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4-07

2020-04-07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4-06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4-06

导读:黄牡丹,女骑友。 80后,离异,独居。 生过一娃,判给了前夫,基本不让探望,她也不愿意去探望了,我曾经问过她,你不想孩子吗? 她说,不是不想,而是见一次,难受好几个月。 在一家私营企业做出纳,时间比较富裕,从而参加骑行活动的频率比较高,毕竟一个

早餐,媳妇熬的小米粥。

脸色略沉。

对我有意见,原因有二。

其一、昨晚她在房间跑步,我建议她不要跑,毕竟大半夜了,楼下要休息了,你觉得自己脚步很轻,其实整个地板都在震,你感觉不到而已,她我行我素的理由是谁家九点多就睡觉?其实呢,在山东,特别是县城,孩子一般9点休息,大人一般10点休息。

其二、昨晚儿子半夜要喝水,已经11点多了,儿子说自己不敢去倒,其实他就是懒,然后媳妇把我责怪了很久,意思是哪有这么胆小的孩子?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你平时带的少,哪像个男孩子?

我也没反驳,这是基因问题。

盖房子的时候,我爹都不敢爬墙头,我更不用说了,事事小心翼翼的。

媳妇胖了有个十多斤,她是间歇性的,就是猛吃一段时间,然后再在网上报个减肥群,开始吃减肥产品+运动,每天打卡。

周而复始。

有时我想劝劝她,又觉得会惹她生气,我们身边的那群富婆,哪个不是风雨无阻的健身?谁没有马甲线?

传统的认知认为富婆都是五大三粗的。

非也。

她们比同龄人要年轻许多。

什么是贵族精神?

自律就是最基本的。

在发达国家,穷人的肥胖率更高,因为食欲是所有欲望里最容易满足的。

早饭,媳妇没喝粥。

吃的什么能量棒,类似速溶咖啡,一边搅拌一边录视频,应该是分享给她的下线们,我在想,这些搞减肥的人都挺有意思的。

就是,都在舍近求远。

有简单的办法不用,非用复杂的。

真想减肥?

去健身房报班,吃过午饭就去,跟着教练练,顺便在健身房吃晚饭。

不瘦?

才怪!

是你不敢去。

我听过两个人谈减肥,一个是罗永浩,一个是樊登。

我翻了翻他们最近的视频。

四个字:涛声依旧!

凡是追求速成的,没有成功的,即便成功了,依然会反弹,我听的那节樊登的课是讲的《谷物大脑》,吃肉减肥,他说自己正在实践……

你需要把运动融入骨子里。

反腐的这几年,你见有一个BOSS有将军肚吗?

一个比一个瘦。

怕被说闲话是一方面,还有一点,就是他们原本就很自律,一年到头风雨无阻,一起出差的时候,饭店离酒店11公里,因为当天没有运动,坚持走回去。

不是刻意的。

是一种潜意识的习惯。

所以,想健康,不需要搞那么复杂,瓶瓶罐罐的,跟药剂师似的,把运动融入生活就可以了,这就如同我前些日子发起的轻健身的概念,你不是嫌坚持不下来吗?

为什么坚持不下来?

你的目标太大了。

每天跳绳5次,能做到不?

循序渐进的加。

一直到形成习惯。

我已经三天没更新数据了,很多人觉得,看吧,懂懂又放弃了。

非也。

是最近健身房、球馆都开业了,我没搞轻健身了,而是搞重健身了,所以就没再更新数据……

这些东西,教不会!

懒,是骨子里的。

大部分人是没有时间,也没有这个意识,你看那些天天上班忙的团团转的人,工作、家庭已经占用了自己八成时间,没有心思想别的了,回家贴着床就睡着了,别说健身了,连爱都不想做。

而又有一些呢?

农村出身,嫁对了人或娶对了人,生活突然富裕了,有的是时间,不需要工作,不需要顾家,什么都不用。

按理说有大把的时间去健身了吧?

不去!

躺床上刷抖音多好?

因为自己已经实现了终极理想,别的理想,看不到,也不想了。

人生在世,舒服一时算一时!

