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07-19

2021-07-19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1-07-17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懂懂学历史》第十节:祖逖

导读:继续做梦。 今天邀请到的嘉宾依然是秦汉时期天下第一谋士张良博士。 我问,西晋为什么存活时间那么短?( 280 年灭吴统一, 316 年被匈奴所灭) 张良说,我还是那个观点,世袭制最大的 BUG 就是基因不稳定,若是代代都是人中龙凤,那么政权是稳定的,甚至是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那天,我在青岛。

最繁华的商业街,我要去一家商场,里面有家新疆饭店。

路上,乞丐多。

美女,也多。

眼花缭乱……

走着走着,突然有个小美女问我,要玩手机失踪吗?

我没听懂什么意思。

看模样,是大学生,戴个眼镜,很瘦。

我问,什么?

她说,玩密室逃脱吗?

我说,没玩过。

她说,值得体验。

我问,是按摩吗?

她笑了:不是,不是,是一种室内游戏。

我说,我这个年龄了,玩不了那些。

她说,可以体验一下。

我问,你是大学生暑假兼职?

她说,是的。

我问,拉人有提成吗?

她说,一定数量内没有,超出了有。

我问,一天给你多少钱?

她说,100多吧。

我问,你哪个学校的?

她说,中国海洋大学。

我问,玩密室逃脱有攻略吗?

她说,有的。

我问,能给我份吗?

她说,叔叔,我能加您微信吗?我发给您。

我说,可以,但是我很好色。

她说,没事。

加了……

我说,您继续拉人吧,我跟朋友约了吃饭,一会我研究一下,若是觉得好玩,再来找你。

她说,好。

到商场,朋友还没来,我负责点菜,点完菜我顺手扒拉了一下这姑娘的朋友圈,感觉朋友圈里的形象跟本人形象差别有点大,本人是比较青涩的,而朋友圈则比较艺术,甚至照片有明星范。

顺手闲聊了几句,问她吃午饭了没?要不要一起?

她说吃过了。

我说,那请你吃晚饭吧。

她说,不用了,我跟同学一起吃。

我说,喊你同学一起。

她说,我们要回学校。

我说,我送你们。

其实,纯粹是闲的无聊,胡侃了几句,我看她也扒拉我的朋友圈了,还给我点赞了……

吃过午饭,我和朋友去八大关溜达了一圈,喝茶,看别人下海游泳,我又想起了这个姑娘,决定再撩拨一下,我问:出来吹海风不?

我拍了照给她。

她说,还在上班呢。

我说,我给你发个红包,就当今天的工资了。

她说,那不用。

我给她发了200元红包,她没点。

我说,没事,收下吧,10块钱,买个雪糕。

她说,那谢谢叔叔。

点了以后,她急忙又转账回来,我点了退回,大约有个二三十分钟,我没搭理她,她说了很多,意思是不能拿别人的钱之类的,过了很久,她突然问了一句:叔叔,您在哪里?我只能待一会,因为我下了班要跟同学一起回学校。

我发了位置给她。

来了。

朋友以为我要约P,识趣的走了,还把账给结了,我想解释,想了想,算了,由他怎么猜想去吧,我只是好奇,采访一下,了解一下现在大学生心里想什么?

她老家是安阳的,林州的。

读大三,准备考研。

家庭贫困?

谈不上,家里有一哥一姐都已经成家立业了,父母虽然都是农民,但是每年也有好几万的收入,那为什么还要做兼职赚钱呢?

自己是这么解释的。

一是体验生活。

二是想做医美。

我问,大学生做医美的比例高吗?

她说,暑假,整形医院里半数是大学生。

我问,你要整哪?

她说,双眼皮,还要做个小手术。

我问,是近视还是痔疮?

她捂着嘴,哇的问:你怎么知道?

我说,小手术就这些啊。

她说,我都占了!

我说,你这个年龄,痔疮的比例很小。

她说,我从小喜欢吃辣。

我问,之前做过医美吗?

她说,植眉,打雀斑。

我问,植眉后,是不是要定期修剪?

她问,你咋啥都知道?

我说,因为别的毛发是自由生长的。

她说,是的。

我问,医美是不是上瘾?

她说,不叫上瘾吧,是觉得到处不够好,我还做过激光脱毛,反正你要是按照美女的标准去看待自己,每一处都需要做调整。

我问,当时为什么想报中国海洋大学?

她说,我没见过海,觉得海是比较浪漫的。

我问,见了海以后呢?

