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3-04

2020-03-04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3-03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3-03

导读:那时,我还在跟着教练学球。 算是菜菜鸟。 看谁都很厉害…… 有位大哥,50岁左右,打的很好,本地人有外地口音,应该是常年在外工作,行头很是朴素,有点像种地的农民,甚至没有件像样的球衣。 一来二去,熟悉了。 偶尔,也一起双打,在配合过程中,我发现他

皮卡群上喊救援。

骚包喊的。

晒了一组照片,带妹子下河,掉泥里了。

他可能是顺着车辙走的,前些日子没有问题,下面都是冻土,现在已经化冻了,进去就是死死的,越折腾越深。

还带了俩妹子。

妹子看年龄也就是20岁左右,其中有个还穿了一件大鹅,腿真细,在北方很少有这么细的腿……

群上就有人调侃:咋了?不行了?双飞累着了?

我们小区突然又封闭式管理了,车子只能出不能进,我开出去就回不来了,关键是我跟骚包不熟悉,他属于小青年,我属于大叔,另外我觉得他的生活也太社会,跟我不是一类人,不是在跳就是在摸,还喜欢发视频,把人家小姑娘光着腚的视频都给发群上了,虽然咱也喜欢看,但是觉得不合适,还喜欢打牌,桌子上一摞一摞现金的那种,貌似整个春节就没停过。

发图发视频,也不避讳。

不光是皮卡群这样,宝马群更是如此。

你能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原来年轻人的颓废生活是这样的,永远都有妹子陪伴,而且是妹子追在屁股后面,很多妹子怎么泡帅哥?就是在抖音上关注同城的,谁有好车私信谁,既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为什么不找个有钱的呢?

骚包陷车是下午2点的事。

下午5点多,老罗给我打电话,问我有空不,过去拽他一下,他去救援也陷了,除了他,还有一辆也陷了。

我说,我的绞盘拉不动你。

他说,我还喊了两个。

我说,行。

我开陆巡过去,我一看,白搭,我用绞盘拽他,最终会把我拽下去的,皮卡本身重接近3吨,我不到两吨,而且他已经在泥里了,死死的了,还是找挖掘机吧,过去我们陷了都是找挖掘机……

后来又来了两个带绞盘的车子,三个绞盘没拽出来,有人提议在前面加备胎,就是让作用力朝上,把车子先从泥里拔出来,也白搭,因为备胎在泥里站不住,一使劲就摁下去了。

最终找的挖掘机。

挖掘机在村里,村里封路不让出,又协调了老半天,原本谈好900块钱,后来少了1500不干,大叔还是太实在,遇到这群骚包,你就是要3000,他们也给!

男人的快乐很简单,类似的陷车、救援,都很有意思。

救出来后,老罗非让我去他家喝点。

我说,去小区还要登记啥的。

他说,我跟你一起,你把车放回去,我拉着你,咱直接走地下停车场,没人问。

我说,主要是,敏感时期,去家里不合适吧?

他说,我自己在家。

我问,嫂子和孩子呢?

他说,你嫂子值班,孩子回学校了。

我问,你会炒菜不?

他说,你哥这方面,专业的。

我回小区,说明了一下情况,登了记,测了温,给车消了毒,允许进入,然后我又跑出来了,上了老罗的车。

上了车。

老罗说,我一个亲戚一直想认识你,我喊着一起。

我问,干什么的?

他说,据他自己讲,以前跟你很熟。

我问,谁?

他说,范正。

我说,超熟,只是很多年不见了,之前经常在一起浪。

年轻时的玩伴,比我大几岁,他胆子超级大,什么都敢干,买辆黑车捷达,不是黑色的车,是黑车,从连云港买的,连云港有个地方专门卖这类车,买了以后涂改成了出租车,套人家的牌,计价器都是真的,能出票,出租车顶灯不好弄,每个城市不同,不是标准件,你网上买不到,那咋弄?晚上去偷人家的,这些事我都不敢,他就让我在车里等着,他去。

这都算他玩的小的。

后来还把车子改成交通局的,去路上罚大货车,这东西很有技术含量,要黑吃黑,你要罚那些车队,白搭,他们都是老司机,一眼就能识别你,要罚那些偷鸡摸狗的,他们心里本身就有鬼……

后来,这家伙也没少受罪。

被抓着了,脚朝上,头朝下,什么不交代?

