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山海情》的爽文思路

《山海情》的爽文思路

公众号【半佛仙人】发布于:2021-02-07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赚了40万!

导读:玩基金的读者应该都知道,去年的行情还不错,很多人只要不是瞎操作,基本上都吃到了肉。 拿我自己来说,我去年的持仓陆续加到一百万,累计收益41万。 而之所以接触到玩基金,主要得益于以前认识的一个叫老金的朋友。 下面是我和他开设的公众号,想学习基金干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481篇原创


1


前几天被安利看了《山海情》,我对农村题材其实并不感冒,主要是我小时候过年回老家在村里被鹅追着啄蛋的心理阴影,以及有《乡村爱情》这部天顶星级别的农村剧摆在那里。


但不得不说正午阳光和孔笙这两个招牌又很吸引人,毕竟这两个名字就代表了基础的智商和质量。


一开始我看的是普通话版,但不到三集,我就去看方言版了。


因为这个剧实在太好看了。


这种好看和一般的好看不一样,一般来说电视剧的核心都是人物之间的情感和关系,因为人和人之间的对立才能出戏,才能拖时长,才能搞出复杂的人物网络。


而这个剧的核心点却是搞建设,是从一片荒地上怎么一点一点建起一个新世界。


这个套路看着看着我觉得眼熟,仔细一想,这不就是网文中的经典流派种田文嘛!


再一思考,整个山海情就是一个大型种田文模板。


而且是生怕会让你等的心急的爽文模板。


从要不要种蘑菇,到怎么种蘑菇,再到种什么蘑菇,再到怎么卖蘑菇,一环扣一环,每一点进展都会引出新的问题,每一个问题解决都在向着成功挪动,当最后积累的期待和委屈爆发出来的时候,所有观众都变成了村民,为蘑菇大卖而激动到满床打滚。


这之前每一个打动人心的惨,都是为了在下一段剧情让你感受到那种逐渐积累最终质变的快感做的铺垫。


爽吗?爽爆了啊!我看着都快乐起来了。


他是那种爽到,你大半夜的吃白米饭配白开水都能开心的多吃两碗的程度的那种爽。


这不是爽文,什么是爽文?


2


很多人看不起爽文,觉得爽文没内涵,还觉得有深度的正剧和爽文是对立的。


这是错误的认知。


因为能把作品弄成爽文模式,本身就是本质。


其实大部分好看的故事都是爽文,不管它是正剧还是名著。


因为爽文就是刻在我们基因深处的需求,不爽的故事……不是好故事。


曾经有一个研究神话的人叫坎贝尔,他在阅读了世界各地的神话之后发现了一个事实:


这些英雄传说里的英雄好像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把这个伟大的发现写成了一本书,叫《千面英雄》,分析世界各地英雄故事的模板:


离群——考验——回归。


“离群”就是要发生一些事,把英雄从他熟悉的生活中拖出来,丢进那个伟大的传奇里,比如说观音突然来到三藏面前说:“大唐的佛法,不行,西方的佛法,行”;


“考验”就是冒险这一路上经历的种种磨难和历险,为了突破这些困境,英雄将会展现自己的勇气、智慧,或者人脉——孙悟空就是个典型的人脉流选手——而突破这些困境的过程,就是传说中的爽点;


“回归”就是在英雄的终点,他会重新回归宁静,找回自己——只不过这个方式有可能是挂掉。


坎贝尔用这个模板研究了神话的问题,结果这本书却成了故事创作界的圣经,不管是小说作者还是编剧都把《千面英雄》当成必读书目,一大批名作家、名导演都把这本书当成教科书来看待。


乔治卢卡斯曾经说过,如果不是《千面英雄》根本不会有《星球大战》。


后来有一个大师级剧本顾问克里斯托弗沃格勒在此基础上又写出了一本《作家之旅》,详细的将故事的模板分成了12个阶段,把如何制造爽点写的清清楚楚,再后来有一个编剧按照这一套写了一部动画片。


叫《狮子王》。


坎贝尔十分推崇荣格,他认为之所以所有的故事都有同一套模板,是因为每个人的内心中都存在一种普遍的原型,原型转化成集体无意识,这套共同的追求平时意识不到,但是在看故事的时候就会形成偏好,让不同文化、不同民族的人都为同一套故事模板而嗨起来。


用比较通俗的话说就是:


人人都爱看爽文。


一个故事好不好,就看你讲的爽不爽。


和深度没关系,和审美没关系,你不能让我爽起来,那就是你的故事没讲好。


毕竟只看内涵的化,我干嘛不看课本呢。


能把无聊的东西讲爽了,才是大本事。


3


现在我们回头看那些名著,其实里面都有爽文的桥段。


尤其是在《三国演义》里,你几乎能解构出一切爽文模板:


