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2-26

2020-02-26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2-25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2-25

导读:保安大叔。 好酒量,好饭量。 半斤酒下肚,这不是正式喝,只是小酌,毕竟下午要上班,不能喝得醉醺醺的,我问他喝了酒耽误事不? 他说,开飞机也没事! 意思是,很稳。 羊汤一大碗,两块大饼,吃得津津有味,若是让我一个好朋友看到,肯定又羡慕得不得了,我

儿子喜欢吃方便面。

特别喜欢吃。

甚至渴望顿顿吃……

我在书店,他给我打电话,问我能否帮他买包方便面?

我说,可以。

回家,我顺路去了趟超市,超市要求实名制,要么扫码,要么登记身份证信息,先是测体温,然后是往身上喷洒酒精。

进入。

方便面专区,品种很少了,只有白象的了,而且是以酸辣口味为主,否则也剩不下,好在有那种简装的面块,我买点这个就行,回家用锅一煮就OK。

结账外出时,有个大叔被困在门外了,他既不会扫码,也不记得自己的身份证信息,他是要买点香菜,晚上要煮羊肉。

他看我刚出来,问我一句:大兄弟,能麻烦一下吗?

我说,行。

我进去帮着买了一把。

其实,他就是要面子,人家保安已经暗示他了,就是可以编个,这么多身份证号码,你随便挑一个,变化一下后四位就可以了。

他不。

他给了我50块钱,香菜一共是14块2毛钱,我用现金结的,剩余的钱拿给了他,他开心得不得了,问我,你吃不吃?要不你拿点?

我说,不用,不用。

我去骑车,他也去骑车,又顺便聊了几句,他年龄不大,53岁,按理说应该是会玩手机的,我爹这个年龄都会……

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我又想起了那三个字:现代性。

有年,我去天津港提车,就是我最早买的那辆斯巴鲁STI,这个车比较小众,情怀车,车商也是个情怀大叔,有点类似抖音上的五道凯,没当生意,只当游戏,就是只进几款很小众的车型,大叔跟当地有家酒店签了协议价。

去提车的都住那个酒店。

五星级的。

我记得价格也很便宜,五六百块钱……

遇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

就是我进了电梯以后,按电梯没反应,有个位置提示CARD,我毕竟英语八级,这个我是懂的,意思是需要刷卡,我把卡放上去,没反应。

我进进出出三四次。

最终实在忍不住了,我去问了服务员,就等于咱承认咱是土老帽了。

服务员拿过卡来,从一个缝隙里插进去了。

类似ATM机。

我在那住了三天,几乎每天都遇到几个像我这么土的,那么我就觉得是电梯设计有问题,还有就是酒店提示做的不够好,因为咱土过,为了避免尴尬,每当遇到别人不会插的时候,我都教他们,应该这样。

帮大叔买完香菜,我就在想,等我们老了,会不会也被科技挡在门外?

完全有可能。

去年,我去深圳,特意体验了一把地铁,用的小程序扫码乘车,为此我都研究了半天,要是我爹我娘,那直接傻眼了,当然也可以拿现金换卡,只是没有这么便捷。

类似便捷的东西越来越多,例如深圳机场的自助安检通道,刷身份证就可以进入,咱不会用,只是傻傻的看着别人一刷就开了,咱过去一刷就不开,也不好意思问,干脆,去排人工通道吧。

这也是我经常谈的一个观点,教育一定要有现代性。

社会上一直都有一个流派,也就是民间私塾,试图让孩子去接受最纯粹的国学教育,不学英语,不用电子产品,甚至不看电视,避免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污染……

那?

连以后连超市都不会进!

孩子应该不应该玩游戏?

应该!

这是他们的时代属性,甚至你要陪着孩子一起玩,经常一群小朋友在我们家玩游戏,每个人拿一个手机,他们要组队之类的。

例如,小朋友之间也有他们的社交软件。

就是电话手表。

我们这边是县城,普及率不算很高,我儿子的这群玩伴里只有部分有,而去参加游学之类的呢?几乎全有。

也有群,也聊天。

使我又想起了,去年我在单位上班,同事问我包包在哪买的,多少钱?

我说,我在淘宝买的,100块钱。

她睁大了眼睛问:你也会淘宝?

仿佛在县城会淘宝是很前卫的一件事?我不仅仅会淘宝,我还是APASS会员呢,不过今年貌似被取消了,马云就这么势利,你消费额度达不到,要么就是你消费品位有下降,就取消你的会员资质。

为什么消费额度达不到了呢?

我媳妇不是在做传销吗?搞什么社交电商,她的消费都转移那上面去了,我发现很有意思,那个平台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新品牌,甚至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全是山寨,坚果品牌淘宝有三只松鼠,我媳妇他们品牌叫什么农人,也是瓜子核桃的都有,但是口感差距太大,还卖白酒,五粮液的,后面还带了三个字:绿豆酒。

那天,我还特意问了一句,这酒很贵吧?

我儿子过生日那天,我爹喝了二两,还喝醉了,走路掉沟里去了。

我媳妇说,几十块钱一瓶。

反正,这么说吧。

自从我媳妇搞了这个,我们家现在吃的用的全是八线杂牌,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人被洗脑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你随意问一个做微商的姑娘:你们的化妆品好还是雅诗兰黛好?

答案都是,他们的好!

