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3-03

2020-03-03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3-02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3-02

导读:下午,我去买菜。 店里不忙。 跟老板娘聊了几句。 我问,生意如何? 她说,凑合。 我问,若是只卖菜和水果,是不是轻松一些? 她说,那不赚钱! 这还是使我很意外,因为她家的核心卖点就是菜和水果,这两样竟然是不赚钱的,甚至动不动就亏损…… 是指望这些

那时,我还在跟着教练学球。

算是菜菜鸟。

看谁都很厉害……

有位大哥,50岁左右,打的很好,本地人有外地口音,应该是常年在外工作,行头很是朴素,有点像种地的农民,甚至没有件像样的球衣。

一来二去,熟悉了。

偶尔,也一起双打,在配合过程中,我发现他不是很好相处,因为他对失误不包容,咱是新手,肯定是失误频频,他就会有情绪,给脸色,甚至有次用球拍拍了我的背,我是比较包容的,觉得是咱做错了,比较内疚。

还有,就是他记忆力非常好,场上最容易争论的就是比分,毕竟没有裁判,总是有记错的时候,他就会很生气。

他总是记得很准。

有时,我就在想,多亏不是跟他一起生活,否则太累了,因为他时刻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你看他很少笑,大部分时间都是生闷气的状态。

在我看来,属于负能量。

我要远离。

尽量的避免跟他一起打球。

又一次,我对他印象更深刻了,算是好转,场边休息时,我送了他一瓶红牛,他接过去后问:这一瓶多少钱,我给你。

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我说,送你的。

他说,那谢谢。

我对他稍微懂了一些,这思维模式,有点像老外,一根筋。

再后来,我对球馆里的一些人与事更了解了一些,那时馆长经常喊我喝酒,馆长无意就提到了这个红牛大哥,大体意思是免了他的球卡,因为他生病了,花了不少钱,很不容易,一直在国外工作。

我又联想了很多,觉得对上号了,例如他头发稀疏,应该是药物的副作用,不能剧烈运动,所以他总是打养生球,基本不杀球……

那我对他也就多了一些包容。

见了面,主动招呼。

他这种性格,很难有朋友,因为他不仅仅对自己苛刻,对别人也是如此,好在我不大在意别人说什么,例如他批评我之类的,我呵呵一笑就过去了,根本不往心里去,毕竟骂我的人多了,我也就麻木了,单纯的“骂”是很难刺激到我了。

昨晚我还发了条朋友圈:每年有数以万计的自媒体人崛起,但最后,只有阅历丰富、人格饱满,又经得住骂的,活了下来~

你若是采访那些新的自媒体人,问他们,你怕骂吗?

个个都把胸脯拍的山响。

因为,假设只是假设。

真被骂了也就毛了,这一关看似很简单,大家的理论是什么?咱都赚了那么多钱,让人骂两嗓子怎么了?

对,不错!

只是,你招架不住!

后台留言骂我的很多,我只是偶尔会放那么一两个,也算是对父母以及兄弟姐妹的压力训练,有时我放一个出来,他们马上就会在微信上问我:你得罪人了?

我一脸懵逼?

我哪天不得罪人?!

需要训练他们,让他们慢慢适应,提高阈值,当他们全部适应时,我就只放黑的,那才有意思。

在一些心理类的课堂上,老师往往会采取很极端的讽刺打击挖苦来击垮一个人的防线,从而建立绝对信任,你头上毛不多,就喊你秃驴,反正什么恶毒说什么,你平时是一个打扮很有风度的人就让你穿上流浪汉的衣服去乞讨,这个衣服不是在淘宝买的,就是去跟流浪汉换的,最初的教练技术就玩这些,而且是搞真的,把棺材都拉到课堂里了,知道为什么教练技术一直都在南部山区搞了吗?

若是在市区,早取缔多少次了。

太疯狂了!

我媳妇那一期有个同学,就是我们小区的,平时去济南上课都是他开车拉着我媳妇,他是被他爸传去的,这哥们是真有钱,有辆法拉利,当时他也愿意接受挑战,老师开启了机关枪模式,他一拳就把老师KO了,滚你妈的……

被开除了。

后来,应该是家人带着去道歉了,留级了。

后续,我没有跟踪。

牛哥算是这个领域的资深玩家了,对这个圈子很熟悉,牛哥经常跟我讲里面的一些事,牛哥的观点是:再牛B的人也有心智不健全的一面。

就是你别看他在台上衣冠楚楚。

真放到这里面,立刻被扒个精光,而且是格外的狼狈。

他们的宗旨是让你深刻认识自己。

我觉得,上完课的人有没有深刻认识自己不知道,至少我深刻认识到了我媳妇,哇,原来你的思维模式这么简单,去接她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在台上大吼大叫,跟疯了一般,说她要自由,她要飞翔,要全新的自我,设立三个月计划,三年计划,十年计划。

20万块钱,算是白扔了。

涛声依旧了!

