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收购25家国企,干到江苏首富,被关4年后回家,危机重重……

收购25家国企,干到江苏首富,被关4年后回家,危机重重……

公众号【大猫财经】发布于:2020-12-23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他们为什么要打倒丁真

导读: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人间思想笔记(id:dushedede) 作者 | 三角君 文中内容不代表正商经略观点和立场 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不宽容的世界。熔岩一般的怒火在大地下流淌,到处寻找发泄口,随时准备喷涌而出。 故事从一个叫丁真的藏族小伙说起。 2020年11月,丁真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火腿肠、肉罐头大家都吃过,各种方便食品再怎么出新,它们的销量一直稳步增长,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双汇,一家独大,市值1600多亿,其他厂商只能望其项背。


如果时间回到十几年前,格局却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北双汇南雨润”双头鼎力,雨润战斗力极强,在双汇的大本营还抢下了30%的份额,雨润的老板祝义才一度成为江苏首富。


很多人感慨,如果他一直坚持干这个,至少也能和双汇旗鼓相当吧,但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如果”,现在的雨润啥情况呢?


上个月,南京中院裁定受理了雨润控股的重整申请,没过几天,又传出消息,雨润旗下的中央商场拖欠巨额工程款。


两家上市公司都在退市边缘,处境艰难。今年早些时候祝义才写了篇文章,标题叫《雨润能逃得过破产的厄运吗?》,可能他自己最清楚雨润面临的难题吧。


千亿级别的公司,创建艰难,消解却可能只是源于一瞬间的想法。



安徽桐城因为适于种植油桐而得名,交通发达,七省通衢。但在历史上桐城更以“文都”闻名,方苞、刘大櫆为代表的桐城派在文学史上地位显赫。


最近这几十年,桐城也特别生产富豪,比如国轩高科李缜、金大地陈淮军、中辰张伯中、香港船王桂四海、盛运股份开晓胜等等,不少都是富豪榜的常客。


祝义才也是桐城人。


据说他早年聪慧,10岁能通读《三国演义》,因为家里比较穷,他只好半工半读,直到21岁才考上合肥工业大学。


不过那是1985年,大学生很金贵,村里放鞭炮庆祝了好几天,家里凑不出学费,亲戚卖了鸡,才给他凑齐50元学费,剩下的就得靠他自己了。


艰难读完大学,毕业后祝义才被分配到了安徽省交通厅下面的一个海运公司,结果没领几个月工资,公司就关门了。


体制内是进不去了,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经商。


因为在海运公司干过,祝义才很熟悉水产贸易,认识了很多水产出口贸易的公司。


当年最好赚钱的方式是什么?靠信息差。


他的第一桶金就是怎么来的。


当时安徽刮台风,桐城水产行业没货卖,广东的海鲜却卖不动,于是祝义才就开始倒腾海鲜。


第一次结款的时候,祝义才就惊到了,居然赚了10万块,祝义才辞职之前一个月才挣200元工资。


既然能赚钱,他就开始没日没夜地干,口碑也不错,赊账讲信用,订单越来越多。他一个人干不完,就从老家带了一大批人一起干。


第一年结束,算总账,营业收入9000万元,净利润480万。


什么出身啊、阶层固化啊,不存在的,底层出身的祝义才一年时间通通打破。




倒买倒卖虽然赚钱,但祝义才觉得这行业不稳当,决定再去找个靠谱的实业做做。


当时国内的高温肉制品,如火腿肠、午餐肉之类正风靡全国,上马就能赚钱,但是厂家太多。


祝义才出国考察了一圈,发现西方流行低温肉制品,国内没有这类产品,是一个可以开发的新大陆,于是,他立马找到了南京市,获得了一大堆的支持政策:

他先借了南京食品罐头厂的一部分闲置厂房,上马低温肉食品的生产线。后来南京当地的银行给贷款,引进了美、欧、日的设备,建了10 条自动化生产流水线,雨润低温肉类食品从此诞生,一上市就卖断了货。


