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4-03

2020-04-03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4-02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4-02

导读:对面的水饺店开业了。 过去尝尝吧。 老板自己在。 门口摆个桌子,桌子上还放了一支体温枪,还有登记表。 我问,需要登记吗? 他说,不用,不用。 我问,买这枪花多少钱? 他说,我以为这玩意很便宜呢,去药店一问,400多块钱,我没舍得买,这是借的,是坏的

大妹子凯旋。

我约她吃饭,排队排了好久。

我是个闲人,也没啥要紧的事,你先陪他们,什么时候有空了,提前通知我,我想带着一家人请你吃个饭,让孩子耳濡目染感受一下,这就是真正的英雄,从战场归来。

去哪吃?

本地这些饭店,我没有特别喜欢的。

凑合着吃顿可以,要说很喜欢?

没有一家。

当然,我们自己也有餐厅,但是因为疫情问题,一直没开工,临时折腾也不合适,我只能问一问朋友的会所,有没有开门的。

之前我科普过,县城保守估计有300家私人会所。

就是有专职厨师、不对外的。

多数也很土。

我能看上的,也就那么几家,我喜欢女士做的私人会所,装修现代,桌子椅子盘子碗都好看,而且收拾的干净,特别是遇到有品味的,家具都是国际品牌,还配着CD和顶级音响,喜欢一边听歌一边吃饭。

有个姐姐就特别喜欢这么做,而且我还被她洗了脑,我过去从来不听刀郎的歌,而她喜欢,尤其是那首《喀什科尔的胡杨》,在她那边吃饭次数多了,我都快会唱了,这歌你仔细品品,很有味道。

之前我们聚一起的时候,我就提过一个观点,县城缺少一家江浙菜馆,北方菜普遍粗糙,摆盘也不好看,江苏菜也要过了淮安才可以,苏北跟山东差不多也略粗糙,菜系要小众,关键是要贵,人均消费500元起,一天只接待两桌,中午一桌,晚上一桌,只接受预约。

一定有市场。

为什么?

你现在仔细想想,一想到请客,就不知道去哪里。

这个需求是存在的,现在普遍被私人会所替代,但是私人会所是没办法的办法,运营成本很高,而且自己吃久了,也觉得没意思。

也不够正式。

北方人在意排场、面子。

一般人又做不起来,因为你要懂美,懂老板,懂品味,甚至不以这个为赚钱目的,哪怕就是为了自己玩,菜必须漂亮,所谓的漂亮不是搞的胡里花哨的,最关键的是是要有一定的影响力、人脉资源。

他们一致认为,这个事,适合懂懂搞。

我也这么觉得。

只是我觉得自己在餐饮这个领域不够专业,过去我自己就可以养活一家高档餐厅,例如日料店,我做公益晚餐时,我自己就能撑起半边天。

隔行如隔山。

所以,咱还是别盲目自信了,意淫一下就可以了,真让我开一家,不等开业可能就黄了。

我跟姐姐一说,姐姐非常开心,她愿意赞助我这顿饭,前提是她也要参加,因为她也想见见英雄,并且提到,她亲自下厨,咱也别搞复杂了,弄几个凉菜,炒上个青菜,煮上个羊肉,一起包水饺,可以不?

我说,很好。

羊肉是从新疆空运的。

也是她的会所最有特色的点。

周末,恰好大妹子休班,那就聚聚吧,我开着车拉着老婆孩子然后去接上她再一起去会所。

大妹子送了我一支笔,上面印着字,很有纪念意义,说原本还可以再送我一支,那支临时送给BOSS了。

我又在现场转手送给了儿子。

儿子开心的不得了。

我问,在那边害怕没?

她说,去的时候没害怕,去了有些害怕,后来一忙就忘了害怕,现在回头想想,还是有些后怕。

我问,坐飞机感觉如何?

她说,去的时候很新鲜,回来的时候睡着了。

我问,想家没?

她说,天天想。

我问,那边老百姓是不是把你们当救星了?

她说,差不多吧,我们走的时候,跟病人告别,他们哭,我们也哭。

我说,很难忘的人生经历。

她说,就是把我妈吓坏了,连新闻都不敢看,她要是打电话我没接,她就急疯了。

我问,回来是不是有英雄的感觉?

她说,外人可能会这么觉得吧,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我问,提拔没?

她说,暂时没有,但是评职称肯定有用。

我问,有没有人主动提出让位给这些英雄们的?

