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0-11-02

2020-11-02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0-11-01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0-10-30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 读我回农村的第二年,结婚了。 有个根本性的原因,就是父母对我回农村的理解就是以后是个地道的农民了,没有太多指望了,又是大龄青年了,既然如此,早点结婚吧,否则人家都笑话,我是从上海回的农村,在上海时女朋友还是成群的,但是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小马姐,差不多90后。

县城土著。

俩娃的妈,老公在智利打工,一年或两年回来一次。

她基本是全职妈妈。

老公的工资由本地劳务公司直接打到她的卡上,一年差不多能发到八万块钱,这是净利润,毕竟公司还管吃管住管机票呢。

最初,我们是在一家酒庄认识的,卖红酒的,县城卖酒就是卖关系,所以卖酒的往往有个私人会所,但是呢,红酒季节性太强,例如夏天没人喝,一年酒精的整体消费量是固定的,夏天就是啤酒,冬天就是白酒或红酒,因为季节性强,所以一般的酒庄养不起固定的厨师,那咋办?

就找流动厨师。

未必是专业厨师,往往找家庭妇女,有几个拿手菜,干活很利索,就是做家常菜,例如炒个青菜,炒个小鸡,炖个鱼,一桌七八个菜,大家觉得有家庭气息。

小马姐就是类似的流动厨师。

都说她饭做的好,还会蒸馒头。

做一顿饭,若是只负责炒,是100元,炒完就走,若是负责买菜加事后收拾盘子刷锅刷碗是200元。

她不愁生意。

为什么?

这个东西就跟传销似的,咱去吃,觉得吃着不错,就要个微信,下次让去咱那边做饭,甚至要抢。

最初,我以为她比我大。

不爱打扮,显成熟,另外可能生活条件好了,腰粗腚大,最初我以为她40多岁,酒庄的老板也是个女的,跟她以姐妹相称,意思是一起吃点吧,吃完再收拾一下。

在酒桌上,我端详了一下小马姐,发现她不丑,很标致,应该年龄也不大,年龄大小怎么判断?

最简单的办法,看脖子上的皱纹。

若是道行再深一点?

看眼睛。

眼睛的清澈度与年龄成反比。

那时,餐厅我还没开,我书店也有个厨房,只装修了,没使用,我在想,其实偶尔喊她过去做饭也挺好的,而且我们离的也很近,就这么加了微信。

因为她是流动岗,所以我觉得不存在抢人问题。

而且,我一般是中午请人吃饭,晚上我反而不喜欢吃吃喝喝,浪费时间,关键是晚上喝了酒容易起夜,起夜的结果是第二天文章写不好,写不好我会觉得很内疚。

而酒庄用她呢?

一般是晚上。

不冲突!

让她来做过一次,菜我都让同事切好,她直接来炒就行了,炒完菜一起吃的,也没把她当外人,她还非要跟我合个影,说她有个堂弟说是我读者,很崇拜之类的,她要合影发给他。

我给她转钱,她不要。

直接点了退回。

我让同事给她拿的现金,给了200元,也没让她给收拾碗筷,对于这些事,我是怎么认为的?人家靠体力赚钱,不容易,咱又不是天天用,能多给点就多给点。

又一次,深圳来几个朋友,下午才到,我在想,别出去吃饭了,浪费时间,就在书店里做个饭,聊聊天,不是挺好吗?

当天下午,我联系小马姐。

她说红酒庄那边也要做饭。

我说,那你去那边吧,我这边无所谓。

她说,要不,我跟她说一下。

我说,不要,不要。

最终,她去了那边,女人之间可能话也多,把我找她做饭的事也说了,因为这个事酒庄老板很不开心,觉得我挖她墙角,另外就是乱出价,反正给了我一箩筐的怨言,她没守着我当面说,是背后说的,又传到我耳朵里了。

我就觉得,真没意思,也有可能是几个人声讨起了懂懂,她说起了这件事,当佐证了,前几天我不是在抖音发过一段话嘛:一起鄙薄他人比一起称颂他人更容易使议论者有亲密无间和勾结在一起的感觉~

餐厅装修好后,我发了个招募临时厨师的广告,就是试试水,小马姐找到了我,是直接跑来了,说她中午没什么事,能否每天过来做饭?不需要每顿一给,可以开工资,一直干到招募到正式厨师。

吸取了前面的教训。

特意问了问她,你现在中午有没有帮别人做饭之类的?我可不想牵扯进去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的思维很简单,就是我出钱您做事,别搞的仿佛我欠谁人情似的。

她说,偶尔帮刘总做顿饭,但是那个无所谓,他自己本身会炒。

我问,哪个刘总?

