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08-24

2021-08-24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1-08-23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1-08-23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大侄子又反复了。 想辞职。 这次又因为啥? 觉得新领导太变态,动不动拍桌子,直接点名训斥…… 他受不了。 可能是交代的工作没完成,领导拍了桌子: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滚。 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 滚就滚! 这个事呢,不好解决,我总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我在书店。


邻居来玩耍。

我说,前几天看群里,家里进人了?

他说,嗯。

我说,装个带自动报警的监控,只要有人影就叫唤。

他说,家里七八个监控。

我问,不怕人?

他说,戴着头套,不怕人。

我问,丢的东西多不?

他说,两条项链,一箱茅台。

我问,白天还是晚上?

他说,晚上八九点。

我问,抓到没?

他说,第二天就抓到了。

我问,是什么人?

他说,初犯,修空调的,前段时间刚到过我们家。

我问,是临时起意?

他说,嗯,说是信用卡逾期了,我给写了谅解书,咱也别得罪这么个人。

我说,疫情导致经济衰退,最终表现形式就是底层群体收入越来越低,甚至失业,你这么想,饭店关门了吧?那服务员最先被辞退吧?KTV关门了吧?公主们下岗了吧?二手房交易停滞了,中介失业了吧?不过,按理说,修空调的应该影响不大。

他说,具体没有过多的了解,只知道是因为信用卡要逾期了。

我问,结婚没?

他说,小孩都上幼儿园了,所以他三个姐姐特别急,生怕他进去了影响孩子以后考公务员,让我给写谅解书,然后去通过别的渠道运作去了,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能捞出来。

我问,酒呢?

他说,他偷的当天晚上就把酒转移到蒙阴了,蒙阴那边又转移到了泰安,我是这么讲的,酒追回来我也不要了,因为我的是整箱,他给拆开流通了,折算成市场价给我就行了,他三个姐姐第一时间凑钱给我了。

我说,对于他们家庭而言,就是灾难。

他说,所以,咱不能再惹他了。

我问,是没装防盗窗户吗?

他说,装着,咱两家的应该是一样的,当时物业给装的,防盗窗上有个钥匙,他是修空调时故意没给锁上,从外面一拍就能拿下来。

聊天时,我突然想起,我有个骑友就管这个事,她怀孕了,要生了,我问问生了没?生了我要给发红包,我们是老铁,她第一时间给我回信了,说在住院,妊娠糖尿病,在打胰岛素,说有家族遗传,不用担心,我问预产期快了不?她说快了。

我算是闲聊式的问了一句:经济萧条,是否会导致普通老百姓的随机性犯罪率提升?

她说,会,所以我还想提醒你。

我说,知道了。

她所谓的提醒我,就是别乱发朋友圈了,整天嘚瑟,不知道姓什么了,人家开着车拿着绳子和胶带整天满大街找不到个目标,你呢?等于一直在喊,来呀,来呀。

我给邻居科普了我选装的几款摄像头。

他反过来给我科普:一点用都没有,只要决定偷你家了,就是摄像头怎么叫唤都白搭,惯偷会害怕,这种临时起意的,反而格外的冷静,豁上了。

他们一家人感叹,多亏没在家。

据说,带着刀进去的。

牛哥上次给我科普过,选房子不要选低楼层,也尽量的避免别墅,主要就是安全因素,倘若咱是贼,咱肯定也选择别墅下手……

牛哥讲了两个鲜活的例子,就是住别墅,家里进人了,一家人没敢吭声,后来又搬进了大平层,牛哥的观点是一定要把自己藏在群众间,不要去特立独行,你看《天网》就行了,绑匪开车在别墅区门口蹲守,等独自开车出来的女司机,尾随,下手。

邻居让我放歌给他听。

他喜欢周深的歌。

不男不女的,咱欣赏不来。

他说,你仔细听,越听越有意思。

我说,那我给你推荐个不男不女的歌手,刘雨昕,你去听听她在七夕晚会唱的《绒花》。

他说,你放放听听。

我编辑了个列表,周深的、刘雨昕的,让他听个够,我们俩是同龄人,又说起了上一个不男不女的李宇春,李宇春火的时候,全是讽刺她的段子,什么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李宇春是水泥做的,但是,你看今天的李宇春?巨星级的,整个人无比的低调,拥有国内最忠诚最坚实的粉丝群体。这种,不男不女,我觉得是很有竞争力的,我也很喜欢李宇春和刘雨昕,昨天我还在群里发了一句,未来刘雨昕可能会成长成巨星,在偶像泛滥的时代,辨识度才是杀手锏。

注意,不男不女是中性词,这方面,我能接受假小子,但是呢,男人女性化,我暂时接受不了,霍尊、周深,我觉得是自己审美不行,可能暂时没GET到。

听了一会,他说我的音响比他的音响效果要好。

我说,有个关键性的因素,就是我这个房子大,层高高,音量能开大一点,若是空间不够大,声小了没感觉,声大了感觉太爆裂。

他问,你DIY这一套多少钱?