卖草鞋的刘备虎躯一震,王霸之气一抖收获两个SSR武将。


巨大威胁华雄逼近,上一个死一个,全场绝望,突然角落里出来一个马弓手关羽,在全场的质疑和诋毁中轻轻松松就把事情给平了。


面对绝对劣势,赵云一个人杀穿百万大军,让强敌在背后吃土,自己潇洒离去。


张飞喝断当阳桥用的其实也是这个1 VS 1000000的模板。


20多岁出山的草根青年诸葛亮被大佬重用,一出手就骂遍江东大儒,烧炸曹操半壁江山,大佬对他全心全意的信任,不惜把家产全送他。


这还只是蜀汉组,其他线路里也有无数爽文模板可以拆。


曹操中期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的升级故事,从联合军解散开始,曹操的势力一直在重复“刷小怪攒家底,遇到威胁,再打大怪,攒家底,再遇到威胁,再打更大的怪”这样的过程,这样一步一步积累实力,偶尔翻个车,慢慢攒着攒着,突然就变成天下第一了。


别看曹操有很多翻盘战例,人家的地盘都是一点一点稳扎稳打攒起来的,这样量变引发质变,非常种田。


不过三大势力里的孙权就比较悲伤,他主要是给辽爷刷“八百破十万”这个模板的背景板。


还有《基督山伯爵》,那就是现形爽文,爱德蒙直接挖出了一箱“能买下意大利”的金子,然后就是瞬间变身霸道总裁,连小费都给金路易,造作的不行。


报恩的部分他总在其他人苦逼绝望,觉得这个事没指望了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轻轻松松把事情摆平然后消失,这个套路非常有一拳超人的感觉。


复仇的部分他总是暗地里布下老大的局,把仇人玩的快死了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这也很有“莫欺少年穷”的复仇快乐。


《悲惨世界》看起来是够惨了,但是惨的主要是路人,你仔细看看,冉阿让第二次出场的时候他已经是当地大富豪了,之后的人生里冉阿让没缺过钱。


没有人规定名著就要苦大仇深,恰恰相反,名著里的苦大仇深都是“考验”的一部分,真的好故事,一定能精准的操纵读者的心理预期。


世界悲剧的三大起源之一《俄狄浦斯王》,大段内容都是俄狄浦斯如何从一穷二白的逃家王子逆袭成一国之君的冒险过程。


就连《活着》这种从头苦逼到尾的故事,都有“龙二骗了福贵的家产结果代替福贵被毙了”这段莫名好运的剧情,这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骗了我的人自己死了”的剧情是大爽点。


管理读者的期待值,这就是创作的功力,和题材无关。


4


这个道理放在电视剧里也是一样的,而且因为电视剧的大众性,电视剧比小说要更网文,可以说每一部大火的电视剧内心都有一个爽文的内核。


《亮剑》,那种把敌人渲染的超级强,然后一次次在绝境里逆风翻盘的套路在日漫里特别常见。


老婆被抓了,一声号令,上万兄弟瞬间集结,一方出击,搅动华北局势,整个平安格勒一战的爽度一波接一波,爽到读者翻白眼。


《武林外传》,整个就是一个扮虎吃猪的大戏,明明我们都是普通人,但是莫名其妙就做成了很多大事,搞的大家把我们当成大佬膜拜,这个套路最近流行的很。


《大明王朝1566》,是在复杂的权谋斗争中,有海青天这个大明律法护体的硬骨头,不管你是什么大佬有什么算计,都拦不住我为民出头,就算是皇帝我也和你刚到底,而且你们拿我还没办法。


《士兵突击》是“愚者成功”型故事的标准模板,从卓别林到《阿甘正传》,电影界永远不缺老实好人被运气带着飞的爽点。


《大秦帝国之裂变》,那就是种田文的典范,一上来接手一个刚刚被痛揍一顿,经济凋敝兵源匮乏的破烂秦国,然后开始召集天下人才,在商鞅的帮助下一点一点的搞建设,攒家底,改模式,一边和内部保守派斗争,一边缓慢坚决的对抗外敌,每一次和魏国开片,都是一次验证阶段性成果的大爽点。


爽,就是人类的追求,要火到出圈,火到所有人都愿意看愿意谈,靠的就是这种掐中人基因深处需求的对症下药。


就像是吃炸鸡喝可乐会让人感到快乐一样,故事也有自己的高油高甜。


成长和获得,是让人能够从基因深处感觉满足的桥段,哪怕只是数字的提升,还是可以带给人“自己获得了更多”的快乐。


不同点只在于,传统的正剧名著,在爽之前要用更久的时间来压制,来塑造那种期待感,而现代的爽点专家压缩了这个压制的过程,让痛苦来得快释放的也快。


正午阳光深谙网文内核,是把正剧讲成爽剧的好手。


或者说,用爽剧的手法做正剧。


《琅琊榜》和基督山伯爵一样,是一个经典的复仇故事,不同点只在于小说前三分之一那些监狱里的苦熬和学习被导演压缩成了前序,整个故事从进京开始,直接就开始走上了落魄少年衣锦还乡报恩复仇的痛快大路。


《大江大河》的前半段更是一个超级爽文,三个主角从三个方向一路走过来都是顺风顺水,宋运辉的精准走位和“我什么都不干但你们就是拿我没办法”的套路眼熟的很,这一整个故事又是官场文又是商战文,还有建造种田部分,可谓爽文集大成者。