吃过早饭,我怕媳妇继续嘟囔我,我还是去办公室吧,女人有个误区,特别是北方女人,也许是从娘那边学来的潜意识习惯,就是总是想掌控。

一个字,管。

管老公,管孩子。

一定要管的服服帖帖。

山东男人的特点呢?

当面,逆来顺受。

背后,暗度陈仓。

女人真正的智慧是什么?

不管!

你想,什么是家?

就是让人最舒服的地方。

你若是让老公,让孩子,一想到回家要挨训,他们会是什么状态?

宁愿在外面跟朋友喝酒,或是到家了,坐车里。

还有一种类型,就是完美主义者,对自己要求很高,例如《绝望主妇》里的BREE,无论是道德还是家庭还是习惯还是身材,她都是一流的。

但是呢,她不仅仅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家人也是如此。

你看,最终结果呢?

女儿,堕落了。

儿子,不喜欢女人了,喜欢男人不说,还酒驾,撞人。

老公呢?

出轨。

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这种追求效率的习惯,自然会在工作中取得更多的成功。

而带到生活里,就是灾难。

女人呀,别用力太猛,沉湎于自我感动。

早晚把家人都推出去了。

你越想掌控什么,越是什么都掌控不了,大智慧就是那句歌词:放手去爱。

我坐电梯下楼。

疫情最紧的时候,物业在电梯里粘贴了一盒抽纸,提示可以拿抽纸按电梯,每当抽纸空了的时候,总有邻居主动给补上。

如今,抽纸没了。

是疫情弱了,主动撤了。

在县城,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少了,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到负二时,电梯门开了。

一个电信的工作人员背了大包小包,往电梯里钻……

当时,我在想,你让我先出去不是更好吗?这些家用电梯都不忙,大部分时间都是无人状态,你何必挤这一会呢?

当然,很多人是不知道电梯是需要先下后上。

例如我父母就不知道,是我一点点培养的。

品牌建设应该把员工的一些行为规范也纳入其中,你看海尔员工上门,自备鞋套,穿着工作服,工作服还比较干净,配着上岗证,在拆卸的时候还会在地板上放个垫子,说话全是用您,还带着抹布,干完活给擦的干干净净的。

这是品牌沉淀出的底蕴。

有时,我在路上遇到那些骑的飞快的美团小哥,我就在意淫,假如我是美团的管理层,我首先改善的就是小哥们的行车规范,不随意驶入机动车道,不闯红灯,车子擦的干干净净,个人收拾的干干净净,整个品牌高度又提升了一大截。

出了楼道门,埃尔法在等人,我跟司机认识,聊了两句。

一家人要出去郊游。

车门、后备箱都已经打开了。

车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包括司机也穿着白衬衣,只是没打领带而已。

我先告辞了。

骑上摩托车,戴上头盔,出门。

我的出入证在皮卡上,皮卡在我父母那边停车,我骑摩托车过去,巧遇三个女人,一老两少,大包小包的,一看就是来走亲戚的,叫不开门了,门铃最近不是很好使,整个小区是有通用密码的,通用密码是可以进入任一栋,这事我怎么知道的?娃娃们到我家都是使用的暗令,自己就进来了,我儿子去爷爷家也使用这个暗令,应该是工作人员告诉了孩子,孩子又传给了孩子们,结果呢,孩子们不保守秘密,有的又告诉了家长,从而最近暗令也失效了。

三个女人很着急。

地下又没有信号。

我问询了一下,确保是真的走亲戚的。

我给刷开了门。

两个姑娘要么读高中了,要么读大学了,20岁左右,成年了,打扮的也还可以,算是农村姑娘里比较讲究的,两个姑娘都戴个口罩,很腼腆的站在母亲后面。

把她们送进电梯后。

我在想,这是来拜访牛亲戚的。

没有提前约好,直接来串门的,从带着两个姑娘来看,我推测,可能涉及到考学、找工作……

感觉,很是紧张。

仿佛看到了十多年前的我爹带着我姐去给校长送礼。

人家不见。

在楼下一等就是半夜。

杀了猪,送一半去。

校长落马时,我爹吓的好久没睡安稳,总觉得自己会被抓起来,其实你送的这三百五百的,压根没被记住。

心放肚子里吧。

拿了通行证,出门,门口有辆迈巴赫S560,车头朝外,除了司机车上还坐一人,这种一看就是来接人的,车不是我们小区的,若是我肯定认识,接人干嘛?

