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05-26

2020-05-26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05-25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05-25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段老师是我表邻居。 同一小区,不同楼。 为什么是表邻居呢? 他几乎不在这边居住,一年也就待个十天半月。 我们认识的很偶然,有年我开皮卡拉一个姐姐进山吃鸡,就在寺院对面,巧的是正好遇到了他们一行四人,骑着大哈雷去吃鸡,我认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晚上8点,外面电闪雷鸣。

小律师给我发信息:在家?

我说,嗯。

她说,我心情不好,想喝酒了。

我问,去哪喝?

她说,我不知道,我晚上没出来过。

我说,我去接你再说吧。

她问,你能出来吗?

我说,试试吧。

媳妇半躺在床上玩手机……

我过去跟她讲:可能要下暴雨了,我去仓库看看。

她说,行,那你注意安全。

我说,好的,我一会就回来了。

我们仓库在一二楼,但凡是遇到特大暴雨,必淹,倒也不严重,只是会从门缝里倒灌,也进不了太多,地面会过一层水,这个防不住,是城市排水设计问题。

我们县城东边高,西边矮,最矮的地方就是西边的沂河。

我们这一排建筑,都在河边。

理论上,淹不了,靠河这么近,多少水排不了?

可是,一下暴雨必淹。

轻的时候,马路交通瘫痪。(昨天又淹了,新闻频道有个航拍暴雨后的城市,就拍的这条路,更奇葩的是,正好把我车拍上了,我还在朋友圈调侃了一句:我上电视了?)

重的时候,这一排小区都要打响地下停车场保卫战。

车,也没少淹。

商铺就更不用说了……

更奇葩的是,这条街仿佛就是为泄洪设计的,一条泄洪渠在中间,两边为两条单行道,设计师是上海的,一个大美女,就是上次我写过的那个,想体验一下山东酒文化,结果被扛回去的。

我觉得这个设计很变态,把一条宽路设计成了两条窄路。

这个泄洪渠,里面跑汽车都没问题,为什么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我曾经问过大美女,她是这么答复的:泄洪渠本身的排水量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出在了最后一环,就是把泄洪渠里的水排进河里,这个管道太细,不属于我们的设计范畴。

明白了,大肠没问题。

是直肠太细。

那解决起来就简单了,把直肠拓宽就是了,若是拓宽不了,那就再植入一个直肠作为分流,总是有办法的,否则年年都有人喊冤,不是车淹了就是商铺淹了。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

前几天,我看了一个节目,是关于治理黄河污染的,陕西有几个小区就建在黄河边上,下游直接恶臭,原因就是小区把污水直排了。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没人管?

这设计到了环保、市政、住建。

牵一发而动全身。

看似很简单的问题,解决不了,之所以直排是因为附近没有市政污水管网,没有市政污水管网的原因是城市污水处理已经满负荷运载,除非扩容,扩容是需要场地的,那需要住建部门来批,关键是财政上又没钱,最终不了了之。

知道是不合适的,但是又解决不了。

不是一个部门或一个人就能拍板的。

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CCTV带着检察院去评估,然后倒推,挨着给各部门下发整改责任书,也就是说,你若是不执行,对不起,要对你提起公诉……

我开车出了门。

去接上她。

她问,去哪?

我说,这个天,去哪都不合适,在车上聊会天吧。

她说,也行。

我问,出什么事了?

她说,我太累了。

我说,你一个女人家,别那么累。

她说,我真的好羡慕你媳妇,至少永远不需要为生活奔波。

我说,不能这么想,你知道吗?人最痛苦的就是无聊,不知道该干什么,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看似是幸福,其实内心无比的煎熬。

她说,哪个女人不想做小女人。

我说,别想太多。

她说,作为一个律师,我太累了。

我说,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听你喊累。

她说,过去也累,只是没有今天这么挫败,今天有个当事人找我,我们约了2点,他可能1点就到了,然后不停地给我打电话,我跟他讲,我说2点到就肯定2点到,1点50又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说我2点前肯定到,我本身要午休,我平时步行上班,1点45从家出发,误差不超过2分钟,等我到了,他歇斯底里了,问我知道不知道耽误了他一个小时意味着什么?

我说,喝酒了吧。

她说,是的。

我说,做律师跟做心理辅导是一回事,接受的全是负能量。

她说,他就开始发酒疯了,问我眼里有没有客户?为什么让客户等这么久?我说我有午休的习惯,他问是抱着法官睡的吗?我提醒他,若是再这样无理取闹我就报警了,他一听报警,直接开始撒泼了……

我问,后来呢?

