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不能忘却的记忆:一二八克拉玛依大火26周年祭

不能忘却的记忆:一二八克拉玛依大火26周年祭

公众号【伍拾柒部】发布于:2020-12-09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新信号!需要担忧这几件事! | 米筐原创

导读:▲米筐投资提醒:音频大小为12M 1 11月26日,央行Q3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你们也都知道了。 前面漂亮的长篇大论就不多说了。 挑重点。 首先,很多人说,央行大放水之后不可能快速收紧货币,但从最近银行间利率明显反弹的事实来看。 紧缩已经发生! 在这种实际利

-声明-


本号属于文摘平台,图文及视频来源网络,旨在提供阅览性实用性之参考!为传播而发,对文章中观点均保持中立,仅供交流之目的。默认遵循微信公众平台原创转载规则,若来源标注错误或犯到您的权益,烦请联系微信号我们将立即删除。

作者也可联系我们予以公示


正文




1994年12月8日。26年前的这一天。发生在克拉玛依的一场大火,烧死325人,其中288人是中小学生。这场大火,几乎断送了一代人。应该为他们建一个纪念馆,以证明这个城市记住了这些亡灵和他们遭受的伤痛。而不要让祭奠永远停留在网络上。

时    间 1994年12月8日 

地    点 新疆克拉玛依市 

结    果 325人死亡、132人受伤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发生恶性火灾事故,造成325人死亡、132人受伤。其中中小学生288人,干部、教师及工作人员37人,受伤住院者130人。


克拉玛依市教委和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在克拉玛依市友谊馆举办迎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专场文艺演出活动。全市7所中学、8所小学的学生、教师及有关领导共796人参加。在演出过程中,18时20分左右,舞台纱幕被光柱灯烤燃,火势迅速蔓延至剧厅,各种易燃材料燃烧后产生大量有害气体,由于友谊馆内很多安全门紧锁,从而酿成325人死亡。

1994年12月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组织的“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简称“两基”验收团一行23人到达克拉玛依,12月8日下午6时,克拉玛依市教委在友谊馆为验收团举办专场文艺汇报演出,克市7所小学8所中学15个规范班的学生、部分教职工和克市、新疆石油管理局的有关领导796人参加活动。上面的画面是孩子们组成的鼓号队在友谊馆门口欢迎领导们入场的情景。

在鲜花和鼓号声中,验收团鱼贯而入。

这是当天演出担任报幕的两个女孩儿。其中一个叫赵亚静(未确认是哪里一个,从她汉族的名字和长相上判断,应该是右面的那个),是克拉玛依市第八小学的学生。幸运的是,在大火中赵亚静脱险了,是第八小学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当天演出的第一项仪式是向验收团致词。画面里的孩子手持鲜花,朗诵着诗一样的赞美词,讴歌着领导的莅临和关怀。孩子们手捧的鲜花随后全部敬献给了台下的领导们。

这是汇报演出的第一个节目,舞蹈《春暖童心》,由克拉玛依第八小学的孩子们表演。大家记住这个节目的名字吧,没有什么比这个词汇更具有讽刺性了。

验收团正在观看演出。

这是第一个节目最后的造型动作。


拍完这个画面,摄像机就没电了。当摄像师离开现场赶到礼堂前厅换电池的时候,大火就发生了。

这是火灾发生之前拍摄的观众席。

这是礼堂北侧前排观众席在火灾之前的状况。从后面学生的年龄判断,坐在前面的应该是某个中学的校长或老师。老师们左手边几米处就是通向北侧回廊的那扇没有加锁的太平门。由于距离近,他们应该已经发现那扇门是开着的,如果不去管顾他们身后身边的学生,也许只需一个箭步,也许只需一掌有力的推搡,他们自己就可以脱离火海。但是,最后的统计数字向苍天报告:12月8日参加活动的有40多名教职工,最终遇难的有36位,生还的几乎全部受伤。

当天的第一个节目是由画面中间的这位老师编排辅导的。她叫张艳,是第八小学的音乐老师,1965年10月18日出生,有一个幼小的儿子。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大火中,她率领的16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还未及离开刚刚表演过节目的舞台,就被全部烧死。张艳也在火灾中丧生。

