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踩着22厘米高跟鞋,70岁的我,爱美的天性被彻底解放

踩着22厘米高跟鞋,70岁的我,爱美的天性被彻底解放

公众号【自PAI】发布于:2021-07-06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你能承受多大亏损?

导读:市场一回调,就有人心态崩了。 来看一个 真实的案例 : 这个人跟着某大 V 买基金,也就跟了 几个月 , 亏了 2.9% ,不到 3% 。 但就因为这不到 3% 的浮亏,他的心态崩溃了,开始 发帖子疯狂攻击 … “ 随便买都能(赚) 20% ,买他的还亏,忒坑人了 ” ...


王沛/口述

伊淇/撰文

我叫王沛,今年70岁,1950年11月出生在武汉市江岸区。我遗传了父母的大高个基因,13岁时已经身高一米六五,因此走上了体育这条路,被选入湖北省篮球队作为运动员培养。

从篮球队退役后,我又阴差阳错地进入省花样游泳队,从领队一直做到国家级教练。55岁退休后,我被返聘做行政工作,一直到62岁才告别单位。

人一旦忙惯了,一闲下来就容易发慌。我本想去老年大学唱歌跳舞打发时间,没想到老师看我长得高,强烈建议我去当模特。经过严格的训练,我在63岁那年正式成为一名老年模特,到今天依然穿着“恨天高”出现在大大小小的秀场。

日常出门前,我会给自己化一个简单又精致的妆容。

我能过上轻松自在的退休生活,离不开过去40多年的努力打拼,更离不开父母的影响。他们从小就是我的榜样,总是以身作则,教育我无论在什么岗位上都得全力以赴。

我爸一辈子从事过很多工作,解放前他先后参加了反饥饿、反内战的活动,后来被国民党政府抓捕,出狱后到兵工厂继续从事地下工作。1949年解放后,他担任过武汉市委党校老干部文化学校校长、行政干校马列主义教育室主任、长江日报政文部和群工部主任等职位。

我妈则一直在小学做校长,平时也很忙。俩人白天工作,晚上还经常开会,每天回到家我们都已经睡着了,平时在一块说说话的时间都很少。他们工作很敬业,很能吃苦,就算熬夜也毫无怨言,那时候没有什么加班费,他们就是发自内心地要把工作做好。

1944年初,父母在一颗树下拍了这张朴素的结婚照。

受父母的影响,我们兄妹四个从小就非常懂事,每天准点上学,放学后就乖乖写作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比同龄人要独立许多。最早是奶奶给我们做饭吃,后来她年纪大了,我爸就在单位买饭票,让我们自己去长江日报的食堂吃。

四个孩子里面数我和弟弟最有文艺细胞,弟弟从小喜欢唱歌,后来还自学了钢琴、小提琴和手风琴。我既喜欢唱歌又喜欢跳舞,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音乐老师发现我嗓子不错,让我进了学校的红领巾合唱团;去了没多久,舞蹈老师觉得我体型好,又把我放到了舞蹈班,还被安排在最前头做领舞。

我们一家人在1961年的合照,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

我很享受舞蹈,每次跳舞都身心愉悦,一直跳到五年级,学习比较紧张,就停了一年没有跳。那一年我一下子长高了10公分,比舞蹈班所有女孩子都要高,她们基本上都是一米五,唯独我是一米六。

小学毕业后,我很想去当舞蹈演员,于是满怀期待地去参加文工团的招生,文工团的老师说“你太高了,男孩子都没你高,跳什么舞呢?”听到这话我又急又气,真没想到身高也会成为绊脚石。去不了文工团,我一时茫然失措,也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只好回去继续念初中。

这是我学舞蹈的学员证,上面的钢笔字是我爸爸亲手写的。

有一天下了课,我和同学们一起去操场玩,看到操场上站着几个陌生人在和老师们说话,没一会儿,老师就把我和另外两个高个女生叫过去了。原来是业余体校过来挑人,想让我们几个去体校打篮球。那一年我13岁,身高一米六五,被选中打篮球也没觉得有多意外,心想既然学校安排让去,那就尝试一下呗。

业余体校安排我们进行体能和技巧训练,技巧训练要先学投篮、运球,投篮包括近投、远投、跑投、跳投,运球有行进式的、原地的、转身的、换手的、假动作等等,要掌握的技巧非常多。

那个年代的人都比较单纯,像我爸说的:既然选择了一件事情,就要想方设法把它做好,我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去的。

教练给我们上课,示范运球的多种技巧,右数第四个是我。

在业余体校待了半年,湖北省篮球队过来挑人,又把我选上了,想让我到专业队打球。这次我爸可不同意了,家里就我一个闺女,进专业队全天都得训练,学业不就中断了么,我爸听说后第一句话就是:“女孩子不读书怎么行?”