应该是去外地吃饭。

从时间点来看,要么是去青岛,要么去日照。

我咋知道的?

这类业务我很专业!

出门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网红面馆,今年直接没开门,也一直没见到娜扎,看来是准备认赔了?我还有200多块钱在里面。

当时说的很好,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来。

无所谓了。

充卡,本来就要接受这些。

这些年,我就遇到过一个,是十字路口对过的水饺店,老板是个公务员,做了甩手掌柜,他关门的时候我还有13元余额,专门给我打了个电话,聊了老半天。

我们并不认识,他应该也很少去店里。

我答复他,钱不要了。

他问我,你觉得我失败的点在哪?

我说,做小生意,若是不能全身心的靠上去,肯定完。

当时我给他提了最重要一点,就是服务员全是纹身系列,对于县城而言,纹身还是贬义多于褒义,服务员大花臂给人上菜,还是有一丝“不干净”的感觉。

管理也不规范,还穿着便装。

所以,一切都是必然的。

算是他的学费。

我感觉车子气不是很足,我顺路去轮胎店充一下,我发现韩国料理店在装修,一看就是店面转让出去了,东西也搬的差不多了。

我在这里也有卡,应该余额在500元以上。

更不好意思要了。

老板娘是个守活寡的少妇,在青岛的韩国料理店当过前台,后来本地这家韩国料理店转让,让她接手了。

应该也没赚到钱。

为什么我对她觉得略愧疚呢?

有次喝多了酒,我应该是摸了她的屁股,她略嗔怪的说,也就是你。

意思是别人的话,她就发火了。

事后,清醒了,我过去特意充了1000元,也没吃过几次,偶尔过去吃石锅拌饭,我觉得做的还不错,比较正宗。

所以,即便有余额,也不好意思提了。

咱做错事了。

到店里,我进门后又把卷帘门拉下来了,我不喜欢路人甲过来翻书,光翻又不买,还动不动坐角落里一看一下午,就你有学问?

我写的很明确,非买勿拆。

非给拆开。

大高个给我发信息:董老师,书来了没?

我说,应该来了。

他说,我过去拿。

我说,行。

他要考研还是考博?要一套书,20多本,《计算方法丛书》,市场价2000多块钱,我只收他1000块钱,这个价格我未必能进来,是他给我钱的时候,我只留了这么多。

毕竟,他对我有用。

我妹家的大娃,再一年就要考他那边的学校了。

我提前给铺路。

我联系同事,书有没有到?放哪了?

我去仓库翻了半天,找到了。

大高个,应该也就是30岁出头,业务能力没得说,两面性吧,穷孩子出身,所以对很多很细小的东西看的很重,这些我都懂,我姐刚参加工作时,谁送个购物卡都要回家显摆好几天,我爹我娘绝对不会劝她:咱可不能收。

我爹我娘要继续去村里传播。

我们有个校友群,大高个在里面很活跃,是他平时的小号,就是生活号,跟工作号不是一回事,工作号就是联系家长、同事的。

大高个动不动就在群上晒吃的。

全是大餐系列。

我用脚丫都能猜出来,家长请的。

昨天晚上,我看还晒到了9点多,最后晒的一个菜是水饺,说明是要结束了,看晒的频率以及状态,应该是喝的晕乎了,会不会再一起去洗脚?

这个不会。

除非是有我这样的中间人在。

彼此放心。

否则,绝对不会的。

来了,把门敲的山响。

我放他进来。

我把卷帘门又拉下来了。

他问,还怕人?金屋藏娇?

我问,昨晚喝多少?

他说,一点,也就是三四两。

我问,喝的什么酒?

他说,72度的,青岛产的,叫一个很怪的名,我记不准了。

我说,琅琊台。

他说,差不多。

我说,小琅高?

他说,对,对,对!

我说,你们太奢侈了,这酒跟茅台差不多价。

他说,人家在青岛工作,带回来的。

我问,又是女家长请的?没喝了酒跟你谈谈人生?

