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09-16

2021-09-16

公众号【懂懂日记】发布于:2021-09-15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1-09-15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夜宿万达酒店。 余欢非要带我去玩卡丁车。 他说自己是VIP会员。 要请我。 对于卡丁车,我是略知一二的,跟我一起走丙察察的凯哥,他娃就是全国冠军,而且夺冠用的卡丁车还送给了我。 至少,我是见过卡丁车的。 而且,是专业赛车。 我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三十来岁时。

有段时间,我常驻济南。

一天到晚没事干,就想找事……

找啥事呢?

找人吃饭,找人喝酒。

有几个印象很深的酒友。

今天,只写几位女士。

印象最深的一位叫豆腐脑,她是一个综合体,综合到什么程度呢?

你无法把这么多特点集合到一个人身上。

她是体育生,练400米的。

但是,胸大无比,一走,局部颤抖的就跟刚出锅的豆腐脑似的。

声音很温柔,南方姑娘。

很睿智。

很自我。

独生女。

家是武汉的,父亲是处级干部。

她在学校还担任学生会体育部部长……

喜欢玩游戏。

我打羽毛球,就是被她拉下水的,她送了我拍子,带我去打球,我们认识的时候她已经结婚了,老公是打游戏认识的,老公是鹤岗的,就是房子很便宜的那个地方,在煤矿工作,不是钻煤矿的,应该是技术工。

对于她的婚事,全家人反对。

反对?

那她就挺个大肚子回来。

生了娃。

生了娃,在东北待了一段时间,她发现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于是,又走了。

我就是这个时间认识她的。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呢?就是你一见她就很信任她,她通透的就跟水晶一般,为人处事、接人待物,都很上档次,打扮的也跟明星似的。

只是咱不知道她为什么在婚姻问题上钻了牛角尖。

还有,娃出生时,早产。

智力发育略缓。

但是呢,问题不大,不需要上特殊学校,正常幼儿园即可,为此她也很难过,觉得应该听父母的意见,在武汉生,而不是在鹤岗生。

当时,她在济南一家箱包批发公司做项目负责人,一个月收入六七千块钱,她可能对收入一直都比较佛系,毕竟从小就是优越家庭长大的,乃至她在济南时,家里人依然每个月给她打钱,她就是找个地方散散心。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回武汉,为什么会来济南?

跟箱包老板也是打游戏认识的。

好在,没睡觉。

因为,老板是女的。

我一直都觉得她挺可惜的,因为自己的冲动与叛逆,把自己的婚姻折腾成这样,还生了个孩子,自己又不愿意回东北了,不愿意到什么程度?她说自己听到鹤岗那边的口音就打颤了,感觉那里就是人间炼狱,也不知道她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老公找她,她也不回。

起诉离婚中。

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我现在回想一下,她就是一个天才级的写手,只是没人去引导她,就是她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深度都是非常独特和深刻的,只是可能放在自己身上就不管用了,在QQ空间时代,我都非常喜欢看她给我写的留言,有深度,有见解。

就是对自己过于放飞。

她可能不想走寻常路……

过了差不多一年,她走了,去了南京,打游戏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这个朋友是报社的编辑,应该还有级别,很胖,240多斤,他要包养她,包养的方式就是给租个房子,她就搬去了,她的确是那种愿意为爱情赴汤蹈火的系列。

这个胖子有老婆。

我跟她说,你别去了。

她说,不要紧,等我不爱他了,自然就走了。

那段时间,她给自己的定义就是中国最好小三,还给正房买东西,都是通过他给传递的,当然他不可能说是豆腐脑给买的,都说自己给买的。

他们买房子,缺钱。

豆腐脑问爸爸借了,给他。

这个胖子呢,胖了以后X能力不大行,不大行就喜欢玩变态的,而且这类游戏在南京特别常见,胖子就总想找别人来睡她,胖子在旁边看。

豆腐脑问我,他是爱我呢,还是不爱我呢?