我感觉这事没戏了。但那阵子,业余体校和专业队的教练轮番到我家去做工作,他们劝我爸说:“你闺女条件很好啊,我们很需要这种人才,而且队里待遇各方面都还蛮不错的。”我爸每次都安静地听他们说完,不作任何表态,等对方离开的时候,客客气气地送出门,嘴上说着“谢谢,我们会考虑的。”其实心里根本不为所动。

专业队待遇是不错,吃饭不用钱,伙食也好,鱼肉蛋奶都不缺,但我们家条件还算可以,又不是养不活我。后来教练们实在没办法,就找到我爸工作的长江日报社,托领导找我爸谈:“这是为国家挑选运动员呀,你应该服从国家的安排。”我爸组织观念特别强,一听这话就同意了,表态说坚决服从国家需要。

就这样,我进入了专业队。当运动员的第一课是下连体验部队生活,有点像现在的军训,清晨听到号角要马上起床跑步;半夜听到号角,要紧急打背包集合,像战士一样听从命令。我在连队待了一个星期,体验了什么是军事化管理,比起军人的生活,之后在队里的训练倒显得轻松多了。

我(后排右三)和同批下连的队友。

在专业队早上6点就得起床晨跑,晨跑有两种,一种是在田径场里练习中长跑,另一种是去郊外练习越野跑,跑一个小时后才能洗漱、刷牙、吃早饭。早上八点半,一整天的训练正式开始,上午三小时,下午再来三小时,回到宿舍直接倒在床上,累得像散了架一样。

我最期待的活动是周日休息看电影,电影院里总是坐满了人,可热闹啦!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没什么别的娱乐,也没有电视,只有电影。

电影还是胶片拷贝的,好几个电影院之间轮流使用,经常是一部电影放完了,下一个拷贝还没送过来,大家都不离场,就在那儿等,直到有人喊:“来啦,来啦,拷贝来啦!”除了电影,还有戏曲、话剧,这些我都喜欢看,最多一口气连看了三部。

1966年,在我进专业队两年后,各行业都停止工作搞革命,队里的训练也无限期暂停。我和几个队友仍然坚持练球,不让技术荒废,直到1970年国家开始恢复一些体育比赛,才又回到队里继续训练、打比赛。

可惜我在篮球队里的岁月非常短暂,那时候国家也很少举办体育赛事,我参加过稍微正式点的就是全国五项球类运动会,可惜获得的成绩并不理想。

19岁的我,穿着印有“湖北”两个字的省队队服。

24岁那年,我从篮球队正式退役,第二年被安排到钟祥县农村当知青点带队干部,负责管理当地知青。我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到农村真是看啥看啥都不懂,见啥都稀奇。

到农村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谷物还分为麦子、谷子、稻子,稻子还分为早稻、中稻、晚稻。第一次去摘棉花,看到那么多软绵绵的大棉花,我摘下来捧在手上,开心得像个吃到糖的孩子,大家见了直笑话。

有一次,别人叫我拿根棍子去跟大伙打亚麻,我在路边随手抄起一根竹竿子就兴冲冲去了,结果一到地里,正在务农的知青都对着我哈哈大笑,我才发现原来他们说的棍子是一种像棒槌的务农工具,我的脸哗一下就红了,亏自己还是个干部哩......

因为太年轻了,刚开始大家都不相信我是干部。

当了一年多的知青点带队干部后,我回到城里当了湖北省体工大队团委书记,接着被调去训练科干了五年。1983年,国家开始引进花样游泳,号召各省成立花样游泳队。我从来没学过游泳,但因为我平时爱唱爱跳,身上有点文艺细胞,花样游泳极具观赏性,被誉为水上舞蹈,队里的人纷纷推荐我去。

去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其他教练也都是半路出家,从其它体育项目调过来,有跳水的、游泳的、体操的、舞蹈的,大家跟要先跟着从国外请来的老师学。我一开始被安排做领队,负责运动员的日常生活、比赛日程安排、带队参赛,小时候学过舞蹈的我正好可以帮大家选音乐、编动作。

领队当了三年,有个教练因为家事没法再来了,领导想让我临时顶替她的位置,试试看能不能做得了教练。教练是更专业的岗位,负责训练运动员,我很爽快地接受了这个挑战。

刚开始时有一些反对的声音说:“你们花样游泳队的领导简直是乱点人,她是搞篮球的,让她去搞花样游泳,能搞出什么名堂?”这些话我也听过,不过没怎么在意,心想只要踏踏实实地干,一定能把教练做好。

1984年,我(右三)和队员们室外跳水池旁合影。

结果当上教练没多久,我就遭遇了一次重大失误。1984年,国家第一届花样游泳锦标赛在北京举行。我们住在北京工人体育场旁边,要去陶然亭游泳跳水馆比赛,那天队员们一大早化好妆就赶过去了,轮到比赛的时候,主办方问:“你们的磁带呢?”