当时弄了点钱也没攒下,后来还是父母东借西凑帮他擦的屁股,我对他的评价就是人是好人,就是不得志,总是想捷径。

除了这些门路外,也坑了不少妹子,怀孕的、借钱的。

这方面,他也很专业。

男人女人都很喜欢跟他玩,包括抓他的那几个也成了很好的朋友,他这个人调皮是一方面,主要是很讲义气,挨打的时候,他会紧紧地护住你。

他个头高,人高马大,每次打群架他都是挨打最厉害的,因为目标明显,又能打,桌子椅子每次都是抡他身上。

还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也是打群架,他跑的时候绊倒了,被抓了。

就抓到他自己。

被拷在暖气片上一晚上。

第二天我去看他。

这些事我都没参与,虽然我跟他们一起玩,但是我是个文化人,他们是社会人,没有交集,他们也不希望我去捣鼓这些,反而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那时经常说的一句话:哪天,咱这群兄弟里,有一个出息的就足够了!

如今?

我貌似出息了。

也把大家遗忘了,甚至不想提起他们,感觉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范正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一见,如故。

完全是一个中年人了,过去的那种调皮捣蛋,再也没有了,很是规矩,就是鲁迅写的闰土,从一个孩子到了一个大叔。

说起鲁迅,我就想起了孔乙己,读书的时候,我们总觉得鲁迅主要说的是孔乙己,其实不然,孔乙己为什么能让店里充满快乐的空气?是那群站着喝酒的穷屌丝终于看到了一个混的比自己还差的穿长衫的读过书的人。

孔乙己的内心还是很柔软的,混的那么差,孩子们跑过来,也会分给他们一人几个茴香豆,还顺便考考他们,茴香的茴有几种写法啊?

言归正传,继续说范正。

范正开了辆奔驰S320。

也没有当年跟我的那种感觉了,当年他对我就是大哥哥对小弟弟,我没吃过川菜,他带我去吃,去洗头房,就一个妹子在,他也让我先洗……

回头想想,我觉得自己是个白眼狼吧,忘恩负义。

如今,他对我有些紧张。

拿烟给我,拿瓜子给我。

这……

他说,弟弟,说了可能你不信,这些年我一直都关注着你,路过你那边好多次,就是没敢过去。

我问,你怎么不找我?

他说,你哥没混出个人样来。

我说,大奔驰开着。

他说,那都是虚的。

我问,你跟罗哥什么关系?

他说,我们俩是亲两桥……(连襟的意思)

我说,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他说,上次你们去东北,我就想跟着,但是家里事太多,我四个孩子,忙不过来,这个哭,那个闹。

我问,咋那么能生?

他说,草他娘,我媳妇生孩子上瘾,结了扎自己偷着去复的。

我说,好事。

他说,仨儿蛋子,愁死了。(三个儿一个闺女)

我说,咱现在都好好的,我觉得就怪好。

他说,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今天。

我说,少来了。

他说,弟弟,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都是掏心窝的话,你混好了,我们就站的远远的,你哪天用到哥哥了,哥哥依然在。

我说,弄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们在一起玩耍时,其中有两个大哥级别的人物,70后,跟范正年龄差不多,他们喜欢范正其实就是看中了范正的身体素质,当个小弟养在身边,他们都是富二代,其中有个还跟我今天身份差不多,在一个单位挂着职,也整天不去,父母都是该体系的。

我问了问这俩哥们的情况。

都已陨落。

在单位挂职的那个小子,还骂过我一次,他很狂,认为我们跟着他都是蹭吃蹭喝的,跟蛆差不多。

他后来出了个什么事呢?

他看上了一个酒吧老板,女的,那女的也不是省油的灯,貌似因为这个事还打架了,这小子去车上拿了扳手……

若只是徒手空拳,其实没啥事,范正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每次都是被教育一顿就行了,这种拿工具的,就容易出问题,一般都要刑拘。

范正就说了一句:早就不玩了。

范正真的变了,感觉更厚重了,成熟稳健了,一点都不调皮了,我还是喜欢调皮的他,他的调皮是在骨子里的,从小调皮,小时候我们喜欢把一挂鞭拆开放,一个一个的,北方的孩子喜欢炸墙,人家的墙不都有缝吗?把鞭塞进去,点上。

还有去厕所炸粪。

这些,都不牛B。

最牛B的是什么?