让你承诺能感召几个人来上课,我媳妇不知道承诺了几个,反正一个5万,她自己又交了15万买了三个名额,后来传了我一个读者去上课,还有两个名额没退回来,倒闭了。

被我媳妇传去的那个读者,也被洗的很彻底。

来找我们的时候,嗓子都喊哑了,说感谢我媳妇给了他重生的机会,回头看看自己30年走的路,完全是浑浑噩噩,终于找到自己了。

原本是摇滚式的披肩发,理成板寸了。

蜕变不?

后续?

也没跟踪,其实他课也没上完,倒闭了!

说的直接一点吧,就是我旁观了济南那些朋友,几乎是全部上过,有变化吗?

几乎,每个都是蜕变。

是教练技术的绝对支持者,蝉禅也是里面的元老,你看他会送员工、代理去参加教练技术培训,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洗一遍,绝对同频!

蜕变呢,是个中性词。

有点类似网络游戏里的洗属性,例如武力、坚韧、智力、敏捷,一共100分,原先是各25分,经过药丹一洗,可能武力变成了80分,另外三项加起来20分,那么对于以武力作为触发技能的角色而言,这就是最完美的属性。

上完教练技术后,或是勇敢了,或是懦弱了,或是落地了,或是虚无了,各有例子,甚至有的人落地的很吓人,有个高高在上的角色,已退休,上完课后去干房产中介去了,过去他是时刻坐在主宾位置上的那个人,这落差大不?

还有一个人,过去跟我差不多,有着自己的一方领地,上完课后整个人见了谁都是瑟瑟发抖,就是武功被废了的感觉,教练技术是推荐制,乃至他上完了课,没有人承认推荐过他,最终一致结论是他自己去上的。

为什么没人推荐我?

有的,可能不屑。

有的,可能不会。

怕我翻脸……

后来,据说,私下里,他们给我贴的标签是,懂懂太懦弱,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为了下决心让我媳妇把我拉下水,给我媳妇种的心锚是:你老公不相信你,若是相信,你让他来上课,他绝对来。

基本上是这样的,父亲上了儿子上,老公上了老婆上。

还有一个说法,就是不想要老婆了,让老婆去上课,因为在那里,人人心都是相通的,所以一定会恋爱的。

不知道我媳妇有没有恋爱,咱没好意思问过。

至少我知道,牛哥、蝉禅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他们都属于里面很清醒的人,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具有分辨力。

只是工具。

修心,看自己,看他人。

我看那些“准备上课”的人,很有意思,一般都有个送行仪式,几乎每个人去的都不情愿,甚至就是为了验证是个骗局,坚信自己不会被洗脑。

最终?

都成了最坚定的推广者。

我若去了?

肯定一大批读者也被我洗去了,我跟牛哥深谈过这个话题,牛哥认为,春风得意的时候是不能治病的。

你本身好好的,你治什么?

好眼容易治瞎了。

牛哥对教练技术的定义就是久旱后的一阵暴雨。

很过瘾,但是不解渴。

更应该上的课是那种和风细雨,润物细无声,一下一夜,地湿得透透的,这种课程可能没有风,没有雨,老师很平静,学员很平静,没有哭,没有笑,甚至没有热烈的掌声。

我算是唯一的幸存者。

还有一点,我媳妇当时为了拉我去上课,带了一群人来,包括教练,有个教练还加了我微信,她没洗了我,反而是喜欢上了我们这个地方,动不动就往我们这边跑,有时告诉媳妇,有时不告诉。

后来把我删除了。

前段时间又加上了,给我发了一通话:我爱上你便只能删了你,放下你你就在我身边,算起来我也是被拒绝的那个,拉你上课也是个幌子,你给我上课还差不多。

女教练这个桥段是我编的,别往心里去。

扯远了。

继续红牛大哥。

突然,红牛大哥消失了。

消失后,球馆里两个声音,一类认为可能出国工作了,一类认为可能没了。

认为没了的,更占主流。

原来的那个球馆换老板了,本地又开了一家高大上的球馆,在当时就算最好的,当然放到今天又算一般的了,毕竟我们这边现在有赛事级的了。

有天,打完球,我准备上车。

我意外地遇到了红牛,整个人气色非常好,脸很红润,关键是一头乌黑的头发,就像那刚浇过尿的韭菜,长势很是强劲。

他在门外徘徊。

因为进门需要卡,他没有。

他日子过的很紧张,也不可能临时办张卡,我们这里卡都是按年收费的,不限次,不限场地。

他在等大学里的一位老师。

那位老师很善良,很有爱,应该是计划送他几张体验卡,这些体验卡都是比赛时的赠品。

我问红牛大哥,你打多久?

