮着舀,若是忙,就自己来。

所以,整个店,小媳妇一个人就足够了。

旁边有家足疗店,偶尔我会过来洗洗脚,洗完脚顺便过来喝羊汤,而且呢,我不大喜欢凑热闹,就是大家都吃饭的时间,我就去洗脚,大家都吃完了,我再出来,所以每次到小媳妇的店,都是不忙的时候。

有段时间,我经常去。

几乎是看着她从肚子鼓起到抱着孩子喂奶。

是二胎。

几乎没耽误她营业。

她一直喊我老师,起因是有次她闺女在吧台做作业,有道题不会做,问她,她说自己没念过书,就让问问这个大爷(大伯的意思),也就是问我,我是专业选手,做道数学题还是信手拈来的。

闺女感叹好厉害,小媳妇也感叹好厉害。

小媳妇问,您是老师?

我说,之前是。

于是,每次见了我都喊,老师。

在山东,“老师”相当于“你好”,特别是在济南,你发现人人都喊老师,包括坐车查票,售票员也问:老师,您票呢?

啥?你喊我老师?

所以,玩游戏的时候,我喊别人老师,他们都不适应,你一个老头,你喊我们这些小鲜肉老师?使不得,使不得。

小媳妇有做生意的天赋。

做生意的初级天赋,是油嘴滑舌。

高级天赋是,贩卖真心。

就是不坑不坏,还时刻站在你的立场,例如每次称完肉,她都会额外给加上一点点,偶尔我也会买点熟肉带回去给我爹,我爹家里有称,就是买过菜买过肉要回家再称一遍,我拿回来的羊肉,称了几次,都是多,而不是少。

这就是超级高手。

就是,她就是来真的。

能经受得起你的推敲……

例如,我这样的人,不会买菜,也没去过菜市场,是这次疫情来了我才偶尔买点菜,我买菜怎么买?都是让老板帮我搭配,我也不知道买什么,你看着我需要什么,你帮我弄点。

我每次去,基本都是200元以上。

有菜有肉有蛋有水果。

遇到了两次问题,第一次是媳妇问我有没有发现排骨有味?我说没发现,但是媳妇既然这么问说明一定是有味的。

第二次是橘子不少烂的。

前天晚上,我又路过,媳妇让我买点葡萄和瓜子。

我就顺便提了一下:昨晚的橘子不少烂的。

他说,那今天拿这个筐的吧,这个筐还没开封。

我说,今天先不要了。

回家路上,我在想,这是一个初级选手,就是在大众眼里很会做生意,遇到我这样的傻子,能忽悠一点算一点,也不是刻意的,可能考虑东西要坏……

若是高级选手呢?

他会更珍惜我这种客户,不计较,好说话,能消费。

以后,我应该就不会去了。

这是小商贩很难迈过的槛,就是如何让自己有爱,并且把爱传递出去,东西宁愿扔了也不卖,我记得我采访过一个做食品连锁品牌的,我问为什么东西到了时间要下架,要销毁,而不是送给员工或施舍掉呢?

答案是,从管理而言,是成本最低的。

例如,有个蛋挞特别好吃,若是店员想下架后带回家,那么他就会刻意不推销这个……

生意越好的羊汤馆,两个菜越拿手。

一是豆腐皮。二是土豆丝。

非常好吃,甚至秒杀那些五星酒店大厨,这个别不信,还是需要亲身体验才会懂,毕竟他们天天炒,一天炒无数遍,大道至简,慢慢悟道了,偶尔遇到那些很自信的羊汤馆老板,他可能不吹自己的羊汤是最好喝的,而是吹:在本地,我的土豆丝算是头号吧?

羊汤本身不赚钱,要想赚钱,必须炒菜。

而且,要炒的快。

小媳妇基本不炒,配菜全是冷的,土豆丝是炝拌的,花生米是老醋的,还有蒜拌茄子,山东人是比较喜欢吃葱姜蒜的,所以你看外地给我们起的绰号,要么叫大蒜,要么叫葱省。

每到夏天,小媳妇还卖生肉,你可以买点回家自己煮着吃,也可以买她给串好的肉串,例如野外烧烤之类的,有大串,有小串,但是需要到时把签子送回去,我曾经问过她,就是一年能赚多少钱?

