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年12月17日

2021年12月17日

公众号【未知】发布于:2021-12-2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1年12月16日

导读:写个流水账。 很水。 早上,天不亮,媳妇手机响,她预约的顺风车,应该是到楼下了。 她接了,说马上下去。 实际,她还没开始收拾 我生气,但是我也不敢提醒,因为这与我有价值观冲突,我与别人约定时间,一定是我等别人,绝对不会让别人等我,时间观念在我这

辛菲跟她娘改嫁到我们村后,就叫李菲了。
因为,她后爹姓李。
他后爹是个奇葩,远近闻名的混混。
而且呢,地方上拿他没治。
为嘛?

他身份特殊,动不动就组织乡党闹事,所以只要他别犯太离谱的事,派出所也是睁一个眼闭一个眼,甚至?
会合伙做点事。
做啥?
骗贷。
也被拘留过,也被起诉过,后来不了了之,钱也没还,据说一人贷了十多万,那可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钱都去哪了?吃了,喝了,玩了。
如今,他老了。
老了以后,正经了,在镇上开了个饭店,特色炒鸡,他亲自下厨,炒的还不错,若是不熟悉他的历史,感觉就是个很朴实的厨师,没啥。
烟一天两包,酒一天一斤。
风雨无阻。
不怎么好色了,只是嘴上色色。
偶尔,我回老家会过去打包几个菜,他就喜欢跟我聊天,光给我讲蹊跷事,年轻时三个人喝多了酒,去砸农机站,因为有亲戚的拖拉机被查了,第二天三个人都被抓了,问他参与了没?他说自己喝多了,在家睡了一天觉,其他俩人都拘留了,把他放了。
他跟当时的片区负责人是结拜兄弟。
不过,这个结拜兄弟被他害苦了,人家是正营转业到地方上的,就因为跟他狼狈为奸骗贷,被处分了,更巧的是,这个正营的儿子也是读的曲师,还跟我是同一级的,生物系的。

辛菲她爹这种有故事的人,年老了以后,很豁达,对什么都不在意,永远乐观,也不养生,也不在意长寿不长寿,自己给自己的目标是活到七十就算烧了高香。
辛菲她妈姓辛,改嫁到我们村之后在村头小饭店工作。
我们村沿省道335,当时路边很多小饭店,就是服务大车的,她妈在里面干活,后来上位了,村里人背后都喊她窑婆,奶超级大。
这里面干活的,一般是两类,一类是四十岁左右的妇女,一类是十五六的初中生,后来我们这边打的比较严以后,都转移到五莲、诸城一带了,三市交界的地方,日照、潍坊、临沂,那时日照很多人吃过饭就约着去逛一圈,再回家,我印象很深的是一个人酒驾回来的路上撞死了一个人,交警去他家抓他时,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去过五莲,喝断片了。
如今,辛菲她妈,他后爹都年龄大了,人也都温顺了,身上也没有恶了,只剩故事了,一遇到我就想给我讲讲,还动不动说一些黑话。
辛菲呢?
可能父亲基因非常好,学习很好,唯一像她妈的地方,就是胸发育的早,也大。
我们给她起的绰号是大鼓鼓。
上学时,虽然都跑校,也是同一条线路,但是我们不是一类人,她家是妓院出身,我们是良民出身,对她是充满鄙视的,基本不说话。
因为什么说话呢?
她跟我二姐考入了同一所高中,那时流行送饭,一个月送一次,要坐村里的拖拉机去,她娘也知道村里娘们瞧不上她,她可能也避嫌,就让我娘给捎着,我娘为什么给捎呢?因为我爹我娘都是我们村的,就是辛菲她这个后爹要喊我娘堂姐,很亲的,没出五服。
我娘去给我姐送下,我姐会利用下课时间给她送去。

这样,她就偶尔到我们家玩耍,我们上学时,我们家就是全村学生聚集地,我姐姐妹妹以及我都是各自年级的王者,我更是班长从小当到大,因为我姥爷是校长,直接点名让我当的。
我读高中时,辛菲给我写过信。
她是考回了哈尔滨,一本,基于她娘是干鸡的,在我读大学时,她写到我们家的信,都让我爹我娘给拦截了…….
是什么时候又联系上了呢?辛菲这边有个弟弟,不是她妈生的,这个弟弟结婚的时候,我去开的婚车,见到了辛菲,变化不大,说是结婚了,一个孩子,一看就是干了公务员,而且貌似还当兵了还是咋着,身体笔直,胸更挺拔了。
加了个微信。
也没多聊。
她比我大多了,77年的,她跟我二姐是一级
时,我一姐定们牛时,我一姐跳级买时

朋友圈,很干净。
类似的,很干净的朋友圈,一定是干公务员了。
后来,我去他们家炒鸡店吃饭,我问了她妈她现在当什么官?听她妈一讲,那不得了,恨不得回趟山东省长都要亲自接见…….

