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5000万人都在玩的贝店,凉了?

5000万人都在玩的贝店,凉了?

公众号【一本黑】发布于:2021-08-3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美元暴跌,美国居然还想放水?!

导读:1 一年一度的全球央行年会——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刚刚落下帷幕。 今年的年会主题叫 “展望未来十年:货币政策带来的影响”。 但因为疫情,本来每年在美国怀俄明州的杰克逊霍尔小镇举办的会议,今年在线上召开。 但央行行长、美联储官员、知名经济学家和学者

黑猫投诉上,贝店突然新增大量投诉。


贝店是社交电商的代表,早年间和云集微店、环球捕手、未来集市比肩的电商平台,主要在朋友圈里传播,靠人传人的方式扩张。


这类平台的主要卖点是“自用省钱,分享赚钱”。

 

而此次贝店的投诉主要集中在这么几点:货款不结,保证金不退,提现到不了账,平台没有回应。

 

有用户表示自己5月份的货款一直没有结清,总计算下来卡了几十万在平台,而10000块的开店押金更是退还无望。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表示用户此刻的心情,那大概是,

 

这该不会要跑路了吧。

 

 

求一个解释

 

8月初的一天,数百名全国各地的供应商齐聚贝店总部。他们来势汹汹,甚至还拉了横幅。

 

来自21tech

 

大家聚集在此的目的只有一个:

 

希望贝店把拖欠了近半年的货款结清。据爆料,从四五月份开始,贝店的账款就出现了问题,虽说以往也不准时,但这次格外不同。

 

在黑猫投诉上,还有商家表示,贝店不仅不给结货款。自己不想干了要退店,平台连10000块的开店押金也退不了。

 

商家们成立维权群,发现贝店拖欠的货款,累计金额已经过亿,约有1300家商家的资金受到影响,目前这个数字仍在不断增加中。

 

最多的一个人被拖欠了五百多万的货款。

 

来自21tech

 

有人六月初开始提现,结果钱到现在还没到账。

 

来自黑猫投诉

 

而贝店始终无人回应。

 

集团总部也早已人去楼空,创始人张良伦压根没吱过声。钱去哪了?还能不能退?能退多少?

 

这些问题无人知晓。

 

来自亿邦动力

 

只在8月9号那天,贝店的App推了一个业务调整通知,总结下来就是,

 

商城干不下去了,App沦为导流软件了。

 

现在平台淘宝、拼多多、唯品会这种大平台导流,接下来会给全网导流。

 

现在只是技术性调整,大家有嘛事找客服去~

 

 

当然客服问了也是白问,押金什么时候退,货款啥时候能结?

 

这是一个小客服能解决的事?

 

来自亿邦动力

 

然而最让人气愤的是,你说平台停摆还稍微好点,问题是平台现在还在正常运行,货也能继续卖。

 

就这钱啊,怎么都不进自己口袋。

 

说好的平台自建供应链,大家只要坐着收钱就行,结果还没有5年呢,平台就嗝屁了。

 

这还玩啥呀。

 

虽然平台并没有明确告知商家们的货款都去哪了,但是大家其实心里也都有数。

 

玩过资金盘的也都知道,但凡一个盘子停摆前,那一定会有新的盘子起来。

 

而且里子还是同一套里子。



贝店也没跨,商家觉得自个的钱也是被贝店拿去做新项目了。


 

All in 新希望

 

贝店在2019年的时候宣布融资8.6亿,结果2020年疫情刚开始不久,就宣布裁员,裁员人数约占总人数的20%。

 

左手刚拿到融资,右手就开始裁员,当然这个挡箭牌是疫情。

 

不可抗力因素嘛,裁员也是迫不得已,这是资本家们用的最理所当然的借口。



可同样是疫情期间,每日优鲜这一类的电商平台却表示,业务爆表,忙都忙不过来。

 

那么经营“受阻”的贝店干嘛去了呢?

 

那当然是搞新项目啦。

 

母婴流行的时候搞贝贝网,社交电商兴起的时候搞贝店,现如今“她力量”崛起,当然也要搞女性专属平台——希美。

 

今年3月份贝店举行发布会,创始人张良伦表示2021年贝店要All in 希美,押注自有新品牌。

 

 

好了,时间转眼到了8月了。

 

的确是All in了,但这波压不住了。

 

合着All in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想办法把用户的钱倒腾到自己口袋里去。

 

希美怎么玩?那还是和贝店差不多玩法,拉人、买东西、升级VIP店主。还是那么个流程,就是卖的东西不一样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创新”?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希美被指误导消费者。

 

要知道贝店这类社交电商,和微商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靠人传人。而宣传也是一样的,从总部领取素材,然后转发到各个店主的朋友圈。

 

希美也是这样的。

 

来自新京报

 

但希美胆子比较大,敢把益生菌当药卖,然后就被批了。

 

如今希美在宣传时仍不忘带着贝贝网的头衔,甚至连宣传文案都和当初的贝店雷同。

 

 

也不知道这一波,又会有多少缺心眼的网友会踩进同一个坑里。

 


令人头秃的贝店

 

希美,归根结底仍属于社交电商的范畴。而贝店所谓的转型,其实就是新瓶子装旧酒。

 

