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爱国之殇:从“昭和男儿”到“平成废宅”

爱国之殇:从“昭和男儿”到“平成废宅”

公众号【毛有话说】发布于:2021-03-02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又跌了…现在哪里还有机会?

导读:今天大盘又跌了,鸡汤力哥都喂差不多,来点干货吧~ 很多人都在问:P2P全死了,创新存款也快被弄死了,打新暴利不再,国内股市债市近期好像都表现不好,楼市调控又不断加码……投资渠道越来越窄,怎么办呢? 我们不妨放眼全球,看看全世界都还有哪些股市,是


前几天2月26日,2.26对历史控来说是一个命运时刻,日本“昭和男儿”从那天开始走上历史舞台的C位,从此深刻改变了东亚诸国的历史进程,包括中国。


中国当下的小粉红、小战狼、老龄化、少子化又与日本曾经的历程何其相似?这也许是东亚模式的宿命。日本是一面镜子。从狂热的军国主义走向和平的佛系人生,是东亚社会转型的一个典型范例。


日本人是如何从杀气腾腾的“昭和男儿”变成死宅在家的“平成废青”的?固然是国家气数难逃,背后也少不了美帝魅影。


一、“昭和男儿”是爱国主义的孤臣孽子


国外也有愤青。尤其在一战后,日德这种现代化不充分的国家,保留了大量的前现代元素。民族屈辱和经济危机的刺激下,往往亢奋异常,发酵成灾。


一战失败和丧权辱国的凡尔赛和约造就了德国愤青。战败的耻辱激发了民族情绪,德意志祖国正遭受英、法帝国主义的宰割,纳粹运动由此兴起,希特勒本人就是头号愤青——视野偏狭,思维肤浅,虚荣心强,情绪冲动,爱走极端。纳粹的骨干冲锋队基本上都是大萧条中失业的愤怒青年。


如果说德国愤青在民间,日本愤青主要集中在军队。日本军人大都贫苦农民出身,有着朴素的阶级感情和天皇情结。



三十年代,日本也是民生困苦、外交软弱,愤青们归责于日本的无良资本家和政客,称之为“日奸”,欲除之而后快。军队里的热血青年开始诉诸暴力,中下层的少壮派军人陆续发动了5.15和2.26两次大事件。


在事件散发的传单《告日本国民书》里,宣称:“目前挽救国家的唯一道路就是采取‘直接行动’,杀死天皇左右的奸贼!”“打倒政党与财阀!”“为使统治阶级醒悟过来,必须给他们当头一棒!”


(一)5.15刺杀“卖国”首相


1932年5月15日,民选首相犬养毅在官邸被11名二十岁出头的海军军官刺杀,惨不忍睹。77岁的犬养毅是日本资深政客,知华派,赞助中国革命,乃孙中山先生的老朋友,时任在野党政友会总裁。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其实是擅自行动,关东军在没有上级命令情况下的一次“暴走”,导致内阁倒台。犬养毅以反对党总裁身份出任首相,力图约束越来越不听话的皇军。上任后的第三天,犬养派遣密使赴华,希望通过私人管道谈判解决事变。结果被青年军人骂为“日奸”“卖国贼”惨遭刺杀。


可怕的是,当法院审判这11名“壮士”时,日本民间群情激奋,有35万人以鲜血署名的请愿书送到法庭请求从宽。此外,还有一份求情书,是由11位新泻县年轻人寄来的,他们请求代替11位军官一死,并附上11根手指以示诚意。辩护律师在总结陈词里大声疾呼:“被告人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更好、更纯粹的国家。他们的目标没有一点个人私利,他们的英雄般的决定甚至能够让魔鬼动容。”考虑到舆论压力和社会效果,法院最后从宽发落,杀人凶手没几年就被放出来,被拥戴为民族英雄。重案轻判,爱国枉法,政治正确,社会越来越民粹化。


