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07-08

2021-07-08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1-07-07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1-07-07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在网上,看到一个大讨论,方言对颜值影响有多大。 有人跟了个帖:一想到夏雨荷是山东人,就无法把她与仙女联系在一起。 还有人给改编了台词——皇阿玛:这位姑娘请留步!夏雨活:俺看,就木有这个必要了吧。 我觉得这句台词里,最经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我在延安,逛枣园。

我哥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不一定,朝回走了。

他说,你看看地图,你离延长远不?

我说,几十公里。

他说,曹老板在那边,你可以过去看看,租的咱的设备,他怎么不请你吃个饭?

我说,我跟他又不熟。

他说,我跟他说了,我说问问你,你有空就去,没空就算。

我问,需要我去给收租金不?

他说,那不用。

我说,我看时间安排。

他说,你过去看看也不错,石油项目。

我问,他在那边吗?

他说,在。

我问,能带我去石油生产现场吗?

他说,没有问题。

我说,那可以的。

我哥看我略感兴趣,就跟曹老板说了,曹老板是日照人,属于游牧民族,做终极承包方,干钻探施工的,带着一群五莲民工四处流浪,远至新疆、云南,赚不了多少钱,一年也就是大几十万,就是辛苦钱。

曹老板很热心,把电话打了过来。

说安排一起午饭。

都安排好了。

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去吧。

他们钻的主要是观测井,用来观测地下油质、水压,所以施工点就在原来的油井区,恰是七一期间,又是延安地区,所以管的很严,他让我把车放山下,他开工程车来接我,还给我准备了安全帽、白衬衣。

为什么这么敏感?

因为,旁边就是炼化工厂。

有两个钢烟囱在冒火。

我感叹了一句:这火,做饭挺好的。

曹老板说,做饭?瞬间就把锅融了。

我问,那是什么燃料?

他说,就是天然气,原油上来后,主要是水,其次是油,再其次是天然气,但是天然气含量不高,单独提炼的商业价值不大,所以就直接点了,专业术语叫天灯,但是从长远来讲,环保低碳是主流,炼化厂的天灯逐步都会关闭的。

我问,若是开发成商业天然气呢?

他说,不够成本。

我说,若是不点火呢?

他说,也许会炸。

我说,所以点了是最合理的。

他说,是的。

我去施工现场看了看,已经钻到800多米了,我问观察井要钻多深?他说不一定,一般油层要在3000米到5000米之间。

每钻一段时间,会换个取样钻头,取样出来研判一下。

我挨着研究了一下钻头,跟我们常见的钻头不同,这些专业钻头上面还带着齿轮,貌似齿轮也可以动?最初用粗钻头,越深了越用小钻头,最小的钻头只有拳头那么细,最粗的钻头有半个老婆腚那么粗。

曹老板看上我手机了。

真如我哥所言,这些人很注重谁用什么手机,问我是苹果11还是12?是什么款?什么型号?

我说,具体我也不清楚,朋友刚送我的,理论上应该是最新款。

他问,贴膜没?

我说,没贴膜没戴套,坏了就买个新的。

他说,土豪。

我心想,这也叫土豪?这不是常规操作吗?我没贴膜没戴套是因为我换了手机就出门了,没来得及,我觉得苹果12还是需要用个外壳的,因为这个手机太滑了,就跟泥鳅似的,总是拿不住。

又看上我车了,问我多少钱买的?是不是泡娘们很好使?

我说,娘们没有懂这个车的,一般都是男人才喜欢这个车,何况咱什么年龄了,咋可能还去搞小年轻玩的那一套?还去泡妞?有那个时间用茶杯泡个枸杞不香吗?!

午饭,跟他们一起吃的大锅饭。

炖了一锅羊肉。

四个民工一起吃的,应该属于组长系列,可能是长期缺女人的缘故,一顿饭聊天就没离开B,全是荤的。

饭后,我问曹老板,他们找小姐管不?

他说,不管,有些时候是他们下去找,去附近村庄找老太婆,有些是四川重庆那边的女人上来找,听说发工资了,就上来住个三五天,也有有本事的,会玩微信,自己钓,不花钱。

我说,这东西也没法管。

他说,都是正当年,怎么管?

我问,多久回一次家?