我说,只有音响是我自己买的,功放之类的都是他们送我的。

他问,音响在网上买的?

我说,实体店,这个东西必须现场听,还有就是音响假的太多了,你对比一点就行了,只要是热门款,价格差别都在千元以上,都说保真,咱咋知道是真是假。

他问,电源线之类的,你买的什么样的?

我说,就是最普通的,这些传输线花了不到一千块钱,咱属于业余玩家,不可能听出电源线带来的声音差别,那都是玄学了。

他问,我若是配套卡拉OK以及投影呢?

我说,那要去测量你的房间,要给你计算和组合。

他问,你跟老板熟不?

我说,非常熟,我们家的大客户,我买音响都是用书顶的账。

他问,什么品牌的好?

我说,我个人的观点是,取决于价格,同样的价格,品牌越偏的,音效越好,这是说的入门级,若是大师级?则必须要选大品牌,这跟汽车是一个道理,20万的国产车一定比进口车配置高,性能好,但是你要预算200万?还是要买进口车。

他问,能试听吗?

我说,随意听。

他问,你忙不?

我说,不忙。

他说,你陪我去逛逛吧。

我说,行。

去的路上,我给JBL老板打电话,她不在,说去做美容去了,让店长伺候我们,这东西就怕对比着听,在我们书店,听1万元的,觉得很悦耳了,而在音响店呢?只要你听着觉得不错的,一看价格,买不起。

听套万元左右的呢?

总感觉不饱满。

他们彼此留了联系方式,店长说去家里实地测量一下。

我的意思是暂时不要去了吧,毕竟他家刚进贼了,对陌生人去家里有阴影,另外,我是想让JBL老板亲自去服务,她是非常专业的。

这个事,我就没再跟进。

过了差不多半个月,JBL给我打电话,说她妈包水饺,问我去不?

我问,我那个邻居,你去量了吗?

她说,都安装完了。

我问,多少钱?

她说,他们两口子真是讲价的祖宗,一点点的磨,从26讲到了22

我问,加功放?

她说,不是,只是音响,功放他们自己有。

我问,能赚2万不?

她说,不止。

其实,我是调侃她,利润没多少钱,但是也不少,因为木材涨价了,还有就是贸易战以后,这些进口货全在涨,要是2019年买这么一套?我推测绝对到不了2万元。

她喊我去,那我就去。

毕竟我要维系这份关系,她妈是做电子厂的,主要做日韩代工,核心是耳机,我卖过一批无线耳机,就是从他们厂拿的,没把我坑死,故障率30%左右,她妈给我的解释是,无线耳机本身就这么个售后率!

而别人找我售后呢?

我都是二话不说,直接给退款。

概念很好,品牌很好,性价比也高,音质也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蓝牙连接不稳定,还有就是一进汗就容易坏,后来跳绳需要,我买了个韶音骨传导耳机,千多块钱,算是这个领域的王牌了,我跳绳戴了不到两个月,也坏了,我算是理解了JBL她妈,原来电子类产品,特别是新兴概念,售后率都低不了。

从那后,我再也不碰电子产品了。

她妈特别有意思,五十多了,喜欢健身,喜欢跑步,还喜欢男人,关键是喜欢聊这些事,我不知道跟别人聊不聊,反正见了我,那真是手舞足蹈的,我推测她只是觉得我对这些事看的比较淡,比较包容,跟我分享一下我也不至于道德批判一番,特别是她喜欢包水饺,动不动就拿擀面杖举例,说去泰国看人家打鼓的,咣当咣当。

2019年,她应该是在小区遛狗认识了个干巴大叔,也50多了,你不知道她有多开心,反复的跟我讲,这不科学,你说他这个年龄了,咋比小伙子还厉害?后来俩人因为什么分手呢?应该是男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了,问她借钱,她觉得没意思了。

跟大叔分手后不久,她到我书店,跟我讲了个秘密,她找了个健身教练,99年的,18的个头,给我看照片,问我认识不?我说不认识。

她应该是买了不少课。

又过了一段时间,她到我书店玩耍,我问跟干巴大叔还有联系不?她拿99年的小鲜肉照片给我看了看,一看就是在她家拍的。

我问,吃了?

