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知识|帝企鹅:凛冬的守望者

知识|帝企鹅:凛冬的守望者

公众号【企鹅环游】发布于:2020-08-17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才看懂周星驰塑造的这些小人物

导读:壹 尹天仇把自己当成了一位演员,试图用自己所理解的表演方式,去理解这个世界。 只是,他在努力扮演「将死未死」的神父时,被失去耐心的导演赶走。 临走前,他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饭盒,被骂成「一摊屎」,没有资格食用。 微笑中带着一丝苦涩,他转身,默默离

酷暑八月,各地温度计读熟“蒸蒸日上”;但在地球另一端的南极确实另一番景象,正处极夜,现在是这个地球上最冷的大洲一年中最冷的时候。然而就在此时此刻,那里正在庆祝一些小生命的诞生——这么硬核的动物就是帝企鹅

------------------◇------------------

帝企鹅简历

别名

皇帝企鹅

英文名

Emperor penguin

学名

Aptenodytes forsteri

家族

照片

鸟纲/企鹅目/企鹅科/王企鹅属/帝企鹅种

住址

环南极大陆沿岸

特长

自由潜水:28分钟、564米

减肥:4个月减掉体重1/3

抗冻:低至-50℃

演纪录片:代表作《帝企鹅日记》、《七个世界一个星球》、《冰冻星球》等,并突破戏路出演动画《快乐的大脚》

联系方式

经典线路很难看到,容易看到的线路点击查看


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企鹅家族中有企鹅、企鹅还有皇家企鹅,名字起得好像就是为了把人搞晕。皇家企鹅和帝、王都不是一个属的,掺合不上;同属“王企鹅属”的帝企鹅和王企鹅还是让人相当脸盲的。(克服脸盲症,请移步这里

帝企鹅

王企鹅

皇家企鹅

“皇室三鹅”和幼崽  图:Minden


有多脸盲?库克船长首次看到帝企鹅的时候,随船的博物学家以为它们和当时发现最大的企鹅王企鹅是同一种。半个多世纪后的1844年,马虎的人类才发现它们和王企鹅不一样,甚至比王企鹅还大上一圈。“王(King)”这么霸气的名字已经给了老二,那老大叫什么呢?没有想象力的欧洲人想到,所有“国王 King”都要尊一个共主“皇帝 Emperor”,于是就把这种最大的企鹅起名叫“帝企鹅(Emperor penguin)”。 还好现存的企鹅没有比帝企鹅更大的,不然真担心他们怎么起名,天王老子、玉皇大帝企鹅吗?


成年帝企鹅  图:Minden

作为现存最大的企鹅,帝企鹅超过1米的身高基本和中国人5岁男孩相当,30多公斤的体重差不多比得上10岁男孩[1],和身高接近的胸围却能赶上成年男性! 你看这帝企鹅,它 又大又圆的体型对帝企鹅在严寒下生存有很大的意义。当然,除此之外,帝企鹅还有很多黑科技帮助御寒(详见企鹅为什么不怕冷?),然而它们为什么要狂点御寒的技能点呢?


无奈的选择


只要看过纪录片《帝企鹅日记》,就忘不了在南极寒冷的极夜中,大群的成年帝企鹅挤成一团,交替用身躯为同伴挡住风雪。就像所有的鸟一样,它们也只能在岸上产卵、孵化,为了宝宝它们必须从相对温暖的海洋中回到陆地,而此时南极其他种类的企鹅都在海水中逍遥。事实上,帝企鹅是唯一一种敢于直面寒风,在冬天的南极大陆繁殖的动物。

孵蛋的帝企鹅爸爸  图:Minden


何苦呢?大自然的安排难以确认,但有一种揣测是为了生存。除了帝企鹅,南极大陆上的其他所有动物都在气候相对温和的半年繁殖(赵忠祥老师的声音永不逝去: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这个“所有动物”中也包括了对帝企鹅宝宝有威胁的贼鸥、巨鹱等猎食者。咱们两脚兽懂得错峰通勤,自然的竞争也让帝企鹅们学会了“错峰繁殖”。