1993年,他又在合肥市投资450万元,建起了国内首家机械化生产低温肉制品的企业——华润肉食品加工厂。


靠着这几个厂子,1995年,雨润的销售额就突破了1亿元。


1996年,南京罐头厂面临改制,祝义才觉得机会不错,领导们都同意他收购,毕竟这厂子有7000万债务,是个麻烦事,有人接盘多好。结果工人们不干了,他们主要担心铁饭碗没了。


他们的抵抗也是实实在在的,堵门,给祝义才寄夹着子弹头的恐吓信,一群职工隔三差五去市政府散步抗议,一些离休干部联名写信上告中央……


反正能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但这种事也好解决,祝义才承诺绝对不裁员,反对的声音没了一大半,等工厂运转起来,工人发现工资还多了,立马踏实了。


收购了这个国企,祝义才投入了1.2亿做改造,结果当年销售额就比之前增加了一个亿,差不多当年就把成本收回来了。


一看这路子可以,祝义才一口气收购了安徽阜阳肉联厂、四川内江肉联厂等25家濒临破产的国企,销售额也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到2003年已经突破了62亿。



有钱就爱折腾。


买了不少厂子,祝义才顺带着低价买了不少土地,当时正赶上房地产浪潮,他就有了干房地产的心思。


2002年,他成立了江苏地华,又花了2300万元收购了一个国有地产公司,成了地产新军。


前两年确实有声有色,钱没少赚,在“2004福布斯大陆富豪榜”中,祝义才成了江苏首富。


形势一片大好,继续使劲干吧。


于是祝义才开始计划进军商业地产,他瞄准了有国企背景的上市公司中央商场。



怎么才能掌控这个公司呢?


祝义才直接让江苏地华在股市中不断买入中央商场的股份,经过14次举牌,终于在2005年,超过南京国资,拿下23.17%的股。


同年,雨润也顺利在港交所上了市,募集了15亿港元,顺风顺水。


2008年,祝义才不知道是找大师算过还是心血来潮,给自己改了名字,从“祝义才”变成了“祝义材”,“材”字大概是他对自己干房地产的期许吧。




这时候,他对整个公司的发展有了很宏大的计划,大概是这个流程:

●  1、通过雨润食品来获取充沛现金流,支持房地产业务;


●  2、江苏地华负责住宅开发,中央商场负责商业地产;


●  3、然后过去收购国企、农业项目,低价获取厂房、地皮;


●  4、这些地皮最后也会变成房地产项目。


公司的愿景也越发膨胀了,变成了“一家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2010年,祝义材布局“333”发展战略:

●  1、在30个省会城市建设农副产品交易中心;


●  2、在300个地级市建设农副产品物流配送中心;


●  3、在3000个县建设农副产品种养基地。


祝义材每天工作16个小时,很投入,执行力超强,规划一出来,马不停蹄地在全国签了60个项目,每个项目金额少则10亿,多则上百亿,超过600亿资金眨眼就投进去了。


至此,他的好运气似乎也用尽了。



先是有人发现,雨润获得的政府补贴太多了。十年里,平均每年都有3亿多港币的政府补贴,2010年有7.13亿港币之多,是竞争对手的20倍。


怎么会这么多呢?这时候,安徽、辽宁等等地方纷纷开始投诉雨润了。


怎么回事呢?情况都差不多,大概都是雨润跟当地前一个好多亿的投资计划,主要做养殖基地,政府给地、给好几千万的大额补贴,结果好几年也不见雨润有动作,这些政府坐不住了开始纷纷找上门来。