她说,浒苔太多了,太臭了。

我说,浒苔的罪魁祸首是海水富养,一年比一年厉害,2008年的时候,因为举办奥运会,全民来捞浒苔,那时浒苔不是很严重,捞上来以后的确很臭。

她问,不能根治吗?

我说,跨省,怎么根治?根源就是苏北那边紫菜养殖筏架。

她说,再这样下去,青岛海域就完了。

我说,你不就是学这个的嘛,给治理治理。

她说,我是学语言的,日语。

我问,跟日本人交流没问题吧?

她说,有问题。

坐到了下午5点多,聊的还不错,杂七杂八的,她感觉我也不坏,而且还有那么一丝博学,我问能请她吃饭不?她说可以,还是那个要求,6点要跟同学一起回学校。

我说,你跟同学说一声,让她自己回去,我送你就是了。

她说,不好意思麻烦。

我说,没事,我没念过大学,正好看看大学门口朝哪。

我请她去中午的商场吃饭,里面什么都有,各类菜系,让她选,她说自己没来过,让我选,我选了江浙菜,她不好意思点,我给点的。

我问,男朋友也在这里吗?

她说,没有。

我问,在哪?

她说,他参加工作了,在林州。

我问,多久来一次?

她说,很少。

我问,在青岛有几个男朋友?

她说,没有。

我说,不能让自己闲着。

她噗嗤笑了。

吃过饭,送她回学校,她问我这个车是不是就是抖音上的大G

我说,不如大G贵,但是比大G更稀有一些。

下车时,我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我发信息,毕竟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

她说,谢谢叔叔。

我问,叔叔不坏吧?

她说,是个很好的人。

走了。

我搜附近的酒店,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酒店,是一家别墅公寓,刚开业的时候我住过,不过说起来也有很多很多年了,十年以上是有了,这个公寓是合作式的,就是由地产商以物业入股,酒店品牌方以管理入股,我为什么对这个比较熟悉呢?当时给我推荐这个酒店的就是地产公司的朋友,她帮我开的房,也没用身份证。

当时,她是我读者。

她老家是潍坊的。

孩子接近两岁,反正没断奶,她让婆婆给补成了球,穿着工装感觉随时要爆炸,就那感觉,这就是为什么对她印象很深的缘故。

酒店费用800来块钱,她帮我付的,我给她,她死活不要,我心想,你一个月几千块钱,咋能这样呢?推来推去,硬给了她。

这是故事背景。

那时,我的主战场在QQ空间,QQ空间是开放式的链接,就是点赞的、回复的都是可以引流的,甚至你访问就会被抓取到,那时经常有人用黑客软件抓我的访问数据,然后挨着给大家群发邮件,说懂懂推荐什么之类的。

爱回复的人,也分两类。

一类是为了赚人气的。

一类纯粹是喜欢文章。

前者呢,是在钓鱼,后者呢?则是大鱼……

那时,我也不够成熟,反正谁给我钱,我就说谁好,推荐他的QQ之类的,然后他把读者收割一圈,我之前的说法是什么?我让谁赚100万就是一句话的事,这话听起来很夸张,在特定的时期,一点都不夸张。

这是真事!

现在?

没有那个本事了!

其中有个男读者,湖北的,很是活跃,说经常跟懂懂一起玩耍之类的,你知道我那时是什么状态吗?大圆桌,天天宴请,南来的北往的。

那时,大家流行的话题是什么?

找项目,如何搞钱。

有天,湖北告诉我,他发现了一个项目,在广西,一年至少能赚1000万,问我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我的第一直觉就是传销。

传销这个东西,我们每个人看似都很有抵抗力,其实就是深渊,那句话怎么说的?当你凝望深渊……

你看我身边这些优秀的人,牛哥他们,都被喊到广西过。

核心还是那个问题,谁来喊你。

马云喊你,你去不去?!

就在这期间,我身边有个哥哥联系我,他媳妇是我读者,他也是,他说媳妇被湖北喊到广西去了,媳妇说那边特别好,让他也去,他问我。

我说,别去,报警把媳妇弄回来。

这期间,我就反复的发“说说”提醒大家谨慎对待广西项目,我从那时就经常说一句话,懂懂没有朋友,凡是打着懂懂朋友旗号的都是骗人的。

身边的那个哥哥去了广西。

他是比较理性的,生意做的也还可以,在日照给一家茶厂做定向包装的,赚不了大钱,饿不死,业务很稳定,我觉得他是个理性的人。

他去了以后,竟然也认真的听起了课,还希望我也去听一听,因为我觉得他是理性之人,就跟他在电话里辩论了半天,他的意思是他要听完全部课程,即便是为了证明对方是骗局,也要听完,对不?