这是张艳生前教孩子们唱歌的情景。

在张艳担任音乐教师十几年的时间里获得过很多荣誉。

张艳的生活照。

张艳的新坟。她幼小的儿子黄胄在1994年12月8日永远地失去了亲爱的妈妈。他那年轻美丽的妈妈,当时只有29岁。

这张照片上有1994年克拉玛依第八小学三年级二班的大部分学生,拍摄者不详。照片拍摄于大火发生前几分钟。这个班有43名学生,“12.8”实到42名。唯一的幸运者是一个女孩,因为当天到校时没有按规定穿着校服而被老师打发回家。这个孩子家境不好,在郊区的家也没有电话,她和她的家人那个晚上甚至都不知道友谊馆那边发生了什么。

这张图片右面的座椅就是上面照片里三年级二班同学们的座位,左面那片光亮就是礼堂南侧靠近舞台的太平门。那片耀眼的光芒告诉我们外面的自由和宽广,但在大火发生的时候,这扇门是锁死的。

这位时年已然五十有四的男人叫高礼,是新疆石油管理局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北京人。他的人生真的是多灾多难。中年丧妻,再婚后年轻妻子生下的乖巧女儿高晓寅,1994年还只有八岁。

高晓寅就是第八小学三年级二班的学生,那天高高兴兴地穿着洁净的校服离开了家。

高礼先生的女儿高晓寅当时就在这扇门里面。据高礼回忆,大火发生后不久他和很多人就到了现场。就在这扇门外,隔着几米宽的走廊,有一个铁栅栏门。高礼他们在铁栅栏外看到了里面扒着门缝呼喊“叔叔,救救我们”的孩子,看到了孩子们惊恐绝望的眼睛,看到里面厚厚的木门被孩子们不断地晃动着,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没有任何专业工具的人们当时已经急昏了头,只是拼命用手用脚用血肉之躯对付着岿然不动的铁栅栏。

克拉玛依电视台的记者在火灾发生后记录了英勇的家长和市民们在友谊馆的外墙窗户上隔着坚固的铁栏杆捣碎玻璃的场面。但他们的举动只能给里面的大火提供更多的氧气,却不能解除孩子们的威胁。

一直到清理现场时才被推掉的这两扇门,1994年12月22日拍摄的时候还被这只没有开启的锁连接着。钢铁铸就的东西已经是这样的面目,闭上眼睛我们可以想象那些孩子们那些老师们的血肉之躯在那座炼狱里会是怎样的模样?

第八小学三年级二班的教室。拍摄这个画面的时候,耳边是旁边其它班级的孩子们稚嫩但悦耳的读书声,我们不敢轻易走进那些课桌,那些孩子们用过的书本作业本……包括高晓寅在内的42名同学被烧死了36个,还有6名被烧伤,这个班唯一的幸存者是那个因为没有按照规定穿校服的贫困女孩。12月9日早晨,什么也不知道的女孩准时赶到学校,走进这间教室。当时,整个城市刚刚从一夜的混乱里醒来,或者说克拉玛依在那个夜晚根本就没有过睡梦,大部分没有参加友谊馆活动的老师都在忙碌着协助处理遇难学生和老师的善后事宜,学校的秩序已经不正常了,所有班级的学生都被打发回家。当还在学校坚持正常工作的其它年级其它班级的老师们看到这个孤独身影的时候,她竟然问:老师,我们班的同学都到哪里里去了?老师们一待问清这个学生生还的缘由,禁不住抱住她哭成一团……

克拉玛依第一小学的辅导员李萍,那一年她已经35岁。“12.8”那天,她带着自己学校的孩子们为领导们表演节目。由于节目靠后,她领着孩子们在观众席倒数第二排看节目。第一个节目最后造型的时候,她看到了舞台上方掉下的一个个火球,开始她以为是节目设计的焰火效果,后来感觉不对。大幕合上的瞬间,她和另外一个老师快速招呼自己带领的十二个孩子从正面的左侧出口跑到了前厅,还未及跑向唯一开启的那个卷闸门,礼堂里面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气浪把她和孩子们推倒在前厅。就这样,她还是招呼自己的学生往外跑,往外爬。只跑出了几个学生,卷闸门就开始自动落下,李萍用自己柔弱的身体抗住沉重的铁门,让孩子们一个一个往外爬。她们还想再返回火场抢救其它的人,但是已经没有了机会和可能。感人的是,李萍老师自己唯一的十岁儿子疼疼那时也在礼堂里面。


采访的时候,李萍质问:我的很多同事,就坐在礼堂的后排,他们都没有跑出来,那是因为他们要照顾自己的学生,而坐在前排,离入口最远的那些领导都跑出来了,他们是怎么跑出来的?