这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大额的补贴原来是这么来的。


祸不单行,2011年,雨润火腿肠被曝出瘦肉精等食品安全问题,成了年度大事,雨润口碑扑地。


可能感觉太不顺利了,2013年,祝义材又改名字了,从“祝义材”更改为“祝义财”,啥想法一看就明白,这一年,祝义财的身家已经达到了140亿元。


但改名显然不能保平安。


2015年,祝义财失联了,时间还不短,等他再回到大众视野,已经是2019年1月,间隔了1400天。


这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当年收购中央商场时玩的种种猫腻。



本来,靠在二级市场上买入股票的方式收购上市公司就非常罕见,而且雨润收购期间还利空连连,股价一路向下,就更不合常理了。


猫腻就藏在这里面。


《证券时报》后来调查发现,这些问题背后,是祝义财与中央商场时任董事长胡晓军、时任总经理廖建生等高管的“合作”。


祝义财总共向他们行贿超过3000万元,并从中央商场“借款”4000万元,用来收购中央商场,那几位高管也充分配合祝义财:

●  1、以低于国有股的价格收购员工股;


●  2、释放利空消息,压低利润,为此不惜关闭了中央商场泰州店和淄博店,房租违约金损失不少,还有大量员工和供货商讨要赔偿。事后有人说:这给中央商场造成损失8000余万元。


●  3、跟有关部门沟通时,把企业描述得很差劲。


有了内部人的配合,种种怪现状也能理解了。收购完成后,中央商场又集中释放利润,股价一路高涨,祝义财赚得盆满钵满。



但这也只能得意一时,东窗事发,几个高管被判刑,等祝义财再度现身的时候,雨润已经成了七毛钱的仙股。


雨润食品还算稳健,虽然被对手甩得没影了,但还能活着,房地产项目却是一个资金黑洞。


2014年的时候,雨润地产销售额达到155亿,在房企中能排进前50名,商业综合体在建20家,并计划下一年做到50家,比肩当时的万达。


祝义财失去自由后短短1个月内,集团副总裁段斌、中央商场监事罗凌先后宣布辞职。


地产项目要借钱,要看信用,老大是谁很重要。


祝义财没有自由,就等于雨润没有信用,借钱难度陡增,加上新的文件和进展无法签字授权,雨润很快站到了破产的边缘。


一度孙宏斌还准备并购雨润,先是用融创的名义,不行,后来改成孙宏斌个人名义,仍然无法成功。


并购失败后,雨润更是出路难寻。2016年10月,雨润食品总裁、中央商场董事祝义亮也宣布离职。


 雨润地产一蹶不振,2018年就卖了十几个亿,运营越发困难。


祝义财回来时,很多人还以为雨润能够迅速好转,几个上市公司短时间都涨了3、40%,高管没了,祝义财让一儿一女接管了雨润和中央商场,希望他俩的海外留学背景能给公司注入新的活力。


但一晃快两年了,大环境变化太大,东山再起太难了。


2019年9月底,祝义财发了追忆老母亲的《雨润祝义财:妈妈,您一路走好!》一文,悲伤不能自已。


1月份他回到南京后,先是送走了老父亲,时隔八个月,他的老母亲也走了。“在我人生最困难的阶段,父母双双离去,这让我悲痛欲绝、不能自已。”


公司的境遇跟他类似,经营不见起色,负债率不低,股价低迷。


不久前,祝义财给地产集团定下了未来五年的销售目标,要求其在2021年达到100亿元的销售额,并且在2025年完成1400亿元的销售目标。


这一次,运气会站在他这边吗?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转载/猫大白(dmcjkaibai)

商务合作/猫哥真有才(maogezhenyoucai)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大猫财经】

下一篇:刁克利:如何面对自己的野心、雄心和仇恨

导读:题图来自网络 二湘空间第六次赠书活动,留言点赞前五名者获赠《世界名著大师课》一本。 无人能及的海上史诗 ——读梅尔维尔的不朽巨著《白鲸》 文/刁克利 有这样一本书:英国小说家D.H.劳伦斯说它是“无人能及的海上史诗”,在灵魂中唤起敬畏;它也是英国小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