我说,你自己有自己的感觉,但是呢,我的建议是,你要坚持一个原则,就是我陪你可以,陪别人不可以。

我给了她一个心锚,就是你真的言听计从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不喜欢你了。

果然,没太久。

半年左右吧。

胖子对她有些厌倦了,应该也玩够了,她自己也觉得没啥意思,但是呢,他们有债务关系,就是胖子前前后后因为买房借了她40多万,而短时间内没有偿还能力,她的意思是想离开以后就拉黑再也不联系了,但是要钱呢,胖子又没有,这个钱又是自己借的父母的。

又回到了济南。

继续做箱包。

这次,我见到了箱包的老板,箱包的老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姐,她对豆腐脑很赏识,觉得这姑娘才华横溢,就是喜欢做梦而已,动不动就想找人私奔,也不是为钱,就是时刻想体验烟花绽放的快感。

这次回来,豆腐脑跟我聊过那四十万,她觉得也不能硬要,硬要的话,他手里有不少视频,关键是视频里没有胖子,那么他就真敢发出去。

她的意思是胖子也不是个坏人,只是收入低了一些,给他时间,他肯定会还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

这一页,也就翻过。

这期间,因为鹤岗的儿子跟自己视频的频率越来越高,她竟然回鹤岗生活了半年,又回来了,说自己受不了老公,受不了婆婆,所以自己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她怕待久了以后,离不开儿子了,从而被拴住了,儿子他们是不允许带走的。

好在,和平离婚了。

彻底单身了。

恢复单身后,父母几乎是带人来抢她,想把她带回武汉,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你看你把自己折腾成了啥?给人当情人,又给情人的朋友当妓女,整天在社会上混,你是个大学生,还是名牌大学的,咋成了这样?

回武汉后,变了另外一个人。

很安静。

大约在2018年左右,她给我发了个信息:董哥,我又当妈妈了。

龙凤胎。

定居武汉了。

可能是年龄到了,回归生活了,她自己在烟草系统工作,我翻了翻她朋友圈,还发现了一张她的制服工作照,跟我认识的她,已经完全是两个人了。

过去的她,死了。

想想在济南的时候,她对我真的很好,她父母给她钱,她用不着,她就取了现金给我,我也不要,就退给她,咱也不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能培养出这样的“贱人”。

这几年,在评论里见不到她了。

说明,她与过去的世界,完全说拜拜了,我跟她聊过几句,问鹤岗的孩子,她说婆婆一家搬了家,也重新娶了媳妇,不想让她有任何念想了。

其实,对彼此都是解脱。

第二个姑娘,叫小雪,是个大学生,山东大学的,河北人,她不是正经考上的,而是特长生,至于哪里特别长,咱也不知道,也是个大胸脯。

她在洪楼校区,我就住花园路上,我们离的很近。

经常见面。

这里面有个问题,我是社会老油条,她是大学生,没有社会经验,而且呢,她是读者,我是作者,这里面就有势差。

关键是,她又是特长生,花枝招展的。

我们忽悠她,那太简单了,例如她喜欢唱歌,那带她去唱歌,大学生唱歌的特点就是一喊一宿舍,那于咱而言无所谓,咱出钱就是了。

所以,我不仅仅认识她,还认识她们全宿舍。

那时,我骑个大摩托车,经常半夜去高架桥上兜风,喊人唱歌,她会带一群人,生怕你欺负她,但是兜风,也喊不了别人,她会自己去,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其实本来就很熟悉,包括我们为什么熟悉,也是因为我们进山大校园做活动认识的,就是她对我们是仰望模式,觉得是一群很神秘的人。

其实神秘啥?

就是一群小人得志而已。

一群狼。

她生怕瞧不上她,所以她总是给我买东西,买衣服,买腰带,就跟我过去写的一样,你知道那些装军官和富二代的为什么骗钱那么简单吗?是女人们拼命的证明自己,证明啥?我可不是图你的钱和地位才跟你在一起的,相反,我是付出方。

钱就是这么被骗来的。

后来,我一直想把小雪给甩掉,因为我看上她同学了,她同学是个白衬衣,家是潍坊的,就是一看就跟她们几个不一样,甚至不属于这个专业,很安静,嗓子也很有特点,有点公鸭嗓,但是唱歌的时候特别好听。