他说,也就是一个月。

我说,这样,我有张年卡,送你了。

他说,我不要。

我说,你用完再还我。

他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就把名字告诉了他。

我真的有两张年卡,我自己办了一张,朋友送了一张,我还想起了一件事,有次球馆经理过去查卡,问我有没有卡,我说我有卡,我去一般不需要刷卡,因为我是全勤状态,比管理员还勤,他问我有没有,我说我有,我觉得就可以了,非让我拿出来,我说我不仅仅有,我还有两张呢。

球馆经理来了一句:就你有钱,就你牛B。

他以为我侮辱他。

其实,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有两张。

是他曲解了我的意思。

我就把卡给了红牛大哥,有些事,咱哪怕知道也不能问,例如我不能问问你病好了吗?也就没聊这个话题,他只是说了一句,我觉得你跟别人不大一样,我问你个问题可以不?

我说,可以。

他说,我收留个非洲儿童,在这边上学,你觉得可行不?

我说,不可行!

他问,你说说你的看法。

我说,中国是没有种族歧视的,不是因为中国人胸怀宽广,而是因为我们没有接触过外族,你真的把非洲儿童弄来上学,他从小到大都会遭到歧视,北京可以,上海可以,但是也仅限国际学校,县城?至少50年内还实现不了不歧视,胸怀宽广的前提是持续的和平富足稳定,这一点济南青岛都还不行,别说县城了。

他说,谢谢你。

其实我也很开心,他能问我这么高深的问题,说明我在他心目中很高大!

别说非洲人了。

腊月二十九,我前面还有辆改了颜色的跑车,湖北牌照的,当时还略嚣张,炸了炸街,后来?

有后来吗?!

他敢开出来吗?

别把我们想的太包容?我们就是农村人,农村人别说对外人了,对自己人都很狠,村长现在也流行微信治村,大喇叭也不用了,天天直接在群里发语音,前几天我看发了一组照片,本村从外省回来的,大门都被反锁了。

反锁的意思就是人在里面,锁在外面。

对于混血儿,我是略知一二的,我们有个朋友叫绿箭,做矿砂的,港口这类公司特别多,但是真做这个业务的少,以这个业务撸贷的多,某个写字楼,半数是干这个的,有的皮包公司都能负债1.8亿,这里面有个BUG,就是船到了咱这边码头,银行就可以替你支付货款,你卖了以后再还银行贷款,但是,卖是比较慢的,有人就开始玩资本游戏,想挪用这笔钱,怎么玩呢?砂到港口后接着低价卖,等于把贷款直接套出来了……

这种还是比较有良心的,若是拿这个钱去搞了房产开发之类的,最终都能平步青云,就怕钱挥霍了或放贷了,还不上了,炸了,山东有个很有名的食品类商标,全国驰名商标,也因为这个玩法把自己砸进去了,现在一搜法人的名字,全是各类判决书,当年多么春风得意的一个人。

真正的高手就是一船多押,1个亿的矿砂能贷出几个亿,最有名的就是“德正系”,接近20家银行被牵扯进去,后来宣判了,罚都罚了30亿。

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

扯远了。

因为业务关系,绿箭谈了个大学生,老家是哥伦比亚,母语是西班牙语,当时在青岛留学,一来二去,就让绿箭哄着生了孩子,哥伦比亚是承认双重国籍的,这个孩子就是双重国籍。

绿箭这个女朋友本身是欧印混血,不是她,是她祖上。

再跟绿箭一混血。

这孩子就有点陶瓷的感觉,你说黑吧,不黑,你说白吧,不白,而且有雀斑,不知道为什么,混血儿普遍更像外国人。

绿箭这个女朋友心也很大,毕了业,生了娃,回国了,也很少联系,等于送了个孩子给绿箭,绿箭把这个孩子落到了自己家里,绿箭本身是有家庭的,老婆不同意也没办法……

什么是善良?

善良有两类。

一类是迫于压力。

一类是内心觉醒。

你看,我们为什么对BOSS那么善良?你见谁大声跟BOSS说过话?永远都是是是,你看我这么牛B,仿佛是个刺头一般,我见了BOSS也是低头哈腰的,跟电视上演的汉奸没区别。

什么人才有资格让别人对自己善良?