两只贼鸥撕扯帝企鹅幼崽  图:Minden

成年的企鹅在南极陆地上无所畏惧;但是刚出生的企鹅宝宝没有自卫能力,爸爸妈妈一眼没盯住,有可能就变成了盘中餐。但南极残酷的冬天,会让猎食者也望而却步。鹅生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能在“更容易被吃”的Hard模式和“更容易被冻死”的Hard模式之间抉择。其他种类的企鹅选择了前者,而帝企鹅选择了后者。


帝企鹅的迁徙


“惹不起,躲得起”战术要想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仅可以用在时间上,还可以用在空间上。南极的内陆相当荒芜,冰雪覆盖。缺少了作为生产者的绿色植物,无法支撑起我们熟悉的基于光养的生态系统(南极冰盖几千米下暗无天日的冰下湖会有化养微生物,那是另外一个故事)。说人话就是,为了恰饭,南极的各种动物都会尽量待在海岸线附近。帝企鹅反其道行之,会从海岸线往里走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在那里生蛋、照顾宝宝,相当辛苦,但也躲开了大部分猎食者。


迁徙的帝企鹅  图:Minden

3月中,南极入秋,帝企鹅成群结队回到南极大陆的陆缘冰或岸上,步行远离海洋几十到上百公里,来到祖传的繁殖聚居地。接下来4-6周,帝企鹅们会自由恋爱,直到5月至6月初,帝企鹅妈妈会下一个蛋。为了这个蛋,她已经耗尽了储备的所有能量,只能丢下它,再走上几十公里回到海里捕食。和所有企鹅一样,帝企鹅爸爸义不容辞把蛋放在脚上,承担起孵蛋的第一班岗。


帝企鹅宝宝  图:Minden

比起其他种类企鹅就住在海边,帝企鹅的“通勤距离”有点长,所以爸爸们也不得不坚持得久一点。7月底8月初,在南极最冷的时候,宝宝破壳而出,这时的帝企鹅爸爸已经四个多月没吃东西了,体重也掉了1/3 [2]。新生的企鹅宝宝还在向爸爸讨饭吃,爸爸们只能用食道内的腺体分泌出类似乳汁的液体喂宝宝,好在企鹅妈妈们很快就要带着满肚子的鱼、乌贼和磷虾回来接班了,这时就换爸爸们去饱餐一顿了。南极洲如果评选最佳父亲,那一定是它们(更多:极地的模范父亲和大猪蹄子)!之后帝企鹅父母会轮流看护宝宝和下水觅食,直到宝宝胃口增长到必须父母“双职工”才能喂饱。


即将告别童年的帝企鹅  图:Minden

随着时间的推移,南极的春天来临,贼鸥和巨鹱活跃起来,不怀好意地打量还没成年的小帝企鹅。好在此时的小帝企鹅已经脱离了最初最无助的阶段,但仍有一些宝宝运气欠佳。12月,帝企鹅宝宝们陆续褪去绒毛,换成光滑防水的羽毛,宣告告别童年。就像所有的青少年喜欢到处游荡,刚刚告别童年的帝企鹅会逛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经典南极半岛的游客偶尔看到的一只帝企鹅,就是这些毛头小伙子/大姑娘),直到3-5岁时回到它们出生的地方,加入每年生命的接力。


数量和威胁


因为帝企鹅的聚居地离海岸很远,同时是在人类最难进入南极的季节上岸繁殖,人类对它们的研究还有很多空间。2009年的一次卫星图像调查中(呃, 就是之前发过的调查照片中的企鹅屎),帝企鹅的估算数量约为23.8万对,几乎是之前的估算数量的两倍[3-4]。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帝企鹅数量的增长,而是通过了更好的技术手段,把之前没发现的帝企鹅聚居地找了出来。而对较容易接近的Pointe Géologie(法国迪蒙迪维尔站附近)的观察显示,帝企鹅的数量从1951年的5000-5500对[5],下降到1982年的3000对左右并保持至今[6];无独有偶,Haswell 岛的持续观察显示,帝企鹅的数量从6、70年代的7000-9000对,下降到90-00年代的2900-4500对[6-7]