我说,不要听了,你再听,你是无法自拔了。

等于,你被重新植入了操作系统。

因为是这样的,无论你多高,在那里都有同等高度的人来给你洗脑,牛哥去了广西后,山东一个地方的公安局局长给他洗脑,你看,我当局长多威风?咱毅然辞职了,咱要干点属于自己的事业,国家级阳光事业……

我算是把日照的哥哥和嫂子哀求回来了。

这个事,我想了两点:

第一、当你发现一只蟑螂时,说明屋里已经有很多蟑螂了,说明湖北对我读者,特别是女性读者,渗透非常多,在那边的不止日照的嫂子。

第二、传销洗脑真的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原以为只对农民有效,没想到像日照哥哥这样的小老板,去了也不能自拔,我能全身而退吗?

这时,我把湖北设为了黑名单。

但是,没啥用,因为依然可以通过回复、点赞加到好友。

我真正觉得这个事比较严重是什么时候?

是给我开房的潍坊小宝妈,她的QQ空间定位显示在广西,还发了一些励志的信息,我就问她,是不是被湖北喊去了?

她说,是的。

我说,你抓紧回来吧,我帮你买张票。

她说,董老师,我觉得人活一辈子,一定要努力一次。

那时流行情侣QQ空间,我顺藤摸瓜抓到了她老公的QQ,她老公在巴基斯坦打工,干电焊的,老公竟然很开明,说是支持媳妇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业,说是老婆去广西做电子商务去了……

再后来?

一直到今天,家人再也没找到她。

是死?是活?

都不知道!

这个事,是我写文章以来最内疚的事,那湖北人呢?也消失了,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有他媳妇的QQ,也是联系不上他了,可以这么说吧,我关注了他们两个家庭的起诉离婚到再婚到再有娃。

你看,我经常写一句话,不要轻易相信懂懂的朋友,懂懂都未必靠谱,他朋友能靠谱吗?

谨慎再谨慎!

这也是我反复筛选读者的缘故,我希望留下的读者都是有独立判断和思考的,例如我每年也会推广不少人,一般给钱就会帮着发广告,即便有10%的翻车率,也会有人收割不少,收割完了呢?大家纷纷找到我,意思是我们是因为信任你……

什么样的广告最容易收割?

教人赚钱的!

有时我就在想,你为什么不去实地考察一下就给钱?

他们会觉得,懂懂你推荐的,肯定没错。

还有,就是工薪阶层的朋友,多是出行困难的,咱觉得,倘若深圳的朋友有个项目要招商,咱肯定飞去实地看看,到底是咋回事,是真是假是忽悠还是真材实料,看一眼咱就知道了,咱绝对不可能在网上就把钱给人家了。

所以,现在大家找我推广这一类,我都拒绝。

因为,太好收割了。

最后,都需要我给擦屁股……

想起潍坊小宝妈,别墅公寓咱也不敢住了,怕做噩梦,我还是住全季酒店吧,到酒店后,密室逃脱的大学生给我发信息,问我回酒店了吗?

我问,咋了,你要来?

她发了个怒火的表情。

我说,放心吧,叔叔是正经人。

她说,我知道。

我问,有什么事吗?

她问,若是我问你借钱,你会怎么看我?

我说,正常看啊。

她说,我想借700块钱。

我问,干什么?

她说,做小手术的。

我问,这么便宜?

她说,要8000多,但是手术当天要预付1万,我现在只有9300元。

截图给我,把医生发给她的聊天记录也截给了我,我就转给了她700块钱,她收下了,然后问我叫什么,她要手写个借条拍照给我,写了900元,把下午200元也写进去了。

最初,她问我借钱,我以为她是要来一炮。

后来,我看了她截的图,依我的社会经验,基本判断出,她只是单纯的天真,觉得大叔挺可爱的,貌似也不差钱,问他借点钱吧,我问她为什么不问家里要,她说这个手术不好意思跟家人开口。

理解!

学生,只是学生,很单纯。

是咱的惯性把她理解为了心机婊,以为她要算计我,也的确被大学生算计过,我有次从上海飞青岛,旁边坐的一个大学生,就问我借600块钱流产,我给了她,后来联系不上了,东北姑娘在青岛读书,男朋友在上海。

次日,在青岛办完正经事,就回了。

我把密室逃脱也就忘了。

过了一周左右,她发了张照片给我,自己拍的,在打吊瓶,意思是很感谢我愿意帮她,她拍照是证明自己没有骗我,说手术完了两天了,要出院了,还拍了手环,是肛肠科。

我问,如何?