最近,我又在玩网络游戏了,不过我对这些东西不怎么上瘾,纯粹是体验,进了一个玩家群,这个游戏是不断地开新区,但是还是固定的那些玩家,就是九个国家,哪个国家统一了全部就算结束,然后再次开区,我进入新区很快就玩进了TOP100,在新人里属于比较出色的,所以在群里还算是比较受尊重的,另外他们都是一群孩子,胡说八道的,我还发现一个问题,现在这些大学生,很少谈女生,都喜欢谈“基”,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趋势?

我对里面的高手都很尊重,一般都是用“您”,而且在加他们的时候,我都是先给发个200元红包,若是他们点了,都会第一时间退回,嫌大。

退回,我也收着。

我喜欢加两类,一类是玩的比较久的。一类是人民币玩家。

我觉得玩游戏跟赚钱是一个道理。

不难。

只要你决定去赚钱,就肯定能赚到钱,是过去你从来没琢磨过,只要你静下心来琢磨一下,那么就很容易产生格局式的变化。

核心在于两点:

第一、你决定变得强大。

第二、你愿意拜师。

师傅为什么愿意带咱?

又取决于两点:

第一、感受到了咱强烈的进取心。

第二、咱愿意付出真金白银。

我拜的两派师傅,给了我两套不同的建议,一套是纯时间玩法,用时间换金钱。一套是纯人民币玩法,用金钱换时间。

那我自己再去平衡就可以了,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只是体验,那我就要考虑我想要什么样的体验,该花多少钱?

他们会给我罗列方案,例如让我去买上几百个账号,单独拿出一台机器挂着,专门陪练一个号,等于几百个靶子养一个号,而人民币玩家则会给出另外一个建议,就是不如直接买他们的资源,也就是肉,他们养好了号专门供你练级的,300块钱把你送到顶级,他们更专业。

我玩了没多久,他们已经预测我未来会是这个区的大佬了。

我认为是必然的。

只是我想不想要而已。

大部分人不愿意拜师,因为这些高手玩家有个特点,说话很冲,作风很蛮横,仿佛不可一世,那么新手自动就跟他们对立起来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仇官仇富。

若是能主动拥抱官、富。

人才可能变得有钱……

你知道人家为什么有钱吗?

因为,钱是认知的变现,说明人家的认知比你高。

我会做笔记,做数据分析,还会跟这些大佬通电话,听他们的建议,你要坚信一点,一个资深高手哪怕玩一个新号,也很快再次成为高手的,咱为什么拜师于他们,就是借鉴了他们的经验,结合我们自身的条件。

在他们眼里,可能花300块钱都是大钱。

咱觉得无所谓,只是相当于3块钱而已,例如我提出要花300元买点肉练级,也就是那些专业养号的,几百个账号供你杀,师傅就觉得不可思议,你这不是浪费吗?300元,没必要的,你自己练就是了。

我认识的另外一个师傅,是上海的小伙,他去年玩游戏花了30万,每次语音我都喊他老师,他都急忙说,使不得,使不得,我才25呢。

我再解释一下,在山东,老师只是个称呼。

他则会从人民币玩家的角度给我一些建议,就是哪些钱花的是最高性价比的,毕竟他花钱摸索出了经验,跳过N个坑了……

花小钱玩游戏的,多是屌丝,甚至偷的钱,抢的钱,花大钱玩游戏的,多是真正的有钱人,只是他们的通货率与老百姓不同,例如我这个师傅,他可能花30万相当于我花了3千元,那么我也觉得没啥,我从侧面问过他,就是这个钱影响不影响你的生活质量?要不要问家里伸手?

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年轻版的懂懂?

其实我都挺佩服自己的,玩了一个月,从屌丝团就混进了精英军团,因为我跟高手不对立,反而对他们很温和,屌丝团骂人民币玩家都是QS,我现在才明白,是禽兽的意思,势不两立。

赚钱也是如此,你要知道身边谁是能赚钱的。

为什么你总觉得对方势利?

是你让他势利的!

我刚学球的时候,不少打球的也很势利,但是后来他们见了我都很温和,大不了咱请他吃顿饭就是了,接着就是一口一个兄弟叫着。

有次,我在微商圈认识了一位大姐大,我们临沂本地的,做微商的应该都熟悉,单身老娘们,很优秀,买了辆宾利,还拍抖音,开着宾利送外卖……

她很狂,她有句名言是什么?

谁优秀,我用谁。

就是大佬不是拿来崇拜的,而是拿来使用的,这个观点跟曾钧的差不多,曾钧说过一句,大人物使人变大,小人物使人变小。遇到优秀的人,不仅仅要跟着学习,更重要的是产生合作,产生链接。

哪怕只是1万块钱的合作,也是合作。

我认为,最大的弯就是这个弯,我们总是不由自主的跟比我们强的人对立起来,内心戏十足,总觉得他们在鄙视我们,例如宝马把我们超了,就觉得他是故意的。

昨天,我在群里分享过一段摘抄: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这可太真实了。我们宁肯避免与他们往来。相反,最为经常的是我们对和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改掉我们的弱点,也不希望变得更好,只是希望在我们的道路上受到怜悯和鼓励。— —阿尔贝·加缪《堕落》

我们要觉察内心,把这个“BUG”给清理掉。

以后,谁比咱强,咱粉谁,不恨他了!

只要把这个BUG去掉了,赚钱并不难,也别总是外求,例如本地这些娘们,动不动跑广东去参加什么微商大会去了,她们的思路是对的,跟着优秀的人去创业,但是跟错了,这个优秀的人的优秀就是以收割她们为前提的,何必跑那么远,县城里年入百万的不一抓一大把吗?哪个没有资格给你当师傅?