疼疼生于1984年5月27日,从小到大多病多灾,李萍说,能养活这么大真的是操碎了心。疼疼是第一小学五年级二班的少先队中队干部,品学兼优。老话儿都说,从小多病的孩子长大了都健康,还说多病的孩子懂事,病一次就长大一点。但是李萍看不到长大的疼疼了,也不能在老去的岁月里感受疼疼的关怀了。

况丽,当天活动的现场组织者之一。据了解,花费巨大的精力组织这次活动,况丽也是策划者之一。

专门去勘察的女厕所。里间有十个蹲位,外间两面有洗手池,总面积大约有25平米。

1994年12月24日上午,在克拉玛依看守所接受采访的况丽。身上都没有经历过那场火灾的痕迹,个个完好无损。采访了几十分钟,当时她只有40岁,但已经呈现疲惫之态,情绪也很低落。把她送回监舍以后,我们的摄像机一直在门上的小窗口拍摄她的反应。她一直低头沉默着,只是偷偷地向窗口看了这么一眼……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方天录以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的身份在当天的汇报演出前致欢迎词

这是克拉玛依教委副主任唐健,他是“12.8”活动的主要组织者,与况丽各有分工,现场主持会议的就是他。大火中他被烧成轻伤,是自己跑到外面的。后来被判刑五年。

时任克拉玛依市委书记、新疆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的唐健,当地人称“大唐健”,“大唐健”是上面几张图片里的情态。他那天没有参加友谊馆的活动,但是是当时主持市委市政府和石油管理局日常工作的最高领导。画面里的他正在电视台的演播室录制向全市人民道歉的节目。嚎啕、呼喊、绝望,是他那段录像的总基调。

市民们只看到了剪辑点很多的唐健书记的哭喊和忏悔,却不知道在录制现场的景象。身为市委书记兼新疆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的唐书记,在演播室时,还没说两句话,就开始在镜头前带有表演性质地以农妇哭丧的情态哭喊了几分钟,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喊着“孩子们呐,我有罪,我对不起你们”之类的话,画面外的几个工作人员只好将他搀扶下去。不一会儿,唐书记又返回讲台重新开始朗读那篇事先拟订的文稿……

这就是经过调查证实的那组引起“12.8”火灾的舞台灯。

“12.8”特大火灾事故之后的克拉玛依友谊馆中间走廊的景象。

火灾之后友谊馆后排北侧座位的状况。可以看出来,墙体上的软性装饰物及座椅上的软包装均被烧毁。也就是这些东西释放出的有毒气体,让很多学生和老师命丧友谊馆。


友谊馆前厅。右侧通向外界,左侧通向观众席。地下散落的都是孩子们留下的课本、作业本和各种号码的鞋子。还有装满米饭、包子、油饼等食物的铝制饭盒。

从友谊馆前厅拍摄的左侧(北侧)回廊。能看出来,这个回廊没有过火,地下散落的玻璃都是从外面敲击后留下的。

从友谊馆前厅拍摄的右侧(南侧)回廊。大火发生时,南侧回廊与前厅之间还有一道加锁的铁栅栏,也就是说,即使礼堂里面的人侥幸跑到这里,也是死路一条。

克拉玛依友谊馆正门。友谊馆坐东朝西。正面的六个立柱间,中间的三个是出入口。“12.8”时,只有右侧的一个门供与会人员出入。计算一下:加上南北两侧与外界连接的出入口,友谊馆一共有7个出入口,如果按照规定全部打开,那场火灾应该不会造成那样大的伤亡。即使真有在场的领导们喊出了“让领导先走!”的“绝句”,即使在场的当地领导们跑的比兔子还快……

制度的力量是可以抵御最低级错误的。正被采访的这个人叫王致瑞,当时任克拉玛依广播局的器材科长。他证实,就在1994年的10月,他们在友谊馆组织一次活动时,舞台上的灯光曾经烤燃过幕帘,当时因为发现早,没有酿成大祸。友谊馆的管理者和服务人员最后被判处了比那些领导们多几年的徒刑,既是情理之中,也是规则所致。因为,他们知道那盏肇事的灯已经引燃过幕布,因为他们知道友谊馆有大型活动时所有的门都必须开启,因为他们知道即使锁着门也必须有掌管钥匙的人在场值班……可惜啊,这一切他们都没有做到!