有威慑力和伤害(精神/物质/肉体)对方的能力!

BOSS对我们也很善良。

那是他的基本修养!

咱外人会觉得,绿箭的媳妇活的真窝囊,替另外一个女人养着孩子,这是咱自己这么认为的,自媒体群上,我认识了一位写女权论的写手,她粉丝非常多,提出的观点就是女人要经济独立、精神独立,跟男人要对等之类的,不要活成了男人的附属品。

我问她,你觉得这些能改变人吗?

她说,改变不了,吸引的多是同类,而且同类多把自己活成了单身,还有一点,就是我现在渐渐的明白了,每个人其实都活在自己的宿命里,我们觉得她们那样是愚昧的,是痛苦的,其实却是她们最舒服的姿势,每个人都在继续着她的宿命,不该去唤醒,而是应该让一切继续下去,老子说道法自然,什么意思?就是万物是什么样子,道就是什么样子,不干涉,顺其自然,能在一起就说明是幸福的,真痛苦也就离婚了。

她是通透的,但是她不能这么写。

这也是我以前阐述过的观点,很多大V其实都是刻意降维,只是迎合读者而已,其实这不是他们内心的声音。

道法自然的另外一层含义是什么?

喜的就应该让它喜。

悲的就应该让它悲。

一切都是万物自然而已,中性的。

死与生,是一样的。

可是,我们总是容易同情心泛滥,泛滥的根源是什么?

是自怜的映射。

你无力发展自己,却又充满着拯救欲,你的重心永远在别人身上,昨天可怜流浪汉,今天可怜家暴女,我们为什么同情,是觉得他们“运气”不好,其实呢,并非如此,更多的是
他和他的族群、前辈的选择带来的结果,是必然的。

我们要让自己逐步冷血起来,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流浪的让继续流浪,炫富的让继续炫富,这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生态,你不能见到狮子扑杀羚羊就给救下来,这样狮子也就灭绝了。

这是他们各自的宿命!

绿箭跟别人生了个雀斑,要是一般的爹,肯定气死了,他爹不,他爹觉得儿子真牛B,竟然给生了个洋娃,绿箭媳妇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生气,还有一点,总觉得国外的女人跟自己不是一类人,不构成威胁。

就拿当自己的孩子了。

雀斑若是说普通话,还是可以接受的。

一张嘴,地道的土话。

很违和。

最初在公办小学,就是那个问题,他因为长相问题,成了全校名人,不过不是什么好名,给他起绰号,杂种。

后来去了私立学校。

情况差不多。

最终送到了城阳那边封闭式寄宿学校,那边就好一些了,因为本身就不少外国人在那边,特别是韩国的。

说起来,孩子应该读初中了。

绿箭这家伙就挺能闯荡的,在我们县城,一提起国外的能人,欧洲就是刘胜,美洲就是绿箭,他家大太太生的老二就是去美国生的,当时是为了躲政策,我问过他,后悔不?

他说,后悔,后续太麻烦了。

这哥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内,有半数时间在美国或加拿大,这两年主要做牛油果,说是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其实都是来自墨西哥,为什么不说墨西哥?

品牌不行。

一说美国进口的,哇,高大上。

他合作的那个品牌叫:Mission,我看也不少微商在卖,我媳妇还天天吃呢,我吃过,不好吃,我从来不迷信任一神奇的水果或食材,牛油果在国内为什么火?

第一、健身群体先兴起的,教材上就这么教的。

第二、养生群体在吹捧,什么不饱和脂肪酸含量高。

我问过绿箭。

绿箭说,跟吃个苹果有什么区别?你知道老外的健身教材上为什么让吃牛肉让吃牛油果不?不是因为这些真的营养,而是这是最常见的食材,单纯从蛋白质补充而言,猪肉跟牛肉没有任何区别。

这些,我都信!

从去年冬天到现在,他就没回来,一直在美国,应该也是回不来了,停航了。

我看美国也爆发疫情了。

关心关心他吧。

我问,那边情况如何?

他说,没啥反应。

我说,不是都在抢食物吗?

他说,没有那么夸张,你看一点就行了,微博上那些真的在美国的,基本没啥反应,发这些信息的基本都是人在国内的,家里也是天天问,我跟他们解释N遍了,这边什么事没有。

我问,有戴口罩的吗?