水中的帝企鹅  图:Minden

同样因为帝企鹅的聚居地离海岸很远,人类的捕鱼活动、海洋交通和随波逐流的塑料对帝企鹅带来的威胁,不像对其他依赖海洋的动物那么大[8]。但是帝企鹅也不能高枕无忧,它们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威胁是全球气候变暖问题[9]。海洋温度升高,会使南极大陆延展出来的陆缘冰在春季更早地融化,融化面积更大。帝企鹅父母往返海边的距离会缩短;但是也可能在帝企鹅宝宝还没长得足够大之前,更早地带来它们的猎食者,甚至在宝宝还没做好下水的准备时,因为脚下的冰破裂而跌入水中。气候变化导致的水产分布地域变化,也可能让帝企鹅不能在原来较近的水域找到食物。


凛冬的守望者  图:Minden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降低碳排放就是帮助帝企鹅的最好方法。距离不远时,用步行或自行车代替汽车,也许帝企鹅在海中捕食的距离就能更近一点;夏天的空调调高1度,也许南极的温度就能更适合帝企鹅的生存……保护环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许这些都是小事,但是一点一滴持续积累,可能就会让远方的帝企鹅的生活不更加艰难。


参考文献

[1] 首都儿科研究所生长发育研究室. 0-18岁儿童青少年身高、体重百分位数值表(男). 2020.

[2] Prévost, J. cologie des manchots empereur. 1961.

[3] Fretwell, P. T., and Trathan, P. N. Penguins from space: Faecal stains reveal the location of emperor penguin colonies. Global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 18:543-52 (2009).

[4] Fretwell, P. T., LaRue, M. A., Morin, P., Kooyman, G. L., Wienecke, B., Ratcliffe, N., et al. An Emperor Penguin Population Estimate: The First Global, Synoptic Survey of a Species from Space. PLoS ONE 7, e33751 (2012). 

[5] Cendron, J. Une visite hivernale à une rookerie de manchots empereurs. La Terre et le Vie - Revue d’cologie 40:101-8 (1952).

[6] Barbraud, C., Gavrilo, M., Mizin, Y., and Weimerskirch, H. Comparison of emperor penguin declines between Pointe Géologie and Haswell Island over past 50 years. Antarctic Science 23(5):461-68 (2011).

[7] Antarctic Treaty Secretariat. Management plan for Antarctic Specially Protected Area No. 127, Haswell Island. 29th Antarctic Treaty Consultative Meeting (2006).

[8] Wienecke, B. Review of historical population information of emperor penguins. Polar Biology 34:153-67 (2011).

[9] Jenouvrier, S., Barvraud C., and Weimerskirch, H. Long-term contrasted response to climate of two Antarctic seabird species. Ecology 86:2889-2903 (2005).


------------------◇------------------

你也许还感兴趣:

视频|帝企鹅营地探秘:帝企鹅宝宝为什么这么萌?

攻略|觐见帝企鹅:企鹅爱好者的终极梦想(第2版,2020.7更新)

活动 | 企鹅觉醒日:欢迎加入企鹅大家族!

攻略 | 企鹅日看企鹅:去哪才能看到你心仪的那只?


企鹅环游致力于分享南北极旅游的攻略和信息,打破南北极旅游的信息壁垒。

我们亲自体验(横跨11家公司17艘游轮的30余个行程)、横向对比极地游轮,为各位朋友匹配并代订最适合的极地行程,不仅不比官网贵,还以多年极地经验提供出行支持。自2017年11月至今,共助力500余位朋友圆梦极地:


_

南极

北极

2017-18

100+

9

2018-19

155

65

2019-20

208


_

欢迎朋友们加入我们的南北极群,目前已建第11群,添加微信 Emperor_PenguinT 即可。

关注“企鹅环游”,助你圆梦南极!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企鹅环游】

下一篇:为 国 炒 股

导读:“ 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资本市场,这是我国进入工业化后期实现经济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 这是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接受证券时报专访时说的。 但是,中国以前也是需要资本市场的,而且说起来当年需要资本市场的原因,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