他说,半年左右。

也理解……

理解归理解,我觉得还是风气问题,我们自己的工人,貌似没有这些事,也有可能有,但是至少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讨论,因为我哥这个人很忌讳这些,觉得你们出来赚钱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老婆孩子,咋能在外面跟别人好呢?还有一点,就是核心骨干都是我们本家人,不是叔叔大爷就是哥哥弟弟,大家都很注重这些伦理道德的事,也正是基于这个前提,我哥整天教育我,嫌我天天跟娘们在一起,不正向。

基于我们自己家的工人,我看曹老板的兵才觉得比较诧异。

还有一点,我接触到的我们的工人,都是当日往返的,住在家里的。

也就是说,有女人。

我们还有一些工人,是在国外的,他们是没有机会到外面去找,因为全是圈养模式,例如在安哥拉,基地三面是沙漠一面是大海,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厨师跟司机出去买菜都需要翻越沙漠,语言不通,大家没有机会接触到女人,有没有人有女人?

那些正式工,当官的,例如XX公司驻非洲代表。

他们是有情人的。

要么,国内带去的。

要么,非洲小黑,而且一定是从年龄小的开始找,就是确保别人没碰过的,十三四岁的,全程圈养在基地上,等自己走了,要么送朋友了,要么打发走了。

这些,我都很熟悉,因为我去找他们玩耍时,我是跟领导层一起吃饭的,厨师单独给我们做饭,有些人不避讳,会带着情人一起跟我们吃饭,其中有个女孩后来还跟我成了老铁,现在淘宝做的可好了,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就是她跟我讲的,非洲人的皮肤你别看着黑,可滑了,就跟绸缎似的……

工人不馋吗?

也馋,但是没钱。

为什么没钱?

所有工资,都发到老婆卡上。

工人在当地,只有合人民币800元左右的零花钱,还有就是管吃管住管机票,就是不让你拿钱,你没钱你拿什么包情人?

想女人怎么办?

忍着!

出国打工,一年能发多少钱?

六七万块钱,人民币。

不要觉得少。

因为,这是最终剩余的,不含吃穿的!

我也不确定工人们馋不馋,因为工人区与领导区是完全分开的,两个不同的生活区,基本物理绝缘,住的标准也不同,领导每人都是单间,从这个角度讲,自己有情人之类的,工人也不知道,顶多是无意窥探一下,猜想一下。

你以为出国打工就住在城市里啊?可以四处闲逛?那是不可能的,你没看新闻吗?动不动就是恐怖组织袭击了中国某个工地,就是类似的一窝端。

出国打工,只要是去这些贫穷国家,基本都是圈养模式,所以好好读书,争取别打工,好好读书也未必不打工,上次同学聚会,我有大学同学竟然在韩国干装修,不是搞设计,就是搞具体施工,用的旅游签证,隔一段时间回来一次,说一年能收入接近二十万人民币,我没羡慕他的高收入,只是觉得你毕竟是个本科生,咋能干这个呢?!

继续说曹老板。

吃过午饭,带我去看了看磕头机,我才知道,原来磕头机是用电驱动的,抽了油以后通过管道直接传输到炼化工厂,然后再做水油气的分离。

我要走,他不让我走,说五莲有个老乡,也是同行,正在从甘泉县朝这赶,说是跟我哥关系很好,之前也租过我哥的设备,现在都是自有设备,一听董老板的弟弟来了,说什么也要尽地主之谊。

那我……

等着吧。

这里面有个认知误差,他们觉得延安离老家十万八千里,老家来人了,又是老朋友的亲弟弟,咱不能怠慢,否则以后咋见董老板?而我呢?我就是纯粹出来玩的,别说延安了,全国每个县都有我自己人,我到任何地方都没有陌生感,也没觉得离家很遥远,延安远吗?离家1500公里左右?我使使劲一口气就开回去。

