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08-30

2021-08-30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1-08-28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懂懂学历史》第十六节:李靖

导读:书接上回。 继续做梦。 今天邀请到的访谈嘉宾依然是秦汉时期天下第一谋士张良先生。 上期,我们谈到了庾信,庾信一生从南朝到北朝,见证了南朝与北朝的先后灭亡以及隋朝的建立,他死的那年,隋朝正好建国。 从司马家族的西晋之后,中华大地就进入了四分五裂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餐厅的店长要辞职。

怀孕了。

二胎。

她是想干到临产,可是,老公疼她,觉得烟熏火燎的,不能继续干了,回家养着,咱又不是没钱。

老公是干啥的?这么有底气?

技术工,在科威特,也是劳务输出系列的,年收入10+

我让干到十月一。

她答应。

那我需要快马加鞭找店长,能否把我小师妹从服务员提到店长?

那不行。

两个原因:

第一、当初她来工作,就是过渡一下,最终是要考入体制内的。

第二、她驾驭不了客人,反而容易被客人钓走。

我一这么说,女生们第一反应就是:那都怪自己定力不行,要是我,我肯定没问题……

真的吗?

这是你以为的,能来吃饭的,多是有点本事的,当官的,钱多的,长的帅的,有文化的,开豪车的,住别墅的,这么说吧,是一群比较有魅力的男人,他们若是愿意去勾搭一个餐厅店长?没有跑。

服务员都容易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这是一群男神们!

我们现在的店长是什么状态?你言语上占便宜她不接茬,你要想进一步?她比你还现实,先给钱,给多少?给1万,男的就气跑了,老娘们从服务员干过来的,什么不懂?她很现实,知道男人们就是玩玩,所以你想在她身上占到便宜?没门,那会不会有男人真舍得砸1万元?不会……

这就是老江湖。

男人们,也懂。

我发了条朋友圈,招店长。

车友、骑友、球友给介绍了几个,挨着一一面试,普遍存在类似的问题,不是太清纯了,就是太狐狸了,我需要找到的是开朗而不开放,就是让男人看了第一眼就很尊敬,而不是觉得好泡。

你看,为什么有的女人,很漂亮,但是没有男人勾搭她?

例如我的朋友小律师。

因为,她给人的感觉很冷,很凶,仿佛你拉她一下手,她就能跟你急眼的类型,另外就是她是大户人家出身,男人会评估配不配,你看球馆、健身房都是如此,真正的富二代、官二代,大家都是躲的远远的。

就是默认为,自己不配。

我不是很喜欢现在的店长,就是因为她偶尔也接话也浮夸,我希望找到的就是小律师这种,有文化,真诚,又冷,就是自带退敌光环。

选来选去。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做珠心算培训班的,她不是老板,而是店长,这个培训班在我们本地算是王牌,我媳妇多次赞美这个老师,她负责前台,她牛到什么程度?你去接一次孩子,她就能记住你是哪个孩子的家长……

我媳妇说了几次,谁若是挖到了这个老师,就挖到了宝藏,整个培训班就是她一个人支撑着,长的也不漂亮,甚至有那么一丝丑,但是就是用心、真诚,你能从内心深处感受到,太阳的感觉。

培训班现在普遍黄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挖她呢?

我也很喜欢她,应该说,这就是我需要的类型,避免男人有性幻想,又有文化,又热情,关键是也能负责,咱也愿意把整个盘子托付给她。

至于说偷钱?

我们的偷不到,因为我们是充卡式,消费全是倒扣,就是前台不收钱,唯一能占便宜的,无非就是吃点喝点拿点餐具啥的,那些都有容错率,允许。

这么讲吧,餐饮这个行业。

从厨师到服务员到店长,没有不偷的。

因为,它是开放式管理。

既然都如此,我就不想在监督上做文章了,我们就算总账,今天做了几桌,做了什么菜,采购一共花了多少钱,至于说多点,也多不了多少。

都能算出来。

为什么普遍会偷?

第一、从业群体普遍没受过高等教育。

第二、监管有死角。

之前厨师跟我商量过两次,就是存一些原材料,例如牛肉、大蒜、花生油之类的,我给的建议都是NO,需要多少买多少,当天现买。

我二舅在厨房工作,不是我们家,他把拳头大的牛肉用保鲜膜包好,扔进泔水桶,然后去倒垃圾,把牛肉捞出来放一边,下班再过去拿。

根本管不住。

咱也没有那个精力。

睁一个眼,闭一个眼,也是大学问。

还有,我有两大不允许,一是不允许吃剩菜,二是不允许打包。你看,服务员为什么普遍吃剩菜?因为他们没吃过,他们吃的都是大锅菜,而我们家让厨师和服务员吃的都是客人相同的菜,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我要求收盘的时候必须倒掉,否则?厨师一着急,就把剩菜加热给端上去了。为什么不允许打包呢?你若是允许打包?那,他们家的大人小孩都等着他带菜回去。

下班时,所有人都要对着监控做相同的动作,开包检查。

扯远了。

我在校友群里问,谁认识XX珠心算的老板?