(二)2.26失败的夺权兵变


没几年,一伙年轻军官又发动了2.26事件,又名“帝都不祥事件”,是一次典型的“下克上”。1936年2月26日,一批热血的青年军官率领士兵分别前往东京各地展开刺杀,并取得相当成果,还一度占领了东京市中心。尽管他们唱着《昭和维新之歌》,欲效仿幕末志士尊皇讨奸,清除被“日奸”控制的内阁。大藏相高桥是清、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被杀死,然而叛军未能杀害内阁总理大臣冈田启介和占领皇宫,也没有争取到高级将领和天皇的支持,最终于2月29日缴械投降。这回裕仁天皇极为愤怒,民意也不顾了,有别于先前的从轻发落的判例,起事者多被判处重刑,共有19名领导人物被处死,另有40人被判处监禁。但青年军官未达成的目的,却由军部实现了;兵变之后,军部势力大增,再无制衡。一年多后,震惊世界的七七事变爆发,已无人能对全面侵华踩刹车。


加速主义,入关学,日美必有一战,日本变身为一架疯狂的战争机器,走上战争的不归路,直到“珍珠港时刻”。



井上成美海军大将在日本投降前曾经有过一番很有意思的讲话:“陆军动辄把自己大肆吹嘘成什么‘皇国的中流砥柱’,事实上,正是陆军最终把日本拖入了灾难。所谓的‘中流砥柱’,就是中国的黄河上有几块挺立在河中、顽固阻挡潮流前进的顽石。从这个意思去理解的话,陆军也不愧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啊!


可当时没有人认为自己是错误,那是上帝视角,当时的情景下,所有参与者恰恰都是坚信自己从事的是无比正义、无比高尚、无比正确的“爱国”行动。


就如同实施恐怖袭击的宗教极端分子也不会认为自己在犯罪,相反,认为自己在从事无比神圣的“圣战”,是为崇高的信仰献身,死后也会上天堂享受无尽的美女和美食。


法西斯分子不会认为自己发动战争和屠杀是犯罪,相反,日本军国主义者都是出身农村的贫苦青年军人,他们坚信是从腐败政客和官商手里拯救大和民族,大东亚共荣圈是解放亚洲邻邦免于英美殖民者的统治,剖腹玉碎是为武士道精神献身。


当你认定自己真理在手的时候,恰恰可能是一种致命的自负。

日本是举国体制,百万一心,在太平洋战争以前是一连串的胜利,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八国联军侵华、第一次世界大战、九一八占领东北、淞沪会战如汤泼雪……战绩不可谓不“辉煌”,国民不可谓不“爱国”。一连串的胜利冲昏了大和民族的头脑,爱国主义为军国主义的崛起埋下祸根。


战争的胜利就有好果子吃吗?生于不义,必死于羞耻。胜利没有给国民带来福祉,反而刺激了军事扩张的野心,乐此不疲,如吸毒上瘾。天欲其亡,必欲其狂,极端的民族主义把日本全民族裹挟进了战争深渊,最后的收获就是广岛、长崎的两颗原子弹,明治维新以来近百年的奋斗全部归零,百万一心差点变成举国玉碎。


上帝给日本开了个残酷的玩笑。




二、“平成死宅”是麦克阿瑟孵的蛋


麦克阿瑟是美国军人,在日本人心中是一尊神。


当麦帅离任临走时,几十万日本国民如丧考妣,哭着送别,依依不舍,这不是送万民伞的“政治秀”,而是群众发自内心的情深义重。

 

二战之后,日本本土被美军占领,燃眉危机是一场超级饥荒。1945年的冬天,战后的日本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和生活保障,只有16%可用作耕地的土地,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7600万人的口粮,几百万人挣扎在死亡线上,面临最严峻的一次人道危机。


幸好日本的征服者是美帝,是世界最大的产粮国。占领军司令麦克阿瑟将军以德报怨,紧急运来美国粮救济日本,度过了这段危险岁月。救灾之成功,以至于美国国内的反对声纷至沓来,他们认为不该用美国的粮食储备去支援曾经的敌人,要求成立调查组,对麦帅的“资敌”行为展开调查。接受质询的麦克阿瑟,回复国会称:“彻底消灭战争,就必须进行彻底改造,日本人正处在饥饿中,会引发大规模骚乱……情况就是这样,要么给我面包,要么给我子弹!