陈耀文在克拉玛依市郊临时开辟的小西湖墓地出镜报道

看看墓碑上的那些字迹,我们该记住这样一个生于1981年,名叫朱晓文的女孩。……当年随着烈焰逝去的那些8岁9岁10岁11岁12岁13岁14岁的323名孩子们悄无声息的留在这里

公诉书的主要内容:

1994年12月10日克拉玛依市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阿不来提"卡德尔等14名被告人分别以重大责任事故罪、玩忽职守罪立案侦查。1995年5月30日向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认定上述被告人犯罪事实如下:


1994年12月7日下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到克拉玛依市检查工作。12月8日18时由克拉玛依市教委、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组织在文化艺术中心友谊馆举办专场文艺汇报演出。全市7所中学、8所小学的教师、学生及有关领导共796人参加。演出至18时20分左右,舞台正中偏后北侧上方倒数第二道光柱灯(1000W)烤燃纱幕起火。火灾发生后,由于电工被派出差,火情没有及时处理,迅速蔓延至剧厅,火势越来越猛,产生大量有毒、有害气体。而通往剧场的七个安全门,仅开一个。演出现场的组织者赵兰秀、方天录不积极组织指挥疏散,火灾现场秩序大乱。致使323人死亡,13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3800余万元。


立案侦查证实这起特大火灾的发生是由于上述被告严重违反规章制度,工作严重不负责任,玩忽职守造成。


被告人阿不来提"卡德尔身为友谊馆副主任,在主管行政业务工作中,严重违反消防安全管理规定,对消防部门的三次防火安全检查中提出的问题不加整改;对舞台幕布曾发生过的火灾险情,没有采取措施消除隐患。卡德尔明知12月8日有演出活动,还将电工派外出差;演出现场7个安全门仅开一个。火灾发生后没积极采取措施组织疏散抢救,是这次重大责任事故的主要直接责任者。


被告人陈惠君,努斯拉提"玉素甫江、刘竹英作为友谊馆服务人员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演出期间,陈惠君、努斯拉提未在场内巡回检查。火灾发生后,不履行应尽的职责,及时打开安全门,而是一起逃出馆外。被告人刘竹英脱岗外出。以上三名被告人是造成事故惨重伤亡后果的直接责任者。


被告人蔡兆锋,不重视安全工作,未对职工进行安全教育,对友谊馆存在的不安全隐患不加整改,不制定应急防范措施,对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


被告人孙勇、赵忠铮,身为文化艺术中心领导,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对友谊馆存在的不安全隐患,不督促检查予以消除,对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


被告人岳霖,分管文化艺术中心的工作,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明知友谊馆存在不安全隐患,未要求检查整改,未正确履行自己的职责,对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责任。


被告人赵兰秀、方天录系迎接“两基”评估验收工作及演出现场的主要领导人,发生火情时,没有组织和指挥疏散,对事故伤亡后果负有直接责任。


被告人唐健、况丽、朱明龙、赵征是此次演出活动的具体组织者和实施者,对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疏忽大意。唐、况、朱在发生火灾时,未组织疏散学生,而只顾自己逃生,对严重伤亡后果负有直接责任。


起诉书中提到的友谊馆服务组组长陈慧君,以重大事故责任罪被判有期徒刑七年。镜头前的陈慧君当时39岁。

起诉书中提到的友谊馆服务员努斯拉提·玉素普江,43岁。以重大事故责任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

起诉书中提到的友谊馆服务员刘竹英,46岁。以重大事故责任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

起诉书提到的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友谊馆主任兼指导员蔡兆锋,58岁。以玩忽职守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孙勇,35岁。以玩忽职守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教导员赵忠铮,45岁。以玩忽职守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副主席岳霖,41岁。以玩忽职守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公诉书中提到的克拉玛依市教委普教科科长朱明龙,52岁。因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公诉书中提到的克拉玛依市教委普教科副科长赵征,44岁。因玩忽职守罪被免予刑事处分。

侯进明,1994年12月的职务是新疆石油管理局消防支队政委。他告诉我们,市区面积20多平方公里的克拉玛依,只有6个市政消防栓,距友谊馆最近的消防栓在三公里之外。几台消防车都是很多年前的小吨位解放牌,一车只能装不到三吨水,来回一趟,加上上水时间,最快也要十分钟。12.8那天,他们在失火15分钟之后就到了现场,要命的是,他们没有很专业的破门工具,带到现场的唯一一把消防斧根本对付不了友谊馆坚固的铁栅栏和卷帘门……侯政委坦然地是,当时我就是这个条件。体制、机构、人员编制、经费等问题积重难返。他说,克拉玛依当时有防火一级重点单位几百个,二级上千个,但消防部门只有四个职工消防员,武警消防支队也只有416人。他还说,我们按照要求的必须条件呼吁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是就是没人重视。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群众都骂我们,我们也是一肚子苦水啊。没有专业装备和人员,我们和一般群众没什么区别啊。