她说,让你猜对了,都主动让贤。

我说,提出的才是高手,例如我是主任,你是副主任,你去前线了,我肯定跟领导提出,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当主任,调整不调整都是次要的,这个姿态我必须要有。

她说,提拔不提拔对我而言无所谓,我本身还要照顾孩子。

给我们看了不少照片,准备出发的,坐飞机的,拍云彩的,还有黄冈的一些建筑,算是另外一面吧,毕竟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看什么都是新鲜的,还吃了热干面,说想吃馒头了,山东这边直接运去了一卡车,还带了个大厨过去,想吃老家菜?让你们吃个够。

我问,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你还去不?

她说,再有需要,我肯定还去,但是未必能抢到机会。

我说,以后就跟援藏支教是一回事了,不送礼没资格,送上礼,能坐飞机,一年放半年的假,在那边整天吃喝玩乐,回来就直接评上高级了。

她说,还真不是一回事,这个真跟上前线打仗差不多。

我说,我明白,我是开玩笑。

她说,这次去援助湖北的工种很多,不过好像荣誉都只让我们给占了。

我说,救死扶伤,本身就是很高尚的,医生本身就值得尊敬。

她说,你想,那些外地支援过去的殡仪工作者,他们回家,肯定不可能夹道欢迎。

我说,有多远,离多远。

她说,这两年,你也别往外跑了,免疫力好也不如不摊上。

我问,现在有没有准确的治疗方案?

她说,一直都是摸索,毕竟人类没遇到过,咱是摸索,欧美也是摸索,这个病毒基本是消灭不了了,最关键的是,中间宿主没有确认,等于源头没找到,那么还会兴风作浪。

我说,一直高压堵也不是办法,毕竟不复工,也会死人的。

她说,我看户外群上不少人在讨论囤粮食了。

我说,没必要。

她问,会不会突然买不到米和面了?

我说,有这个概率,因为中国囤的粮食多是原粮,大米与面粉是需要加工的,每家每户突然囤积平时的10倍,那么马上就会造成恐慌,供不应求,这个东西还不能增加产能,因为粮食的需求量是固定的,现有的产能足以支撑,再上新的生产线也没有意义,所以现在需要的就是消除恐慌,大家别囤,粮食有的是。

她说,我看很多店面在转让。

我说,这波疫情,受伤最重的是生意人,对于上班族影响不大,毕竟你们的工资都是旱涝保收,但是,从长远来讲,也会有影响的,因为企业效益不行了,税收降低了,财政收入支撑不了工资了,就越来越捉襟见肘了,北方大部分小城市理论上都已经入不敷出了,为什么不断的卖地?卖地是饮鸩止渴,但是你不这么做,就发不上工资,从而形成恶性循环,现在更难的表现是什么?地挂上去,没人拍了。

她问,对你们影响大不?

我说,也大也不大吧,股票赔了30多万吧,别的还好,也不算赔,去年赚的,整体还有17万的利润。

她问,真是天灾人祸。

我说,人生本来就是无常的,健康活着本来就是不易的,咱这小命随时都可能消失,如果你过去觉得岁月静好,那不过是幻觉罢了。

她说,好好珍惜每一天。

我说,生活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吃饭、睡觉、做事,所谓的复杂都是自找的,你每天能吃到自己喜欢吃的,睡眠质量又高,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已经很完美了,倘若这些都满足不了你,那就是欲壑难填,这是普通人的最高自由标准了。

她说,我跟着同事买了一点白银,就是在工商银行的手机银行上买的,我是抱着还是卖掉?

我问,量大不?

她说,8千来块钱。

我说,抱着吧。

她说,也不懂,就是好奇。

我说,不懂赔不了钱,越懂越赔钱,只要你遇到那种整天研究消息、技术的,基本都是韭菜,投资是跟全球最聪明的一群人较量,所以想从技战术上占到便宜是不可能的,我这些年听到最好的一句话就是:就凭我们的智商不配持有任何一支股票。

她问,那你为什么还搞那些定投?