她说,年头忙到年尾,顶多十万块钱。

我说,不错了。

她说,比打工强点。

做生意是需要天赋的,我觉得她有这个天赋,至少见了谁,先笑,长的也不算丑,打扮的也还算干净,不至于妖艳,店面在羊肉馆里就算干净的,但是也不能太干净,太干净了没有感觉,喝羊汤一定要去那种一进门走路都粘鞋的,地上全是油,这种才有感觉,到处黑乎乎的。

本地大大小小的羊汤馆,说吃遍了,也不夸张。

主要是我就喜欢这个,除了羊汤就是水饺,别的我都没啥兴趣,从羊汤馆的兴衰也能看出很多事,例如父子开的几家店,口感差不多,但是生意却差别很大,与老板的长相、脾气都有直接的关系。

我家旁边还开过一家店,小伙没学过厨师,但是会杀羊,会熬羊汤,我算他比较早期的客户,纯粹是过来体验体验的。

我问他,你怎么确定自己做的羊汤好喝?

他说,每年过年,我们村里的羊都是我帮着杀,我做的汤,他们都说不错。

这小伙,还是个幸运儿。

干电焊的。

一个月工资1万多,就是出国打工的那种,他的幸运在哪?因为他不想出国了,想开羊汤馆,所以没跟着大家一起去中东,去了八个,抬回来了八个,当时还有个新闻,接同胞回家,老大都出席了。

被恐怖分子袭击了工地。

这个有新闻,能搜到。

我尝了一次他的羊汤,我就知道他开不了几天。

原因是什么?

他卖的便宜,20元一碗。

但是,没肉。

后来,我算是很委婉的给过他一个建议,就是卖25元一碗,然后把那5块钱全部换成肉加进去,你依然赚原来的利润,但是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你看,潍坊的那家牛肉汤,为什么没有一家能跟他们PK的?

那是因为都没有研究透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核心竞争力就一点:肉多。

你用勺子一捞,全是肉,而且便宜,17块钱一碗,我在河南吃的25元一碗的里面一半是粉丝……

你没法跟潍坊这家谈性价比。

他为什么能做到如此的高性价比?

全产业链了,从内蒙古养牛到运输到屠宰,就是把全产业的利润都用牛肉汤来呈现了,牛肉汤可以不赚钱,甚至17块钱在市场上买多少牛肉我就给你放多少牛肉,谁还能跟我竞争?!

幸运儿开了没有三个月,关门了,又去干电焊去了。

不仅仅肉少,口感也不行。

做生意这个事,还是讲究天赋的,另外需要悟道,这个悟道就是转弯,转到什么为准呢?

你必须百分百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问题和行事。

幸运儿是个很不错的小伙,但是没有这个天赋,他跟我讲电焊不是人干的活,他们主要是焊油罐,穿着防护服里面很热很热,一天每人要消耗40瓶水。

继续说小媳妇。

因为小媳妇真把我当老师了,偶尔会跟我聊一下孩子读书的事,例如要不要给老师送礼?

我都是直接否决。

我觉得没必要。

老师是个神圣的职业,咋能用这种方式亵渎呢?

对于一些比较熟悉的朋友,若是问我这个问题,我一般都是建议送,原因是什么?

老师的精力是有限的,咱要是希望老师能在咱娃身上多用点心,就需要咱付出点真心,咱的真心用什么表达呢?不能空说,巧舌如簧,那也没意义。

来点实际的,礼不是礼,是老师您在我们心目中很重要。

咱是消费,买点老师对孩子的用心。

若是级别再高一点的家长呢?则会给出另外一个建议,就是要调整跟老师的诉求,普通家庭的诉求无非是调位、多管教、多鼓励、多提问,从而学习好一点,考个好大学,而高级家庭不需要这些,新的诉求是什么?希望孩子真诚健康地长大,上学不求分数但求自学快乐,请老师配合孩子的自我启发和自我探索,这类家庭出来的孩子,他们对学习的定义是用来满足好奇与解惑的,好奇什么学什么,什么不懂问什么,边学边验证从而形成新知,希望老师能在这方面给与辅助,也就是允许这个孩子“落后”,允许孩子去问一些很奇葩的问题,而不去孤立他,认为他是个奇葩。

有些虚无,是不?

