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中国人

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中国人

公众号【力哥理财】发布于:2020-04-05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张文宏公示财产,我看了又看,有一点是让我挺吃惊的

导读:今天是很热闹的一天,朋友圈传的大概有这样几条热文。第1个是老蒋的忌日,45周年 ; 第2个是委内瑞拉马杜罗,这么浓眉大眼的一个总统也投降了;第3个,就是张文宏公布财产。当然,你可能和我一样,对张文宏这个更感兴趣。 不过,对于我这样的写作者来说,对





世界上绝大多数矛盾和纷争,都源于三个字——


分别心


这是个佛教用语,意思是人们无法用本心去观事物,只是根据事物呈现出的表象,比如贵贱,美丑、贫富、高低、亲疏等标准,来区别对待。


产生分别心的原因是我执(无明),就是过于强调自我


这个佛学解释有点绕哈~翻译成人话,就是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我是世界的中心,一切事物都要以我为中心来判定是非对错,只能站在自我利益和自我见解的角度来分别一切事物。


对我有利的就是好,我能理解的就是对;对我不利的就是坏,我不理解的就是错,各种反感各种喷,由此产生种种烦恼。


一旦人被分别心捆绑,永远只关注“我认为”、“我觉得”,也就是黄教主说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于是纷争不断,烦恼不止。



很多人说现在小孩生活在糖罐里,要啥有啥,太过自我中心,这是不了解人性,不经教化修行和社会毒打,人都是自我中心的,无一例外。


所以佛教认为人类的痛苦皆来自分别心,可谓万恶之源。


佛教给出的终极解决方案,就是四法印中的“诸法无我”——达到无我,忘我的境界,也就是“空性”


诸法空相,诸相非相,吾心即佛,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样才能根本打破我执, 打破贪嗔痴慢疑~


佛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一种极高的智慧,但这种修行的达成难度太高,高到绝大多数学佛之人也很难做到,更别说被业障束缚却不自知的芸芸众生了。


相比之下,对普通人来说,我认为更具实操性的是儒家提出的解决方法:既然分别心客观存在,没法让老百姓断绝这种烦恼,那就教他们正确运用这种分别心,人人都按一套相同的道德标准来管理分别心,分清主次先后,也能走向和谐社会。


《礼记·大学》中的“八条目”,比较完整提出了这种道德次序: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先对万物运行的规律进行深入研究,达到完整理解(数理化),然后摆正自己的心思意念(大中至正),提升认知境界和道德修为(文史哲)。


这些内在的文理科知识体系构建起来,即让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之后,再向外拓展,先去教化影响和自己最亲密的家人,再有能力的,就去帮忙治理国家,还有余力的,就去平定天下。


可见儒家的解决方案是:由内到外,由小到大,由近到远,一点一点实现和谐社会的梦想。


这套方法论,在我宣讲理财知识体系时也常用到。


比如保险先保自己,再保子女父母;先买纯保障型保险(消费险),有余力再买年金险(储蓄险);有钱先存一笔家庭备用金以备不时之需,有余钱再考虑长期定投;买房先解决自住需求,再考虑投资;投资先做国内,钱够多了再考虑海外;亲友问你借钱“救急不救穷”,先保证自家需要,别太讲义气为兄弟两肋插刀,结果回家老婆和你闹离婚……


很多年轻人连首付都还没个影,每月吃光用光大负翁,自己生活都搞得一团糟,却整天在网上叫嚣和美帝决一死战,中国应该尽快武统台湾,必须把南海列岛全部收回……


关心国家大事没有错,有一股爱国的满腔热血也非常可敬,但暂时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圈。


正确的优先级应该是努力学习,认真工作,好好赚钱,成家立业,先管好自己生活,别给父母和国家添负担,未来有余力了,再把更多精力用来参与国家建设,让中国更富强。


反过来说,力哥这个理财号博主,吃饱饭没事闲扯什么宗教哲学爱国主义,就是因为我已实现基本财务自由,修身齐家这部分工作基本完成,有余力利用自己的媒体影响力,参与到治国平天下的工作中,努力让这个我深爱的国家变得更好,完成我的自我价值实现。


将这套方法论进一步扩展,在如何看待接留学生回国,瑞幸咖啡靠财务欺诈薅羊毛补贴中国消费者,欧美疫情越发严重但政府应对不力等问题时,就都有了标准参照系。


首先,我们都是生命体,我们和山河大地这种非生命体就有了分别心,我们对生命体的关爱认同应该高于非生命体。


其次,我们是地球生命体,如果真有外星生物入侵地球,我们应该站边地球生物,为保卫地球家园和外星生物战斗。


第三,我们是地球上的动物而非植物,相比花花草草,我们对猫猫狗狗的关爱认同应该更多(此处只是生物分类上的客观分析,不涉及佛教轮回观,请佛教徒高抬贵手


第四,根据域界门纲目科属种的生物分类,人类属于真核域、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


理论上说,我们对同属脊索动物门的乌鸦麻雀的关爱认同强于非脊索动物门的螃蟹龙虾,对哺乳纲的熊猫蝙蝠的关爱认同又强于非哺乳纲的乌鸦麻雀,对猩猩猴子这些灵长目的关爱认同又强于熊猫蝙蝠。