饥荒之后,麦克阿瑟不是想如何惩罚仇敌,而是彻底改革日本。全方位的结构性改革,让“敌人”成为一个真正的现代化国家,这是比送粮救命更大的恩惠。再造日本的几大措施有:惩办战犯,保留天皇,肢解财阀,土地改革,和平宪法。


经济上最大的功绩是农村的土地改革。日本历史上的土地租赁占土地的近50%,军国主义的摇篮在农村,贫苦农民的狭隘、愚昧和仇恨是脑残爱国主义的温床。在土地改革后,以前的租户佃农能够以非常优惠的条件购买到属于自己土地,全日本的土地租赁比例降到了10%。日本农民的解放为现代国家转型铺平了道路。麦克阿瑟功莫大焉!


政治上最大的功绩是为新日本制定和平宪法。其中,第九条明确宣示放弃战争权:“1.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2.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日本右翼势力一直忿忿不平,认为国家功能被阉割,要求恢复为正常国家,这就是日本修改宪法运动的由来。据说,当年麦克阿瑟的助手把它交到日本继任首相吉田茂手中时,吉田茂只说了一句话:“这无异于一次革命。”但日本人民接受了这部宪法,享受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福祉,历次右翼的修宪图谋都落空了,前首相小泽一郎曾强烈批评自民党推动修法是“违反人权,走错路”。日本政坛有个很诡异的现象,无论左派还是右派,人人都爱麦克阿瑟,右翼爱他是亲美,左翼爱他是和平宪法。


右翼首领安倍晋三因病辞职,作为战后任职期限最长的首相,他说他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完全修改动麦帅这部和平宪法。可见麦克阿瑟遗泽之深!

 


于是,日本在战后享受了七十多年和平红利,没有军队,没有战争,埋头发展,紧抱美帝,一跃成为东亚最发达最繁荣最富裕的国家,没有之一。日本的人均GDP、人均收入一度超越美国,人均寿命、生活质量、治安状况、医疗健康、教育程度等文明指标远远高于美国,皆拜“仇敌”麦帅所赐。有人鄙视说日本是美帝的殖民地,狗腿子,可天下有这么美好的殖民地,殖民地人民还不普大喜奔?


由此,日本虽然保留了很多东方色彩浓厚的儒家文化传统,但法律制度、生活方式、价值观都已经高度现代化,个人权利本位,本质上与美欧等西方文明没有根本分歧。最典型就是在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上,不再有“昭和男儿”为国牺牲的沸腾热血,而是国家有难“请首相先上”。



2015年,二战胜利70周年,当时日本媒体采访国民是否愿意为国捐躯?平成青年们最“政治不正确”的回答是:“要人家为它而死的国家,就让它灭亡好了……



战后的日本已经是个后工业化的丰裕社会,贫富分化不大,社会福利不少。尤其在90年代泡沫经济破裂后,日本遭遇“失去的30年”,经济一直萎靡不振,社会深度老龄化,社会阶层固化,苦干不苦干,对个人来说意义不大。昭和时代那种“奋斗逼”基本是贬义词,创业和致富的激情日渐消退,甚至连做爱、结婚、生子的动力都颓了,平成时代的青年越来越“佛系”。没有爱国主义,没有集体主义,没有理想,没有热血,一个个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成为了人畜无害的“平成死宅”。


日本的近代史,就是一部从“愤青”到“废青”的进步史,幸或不幸?麦克阿瑟可能感叹:知我罪我,其唯春秋?


反倒是日本的近邻中国,几十年过去了,现在还处于“昭和男儿”的昂扬状态,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同样遭受高房价的重锤,同样未来面对磅礴而来的老龄化大潮,中国男儿又将何去何从?


感谢阅读“毛有话说”,释老毛的微信号,以往文章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希望它能增加您的知识和财富。如有点滴收获,请扫下面二维码;或者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查看公众号”关注即可;也可搜索微信号:mao-talk。知识改变命运,投资实现自由。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毛有话说】

下一篇:今天有3个非常关键的信息!

导读:点击【 樱桃大房子 】关注并设为星标 今天我要跟大家说 3个非常关键的信息 ,你一定要认真看。 这都是银保监会主席 郭树清 今天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的。 关于房地产泡沫的问题 郭主席谈到房地产的核心问题还是泡沫比较大,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比较强,是金融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