她说,XX物业的那个。

我说,知道了。

这个刘总本身在单位上班,也是吊儿郎当的,搞了家物业公司,就在小区门口,其实就是半个会所,整天喊人过去吃饭,我也去吃过,小马姐说的没错,刘总本身就会做饭,不仅仅他会做饭,整天盘踞在那的几个食客也会做饭。不过小马姐一说刘总,我就觉得这里面故事不简单,因为刘总的特点是什么?

好色,超级好色,就是为集邮而生的,据身边人讲,连物业公司里比较顺眼的保洁阿姨也没剩下,就好这一口。(为什么我觉得跟刘总不是抢食呢?因为依我对刘总的认识,他是不会给她钱的,顶多是个画个饼,刘总做事向来如此。)

我让她自己出工资,她说四千,一个月休四天。

我说,可以。

实际上,我们这边并不是天天开火,你要这么想,你就是每天找群人来吃饭都很难,这个东西需要养,循序渐进的做回头客,何况前期咱也不要钱,人家也不好意思频繁来。

其实,挺清闲的。

有时甚至连续四五天没事。

有天,她突然请假,说小孩怎么了,但是这个请假有些突然,那天我正好在餐厅,很无意的听到了她请假之前接的电话,应该是有人喊她过去做饭。

倘若,她实事求是的跟我讲,咱这边没什么事,中午刘总让我过去帮个忙,您看可以不?

我肯定说,可以。

毕竟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看我们同事就知道了,上班都是自由的,也没有打卡之类的说法,放假比公务员还频繁,平时双休,一天就上那么几个小时,我对人都是很宽松的,从来不计较,也没训斥过谁,还生怕别人不开心。

她欺骗了我。

从接电话的语气我可以判断出,她跟刘总有过故事。

这个东西骗不了人。

她偶尔骗我一次,我也不大在意,你要这么想,初中都没毕业的人,你还能指望她有什么契约精神之类的?只要别太离谱,咱都包容。

又一次是什么事?

是我们这边要开火,刘总那边也要开火。

她选择了请假,说是家里有事,很急,那天我在老家,我回城时特意走了刘总门口,发现她车停那里。

我也没点破,毕竟她那厨艺凑合着吃还行,卖钱不行,咱本来就是过渡一下,到月底咱不用了就是了。

我跟她谈了谈,她也接受,毕竟不是专业厨师,而咱是要营业的,要赚钱的,那么肯定要专业的厨师甚至团队来做,当时厨师已经上岗了,她欣然接受。

我还特意请她喝了个酒。

她不胜酒力。

我就试探的问了一句:你说,刘总这个年龄,阳痿了没?(我这么问,她就知道我知道,但是她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推测有可能是刘总告诉我的。)

她说,的确不大行了。

男女之情是人家的私事,与咱无关,只是我太了解刘总了,他去学校给孩子缴个学费,都非要加会计微信,那会计还是我师妹,把聊天记录都发给我了,嘘寒问暖,又是叫宝贝,又是叫女神,就是一个焦点永远在女人身上的男人,因为这个不知道惹了多少鸡飞狗跳,现在年龄大了,忽悠年轻姑娘有难度了,标准越来越低了……

从我们这边走后,她又回到了原来的流动岗模式。

偶尔,我也会在朋友们的私人会所里遇到她。

也打招呼。

只是称呼变了,过去她可能喊董哥之类的,后来都统一喊董老师,我身边同事都这么喊,过年的时候,她灌了香肠送了我一些,说是很高兴结交到我之类的。

她就是城中村土著,对送礼的理解就是礼尚往来,所以咱不能真的只收不回,那样她会记恨的,当时我同学做大米,送了我不少,我就开车给她送去,她家是平房,我给搬进去,放厨房里。

在厨房里,我很无意的瞥见了一把铁勺子,就是吃饭的那种勺子。

这个铁勺子是我找日本朋友代购的。

当时代购了12把。

我一看就知道她是从我那边拿的,因为这个很难买到,除了我那边,别的地方也没有,为什么丢了也没发现,因为我对东西管理都是马大哈,另外有时朋友来吃饭,看到盘好就要盘,看到筷子好就拿筷子,一直都是开放式管理。

我也没说什么,装没看到,走了。

这些,我都理解。

水至清则无鱼。

拿点,顺点,都是人之常情,我村一个在学校食堂当切菜工的,他怎么偷肉?把肉用保鲜膜一包,然后扔进垃圾桶,出去倒垃圾的时候再捞出来放车里。

我们工地上有养大车的,既养工程车又养长途货车,招募司机的时候,司机自己就明着说,老板跟车月薪1万,老板不跟月薪4千,这些车队老板最终都成了人性高手,怎么才算人性高手?就是把这些灰色损失理解为了成本,知道没有不偷的司机,监管成本太高了……