当然,现实世界中,我们还要考虑各种动物对人类和自然界的客观威胁,物种濒危程度,以及外形上是否讨喜。


同属哺乳动物,看到戆戆的熊猫大家就喜欢,蝙蝠就……



哎,说到底还是个看脸吃饭的世界~


再然后,就是同属人类内部的分别心。


又分两个层次,一是不可改变的生物属性,二是可改变的意识形态,前者优先级高于后者。


比如性别、年龄、肤色、人种,这些生物属性都无法改变。


有人说可以做变性手术,性别不是绝对的……好吧,一定要这样抬杠算我输~


所以理论上说,黄种人天然更关爱认同黄种人,白种人和黑种人各自的关切也一样。


但这种观念,在今天这个地球村时代,很容易在人类社会内部引起争议甚至征战。


而到意识形态领域的分别心,争议就更大了。


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里的“族”,不仅是生物层面,更主要是意识形态层面的。


国家、民族、宗教,这些都是人类的想象共同体,但不同国家、民族、宗教信仰者之间的敌意,甚至往往比人类对其他物种的敌意强得多。


以力哥自身为例。


我是上海徐汇人,当徐汇区和杨浦区产生矛盾时,比如市里有个比赛,徐汇PK杨浦,我应该站边徐汇~


往上一级,我是上海人,当上海江苏产生矛盾时,站边上海;


再往上一级,我是包邮区人,当包邮区和大湾区产生矛盾时,站边包邮区;


再往上一级,我是中国人,当中国和其他国家产生矛盾时,站边中国;


再往上一级,我是亚洲人(黄种人),当亚洲人和其他地区产生矛盾时,站边亚洲。


上面几点都好理解,这点稍微解释两句。


美国政府为甩锅失心疯叫嚣“中国病毒”时,日韩和东南亚国家都很反感,站出来强烈反对。



尤其日韩,因为我们这几个东亚国家属于“同文近种”,韩国古籍全中文写的,日文一半是汉字,且许多日韩词汇发音都能在中国古音中找到出处,日韩文明本就是东亚儒家文明边缘地带衍生出的次级文明。


人种更别说了,欧美人根本傻傻分不清中日韩长相区别,加上咱东亚这边的人对戴口罩没啥文化偏见,所以欧美排华时,戴口罩的日韩移民也很容易一起遭殃。


此前甚至爆出过一个在英国工作的泰国人走在伦敦街头就被当地人袭击抢劫,还骂他“冠状病毒”…


这时,亚洲人就形成了共同反对欧美白人的分别心。


再往上一级,就是超越洲际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当人类和其他事物产生矛盾时,站边人类。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到这个语境中,就变成爱自己,爱家人,爱上海,爱包邮区,爱中国,爱亚洲,爱人类,爱熊猫,爱麻雀,爱花草,爱山河大地,爱蓝色星球。


这是普通人一般遵循的“小爱”逻辑,即下置位优先于上置位,爱自己放第一,和自己关系越远,优先级越靠后。


但还有另一种更高维度的思考逻辑。


从散发人性光辉的“大爱”逻辑看,上置位优先于下置位,爱自己反而放在最次要的位置,对民族、国家、人类甚至地球有利的事,应该优先做,这样才能最大限度消除“分别心”。


力哥多次说过,人人都是利己主义者,只是不同人所能理解和认同的维度不一样。


最低维度的利己就是动物本能,有食物就自己先吃,不管别人死活,如果有了孩子,母亲基于动物本能,很可能会优先给孩子吃,仅此而已。


但高维度的利己则很可能表现为利他。


钱学森、邓稼先等爱国科学家,就是把对民族国家关爱优先级,上升到最高级(信仰),以此满足内心最渴望的自我价值实现——在他们看来,个人的财富、名声、地位甚至健康,都要给这份爱让位。


“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


同样的道理,宗教信徒乐善好施,不求回报,不是真傻,而是他们所达到的认知维度(信仰),让他们坚信只有这么做才是最有智慧的利己行为,死后才能获得上天堂,去西方极乐净土,或其他任何更高维度的回报。


佛教徒想要修炼到诸法无我的境界,也是为了从根本上消除烦恼痛苦,超越生死轮回,达到极乐状态,还是利己。


这种“以利己为主观初心,以利他为客观结果”的大爱,蕴藏着道德的光辉和信仰的力量,应该获得肯定和褒奖。


也就是把《道德情操论》的代码完整内嵌到《国富论》的操作系统中,社会才会更和谐,人类才能更进步。


那么问题来了,你会选择“小爱”逻辑,还是“大爱”逻辑呢?