有师傅,你看不见。

那才是眼瞎!

一说眼瞎,我就想起了昨晚媳妇在给儿子读故事,讲《格林童话》,对于我儿子而言,这些童话就LOW了,毕竟我儿子都已经读完《三体》与《哈利波特》了,我旁听了一会,媳妇读到了灰姑娘穿水晶鞋。

我在想,为什么我读的版本跟你们读的不一样?

我读的灰姑娘是个心机婊,为了穿上水晶鞋,把脚砍去了半截,因为流血不止,又引来了一只鹰,啄瞎了她的眼。

我读的是原始版本。

你们读的,是巨婴版本。

你要坚信一点,只要是世界级的名著,不管是童话故事还是诗歌,都是人性大作,人性大作的前提是什么?

立体,深刻。

而不是扁平。

扁平的意思就是非黑即白。

汪曾祺有部小说叫《受戒》,一个出家的小和尚,逍遥自在,关键是也摇曳着读者的心境,里面的三师父还说过这么一句话:姐儿长得漂漂的,两个奶_子翘翘的;有心上去摸一把,心里有点跳跳的。

我觉得写的真好!

直白、男人。

包括之前我在文章里介绍的那些陕北的信天游,我觉得只有那么直白才符合民风,你非给拔高,就没味了,阿宝唱的那个?

那是枣糕!

不是馍馍,枣糕是过年供给神灵的,馍馍是日常充饥的。

真正的格林童话是很黑暗的,人性大作,跟我们看的宫斗剧没啥区别,甚至有很多变态的情节,美人鱼不就是个变态吗?

类似的还有《一千零一夜》,这个更黄更暴力。

我们看的?

都是改良版。

我们最熟悉的应该是
阿拉丁神灯,在原著中,是巫师忽悠阿拉丁,让他去洞穴里偷走一盏油灯,阿拉丁得到油灯后,不小心从灯中释放出一个精灵,于是引发了一系列神奇之事,阿拉丁的每一个愿望都得以实现,但是,原著的结局是悲剧,就是他跟这个精灵撕了,分了。

当然,我觉得优化了很好。

孩子们渴望童话故事,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就可以看真实的故事了,毕竟成年人是教不坏的,我们已经有自己的价值观,相反,今天你再去看那些童话式的新闻,就觉得很出戏,例如有报道,某护士准备去前线,娃才生了20天,早上娃睁眼问:妈妈,你干嘛去?

这不是童话,是前几天发生的真事。

为什么现在英雄形象很难树立?

是大部分人理性了。

所以,在这个关口,真正智慧的人是尽量的避免成为英雄的,也就是越是危机时刻,越当缩头乌龟,因为那个位置,你站不住。

韩老师前些日子不是试了一把吗?

她那个体重,都站不稳!

蒋大为谈了谈农村歌手的事,被骂得出来道歉,何等的狼狈?

你惹谁不行?你惹朱之文。

朱之文是不需要发话的。

蒋大为说的不对吗?

很对!

其实,每个文艺工作者都是这么认为的,从艺术角度而言,朱之文就是唱的一般般,是因为他的身份缘故,让他成了名。

但是,不能称为歌唱家。

蒋大为,讲了实话。

对于还在看童话故事的群体而言,是不能讲实话的,大家都不说话,就你牛B?就你知道?就你看的清?

你给我闭嘴,你不闭是吧?

那我们帮你缝上!

那朱之文能否换个思路呢?

进城,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创新,甚至尝试别的风格,例如去唱山东小曲,从此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甚至在济南住起了别墅,出入都有保镖了。

不行!

那样,就黄了!

他一定要继续打扮的像农民,继续种地,继续练歌,就唱那么几首……

这样就可以衣食无忧,并且成为所有农村人的偶像,你看,那是我们自己人,谁敢欺负他,我们就敢灭了他。

不是没人走过我刚才说的路线,星光大道出来的阿宝,最初也是类似的路线,头顶白毛巾,决赛时唱的《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还配的交响乐,很是震撼,好听,过瘾!

阿宝后来尝试过不少风格,例如跟熊汝霖合唱《倾国倾城》,后来还尝试过摇滚乐,搞过农业重金属。

白搭了。

不如,他依然在山里放羊,搞抖音,然后动不动出去走穴,只唱一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足够了。

大家需要的只是你这个形象。

你不能进步!

为什么,很多真相,比我们高的人不愿意讲给我们听?

第一、我们真的听吗?

第二、我们是巨婴模式,动不动就炸。

也就没人愿意讲了。

我们只愿意听励志的故事,好的故事,动不动给谁封神,有影没影的封,有个跟我关系很好的读者,因为疫情初期我写的文章不符合她的判断,对我发了火,问我凭什么瞒报?难道就可以这样草菅人命吗?

我想了想,她是个老师,从小到大都在校园里,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我也别跟她争论了,没有意义。

您说的都对,我道歉,可以不?

你知道人们为什么喜欢喷人祸吗?

因为,天灾没法喷,大家都明白天灾是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只能是摊上了,认了,但是人祸不一样,既然是人造成的,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你别那么做是不是就不会闯祸了?

所以,只要遇到事,大家都异常的愤慨,因为有了“可以避免”这个前置条件,人们就无法接受人祸,你当初为什么不?

