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年11月07日

2021年11月07日

公众号【未知】发布于:2021-11-08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1年11月05日

导读:我哥的事,暂告一段落。 签字画押后,没再继续追究。 我得到的答复是,不想继续扩大调查面,上面的意思是点到为止,查谁就是谁,不扩大影响,不扩大范围。 用羽毛球术语,就是点杀。 看你不顺眼而已。 我哥的理解是,他找了中间人,花了点钱。 我问多少? 他说

五莲有疫情。
把我爹折腾坏了,为嘛?
我爹养了个娃,户籍是五莲的,学校也盘问村里也盘问,物业也盘问,派出所也盘问,还动不动上门给做个核酸检测。
我爹一遍遍跟人解释,娃虽然是五莲的,但是在这里生活了四五年了,大半年没回过五莲,另外孩子情况比较特殊,不能隔离。
这娃是谁?
我的?
不是。
说起来还很奇葩,一般人理解不了,是我前妻的现任丈夫跟他前妻生的,我前妻跟我离婚后嫁到五莲去了,她结婚我还给买了辆途观当嫁妆,我们俩有个闺女,今年十五周岁了,跟了她。
虽然离婚了,跟没离没啥区别,她娘有什么事也找我,她弟有什么事也找我,她也动不动发了情调戏我,好在我对她实在没感觉,就是个初中生,当年就是图她长的好看,所以我爹一骂我就揭我短:你这辈子找不个读过高中的媳妇了。
结婚后,偶尔两口子一起来找我。
他老公当过兵,把前任告了,现在干村支书我哥动不动跟人吹去五莲钓鱼有人管饭,就是指的我前妻,实际都属于我的实力范围,他们村就在五莲水库旁边。
搞养殖。
搞养殖基建时问我借 30 万块钱,她妈的,她能是借吗?借了就不给了,我有数,讨价还价,我给了5万,肉包子打狗了。

她亲弟一直没找到对象,根源是没买上房子。

又问我借钱。
我有个毛?
貌似给了 5 万还是 10 万,记不准了,也是肉包子打狗了,每次问我要钱我都很生气,我爹就安慰我:孬好不说,是妮她妈。
我又心软了。
前些年,我爹总让我生二胎,看我不想生,他就提议我把妮接回来,让跟在我们身边读书妮每次来了都不想走,我爹家什么生活水平她家什么生活水平,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可是呢?你要妮,她妈就闹,她妈知道,我把妮带在身边,就彻底不会管她全家了。
我的底线是不能改姓。
她动不动就拿这个威胁我
她老公姓曹,这个儿子叫小曹,小曹是怎么到的我爹家?娃参加运动会时,突然口吐白沫被诊断为间歇性癫痫,五莲正好在我们县城三甲医院的辐射区,而且我们本地的这个科室很有名,都是杨永信的徒弟,有机会我可以写写杨永信系列,一句话,你若是外人,你肯定会骂他,但是你若是家属,你肯定送锦旗给他,我们彼此很熟悉,所以我媳妇吓唬我儿子动不动就来一句:让你爸把你送杨永信那里,电击。
治疗是长期过程。

我前妻就租了房子,同时怕耽误学习,就给转学过来了,我爹我娘觉得这也不是办法,一日夫妻百日恩,咱家也不是外人,房子这么大,你住过来就是了,不是让住我家,住我父母家。
结果呢?
她来的少了,孩子给了我父母。
这小孩跟他爹一样,是个滑头,嘴特别甜,喊爷爷奶奶,我爹的亲孙子们都属于少爷系列,我爹都需要哀求着伺候着,而这个呢?嘴甜不说,还帮着干活,你不让玩手机绝对不玩,吃药自己吃,打针也不喊疼,还跟我爹说想姓董。
我爹唯一觉得不是很喜欢他的地方,就是学习太次。
跟我家的娃不同