消防人员都没有办法,路过的群众和闻讯赶来的孩子家长们只好各自为战地展开营救。砸碎玻璃,从附近的办公楼用脸盆端来水往里面泼,从居民楼接出橡皮管子往里灌水……这些办法都是徒劳的,因为这些水根本到不了孩子们身边,也阻挡不住礼堂里面的烈焰和滚滚的包含着大量有毒气体的浓烟。上图是当时群众自发在友谊馆外面南侧救火的情景。

友谊馆西南角拍摄的南侧状况。

南侧的中门也是被完整地从外面卸掉的。因为里面的太平门也是锁死的,外面的门板上,几乎看不到经历过大火的痕迹。 

南侧中门上的铁锁。  

友谊馆南侧的一扇窗户。

从友谊馆东南角拍摄的南侧前门。翘起的铁栅栏很像魔鬼的利齿

在近处拍摄的友谊馆南侧前门上安装的铁栅栏。这个门也就是前面文章里讲述的工程师高礼的女儿高晓寅所在的第八小学三年级二班距离最近的那个门,高礼就是隔着这些铁栅栏听着孩子们的哭喊……

就在这道铁栅栏的里面的回廊上,一个干粉灭火器完好地呆在那里,根本没有使用。观众席与回廊连接的这扇门锁死了,谁又能使用到这个可能要花很多钱才买回来的“聋子耳朵”呢?

拍摄的友谊馆北侧前门外面的景象。这个门里面就是两个卫生间。

友谊馆北侧的舞台大门。这个门是供舞台道具等大型器材出入的。12.8当天也是锁死的。

友谊馆正门。广告牌支撑的是三个正门中间的一个。能够看出是被完整掀起来的。正面的三个门,在12.8那天,只有右侧的一个是开放的,但也因为大火造成的断电而自动落下。

遗落在友谊馆前厅唯一出口处的帽子、衣服、鞋子、围巾等物品。可以想象,当时这里有过怎样的拥挤、践踏、撕扯……

遗落在友谊馆北侧回廊里长条椅上的学生书包。

书包里的铝制饭盒中,某个学生自带的晚饭还完整地呆在这里。

在上面那个书包的旁边,是一张已经由老师批改过的为拼音填充字词的试卷。我们都上过小学,我们该知道,卷子的主人是一个刚刚走进校门没几个月的一年级的小学生…… 

上面图片里的那张考试卷,还有这张,在第八小学三年级二版教室里拍摄的孩子们的作业本,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两张图片。之所以迟迟没有把它们贴出来,是因为它们给我的想象空间太大,它们带给心灵的振颤是连续的、长久的、苦楚的、压抑的……

如花似玉的孩子们,死的死了,被烧伤的都安排在石油管理局总医院接受治疗。医院里的场面实在是惨不忍睹,几乎没有办法把看到的都记录下来。摄像吴乃华几次放下摄像机擦眼泪。

拍摄的时候有意避开了这个孩子那焦黑的脸庞。看看那两只露在外面的脚吧…

这几个孩子的脸部我们不忍心拍摄。

1994年12月24日拍摄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能够坐起来吃饭了。

这是一个小姑娘,当时她还只能用吸管进食。

这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儿叫谭月华(音),是克拉玛依第二中学初二三班的学生,14岁。12.8那天,她和同班的同学坐在礼堂的后排,由于距离身后的出口比较近,她和一些同学跑了出来。她身上的伤基本是拥挤造成的。

谭月华(音)所在的第三中学初二三班有42名同学参加了12.8的活动,最终,9名学生失去了生命(其中一个是12月16日死在医院里)。这其中,有一个叫何勤的女孩,1980年10月24日出生。上面的两张照片就是何勤。

何勤是一个品学兼优,让父母骄傲的孩子。这是何勤生前喜欢的几件乐器。

何勤的卧室一角。

从小到大,何勤获得过很多的荣誉。这是其中的一个全国性的荣誉证书。

何勤在12月5日写下的最后一篇日记。

失去了这样优秀的独生女儿,已是中年的何勤父母近乎绝望。何勤的父亲何亿成是新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的副经理,那时已经46岁,母亲沈永芬,是管理局职工医院保健站的医生,40岁。对于他们,以及许多像他们一样的父母亲来说,孩子的离去可能不是人生的绝境,但是,在这样的年龄,以这样的形式来经历生活的考验,太过“残酷”......

