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懂懂日记>2021年12月18日

2021年12月18日

公众号【未知】发布于:2021-12-2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2021年12月17日

导读:辛菲跟她娘改嫁到我们村后,就叫李菲了。 因为,她后爹姓李。 他后爹是个奇葩,远近闻名的混混。 而且呢,地方上拿他没治。 为嘛? 他身份特殊,动不动就组织乡党闹事,所以只要他别犯太离谱的事,派出所也是睁一个眼闭一个眼,甚至? 会合伙做点事。 做啥? 骗

昨晚,又喝酒了。
那么,今天先休息一下,暂停推进写作任务。
写篇随笔。

这两天,辛菲一直在我这边,她约见了自己的高中班主任。见面时还哭了,看来她爱哭。易哭,老师也老了,七十岁应该有,头发花白。
她给老师送了个红包,不是三千就是五千。
走的时候,放茶几下面了,我看到了。
应该会打电话告诉老师。
上车后,她跟我讲,自己很感激这个班主任,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他知道了她的身世,没有歧视,反而重点呵护了。
遇到有爱的老师了。

又一次见了见我二姐,这次,我二姐明显调整了状态,俩人能聊起一些生活琐事了,也是又哭了,她说自己大学以前都是空白的,对中学时代的记忆,能想起来的,就是我姐,还有她高中几个同宿舍的。

她拿手机找照片给我姐看她的孩子,她亲爸那边兄弟姐妹的合影,我姐姐给她看自己的几个娃.…
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她让我到车上她的包里拿个护手霜,说是送我姐的,翻包时,我还翻到了一个证,多亏是白天翻的,要是晚上翻的,能把人吓软。
至少,我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了。
我又带他约了主刀医生,一般人约不到,但是我不是一般人,我骑友跟我是老铁,他跟我骑友是老铁,我对我骑友们只有付出,所以我有个什么事,他们都以能帮到我为荣,真的。
所以,我一喊就出来。
主刀医生的意思是,动不动手术,都活不了几年。
理由是什么?
就是整个人的身体,已经掏空了,大烟大酒。身体各项指标都爆表了,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甚至脚丫都开始烂了,一句话,光剩乐观了,好在,人活的比较通透。
今年六十六了。
两类人对身体看的很通透,一类就是辛菲她后爹这种,一类就是医生,医生大烟大酒的太多了,动辄一斤起,中午喝了晚上喝,也就是现在管的严了,过去有的医生喝了酒都不影响上手术。
我熟悉的几个主任,全是酒神系列。
与山东文化也有关系,医生属于被宴请频率最高的群体,谁都求他们,谁都想求主任,那么就肯定要喝点,酒量都是练出来的。

术,意义不大,动手术反而可能会加速,因为他身体太虚了,这时再捅他一刀,他能受的了吗?
她表示听明白了,但是她也做不了主,因为她后爹有两个亲生女儿和一个亲生儿子,她只是能提供参考意见。
他们互加了微信。
下午,她说想回村里了,都回来两天了,一直都在我这里。
其实,我不建议她回去过夜,太冷了,农村也太脏了。
她觉得应该回去过个夜,至少要跟妈妈说说话。

再不接受她,也是自己的妈妈。
送她回村的路上。
我说,其实你妈很爱这个男人。
她说,非常爱,你别看吵架、打架,但是谁也离不开谁。
我说,我不理解的是,他这么爱你妈,为什么还把你妈拉下水?
她说,最初是让我妈当服务员,但是呢,一来二去,例如忙的时候,人手不够了,就把我妈顶上了,应该也有我妈想多赚点钱的想法,过去咱不是一个月休一次吗?别的同学都盼着大休,我是愁着回家,我就是个没有家的人。是后来我自己当了妈妈,才慢慢理解了我妈妈。
我说,没把你拉下水,就算仁慈了。
她说,我是我妈的底线。
我问,政审的时候,没影响吗?
她说,我妈没有任何不良记录,我户口一直在我姨妈家,我姨妈是中学音乐老师,我姨夫是公务员,政审是按照户籍进行的。
看来生病对辛菲后爹影响很大,店都歇业了。
我们直接去了他们家。
老头完全不是原来那个老头了,原来是什么状态?就是一个老骚货,两眼时刻放光,骚呱顺手拈来,现在呢?蔫了,但是也不难看出,对于养女的到来,他很兴奋,甚至有些羞涩。训儿子没眼力劲,意思是你姐回来了,你不把沙发让给你姐,让你姐坐椅子?
整个人,有气无力的。
她喊他叔。
我倒觉得,这个称呼很好。
比喊爹强。
她妈比之前胖了不少,也壮了不少,嗓门也高了不少,俩大奶子不输当年,比柳岩的还大,训儿子,训孙子,应该也是把孙子当自己的孙子了,她在辅导孙子做作业,不过动不动就来句粗话,嫌笨…….
她跟他们交流了一下病情。
其实,他们已经讨论过了,不手术了,说是要去莒县找中医拿药,说是隔壁村有个胃癌,吃中药吃好了。
看她面对这个家,我就在想,她与这个家有交集,都属于命运的误会,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也多亏有了高考,否则?她肯定也当了鸡,她这边的三个姑姑以及表姐表妹们,都在自己店里当鸡,我们村沿公路,村头就是大货车驿站,一排全是干这个的,都是一家亲。