可是,你若是读过历史,你会发现。

人祸跟天灾一样,不可避免。

不仅仅不可避免,而是永远联系在一起,有天灾就有人祸,或者可以这么说,人祸是天灾的一部分。

理性的人,是理解这些的。

不理性的人,是理解不了这些的。

理解不了怎么办?

打滚,质问,你为什么不?

整个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出错,不断寻找解决方案的历史,只有巨婴才会幻想有一个完全不存在人祸的世界,那是上帝视角,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专注于寻找解决方案,比谴责更重要,也更艰难。

我再做个判断,这次疫情的最终解药,是疫苗!

不管你信不信,有一点已经是现状了,那就是星星之火已经燎原了,现在正式进入了“拼命”时代了,就看你运气如何,能不能得上,得上之后能否很快自愈,还有就是能否抢在病毒进入你体内之前先注射了疫苗。

真的指望大家蹲在家里把病毒控制住?

很难。

因为,大家终究要吃饭,要工作,要社交,今早我出门看了看,上班时间已经有堵车现象了……

我们要长大,长大的意思就是知道月亮有两面。

一面是我们看到的。

一面是我们看不到的。

还有,就是少看童话故事,那些没有意义,人性是多元化的,知道莫言的小说为什么很难选入课本吗?

因为,写的太好了。

学生,读不了。

要是莫言写赵武,也就是赵氏孤儿的主角,可能会这么写,赵武是赵氏小宗的老娘跟大宗的小叔子偷情生的,结果小叔子被逐出家门了,老娘怕惹火烧身就跑到晋王宫殿里躲起来并诬告赵家大宗谋逆,于是赵家大宗被满门抄斩,赵武长大以后继承了赵氏大小宗的家业。

这?

能行吗?

不是能行吗,而是这就是真实的故事,是赵武后代觉得这段历史不好听,于是编了个赵氏孤儿的段子,到现在还在拍电影。

我说的这个版本,就是最原始的版本,出自《左传》。

为什么不能按照原始版本去拍电影呢?

那没法拍!

乱了套,太黑暗了。

要拍成励志片,那就是从小逃命出来的,然后杀个回马枪,君临天下,王者归来……

健身房组织聚会,总喜欢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这种人简直就是玩这个的天才,这个东西必须真诚,你若是给人感觉不真诚就没法玩了,高手能做到两点:

第一、他能让大家相信他说的绝对是真的,至少是发自肺腑的。

第二、他能把自己想要传递的信息,完美地夹杂在回答里。

跟写文章是一回事。

我玩这个东西特厉害,我能套出很多人的秘密,当然,大部分秘密都是与SEX有关的,例如老公的特殊癖好之类的,从玩这个游戏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现在的夫妻,都比想象中的疯狂。

他们一般不问我类似的问题,因为知道我这种人无解,这就如同你问王思聪一个问题,你劈过腿吗?

王思聪心想,妈的,我就没合过腿。

撒谎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99句真的,一句假的。

但是,这句假的是最重要的,例如大家都传言我在暗恋一位空嫂,但是我为了传递出别样的信号,我会用问题反过来引导提问者,让他很好奇地问:健身房里,你有没有暗恋的人?

我回答,有。

然后,继续追问,是谁?或者说个特征。

我回答了一个,白衣天使。

一位护士。

有两个作用。

第一、大家打消了过去的猜测。

第二、会私下传递给护士。

当然,我回答的很真诚,基本没有破绽……

我问了一位平时跟空嫂屁股后面很紧的一个教练:你有没有把空嫂泡到手?

他想了想回答:感觉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问,什么意思?

他说,她高高在上,咱是什么身份?一个出大力的。

大家都喜欢一个女人,都觉得自己不配,这个时候,若是谁突然出手把这个女人给追上了,就成了众矢之的。

这点,我是懂的。

所以,我通过这个游戏,其实是告诉大家,我是清白的。

我跟空嫂关系很好,我算是她的心理医生,所以她的秘密我知道很多,一些是不为人知的,后来我曾经给过她一个建议,就是有机会可以写写这里面的故事,不一定非要以SEX为主题,可以写一些大家好奇的事,只是写事,例如有没有遇到一些危险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奇葩的客人?

肯定会火。

为什么?

凡是我们很少接触到的领域,只要有人能去展示,就会火。

因为,可以满足我们的猎奇心。

最近,国外一个黑帮老大火了,怎么火的?

他点评众多的黑帮电影,包括《教父》在内,以专业身份的名义去解读,彻底火了,任何一个在特殊领域的人,都可以成为内容网红,包括入殓师、乡村教师,甚至小鸡小鸭……

我们刚上网的时候,有篇X文特别火,写的非常真实,就是一个小伙写自己在洗浴中心工作的经历,写客人,写技师,写自己,写行业。

写的非常好。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网红,只是,你要知道自己的哪一面是独特的,这就如同我爹评价莫言:他写的那些事,有啥新鲜的?我们都经历过!

我爹说的,其实很对,莫言知道的,我爹都知道!

只是,莫言巴拉巴拉说个没完。

我爹没说罢了!(完,下面内容发重了)


儿子喜欢吃方便面。

 

特别喜欢吃。

 

甚至渴望顿顿吃……

 

我在书店,他给我打电话,问我能否帮他买包方便面?

 

我说,可以。

 

回家,我顺路去了趟超市,超市要求实名制,要么扫码,要么登记身份证信息,先是测体温,然后是往身上喷洒酒精。

 

进入。

 

方便面专区,品种很少了,只有白象的了,而且是以酸辣口味为主,否则也剩不下,好在有那种简装的面块,我买点这个就行,回家用锅一煮就OK。

 

结账外出时,有个大叔被困在门外了,他既不会扫码,也不记得自己的身份证信息,他是要买点香菜,晚上要煮羊肉。

 

他看我刚出来,问我一句:大兄弟,能麻烦一下吗?