这几张图片是克拉玛依特大火灾事故之后的送葬场面,资料是从克拉玛依电视台获得的。这样的场面谁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我们可能随时都要看到。我们的亲人会在某一个时候决绝地离开我们,我们的朋友会不打一声招呼就离我们而去。父母生养,肉体凡胎,我们谁也躲不过亲历这一幕,谁也都会成为这一幕的核心。寿终正寝可能是很高的境界,死于非命应该是做恶者最终的报应。少制造一些像23年前克拉玛依的那些父亲母亲妻子丈夫儿子闺女那样的悲痛吧!少酿成一些能把活着的人心揉碎肝痛断那样的凄惨吧!

向"12·8"特大恶性安全责任事故中因公牺牲的

同学和同志表示最沉痛的哀悼!


中共克拉玛依市委员会  中共新疆石油管理局委员会

克拉玛依市人民政府 新疆石油管理局

讣告

市局党委、市人民政府、石油管理局向全市人民沉痛宣告:1994年12月8日,在克拉玛依友谊馆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两基"评估验收团汇报演出时,发生特大恶性安全责任事故,克拉玛依市区7所中学、8所小学的284名学生、17名教师,22名有关方面工作人员和其他人员,共323人不幸因公牺牲。


这起特大恶性安全责任事故因公牺牲的中、小学生、老师和工作人员,是因工作需要到友谊宾馆参加演出和活动的,他们中间的大多数是中、小学生,是各族石油创业者的后代,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好孩子,是各校品行兼优、全面发展的优秀少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和希望。因公牺牲的教师、工作人员和其他人员,是热爱和关心教育事业,热情关心少年儿童成长的教育战线上的骨干、优秀教师和好家长、好同志。他们中的许多人在火情发生后,奋不顾身、积极救助别人,把生的希望献给同学、同志,把死亡留给自己,极其英勇、极其悲壮,表现出高尚的集体英雄主义和无私奉献的精神,人民将永远怀念他们。


他们的不幸因公牺牲,是市局教育事业的巨大损失,使新疆石油工业失去了一批优秀的接班人,市局各族人民蒙受了极大悲痛。市局党委、市人民政府、石油管理局代表全市22万各族人民,12万各族石油职工及其亲属,向因公牺牲者表示沉痛的哀悼,向因公牺牲者亲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323名中、小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不幸因公牺牲,是严重官僚主义、严重形式主义和对人民极端不负责任的思想作风、工作作风酿成的惨祸。事故的直接责任者和负责人将依照法律受到严厉制裁,依照党纪、政纪受到严厉处分。给因公牺牲者和伤残者家庭带来的困难和问题一定能得到妥善处置,并负责到底。对这次发生的惨祸,一定做出公正、明确的交待。市局党委、市人民政府、石油管理局相信,各族职工、各族人民、因公牺牲者亲属,一定能化悲痛为力量,相信党,共同维护大局,做好各项工作,促进石油工业的发展,以告慰因公牺牲者的在天之灵。


"12·8"特大恶性安全责任事故中同学们、同志们的血不会白流,我们将永远记取严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带来的惨痛教训。


"12·8"特大恶性安全责任事故中同学们、同志们永垂不朽,他们将永远活在油城各族人民的心中。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因公牺牲者名单