但是,咱也不好意思扫别人的兴。

来了,人高马大的,很爽朗的类型,开了一辆4.0的途乐,工程人的标配,这个车现在涨价涨疯了,疫情初期的时候,这个车最便宜到了35万左右,后来涨到60万左右。

他还是个比较讲究的男人,随车携带旅行茶具、座椅,我们在小树林喝了一下午茶,聊了聊我哥,聊了聊钻探,说这个行业受疫情冲击特别大,过去各石油公司是不计成本的勘探、开发,结果疫情一来,原油价跌破我们的成本线了,那肯定要停一停,国际原油30美金一桶,咱自己开发50美金,肯定不能搞了,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过去是政策性开发,就是不计成本,现在则是市场化开发,自负盈亏。你是卖豆腐的,你自己种大豆,一斤大豆成本2块钱,你从美国进口过来只要1块钱一斤,你是自己种还是进口?!都说中国农民最苦,庄稼不值钱,为什么不值钱?因为有国际粮食价格比着,我们的人工成本太高,全是豆腐块式的农田,而国外呢?大规模机械种植,我们的粮食已经是全球最高价了,现在没人种地了为什么依然不做规模化农业?因为,土地捆绑了太多人的信仰,你别看他们不种了,你要把地给收走了?他们就失去了信仰,所以,必须要等这一代人彻底老去,到了80后成为老年人时,那时才是对土地没有任何感情的,再实行土地集约化种植,不晚!

现阶段,谁也不会碰土地的,历史遗留问题,太多太多!

我们三人去吃饭,说听他安排,他怎么安排怎么来,行不?

我说,行。

这家饭店吃饭很有意思,先脱衣服,有点类似洗浴中心,又不像,反正是先洗澡,然后每人换上干净的睡衣,就可以去吃饭了,这个睡衣都是中空的,男的女的都这么穿,所以你若是仔细观察一下,又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细节,但是,当所有人都这么穿的时候,这些细节又不突兀了,就如同你在海边穿着比基尼,没啥,你若是逛街的时候穿着比基尼,那就突兀了。

就是这么个道理。

自助餐,很丰盛,连甲鱼都随意吃。

说是演出很有意思……

我理解的有意思,就是钢管舞或二人转,这类对我没啥吸引力,啥样的演出我没看过?光着屁股的都不算啥,真枪实弹的我也看过,而且各类组合的,十年前的泰国都是这样的,而且我一口气看了六场,有些场次人少,演员为了达到更好的演出效果,直接抱着女演员就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开战,还非让我捏捏擀面杖是不是真的,比擀面杖大。

我都麻木了。

唯美的也看过不少,法国的,荷兰的。

不就那么回事吗?

我觉得,可看可不看,但是人家一番心意,主要是老乡,又觉得不好意思扫人兴,去看看吧,结果发现,还真不是这一类的,而是啥?

信天游。

全国各地的民歌都是赤裸裸的。

民间的,就是最直白的,之前我采访过陕西作家,问他为什么信天游那么黄,例如我经常写的那句,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

作家是这么说的:以前陕北地区,物资贫乏,环境又不好,很少有人愿意嫁到陕北地区,本来就男多女少的现状,被凸显的更加明显。所以大多数男人都一辈子打光棍了,他们最大的渴望,也就是能有一个女人,从而都体现在歌里了。

我还知道了这类民歌的专业名称,叫酸曲。

敏感时期,这些曲子也都不是特别酸,选的是一些比较经典的,据说最经典的叫《响叮当》,现场我听了就觉得很有意思,但是有个别句子我听不懂,我后来特意搜了一下歌词:一更子里来叮当响/情郎哥进了奴的绣房/娘问女儿什么响/为娘你是听,春风风刮得门闩闩响。/响叮当。/三更子里来叮当响,情郎哥与奴配鸳鸯。/娘问女儿什么响/为娘你是听,大狸猫跳在碗架上响。

后面有跳舞的,有唱歌的,就没再继续看,我们三个人去做了桑拿,又去按了脚,然后我回酒店了,他们各回各家了。

其中,我还听了一首也很有意思,就是平铺直叙类的,一个放羊娃打官司的,这种叙事方式更有力量,就如同我之前写过的一个观点,李宗盛的歌为什么有力量?他不需要说我有多爱你多思念你,一句平铺直叙就可以了: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够不?

太够了!

过去一些老歌里,也有一些类似很经典的句子,例如《小背篓》里有一句:多少次睡在背篓里尿湿了妈妈的背,多少次爬出背篓来我光着脚丫走~

这种句子是有力量的。

还有一首歌,我爷爷的偶像唱的,那首歌叫《新货郎》,那歌词写的太妙了,具体如何妙,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听一听,很有意思的。

人生活的越底层,性的比重越大,体现在歌里,口头禅里,行为模式里,甚至整个生活都被性绑架了,而生活的层次越高呢?性的比重越低,因为性不再是匮乏资源,自然不需要整天挂在嘴上。

很多人对陕北没概念。

有多北?