她说,嗯。

我问,第一次?

她说,是的。

我说,那你占了大便宜。

她说,就是有些时候不大好意思,比咱家闺女年龄还小。

JBL喊我去吃水饺,下午6点不到,我就提着酒去了,她妈见了我又兴奋了,又手舞足蹈的给我讲,说健身教练吉他弹的很好,歌声很治愈,还找出他的抖音播一段给我听。

我问,现在住你这边?

她说,那咋可能?一般都是来去匆匆。

我说,别让闺女撞见了,跟你抢。

她说,她搬出去住了。

我才知道JBL有男朋友了,搬出去了,这个坚定的不婚族也恋爱了。

我问,你没多给他介绍点富婆买课?

她说,为了避嫌,我现在换了健身房了。

我问,他把你当女朋友了?

她说,是的。

我说,你不比他妈还大。

她说,真是。

IPAD给我看他们去青岛拍的照片,全是肌肉系列的,她还穿着比基尼拍了不少,不是大妈该穿的那类比基尼,就是两片屁股全露的那种……

我说,光看身体背面,感觉你也就30来岁。

她说,哄你是小狗,我真感觉比30来岁的时候状态还好,我现在能跑半马,能举杠铃,晚上加个通宵都没问题。

我说,主要是吃了补药。

她说,他现在就是收入低点,缺少一些精神上的共鸣,否则,太完美了。

我说,等有共鸣了,也到我这个年龄了,就成松下了。

她问,你咋也不去健身了?

我说,不是要远离是非之地吗?

她说,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另外让人说两句怎么了?

我问,疫情对你们影响大吗?

她说,没有大的变化。

我问,他没让你给开个健身房?

她说,刚开始好的那些日子,他还真提过,我还真答应过,但是,我总觉得这些事见不得阳光,毕竟是小地方,你说我要是个男的,他是个女的,那这些事也没啥,但是我是女的,若是传出去了,那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所以我想了想,虽然好是真好,但是合适的时间,我要跟他断了。

我说,成了药渣了,就不要了。

她说,也不是,就是他一提钱,我就容易想起我们小区那个。

我说,干巴大叔。

她说,是。

我说,远离低收入群体,特别是你这样,容易有把柄。

她说,我很注意,我都是要求把手机放在客厅。

我说,健身房,一开一个死。

她说,我觉得也是。

我说,除非是自己水平很高,本身就有很多学员买课,那么出去自立门户是可以的,另外一种就是像我们这种,本身能卖课,就是朋友们健不健身不说,至少先办个卡。

她说,我倒是想介绍你们认识认识,你给他讲讲健身房的这些事,我总觉得他不会卖课,笨嘴笨舌的。

我说,很简单,陪睡就行了。

她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我问,那咋跑你这里来了?

她说,是我主动的。

JBL带男朋友来了,男朋友是个大叔,至少比我大,应该是77年到80年之间,板寸,从走路可以判断出,当过兵,从聊天可以判断出,应该在司法系统工作,跟我一样,称呼很怪,喊JBL她妈叫姐。

我也是这样喊,JBL喊我董哥,我喊她妈X姐。

跟板寸一聊,有很多交集,特别是他们单位里爱好骑行的特别多,从而我对他有了更多的判断,他这个年龄所从事的职务可以判断出,他是工人身份,就是部队退伍以后签的长期合同,同工同酬,但是没有提拔的机会,身份不行。

应该是离异,而且娃判给了前妻。

说俩人是恋人吧?又不大像,因为JBL总是讽刺他,是真讽刺,动不动就是你上那个破班,能赚几毛钱?板寸呢?也不在意,笑呵呵的,意思是虽然没多少钱,但是人家求咱办事的多,平时见了面还低头哈腰的……

俩人为这个事,争论了老半天。

能感受的到,板寸是绝对包容了JBL,就是你说什么,讽刺也好,挖苦也罢,反正我不在意,不仅仅不在意,反而理解为了爱。

这个性格绝对的泡妞高手。

本地有四大名媛,其中名媛之一,就让这么一个大叔泡去了,也是工人身份,也没多少钱,但是就两点。

第一、嘘寒问暖。

第二、社会身份。

这么多年,江湖人士,谁人不识?