我说,因为我把自己定义成了普通人,就是我知道我研究那些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反向去做,用最笨的方法,拿时间来加成,我是计划持仓20年,我不管什么涨跌,我只管买买买,只有去赌性并且是无限子弹模式才能够一定赚钱,整天闷着头研究股票的那些?就是赚到了钱也早晚吐回去,因为他的行为模式就是在赌博。

她说,主要是我想研究也研究不来。

我说,前几天我在健身房遇到了XX加油站的老板娘,聊起了生意,加油站是一座城市复工的晴雨表,她说整个二月份基本没卖油,现在有恢复但是还没恢复到往日的水平,就是说,现在还有很多家庭依然是处于宅居模式,在油价下调时,她也囤了一些油,好在不多,150吨左右,你知道她为什么囤吗?就是因为她太懂这个领域了。

她问,不都说私人加油站的表不准吗?

我说,现在所有的加油站,没有在量上做手脚的了,一个加油站有8个直属部门管着,各方面都比较标准了,加油站现在普遍有利润,过去为什么要在量上做文章?是被逼的,油价统一调控,没有利润怎么弄?只能做点手脚,但是也不能在小车上做,只能在过路车上弄,大车,一次弄个三十升二十升。

她说,现在加油都送洗车。

我说,因为现在有利润了,价格又统一管控,那么就看谁促销更给力,就是看赠品,洗车现在已经不牛B了,我去东环路的加油站都是送一箱饮料,脉动,未来加油站会送的越来越夸张,甚至送机油送保养。

她问,中石油中石化的油是不是要好一些?

我说,一线城市的要好,因为他们自己冶炼的首供一二线城市,这些都是老板娘跟我讲的,她的观点是油品已经大差不差了,各家加油站都差不多,为什么一箱油的里程有差别呢?路况有差别,过去还有一种差别,就是南方人过来开的加油站,会给油加温,现在也没有这么捣鼓的了,根源还是那句话,都想做良心买卖,有些时候不得不做手脚,都是被利润逼的。

我讲这些的意思是,不要轻易的赌博。

金融危机的本质是什么?

流动性出了问题。

你看,为什么所有的资产都在快速的下跌?

就是因为在赎回现金。

我们一共有100万的资金,但是通过杠杆有了1000万的资产,现在突然手里没钱了,那我肯定会变卖资产,大家都这么干的时候,就造成了资产价格下跌。

黄金在跌、原油在跌,现在唯一坚挺的就是中国房产。

你咋知道不会跌?!

当越来越多的人缺钱的时候,卖房的人自然越来越多,这是必然的,但是呢,也不能因此看跌,因为还有两点上涨的因素。

第一、银行利率太低了。

第二、中国人对房子太痴迷了。

所以,是涨是跌?

咱也不知道。

还是那句话,非刚需,不折腾!

我对投资的观点是:有逻辑、有纪律、有风险预案、有无限子弹、能自我救赎。

若是只是盲目的推理、猜测。

早晚会栽跟头的。

猜涨跌何必玩股票?直接去澳门猜大小就是了,那个更过瘾,财富是眼看着倍增,我带队出国时,经常会去赌场,有一点是这样的,无论每个人兑换多少筹码,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个都不剩。

中间可能会赢,会翻倍,甚至翻几倍。

你去赌场看看,很多赌徒。

有一年去日本,我们乘坐的歌诗达号,里面有个赌场,有个小哥长的特别像马化腾,戴个眼镜,很是斯文,在玩百家乐,在几天的行程里,仿佛他是不眠人,白天在,晚上在,桌前的筹码时多时少。

到最后两天,再也没见到他。

可能,输光了。

可能,赚大了。

我们旁观他们这些玩家,觉得很有意思,东北大哥喜欢玩这些,而且开牌的时候,仿佛是开潘多拉盒子,一点一点的开,还喊着口号,嗷嗷的。

很有仪式感。

扑克都是一次性的,荷官回收的时候直接就撕掉了。

庄家跟玩家赢率各为50%,为什么庄家还是稳赚不赔的?

在赢率相同时,谁是最终的赢家,只取决于一点:谁是无限子弹模式,谁的资金量更大,流水更稳定,那么谁就是赢家。

李永乐老师曾经做过一期赌场科普。

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看看,引言如下:有一个经典的问题,如果有两个赌徒他们玩一个公平的游戏:每局游戏输赢1元钱且每次游戏两个人获胜的概率都是50%,游戏重复多次,直到一方输光,另一方赢到全部的钱为止,那么,最终两人谁输谁赢的概率与两人最初的资金量有关,资金量大的一方有更大的概率赢到全部的钱,资金量小的一方有更大的概率输光所有的钱,如果有一方的资金量是无限的,那么另一方有100%的概率会输光。

很意外吧?