她说,感觉良好。

当时,我还在想,大学生还是要跟大学生玩,不要跟社会上的人玩,若是我想骗她,我能把她骗的团团转,失身都是小事,我能让她贷款给我花,也能让她生孩子,前段时间我关注了一个女大学生的小号,她是在网上找了个爸爸,爸爸把她当小狗养着,还把她送给朋友玩耍,她都不知道自己怀的是谁的孩子,男人不允许她流产,她每天就拍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据她自己讲,到七八个月的时候,这个“爸爸”会让她去引产……

你可能会好奇,社会上真有这样的人存在?

是你天真了,这个群体非常的庞大,我之前还关注过一个论坛,注册用户300多万,是讨论儿童的,你知道里面交流最多的群体是什么吗?是爸爸对女儿,很多人在里面写经验帖,10岁是个分界线,10岁就可以有实质性的了。

是爸爸们写的。

人,真把脑袋给劈开,都是半人半鬼。

你可能会好奇,懂懂,你咋会关注到这些的?

无数人倾诉。

但是,我有一点很好,就是我对别人的事,很漠然,就是当时关注一下,事后马上就忘了,不能深入,一旦深入就是凝视深渊。

在“性”的问题上,你能想象到的可能,都有实践者,而且因为人口基数太大,再小的、再变态的,也是一个很大的群体,这就如同再稀有的病你去贴吧看看,都有一群人在交流病情,就是人口基数的问题。

为什么很少为外人所知呢?

被曝出的,多是闹翻的,更多的,是和谐共处的,有些爸爸是很会哄孩子的,为什么很多老作家的作品没法看?就是太深入民间了,例如贾平凹的《五魁》,少奶奶与狗。

大前天,我带儿子在洛阳,准备朝山西方向走,去看看煤窑,密室看到了我的朋友圈,问我:董老师,要不要到安阳看看红旗渠?世界第八大奇迹。

我问,好看吗?

她说,就在我老家,值得一看,历代领导人都去过。

我说,那我就去看看。

她说,叔叔,你把电话给我,我让我男朋友陪着你。

我说,不用。

她说,他不忙。

我问,你割痔疮,男朋友知道不?

她说,不知道。

我问,你怎么介绍的我?

她说,朋友,我男朋友对我很信任,你放心好了。

红旗渠在林州,我从洛阳过去要穿过太行山,全程貌似限速80,差不多正好是河南跟山西的交汇处,我跟娃单独外出,我肯定速度很慢,我全程开着导航,确保区间测速不超速,因为弯道比较多、隧道比较多,我就没再使用自适应巡航,而是人工驾驶模式。

刚进入山西,所有车辆被赶进服务区。

警察叔叔拦我。

我就知道,肯定是超速了,但是我有数,超不了太多,按照我过去的经验,一般就是超一点点,就如同我们走到湘西,所有车辆都是111,挨着开罚单。

告知我,限速80,我跑了91

我问,是区间还是点测?

因为我多问了一句,把我教育了一通,意思是测速就是准的,有任何异议可以提出行政复议或去法院诉讼。

点测的祖宗是山东,山东高速是罚款最厉害的,后来外地人抱怨的多,现在全改为区间测速了,点测是不准确的,例如限速80,那若是我需要超一个大货车,我可能需要提一下速……

3分,罚200块钱。

问我分够不?

我说,够。

娃看多了警匪片,以为我咋了,吓的哇哇的。

我说,没事的。

我们爷俩站太阳伞下旁观了一会,小车几乎百分百,咱也没法较真,出门在外也都理解,山东交警之前也经常使用这种办法查超速,把所有车赶到服务区,但是现在很少了,程序不合法。

扣了分怎么办?

也不要紧,可以通过12123APP上的“学法减分”把分再减掉就可以了,也很简单,差不多看30分的视频就可以减1分,有2个小时就把3分减没了。

继续赶路。

儿子在玩斗地主,动不动气的拍大腿,嫌队友愚蠢。

我说,你知道你为什么总遇到猪一样的队友吗?

他说,运气不好。

我说,不是,而是你的实力太弱,所以与你匹配的都是与你实力相当的,现实生活也是,你觉得你朋友不够好,根源是你不够优秀。

这个道理多简单?