前几天,辛菲突然联系我,问我有熟悉的医生不?
我以为是她妈怎么了。
是她这个后爹,胃癌。
我说,我帮你联系。
她说,该请请,该花花,到时你给我个账单就行了。
我说,不用。
我联系了我骑友,我骑友给联系了主刀,然后

的,吹吹牛可以吧?
主刀已经给辛菲她爹做完初诊了,认为手术成功率还是比较高的,问题不大。
主刀医生很诧异的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农村老头,仿佛是视死如归,有说有笑,根本没把癌当回事,一般人听说得了胃癌还不吓瘫了?他一点都不在意,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咋这么豁达?
我说,在他的人生里,这都不叫事。
有时,我一想起他跟我说的那句话,我就想笑,他喊着我的小名说:你别看你比你大舅(他)有钱,但是你大舅体验过你没体验过的,你一次喝过俩九九吗?另外一后还抓一个。
光拉骚呱。
预约了下周三手术。
辛菲来了,还没回家,先到我这里来了,进了

有上次我见她的痕迹了,完全变了一个人,小时候也就是50分,个头高点而已,上次见她也就是60分,这次见她?90分,整个人真的跟明星一般,一看就是处于一个高能量场的工作环境,类似外交部一般。
我就想到了一句话,过去的她,死了。
各方面都非常好。
谈吐。
见识。
我们还一起喝了点酒,这时才有了点东北女人的特点,能喝,一人六瓶啤酒,我跑了四五趟厕所,我很弱弱的问了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你读书时,家里人有没有想过拉你在店里工作?
她说,我姑姑拉过,我妈妈不同意,我妈妈的意思是孩子学习很好,能考大学,不能走这条路。
我问,你自己想过吗?
她说,没想过干这个,想过一些事,那时我就住店里,我妈也不避讳,有时直接带人就回来了,我受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我问,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她说,我离婚了。
我问,离了多久了?
她说,很多年了,我从小在畸形家庭长大,感觉没学会跟男人相处。
我问,你亲生爸爸是干什么的?
她说,我没见过,我妈说她之前在东北开饭店,我爸爸是一个老师,有家庭,一直都没给她身份,所以她才带我走了。
我问,为什么到了我们这里呢?
她说,我妈祖上是莒县的,到莒县以后干服务员,让这个后爸遇到了,带到了你们村。
她说想见见我二姐。
我把二姐喊来了。
俩人反过来了,之前二姐拥有绝对的优越感,无论是我们家还是她学习,如今,俩人又有了新的势差,二姐只是个县城老百姓,她呢?有了大人物的感觉了。
没有太多话聊。
寒暄了几句,二姐说回家照顾孩子了。
晚上,喝了酒了,我也不能送她回乡下了,她说住一晚再走,我说你要是不嫌弃就住我们家吧,我媳妇没在家。
她问,孩子没在家吗?
我说,孩子去爷爷奶奶家了。
她说,你媳妇不在家,不合适吧?
我说,没事,相信我,我是正人君子。
她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别产生什么误会。
我说,不会的,我媳妇对我很放心。
聊到了很晚很晚,中途还突然哭了,哭的哇哇的,我以为我手重了,我弱弱的说了一声,对不起。她说,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一想,我竟然十几年没跟男人独处过了。
聊了一些很无聊的话题。
例如她说自己很讨厌妈妈,但是发现自己竟然也遗传了妈妈的基因,就是总被欲望左右着,自己又痛恨男人,所以一边是想一边是不能想,这些年就这么折磨来折磨去,就如同《三天三夜》里唱的那句,就在出轨的边缘…...
还有,她找到自己的亲爸爸了,但是没认,不过跟亲爸爸的儿女联系上了,大家正常交往。
这都是真事,只是听起来太假而已。
有机会,我会写个他爹专题,一说写专题,我就想起了有天早上,我们跑操,他爹站学校门口骂校长,不是我姥爷,我姥爷退休了,喊着名骂:刘素正,我CNM,复读机一般的骂,没有人敢阻挡他,校长该发言发言,装没听到
咱也不知道起厌是什么,可能是他儿子调皮捣
蛋校长要开除吧?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未知】

下一篇:2021年12月18日

导读:昨晚,又喝酒了。 那么,今天先休息一下,暂停推进写作任务。 写篇随笔。 这两天,辛菲一直在我这边,她约见了自己的高中班主任。见面时还哭了,看来她爱哭。易哭,老师也老了,七十岁应该有,头发花白。 她给老师送了个红包,不是三千就是五千。 走的时候,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