她说,拘留了。

我说,等他出来后,还是要小心点。

她说,是的,这种人就是不喝酒的时候,也是危险分子。

我说,怕他使阴招。

她说,我们这个行业,太累了,有些案子一接过来必然是败诉,事前咱也提醒过,事后他们就觉得咱不行,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找律师了,白浪费了这个钱。

我说,小县城就这样。

她说,还有个客户,胜诉后,要求我提出让对方承担他的律师费,我说这个不合理,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律师费都是自己承担,结果我当事人竟然说我向着对方说话,在他的理解中,他之所以起诉就是对方的错,所以要承担他一切费用。

我说,因为他们不懂。

她说,熟悉的朋友呢,不想找我代理,但是想让我跟法官打个招呼,我是院长还是县长?

我说,这就是之前我给你提议的,做减法,不怕业务量小,只做小众业务,只接经济案子,只做法律顾问,就足够了,什么狗撕猫咬的,一律不接。

她说,我现在基本就是这么一个标准,包括闹事的这个,这个案子也不错,胜诉把握比较大,标的额也可以,这个人平时也是笑呵呵的一个人,酒这个东西太可怕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太反差了。

我问,比我喝了酒还反差?

她说,你还好,虽然话多,但是不胡闹。

我说,上次我不是说过嘛,喝酒最难的是酒后保持优雅。

她说,事发后,我给老公打电话,他那边在执行任务,问了问有没有伤到?一听没伤到,安抚了两句,挂了,我跟寡妇有什么区别?越想越觉得委屈。

我说,他也给了你足够的自由,你跟单身有什么区别?

她说,一言难尽,谁没个小灾小难的,没个人给支撑着,一个女人家,还是太累,大半夜孩子发烧,我自己送到医院,人家都是一家三口,我是眼泪吧嗒吧嗒的,你看你媳妇刮了车,你跑的比兔子还快,我刮了车呢?被人吼一顿还要我自己处理。

我说,可以给我打电话。

她说,你就个嘴。

我问,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把我们给离了?

她说,有时,真这么想。

当时我怎么跟她认识的?我媳妇要跟我离婚,找律师起诉我,可能是吓唬吓唬我,小律师觉得你们不像要离婚的样,也没打滚也没闹,而且房产证之类的都写的我媳妇的名,因为财产而起诉离婚的很正常,因为感情不合而离婚的,很少。

你们这是?

她就想给调解一下。

调解来,调解去。

跟我成了好朋友,没事就一起玩耍。

她算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父亲干过大BOSS,公婆也差不多,算是联谊婚姻,她在地方工作,老公常年在外,经济方面她是可以的,吃的,穿的,住的,都属于比较优质的,她现在一年应该有大几十万的收入,她把功劳归结为了认识了我,有次还给我发了条信息:你果然旺女。

我给带去的业务多。

要离婚的,被起诉的,一些小案子,找我给转介绍的,我都直接给拒绝了。

没意思。

在小县城,我觉得她就算是比较有思想的,同是温室长大的,小律师有着浑然天成的老道,而我主任呢?则像没长大的孩子。

小律师有点像复制版的她爸。

待了一会,她又问哪能喝酒?

我说,我跟媳妇请假请了一会,我说出来看看仓库淹了没。

她说,好吧。

我说,你有什么事,当时就可以给我打电话。

她说,我不好意思打扰你。

我说,没事的。

她说,当时所里同事都在,若是就我自己,肯定吓死了。

我问,有没有当事人想睡你的?

她说,这一点很怪,你说是我长的丑吧?也不丑,算是中等偏上吧?跟我打交道的男人也不少,干什么的都有,从来没人提过甚至透露过,是不是我给人的感觉很冷?

