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吴晓波,别糟蹋精英这个词了

吴晓波,别糟蹋精英这个词了

公众号【正商经略】发布于:2021-07-07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日本科研危机:宁愿花钱买3亿剂疫苗,就是不自己研发?

导读:日本人精明算计的背后,透着十足的短视。 原创 正解局出品 正解局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 微信:zjjms2020 正解局ID:zhengjieclub 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在日本,街上跑的车多是丰田、本田。 日本超市里的大米、牛肉,永远是日本国产的价格远远高出进口的。 日本

文|西坡


因为一句“我觉得大部分人是无用的”,吴晓波翻车了。这不是他第一次翻车,但我估计这一次会摔得比较狠。


在进入正题之前,先容我为吴晓波说两句。


昨天「西坡三角地」群里有人甩了篇文章,标题是《吴晓波:我是精英主义者,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人,大部分人是无用的》。我第一反应是,吴晓波疯了吗?第二反应是,我得去看一下吴晓波的原话,没准是断章取义。


于是我找到了财新访谈吴晓波的原始链接,发现确实有一定程度的断章取义。他的话是有上下文的,完整表述是:


吴晓波:我觉得人大部分都是无用的,我是个精英主义者,我认为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人去同时思考那么多问题。


不过我今天再去看这个访谈,发现视频已经被财新下架了这就尴尬了。



不过还好财新网公众号的文章还在。我们可以把这段“作死”发言的前后文搬运过来,给大家感受一下。



有了上述背景,我们可以隔空跟吴晓波讨论一下“何为精英”这个严肃而重大的话题了。


吴晓波是什么身份?百度百科说他是财经作家,南方人物周刊曾经将他评为年度“中国青年领袖”。网上经常把他叫做“知识商人”,跟罗振宇并列。


大概可以这么说:在写字的人里边,他是最有钱的(之一);在有钱人里边,他是最会写字的(之一)。


不过吴晓波从来也不在乎知识分子圈子对他对评价,他只需要将那些评价当作羡慕嫉妒恨的聒噪声。吴晓波说过:


以前我认为,企业家和知识分子是社会的两个精英集团,知识分子不可能代替企业家赚钱,企业家不可能代替知识分子思考。《激荡》写完以后,我慢慢发现,中国加入WTO以后,企业家已经是一个阶层,他们有领袖人物出现,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和表达方式。而知识分子的进步远远比不上企业家的进步,一些人躲避商业,不敢正视这帮老板们,有些人甚至反商业。


言外之意,在他的评价体系里,知识分子已经不属于精英集团了。或许他还会认为,知识分子不光要正视“这帮老板”,而且应该向老板们学习。


不得不承认,有些知识分子是反商业的,但不是所有知识分子都反商业。吴晓波的表述有意无意偷换了概念。


转移话题、偷换概念是他的拿手好戏。比如主持人问,很多人说知识付费是在制造焦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会制造焦虑吗?


吴晓波回答:


第一个制造焦虑的人叫孔子,“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那不是一个巨大的焦虑吗?苏格拉底在爱琴海边说人为什么要活着,那不是一个巨大的焦虑吗?人不想这件事情,可以活得像畜生一样。所以,那不是个好问题。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中国现在有很多不是好问题。


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孔子和苏格拉底泉下有知,一定会骂人的。地球人都知道你吴晓波每年买一套房了,能不能放过孔子和苏格拉底?


知识付费行业存在普遍性的制造焦虑问题,通常来说,就是喜欢使用“你不买我课就要被时代抛弃”的话术。这里说的制造焦虑,是渲染物质层面的贫富差距,而忽略精神意义上的成长。


吴晓波有没有使用这种话术,大家去他公号一看便知。



一边自诩精英,一边又时时刻刻把“拒绝屌丝文化”挂在嘴边,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真正有知识有自信的富裕群体,会整天跟“屌丝”比钱包吗?


反正如果是我,是绝对不会把“屌丝”这个词写在公众号简介里的,我也讨厌这个词,我觉得它是普通人的自我精神矮化。但我绝不会把它当成靶子。


吴晓波既然拉了孔子这个大旗,那么孔子是如何看待贫富议题的?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孔子还说过,“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孔子的意思是,只要是合乎于道,富贵就可以去追求,如果致富过程不合乎于道,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到了吴晓波这里,“少数派精英”与“大多数无用之人”之间,似乎金钱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吴晓波遇到一箪食一瓢饮的颜回,大概是要嘲笑他不敢正视老板的。


今年以来,我也在拥抱商业文明,学着做生意。我也赞同中国社会尤其是知识阶层,对商业仍然相对隔膜与拒斥。但是我坚决反对吴晓波之流对“精英”的狭隘定义与滥用。


真正败坏精英这个词的,恰恰是这些伪装成精英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请容许我再当一次复读机:


一个社会的败坏,往往是从精英把责任都推给「庸众」开始的。一个社会的改善,则要从精英主动承担责任做起。


只谈财富不谈责任的,都是伪精英。


关于精英的定义,我赞同埃德蒙·伯克提出的“自然贵族”。伯克心目中的理想社会,是由自然贵族统治的社会。


自然贵族是与世袭贵族相对的,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君子”“士”。他们的“特权”不是来自于血统,而是来自于知识、传统、荣誉、责任感与美德。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仅有“特权”,更有相应的义务。


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明,真正的精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德鲁克是著名的管理学大师,卡尔·波兰尼是《大转型》一书的作者,两人相识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当时波兰尼担任一家杂志社的副总编。德鲁克在回忆录《旁观者》写了下面这个故事。


德鲁克去波兰尼家做客,却吃到了“一生吃过的最难以下咽的食物”,只有一些存放已久、几乎没有削皮、半生不熟的马铃薯,连人造奶油都没有。波兰尼的妻子、女儿、丈母娘,甚至当着德鲁克的面吵了起来,她们嫌波兰尼赚的钱太少。


德鲁克知道波兰尼收入不菲,于是好奇地发问:“我无意中看到波兰尼博士那张支票上的金额。有了那么一笔钱,不是可以过得挺好的吗?”


结果波兰尼家人沉默了,然后异口同声地说:“真是好主意!把支票上的钱都用在自己身上!这种事我们可没干过。”


德鲁克结结巴巴地说,“大部分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波兰尼夫人严正地说:“我们可不属于’大部分的人’”。


事实真相是,当时维也纳到处都是匈牙利难民,波兰尼的薪水全部都用来救助贫苦的匈牙利人,波兰尼兼职挣的外块才是一家人的生活费。


所有以精英自诩或者准备以精英自诩的人,都不妨读一下这个故事。反正至少目前的我,是远远配不上这个词的。


继续阅读

滴滴这次事有多大

寒冬已至,一个房东眼里的西北经济


关注备用号,防止失联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正商经略】

下一篇:一个日本建筑师,怎么在北京走红了

导读:凌晨四点不算是最安静的时间,夏夜里蝉在这时已经不分黑白鸣叫起来,鸟儿们躲在墨黑的树丛间,发出格外清脆的声音,一切都还笼罩在清雾和月辉之中。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路边的店面都隐藏起来,一个几何的、透明的、无所谓厚度深度、从外表看没有任何特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