跟宁夏基本是平行站立的,陕北跟鄂尔多斯是接壤的,最北差不多到了呼和浩特,而我们一提陕西,总是想到了秦岭,想到了西安。

其实,完全是两个概念。

地域文化的输出,关键是看作家、电视剧,陕北第一主力是路遥,英年早逝,秦岭一带呢?有贾平凹,有陈忠实,所以我们对秦岭更熟悉。

山东呢?

一提山东,就是高密。

山西呢?

这些年,山西文化输出的特别好,《乔家大院》,贾樟柯,还有就是王潮歌搞的又见系列,又见平遥,又见五台山……

路过平遥,已经6点半了,我觉得下去也来不及了,又见平遥是7点开始,我之前来看过,看一次震撼一次,看一次就会喜欢王潮歌一次,一个女人咋这么有才华?

女人初级阶段的发展,往往是朝性价值发展,脸蛋、胸脯、穿衣打扮、健身,其实都是提高性价值的,但是更高级的发展呢?是朝内涵,是一个真正会发光的人,我们根本不在意董明珠长的如何,也不在意王潮歌潮不潮,我甚至觉得她那颗美人痣好性感。

要有才华。

不仅仅舞台剧搞的好,更牛的是,他们的剧本很出色。

每个又见,都是平铺直叙了一个故事。

平遥的牛肉特别好吃,淘宝有卖的,有兴趣的可以体验一下,很糯,属于很另类的牛肉,能好吃到什么程度?

你若是不克制,一会你能吃上两斤。

前几年我经常买,但是我觉得还是略咸,不知道工艺有没有改进,我还是那个观点,食品只要不解决了太咸问题,很难上档次。

景区,人越来越少,这次出行,我也逛了不少景区,应该说,大部分都是门可罗雀,与我出行的日子是工作日也有关系,包括一些五A景区也没人,例如雁门关,根源是什么?

就是过去景区,太依赖于旅行团。

疫情来了之后,旅行团很少跨省发车,对景区冲击太大了,包括延安的景区,今年是建党100周年,理论上应该很火吧?也没几个人。

门口卖枣的大哥说,与广州疫情有直接关系。

吓的大家不敢出门了。

什么景区未来最有生命力?

就是自发的,内心想去的。

国内,也就是四大景区。

哪四大?

四大佛教圣地!

永远人山人海……

你看,过去老外嫌我们没有信仰是吧?你放心,等我们经济足够发达了,你会发现,宗教信仰也是我们的必修课。

我进五台山是周日下午,出的多,入的少。

即便如此,我排队进场也排了16公里,一步一步的挪,你想想是什么概念吧?我没事就看对向来车,看车牌,北京的,太原的,河北的,天津的,内蒙古的,这是主力军,其次是山东、陕西、河南。

这是五台山的辐射圈。

普陀山的辐射呢?

长三角。

峨眉山的辐射呢?

整个西南。

九华山呢?

则是安徽、河南、湖北、湖南、江西。

太火了……

无法想象的火,要看一步一叩头的,最多的还是五台山,特别是黛螺顶,一路爬上去,全是撅腚磕头的大姐大妈。

一步一磕。

我爬上去都气喘吁吁,她们真有毅力。

登顶后,我发了条朋友圈:我发现很少有漂亮姑娘来磕头的,可能是漂亮姑娘一直都是幸运的,她们不需求祈求什么。

小寺院是不是生意也会很好?

不会。

就是交通越便利,大IP越虹吸全国,就是过去你烧香是在你家旁边的寺院,现在你烧香是去普陀山或五台山,若是你稍微迷信一点,则会打卡四大佛教圣地,而且这个东西自带回头客属性,就是“灵”,你先许愿,若是灵了你来还愿,然后你再许愿,周而复始。

牛哥那么理性的人,都动不动跑到五台山打卡,开车都觉得不够虔诚,要徒步去,从济南一步一步走去。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五台山上是不是还是那么多套路?

少了。

过去黛螺顶上N多骗子,磕头的也是骗子,热心大姐也是骗子,现在基本没有了,卖东西的也明码标价,最有意思的是饭店与宾馆,你发现,真正做的好的,全是靠口碑,要么靠美团,要么靠大众点评,大家都是慕名而来,而且老板都是文化人,很儒雅,彬彬有礼,你一催菜他就告诉您,咱家特色就是慢,因为咱用心做每一道菜……

很好吃。

我给发了条朋友圈,很多读者问我:是代发的吗?