到了红旗渠。

密室男朋友已经在那等着了,满头大汗,略邋遢,应该说是很朴实的小伙,应该在检察院或法院工作,具体咱也没多问,手里拿着鞭子,钢鞭,我问这是不是叫九节鞭?

他说,不是,这叫龙凤鞭,治疗肩周炎的,这个鞭主要是安阳、晋城、长治一带的人玩耍。

我问,能弄响不?

他说,能。

我试了一下,感觉很简单……

我问,来多久了?

他说,有一会了。

我问,等我们的时候,耍了耍鞭?

他说,瞎玩了一会。

要带我们去吃饭,我们说路上吃了,他也没再多说,很腼腆的小伙子,非要帮我们买票,我拒绝了,没多少钱。

儿子不愿意参观,嫌热,主要是他理解不了红旗渠是个啥玩意。

这是我第二次来红旗渠。

第一次,也是走马观花,我问小伙之前来过吗?

他说,没有。

我问,你们本地的也没来过?

他说,水渠我们都知道,小时候也经常去玩耍,但是纪念馆和景区没来过。

我给儿子大体科普了一下,就是林州这个位置因为太行山等缘故,常年干旱,历史上有过N次大旱,出现过多次人吃人的惨状,最悲惨的一个例子是大年三十,小媳妇把公公从二十公里外打回来的水打翻了,小媳妇上吊自杀了。

过去呢,林州也试着修建过水渠。

但是,治标不治本。

就是水渠好修,但是水源太稀缺。

后来有个县长,突发奇想,认为要改变这个局面的根本,应该换思维,就是不一定非在林州找水源,也不一定非在河南找,甚至可以跨省找,于是组织了一只探勘队伍,发现可以从山西引水过来,但是难度很大。

为什么?

隔着太行山呢!

简单一点理解,就是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愚公移山,全县人民共同参与的,采取的模式是义务工,就是所有人都是义务的,当然也不完全是义务的,而是强制分配的,义务工这个概念在我小时候还有,每年都有,包括我们县的几个大坝、水渠、村里的路都是义务工干的。

只是,都没有红旗渠那么震撼。

说是全长1500公里。

当然,这是连分渠也算上,主渠没有这么长。

1960年前后,最饿的年代,干了一件最疯狂的事……

而且,不是国家拨款,而是全靠县里自己筹备的资金,具体数字我记不准了,花了6000多万。

每到一处,我喜欢请个讲解。

我问,她答。

我问,山西那边的占用土地,怎么给钱呢?

她说,县长当时就想过这个事,不给子孙后代添麻烦,一次性买断,给了那边36万的赔偿款。

我问,修这么个工程,是不是要双方省政府批准?

她说,是的。

我问,这个水渠依然在用吗?

她说,是的。

我问,那今天怎么给钱呢?

她说,按照水流量。(在北方,水库都是可以用这种方式卖水的)

我问,主渠有多长?

她说,70.6公里。

我问,现在林州人依然喝红旗渠的水吗?

她说,主要是自来水,现在红旗渠主要是灌溉用水。

我问,现在灌溉率有多少?

她说,过去的20%左右。

我问,您觉得修水渠除了给林州盘活农业和带来旅游外,还有什么好处?

她说,培养了一群能工巧匠,奥运会主会场就是我们林州人去施工的,我们林州也被称为建筑之乡。(应该是建筑工之乡)

这么说吧,虽然是5A景区,但是景点开发的一般,整个故事是很感人的,就是愚公移山,放在今天,不用这么费劲,一是有南水北调,二是可以市场化、机械化开发,特定的时期只能使用特定的人海战术。

男朋友傻乎乎的跟着,问晚上要不要住林州,一起吃饭?

我说,不了,我们去邯郸。

他说,也没帮上什么忙。

我说,什么都不用,你来,就很高兴。

应该毕业不久,还是有些青涩,我好奇的问了问他们俩怎么认识的,说是一个乡镇的,聚会认识的。

握手,告辞。

车里特别热,我们爷俩开着空调等一会再走,小伙要坐公交车回去,在等公交车时,看他耍了一会鞭,生龙活虎的,俨然变了一个人。

应该是一个内心活动很丰盛的男人……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
、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1-07-20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在秦岭玩了半天漂流。 换完衣服,四点多了,晚上去哪住呢? 一是去商洛,贾平凹老师的老家,我想去他家老宅子看看,直线距离非常近, 100 多公里,但是我一看导航线路,不是很合适,因为要先回西安,那没有三四个小时到不了,因为京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