马上有师兄联系我。

他认识。

我接着私信联系师兄……

他也很激动。

直接跑来了。

说,正好也需要我帮忙。

帮什么忙?

我这个师兄是曲师数学系毕业的,本硕连读,按理说他是不该回县城工作的,可能是太窝囊吧?回来了,从高一教到高三,然后就再也没下来过,年年送毕业班,现在遇到了个问题,他自己的闺女读高二了,成绩略有下滑,他着急,想下高二亲自带,这可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协调高二与高三级部吧?关键是你这个操作给人的感觉也太自私了一些。

不过,在孩子教育问题上,老师们普遍如此,他们唯一的梦想就是让孩子考个好大学,所以往往会采取陪伴式教学,我姐家的孩子也是如此,初中我姐下去带,高中我姐夫再接着带,我姐夫从我上高中时就只教高三,为了孩子也从高一带起,把孩子带在自己班。

师兄若是从高一开始当班主任把闺女带在身边,这个很好操作,校长也同意,因为大家都这么干,关键是他高一没这么干,想中途插进去,领导也不敢轻易的拍板,为什么呢?有些家长也很有能量。

我问,卡在哪个环节了?

他说,哪个环节也没卡,很巧的是,闺女原先的数学老师正好想下去带高一,当班主任,因为他需要评职称,必须有当班主任的经历,所以一协调就同意了。

我问,需要我干什么?

他说,领导已经同意了,但是我看高三级部又把我的班给排上了,是不是又有什么变数?

我说,这个很简单,你自己问问就行了。

他说,我想找个局外人帮我问问,因为现在是保密阶段。

问谁呢?

问盖章的,他怕的是领导只是口头答应,而没有给安排下去,他只是想让我帮着确认,盖章的有没有收到指令,若是收到,那么事就成了,若是没收到自己去问呢?那就觉得很丢脸。

他找我,还真找对了人,因为管章的是我们一个师姐,我接着给问了问,得到的答复是已经接到通知了,上班后给盖。

他,如释重负。

当老师的,喜欢阴谋论。

胡思乱想。

是不是别人在后面给我使绊子?是不是领导希望我表示表示?

哪那么多是不是?

聊了半天,师兄跟我姐夫是同学,亲同学,那我觉得你这混瞎了(我姐夫是专科),曲师数学系的,那个年代,竟然回县城了,别说你们那个年代了,就是我当年数学系毕业,教大学都没任何问题,他小声的说,还不是因为你嫂子!

聊起了中考。

我问闺女去年考的怎么样?

他说,一般吧。

这些当老师的人嘴里说的一般,就是班里数一数二。

我问,闺女班里考了多少高中?

他说,大部分吧。

我说,不是百分之五十的升学率吗?

他说,城里这些初中,升学率都比较高。

我问,体育现在还能作弊不?

他说,不能作弊了,不过2020年正好赶上疫情,没考,体育都是满分。

我说,不是说一千块钱买满分吗?

他说,那是谣言。

我说,我对我儿子唯一的担心就是体育,别的无所谓,所以我想,若是能买就给买上,买不上,我要提前三年为他开个健身房。

他说,现在不光是你娃,都上愁,小胖子太多了,咱家闺女150多斤。

我说,让减肥。

他说,一顿能吃三个汉堡。

我说,家长送的肯德基券吧?

他说,咱自己买的。

聊着聊着,又聊到了盖章的事,他的意思是让我喊着师姐吃饭,我立刻就懂了,就是想直接把这个事办了。

我联系师姐,师姐说在外面练瑜伽,至少半小时。

师兄回去拿手续,然后过来找我,我们再一起去找师姐,先把最重要的章盖了,至于别的?真拿萝卜刻个都无所谓了,不重要的章。

非常简单。

师姐嫌我催的急,说连澡都没洗,黏糊糊的。

一股汗味。

师兄非请我师姐他师妹坐坐……

竟然答应了。

为什么?

因为,师姐家的孩子,初二了,马上也考高中了,指望帮着辅导。

师姐回家换衣服。

我带着师兄先回书店,路上我还是替他惋惜,你这么高的学历,咋不去教个大学或进私立学校呢?