在小地方,社会身份绝对好使,女孩子普遍迷恋这种略有权威的男人,总感觉他们英姿飒爽,就如同每次阅兵,女孩子们都希望自己能嫁个兵哥哥。

JBL她妈非提议喝点,四人一瓶威士忌,喝酒过程中,越聊越深入,JBL要做一个金融公司,有正规牌照的,应该是板寸有能力帮她跑手续,说是需要去济南跑,一个手续就值不少钱,有点类似资产处理公司……

我问,手续跑下来了?

她说,还没有。

我说,我个人观点,要远离恶龙,否则?屠龙少年终究会成恶龙,就是我们做的事情,一定是与快乐与幸福挂钩的,例如开个花店,开个音响店都不错,但是你搞这个呢?整天不是追债就是打官司。

她说,能赚钱。

板寸给我科普了一下,他有个战友在枣庄开了一家,生意非常好,一年随随便便就四五百万的利润。

我个人觉得,不会这么容易。

凡是小众手续,都很难跑,像我给我哥跑的那个手续,半年我跑了十一趟济南,而且我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各单位我都能联系到读者或读者人脉,就是我跑关系的这种能量,已经是超能量了,都很难。

因为各部门设计审批标准不同,若想获取所有审批,只能取其交集,于是就有了很多怪异的产品,例如42的货车,荷载两吨,可是哪个不拉个十吨八吨?那为什么不写荷载二十吨?就是审批手续卡的。

中国货运市场乱?与审批手续、处罚标准、运输成本都有直接的关系,没有人想超载,超载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荷载太低了,皮卡的荷载只有0.5吨。

第二、燃油、过路过桥成本太高。

扯远了。

我跟他们俩分享了一下跑类似手续的经验,要么,直接给黄牛,这类黄牛全是退休干部,他们在各单位都有熟人,一套手续收费不便宜,从几万到几百万不等,能不能跑,他一看就知道,一是看你的条件,二是看当时的审批严格程度。这类黄牛专业到什么程度?都是专家级的,我旁听过一个很经典的,就是黑采年赚800万,顶格罚款200万,若是跑这么个手续呢?难度大,而且大概率是批不下来,黄牛给出的建议就是四个字,干,计算违法成本。若是不想给黄牛跑,那就需要造资料,那么需要在本地有绝对的资源,要什么手续有什么手续,例如对场地有要求,你能联系到场地,签到租赁合同,有验资要求,你能联系到资金……

他们计划,就这么跑。

自己跑。

对于这些事,JBL她妈持反对态度,意思是又不是缺吃缺喝,捣鼓这些干嘛?你们懂金融吗?听着风就是雨,有这个闲心不如到厂里来上班。

应该是板寸被战友给馋坏了,但是自己身份不允许做这些,于是拉着JBL干这些,他觉得凭自己的能量,垫资验资以及拉客户都没有问题。

吃饱了,喝足了,走了。

JBL她妈要出来遛狗,顺便送我,喝了点小酒,她又开始了,开始念叨小鲜肉,说今晚必须让他来,说过去自己偶尔还想想别人,从有了他,对谁都没兴趣了,感觉世界无比的美好。

还说,俩人要去拍婚纱。

我问,他愿意不?

她说,在我手里,跟个小狗差不多,我说啥就是啥。

我说,关键时刻别撕你就行。

她说,我觉得不至于。

能感受到她的疯狂,说自己竟然练出腹肌来了,非让我摁摁试试。

很硬。

她说,我说个事,你别笑话我。

我说,我不笑话人。

她说,我健身后,肚皮松了,很难看,我去做了切皮。

我问,能看出来不?

她说,基本看不出来。

我说,你这为了男人,真是……

她说,我为了我自己。

这娘俩,都是奇葩,好在什么呢?家大业大,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至于被人说三道四,另外,是她其实很有数,知道分寸,她不可能把小男生带到厂里,也不可能带着出去吃饭,她只是朝我分享一下自己的幸福。

放心吧,撕B的时候,也会求我帮忙的。

但是,整体而言,这个概率很低。

为什么?

她看似老到,其实根本不懂健身教练,彼此都是海王,但是又彼此觉得自己是对方的唯一,所以不可能存在撕B的可能,另外咋可能是第一次呢?我年轻的时候,一直到25岁之前,我都说我是第一次,也从来没人怀疑,我们那个年代决定的。

她开心就好。

对于事业的未来,她自己也觉得不明朗,她觉得自己的模式过于依赖代工,过去多是日韩来料代工,这样依然是可以理解为是日韩原装,但是呢?现在大家对产地要求越来越低,那么日韩企业更愿意去珠三角代工,特别是东莞那边,产业链更成熟,从芯片到包装都很成熟,他们只需要有图纸就可以有产品。

她也想转型,转型干什么呢?