他说,可别胡说,人家两口子一起。

我问,没送个购物卡?

他说,没,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人家孩子在青岛读书,偏科,我给辅导了一段时间,没要钱,他们一直觉得过意不过,请吃了顿饭,给买了个手机。

我问,苹果?

他说,华为。

我说,拿来我看看。

他摸出来,P30。

我说,五六千吧?

他说,没,早上我上网查了,三千来块钱。

给他拿了书。

他非让我送上本。

我说,那你自己选吧。

他拿了一本《推拿》。

我说,师弟,我跟你讲明白,我卖给你这些书,我是亏本的。

他说,可别了,这点东西1000多块钱。

我说,这不是我自己印的,我应该是1200左右进的,要不,我要进货单给你看看?

他说,别,别,跟你开玩笑。

我说,淘宝最便宜也要1500吧?

他说,差不多。

我说,就是,你肯定是研究过的。

他说,我找你主要觉得你这边方便。

送走了他,我把卷帘门又拉下来了,我在想,当老师的,有一个算一个,抠的要死,关键是抠不到点上去。

该抠的不抠。

球友大哥觉得我没在总群里,很是着急。

把我拉进去了。

我是故意不进的,因为我嫌烦,四五百人的群。

进群后,我也很少说话,看看众人们的表演,我发现,人的潜意识里都喜欢炫富,炫富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

晒,我吃的什么。

所以,都在纷纷的晒肉,晒盘,晒酒。

我就当成了一个观察窗口。

看久了,我就把信息屏蔽了,太多表情,太多图片了,没啥意思,关键是没有营养,我就在想,管理是门艺术,管群更是艺术,毕竟缺少统一的向心力。

怎么管?

这才是大学问。

我觉得这方面,我是比较专业的。

你看我自己的群,每一句话都没有废话,因为我要求每个人不重要的话不要随便讲,因为所有人都会因为你的一条信息而摸出手机来,那么需要加上您的后缀,例如我发了一段文字后,我加上--懂懂。

你看,谁还会胡说八道?

我还要给众人洗脑。

怎么洗?

你的每一句话,要么给你加分,要么给你减分。

那么,你再掂量一下,这话还能不能说?

这些球友群、骑行群、户外群,只要没有规矩,不设门槛,最终一定是劣币驱逐良币,就是全是瞎扯淡,谁能蹦跶谁发言多。

聊的全是乱七八糟的。

一群很上档次的人,瞬间被拉低了档次。

这个东西是需要引导。

否则?

再大的群,用不了多久,就成了死群。

群,一定要成为智慧的聚集地。

而不是一汪水。

几个老友喊我去沂南吃龙虾,我不大想去,因为我不吃这玩意,最关键的一点,我骑摩托车出来的,戴头盔把头发压趴了,不好见人。

又是一群女人,还有我不认识的。

我不去。

我刷抖音刷到了大妹子,我把视频下载下来,发给了她。

特意截了个图。

留言里“喜欢这个临沂妹子”有4000多人点赞。

她说,我已经刷到了。

我说,最让我感动的是那个山东姑娘嫁到安徽的那个,遇到了山东老乡说的那番话,我人是山东人。

她说,我也刷到了。

我说,我看了,眼泪都出来了。

她说,有个采访稿,你一会帮我看看。

我说,行。

她发了过来,是记者已经写好了,发给了她,让她最终确认是否合适的,我看完后,我觉得不合适。

我觉得,过于拔高了。

我说,我建议改一改,今天的年轻人,格外的理性、睿智,很多东西已经不入脑了,他们自动产生了免疫力,反而觉得你太假,宣传绝对是双刃剑,最好的宣传是什么?你就是个普通姑娘,问你在黄冈想什么?你就说想念家里的地瓜面大包子,这是大智慧,就是你是一个有血有肉又很调皮的山东大妞。

她说,我也觉得哪里不对味,你一说,还真是。

我说,要高逼格输出低姿态,这样没有把柄在别人手里,跟人谈话,不管跟亲人还是同事,都要谨慎再谨慎,因为你现在代表着一定的权威性,你的任何话,特别是疫情相关的,都可以被拿来当铁证,例如我也写了一些对话,但是关键对话我没写,例如你对疫情的判断之类的。

她说,明白了。

我说,还有就是不管什么接见、慰问,他们找你,你就见,体验一下王者的感觉,然后一一放下,这是修行的过程。

方方老师写的疫情日记为什么争议这么大?