上次,我去镇上超市买东西,我发现收银员是她一个表妹,初一还是初二就当鸡了,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样子,现在都嫁人了,要么进工厂了,要么进超市了,除了老一代的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历史。
我是知道的,因为我爹当时当个芝麻官,上面一要严打,我爹他们就会去叮嘱…….

我要回县城,因为儿子自己在家。
她说,要不,我跟你走吧。
我问,不陪你妈过夜了?
她说,的确冷的让人受不了,另外我想跟你聊聊天。
我心想,是想哭了吧?
她妈也是这个意思,家里太冷了,现在又不允许烧炕,查环保。

找住牛上寺她。

她肯定要跟妈妈说几句..……

上车后。
我问,没给你妈拿点钱?
她说,我给转了5万块钱,给老头治病。
我问,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
她说,八千。
我说,少忽悠我,那你怎么在北京买的房?

她说,我前夫留给孩子的。
我问,连奖金之类的,能拿多少?

她说,前几年高一些,三十来万吧,福利的确多一些日常出行,包括出国考察、基本都是
公费、衣食住行。基本全管,我们娘俩就住单
位宿舍,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有,高中就必须出去读了。现在,各类福利都减的差不多没有了,只是出差还是可以报销的。
我问,孩子跟爸爸联系的多吗?

她说,虽然孩子归了我,但是我不想让他重新走我的路,日常我经常带他去爷爷奶奶家,离我们单位很近,包括我也要求户口落到他爸身上,他爸后来又结婚了,我也让孩子喊爸爸的新女人叫妈妈,我希望他是有家的,有根的,小的时候孩子疼我,不愿意去,现在大了,读高中了,在爸那里更多一些,他的后妈对他也很好,开家长会都是她去。
我说,你这么做是对的。
她说,反正,我这一辈子,没人疼过,没人爱过,也不会疼人,也不会爱人,只知道工作,当然诱惑也不少,只是不想开始了。
其实呢,我隐约觉得,她是有人的。
地,最近有没有被犁过。
牛是知道的。
当然,咱不能深入探讨这些,是她的隐私。
我对她,更多的是心疼,她不仅仅是单亲…….
有意思的是什么?
她把自己对父母的渴望,全贡献在她前任公婆身上了,现在还动不动过去吃个饭之类的,好在孩子的后妈也不介意。
我打电话让厨师炖的白菜豆腐。
中途、厨师给我打电话,说被我哥给端走了,因为他有应酬,说是看着炖的挺好的,我心想,那我要换个地方,我哥若是知道我跟辛菲在一起,肯定骂我,因为在我哥眼里,他们一家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问辛菲,你对我哥有印象吗?
她说,没怎么有。
我说,你来上学时,我哥应该已经辍学去打工了。
她说,可能是。
我说,他学习也不错,但是整天跟小混混在一起,后来看人家都出去打工了,他也出去了,跟的第一个老板是个大学生,我哥就成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干了十几年,业务遍布全球,结果我哥出来单干了,把老板直接掏空了,因为所有员工都是我哥招去的,大学生的格局在哪?人家现在还是好朋友,我哥生几个孩子,人家都来的,还是我亲自给陪的,依然家大业大,我哥依然没法跟人家比,因为人家有品牌,有技术,我哥只是有劳动力,有设备,我哥又没有拓展海外业务的能力,所以大部分业务都在国内,今年出了个事,被判刑了,海外业务全部要砍掉,因为他出不去了。
见了面……
我哥没说什么,只是狠狠的戳了我肋骨一下,意思是你离了女人一天也活不了,什么女人你也勾搭。
大场面,十好几个。
半数我都认识,主宾是我哥的好大哥,过去的副科,现在的正科,林大哥,林大哥在我眼里就是个傻屌,因为他也骑车,自己还认为骑的很好,至少离我差了十万八千里,我是职业选手,只是这些年不骑了而已,但是,江湖中依然有我的传说,前几天,有人说比赛时骑不动了,雨大风大,他说一想起懂懂,立刻冲了出去。
非喊我们一起坐。
我简单有介绍辛菲,林大哥坚持要把位置让出来,意思是自己是个九品芝麻官,人家这个才是京城来的,而且是直通系列,她是干什么的呢?其实就是伺候人的,专门为退休老人做出行规划的,例如打前站,包括她怎么结的婚?就是被老头老太看中了。
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干服务员的。
她表示不合适,要挨我坐。
我坐三陪位置。
主陪我不认识,我哥介绍了一下,说是茅台酒本地代理,我一听就是瞎扯淡,应该是茅台某个酒系,我一看他们喝的酒,果然是,是茅台下属的保健酒业的一个系列,口号就是老百姓喝的起的茅台,我问了问价格,三百到五百。
我说我开着车,不喝酒。
但是,我一看,所有人都喝,而且一定是品鉴酒会。
什么意思?
就是让林大哥喊一群要好的兄弟,他来买单,另外每人会送几瓶。
我说我不喝酒,林大哥来了一句:懂懂,大网红,只喝飞天。
我也不好再拒绝了,倒满。