我家的都是学校里的名人,佼佼者。
有时我爹也说,就当个小狗养着,多双筷子多个碗,平时领在身边也特别好,就当以心换心,咱怎么对你娃,你不怎么对咱家妮?我娘给妮一次都给三五千的零花钱,回去就让她娘给没收了。
小曹他亲爹来看过两次,差不多隔两年来一次,他亲妈呢?一次都没来过,我前妻来过七八次,但是谁也没说要把他带回去,就仿佛没有这个娃了,我觉得这有些过分了吧?医药费刷我爹或我的医保卡,我的医保卡在我爹那里。
这些都无所谓,包括学费、衣服,都是我这边负担的。
孩子喊我大爸。
今年,我爹生日,我哥派司机去把妮接来了顺便把小曹也带过去让他爸看看,结果小曹不下车,无奈又带回来了。
生日那天,出了点小插曲,几个孩子喊爷爷喊姥爷,我哥老二说了一句,我们姓董你姓曹,你不能喊爷爷。
因为这个,打起来了。
小曹完全进入了魔怔的状态,仿佛被鬼缠住了,谁也不认了,那么小的孩子去摸刀,非要杀了其他小孩。
又送医院了。
还用了约束带。
我们家,真正说了算的是我,因为我爹开过家庭会,他说他不管事后,家里所有事都由我来决策,包括我哥家我姐家的事,都是由我来拍板。
我说,这个孩子不能继续养了,因为现在已经到了十好几岁了,你们俩人要是说他几句,他真能拿菜刀把你们俩杀了,你们也打不过他。
当时的他,是不受控制的。
歇斯底里的。
07年出生的,十四周岁了。
很壮。
当时,我抱住他,都感觉像个小牛犊。
就是 DNA 复制过程中出了错,间歇性的大脑放电,受不了一点点的刺激,与停药也有关系我爹总是偷着给减药量,觉得吃多了孩子容易发胖。
还有一点,咱这养的不明不白。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我爹我娘答应,但是不舍得送走,有感情了,这孩子太可怜了,爷爷奶奶不要,姥姥姥爷不要,爸爸妈妈不管,据说也是因为这个离婚的。
而且,我前妻又生了儿子。
小曹是多余的。
但是,我爹也理解我说的意思,因为当天他是真被吓着了,虽然他带了四年,但是他从来没见孩子发过病,都是老师或医生见的,这个东西只要坚持每天服药,会控制的很好,就是怕刺激以及断药。
我爹跟我前妻协商了几次,我前妻每次都说来
+立 接,但是一他再抛。
我给小曹他爹打了两次电话。
他说,来接。
他也试探性的问了我,就是我有没有兴趣要?可以配合改姓。
我很直接的拒绝了。
应该是我前妻在他面前黑过我,说我阳痿了,不能要二胎。
后来,我哥给出了个方案,直接给送到孩子的爷爷奶奶那,毕竟这是他家的血脉,同时连转学手续也一起给办好,然后不要再想起这个娃了,多想想正常的。
我爹我娘也同意。
还没来的及送,我哥接连出事,又拖了一年多。
前段时间刚喘口气,决定送。
五莲来疫情了,现在只能寄托疫情早日结束,我亲自给送去,除了我,没人能给送走了,我爹不舍得,我哥不管事。
我们特别喜欢歌颂母爱,说母亲是天下最伟大的,我之前谈过一个朋友,她是全身心搞公益的,主要是针对福利院,她跟我讲,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有条件的,就是这个孩子是健康的、可爱的,当孩子是病态的、非常规的,多数都会选择割舍。
我采访过一些案例。
深以为然。
当孩子成了绝对的负担时,我们都会选择NO。
之所以我们把'YES喊的山响,那是因为只是假设而已。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未知】

下一篇:2021年11月08日

导读:突然降温了。 我依然是单衣模式。 冻的受不了,开了空调,找了条毯子,躺沙发上刷抖音。 门铃响。 我急忙去开门。 宋师姐。 高中部的,也是我骑友,不过好几年没联系了,最后一次联系,是朋友找我帮忙给孩子调位,我请宋师姐吃过饭,送了一张 500 元的购物卡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