我说,这是一方面,还有就是勾搭你是要坐牢的。

她说,我总觉得怪怪的。

我说,与身份也有关系,你是谁的闺女,谁的儿媳妇,谁的媳妇,你知道那个XX不?她闺女也跟我们骑车,可能每个男人都想,但是从来没人对她轻浮过,包括我跟她打交道都是礼貌有加,没有一句废话。

她说,没人喜欢,也是挺郁闷的。

我说,少来了。

她说,说起这个事,我想起来了,有一个,还是你介绍给我的,做纺织的那家伙,当时他弄了个顶账车给媳妇开,结果让人给偷回去了,他咨询我怎么弄回来。

我说,不是他媳妇,是在东环路开鲜花店的那女的,扎个朝天辫,奶很大。

她说,当时跟我说是他媳妇,还请我喝过一次茶,聊起来说跟我老公还认识,不知道是真认识还是假认识。

我说,他是天下熟,一天两场,中午一场,晚上一场,喝遍整个县城了。

她说,有次可能也是喝了酒,试探性的给我发了条信息:老公常年不在,你也不想?

我说,我现在基本不跟他玩了,他好色是出了名的,但是我认为不是缺点,是人就如此,只是他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而已,他吃软饭这个咱也不说什么,而是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生意人,跟我们有过生意往来,几千块钱,反正不到1万块钱,1年多没给,我从来不催账,在他身上是例外,我问了两次还没给,后来在一个酒场上,我故意当面说了他,他说马上就办马上就办,现场转给了我。

她说,看着就油嘴滑舌的。

我说,他身份标签不少,上着班,当着官,还经着商,大宝马开着,说实在的,我都不知道他具体是干什么的,是宝马车友会聚餐的时候,他去凑热闹认识的,请我吃过几次饭,他泡女人是不挑的,什么人都可以,也不区分身份,管她是谁的老婆谁的闺女,有个还是我朋友的媳妇,他领着到我店里,我也不好说什么,别的不说,大宝马挺唬人的。

她说,你也开着大宝马,咋没见你泡到?

我说,我也奇怪,是不是我长的就像司机?

她说,主要是你也不打扮打扮,太随意了。

我说,那家伙,我觉得就是个江湖老油条,女的为了他还争风吃醋,最奇葩的是什么?他一直都声称自己在XX局上班,我侧面问过XX局的朋友,压根就没这么个人,若是中午你劝他喝酒,他会来一句,现在纪委查的可紧了。

她说,影帝。

我说,差不多,倘若真是正式在编,不可能如此的高调在外做生意,但是这个身份比有钱还有吸引力,特别是对那些女孩而言。

她问,你们单位那么多女人,背后是赞美你还是批判你?

我说,当面的时候,恨不得都喊宝贝,背后里可能更多的是批判和不屑吧,曾经有人私下跟我打过小报告,然后贴了一句:你也知道,单位里女人多,就喜欢八卦,谁优秀八卦谁。

她问,你不生气吗?

我说,不生气,反而我很喜欢这种反差,就是见了面的时候,她们那种谦卑,没法描述,至于背后怎么着,那无所谓,她们之间相互请客都去那些地摊,请我则要去大饭店,觉得懂懂配得上这个标准,你仔细品品,很有意思,我很懂得如何讨好她们,就是定期小恩小惠,例如寿光西瓜来了,我每人送一箱,我就是确保一点,每个人当我面的时候,都是臣服状态,至于背后,那是过过嘴瘾,无所谓。

她说,你们单位那个XX不是开着宝马吗?

我说,她爹给买的,她是被八卦最多的一个,其实女人八卦呢,喜欢攻击女人,对男人更多的是包容,异性还是相吸的,有次我找一个姐姐办事,挺高傲的一个女人,办完后,我说谢谢你,她回了一句,能替你做点事都是我的荣幸。

她问,XX单位的那个小徒弟,还跟着你不?

我说,不跟了。

她问,睡过了?

我说,没,没,没,那是瞎胡闹。

她说,不是你说的嘛,要想学的会,跟着师傅睡。

我说,我要跟你讲讲,你都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圈子太小了,你知道她跟谁好过不?就是做纺织那哥们。

她说,看起来很老实很朴素的一个女孩。

我说,孩他妈了。

她问,结婚了?

我说,是的。

她说,南京大学毕业的。

我说,南京林业大学毕业的,是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我觉得她是挺有才华的一个姑娘,我还是那个观点,上班的就跟上班的玩,别去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圈子,看似每个人的道德防线都很强,其实真遇到了这些魅力四射的男人,不堪一击,喜欢上一个人就是瞬间的事,什么伦理道德都不管用,就是抑制不住去想一个人,没有接受过这种落差挑战的人都是很自信的。

她问,他们俩怎么在一起的?

我说,饭局。

她问,现在还在一起吗?