这不仅取决于你当下的财务状况,更取决于你的认知水平。


道德和信仰都是用来自律,而非他律,所以我还是拿自己举例。


此次疫情,当“上海人”和“中国人”这两个身份牌产生矛盾时,我选择站边“中国人”。


身为上海人,我的利益诉求是疫情期间一个湖北人或外地人都别放进上海,上海医护一个都别支援武汉,全留上海,应对上海可能爆发的疫情。


但身为中国人,我的利益诉求是一定要全国一条心,想方设法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把疫情从源头扑灭,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如果那边搞不定,上海也很难真正安定下来。


所以我的态度是支持上海医疗队奔赴湖北,尽最大力量奉献上海人民的爱心。


大家别觉得这是政治正确的空话,2月初最人心惶惶时,我朋友圈里少说见过3、4个上海人,对上海抽调几乎全部精兵强将支援湖北,导致上海医疗系统后防空虚的情况颇有怨言,只是限于国内舆论环境,不敢明说。


这些人如果生活在香港那种社会环境下,“港D”的身份牌怕是难逃。


而当“中国人”和“人”这两个身份牌产生矛盾时,我会站边“人”。


作为中国人,看美国政府这样不讲道理欺负人,明摆着刻意针对你各种使坏,心里当然不爽,最好美国经济崩溃,国力陨落,中国趁机崛起,方解心头之恨!


但作为人,我知道全人类今天真就是个命运共同体。


美国疫情搞不定,美国经济受重创,反过来中国出口同样受重创,影响我们就业和经济,美股不断下跌,反过来也会抑制A股上涨动能,到头来我们也一样利益受损。


更何况外面疫情得不到控制,我们这边防输入病例的压力就会持续下去,我们也就一直不敢摘口罩,最终中国经济也会被拖垮。


更重要的是,病毒攻击的是无差别人类,这是一场人类和病毒之间的战争,不是中国人和美国人之间的战争。



不管是男女老少这些生物属性上的差别,还是中国人美国人穆斯林基督徒穷人富人这些意识形态上的差别,在病毒面前,我们都是利益共同体!


如果你认可我在上海人与中国人之间的选边,却不认可我在中国人与人类之间的选边,是不是逻辑上说不通呢?


不管上海人还是中国人,都只是想象出来的共同体,但“人”却是永远无法改变的生物属性。


中国人喜欢用“大是大非”这个词来形容原则性问题不容妥协。


但“大是大非”问题同样分主次先后


爱不爱国是大是大非,人类生命的生死更是大是大非,假如新冠病毒杀死10万人,“10万”并不只是一个数字,而是说和你一样的人类被病毒杀死这件事,反复发生了10万次!


举个最极端例子:假如台湾地区领导人小英女士不幸感染新冠病毒,危在旦夕,台湾ECMO耗尽,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还有,此时我们有三个选择:


A:这货坚持搞台D,恶有恶报,死有余辜,不救!


B:我们可以趁机敲诈一笔,你必须承认一个中国,彻底放弃台D,我们才给ECMO!


C:不管对方持什么政治立场,人命关天,赶快把ECMO送过去!

当爱国和人命产生冲突时,你会怎么选?


如果让我选,我认为爱国应该让位。


最近B站爆红的罗翔老师有个段子,说如果熊猫追杀我,我能不能反杀熊猫?毕竟熊猫是国宝,万一我把熊猫杀了,会不会判刑?


罗老师回答:熊猫是什么?是畜生,畜生的命和人命,哪个更重要?熊猫是国宝,我们人类是无价之宝,人永远高于动物。



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中国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千万别搞错顺序。



相关文章


请记住:瑞幸不是民族之光,而是民族之耻!

2020: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若干年后,我希望你们这样记得我……






力哥说理财

微信:lglicai


简单 好玩 有干货的

理财万宝全书

长按二维码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于《力哥理财》微信公众号(lglicai),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及二次修改。

转载或合作请联[email protected]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力哥理财】

下一篇:北上广深租房图鉴:10平就能住,开门就是床丨DT数说

导读:“即使他现在睡的地方已经占据了房间内60%的空间,他依旧睡得很香,像一具安详的尸体,没有一点动静。” 小飞在B站上看到视频《我在3平米的房间住了两年……》后,深有同感,忍不住在视频下发表评论:我的出租房是10平方的储物间,没有窗户,伸手就能碰到天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