范正真的去炸了牛B,把牛炸得满村里跑……

这是真事!

如今,一提炸牛B的辉煌历史,他脸都红到了脚跟,觉得可不好意思了,急忙摆手,小时候,不懂事。

喝酒的时候,他说现在很少喝酒了,年轻的时候喝多了,但是今天说什么也喝点,我觉得他是一个很硬的男人,就是挨打的时候,挨骂的时候,没哭过,而且有野心,敢干,那时他问我去没去过北京?

我说,没有。

然后,我们俩就逃票坐火车去了北京。

没钱回来怎么办?

他去偷了人家小商贩的几条烟,卖了,回来的。

这么说吧,人穷了。

什么都是可选项!

那时,我还是个学生,要是不认识他们,我可能就考北大清华了,认识后,整天往外跑,半夜爬墙去看录像,前半截还是正经的,下半截就不正经了。

演到一半,全场就跟看演唱会似的,整齐的喊:换!换!换!

老罗真的会炒菜,不过炒的不专业,水平跟我差不多,全是半加工,猪肉头、水煮丸子、酒鬼花生米……

开始吃。

老罗喜欢喝白酒。

我说不喝酒。

他提议少喝点。

范正跟我碰杯的时候,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感觉他眼圈都红了,一口干了,说了一句我很感动的话:你出息了,我觉得比我自己出息了都高兴!

范正现在做什么生意呢?

炒货。

就是瓜子啊,花生啊。

靠这个也能开上大奔?

他问,你知道XX网红瓜子不?

我说,知道,15一包,25两包,昨晚我刚去水果店买的。

他说,那就我做的。

我问,你铺的货?

他说,不是,是我这边给代加工的。

我问,这个算不算三无产品?

他说,算,但是食品领域对炒货还算网开一面,特别是花生、瓜子、栗子,只要没人较真是不管的。

我说,那瓜子吃了上瘾,我媳妇一天三四包。

他说,那东西不能吃多了,一天顶多两把,含盐量太高,两把瓜子差不多等于一两酱油,你没觉得吃了嘴里发干吗?

我说,是的。

他说,别用牙嗑,用手剥着吃。

我说,我也买过那种大的,一大包好几斤才30块钱。

他说,原味的。

我说,是。

他说,那个一般人不喜欢吃,没味。

我问,你那边主要是炒什么瓜子?

他说,我很少炒,偶尔帮别人加工点,主要是卖设备、卖配方、卖材料。

我说,类似加盟、扶贫。

他说,主要是扶贫。

我说,我是开玩笑,是真的扶贫?

他说,真的。

我说,这个网红瓜子最大的问题,就是烂的太多。

他说,的确有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给降低坏果率,但是价格就上去了,他又不愿意多出钱,不过这哥们赚钱了,现在他能铺周边四个县,一年小三十万的利润,关键是形成良性循环了,上游我们给生产,下游走水果店、蔬菜店、微商团购,啥事不用操心。

我问,烂的瓜子里含不含黄曲霉素?

他说,含,这些散装或三无瓜子都是不能吃的,要么二氧化硫超标,要么黄曲霉素超标,有些瓜子还有一股塑料味。

我说,我媳妇搞的那个什么老街口,那瓜子就是,很浓的塑料味。

他说,国内大大小小的品牌,我基本都吃遍了。

我问,什么牌的好吃?

他说,恰恰的就可以,但是要说小众好吃,还是金鸽。

我问,现在炒瓜子的设备是全自动的还是?

他说,都是全自动的,客户采购后,我们提供技术培训,配方培训,还有原材料供应,上手就能干,至于你是炒散货还是搞网红瓜子,你自己决定。

我说,最近瓜子卖的很火。

他说,今年比前几年能翻四到五倍。

我问,你怎么钻进这个领域的?