一     中


倪正性(男)汉  赵 蕾(女)俄罗斯 苏 菁(女)汉

朱晓文(女)汉  李 萌(女)汉   王小婷(女)汉

龚 雯(女)汉  张 媛(女)汉   张 蕾(女)汉

王 晶(女)汉  张晓婧(女)汉   卫 威(男)汉

王 琦(女)汉  刘怡琼(女)汉   罗 鹏(男)汉

崔 磊(男)回  于 航(男)汉   李跃骥(男)汉

李 敏(男)汉  郭 冰(男)汉   刘江峰(男)汉

崔 波(男)汉  周 磊(男)汉   罗晓丹(男)俄罗斯

罗晶晶(男)回  李蓬勃(男)汉   朱明强(男)汉

糜 鑫(男)回  石 磊(男)汉   解丽娟(女)汉

朱 颖(女)汉  王 涛(男)汉   吴 彬(男)汉


二       中


阿米娜·达吾提(女)维  阿里木江·阿不都哈克(男)哈

阿地里江阿(男)维       皮尔东·库尔班(男)维

满苏尔江·阿不来提(男)维


三      中


刘 敏(男)汉  刘 钰(男)汉  袁 媛(女)汉

刘 耘(女)汉  何 勤(女)汉  马晓晶(女)汉

孟 凡(男)汉  李 萍(女)汉  刘玉霞(女)汉


四      中


周 萍(女)汉  潘 艳(女)汉  王峥嵘(女)汉

刘 芸(女)汉  潘进军(男)汉  聂俊荣(女)汉

谢玉凤(女)壮  刘伟伟(男)汉  张 臣(男)汉

刘琳丽(女)汉  尚春花(女)汉  董万荣(女)汉

易爱华(女)汉  朱万疆(男)汉  朱 叶(女)汉

秦玉君(女)汉  胡小山(男)汉


六      中


李 根(男)汉  方 华(男)汉  白剑强(男)满

李 兵(男)汉  王 涛(男)汉


七      中


周 健(男)汉  王 东(男)回  李小彪(男)汉

刘 童(男)汉


八      中


艾克拜尔·买买提江(男)维  艾斯卡提·阿扎提(男)哈

艾克白尔·马合木提(男)维  努尔买买提·吐尔逊(男)维

乃衣木江·木合塔尔(男)维  帕尔哈提·阿不来提(男)维


一      小


陈桂兰(女)汉  孙作为(男)汉  托里盖(男)哈

郑亚伟 (男) 汉  罗 鹏(男)汉  闫综岸(男)汉

疼 疼(男)汉  王 翔(男)汉  胡燕燕(女)汉

郑小颖(女)汉  闫 莉(女)汉  张冰雪(女)汉

蔡 静(女)汉  韩 娜(女)回  田 娜(女)汉

董 竞(女)汉  黄 斌(女)汉  于 洁(女)汉


二      小


罗 勇(男)苗   纪 元(男)回  张晓丽(女)汉


三      小 


冯丽敏(女)汉  孙桂梅(女)汉   杨 璐(女)回

严 成(男)汉  刘 静 (女)汉   周 洋(男)汉

张 维(女)汉  张 宁(男)汉   赵强强(男)汉

谢 玮(男)汉  何 欢(女)汉   张 磊(男)汉

方 焜(男)汉   陈 鹏(男)汉   切力扎提(男)哈

袁 玎(女)汉       帕哈尔丁·阿不拉(男)维

周 彬(男)汉  王 睿(女)汉   赵 玮(女)汉

穆丽丹·格依木(女)维        彭 鹏(女)汉

颜世伟(男)汉  周丽娟(女)汉   胡 博(男)汉

申 毅(男)汉  谭 菲(女)汉  佟晨洁(女)锡伯

刘 凯(男)汉  毛中原(男)汉   郑登峰(男)汉

胡西米盖尔(女)维           马尔哈尔巴(女)维

李 莉(女)回  胡晓东(男)回   熊 蕾(女)满

张 乐(男)汉  龚 明(男)汉   杨 帆(男)汉

李 婕(女)汉  付 亮(男)汉  叶尔扎提(男)哈


四      小


哈力切木·依不拉普(女)维        古丽米娜(女)维

阿迪拉·斯提瓦尔地(女)维     帕提曼·肖开提(女)维

皮洛热(女)维 木合塔尔江(男)维    艾斯卡尔(男)维

阿不力克木·阿不来提(男)维   艾尔肯江·吾买尔(男)维

沙根别克(男)哈 吐尔逊江(男)雄  古丽巴哈热木(女)维

玛拉提(男)哈 阿不都热西提(男)维   米合来依(女)维

阿里旦(女)维


五      小


高茹惠(女)汉  王 利(男)汉  侯 培(男)汉

汪 旭(男)汉  张 晗(女)汉  孙妍婕(女)汉

张媛媛(女)汉  尹思敏(女)汉  陈 楠(女)汉

田 甜(女)苗  马 婷(女)回  张 静(女)汉