因为,她定位出了问题。

她是想替老百姓写点什么,记录点什么。

这个“替”本身就是居高临下的意思。

莫言提出过一个观点,写作要是什么姿态?我就是老百姓,我写我自己,我不替任何人,我自己谈我的感受,没有立场的,好也罢,坏也罢,那是读者的评判,例如读者觉得,我们日常接触的老师跟你接触的不一样,我们接触的都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

我是以我的角度接触的。

你是以你的立场接触的。

都没错。

你看,无论是报道美国的新闻还是中国的新闻,为什么那么多人骂?

因为,都有立场。

实际上,还有一种境界更高的。

我只是路人甲,只是真实对比,例如郭杰瑞为什么那么受人欢迎?

他只是实事求是。

很多人喜欢拔高自己,拔高采访对象,拔高小说主人公,其实呢?

你有这个想法,就是败笔!

不需要这么费心,你怎么想的,怎么看的。

怎么写。

我写的大高个,这只是管中窥豹,还有家长请他喝酒,喝了酒请他按脚,按完以后他说了这么一句:这里挺正规呀?!

你仔细品!

我怎么知道的?

我是牵线人,我能不知道吗?

弄的人家家长很尴尬,意思是是不是自己安排的不得体?

人是棱形。

多面体,你接触的都只是一体。

这不影响大高个是一个出色的班主任!

最近,朋友连续邮递了几次蘑菇,每次都不一样,这次邮递的是羊肚菌,媳妇问我:你知道是谁邮递的不?

我说,我知道。

她说,这个羊肚菌不错,你让再发点。

我说,行。

我们家就这样,跟读者关系是不对等的,全是收税模式,东西要就可以了,咋可能需要买呢?

我跟蘑菇大哥联系了。

那我总要提供点价值吧?

我认为,单纯的养蘑菇赚不了多少钱,蘑菇要想做大,要么推广技术,要么推广餐饮,全国范围内,我认为最好吃的蘑菇火锅在云南。

是我认为,我吃过最好吃的火锅。

唯一的缺点,略贵。

应该叫野生菌火锅。

就是各类野生菌,下到锅里,定一个闹钟,时间不到不能吃,超级好吃,当时我就在想,若是把这个火锅搬到北方,也绝对火。

我跟蘑菇大哥一讲。

他的观点是,大部分蘑菇,特别是高端一点的,基本都生长在云贵川,但是他们那边产量不稳定,真正产量稳定的反而是北方的大棚蘑菇,产量大采摘成本低。

口感呢?

一样的玩意!

我的意思是,若是能做火锅连锁,又能提供原材料,应该会比较火。

他们有类似的想法,只是不想做连锁之类的,而是想做成干蘑菇,然后做成家庭用的包装,例如一个包正好是可以煲一锅汤。

我特意搜了一下,云南也有卖的,类似的概念。

如他所言,比较贵。

除了云南的野生菌火锅,我还比较喜欢两家店,就是能让人有惊艳的感觉,海底捞也不错,但是海底捞的亮点是服务,我说的就是特色店,就是作为我们北方人,去一尝感觉特别爽,甚至之前没见过。

例如桂林的椿记烧鹅,还有就是贵阳的凯里酸汤鱼。

这些日子,我发现有近半数餐厅没有开门,有的可能是再缓缓,有的可能就打算直接关门歇业了。

悲观的人看到的全是悲观。

乐观的人看到的全是机会。

使我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篇科普,说山火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只有偶发的山火才能保证植物的多样性,大树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别的植物还有机会吗?

同样的道理。

一次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可能是一次很好的洗牌机会。

看你,怎么看!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4-08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师姐提拔。 小范围庆祝。 这种事,咱跑的飞快。 也是为孩子铺路,在小地方,只要是医生、老师,也就是将来你能用到的人,都会高看一眼的,积极维系关系。 提拔的多高? 可以理解为中层。 最初,她自己是保守着这个秘密,但是有校友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