我说,不是。

这个时代变了,你看,很多店家在没命的拦车,而人家呢?很佛系,你需要排队等,这就是差距,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这种差距,你有好东西,大家自然会帮你说话,就如同我们在普陀山,开车跑了10公里去吃海鲜,就是因为大众点评第一,我们决定去体验一下,就是做的好,性价比也高,高到什么程度?若是放在我们本地,都算便宜。

做生意很简单,把东西做好,就行了。

不需要那么多套路。

甚至,不需要推广。

我下山后,有读者联系我,让我帮着捐1万元,他没到过五台山,他可能理解的五台山就是一个寺院,其实不是,五台山是一个乡镇,密密麻麻无数个寺院,我也不知道捐给谁,我只是觉得挺心疼的,没帮他。

当然,最终,这钱还是会送到寺院的。

我们的钱,都是偶像的。

和尚,也可能是我们的偶像,这个很正常,沿途你总会发现一些信徒跟和尚在拉扯,一个送东西一个不要,还有就是有下面的和尚陪同居士爬山磕头的,居士磕一个,他在后面念叨一句。

无关愚昧,每分钱都有花的价值。

求个心安。

例如家里有人意外去世了,就是走不出来了,花点钱找和尚帮着做个超度,自己可能就放下了,这就是一种心安,沿途看那么多大妈大叔在磕头,我就想起牛哥说的那句话,不要轻易跟40岁以上的陌生人交心,因为你不知道在他的过往人生里发生过什么,哪怕杀过人,都不知。

每个磕头的人都是有故事的。

心里有事,想解开或想放下。

不再简单!

不轻易交心的意思,就是慢慢的交!

从五台山回来,到了曲阳已经晚上7点了,要不,我下高速吧,一下高速,有个大石雕:雕刻之乡。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往事,那年我做小天使投资,我要求最低门槛是本科及以上学历,为什么这么要求?你这么想,一个人辛苦读了大学,他的人生就不会太差,除非突然染上了恶习,黄赌毒,理论上大概率是安全的。

还有,就是懂懂是双刃剑,他能帮你推广,也能败坏你。

所以,是有约束力的。

我破例了两个,一个是曲阜做木雕的,一个是曲阳做石雕的,木雕的那个是开店的,父母都是做木雕的,石雕的那个呢?是手艺人。

都是初中毕业。

曲阜的那个,酒后打架被抓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也出来了,也没联系我,等于钱扔了,我之所以投资他,与“曲阜”俩字有直接的关系,孔子的老家,我又是曲阜师范的。

曲阳的那个呢?我觉得手艺人,都是积极向上的。

后来把我拉黑了。

我做投资都是计算过违约率的,就是有三个两个的,丢了就丢了,连考虑都不考虑,由他去吧,他哪天想明白了,可能就会联系我,不至于说去讨债之类的,我有合同有身份证复印件,但是我也不能去找他,去找他成本多高?

这次到了曲阳我才发现。

我错误的理解了手艺人,整个县城,遍地都是。

在路上,我在想,我若是突然给他打个电话,我说我是懂懂,来曲阳了,他会怎么说?!

我发了个问卷,大家认为肯定会挂掉之类的。

我觉得不会,他应该马上很热情的问,董老师,您在哪?!

我觉得,他拉黑我后,我从来没联系过他,才是对他最大的折磨,因为他肯定时刻在窥探,懂懂有没有说违约的事?有没有起诉我?会不会派人来找我?一看到有山东牌照的车子就紧张,而且会悬着心一悬好几年。

太累。

若是真的懂懂突然打电话,他反而会释然了。

整个社会在进步,交通越来越便利,人与人之间的物理距离越来越近,违约的比例就会越来越低,我今年投资了86位创业者,零违约,当然与我选择也有关,我只选高学历,高收入,高存款的,你没钱我是不会投资你的。

这么讲吧,真赌一个上班族创业成功?

那概率跟被雷劈中差不多!

创业者,都是天生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
、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1-07-09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2006 年,我认识了一位歌手。 夫妻俩都是。 地道北京人。 都不出名。 都很时尚,特别是他媳妇,牙特别白,上面还镶了钻,笑起来特别可爱,不仅仅牙白,皮肤也白,相当于给咱这个土包子开了眼,原来大城市的人是这样的,说话总是很客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