我喜欢这种特殊性格的。

甩小雪很费劲,有段时间跟我说怀孕了,时间还不长,药流吧,我怕担责任就跑回老家了,我给她学生银行卡充了1万元。

一群狼里,不仅仅我盯上她们了,别的朋友也盯上了,就有机车友问我,小雪可以吗?意思是你的人不?不是的话就追了。

我说,追吧。

我那个机车友是银行的,不是一般银行的。

反正,收入挺高的。

没多久,机车友让我帮忙,说小雪怀孕了,让我帮着去给流产,他不方便,还有就是想无痕流产,就是不留任何记录,找妇产医生直接私下就给做了,例如做完所有手术了,把你喊过去,整个团队一会就给搞定了。

我带着小雪去的。

回来路上,一直说肚子疼,关键是咱觉得咱这群男人真是畜生,拿人不当人,关键是,你咋也不保护一下自己?

我喊白衬衣出来,让她陪小雪回去。

白衬衣是那种嘴很严的,关键是那个时候的她已经绝对听我的了,我跟她说了前因后果,她表示很同情。

小雪给我发了条信息:我知道你为什么把我送给他,你只是怕担责任。

流产后,俩人也分手了。

我那个朋友,真不是省油的灯……

小雪后来考到北京去了,硕士,这期间我那个机车友找到了我,他想找我求证个事,就是我有没有跟小雪发生过什么?

我说,这个真没有。

他说,我准备向她求婚了。

我说,你别瞎胡闹,你又不缺女朋友。

他说,我觉得她真的很适合做媳妇,我妈也很喜欢她。

好了,时间快速推移。

推移到现在。

他们现在是什么状态?

我有小雪的微信,生了俩孩子了,她的朋友圈里有老公,有公公,有婆婆,就是完全是很幸福的家庭了,我很纳闷的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咋过了几年又突然把小雪给追回来了呢?小雪这么一个特长生,咋突然就安心的做起了好妻子好妈妈呢?

也是待解之谜。

小雪做了什么呢?

微商。

我看动不动参加什么大会。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谁拉你下水的?

她说,我嫂子。

我问,你嫂子一年能赚多少钱?

她说,去年做了八百多万。

我问,利润?

她说,是的。

我问,那你呢?

她说,我少一点。

我原本是想劝她别干,看来不能劝了,我使劲翻了翻她的朋友圈,看方向盘,应该是买了一辆帕纳梅拉。

为什么机车友后来没有再怀疑我呢?

因为,我跟小雪的同学在一起玩耍的比较多,就是那个白衬衣,据白衬衣自己讲,她本身是个学霸,学霸到什么程度呢?她若是考文化课也可以进山大。

不知真假。

白衬衣对情感比较迟钝,没谈过恋爱。

就是因为这一点,我不愿意碰她,因为咱不想被诅咒,倒是我喝多的时候,她会通宵陪在我身边,累了也会躺下,我没碰过她,只是她自己戏很多,问我:那我算不算你的人了?

你说算就算。

她不喜欢她学的专业,觉得像戏子。

所以,她想继续读书。

我很支持。

我对她就一个原则,你好好读,我供你生活费和学费,她也不是乱花钱的人,一个月五六百就够了,学费万儿八千的,相对我如日中天的收入而言,这都是毛毛雨。

跟白衬衣在一起,没有情趣,没有性欲,但是我欣赏她,因为她就是我梦想中媳妇的模样,知书达理,文雅大方。

她也是个奇葩。

从山大考入了吉林。

怎么描述呢?

把北京户口落到了济南。

为什么选吉林这所院校呢?这个导师在这个领域很有名,类似汉语言文学这一类的,由她去吧。

她去长春后,就很少联系了。

再次联系,那天下雨,我发了一个在山东大学旁边洪楼烧烤街吃鱼的说说,问谁有空就来,我知道下雨天不会有人来。

她就那么笔直的站在了我面前……

我说,你咋回来也不说声?

她说,我是回来考试。

说是心情不好,不想吃饭,感觉她读了两年研究生,白了,脸也立体了,比过去漂亮了,走,咱回酒店吧。

心情不好。

咋不好?

考《齐鲁晚报》,貌似被PASS掉了。

我说,这些报纸没几天活头了,你还进。

她问,那电视台呢?