我说,具体我没问,是我发现她的一些细节不正常,例如她换了新款的苹果手机,这与她的收入不匹配,我就试探性的诈了一下,她就交代了,一说我就猜个八九不离十,我让她描述一下她眼里的他,那就是标准的男神,几套别墅,几套洋房,在单位是中层,纺织贸易遍布世界各地,是个标准的成功人士,他对她已经完全洗脑式控制了,让她承诺回家不同房,她就真的照着做,还想过给他生娃……

她说,对这个世界认知太简单。

我说,这不是我不带她的原因,这不算什么,任何女人若是遇到了绝对高能量男人的碾压,也会智商为0,她对这个层次的男人没有分辨力,大宝马开着你说是有钱还是没钱?最奇葩的是什么?她一直跟我讲,那个男人是有道德洁癖的,不轻易接纳普通女人。

她说,已经没脑子了。

我说,我不带她的原因有两个,也是一起喝酒,我问她,你回到县城工作,有没有后悔?她说后悔了,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未来与大学同学的差距越来越大,自己就是上了天也不过是正科退休,而自己的同学呢?他们在北京在上海,起点可能已经是自己的终点了。我问她对婚姻满意不?是上嫁还是下嫁?她说自己算是下嫁,但是肯定要再考走的。我问她,实事求是讲,你觉得我写的东西怎么样?她说,我觉得就是一个县城屌丝写的东西。我问她,这些年攒了多少钱?她说,没攒下,替父母还债了,还讲述了自己一些贫穷的故事。

她说,你嫌人家说你是县城小屌丝。

我说,有点,我觉得别人这么评价我是很正常的,特别是在一二三线城市的,他们瞧不上我是正常的,否则不是自己打脸吗?自己背井离乡,竟然不如人家在县城里活的好。但是,她这么评价我,我觉得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可能也是与她的专业有关,她是学汉语的,那么就会觉得我写的不过如此,从而我觉得她跟我学习也是虚心假意,而不是真心想学,真心学的前提是全盘接受,还有一点是什么?就是她太穷了,从小穷,家里穷,现在穷,这是很多人容易犯的错,特别是跟朋友初识的时候,喜欢谈这些,意思是你看我已经逆袭了,其实贫穷的背后是恶,就是你随时都会露獠牙,大家不会跟你深交的,有些跟我推销产品的,只要一聊这些,就是产品再好我也不用,因为我内心深处是害怕的。

她说,有那么点。

我说,我带她去见过我老师,我老师喜欢把人分为狼或狗,有的人是狼,有的人是狗,在社会上闯荡久的人呢?我们分辨不清他们是狼还是狗,因为已经有了保护色,足够圆润了,他们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狼是狗,人有两个状态,一是春风得意,二是一落千丈,有的人落到地上的时候很安静,但是有的,则会露獠牙,老师当时提醒我的一句就是,这姑娘若是一帆风顺,挺好,若是落到了地下,她第一个咬的人就是你。

她问,她老公知道他们的关系不?

我说,肯定不知道,她是绝对的放心单位,同事眼里,老公眼里,都是如此,从我写文章起,就接受过无数人的倾诉,我已经接受了一个事实,就是每个人都是反差的,就是你真实的样子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样子,每个人都有故事,特别是在情与爱的问题上,绝非表面的那么风平浪静,一生很漫长,总有人能让你瞬间怦然心动,关键是现在有微信,原本约会都需要面对面,要么打个电话,如今呢?一切都发生的悄无声息。

她说,其实没意思。

我说,吃素的最高境界是什么?看到鸡蛋就闻到了鸡屎,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讲的那个男人不?我问他为什么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女人多好,风情万种,他说自己闻到海风的味道就想吐。

她说,低级趣味。

我说,情不自禁还是比较好的,至于刻意的,我觉得浪费时间。

她说,你是吃撑了。

我说,我一直都素食。

她问,你觉得怎么判断一个男人真正的实力?

我说,看车看打扮,都容易看走眼,因为这两样东西太廉价了,买不了一手的可以买二手的,二手的还能贷款,首付非常低就可以,有10万元就能开上宝马5系,在县城,有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他住在哪,若是再有机会能去他家里,基本就八九不离十了,家是里子,信息量最大,用的什么牙刷,什么马桶,装修风格,吃饭用的碗,床单被罩……我被人忽悠了几次,事后复盘,最大的漏洞都在这里,就是他的外在与居住环境都严重不匹配,马虎了。

她问,生日那天,你怎么知道那花是我送的?