我感觉也是。

这是别人跟我讲的,我借用来了。

小媳妇比较务实,她没指望闺女能有多大出息,就是希望能考个大学,别跟她似的靠出卖劳动力养家糊口就行。

这是对的。

龙生龙,凤生凤,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基因。

前天我还发了条朋友圈调侃了一番:翻一下朋友圈,都觉得自己娃是神童,可是在我印象里,你们的老公貌似都学习不咋地,是基因突变了还是你偷着参加同学聚会了?!

我们就是农村娃,别想太多。

比我们强一点点就很好了,至于说天翻地覆的变化?

除非遇到时代变革。

例如我们这一代人遇到了互联网,少数人实现了家族式超车,若是没有这一波机会,我就是个教书的,现在算起来应该教了十五年书了,不知道在认真送礼的前提下能否在学校里当个级部主任?

我爹我娘现在应该还在努力赚钱,帮我还房贷。

个体的命运,取决于时代。

我们都是幸运儿。

也就是那三个字,摊上了。

所以,对孩子不要有那么多期望,顺其自然,他有自己的命,既有可能长生不老,也有可能英年早逝,既可能锒铛入狱,也可能君临天下,在于他是谁,时代有没有选择他。

别去瞎操心。

他有自己的命,你给他规划的越多,越限制了他,因为他跳不出你的眼界,我要是跳不出我爹的眼界,我现在就是个高中老师,也许因为犯错误早被开除了,古人早就总结过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担百忧。

一代更比一代强。

为什么咱总是把焦点都放在孩子身上?

因为,咱的土地太贫瘠了,生怕后代营养不良。

而那些优秀的人,他们为什么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因为,家族土地太肥沃了。

孩子差不了!

有天,我去小媳妇这边吃饭,有个穿制服的大叔也在,看样子他们很熟,可能是街坊邻居,在闲聊。

貌似在说他自己的儿子,说儿子和儿媳特别烂,早上叫门都叫不醒。

大叔突然问了我一句:年轻的,你一般几点起床?

我说,6点左右。

他问,需要闹钟不?

我说,不需要。

他问,有没有睡过懒觉?

我说,从来没有。

他问,当过兵?

我说,没有。

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是诧异,像我们这么优秀的人,早起只是基本素养,不可能需要监督之类的,闹钟更用不上。

大叔觉得不可思议,还有你这样的年轻人?

很稀罕吗?

我媳妇都没见过我写文章,为什么?

她9点才醒,而我9点都去上班去了。

有时,我喊媳妇喊半天不起床,我就在想,每个人的努力都不要寄希望于得到别人的认可,而是应该得到自己的认可就足够了,因为即便是枕边人,她也未必知道你有多么努力,她觉得你可能跟她一样懒惰,反正只要是白天的日子,都是想着怎么吃怎么玩,从来没想过怎么工作……

你可以问问我媳妇:你老公一般什么时候写文章?什么时候学习?

她不知道!

我就安慰了大叔几句,儿孙自有儿孙福。

别去操那个心。

你看,我爹为什么能培养出来我?

不是我爹管的好。

而是我爹不管。

我姐两口子吵架,打电话让我爹去,我爹不去,意思是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的矛盾自己解决,能过就过,不能过就不过,我们年龄大了,有自己的生活,不干涉你们,你们也别来烦我们。

大智慧。

后来我爹跟我讲,我说不去就对了。

你不去,什么事没有。

你去了?

还是什么事没有,但是女婿在内心里骂你……

所有的烦恼,都是大包大揽惹的祸,你不仅仅操心你自己的事,还操心别人的,其实你想多了,除了你自己,谁都不需要你管。

大叔要了一碗羊汤,一瓶老村长,拿了头生蒜,边剥边吃,山东人喜欢吃生葱生蒜,特别是喝酒的时候,别有一番味道。

一边抽烟,一边喝酒,一边剥蒜。

我问,您一天几盒烟?