我说,也没什么意思。

她说,那我去你老家考公务员。

我说,我老家是县城,你要么考济南,要么考你老家潍坊,要么考青岛,你考我们家算什么?你嫂子是老虎。

她说,那不要紧,我至少离你近点。

我说,别,别,别。

你都无法想象山东人考公务员有多变态,再偏远,如喀什,如日喀则,一聊公务员招考,我靠,山东大军都能辐射到这里。

全国范围内,哪里有铁饭碗,哪里就有山东人的影子。

那段时间,她是天天考试。

各地考。

她有一个很明显的短板,就是她的本科原本是王牌,但是专业给人感觉是特长生,不像文化课很好的人,有的能进面试,有的进不了。

我说,你实在不行,去北京上海考吧。

在上海,哭成了瓢泼大雨,到了最后面试环节了,三选一,她笔试第二,我一听就没啥希望了,但是呢,最终被录用的是笔试第三的,因为她面试成绩好,为什么面试成绩好?这个人本身就是聘用人员,等于为了转正而努力过多年,那她的整个状态绝对是要优于另外两个。

恨自己。

恨自己为什么不舍得花钱去上培训班。

感觉天都塌了。

我说,你留在上海,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你租房子之类的需要钱,我就给你,你不用担心。

我帮她租了房子,她开始找工作。

找的第一份工作就很奇葩,上海电视台下设的一个纪录片频道,需要文字团队,主要是古镇、古塔,工资也不高,六七千块钱,好在什么呢?签的合同很高大上,山东人在意这个,仿佛在上海电视台工作。

整天出差,要跟着团队一起去各地古镇。

她出差虽然有公费,但是出了门,什么都好奇,自然什么都想买,工资也不够,我就定期给她补贴一些,但是我补贴的不情愿,为什么?

这些拍摄团队,整天在一起,没多久,她就会被人拿下。

果然。

被谁拿下了?

剧组里的一个搞美术顾问的,她儿子是做私募的,一直都想招个合适的助理,经过接触,美术顾问觉得白衬衣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就给推荐过去了。

这期间,我去了上海几次,我发现一次是一次的蜕变,发型变了,穿衣风格变了,说话方式变了,真的有电视里白领的感觉了。

而且呢,她性格真的很吸引人,而且她会唱歌,那些与她打交道的人总想跟她学唱歌,包括与他们对接的证券公司高管。

我又变心了。

通过白衬衣,我认识了这个高管,这个高管的主要职责是挖掘私募,挖掘私募的核心渠道是什么?

看大V?

看写的文章?

都不是。

而是他们有后台数据,看谁的成长速率,是否稳健,据高管跟我讲,徐翔其实就是这么被挖掘到的。

怎么理解呢?

就是,倘若你是个炒股天才,证券公司自然会联系你,要包装你,帮你发私募。

我为什么喜欢高管呢?

她是一个活的很明白的人,就是对钱、对人,都已经很通透了,而相比之下,白衬衣就是个木头,咱肯定喜欢高管这种,何况咱总觉得在上海这个地方,能在证券这个行业有一席之地的人,都是人中龙凤。

高管有家,老公在北京,她在上海。

白衬衣对很多东西感知是比较麻木的,例如我跟高管好了,她也不知道,反而不断的问我,我给你介绍的朋友不错吧?

太不错了,啥都懂。

我最后一次见高管是半年前,就是上次我去上海爬佘山的时候,聊了几句,她家就在旁边的别墅区,她已经有了根深蒂固的上海人的优越感,总喜欢来一句,你也知道,旁边私立学校的学费很贵的……

跟我说这些没用,因为我也不来读。

我问了她一个很正经的问题:炒股,有人能赚到钱吗?

她说,我手里九万客户,账户资产大于300万的,即便是2020年这样的好行情,赚钱率也不超过5%。

我问,小户呢?

她说,小户具有偶然性,不具有参考性。

我说,一个个都晒自己的收入,都挺吓人的。

她说,选择性晒出。

我说,那我送我句话吧。(?)