这个可以延伸到资本市场。

一回事。

吃完饭,送大妹子回家。

下车时,她问了一句:那我要不要提前把房贷还上?

我说,那倒没必要,所谓的去杠杆,不是把所有杠杆都去掉,而是把一些存在不可控因素的杠杆去掉,房贷、车贷对于你们两口子这么稳定的流水而言,不需要担心,良性杠杆。

什么样的是不良性的呢?

就是你在玩火的。

例如你帮别人担保的,你贷款后存在企业或借给朋友的,也或者是你贷款做了二次投资,例如买了股票。

大家为什么敢把钱放别人手里?

总喜欢说一句话,我觉得XX没事,人很靠谱。

你咋知道他不会突然死了?

这就是你整个游戏的最大BUG。

整个山东人还是保守的,高储蓄、低杠杆,看买房就知道了,能选择全款的都选全款,不愿意贷款,总觉得贷款很丢人。

所以,你去健身房、球馆看看。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大家依然有说有笑,小酒依然约起来。

大部分人依然过着衣食无忧的小日子,一个县城有3万个铁饭碗,能称的上BOSS的大约1000人,真正的旱涝保收,又被万人崇着。

送下大妹子,我在想,最近很多人在讨论疫情补贴收回去的事,特别是那些在防控一线的,加班加点的,例如发热门诊的,觉得特别委屈。

咱也替他们委屈。

那么,为什么又会回收呢?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财政太紧张了。

所以,你说搞个欢迎仪式啥的,这些都没问题。

真发钱,还是很难的。

企业都不行了,没有足够的税收了。

当时,车友会还有人提议,第一波捐物资,第二波捐现金,就是大家凑钱去给一线的医护人员送,当时还担心他们不要。

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原因是什么?

第一、捐款捐物,都麻木了。

第二、车友们也捉襟见肘了。

玩车的多是生意人,哪有不受波及的?风调雨顺的日子里,献献爱心挺好的,现在是泥菩萨过河……

拿我自己举例,去年,花个万儿八千的,根本不当事。

去健身,我都必须搞VIP单间。

要放到今年?

我就不会。

是不舍得。

去年我自己花了900多万,买房买车以及日常消费,现在回头想想都觉得自己很愚蠢,你都不知道嘚瑟到什么程度,一个月买了两辆车。

有些高光时刻,过去了就过去了。

不再重现。

有个阿姨,做保洁的,开了辆奔驰C200,她是开厂破产的,具体是因为担保还是生意本身,咱没多问。

是干家政的姐姐推荐的,来我们家干过几次。

素质非常高。

我就很好奇,你都干这个了,咋还不把奔驰卖掉?

她说,我若是卖掉了,我就彻底承认失败了,我想给自己留个念想。

家政干好了,一个月赚1万元没有问题。

优秀的人,就是擦地也比别人优秀,因为她用心,有爱,不偷懒,知道主家是怎么想的,聊天也有共同语言,你也不用担心她偷她拿,该有的素质都有,能找她的几乎都是大户人家。

她很不甘心,为了触底反弹,只能从底层一点点爬起来。

算是彻底不要脸了。

这些过过好日子的人,很明白一点,一旦从高处落回低处有多苦,真若是回头让他们选,没准都会选择从来没富过。

我曾经摘抄过这么一段话:那段绚烂的时光,就像魔鬼的诱饵,让人再也受不了跌落凡尘的平淡;旁人的目光从艳羡变成嘲讽……这种巨大落差就像把刀子一般刻在心尖上,时刻让人心碎与不甘。

这岂是一直趴在凡尘的人能感同身受的?

去年我还见过她一次,说在学艾灸,想开个艾灸体验店。

没有后续。

你想想,倘若我突然跌落了,该有多大的落差,过去被那么多人宠着,捧在掌心里,干什么都是一路绿灯,身边时刻一群人照顾着,别说是我,连我儿子都是这般待遇,学校里无数人能喊出他的名字,同学、老师。

每一天都是人生的高光时刻。

所以,要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谦虚再谦虚。

陨落,无非三种情况。

钱、色、高压线。

所以,能不做的生意,尽量的别掺和,我经受的诱惑肯定更多,整天有人找我谈项目谈合作,也有让我心动的,但是我不断地告诫自己,我的目标是当个作家,不是当个商人,即便是赚点钱也是为写作服务的,不能搞反了,写作是为了赚钱。

色?这点好多了,毕竟大叔了,也没兴趣了。

我玩车的时候,认识了德州一个做地产的老板,开了一辆奔驰G300,柴油版的,留了电话,有年他到临沂出差,我请他吃了顿饭,还送了他两瓶好酒,不仅仅如此吧,当时他是来考察保温材料,很巧的是我认识这个商会的,撮合他们认识了。

从此,也没有了联系。

说起来,怎么也有个七八年没联系了。

昨天,突然加了我微信。

问我那个电话是不是不用了?