他说,两到三盒。

我问,抽了多少年了?

他说,我从14岁开始抽烟,今年62,快40年了。

我问,酒,一顿一斤?

他说,喝不了一斤,也就是两茶碗(半斤),下午还上班。

我问,没退休?

他说,退休一次了,这不又上岗了嘛。

之前在化肥厂上班,退休后又找关系进了公园管理处,又像保安又像环卫工人,不是在城中的那个公园,而是湿地公园,也就是整个河边。

我问,一个月多少钱?

他说,1千8。

我说,不少。

他说,还可以,比较自由。

从言语中还能得知,大叔是个有故事的人,大叔这就是标准的农村人,或者说类农村人,这个年龄段的农村人基本都是恶习全沾,抽烟喝酒打牌样样精通,而且是中性化,没人觉得是恶习,人人说话都带脏话,全带B,我爹我娘骂我们都是这样的……

我从来没骂过人,我若是说“我靠”,这都算脏话了。

对孩子我更在意这些。

我记得我写过一个小女孩,来我们店里找我儿子玩耍,那个小女孩父母都是公务员,应该说家庭还是不错的,平时奶奶带着小女孩,那小女孩那脏话说的,太溜了,哪句话都带B,而且还动手动脚的,非过来摸摸我,说她爸下面好多毛……

后来,我就不让儿子跟她玩了。

她是怎么学的?

就是跟着奶奶学的,奶奶的口头语。

前几天,媳妇在教育儿子,说了这么一句:我把你俩眼给剜出来。

我听了以后特别刺耳。

但是,我又什么都不能说,我若是过去纠正一句,媳妇会接着歇斯底里,她反而把这些当成了调侃,动不动就来一句,我把你头给砸的稀烂,我把你剁了,把你煮了。

我媳妇也没觉得这些有啥。

这应该是她小时候接受的潜意识教育,她拿过来当成了嬉笑了。

未来,儿子也会这么骂同学。

也会这么骂他的女人,他的孩子,这就是潜意识的烙印,为什么说教育孩子是伪命题,什么土壤决定长什么庄稼,我们不断地进步,自然孩子会跟随改变,我爹是莫言,是王健林,哪怕真的什么都不帮我,我也能成就一番不小的事业,最差的事业也至少是能找到我自己,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记得几年前,牛哥劝一群小青年,搞什么旅行,搞什么信仰,就来点简单直接的,好好赚钱,赚钱是最好的修行。

还送了八个字:穷生奸计 富长良心!

你有钱了,内心就会越来越柔软,前几天,路虎车友会的群主搞了个活动,我觉得非常好,因为疫情缘故,很多非紧急医学业务都暂停了,包括肿瘤化疗、透析,群主搞的这个活动就是想凑点钱,租车,然后送透析液上门,也就是帮一些被忽略的群体续命。

募捐采取的方式也很特别。

匿名。

封顶1000元。

募捐率不说百分之百,也差不多,凡是在线的基本都捐了,只有两个是500元的,其他的清一色是1000元,还有人问需要不需要志愿者,愿意跟孩子一起去帮着搬运之类的,也愿意出车。

事后,我在想,这个群主,真TMD是个天才。

太懂人性了。

选的点好,关键是匿名,这个太狠了,因为很多人是不愿意出风头的,偷偷摸摸做点好事,对于这个群体还是可以的,另外她是个女的,老大姐,本身就是热心肠类型的,做这个事的初衷就是想解决点实际问题,而不是跟风捐口罩。

皮卡群捐的口罩,已经吵到现在了。

出发点不同,做事方式不同,结局不同,皮卡群的群主,是把大家当傻子了,他来收钱做好事,留他的名,另外他跟大家的关系也不对等,他是卖车的,我们是玩车的,而路虎群的大姐呢?本身就是公选出来的,类似投票,都是玩家。

反正,这波疫情是各路人马,粉墨登场。

有天,有个读者联系我,说他师傅炒股特别厉害,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想通过互联网推广出去,怎么做比较合适?