他说,前几年,跟媳妇闹过离婚,济宁那边一个私立学校给我开出了年薪20万,管吃住,我都准备去报到了,媳妇又跟我和好了。

我说,私立学校还是不能去。

他说,现在哪也去不了了,哪里房子也买不起了。

我问,现在几套房?

他说,三套。

我说,也够厉害了。

他说,我们婚房一套,你嫂子单位盖了一套,我们在河西又买了一套,不是说以后发展西城吗?

我说,不错。

他说,凑合过吧。

我说,我有个疑惑,你说被中考刷下来的那些学生,若是硬跟高中课程,能跟上不?

他说,数学连50分也考不了,基本全靠蒙,你还记得当年搞过收费的高中生不?三千到八千不等,就是可以买上,那批学生能混到高三的都不多,是一点都不透气,就是木头,所以中考分流是对的,否则对彼此都是折磨。

好了,我帮你办完事了。

轮到你帮我了。

他说,我把XX珠心算的老板喊上,说起来算是我学生的家属。

我说,行。

他说,我还给代过课。

我说,那不是大炮打蚊子吗?

他说,珠心算是数学的一部分。

喊来了……

原来是女的。

90后。

一聊,有交集,她知道我,因为她知道我媳妇,我媳妇做鲜花团购时,她当过团长,他们店也当过取花点,说经常见我媳妇去接孩子,没见过我。

我问,现在干什么?

她说,我一个舅在人寿,让我过去学习。

我问,是不是疫情后,干保险的人也多了?

她说,非常多,各行各业的都有。

我问,您是跑业务还是?

她说,内勤。

我说,那还好一些。

她说,是的,比较稳定,主要是,也想要二胎了。

我说,那我就开门见山,我是想问您借个人……

她一听,明白了,她对这个店长的评价也非常高,高到什么程度?觉得倘若自己的生意能继续维持下去,哪怕收支平衡她也会继续支撑着,因为这个店长太好了,没有家长不夸奖,她自己也很喜欢,只是自己实在无力回天了,无力回天不完全是珠心算,是她还做着文化课辅导,是文化课被取缔了,珠心算也没法继续了,因为房子是一起租的,包括老师都是一起配备的。

我问,那你知道她现在干什么去了吗?

她说,说是给一个哥哥帮忙去了,具体没多问。

我问,能把她微信推给我不?

她说,能。

晚饭,没啥意思,他们三人聊了本地体制内的一些八卦以及晋职称之类的,我没有太大兴趣,好在都没喝酒,结束的比较快,他们也彼此都很满意,师兄主动提出帮师姐家孩子补补数学,师姐提出帮着师兄去盖另外的几个无关紧要的章。

我负责买单,走了。

我一联系珠心算这个店长,她很激动,问我,真的是懂懂老师?

我说,是的。

她说,之前就经常听家长谈起您。

我说,那过奖。

应该是,我媳妇外地口音,又打扮的比较个性,从而引发了一些讨论,例如老公是干什么的之类的,我推测是这些内容。

我问,最近在做什么?

她说,什么都没做,休息。

我问,您老家是哪里的?

她说,潍坊。

我问,那为什么来这里了?

她说,我嫁到这里了。

我问,老公现在做什么?

她说,我离婚了。

我说,对不起。

她说,没事的。

要了电话,电话沟通了一下,了解到了更多信息,她没读过大学,高中毕业当的兵,跟老公是在部队认识的,为什么离婚呢?老公跟一个做保险的女的混在一起了,把她踢出了局,她有个儿子,在老公那里。

她在本地,独居模式。

自己有房。

我问,明天方便见个面吗?

她说,我在医院。

我问,怎么了?

她说,需要做个小手术。

我问,需要我帮忙吗?

她说,不用,我有个战友帮着找了医生。

我问,什么科?

她说,肛肠科。

我问,痔疮?

她说,差不多。

我问,九楼?

她说,是的。

我问,什么时候手术?

她说,还没确定。

我说,那我明天过去看看你。

她说,现在不让进。

我说,我知道。

次日,十点左右,我去做了核酸检测,申请了临时探望,我有个特殊通行证,痔疮换药单……

她自己在,临床都没人。

我先问了一下护士,知道大体什么情况了,应该是直肠上长了个东西,便血,要手术切除。

具体咱就不能多问了。

一聊,比我大一岁,82年的。

我问,什么时候手术?

她说,大后天。

我问,谁陪床?