他说,基本没遇到,美国人心比较大,从上到下都认为不过是流感,接受的教育就是多洗手,不需要戴口罩,该旅游的旅游,该度假的度假。

我说,有后悔的那天。

他说,你要这么想,若是最终他们也度过了呢?是不是也值得我们思考?

我说,是的,所以,现在不能说谁做的更对。

他说,美国这边不可能采取我们那样的政策,因为老外比较现实,只看经济账,GDP与人类寿命是挂钩的,1%的GDP倒退相当于人均寿命减少10天。

我说,除了我们,哪个国家都没有这个动员力与凝聚力。

他说,这是肯定的,最终就是真的全面爆发了,也只能是赌命,就看谁运气更好,前天我还遇到有学校组织春游。

我问,会不会因为这次疫情而导致华人受歧视?

他说,欧美应该都还好,落后国家不好说,因为理解病毒是偶然的、随机的是需要一定的境界的,最可能排斥的应该是我们周边国家,地图上面的,下面的,穷就会导致愚昧,歧视归歧视,排斥是比较难的,因为华人在这些地方的实力是没得说。

我问,去年美国爆发的大流感,有没有可能就是这次肺炎?

他说,一直都有这个说法,也不排除可能性,他们貌似觉得是我们国内大惊小怪了,包括这边医院也没有所谓的发热门诊,感觉他们活的稀里糊涂的。

如今,全球高度一体化。

即便国内把病毒完全控制了,消灭了,清零了,最终还是会有输入,因为国际航班飞个不停,最终的状态应该是学会人类与病毒和谐相处。

不要过于恐惧。

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

该怎么工作怎么工作。

我不知道大家观察过身边人没有,有钱人生活的普遍小心、谨慎,但是在这类疫情问题上,反而很大胆,该出去溜达溜达,该出去工作工作。

没有太大的影响,甚至有个大V借这个机会把北京城逛了一圈,等于独享了这一片风景。

恐惧的群体是什么人?

我爹这样的!

我爹这样的人呢,该恐惧的时候不恐惧,例如闯红灯、不系安全带,这些他们认为无所谓……

马云坐后排都是系安全带的。

我们总说A股是不成熟的证券市场,若是足够成熟,为什么不取消涨停板限制?为什么不允许做空?

记不记得我写过一句话:政策干预是保护散户的。

不用说别的,倘若让所有股民可以买卖美股?

多数人亏的连裤衩都不剩!

一线城市的房价一直都在管控,大家很生气,为什么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咱不能把手拿开,交给纯市场?

若是真交给纯市场,上海房价能炒到50万一平,但是,你放心,崩盘的时候,一定是老百姓血本无归。

资本游戏那才是真正的高智商游戏。

高智商对低智商是绝对碾压的。

管控的是什么?

这些高智商对低智商的屠杀。

你为什么很生气?

你觉得那些高智商的都是SB,你想去收割了他们……

初生蠢驴不怕虎?

最近,跟我倾诉最多的就是两类:

一类,家人网络赌博了。

一类,最近炒股爆仓了。

今天遇到了一个最神奇的,输了储蓄之外,借贷100万,现在还剩10万,问我周一要不要割肉?

我推测,应该是高杠杆配资追了半导体。

有些东西,是真的可以要人命的,当你负债足够多时,跳楼就成了选项之一了,这是一个读者跟我倾诉的,不仅仅跳楼是,盗抢也是,我们总觉得有些东西是无价的,什么都是有价的。

我问你,你冲马桶的时候在意过水吗?

至少我从来没在意过。

无所谓的事。

我去芬兰时,义乌的那个少妇问我这个问题。

我依然是这么回答的。

后来她问我,倘若按一下10块钱呢?

我没有感同身受,所以也没在意,认为她有些过了,我这个大男人你都能包得起,还在意那几十块钱?

一直到有一天,我搬进高大上的写字楼,物业费2.5元/平,而我们这边最好的小区也不过1.4元/平,电费比民用电贵3倍,我依然觉得无所谓,差不了多少钱,最有意思的是,我们同层楼,几乎没有舍得开空调的,电费非常贵,大家为了省电几乎每家都是开着门。

我觉得他们是穷才这样,我呢,中央空调全天候……

后来,我也把门打开了!

怪不得义乌那女人骂我:你呀,就嘴硬!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3-04

导读:皮卡群上喊救援。 骚包喊的。 晒了一组照片,带妹子下河,掉泥里了。 他可能是顺着车辙走的,前些日子没有问题,下面都是冻土,现在已经化冻了,进去就是死死的,越折腾越深。 还带了俩妹子。 妹子看年龄也就是20岁左右,其中有个还穿了一件大鹅,腿真细,在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