我说,太简单了,搞实盘直播就行了,把时间线拉长,例如准备上十年,只要你有本事,干就是了。

你看谢治宇,人家也没发表过什么高谈阔论,人家就是晒实盘,用成绩说话,开了个基金,瞬间销售了300亿。

你有真本事,不需要BB那么多虚的,就来真的就行了。

简单,直接。

但是呢,这个读者说他师傅有担心,担心什么呢?

就是自己的武功秘籍被人学去了。

因为晒实盘就要晒操作手法。

类似的问题,我经常遇到,特别是文学领域的,包括一些作家,为什么不开公众号,是怕被人盗版了……

包括我之前周末会分享两篇我认为写的比较好的短文,后来后台不断地提示侵权,陆续给删除了,是作家们在保护自己。

时代变了。

应该反过来。

积极地拥抱互联网,有个明星,两口子下潜做了微商,说几十个亿可能夸张了,几个亿是捞了,一辈子也不用走穴了,刚才还无意翻到了一个新闻:《张庭夫妇微商纳税21亿》。

前几天,我听了花姐唱的《狂浪》,我在想,若是李玟、张惠妹,甚至吉克隽逸能够下潜一下,翻唱一下这首歌,绝对是多赢。

花姐有那个天赋,嗓音。

但是,心到,手不到。

缺点活。

若是吉克隽逸来唱,应该更完美一些。

你看杨坤就经常唱网络歌曲,唱出了自己的味道……

吃饭时,媳妇给岳父打电话,让岳父不要把钱存银行了,这也是媳妇最近接受的洗脑教育,在房产投资领域,他们认为存款是穷人属性,富人都是贷款的,差距也是这么养成的,最傻的人才存款,一通货膨胀就啥都没了。

媳妇在那边跟岳父讲:这波疫情来了,国家没钱了怎么办?肯定没命地印钱,你那5万块钱,再过两年,只相当于今天的2万块钱了,让你放没了。

把钱拿出来干什么?

跑步进股市。

媳妇最近买了一个什么半导体基金。

问我如何?

我说,咱都不知道半导体是干啥的?

她说,我买的一个课程,老师推荐的,我跟你讲,那老师可厉害了,跟着他买的都赚钱了。

我想起了牛哥说的那句话,股神跟算命先生本质上是一类人,都是需要经典战役的,反正没命地预测就好,总有一次是准的,从而就会封神,每次牛市都是股神最多的时候,为什么?

第一、预测涨,果然涨。

第二、推荐啥,都赚钱。

各路偶像就出现了……

我看着我媳妇都怪心疼的,不是心疼她,而是心疼我的钱,就这么虔诚地当了韭菜,没有任何逻辑,唯一的逻辑就是老师推荐,老师要是真有这个本事,就不会在这里教你们炒股了,直接操盘个基金多好,实在不行搞个上市公司出来,哪有心思陪你们在这里叽叽喳喳?

不中用的人才搞培训。

为什么很少有人搞实盘展示?

因为,理论是一回事,实盘是一回事,真晒实盘,会闹笑话的!

完全是猜,是赌。

股市涨的越快,对老百姓而言,越不是好事,因为大家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赌徒,若是卖早了,突然发现会继续涨,接着回头又进去了,若是前面买了10万元的,发现涨这么好,能贷款再入100万,越高越追。

最终,都会摔得嗷嗷的。

不是不能追,而是要有自己的逻辑,有自己的步伐,循序渐进,有条不紊,其实我也快成大神了,就凭我现在的战绩,我要搞个培训班,光培训费收割个大几百万没问题吧?

我现在,其实慢慢理解和领悟了一个真理,那就是:

财富以智商税的形式,自下而上流淌!

一说流淌,我想起了我们本地的那个汤头温泉,广告语是:为了你,这温泉流淌了千年。

我在想,真为了我,不需要流那么久!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2-25

导读:保安大叔。 好酒量,好饭量。 半斤酒下肚,这不是正式喝,只是小酌,毕竟下午要上班,不能喝得醉醺醺的,我问他喝了酒耽误事不? 他说,开飞机也没事! 意思是,很稳。 羊汤一大碗,两块大饼,吃得津津有味,若是让我一个好朋友看到,肯定又羡慕得不得了,我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