 

我说,行。

 

我进去帮着买了一把。

 

其实,他就是要面子,人家保安已经暗示他了,就是可以编个,这么多身份证号码,你随便挑一个,变化一下后四位就可以了。

 

他不。

 

他给了我50块钱,香菜一共是14块2毛钱,我用现金结的,剩余的钱拿给了他,他开心得不得了,问我,你吃不吃?要不你拿点?

 

我说,不用,不用。

 

我去骑车,他也去骑车,又顺便聊了几句,他年龄不大,53岁,按理说应该是会玩手机的,我爹这个年龄都会……

 

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我又想起了那三个字:现代性。

 

有年,我去天津港提车,就是我最早买的那辆斯巴鲁STI,这个车比较小众,情怀车,车商也是个情怀大叔,有点类似抖音上的五道凯,没当生意,只当游戏,就是只进几款很小众的车型,大叔跟当地有家酒店签了协议价。

 

去提车的都住那个酒店。

 

五星级的。

 

我记得价格也很便宜,五六百块钱……

 

遇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

 

就是我进了电梯以后,按电梯没反应,有个位置提示CARD,我毕竟英语八级,这个我是懂的,意思是需要刷卡,我把卡放上去,没反应。

 

我进进出出三四次。

 

最终实在忍不住了,我去问了服务员,就等于咱承认咱是土老帽了。

 

服务员拿过卡来,从一个缝隙里插进去了。

 

类似ATM机。

 

我在那住了三天,几乎每天都遇到几个像我这么土的,那么我就觉得是电梯设计有问题,还有就是酒店提示做的不够好,因为咱土过,为了避免尴尬,每当遇到别人不会插的时候,我都教他们,应该这样。

 

帮大叔买完香菜,我就在想,等我们老了,会不会也被科技挡在门外?

 

完全有可能。

 

去年,我去深圳,特意体验了一把地铁,用的小程序扫码乘车,为此我都研究了半天,要是我爹我娘,那直接傻眼了,当然也可以拿现金换卡,只是没有这么便捷。

 

类似便捷的东西越来越多,例如深圳机场的自助安检通道,刷身份证就可以进入,咱不会用,只是傻傻的看着别人一刷就开了,咱过去一刷就不开,也不好意思问,干脆,去排人工通道吧。

 

这也是我经常谈的一个观点,教育一定要有现代性。

 

社会上一直都有一个流派,也就是民间私塾,试图让孩子去接受最纯粹的国学教育,不学英语,不用电子产品,甚至不看电视,避免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污染……

 

那?

 

连以后连超市都不会进!

 

孩子应该不应该玩游戏?

 

应该!

 

这是他们的时代属性,甚至你要陪着孩子一起玩,经常一群小朋友在我们家玩游戏,每个人拿一个手机,他们要组队之类的。

 

例如,小朋友之间也有他们的社交软件。

 

就是电话手表。

 

我们这边是县城,普及率不算很高,我儿子的这群玩伴里只有部分有,而去参加游学之类的呢?几乎全有。

 

也有群,也聊天。

 

使我又想起了,去年我在单位上班,同事问我包包在哪买的,多少钱?

 

我说,我在淘宝买的,100块钱。

 

她睁大了眼睛问:你也会淘宝?

 

仿佛在县城会淘宝是很前卫的一件事?我不仅仅会淘宝,我还是APASS会员呢,不过今年貌似被取消了,马云就这么势利,你消费额度达不到,要么就是你消费品位有下降,就取消你的会员资质。

 

为什么消费额度达不到了呢?

 

我媳妇不是在做传销吗?搞什么社交电商,她的消费都转移那上面去了,我发现很有意思,那个平台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新品牌,甚至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全是山寨,坚果品牌淘宝有三只松鼠,我媳妇他们品牌叫什么农人,也是瓜子核桃的都有,但是口感差距太大,还卖白酒,五粮液的,后面还带了三个字:绿豆酒。

 

那天,我还特意问了一句,这酒很贵吧?

 

我儿子过生日那天,我爹喝了二两,还喝醉了,走路掉沟里去了。

 

我媳妇说,几十块钱一瓶。

 

反正,这么说吧。

 

自从我媳妇搞了这个,我们家现在吃的用的全是八线杂牌,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人被洗脑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你随意问一个做微商的姑娘:你们的化妆品好还是雅诗兰黛好?

 

答案都是,他们的好!

 

最近,我又在玩网络游戏了,不过我对这些东西不怎么上瘾,纯粹是体验,进了一个玩家群,这个游戏是不断地开新区,但是还是固定的那些玩家,就是九个国家,哪个国家统一了全部就算结束,然后再次开区,我进入新区很快就玩进了TOP100,在新人里属于比较出色的,所以在群里还算是比较受尊重的,另外他们都是一群孩子,胡说八道的,我还发现一个问题,现在这些大学生,很少谈女生,都喜欢谈“基”,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趋势?