她说,我妹妹,还没来。

我说,小手术,不用害怕。

她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是这一次,我真的害怕了,医生说切完才能知道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我姥爷就是这个病死的,我大姨也是。

我说,别自己吓唬自己。

她说,我总觉得对不起孩子。

我问,孩子知道不?

她说,不知道。

我说,真没事。

她说,我不怕疼,也不怕苦,但是就是怕死,这几天睡不着我一直在想,你看我40的人了,一事无成,活到现在,连个家都没有,每个月还要自己还着房贷。

我问,房贷还有多少?

她说,还有7万来块钱。

我说,了了事了。

她说,现在也没有工作。

我说,这样,你出院后,到我那去工作,房贷你若是实在有压力,我可以一次性帮你还上。

她说,不用,不用,我还有钱。

我问,有保险吗?

她说,有农村合作医疗。

我问,报销一半吧?

她说,具体我也没问,反正报销不少,自己花万多块钱。

我把具体工作给她介绍了一下,她说自己很想干,但是不确定是不是恶性的,若是恶性的需要化疗之类的,可能整个人就没有精神了,干不了服务行业了。

我说,别自己吓唬自己。

她说,我不是吓唬自己,我纯粹是自己把自己气的,有时一想起那对狗男女……

我说,我一直都觉得你是那种宰相性格。

她说,以前是。

要起针,我去帮着喊护士,喊完护士,我看医生在玻璃房里,我又过去溜达了一下,我问了问,医生觉得,就是个息肉,没有那么可怕,大惊小怪的。

但是,不排除。

起完针,她说要下楼走走,说是想喝小米粥和吃肉火烧了,去医院对面的那个馅饼店,我说那一起,我摩托车停在那。

她点她吃的,我没点,因为我不想吃饭,至少不想在这里吃肉火烧,因为我在这个位置围观过跳楼的,绝症,就落在这个位置。

话痨。

她说,我问了好几个跟我这个年龄差不多的,四十来岁的朋友,他们做了手术后,整个人接着就不行了,没有精神气了。

我说,你不至于。

她说,人过了四十岁,一开刀,就完了。

我说,你这个都不需要开刀,就是拿个镊子把息肉夹下来。

她说,你不知道,隔壁房间里做了手术,晚上哎呦哎呦的,说上厕所就是拉玻璃碴子。

我说,你手术完了,给我发信息,根据病理结果来决定跟不跟着我干。

她说,行。

我说,你把自己快吓死了。

她说,你站我的角度想想,连个家都没有。

我问,你为什么不再找个呢?

她说,可能怕耽误孩子吧。

我说,孩子又不跟着你。

她说,他问过我,我说你考上大学之前,妈妈不会嫁人的。

我说,你这是折磨自己,其实孩子也希望自己的妈妈好,但是也不排除你说的,就是你嫁人了会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之类的。

她说,我儿子很爱我。

我说,放心的,大胆的去寻找新的爱情,40岁,人生才刚开始。

她说,老了,不行了。

这一页,翻过。

手术结束后,给我发了个信息,说刚醒,我接着问了问护士,护士说病理结果次日才能出来,但是问题不大,手术也不大,只要过了麻药劲就可以动弹了。

到了次日下午,说已经能下床了,给我发了个视频请求,感觉整个人是轻盈的,如释重负的感觉,有说有笑了,说自己感觉能出院了,说对自己不大满意,准备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减减肥,不能吃了,怕影响餐厅形象。

这一页,翻过。

说起保险,我又想起了庆庆,庆庆那个导师,也就是雨搭被我拉黑后,庆庆又来找过我,是想给我规划一下寿险系列,在他来给我科普之前,我爹给我讲了一些关于庆庆的八卦,村里不是要求老年人也注射疫苗嘛,我爹我娘也回去注射了,顺便在家住了一些日子,说庆庆张罗村里有头有脸的去饭店吃饭了,应该类似官宣,就是他做保险了,大家谁有保险需求就找他,保险不仅仅是看病省钱,更主要的是,可以存款,年利率达到5个点,你们存村长手里虽然是7个点,但是有风险,咱这个是国家的……

好在什么呢?

他坐了牢以后,可信度很低,另外年龄太小,还有一点,就是村里已经被洗过好几茬了,邮政储蓄就是卖保险的祖宗,明着暗着以拉存款的形式让你存保险,农村信用社在村里还有代理人也这么搞,还有镇上的老师、公务员也有干保险的,整天就跟地下党似的一个村一个村的扫,别的不说,把村干部给伺候舒服了,他们动不动就到村里请有头有脸的人吃饭。

这里面,最有蛊惑力的其实是邮政。

因为,农民本身就喜欢在邮政存款。

老百姓又在意利率。

大爷,你自己比较一下,存这个定期是3厘,存这个是5厘,虽然有一点不同,就是3厘的这个是给你存单,5厘的这个是给你保单,但是都丢不了,邮政还能跑了吗?!