她说,从你那里学到的两句话,再还给你。

第一句,定投指数基金,我自己也是,只是我投的多是行业ETF。

第二句,普通人想在股市上赚钱,唯一的可能就是拥抱时间。

我跟高管是一类人,就是戏精,什么人都见过,什么鬼都见过,彼此都不忠诚,但是彼此都好奇,咱是进城的农民,分不清红绿灯,她是下乡的知青,分不清稻子跟麦子,她的世界里没有生活在农村的人,我就是。

我从佘山走后,她竟然发信息问了我一个问题:是不是女人都喜欢臭男人?

那我咋知道?

反正,我不喜欢臭的。

前天,我来上海后,白衬衣联系我,问我在哪?我说我在松江,她说我在对角线,在虹口。

我说,那你别动,我去找你吧,毕竟路我更熟悉一些。

她说,好。

她在星巴克等我……

我转了一圈,竟然没找到她。

是她发现了我。

就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原先是直发,现在成了波浪,而且T恤穿的很小,仿佛是我儿子那么的孩子穿的,露着肚脐,肚皮格外的平。

你咋成这样了?

去夜店工作了?

人也礼貌了很多。

我问,你出来,孩子有人带吗?

她说,去爷爷奶奶家了。

我问,你是嫁给了上海人?

她说,不是,爷爷奶奶退休后,也在上海买的房子,离我们很近。

我说,你生了娃,咋比之前更瘦了。

她说,我每天都有健身。

我问,还在原来的私募吗?

她说,我在公募了。

我问,研究过兴全合宜吗?我一直在定投一直在跌。

她说,你要相信自己。

我问,你关注过我的朋友圈吗?

她说,董老师,那个,我必须说实话,偶尔遇到我会关注一下,不如过去那么频繁了,主要是工作、孩子,太忙了。

我问,你觉得我定投做的如何?

她说,我觉得非常好,我们客户群里还有人发过你的图,雪球上我也刷到过好几次,我看还有不少人在评论是懂懂的,我推测不是你发的。

我说,不是。

她问,有没有计划来上海发展?

我说,没计划。

她说,你一点都没变样。

我说,老了。

她说,感觉比我刚认识你的时候,稳健了。

我说,那时年轻不懂事,整天就想泡妞。

她问,跟小雪还有联系吗?

我说,有,去年还见过,她一家四口到日照旅游,路过我那里,一起吃了个饭。

她说,她现在发展的很好。

我说,据说一年赚好几百万。

她说,应该是真的,她在我这里买过理财。

我说,那也够奇葩的,她老公就在银行。

她说,银行产品理财收益低,而且她也不可能在老公银行买理财,那样咋说的明白?你家咋有的那么多钱?

我问,你现在年薪有多少?

她说,温饱,几十万。

我问,五六十?

她说,差不多。

我问,是不是做基金经理的收入高?

她说,那是,我在里面是行政人员,偶尔也拓展客户。

我问,跟XX还有联系吗?(高管)

她说,很少,她在徐家汇那边。

我问,老公是做什么的?

她说,汽车零件,具体我也不懂。

我问,哪里人?

她说,盐城。

我问,念过书没?

她说,同济大学的。

我问,怎么认识的?

她说,我之前工作的私募老板的朋友。

我说,你当年多亏没考上山东的公务员。

她说,都是命吧。

我说,看到你今天这个样子,我由衷的替你感到开心。

她说,谢谢董老师。

我说,也不喊董哥了。

她说,年轻时不懂事。

非喊我吃饭,我觉得她要去爷爷奶奶家接孩子,我就走了,一起去负二取车,我发现她开了辆特斯拉,她问我要不要试试?我说不要了,我在老家常开。

突然觉得,她有了女人味。

只是,我过了那个年龄了,不能乱来了。

她把车开出来,又聊了几句,大体意思就是三个字:谢谢你!

有啥好谢的?

人渣而已!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发布广告、定投、学习笔记。

………………………………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懂懂日记】

下一篇:2021-09-17

导读: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那天,书店来了个女的。 湖北的。 说是按图索骥,就跟侦探破案似的,根据我日常发的朋友圈里的建筑物、路牌,挨着找来的。 很用心。 只是来打个卡,说是董老师的老读者之类的。 期间,没怎么聊天。 她很紧张。 说不过多打扰董老师了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