 

我对里面的高手都很尊重,一般都是用“您”,而且在加他们的时候,我都是先给发个200元红包,若是他们点了,都会第一时间退回,嫌大。

 

退回,我也收着。

 

我喜欢加两类,一类是玩的比较久的。一类是人民币玩家。

 

我觉得玩游戏跟赚钱是一个道理。

 

不难。

 

只要你决定去赚钱,就肯定能赚到钱,是过去你从来没琢磨过,只要你静下心来琢磨一下,那么就很容易产生格局式的变化。

 

核心在于两点:

 

第一、你决定变得强大。

 

第二、你愿意拜师。

 

师傅为什么愿意带咱?

 

又取决于两点:

 

第一、感受到了咱强烈的进取心。

 

第二、咱愿意付出真金白银。

 

我拜的两派师傅,给了我两套不同的建议,一套是纯时间玩法,用时间换金钱。一套是纯人民币玩法,用金钱换时间。

 

那我自己再去平衡就可以了,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只是体验,那我就要考虑我想要什么样的体验,该花多少钱?

 

他们会给我罗列方案,例如让我去买上几百个账号,单独拿出一台机器挂着,专门陪练一个号,等于几百个靶子养一个号,而人民币玩家则会给出另外一个建议,就是不如直接买他们的资源,也就是肉,他们养好了号专门供你练级的,300块钱把你送到顶级,他们更专业。

 

我玩了没多久,他们已经预测我未来会是这个区的大佬了。

 

我认为是必然的。

 

只是我想不想要而已。

 

大部分人不愿意拜师,因为这些高手玩家有个特点,说话很冲,作风很蛮横,仿佛不可一世,那么新手自动就跟他们对立起来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仇官仇富。

 

若是能主动拥抱官、富。

 

人才可能变得有钱……

 

你知道人家为什么有钱吗?

 

因为,钱是认知的变现,说明人家的认知比你高。

 

我会做笔记,做数据分析,还会跟这些大佬通电话,听他们的建议,你要坚信一点,一个资深高手哪怕玩一个新号,也很快再次成为高手的,咱为什么拜师于他们,就是借鉴了他们的经验,结合我们自身的条件。

 

在他们眼里,可能花300块钱都是大钱。

 

咱觉得无所谓,只是相当于3块钱而已,例如我提出要花300元买点肉练级,也就是那些专业养号的,几百个账号供你杀,师傅就觉得不可思议,你这不是浪费吗?300元,没必要的,你自己练就是了。

 

我认识的另外一个师傅,是上海的小伙,他去年玩游戏花了30万,每次语音我都喊他老师,他都急忙说,使不得,使不得,我才25呢。

 

我再解释一下,在山东,老师只是个称呼。

 

他则会从人民币玩家的角度给我一些建议,就是哪些钱花的是最高性价比的,毕竟他花钱摸索出了经验,跳过N个坑了……

 

花小钱玩游戏的,多是屌丝,甚至偷的钱,抢的钱,花大钱玩游戏的,多是真正的有钱人,只是他们的通货率与老百姓不同,例如我这个师傅,他可能花30万相当于我花了3千元,那么我也觉得没啥,我从侧面问过他,就是这个钱影响不影响你的生活质量?要不要问家里伸手?

 

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年轻版的懂懂?

 

其实我都挺佩服自己的,玩了一个月,从屌丝团就混进了精英军团,因为我跟高手不对立,反而对他们很温和,屌丝团骂人民币玩家都是QS,我现在才明白,是禽兽的意思,势不两立。

 

赚钱也是如此,你要知道身边谁是能赚钱的。

 

为什么你总觉得对方势利?

 

是你让他势利的!

 

我刚学球的时候,不少打球的也很势利,但是后来他们见了我都很温和,大不了咱请他吃顿饭就是了,接着就是一口一个兄弟叫着。

 

有次,我在微商圈认识了一位大姐大,我们临沂本地的,做微商的应该都熟悉,单身老娘们,很优秀,买了辆宾利,还拍抖音,开着宾利送外卖……

 

她很狂,她有句名言是什么?

 

谁优秀,我用谁。

 

就是大佬不是拿来崇拜的,而是拿来使用的,这个观点跟曾钧的差不多,曾钧说过一句,大人物使人变大,小人物使人变小。遇到优秀的人,不仅仅要跟着学习,更重要的是产生合作,产生链接。

 

哪怕只是1万块钱的合作,也是合作。

 

我认为,最大的弯就是这个弯,我们总是不由自主的跟比我们强的人对立起来,内心戏十足,总觉得他们在鄙视我们,例如宝马把我们超了,就觉得他是故意的。

 

昨天,我在群里分享过一段摘抄: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这可太真实了。我们宁肯避免与他们往来。相反,最为经常的是我们对和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改掉我们的弱点,也不希望变得更好,只是希望在我们的道路上受到怜悯和鼓励。— —阿尔贝加缪《堕落》

 

我们要觉察内心,把这个“BUG”给清理掉。

 

以后,谁比咱强,咱粉谁,不恨他了!

 

只要把这个BUG去掉了,赚钱并不难,也别总是外求,例如本地这些娘们,动不动跑广东去参加什么微商大会去了,她们的思路是对的,跟着优秀的人去创业,但是跟错了,这个优秀的人的优秀就是以收割她们为前提的,何必跑那么远,县城里年入百万的不一抓一大把吗?哪个没有资格给你当师傅?

 

有师傅,你看不见。

 

那才是眼瞎!

 

一说眼瞎,我就想起了昨晚媳妇在给儿子读故事,讲《格林童话》,对于我儿子而言,这些童话就LOW了,毕竟我儿子都已经读完《三体》与《哈利波特》了,我旁听了一会,媳妇读到了灰姑娘穿水晶鞋。

 

我在想,为什么我读的版本跟你们读的不一样?