我一下子愣住了,以前没参赛经验,压根不知道音乐是要自己带磁带播放的,只能让人赶紧回去拿。那时候连个出租车都没有,只能坐公交车,等把磁带拿回来了,比赛已经结束。

主办方说我们可以继续,但只能算表演,没有成绩,问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我们只能无奈地答应,孩子们在台上表演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台下边看边哭......

好在后来我搞出了名堂,我的两个队员龙艳和李敏,从1992年开始,连续五年在全国比赛里面拿过多次冠军。国家队需要打比赛的时候,还会临时抽调我去北京参加训练,平时不需要,我就回到省队继续工作。

1997年,我(中间)和队员在上海参加第八届全国运动会,她们俩得了双人花样游泳冠军。

我在花样游泳队当了15年的教练,一直到1998年才从教练员的岗位退下,之后担任了三年的湖北省体操中心主任。到了55岁退休的年纪,我不愿意闲着,又申请返聘到体育部门做行政工作,一直到62岁才正式放下了所有工作,开始享受退休生活。

离开单位前,我在自己每天坐的办公桌前留影。

刚退休的时候,我计划到老年大学去学唱歌,老师看到我劝我说:“你这么高的个子,就到时装队吧。”我想到时装队应该是学模特的,模特打扮得多好看呀,马上答应了。

第一天上课,看到大家跟着一个老师来回地走,我什么也不懂,就跟着在后面走,心想这当模特也太容易了吧?后来接触久了,才明白当模特有很多讲究。有些人长得漂亮,但走起路来含胸驼背,没有任何气场,所以光有好皮囊不行,还得有好的身姿。

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要想走出最美的姿态,形态和步伐都是需要日积月累地反复练习,我最常做的练习就是五点一线靠墙站,腰部要空出,后脑、肩、臀、小腿肚、脚跟呈一直线紧靠墙面,收腹挺胸提臀,脚掌并拢,大腿夹紧,紧得可以牢牢夹住一张纸,还有面部表情的训练,配合服装练习“神形合一”。

我在老年大学的学生证,它就在我居住的社区里。

第一次登台演出,老师要求穿高跟鞋,一下子让我左右为难。以前我工作没机会穿,进入更年期后小腿经常抽筋更是不敢穿,但一想自己训练那么久,还不是盼着美美地走在舞台上吗?于是豁出去买了5厘米高的鞋,试过之后发现这跟体育训练一样,练多了自然会熟,也没想象中那么难。

2014年,队里来了一位叫周俐的老师,她把我带到更专业的时装队——武汉凤栖桐时装队,要求我们穿10厘米的高跟鞋。我又开始犯难了。10厘米算很高了,容易让人失去平衡摔倒,穿久了脚会酸疼得难受。为此我每天晚上都要用热水泡脚,还得搭配按摩和刮痧,总算慢慢适应过来。幸亏每周只练两回,要是天天练还真受不了。

一年后,我随时装队一起飞往上海,参加龙骏杯全国时装大赛,我们表演的节目是反映女兵部队生活的《铿锵玫瑰》。那天我们一大早去到比赛现场,穿着英姿飒爽的军装,带着帅气的军帽,化好了精神的妆容。为了准备这次比赛,已经排练了一整年,大家都信心满满,非常期待。

我们在舞台上整齐划一地踏步,同时转身抚摸长发,谁知手中假发一扯便滑落,我迅速把它塞回帽里,若无其事地继续表演,心里实际上忐忑不安。当评委宣布我们夺冠时,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兴奋地和队友拥抱欢呼。

2017年,我(右三)在社区参加唐山大地震三十八周年的演出。

2018年,有一位叫胡社光的设计师来我们队挑人,他在荷兰学时装设计,给荷兰女王做过13年的服饰设计。为了准备参加第二年的北京国际时装周,他专程来我们队物色模特,我被挑中了,受邀加入他的秀场队伍。

这是我第一次走上真正的T台,非常兴奋,当闪光灯啪啪闪起来的时候,真有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我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一直在暗暗地提醒着自己:这可是国际舞台,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

2019年,我在北京国际时装周的布景前,摄影师把我牵起裙子的瞬间捕捉下来了。

这次时装周之后,我一发不可收拾,往后几年参加了很多城市的时装周活动,去过乌鲁木齐、青岛、天津、澳门、深圳、内蒙古等等。很多时候,我都穿的是一双22厘米的“恨天高”。

一双鞋有22厘米高,不了解的人会觉得很不可思议,其实内行人都懂,高跟鞋前脚掌下面有个垫高的部分叫防水台,它可以让鞋子看起来有增高的效果。我的“恨天高”水台就有10厘米高,减去水台后,只相当于踩着12厘米的高跟鞋。

