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逛网

当前位置:无聊逛网>热文推荐>中国教育是怎么卷起来的

中国教育是怎么卷起来的

公众号【正商经略】发布于:2021-08-30 整理:无聊逛网
上一篇:5000万人都在玩的贝店,凉了?

导读:黑猫投诉上,贝店突然新增大量投诉。 贝店是社交电商的代表,早年间和云集微店、环球捕手、未来集市比肩的电商平台,主要在朋友圈里传播,靠人传人的方式扩张。 这类平台的主要卖点是“自用省钱,分享赚钱”。 而此次贝店的投诉主要集中在这么几点:货款不结

图|杨力奇


为了破解教育内卷, 政策持续发力。


8月30日上午,教育部召开2021教育金秋系列第三场新闻发布会。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延品表示,“双减”督导被列为2021年教育督导工作的“一号工程”,将“双减”督导工作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进行系统的部署。


此外,胡延品介绍,《关于建立“双减”工作专项督导半月通报制度的通知》明确,从今年9月份起,每两周对各省“双减”工作落实进度情况进行通报。


从历史性的“双减”政策发布,到各部门、各地方为了落实“双减”做出的大量动作,再到整个教培市场的急刹车,借用今天一篇流行文章的标题,“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发生。”


对于“双减”,我从一开始就持谨慎支持的态度。


有朋友拿供给需求理论来为“教育市场”的存在辩护,我不能同意。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畸形的市场,在供给和需求两端,都有很大一部分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市场化。


举例来说,公立学校的老师进入教培市场,本身就不符合职业伦理。这是供给端不该市场化的部分。


需求端:原来大家都不上幼小衔接班,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后来有人上了幼小衔接班,体会到抢跑的乐趣,其他人则感受到不抢跑的压力,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都去上幼小衔接班。直到老师默认所有人都会上幼小衔接班,不上的家庭成为异类。内卷完成。幼小衔接班成为“刚需市场”,但是这块需求原本是不该出现的。


大量教育资源在公立学校体系之外“体外循环”,是教培市场病态发育的主要病症。我们甚至可以称之为“教育肿瘤”。为了整个肌体的健康长远,这个肿瘤不得不割除。


手术刀的精度和技巧当然值得关注,但是如果你说这块肿瘤不是肿瘤,而是正常的肌肉,我是万万不能同意的。


依据我对中国社会基本属性的判断,我认为中国教育事业将长期以公立公办为主体。再过二十年如此,再过一百年也如此。


改革开放之初,“没资源没技术没人才”的民营工厂通过从国营工厂挖角,最终不仅发展壮大,而且再造了中国制造业。但是这个过程绝无可能在教育领域重演。


前些年民办教育在某些领域、某些地方的“突破”,注定是不可持续的。其实现实中的民办教育,跟很多人想象中的民办教育完全不是一回事。


最典型的民办教育的操作形式是“名校办民校”。公办学校参与举办民办学校,公办学校的师资、管理和品牌,民办学校的收费和激励机制。这种“缝合怪”,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讲,都没有存在的合理性。


今天财新的一则报道,非常能够说明“教育市场化”在某些地方已经走到了何等地步。


河南郸城县,一个曾经的贫困县,民办义务教育发展到了50%的份额。最近,教育改革重锤落地,郸城县义务教育阶段105所民办学校,只保留4所,剩余百所学校今年停招一年级和七年级学生。


郸城县经济发展处于全省低地,但是近年来却通过“教育”实现了“逆袭”。近5年来,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每年有超30名学生考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有“最强县中”之誉。


一个经济落后地区,诞生了一座名校,还带动了繁荣的“教育产业”,不应该是励志故事吗?


财新2019年就对郸城一高的做过深度报道,从那篇报道里,我们确实可以看到励志的成分,但也能看到更多的畸形成分。


郸城一高的腾飞,以2008年新校长刘成章上任为起点。刘成章是个能人,时年38岁,被多人评价“精干”“务实”“长袖善舞”。


刘成章以衡水中学为模板,推动了一套教学改革,关键一招是以企业手段管理校园,将一切师生行为做精细的量化考核。


刘成章显然是个能人,对内能够摆平教师群体的反弹,对外充分利用了自主招生和贫困生专项计划。


成功模式验证之后,郸城一高迅速扩张,走的是“公办办民办,民办助公办”的路。郸城一高办了一个民办分校郸城一中。据估算,郸城一中2019年一年单是在择校费和补习费上收入就超6000万元。


这套打法其实是县中强校普遍采用的。强人立校,打出品牌后和地方政府捆绑运作,用民办模式创收,再通过卖学区房拉动地方经济。在这个过程中,利用品牌效应从其他地方掐尖获取优质生源,维持“教育神话”不破灭。


郸城一高的“成功”,带动了当地“民办教育市场”的迅速壮大。郸城一高最大的生源地光明中学,就是一所民办初中。据财新记者获得的数据,2018年,郸城一高全县共录取1933人,其中光明中学占1018人,一高重点班383人,其中光明中学占211人。


考上好初中才能考上好高中,考上好高中才能考上好大学,完美的逻辑闭环。强大的市场说服力让光明中学的收费可以达到每学期6600元,比大学还贵。


别忘了,郸城县是经济落后地区。郸城“教育奇迹”并不是个案,衡水中学等不少名校也出自经济落后地区。


经济落后地区在“民办教育”领域反而走在了前列,这无论如何不是“市场经济”的正常表现。


归结起来,我觉得原因并不复杂。一些经济落后地区之所以会出现很强的县中,以及遍地开花的民办学校,除了强人校长是偶然因素,背后的共性原因无外乎:


一、贫困地区的孩子出路更少,除了“苦学”,几乎没有其他改变命运的途径。


二、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抓手”更少,当地利益相关人员不管为了政绩还是为了油水,都会把教育当作救命稻草。


贫困地区的教育奇迹,大概源自两种驱动力。


最残酷的是,当一个地方的“教育神话”膨胀起来之后,本地真正的贫困家庭往往会第一个失去机会。因为“改变命运”的名额很快就会明码标价,真正的寒门子弟会被早早淘汰。


郸城一高多位学生告诉财新记者,仅就重点班来看,班里学生中许多是公务员或教师子弟。一名考入清华的毕业生坦言,“我的父母一个是公务员,一个是中学教师,可以说是非常标准的县城中产了”,“而在我所认识的清北同学里,还没见过比我们家条件更差的”。


财新这篇报道的全文在这里:《逆袭清北不止靠分数:一所贫困县中学的秘诀|特稿精选 》https://weekly.caixin.com/2019-10-12/101470218.html?p0#page2


中国教育是如何卷起来的,郸城一高的故事是一个缩影。


总之,我们不能一看到“民办学校”,就以为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一看到“市场竞争”,就以为是最公平的资源分配方式。基本国情需要反复学习。


继续阅读

评论行业的崩坏

永不失联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正商经略】

下一篇:前途不是别人给你的,是你自己争取的

导读:知识星球上,很常见的问题是,我的工作没前途,我做的事情没前途。 恰好前几天,有个很好的朋友跟我一起吃饭,对方刚刚拿了一个巨头的中层offer,这里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做这种职称描述会相对保守和务实,我所说的巨头中层,实际上高过很多自媒体瞎写的所

------分隔线----------------------------

图文欣赏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无聊逛网  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 粤ICP备14095699号  

无聊逛网