他说,总混着也不是那么回事,最初是想搞个小店卖炒货,也是被人骗了好几把,慢慢摸索上道了,人家怎么忽悠咱,咱自己学,货源、配方、设备,慢慢摸索透了就开始让别人上当了。

我问,有没有干不起来的?

他说,有,就是脑子一点不开窍的,这个东西只要干,没有亏,最差赚点加工费,赔是赔不了,脑子灵活一点的,做个地方品牌,脑子笨一点的,就给KTV、饭店供散货,你没看现在饭店都是先送盘瓜子吗。

我说,我有个同学在青岛,就是干这个设备的,眼镜小猫就用的她那边的设备,搞的很大,还动不动去柏林参展。

他说,我知道你说的那家,在重庆南路上,跟我说的不是一回事,你说的那个是自动化包装设备,就是瓜子炒好后,进入那套设备,自动称重、封口。

我说,可能是。

他说,我们现在做的也带自动包装功能,就是抽真空。

我说,想创业的人永远是最多的。

他说,但是,真能铺下身子干这种生意的人,很少。

我说,都想炒股发财。

他说,咱玩不了那些,也不懂。

我说,不懂最好。

他说,咱就老老实实做点小买卖就很好。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自己买葵花子,非要从你这里拿货?

他说,贵呀,咱都是从东北、新疆、内蒙古直接拉过来,然后再给他们一一配送,咱供给他们的价格比那些地方的批发价还低。

我说,量大。

他说,是的,主要是量大。

我说,我还有个同学是做东北大米的,也是这么做的,拉到山东,再铺货。

他说,这个业务你也可以做,但是未必能看上,占用资金太厉害,资金越大了利润越大,但是周转也越困难。

我说,我同学跟我谈过,说有15个点的纯利。

他说,别研究我们这些行业,没意思,但凡有点本事,谁搞这些?风里来,雨里去的……

喝了酒,一起步行回家。

他家离我们家不远,隔两条街,就这么近,竟然没遇到过。

虽然有很深的感情基础,但是俩大老爷们,还是客气得不得了,仿佛是刚认识一般,临分手加了微信,让我有空去参观参观他那边。

我满口答应。

突然又叫住我,问我如何看待县城房价?

我说,我认为肯定跌,前几天还有地产商找我融资,现在都是20个点起,说明资金链绷到极致了,咱自己的资金链都紧张的要命,不可能给他们,那些做尾盘的都敢对半砍,1万的直接还价5千,过去你这么还直接挨骂,现在对方则会说,那我回去跟老板商量一下。

他说,这不是孩子多嘛,想换个房子,看了XX小区一套复式的,是当时有人留的,开盘时这套房110万,现在卖140万,你觉得合适不?

我说,肯定是只交了10万元定金,定那里的,你给他110万,他若是识趣也高兴的拍大腿,终于有人接盘了。

他说,主要是怕继续跌。

我说,那个位置,那房子110万都不值,在农村了,县城太小,人口太少,过河发展是很难的,再有十年,河西也不行,因为习惯很难改变,除非有外来人口,大城市为什么东西能对称发展?就是因为不断有外来人口,外来人口没有认知惯性。

他说,那我再看看。

我说,这场疫情之后,老百姓的消费力都不行了,你想想什么行业还赚钱?房产硬挺不了,放心吧。

分开后。

我在想,钱真是好东西,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善良、温顺。

跟过去的他,判若两人。

人,有钱了,也会打扮了,也会笑了,也会做慈善了,说话也有诗情画意了,还能动不动去看个戏剧听个交响乐了。

人,没钱了,也就堕落了,一堕落就是一家,妈妈陪笑,女儿陪睡,人哪需要什么六道轮回,上海今天就是六道轮回,富的富死了,煮米饭都必须用VOSS纯净水,穷的穷死,即便是在大上海都没去过南京路,甚至没用过坐便器。

冯仑写自己在海南创业的时候,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小偷,小姐,吸毒的,卖毛片的,什么人都有,也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了更立体的认识。