我穿着22厘米的"恨天高”,连人带鞋有一米九三。

我平时和老妈住在武汉,除了去模特队,其余的时间都在陪伴她,和她聊聊家常、逛逛公园。只要有假期,儿子都会携孙子回来探望,每次看到孙子和曾孙子,老妈开心得连皱纹都舒展开了。

2012年,她因心脏室颤住进重症监护室,我焦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看着病床上气息奄奄的她,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连医生都无计可施,宣告她命不久矣,没想到她又扛过来了。一直到2017年老妈过世后,我才全身心地投入模特队的发展。

对于我当模特的爱好,家人都很支持。我儿子在北京生活,孙子出生后他也没要求我带,我老伴和亲家都会帮忙看孩子,家里还请了阿姨,儿子就想让我做自己喜欢的事。相比其他老人,我的家庭和经济都给了我自由,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模特事业,还是挺幸运的。

2020年在北京,我五岁的孙子客串服饰拍摄。

爱美是人的天性,以前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的衣服比较单一,自从进了时装队,我感觉天性被彻底解放,什么潮流穿什么,每年必须有新衣服,从夏天的短装上衣、小热裤,到秋冬的皮衣、牛仔服等服饰,再搭配各种好看的眼镜、帽子、耳环等配件,不怕扎眼,就怕不潮。

有一次我穿着红色连衣裙到北海公园游玩,旁边有很多摄影师在拍鸟,可能是裙子的颜色太艳丽了,其中一个摄影师发现了我,就把镜头调整过来对着我拍,其他人看到也纷纷把长枪短炮转向我。大家都不拍鸟了,我配合着摆着各种Pose,心里美滋滋的。离开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加我的微信,说要改天再约出来再给我拍。

2019年,我也学着年轻人玩起了抖音,没事发发视频,跟大家分享我退休生活的点滴。刚开始我只发自己走秀的视频发,有很多人给我点赞,想让我分享保持年轻的方法,于是我又给大家录了自己日常的保养经验,还有一些时尚搭配的心得。

我在抖音上为老年朋友示范如何摆出优雅的拍照姿势。

很多中国大妈拍照都是千篇一律的动作,拿个丝巾站在花边、树边,一只脚往前伸,一脚后往后撤,这种姿势已经过时了,我就结合平时服饰搭配和形体练习的经验,给大家分享了一些好看又时尚的造型,收获了很多点赞。

有网友看了视频后建议我把头发染黑,说这样会显得更年轻。但我觉得一个人从年轻到老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应该坦然接受,何况美也没有统一的定义。

我到了这个年龄,经历了工作和生活的沉淀,拥有自己独特的故事和经历,就像酒越酿越醇厚,这种厚重感才是这个年龄独有的美丽,我要大方地展现这种美。

现在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每个星期会到时装队排练,会坚持上形体课,也会去给别人当平面模特拍广告,每天都给自己安排不同的事做,一点也不无聊。我觉得自己的状态非常好,甚至比一些年轻人还要好,我很享受这样的晚年生活。


-THE  END-

本文在今日头条首发,皆由主人公本人口述而成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打开今日头条搜索自拍关注我们 在抖音搜索“爱时尚的天蝎奶奶“关注主人公


点击以下关键词看故事去伊拉克挣钱 | 出差去南极 | 空巢十年 | 职业杀熊 | 3年不上班 | 偷渡美国 | 中年意外 | 冷冻妻子 | 裸模 | 性欲是什么 | 被美国人收养 | 流水线厂妹的逆袭  | 上海底层家庭的奋斗 | 做自己 | 香港富二代 | 龙套演员 | 胖女孩 | 财务自由后 | 非洲酋长 | 东北女人 被砍伤的医生  酗酒的俄罗斯女人 3个空巢老人家庭 武汉单亲妈妈  遗传病家族 生7个孩子 戒毒33次 | 北大保安 |美国打工14年 | 男保姆 |5%首付买房父亲大我45岁 | 离开美国 | 32岁失业 在家留学 | 46岁卖房读书 | 


自拍”栏目长期招兼职作者

要求详见【招募要求】


给我们提供故事线索
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点击公共号名片关注“自拍”


在看我们的故事?分享到朋友圈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自PAI】

下一篇:我在闲鱼当潮人

导读:这是仙人JUMP的第431篇原创 1 成都和重庆并称西南的神奇双城,成都有太古里忽然向路人劈叉后空翻的网红小姐姐,重庆有赛博朋克风的夜景和长达半年的雾季。 2018年3月,还在四川理工读大学的张鸿志跑去注册了一家公司,取名叫“雾社”。寓意有两个,一个是“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