我爹就存过,接保险公司回访电话时我听到了。

我爹跟做贼似的,偷着接的。

我给他科普了,以后不要买,因为这个存5年就必须存满5年,你若是退保?手续很繁琐,另外,收入都是理论收入。

庆庆给我科普?

那他太嫩了。

倒是被我采访了一圈,我问他坐牢进去挨捅不?

他说,进去的第一天就被捅了,老头拿个棍捅了他几下,说主要是防止有人太紧张拉不出屎。

我问,进去是不是先洗澡?

他说,我是十二月份进去的,一人浇我一盆,我算是比较能扛的,扛了八盆,一般人也就是三四盆就倒了。

我问,你在里面混的怎么样?

他说,因为我年龄比较小,也比较听话,就是打也好,骂也罢,我都是挨着,我进去待了没多久,就成了老大的丫鬟,就是专门给老大铺床之类的,给他挤牙膏,拿鞋,打饭。

我问,里面什么最抢手?

他说,烟,5块钱一根,一人一口,到我手里基本就到过滤嘴了。

我问,平时能说话不?

他说,老大让你说你才能说,但是只要睡觉了,任何人都不能有声音,若是上厕所弄出声音来了,老大会打的,但是老大一般不自己打,而是让你自己扇,扇出血了,好了,可以睡觉了。

我问,要是生病了呢?

他说,所有的病就只有一个药,就是银翘片,发烧了,给你几个这个,肚子疼给你几片,腿疼给你几片这个,后来我在那时间长了,我遇到管教就让他给我几片,我当口香糖吃。

还给我讲了很多好玩的事,主要是挨打系列,被抓前,同伙成员告诉他,说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就不会被定罪,于是他就决定使用这个套路,问什么都是不知道,当天也问的很文明,结果晚上同号犯人拿弹弓皮一打小鸡,连小时候偷苹果都招了……

庆庆说,我想了想,肯定不至于死罪,以后还要出去结婚生娃,不能断子绝孙。

我问,从干保险,你拉了几单?

他说,就拉了一单,一个狱友单位买的团体意外险。

我问,就这些业务?

他说,我妈给拉了六单。

我说,那不如让你妈干保险。

他说,不用,她拉了挂我名下就行了。

我问,买房子了吗?

他说,准备明年买吧,今年感觉房价太高了。

我问,你爸没说回来还出国不?

他说,出。

我问,看了哪个楼盘?

他说,东环路上的那个。

我说,那个位置离老家近。

他说,主要是便宜一些,在那边能买个一百五六的,在这里也就买个八九十平,同样钱,咱肯定要大的。

我说,对。

他说,我妈学车认识一个朋友,在那边搞工程的,说能给优惠点。

我问,能优惠多少?

他说,说是成本价。

我说,那可以。

他说,现在才刚开始建,明年才能买。

我说,是的,现在不封顶不批预售。

他说,叔,有机会你就帮我推销推销保险。

我说,行。

他说,我现在也知道好歹了,要走正道,还是需要咱亲戚朋友多帮衬,你是不知道我在里面受了多少罪,好几次都想过结束了自己,有次是检察院提审,那个女的总是吓唬我,说要判死刑之类的,我当时坐后座,一边一个,副驾驶就是那个女的,当时走到那个XX盘山路那个位置,我心想,要不,我就豁上算了,我把手铐往前面驾驶员脖子上一套,一打方向,全都结束了,但是想了想,不行,就没干……

我问,良心发现了?

他说,也不是,突然一瞬间又觉得自己是清白的,之前律师跟我讲了,实事求是就行了,你做了什么就交代什么,不是你的别乱认,我的确没参与,只是跟着玩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无罪的,我不能乱弄,就忍住了。

我说,不是应该反铐嘛。

他说,有个年龄比较大的,他看我也挺老实的,跟我讲,咱也无冤无仇,你老实点呢,咱就铐前面松一点,你要是不老实呢?咱就铐后面紧一点。

我说,看来……

他说,我后来不是没干嘛!

完!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发布广告、定投、学习笔记。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1-08-31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村里有个叔叔,当年躲计划生育走的。 走了30多年。 也姓董。 这两年,没有计划生育这个概念了,跟老家的人来往频繁了。 今年,说想买个老宅,把户口迁回来,要落叶归根,所谓的落叶归根不是要回来住,而是想死后进祖坟,看开的车应该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