2019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写过市面上一水的社交电商App。

 

这里边多得是靠套路忽悠消费者的平台,现如今这些平台倒闭的倒闭,消失的消失。

 

2019年淘集集破产,留下一地鸡毛。



一句没钱就宣告全剧终,而商家们投入的大量资金通通付诸东流。

 

现如今谁也不知道,贝店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淘集集。

 

想当初,贝店也是社交电商领域的一匹黑马。靠着“分享赚钱,自用省钱”的口号短时间内迅速崛起。

 

所谓社交电商说的简单一点就是通过社交媒介辅助完成销售的行为,譬如说朋友圈拼团,对就是某多多。

 

来自满身铜臭

 

再譬如发种草文,然后引导别人进行消费的小X书;又或者分享赚钱、自用省钱,先开店再卖货,一切强调开会员的云集X店和贝店。

 

这些都是社交电商的范畴。

 

贝店的本家是贝贝网,起初是做垂类电商,专卖母婴产品的。社交电商兴起的时候,就趁机做了贝店。

 

那是2017年。

 

社交电商总是离不开拉人头和传销这样的字眼,据不完全统计,基本上你能叫得出名字的社交电商,都曾被质疑过传销。

 

这波不冤,贝店这类社交电商的玩法,就是擦边性质的。

 

每一张宣传海报上都贴着一个二维码,扫码意味着自动成为该人的下级,而下载App需要填写邀请码。

 

每成功邀请一个人注册开店,就能获得XXX元的奖励。

 

来自21tech

 

“交会费”“拉人头”“团队返利”这些玩法,像极了传销的惯用手段。

 

虽然平台的口号都是“卖货,卖最便宜的货;省钱,让地球人都省钱”。实际上玩家们都清楚,佣金那都是明面上的台词,想要来钱快那还得拉人头。

 

拉一个人能赚100-200不等,这不比卖货强得多。

 

在这套奖励机制的刺激下,一众宝妈大军冲进了贝店的怀抱。那会连我朋友圈里都有人干这个,一天到晚分享贝店的产品。

 

贝店有多火呢?

 

有数据表示:贝店上线仨月,订单突破百万,九个月用户数达到5000万;2018年单季度订单量突破一亿。

 

疯狂拉新带来平台的极速扩张,相应而来的就是品控差、假货泛滥。

 

有用户在贝店购买兰蔻粉水,发现是假货要求退货,被客服以影响二次销售为由拒绝。

 

有品牌方表示贝店上销售的该品牌商品根本没有经过授权。

 

来自黑猫投诉

 

吐槽假货的太多了。

 

至于口号里说的“分享赚钱,自用省钱”那也只是一句口号而已。东西没比其他平台便宜,佣金也远没有宣传里10%-40%那么高。

 

我打开贝店看了看,售价4000块的iPhone11,一单的分享佣金才5.57。这就离谱。

 

来自贝店



想要买东西省钱你得先开店啊,怎么开店?平台说开店免费。

 

实际上免费开店并不免费,只不过入门费变成消费。想成为VIP店主需要购买指定商品,最低消费299起。

 

把明面上的规定变成你不得不玩的套路,这就很恶心。而卖东西不一定赚钱,因为佣金不仅没有承诺的比例高,还会被上级抽成。

 

万一不小心卖了个假货,这都是邻里亲戚的,多丢人。



社交电商的套路算是玩得透透的。

 

等到这波韭菜割的差不多了,平台又开始玩新项目了。

 

于是希美诞生了。

 

韭菜嘛,隔一阵割一阵,大家都是这么玩的。




近年来,资本疯狂往社交电商这个池子里注水,十年里砸了441亿,这数百亿资金当然不是白投的。

 

该割的韭菜基本都割了,韭菜们也早已被教训的遍体鳞伤。

 

而2020年,基本上可以算是社交电商的终局之年。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仅广州、义乌两个地方,就有多达500多家社交电商平台倒闭或停止运营。

 

社交电商的路子到这基本上算是走完了,但2021年社交电商领域居然还有人往里投钱。

 

一个面向海外华人的社交电商平台在今年获得了近20亿的融资。

 

这是否证明,国内的韭菜割不动了。

 

镰刀开始往外挥了呢?



 

参考资料:

中国社交电商野史;满身铜臭

讨债、维权、供应商围堵总部:贝店怎么了?;亿邦动力

“社交”电商黑洞:贝店拖欠货款过亿,疑似资金链断裂;21tech

贝店爆雷事件背后:近十年我国社交电商融资达441亿,2021年融资仅4起;企查查




以后有重要的事情,比如线下见面会、抽奖发福利,我都会优先在朋友圈公布。
还没有我微信的,可以扫下面的二维码添加一下。
防止失联的同时,你也可以围观我的【私生活】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一本黑】

下一篇:中国教育是怎么卷起来的

导读:图|杨力奇 为了破解教育内卷, 政策持续发力。 8月30日上午,教育部召开2021教育金秋系列第三场新闻发布会。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延品表示,“双减”督导被列为2021年教育督导工作的“一号工程”,将“双减”督导工作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进行系统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