我说,送花的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哪个小区的,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让给送到店里去了,到了下午,花店老板加我微信,我就问了一句,是谁送的?她说是匿名,然后我问你们家店在什么位置?我一看,就在你家附近,就确定百分百是你。

她说,我原本是想选玫瑰的,但是你生日日期太特殊,怕被你媳妇误解。

我说,她不介意这些,因为这些事在我们家是常态。

她说,我怕5月20花就不新鲜了,特意提前了一天。

我说,很新鲜,很好。

她问,你媳妇这次没团花?

我说,没。

她说,这么好的机会。

我说,鲜花不赚钱,罗永浩前几天不是刚演砸了吗?鲜花比什么都娇贵,有绝对的时效性,我媳妇团花的日子里,我也旁观学到了很多,刚拿过来的花就跟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很丑,客户是接受不了这个状态的,所以必须先醒花,花能开多久与醒花的水平有直接的关系,若是花在店里的时候已经是最佳状态了,拿回家放不了两天,鲜花电商不可能赚钱,因为这个玩意是这样的,你完美服务100次只要有一次花有问题,就流失了一个客户,咱这边有的女人,看着也当官,平时也挺大方的,因为十块钱能跟我媳妇对骂……一个嫌这弄的什么垃圾?一个直接退了10块钱给对方,然后开始了。

她问,你看好电商直播吗?

我说,什么智商的人才会在直播中购物?这跟过去的电视购物有什么区别?罗永浩也干不久,他若是真的有品质洁癖,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恶心,现在已经能感受到他有这个情绪了,我认为购物会回归购物本身的,就是你需要什么就去选什么,而不是别人在那里BB什么你买什么。

她问,最近去乡下了吗?

我说,昨天还去了,有个扶贫贷款,没多少钱,8000块钱,五年期,还不上了,村长的意思是用集体经费给还上,结果有人不同意,后来村长就想邀请我们这些在城里居住的村民,看看能否众筹一下,把这个钱还上,等这个人有钱了再还给我们。

她问,为什么必须还?

我说,贷款的目的是什么?消灭贫穷,结果五年了,更穷了,说明你村长工作做的太差了,他会砸了饭碗的。

她问,会不会是恶意拖欠?

我说,游手好闲,你就是给他一座金山,他也给你折腾上,之前咱这边不是出过一个大学生村官嘛,还上了报纸、电视,省内很多县市都派工作组来调研学习,他发明了一个一对一帮扶式养猪,例如我可以跟一个农户结对,我提供母猪和饲料,卖了猪之后,我们联合分成,前期搞的特别好,也的确带动了一些农户,后来乱了套,猪动不动就报死亡,拍照,埋到地里焚烧,把猪耳朵割去备案,待人走后,就挖出来再卖了。

她问,为什么?

我说,那都是好猪,肉可以正常卖,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把钱套出来,农民?是最狡猾的群体,他们缺的不是机会,不是资金,就是没开化,不是别的原因,所以扶贫最重要的是扶教,让孩子读书,接受教育,你看,我若是不读书,早早的打工,也不可能跟你坐在同一辆车里,就是这个道理。

昨天我回去的时候,还有个大叔在村长家玩耍,他之前是管计划生育的,镇上的,我问他,如何看待计划生育?

他说,那都是管穷人的,有钱人你管不住,就想三娃,你不是一个人只让生一个吗?那娶三次可以不?

他谈了一个很奇葩的观点,为什么现在社会上那么多人当小三?

不是别的原因。

就是因为缺少了妾文化。

今天,老男人逐步垄断了核心社会资源,而后浪小姑娘呢?除了美貌别的啥都贫乏,那么,妾出现的一切土壤都具备了,可法律上却没有一个相应的生态位,那只能把这些逼到地下,你看看县城里那些土老板,哪个不是妻妾成群?

千万不能让纳妾合法化。


否则?

咱的女人们,宁愿做王思聪的万分之一,也不愿意做咱的唯一。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05-27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老家来了个亲戚。 我喊表哥。 不算亲,也不算不亲。 虽然喊表哥,但是年龄差很多,他应该50岁左右。 他们一行四人。 其中有个还是他们村的村主任。 找我有事。 什么事? 表哥做木头生意…… 树这个玩意,栽的时候没人管。 但是,杀的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