 

我读的灰姑娘是个心机婊,为了穿上水晶鞋,把脚砍去了半截,因为流血不止,又引来了一只鹰,啄瞎了她的眼。

 

我读的是原始版本。

 

你们读的,是巨婴版本。

 

你要坚信一点,只要是世界级的名著,不管是童话故事还是诗歌,都是人性大作,人性大作的前提是什么?

 

立体,深刻。

 

而不是扁平。

 

扁平的意思就是非黑即白。

 

汪曾祺有部小说叫《受戒》,一个出家的小和尚,逍遥自在,关键是也摇曳着读者的心境,里面的三师父还说过这么一句话:姐儿长得漂漂的,两个奶_子翘翘的;有心上去摸一把,心里有点跳跳的。

 

我觉得写的真好!

 

直白、男人。

 

包括之前我在文章里介绍的那些陕北的信天游,我觉得只有那么直白才符合民风,你非给拔高,就没味了,阿宝唱的那个?

 

那是枣糕!

 

不是馍馍,枣糕是过年供给神灵的,馍馍是日常充饥的。

 

真正的格林童话是很黑暗的,人性大作,跟我们看的宫斗剧没啥区别,甚至有很多变态的情节,美人鱼不就是个变态吗?

 

类似的还有《一千零一夜》,这个更黄更暴力。

 

我们看的?

 

都是改良版。

 

我们最熟悉的应该是阿拉丁神灯,在原著中,是巫师忽悠阿拉丁,让他去洞穴里偷走一盏油灯,阿拉丁得到油灯后,不小心从灯中释放出一个精灵,于是引发了一系列神奇之事,阿拉丁的每一个愿望都得以实现,但是,原著的结局是悲剧,就是他跟这个精灵撕了,分了。

 

当然,我觉得优化了很好。

 

孩子们渴望童话故事,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就可以看真实的故事了,毕竟成年人是教不坏的,我们已经有自己的价值观,相反,今天你再去看那些童话式的新闻,就觉得很出戏,例如有报道,某护士准备去前线,娃才生了20天,早上娃睁眼问:妈妈,你干嘛去?

 

这不是童话,是前几天发生的真事。

 

为什么现在英雄形象很难树立?

 

是大部分人理性了。

 

所以,在这个关口,真正智慧的人是尽量的避免成为英雄的,也就是越是危机时刻,越当缩头乌龟,因为那个位置,你站不住。

 

韩老师前些日子不是试了一把吗?

 

她那个体重,都站不稳!

 

蒋大为谈了谈农村歌手的事,被骂得出来道歉,何等的狼狈?

 

你惹谁不行?你惹朱之文。

 

朱之文是不需要发话的。

 

蒋大为说的不对吗?

 

很对!

 

其实,每个文艺工作者都是这么认为的,从艺术角度而言,朱之文就是唱的一般般,是因为他的身份缘故,让他成了名。

 

但是,不能称为歌唱家。

 

蒋大为,讲了实话。

 

对于还在看童话故事的群体而言,是不能讲实话的,大家都不说话,就你牛B?就你知道?就你看的清?

 

你给我闭嘴,你不闭是吧?

 

那我们帮你缝上!

 

那朱之文能否换个思路呢?

 

进城,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创新,甚至尝试别的风格,例如去唱山东小曲,从此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甚至在济南住起了别墅,出入都有保镖了。

 

不行!

 

那样,就黄了!

 

他一定要继续打扮的像农民,继续种地,继续练歌,就唱那么几首……

 

这样就可以衣食无忧,并且成为所有农村人的偶像,你看,那是我们自己人,谁敢欺负他,我们就敢灭了他。

 

不是没人走过我刚才说的路线,星光大道出来的阿宝,最初也是类似的路线,头顶白毛巾,决赛时唱的《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还配的交响乐,很是震撼,好听,过瘾!

 

阿宝后来尝试过不少风格,例如跟熊汝霖合唱《倾国倾城》,后来还尝试过摇滚乐,搞过农业重金属。

 

白搭了。

 

不如,他依然在山里放羊,搞抖音,然后动不动出去走穴,只唱一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足够了。

 

大家需要的只是你这个形象。

 

你不能进步!

 

为什么,很多真相,比我们高的人不愿意讲给我们听?

 

第一、我们真的听吗?

 

第二、我们是巨婴模式,动不动就炸。

 

也就没人愿意讲了。

 

我们只愿意听励志的故事,好的故事,动不动给谁封神,有影没影的封,有个跟我关系很好的读者,因为疫情初期我写的文章不符合她的判断,对我发了火,问我凭什么瞒报?难道就可以这样草菅人命吗?

 

我想了想,她是个老师,从小到大都在校园里,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我也别跟她争论了,没有意义。

 

您说的都对,我道歉,可以不?

 

你知道人们为什么喜欢喷人祸吗?

 

因为,天灾没法喷,大家都明白天灾是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只能是摊上了,认了,但是人祸不一样,既然是人造成的,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你别那么做是不是就不会闯祸了?

 

所以,只要遇到事,大家都异常的愤慨,因为有了“可以避免”这个前置条件,人们就无法接受人祸,你当初为什么不?

 

可是,你若是读过历史,你会发现。

 

人祸跟天灾一样,不可避免。

 

不仅仅不可避免,而是永远联系在一起,有天灾就有人祸,或者可以这么说,人祸是天灾的一部分。

 

理性的人,是理解这些的。

 

不理性的人,是理解不了这些的。

 

理解不了怎么办?