服务员都是人家自己捎来的,不用我们家的本科生,我们家服务员都是本科生、服务员倒酒就跟耍杂技似的,站凳子上倒,拉一条直线问我酒花如何?
我说,我不懂酒。
辛菲说自己滴酒不沾,人家也套路她,倒上,不用喝。
喝到尽兴时,主陪开了一句玩笑,我略不开心,他让我送个菜,若是对服务员说这些,还行,对老板说这些,就不是很合适了,你跟我又不熟,何况肯定是我哥买单,我哥充卡都是充1万送1万,他本身就欠我的,我还送个毛?
为什么是我哥买单?
我们这里是会员制,不充卡不能买单。
我哥看我没接话,自己去厨房端去了,他是怕我喝了酒乱说话,例如冷嘲热讽的….….
说是我哥买了100箱。
我心想,傻逼,我自己就是卖酒的你不买,你买这些杂牌酒,什么茅台酒?茅台除了飞天以及王子外,都是垃圾,至少不是硬通货?你拿这些酒去找做名酒回收的,人家要吗?

肯定是林大哥让我哥买的。
辛菲也被灌二两多。
我们俩提前走了,我喝了六两左右,所谓的提前走了,是没跟他们去洗脚。
辛菲说自己不懂酒,问我这个酒跟飞天差别大吗?
我说,白酒只有两类酒,一类是飞天茅台,一类是其它,没法比,那个主宾故意调侃我,其实除了飞天,白酒我真不喝,我跟我球友要么就是茅台要么就是XO,茅台有读者送,XO我自己卖,主要是我几乎不喝酒,能让我喝酒的,都是大哥,今天这个场合我是给我哥面子。
她问,这种酒好卖吗?
我说,这几年,只要是酱香酒,从散装到杂牌到品牌下属杂牌,都非常好卖,因为他们抢的是什么市场?是其它酒的,例如过去本地都喝沂蒙山,158一瓶,但是158的杂牌酱香比沂蒙山好喝多了,你可能比较少看抖音,现在直播卖散酒都很火,过去我也跟你一样理解,除了飞天外,还有喝其它酱香的?其实,喝飞天的才是少数,多数都是喝了其它酱香,未来酱香必然会席卷全国,已经是这么个趋势了,山东过去全喝38度以下的,例如景阳春有32度的,现在?不管什么酒席,全是高度酱香。

醒来,我发现1点多了,我们俩竟然都睡在书店沙发上了。
我心想,完了,我娃自己在家没人照顾。
我一看手机,40多个未接来电。
我爹打的。
我知道,不用担心了,肯定是他去我家了。

否则?
死无葬身之地!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未知】

下一篇:2021年12月19日

导读:早上,写了四五千字的随笔。 说是今天不写历史了。 结果? 没忍住,又写了。 写的很慢,断断续续,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 为什么不愿意休息一天? 因为,我做计划,都是日计划,有条不紊的推进,延后一天,则牵一发而动全身。 60分左右吧。 写历史,是正式写法,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