何翔飞(女)汉  陈丽娟(女)汉  冯 艳(女)汉

齐 甜(女)汉    韩建国(男)汉


六      小


王素岩(女)回  彭月芳(女)汉  李月霞(女)回

唐文婕(女)汉  关 莉(女)汉  邱文娟(女)汉

张 娟(女)汉  房 静(女)汉  崔 俊(女)汉

刘敏娜(女)汉  范国强(男)汉  胡小月(女)汉

张颖鑫(男)汉  马菁菁(女)汉  郭 峰(男)汉

李 伟(男)汉  马 跃(男)回  贾 宁(女)汉

陈 伟(男)汉  马 英(女)回  陈浩敏(男)汉

李 洁(女)汉  史 玲(女)汉  王 上(女)汉

毛秉贤(男)汉  王 成(男)汉  邵淑霞(女)汉


七      小


吴海燕(女)汉  朱春霞(女)汉  纪晨晨(女)汉

刘 洁(女)汉  张洁凤(女)汉  曹 璐(女)汉

李 洁(女)汉  阿丽玛(女)蒙古   秦 喆(女)汉

李 佳(女)汉  杨文杰(男)汉  哈依努尔(男)哈

李 龙(男)汉  刘 飞(男)汉  胡 强(男)汉

路灵彬(男)汉  张 磊(男)汉  卡力哈尔(男)哈


八      小


张 莉(女)汉  张惠玲(女)汉  张 艳(女)汉

周 王真(女)汉  孟翠芬(女)汉  黄 静(女)汉

古丽曼(女)哈  马 婷(女)回  许 洁(女)汉

翟箐箐(女)汉  马尔旦(男)维  薛东亮(男)汉

张 阳(男)汉           德都勒·孟娜(女)达斡尔

张 蕾(女)汉  刘 亦(女)汉  杨雪婷(女)汉

陈 琳(女)汉  白 雪(女)汉  吴晨曦(女)汉

白 洁(女)汉  邱 波(男)汉  巨 嘉(男)汉

陈 鹏(男)汉  兰莹莹(女)回  朱 静(女)汉

刘 挺(男)汉  鲁 军(男)蒙古  田洪波(男)汉

石 磊(男)汉   房 翔(男)汉   高雪淙(男)汉

王 悦(女)蒙古  汪雪峰(女)汉  贾 洁(女)汉

李 慧(女)汉  李 炫(男)汉   古丽皮拉(女)哈

刘 玥(女)汉      田 斌(男)汉   朱 博(男)汉

方 明(男)回  周 仪(男)汉  合玛提·波拉提(女)哈

刘 洁(女)汉  阿克巴尔江(男)维  锁 平(男)回

程 成(女)汉  李 翔(男)汉  徐冬玥(女)汉

刘聪鹤(女)汉  郑筱雪(女)汉  李 翠(女)汉

周 婧(女)汉  陈小庚(男)汉  青 欢(女)汉

兰 希(女)汉  刘 璐(女)汉  马 鑫(女)汉

石 蕾(女)   邹 倩(女)汉  孙文静(女)汉

孔立俊(男)锡伯 刘 莹(女)汉  张 杰(男)汉

王 茹(男)汉  陈 瑞(女)汉  毕艺娜(女)汉

高晓寅(女)汉  张 川(男)汉  马 玎(男)回

曹 婧(女)汉  陈 玲(女)回  艾孜买提(男)维

赵 兵(男)汉  李 睿(女)汉  宋 涛(男)汉

李 业(男)汉  陈 钰(女)汉  王云川(男)汉

徐 超(男)汉  许 妙(女)汉


党校电大 刘志军(男)汉

局运输公司 李月菊(女)汉

局生活总公司 朱 华(女)汉

克区民政局 阿提坎木·吐尔洪(女)维


自治区教委


李岳汉(男)汉  阿克木江(男)维  买 迪(男)哈

乃比江(男)维  王新康(男)汉  张建新(男)汉

夏尔班(女)哈  乔长荃(男)汉  艾尔肯(男)维

赵连玉(男)汉  李劲松(女)汉  梁君怡(女)汉

冯 江(男)汉  阿里木(男)维  哈自艳(女)哈

艾尼热西提(男)维  吴文斌(男)回



喜欢偶,请点“在看”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伍拾柒部】

下一篇:钱锺书:吃饭有时候很像结婚

导读:钱锺书、杨绛 题图来自网络 吃饭有时很像结婚,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附属品。 吃饭有时候很像结婚…… 文/钱锺书 吃饭有时很像结婚,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附属品。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正如讨阔佬的小姐,宗旨倒并不在女人。这种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