再后来,我看小马姐偶尔也看我文章,也点赞,还打赏。

那我觉得很不好。

看篇文章1块钱,说起来无所谓,其实是很奢侈的行为,你想想,咱什么时候看文章还花过钱?这是贵族消费,所以我看到以后,我第一时间给她发了个红包,恰好那天是个节日,我给了她200元,让我哄着收下了,不知道有没有喊她宝贝,反正她很开心。

我是这么想的,给你200元,哪怕你哪天觉得看文章里的某个观点恶心了,也不至于说自己心疼自己打赏过的钱。

人什么时候会变的斤斤计较?

当认为付出不值时!

而且,从长远来讲,我一定会得罪她的,她若是什么都跟我想的一样,那她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当她觉得有些观点挑战了她的底线,她就会觉得恶心。

你知道吗?

每天有50多个人取关我。

取关的原因是什么?

就是突然恶心了,是被文章中的某句话恶心到了,例如“连初中都没毕业”。

红包以后,她跟我聊天越来越频繁,尺度也越来越大,包括谈她的一些隐私,例如跟刘总,还有村里有人总是送东西给她,这么说吧,为什么女人独居后很容易出问题?因为女人需要的往往并非是那个事,而是觉得没个男人没个依靠,特别是喝了酒,特别容易哭,一哭就容易找人打电话……

据她自己交代,跟刘总就一次,就在刘总办公室,她在收拾桌子,他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她觉得很紧张,觉得刘总高大上,不好意思拒绝,刘总呢?就是跑马圈地,我吃过了就行了。

有天,她问我男人多大年龄就不行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

她说,我遇到了一个53的,太厉害了。

我问,怎么认识的?

她说,也是饭局上认识的,而且就住一条街上。

53这个,给BOSS开过车,而且是文化口的,所以他做的生意一直都是游走于法律边缘的,例如游戏厅、黑网吧,说是这两年主要做无人超市。

说是很赚钱,早已经不给BOSS开车了,已经混入成功人士圈了,开了一辆大路虎……

女人,一旦在床上认可了一个男人。

基本就是全身心的接纳了他、崇拜了他,包括最近有个亲生妈妈和男友共同虐打6岁儿童的那个,其本质就是什么?妈妈把孩子当投名状了,证明自己的爱。

什么虎毒不食子?

老虎、猫,都是吃娃的。

人在爱情面前,孩子也可以当筹码的!

小马姐问过我一次,男人想把电影院前面的一个无人超市卖给她,还不便宜,连货带租金13万,说是用不了一年就能回本。

我问,就凭你们这关系,咋不送给你?

她说,那不现实,毕竟人家有老婆有孩子,也没法交代。

我问,你有没有进去参观过?

她说,没有。

我说,你进去一次,再决定。

过了几天,她给我发信息,说进去瞬间羞的脸通红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问,还想做不?

她说,不想了。

这一页,翻过……

又很长时间没联系,期间给我发过几次照片,她在健身房打卡的,说是要减肥,我推测是某个男人嫌她胖了,听起来她仿佛很开放,其实不然,她就是一个很地道很普通的家庭妇女,之所以有这些故事,其实都是被碾压状态,因为她接触到了不属于她层次的圈子,男人约她毫无阻力,势差因素,这就如同主任医师与实习生,只要他想,就没跑。

什么道德,什么责任,都不再好使。

顺便分享之前摘抄的两段话:世界大多数是无趣又正常的普通人,乌央乌央的,偶尔冒出来一两个有趣闪光的人,让人宝贝,一心只想着要和他们做点什么。

怎么说呢?

高一个LEVEL的人对于低LEVEL的人而言,就是宝贝模式,毫无抗拒力。

另一段是?

你在纸上写了很多的择偶标准。他必须优秀上进,博学富有。但是突然有一天,你遇见一个人,你发现他跟你写的所有词,都不沾边。但是你就是心动了。

把择偶标准改为道德、责任,也是成立的。

我很爱我媳妇,从来没出过轨,最近几年我在给范冰冰做经纪人,我每天接触的全是女明星,一个个跟天仙似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很喜欢我,给我发信息,给我性暗示,给我送礼物,买手表,买衣服,我总觉得,再这样下去,我早晚要对不起我媳妇,主要是,她们太美了,比画中的女人还美。

所以,我觉得小马姐的一切行为都是合理的,换成了他们村的任一家庭主妇,都是相似的状态,男人常年不在家,又是自己很喜欢很尊重的男人突然对自己好,怎么把持的住?