也只能是劳动力密集产业,因为本地唯一的优势就是廉价劳动力,别的没有了,你说造鞋吧?咱没有浙江与福建的产业链,最终选来选去,她觉得服装还是有机会的,因为服装对产业链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但是,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服装,也是迷茫。

这一页,翻过。

中茶山东区给我打电话,问了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听到最后我才明白,是说我乱价,他以为我是茶叶店,我跟他解释,我是私域,就是在朋友圈卖的,不会波及到市场,现在全国范围内,各大品牌对私域都有豁免权,凡是没有豁免权的都是后知后觉者,包括直播带货也是私域概念,最初很多品牌还出台了不少文件打击直播带货,突然觉醒了呢?又纷纷进入。

茶叶跟别的东西还不一样。

特别是普洱茶。

出厂后,全在藏客手里,大家彼此调货,说难听点,我爱卖多少就卖多少,这是我自己买回来的,我就是消费者了。

给我打电话的是个35岁左右的女性。

聊了两个来回后。

她加了我微信,因为她对我说的销售量觉得不可思议,咋可能有人一天能卖百多箱蓝印呢?而且是零售模式。

加了微信后,我先给她发了个红包。

她没收。

我又给她打了个电话。

让我把事情原委给问出来了……

是我们本地的代理,投诉了我,说我不正当竞争,把本地市场给做烂了,这?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我压根不做本地市场,另外本地谁会花五六千买箱茶叶?可能有,至少我没遇到。

倒是我,曾经支持本地的朋友,花2万元买了一些茶叶。

反正,罗列了我很多罪名。

虚假宣传,使用“最低”俩字之类的。

这位女工作人员,确认我不是中茶的代理以及经销商之后,意思是她也管不了,但是她也要跟对方反馈一下调查结果。

我说,你应该这样,你把他电话给我,我去当面道个歉。

她说,那不合适吧。

我说,有啥不合适,哈哈一笑,不就过去了吗?我又跟他无冤无仇,我也没抢过他一个客户,我什么都没做过,只是莫名其妙的惹人生气了。

两三个回合,让我把电话要到了。

我把电话打过去,我说了我是懂懂,就是您投诉卖茶叶的那个,能听到电话那边非常的激动,一口气罗列了我十多项罪名,例如介绍的蓝印与红印概念不准确,例如中茶不是世界500强,中粮才是,还有……

待他平静了。

我说,大哥,是这样的,我要解释一下,我不做本地市场。

他说,你是从本地发的货不?

我说,那是。

他问,那叫不叫本地经销?

又把我训了一通,我需要安抚他,他怎么说,我怎么道歉,我的原则是不得罪本地朋友,因为每个人都有置我于死地的能力,我就提出,大哥您在哪?我请您吃个饭,赔个礼。

他说他在外地。

我坚信他就在本地。

我就开始朝另外一方面引导,我的意思是,你看,我卖茶叶卖的不错,最大的问题就是我没有货,臻品蓝印全国范围内基本我一个人垄断了,现在我在各地都找不到货了,你那边有没有值得做的茶叶?咱可以一起合作合作。

他对我还是略有提防,怕我戏弄他。

但是语气有了好转。

最终给我的答复是:我找到后,会联系你的。

挂了电话,我就在想,你说,我到底怎么惹着他了?我应该没撬过他的客户,我也没有兴趣去这么做,我就是卖着玩玩,我对茶叶也不懂,他为什么会恼羞成怒呢?就是我接他的电话,我都能想象到他的面目是狰狞的,也多亏我脾气好,第一时间跪了。

只是,我觉得逻辑略有差异,一般呢?例如咱遇到这种情况,咱会积极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合作。

他知道我对他没有冲突不?

知道。

但是,他就是难受,就是不开心。

最终,把我治服气了。

我咣当咣当给他磕了三个响头,他拍了拍手,起来吧,饶你不死。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发布广告、定投、学习笔记。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1-08-25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日照是座旅游城市。 疫情对日照影响很大,我开车从西头转悠到了东头,一直到海边,越往东车辆越少,景区也没什么人。 倒是,日照建设的越来越好了。 旅游经济,地产经济。 转悠了两圈,也不知道吃点啥,松行长痛风,不吃海鲜,那咱到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