 

打滚,质问,你为什么不?

 

整个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出错,不断寻找解决方案的历史,只有巨婴才会幻想有一个完全不存在人祸的世界,那是上帝视角,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专注于寻找解决方案,比谴责更重要,也更艰难。

 

我再做个判断,这次疫情的最终解药,是疫苗!

 

不管你信不信,有一点已经是现状了,那就是星星之火已经燎原了,现在正式进入了“拼命”时代了,就看你运气如何,能不能得上,得上之后能否很快自愈,还有就是能否抢在病毒进入你体内之前先注射了疫苗。

 

真的指望大家蹲在家里把病毒控制住?

 

很难。

 

因为,大家终究要吃饭,要工作,要社交,今早我出门看了看,上班时间已经有堵车现象了……

 

我们要长大,长大的意思就是知道月亮有两面。

 

一面是我们看到的。

 

一面是我们看不到的。

 

还有,就是少看童话故事,那些没有意义,人性是多元化的,知道莫言的小说为什么很难选入课本吗?

 

因为,写的太好了。

 

学生,读不了。

 

要是莫言写赵武,也就是赵氏孤儿的主角,可能会这么写,赵武是赵氏小宗的老娘跟大宗的小叔子偷情生的,结果小叔子被逐出家门了,老娘怕惹火烧身就跑到晋王宫殿里躲起来并诬告赵家大宗谋逆,于是赵家大宗被满门抄斩,赵武长大以后继承了赵氏大小宗的家业。

 

这?

 

能行吗?

 

不是能行吗,而是这就是真实的故事,是赵武后代觉得这段历史不好听,于是编了个赵氏孤儿的段子,到现在还在拍电影。

 

我说的这个版本,就是最原始的版本,出自《左传》。

 

为什么不能按照原始版本去拍电影呢?

 

那没法拍!

 

乱了套,太黑暗了。

 

要拍成励志片,那就是从小逃命出来的,然后杀个回马枪,君临天下,王者归来……

 

健身房组织聚会,总喜欢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这种人简直就是玩这个的天才,这个东西必须真诚,你若是给人感觉不真诚就没法玩了,高手能做到两点:

 

第一、他能让大家相信他说的绝对是真的,至少是发自肺腑的。

 

第二、他能把自己想要传递的信息,完美地夹杂在回答里。

 

跟写文章是一回事。

 

我玩这个东西特厉害,我能套出很多人的秘密,当然,大部分秘密都是与SEX有关的,例如老公的特殊癖好之类的,从玩这个游戏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现在的夫妻,都比想象中的疯狂。

 

他们一般不问我类似的问题,因为知道我这种人无解,这就如同你问王思聪一个问题,你劈过腿吗?

 

王思聪心想,妈的,我就没合过腿。

 

撒谎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99句真的,一句假的。

 

但是,这句假的是最重要的,例如大家都传言我在暗恋一位空嫂,但是我为了传递出别样的信号,我会用问题反过来引导提问者,让他很好奇地问:健身房里,你有没有暗恋的人?

 

我回答,有。

 

然后,继续追问,是谁?或者说个特征。

 

我回答了一个,白衣天使。

 

一位护士。

 

有两个作用。

 

第一、大家打消了过去的猜测。

 

第二、会私下传递给护士。

 

当然,我回答的很真诚,基本没有破绽……

 

我问了一位平时跟空嫂屁股后面很紧的一个教练:你有没有把空嫂泡到手?

 

他想了想回答:感觉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问,什么意思?

 

他说,她高高在上,咱是什么身份?一个出大力的。

 

大家都喜欢一个女人,都觉得自己不配,这个时候,若是谁突然出手把这个女人给追上了,就成了众矢之的。

 

这点,我是懂的。

 

所以,我通过这个游戏,其实是告诉大家,我是清白的。

 

我跟空嫂关系很好,我算是她的心理医生,所以她的秘密我知道很多,一些是不为人知的,后来我曾经给过她一个建议,就是有机会可以写写这里面的故事,不一定非要以SEX为主题,可以写一些大家好奇的事,只是写事,例如有没有遇到一些危险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奇葩的客人?

 

肯定会火。

 

为什么?

 

凡是我们很少接触到的领域,只要有人能去展示,就会火。

 

因为,可以满足我们的猎奇心。

 

最近,国外一个黑帮老大火了,怎么火的?

 

他点评众多的黑帮电影,包括《教父》在内,以专业身份的名义去解读,彻底火了,任何一个在特殊领域的人,都可以成为内容网红,包括入殓师、乡村教师,甚至小鸡小鸭……

 

我们刚上网的时候,有篇X文特别火,写的非常真实,就是一个小伙写自己在洗浴中心工作的经历,写客人,写技师,写自己,写行业。

 

写的非常好。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网红,只是,你要知道自己的哪一面是独特的,这就如同我爹评价莫言:他写的那些事,有啥新鲜的?我们都经历过!

 

我爹说的,其实很对,莫言知道的,我爹都知道!

 

只是,莫言巴拉巴拉说个没完。

 

我爹没说罢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2-27

导读:那个在广西做传销的妹子回来了。 不知是满载而归还是铩羽而归? 在微信上来了一句:董老师,您忙不? 我说,不忙。 她问,能推荐支股票吗? 我说,不能。 她说,都说有一波政策牛市。 我说,我不知道呢! 她说,你推荐支吧,亏了我也不怪你。 我心想,才怪!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