人在绝对的势差下,毫无抵抗力,很多人嘴硬的原因是什么?从来没接触过高势差,这就如同我们村青年喝酒时说的,他一辈子都不会背叛自己的老婆的,自己的老婆就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他说的是真心话吗?是的!因为,他娶这个媳妇就费了全家之力,还背上了饥荒……

我觉得普通人不适合去健身房。

这?

因为,太浪费时间。

又没有太强的动力,那天健身教练跟我讲,凡是说为了健康而来办卡的,都是韭菜,坚持不了几天,哪怕坚持几个月最终也会放弃的,真正能坚持下来的,都是最表面原因的,例如想要翘臀,想要打比赛,想要脱衣好看,想要当网红,就是目标明确,就是想拍照想展示的,从来没想过健康问题,这种都坚持下来了。

小马姐真没坚持多久。

放弃了。

说是练了臀肌以后,超厉害,让53那么强大的男人成了秒哥,不自信了。

顺着这个话题,我又问了问,他问你借钱没?

她说,没有。

一般游荡于女人之间的男人还有个特点,特别是这种技术男,往往会问女人借钱,特别是从上往下借,例如小马姐,手里有钱,几十万存款应该有,老公这些年赚的钱都在她手里。

我问,你最近在忙?

她说,想上饮料售卖机。

我问,赚钱吗?

她说,赚!

我说,那就行。

给我发了一箩筐信息,叫什么一元嗨购,例如饮料是3块钱一瓶,你可以1块钱试一下运气……

她搞了六个机器。

其中一个就放在我原来办公室的电梯口。

最初,我不知道是她的。

有天,刘威跟我讲,楼下的饮料机可以抽奖,1元就可以,让我有空去试试,那天真的很晦气,楼上死了个租客,尸体走电梯,正好让我遇到了,关键是我进了电梯后才发现,我若是突然说不坐了,那让人家家属显的很尴尬,就跟着一起下了楼。

这就是我为什么经常说,不要轻易做日租房。

日租房是可以逃避监管的,例如不用身份证就可以开房,例如她们找我,偶尔会这么提醒我,放心,不用你身份证,也不去酒店。

就是去这类日租房,有公寓,有民宅,有别墅。

具体什么样,我不知道。

因为,我没答应过。

当时我还问了问警察叔叔,像这种意外身亡的,要担责任不?警察叔叔说,不做实名登记肯定要做行政处罚,至于别的,家属可能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毕竟死你屋里了。

我下楼的时候,花1元扫了个码,真的中了一瓶雪碧。

不过,我就买了那一次。

里面还有香烟,有白酒,我没仔细研究,机器上贴着二维码,可以加群之类的,更多咱没研究,毕竟我需要买东西一般都是让别人去给我买,我自己顺手买个饮料还是可以的,再多了,就嫌麻烦。

这个东西貌似还需要WIFI,因为网络不稳的问题,她问过我,希望我帮着协调一下,我把这个物业上的朋友的电话给了她,顺便问她一年租金多少钱?明年可以找我租,因为他们欠我钱,可以割账,说起这个写字楼,我就气的头疼,现在还欠我2万块钱,之前我写过,一家地产公司决定破产时,就没有人能奈何的了他,你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认了。

我问小马姐赚钱不?

她说,还可以。

我说,你这是约P约到财神爷了。

她发了个敲打的表情……

后来,很少联系,我们餐厅正式运营后,我去别人家吃饭的频率也低了,偶尔大家约着吃饭,我就喊他们过来,要么去大点的饭店,我不喜欢去他们那些又窄又矮的小屋子里,我对豪华的第一评判标准就是层高。

包括我买现在的书店,就是因为看中了层高,没有层高是没有灵魂的,你看看那些所谓的欧式家装,你知道为什么那么丑吗?是因为你没去过欧洲,你知道欧洲房子有多高吗?有层高才有层次感,欧式风是建立在高层高的前提下,你那不到3米的层高就是让潘长江穿上了旗袍。

出去吃饭少了,遇到小马姐的概率就小了,当然若是实在无聊可以约她玩玩,但是咱对她没兴趣,就是个农村娘们,而且她不占便宜不松裤腰带,而咱是什么人?不给咱钱咱也不松。

一直到了前天。

她突然联系我,要见个面。

我说,我在书店,你来吧。

她来了。

我以为是情感纠纷,例如跟53或老公闹别扭了,我不愿意听这些倾诉,在我眼里,这些事都不叫事。

很憔悴。

瘦了一大圈。

拿了一大摞材料……

原来,她进去了很久,刚出来,办的取保候审,罪名是开设赌场罪,涉案人员100多人,她是第三批,前两批都已经宣判了,金额差不多(她获利30万),代理级别差不多的,判3年左右,实刑。

我问她53抓了没?