一座城市。

有两群人是我们看不见的。

一类,是远高于我们的,例如同在上海,王思聪的生活是我们想象不到的。

一类,是远低于我们的,例如站街女们,她们的生活也是我们想象不到的。

同时存在。

在老罗家吃饭时,无意聊起了南京的杀人案。

我说,有部电影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剧情也差不多,骨头放到了菜市场卖了,肉从马桶冲下去了,脸皮给撕下来了,头扔进了海里。

这部电影还获过大奖,不过在国内是禁片。

尺度太大。

性尺度太大,血腥尺度太大。

叫《踏血寻梅》,郭富城主演的,女主角多次一丝不挂出镜……

电影能获奖,与题材有直接的关系。

一是血腥题材。

二是贫穷题材。

女主角才16岁,跟着妈妈去的香港,反正就是最底层的生活,小女孩特别想赚钱,就当了小姐,应该是出台的时候被杀了。

当时看这部电影时,有两点感触特别深。

第一点,就是男主角在分解BODY的时候,反复念叨那句话:原来这么瘦的人也有这么多脂肪。

第二点,就是人穷了,不该去大城市,生活的太不体面了。

不说香港。

就说深圳。

在深圳,有近半数的人是住在小产权房里的,就是我们去投资的那种,你知道小产权房是什么样子吗?

放到我们县城,都算贫民窟!

这就是真实的深圳。

而外人对深圳的理解是什么?

是福田区,是南山区。

去年,我还特意去香蜜湖周边的小区看了几套房,1000万左右的,一般也就是90到100平,那房子普遍是2000年左右的,可以这么说,无论是户型还是小区,跟我们现在住的都没法比,当时我写过一句话,把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搬到深圳,怎么也值2000万!

我自己投资的那些小产权房呢?

别说去住,就是偶尔去看看,我都不愿意去,完全是贫民窟!

这些?

靠大家想象是想象不出来的,除非你实地体验过!

山东电视台,特别土,土是有原因的,老百姓喜欢,就这么一个审美,卖药的广告特别多,仿佛山东人喜欢生病?

你看,很多老明星现在也开始代言一些乱七八糟的产品了。

咱怎么定义他们?

晚节不保!

包括赵忠祥最后的日子里,一幅字卖4000块钱,还要对着镜头说句祝福的话,大家没接触过经纪人这个圈子,每个明星都是有价的,而且没有想象的那么贵,单纯的说句祝福的话这种?

一般明星,几千元!

我们再看一些明星出道,包括舒淇,为什么他们会去接那么烂的片呢?

为什么不一出道就高大上呢?

为什么很多人都有“黑历史”呢?

这就是成长的阶段。

根源,还是缺钱!

谁不想把腰杆挺的笔直?

是需要有实力的。

演《踏血寻梅》的那个女主角,她不是科班出身,是平面模特出身,叫春夏,因为这部电影她获得了金像奖最佳女演员称号,算是当年华语电影里的头号赢家,之后的她呢?

接了一部又一部的烂片,甚至被称为S级片女皇。

因为什么?

没办法,缺钱!

有时候,我们很不理解,为什么女明星会跟摄影师有一腿?

因为,摄影师不仅仅是摄影师。

是杠杆。

能让她们平步青云,发现她们的美,展现她们的美,推荐她们的美,摄影师甚至成了中介……

我们总喜欢居高临下的规劝,就如同我规劝小师妹,你未来是大学教授,你咋能做微商呢?

是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去看待这些。

她发展的阶段,需要钱。

谁不知道要脸?

所以,人要与过去和解,理解那都是特定阶段的特定产物,这就当年有个明星在东方斯卡拉驻唱,别人送上几百块钱的红包,他又是敬酒又是祝福……
所以,又回到了那个原地。

什么是最难的修行?

赚钱!

有钱了,也就没必要逃票坐火车了,谁不想体面的坐在商务舱里?还有妹子嘘寒问暖的,先生,要不要给您拿条毛毯……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3-05

导读:黄毛给邮递的口罩,昨天才到。 DHL小哥送来的。 箱子保护的很好,服务态度很好,可能是DHL业务量少的缘故,感觉在包裹保护这一方面做的比顺丰还要好,没有被摧残的痕迹,这可能也是顺丰下决心收购DHL在华供应链的缘故吧?承认自己是小弟弟,学习大哥,超越大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