我说,是的。

然后发了视频过来。

他在大棚里,人老了不少,头发白了一半,搞蘑菇种植研究,卖种、卖技术,一类是食用的,一类是观赏的,观赏的是热带蘑菇,非常漂亮,有点类似海底的水母,五颜六色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Hairy Mycena。

这是这类蘑菇的学名,能颠覆你对蘑菇的认识,哇,蘑菇原来可以这么美?!

他让我给他发地址,他给我发些蘑菇尝尝。

我第一时间给了他。

百感交集吧。

就是这么多年了,他还记得我,我很是开心,但是我又在想,中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从地产商到了蘑菇农民,又怎么突然想起了我?

我问,蘑菇怎么样?

他说,今年格外的好,大丰收。

史玉柱这种人,亿里挑一,你仔细观察一下,不用看远了,看县城的这些老板,只要倒下了,没有一个能爬起来的,而且混的不如一般人,找谁谁都躲,整个人的精气神接着就没了,一个过去出入有专职司机坐着大奔的人,现在整天骑个电动三轮,也想东山再起,只是没人再愿意听他谈野心了……

人为什么能够成功?

说白了,就是幸运。

但是,幸运不具有可复制性。

我读初中时,从县城调过去一个富二代,他爸爸是大老板,那时他就骑大摩托车上学,学校里没有人敢打他,因为他有钱,打架可以喊城里人来打,乡镇上的小痞子再牛B也怕城里人。

初三复读了三年而且是100米跑的最快的那个女生,被他摁进了沙滩。

次日,还带我们去看痕迹,这是头,这是腿,当时是这么趴着。

后来,工厂有了变故,家里跑的跑,坐牢的坐牢,他呢?

没有了当年的半点威风。

跑出租了,我有球友跟他是同学,约着一起吃过饭,不仅仅没有了当年的锐气,而且话语中夹杂着一股是市井小商贩的油嘴滑舌,奉承、赞美一条龙,完全是两个人。

县城老板,前些年倒下的那一批批,基本都倒在了“资本运作”上,也就是充当银行的角色吸存了,甚至有的公司夸张到什么程度?直接设立储蓄柜台,还弄上防弹玻璃之类的,真跟银行似的。

被欲望给催的膨胀了。

为什么大学生是高杠杆的重灾区?

没有偿还能力。

而借钱又如此的便捷。

前些日子我看了一期法制节目,是一个大学生跳桥了,才21岁,办案人员过去翻出了身份证,报警人是在桥下施工的,那人拿过来身份证还拍了张照片,一边拍一边摇头:太可怜了,比我家娃才大一岁。

原因是什么?

就是网贷,被欲望吞噬了,而自己又无力翻身。

昨晚,看了看罗永浩的直播卖货,感觉他没进入状态,整个人有点颓,可能内心深处也是略抵触吧,毕竟自己曾经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想打败苹果的,而推荐的这些产品呢?又是一些二流产品,离顶尖差距太大。

这个卖法不长久,终究是价格战。

利润也低。

若是想生存,还是要做高利润、高情感附加值的。

否则,就是恶性循环。

价格战的本质就是恶性循环。

什么是高利润高附加值的?

可以做联名版。

例如小米手机老罗联名版,既有情怀,又有专属,你就是比普通版的贵200元又如何?大家为情怀买单。

我们为什么抢那些东西?

无非就是觉得便宜嘛!

老罗还是很有担当的,能屈能伸,当年做锤子手机,把雷军吐槽了N遍,就差骂娘了,而如今却大力吆喝起小米手机了。

在下面看了一条评论:你这是武大郎在家门口给西门庆望风?

没办法,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4-06

导读:黄牡丹,女骑友。 80后,离异,独居。 生过一娃,判给了前夫,基本不让探望,她也不愿意去探望了,我曾经问过她,你不想孩子吗? 她说,不是不想,而是见一次,难受好几个月。 在一家私营企业做出纳,时间比较富裕,从而参加骑行活动的频率比较高,毕竟一个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