她说,他没事,他的机器后来都给了我,都算我头上了。

我问,就是花1块玩这个就算赌博?

她说,说来话长。

听她讲讲,我都觉得很恐怖,就是玩这个1元嗨购,有人一个月能花八九万。

这个案子是从外地查过来的,因为疫情问题,分批宣判,就是总程序被抓了,下面所有代理全是同一个罪名。

我问,你之前知道是违法的不?

她说,我不知道。

我问,因为什么取保候审的?

她说,我这个情况的确特殊,我俩孩子,老公在国外,又没有公婆,村里出了证明去了人,交了钱,另外我退赃了。

我问,真赚了30万?

她说,感觉没有,也就是十万八万的,所以一算出账来,我都觉得很惊讶,这里面很多是不能算利润的,例如我们要场地租金吧?要交代理费不?

我问,那些实判的退赃了吗?

她说,没有。

我问,你请律师了吗?

她说,请了。

我问,律师怎么说,能缓刑不?

她说,董老师,我跟你说真心话,他说能缓刑,但是开了个价,10万元,出来后,我咨询了一圈,我也不是奉承你,我只相信你,我觉得你能说真心话,你跟我说,你怎么觉得?

我说,从能取保候审角度而言,是有缓刑的可能性,但是呢,因为同级的都宣判了,那么你可能也会判实刑,在所有案子里,最难运作的就是团伙案,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觉得辩护重点要突出退赃、不知道违法、农村妇女、家里有娃,尽最大可能争取少判、缓刑。

她问,10万元那个靠谱不?

我说,这是律师行业常见的对赌游戏,就是赌概率,有点类似公务员考试包过,现在司法很公正,律师很难左右结果。

她说,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祸。

我说,好好炒菜就挺好的,别乱折腾,那个男人他没说什么建议?

她说,我出来后,他都不敢接我电话了,他生怕我把他牵扯进去,我找到了他,他一直在跟我打听,有没有问起他之类的,不负责的一个男人,不说了,这个事不怪别人,怪自己。

我说,三年其实一眨眼就过去了。

可能是在里面被教育的很好了,她基本没什么怨言,很认罪,很坦诚,跟我聊天就仿佛在跟法官聊天,动不动还自我反省几句。

我说,到时,你若是有机会,就自己辩护几句,自己就是个农村娘们,什么都不懂,就是想赚点钱,而且为退赃,借了不少人的钱,愿意重新做人,希望法官能给个机会,孩子都在家没人照顾,然后就是哭,说对不起家人,对不起社会……

主基调就是,我是个傻子,我误入了歧途,我愿意赔偿,愿意改正,希望能给我个机会。

她出事后,家人通知老公回来,但是因为疫情问题,回不来,但是老公也跟家里兄弟讲了,就是尽一切能力救你嫂子,该退的退,该赔的赔,你嫂子一个人在家又当爹又当妈太不容易,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好在什么呢?

她上这个项目时,征求过老公的意见,老公当时也同意。

所以,才没有过多的责怪。

我以为老公出去打工攒了不少钱,连她这几年赚的在内,家里一共凑了20来万,又发动了亲戚朋友凑了10几万,连律师费带打点各路神仙,算是把家里掏的空空了……

交流过程中,我翻了翻她的材料。

原来,这里面玄机很深,机器上的那个二维码是引流的,引来后让这些人再加群,怎么说呢,就是不在机器上也可以一元嗨,只是奖品更诱惑人了,赔率更低了,例如可以抽一条中华烟,大家怎么想?哪怕玩上200块钱的中条中华烟也是赚钱的,而且呢,你不要烟可以赔给你现金。

我就说嘛,单纯的几个机器,不至于犯这么大的事!

应该这么讲,这么多年,53就没改过行,一直都游荡在类似的擦边游戏周围,他可能也真是出于好心,帮她赚点钱,没想到,好心帮了倒忙。

不是所有哎呦,都是因为舒服!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0-11-03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小邓,表同事。 什么是表同事? 就是在一个系统里,不在一个部门里,说起来认识,但是无深交,最初是因为下乡扶贫认识的,一起扫地,一起合影。 也是土著。 不仅仅是土著吧,还是核心街道上的。 传言,那里的人,骁勇善战! 那天,鸡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