《山海情》也一样。


5


《山海情》中种菇这段戏大受好评,恰恰是因为它戳中了人们基因深处的爽点,那就是积累与成长。


在部落时代,我们的祖先就会为自己积累下更多粮食,做出更多工具而快乐,会因为盖好了一座房子,解决了一个困扰自己的问题而感受到成就感,这种快乐顺着基因和血脉留在了我们的本能里,变成了荣格所说的那种“原型”。


看着一无所有的村民们,一点一点解决问题,一点一点的在荒地上建起家园,给村子通上水,通上电,直接触动了观众内心深处的成就感。


种田文的本质是积累细节导致质变。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收获成果。


每解决一个问题,观众的期待值就变得越高,这时给出新的问题,在通往结局的道路上每一个关卡都是一个期待值的跃升,而当观众的期待值拉满的时候,再给出一个成功的仪式,实际证明“我们之前做的事是有意义的”、“我们用自己的手赢得了未来”这种期待就会瞬间转变成无与伦比的成就感。


这种爽,放在个体身上也是一样的。


除了装X打脸之外,爽文的一个典型特点就是变强,新的功法、新的技能、更高的社会地位,这些积累都会转变成男主装逼的本钱,但装逼只是最后的那个“成功的仪式”,前面积累本钱的这个过程,也是积蓄爽感的重要条件。


金庸小说就走在这条爽路上。


《山海情》的成功则证明,这种人性深处追求“爽”的本能,并不只能用在那些小白文的身上,在一个有足够深度,有足够的内涵的故事里,同样是能让观众热血沸腾的神器。


用深度做旗号来掩盖自己叙事上的无聊的作者应该好好学学《山海情》的深度式爽文写法。


别说什么深度不深度,爽起来,观众才会喜欢你。


也别说什么题材限制,扶贫+乡村+年代剧,这都可以变成种田文,还有什么是搞不定的?


而且这不比博人传燃?


6


其实很多人都会有一种错觉,就是文学性和爽是对立的,但是这两者并不是对立关系,而是并列关系。


一个爽文同时也可以很有文学性,一个满纸都写满了苦逼的严肃文学也可以毫无深度。


一个好故事和一个好故事能不能讲出道理来,他们两个东西是并不冲突的,只不过悲剧更容易让人记住而已。


拿“你看不懂”当成深度,只不过是一些菜鸡作者掩盖自己无能的手段。


商业就是考量标准,大众就是裁判,口碑就是评分。


先让观众爱,再去谈能不能在里面讲道理。


再说了,《欢乐英雄》这样全程嬉笑的作品,不也同样可以很深刻吗?


编剧的核心就是怎样抓住人内心深处的需求,让人被故事牵着走,让观众的喜怒为剧情而起伏。


至于故事本身,反而没有那么重要,因为就像《千面英雄》所说的,人类最喜欢的故事其实就是那么个模板。


不管换了东方神怪题材,还是西方奇幻题材,主角小队为同一个目标而启程,队伍里有个没什么用的核心人物,有个输出暴高的,还有个,它可以是《魔戒》,也可以是《西游记》。


故事的模板是一样的,决定好不好的就是讲故事的功力。


在好莱坞编剧界有这样一句话,说“在原始部落,每天晚上大家会围着篝火讲故事,故事最无聊的那个人会被吃掉。”


国内的影视剧主创过的太好了,让烂片可以靠着流量横行,他们早就已经忘记故事讲不好会被吃掉这档子事。


他们用“市场太浮躁,人们喜欢看三俗肤浅的小白爽文”作为借口,掩盖自己故事讲的没深度,内核太低智的错。


又用自己“故事太深刻,一般人看不懂”作为借口,来掩盖自己基本功不到家,连让观众爽起来都做不到这样的菜。


结果就是国内观众的取向相当一部分时间在戏外,爽点和甜点都落在了明星八卦身上。


实话说那些明星八卦看着比电视剧本身爽多了,哪的爽文有爽子姐单身父亲带俩娃回头复仇的剧情爽啊?


但是事情并不总能糊弄过去,总有正午阳光,有孔笙这样的创作者,他们会一遍一遍提醒观众,这个世界上就是可以有题材又深刻内容又丰富,还能让观众看出爽感的影视剧。


只要还有这样的创作者在,总有一天大家可以回想起来:


原来内涵这种东西,可以一边爽一边学会;


原来电视剧只需要二十三集,随随便便剪出八十集的破烂不知道注了多少水;


原来,我们真的只是想看看好剧。


愿天下有更多爽剧,愿天下更少小白文。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半佛仙人】

下一篇:上海楼市新政,对我精准打击……

导读:全文字数:3100 阅读时间:6分钟 前天文章 《小宝赚了20万》 ,聊的是这周最热的快手打新。 我自认为比很多理财号有节操,没借机鼓吹快开户打新赚人头,只说收益,不说风险,更不说 中签概率 。 这篇写得更清楚—— 《一觉醒来,自己家的房子塌了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